MIDE-196-[中文]女教師的誘惑 灘純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MIDE-196-[中文]女教師的誘惑 灘純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

“我做错了什么?”奈奈子哭泣着,志朗温柔的搂着她,试着去安慰她。“为什么她们会这样对待我呢?不只是我们班上,其它的班级也是一样。那个历史老师还叫我骚货,警告我别作出危害校誉的事。我不要去上学了!”志朗微笑着摸着爱女的秀发,因为他知道这整件事的原因。事情总是这样子的,当某人的表现异常的出色时,就会遭到周围忌妒的眼光。志朗知道他的女儿为什么会被排斥,虽然他的女儿还无法明了。但是他知道奈奈子总有一天会发现,她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奈奈子才刚刚过了她十岁生日,这是一件值得纪念的大事。前些日子他特地为女儿办了一场生日聚会,发现奈奈子的她那些男同学所做的恶行,像是故意撞倒她、掀她的裙子之类的。那些坏事志朗小时候也作过。奈奈子有非常美丽的脸蛋,长长的秀发,大而迷人的眼睛,和性感的双唇。不只是同年的小男孩迷恋她,就算是成年的男子也无法不去注意她的存在。不过奈奈子的美丽还算是件小事,从她的母亲身上就可预见这个小女孩的将来会有多么的惊人。当奈奈子八岁时,他就注意到那件事︰奈奈子开始发育了。当然所有的女孩子都会发育成为女人,胸部会开始成长变大,奈奈子的母亲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有一副傲人的胸部。当然奈奈子继承了她母亲优良的遗传,不过她的成长似乎超过了她的母亲,因为她才刚刚过完她十岁的生日。这个小女孩几乎吓坏了她的母亲,在冬季的时候奈奈子的身裁被厚重的外套所掩饰,不过到了夏天时,那薄薄的制服可是什么也无法遮掩。奈奈子每个月都会跟家人抱怨︰“这个胸罩好紧喔,我被勒得快喘不过气来了!”志朗睁大了眼睛,看着奈奈子解开她的白色制服,露出那巨大的乳房。“这个带子太紧了,我没办法把勾子打开。”奈奈子脱掉制服,只穿着蓝格子的迷你学生裙足以引人遐思,更不用说那几乎快把胸罩撑爆的乳房了。雪白的乳房从过小的胸罩旁露出来,型成一个极不协调的画面。奈奈子转过身来,好让爸爸帮她解开这个胸罩。志朗看着布条上写的规格︰30DD,显然这个胸罩是最后一次穿在奈奈子身上。还记得奈奈子九岁时收到她的第一个B罩杯的胸罩,那是很荒谬的一件事。因为其它同年龄的小女孩根本不需要胸罩,奈奈子的发育太出色了,她有傲人的胸部、丰满的屁股、修长的大腿,跟的其它的女孩子比起来,奈奈子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花。他知道,虽然奈奈子仅有十岁,不只是那些小男生疯狂的爱上她,即使是成年人也无法不去注意她诱人的双乳。把奈奈子的胸罩解开,乳白色的胸部像充饱了气的汽球般弹了出来,丰乳高高的挺着。奈奈子用手捧着雪白的乳房,撒娇的摇着上半身︰“奈奈子要买新的奶罩啦。”当然,奈奈子没有马上得到新的胸罩,不过她却得到妈妈以前穿过的胸罩,34EE罩杯。“你最好给她一些避孕药。”医生这样警告他们夫妻俩︰“你们的女儿发育得太早了,我想你们知道我的意思。”志朗当然知道医生的意思,他还记得如何在校车上猛干奈奈子的母亲萌子和她的妹妹幸子。这两个全校公认最美的姊妹花,都是被他开苞的。萌子在十四岁时怀了奈奈子,而他也让幸子在十二岁的时候受孕,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没人能想像,怀孕了的十四岁小女孩,她的阴道是多么的紧,尤其是她还穿着学生制服让你插的时候。他可不想让奈奈子十岁的时候就怀孕了,他已经领教了照顾小孩是很烦的一件事。自从奈奈子穿上了她妈妈34EE的胸罩后,性感得像个小恶魔。她白色的学生制服好像快被她的乳房撑爆,在钮扣边撑开好大一个开口,可以从洞口看到她雪白的奶子,和那黑色胸罩漂亮的篓花。她的制服也没办法塞到裙子里,被她的奶子撑得高高的露出一截小肚肚。还有那件学生裙,无法配合奈奈子的发育,已经短得不像话了。奈奈子弯腰绑鞋带时,你可以看到她妈妈特地为她买的漂亮内裤,白色的内裤紧贴着奈奈子肥美的屁股,诱人的股沟一览无遗。精心设计的内裤底部可看到明显的轮廓,让奈奈子的私处饱凸玲珑。奈奈子也知道她爸爸正色咪咪的看着她的屁股,从她的双腿间看过去,她爸爸的眼睛快要凸出来了。在她的同学里谣传着她爸爸的传说,在奈奈子的心里爸爸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知道吗?奈奈子的爸爸那根有球棒那么粗耶!”雅子到处宣传。那是当然的,奈奈子知道除了雅子的妈妈,班上其它同学的妈妈都和爸爸有一腿。有一次家长会后,所有的太太们都争先恐后的到一楼的空教室排队等着和她爸爸造爱。听说那晚之后,社区内的太太至少有五个以上怀孕了。不过奈奈子不知道的是,雅子也瞒着奈奈子和她的爸爸做爱。奈奈子爸爸去南部出差时,替七岁的雅子开苞了。雅子母女两人足足被奈奈子的爸爸干了一个月。雅子每天醒来时,她的小肚子都肿得像小山一般,因为她还没发育的子宫内灌满了精液。不过雅子妈妈的子宫内一定装满了更多的精液,因为奈奈子的爸爸不干雅子时一定都插在她妈妈的体内,所以雅子的妈妈后来也怀孕了。有些女同学会借故去奈奈子家住宿,毕竟她爸爸是那么的英俊。那些女孩子会在晚上溜下床,潜入奈奈子父亲的房里,回来时,在衬裙或是内裤上都沾泄了大量的精液。有一次奈奈子忍不住去偷窥,从门缝里看到她最好的朋友真月光着身子,伏在奈奈子的爸爸双腿间努力含着她爸爸的大棒子,白色的精液从她被插过的红肿小穴内流出来。奈奈子浑身发烫的偷窥着,直到她的爸爸射了她好友满嘴的精液。不出所料的,真月五个月后捧着像篮球一样的肚子来学校,不过她还是常常挺着那颗大肚子来奈奈子家,然后跟奈奈子的爸爸猛干着。在奈奈子的房间内,志朗与奈奈子并坐在床上。奈奈子打破沉默,“爸爸,我是不是个坏女孩。”她说︰“你看,我这里变得这么大。”她把自己的乳房托起,好让她爸爸看清楚她是多么的丰满。志朗亲了女儿的脸颊,微笑着说︰“这是神赐给你最好的礼物,你应该高兴才对。”奈奈子嘟起了小嘴说︰“可是,别人都嘲笑我是一条母牛。”志朗把女儿抱在怀里︰“你要知道,大胸部的女孩子,看起来会特别的性感喔!”奈奈子心中暗暗高兴着,因为她爸爸那根传说中的大棒子正紧紧地顶着她的小腹。“爸爸,我坐电车时,那些男孩子都会故意来碰我的胸部。不过,我都会觉得胸部很舒服,全身发热呢!”她故意把胸部挺出,让两颗肉球在爸爸的胸膛磨蹭︰“爸爸,你摸摸看我的乳头,我的奶头会涨起来了,硬挺挺的好难受。”志朗看着女儿那快要把丝绸睡衣戳破的乳头︰“奈奈子,爸爸不可以去碰女儿的胸部,那是不允许的喔!”奈奈子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爸爸不是说奈奈子的胸部越大就会越性感吗?难道爸爸在骗奈奈子?”奈奈子把胸部挺的更高,巨大的乳房等待爸爸的爱抚。“奈奈子,如果妈妈知道了,她会杀了爸爸的。”志朗摸着女儿的头。“我一定不会告诉妈妈的。”她轻轻的在爸爸的耳边说。奈奈子解开了睡衣,那两颗乳房就像水球般在志朗的眼前剧烈的晃动着。志朗呆在那里,那是他所有上过的女孩中最大的乳房。奈奈子把乳房捧到爸爸的眼前︰“爸爸,你看我的乳头变得好大,因为奈奈子看到爸爸就觉得胸部好热。”就像被乳房催眠似的,志朗张嘴含住了奈奈子粉红色的乳头。“爸爸∼∼爸爸∼∼”奈奈子兴奋得快昏倒了,她的乳头被爸爸的舌头挑弄着。奈奈子还记得她的同学白石告诉她的事,从她七岁起,她的爸爸就常常按摩她的胸部,她爸爸总是把热热的精液射在她的乳房上,所以白石的乳房才会这么的白、涨得这么丰满。假如奈奈子的胸部也被爸爸的精液所滋润,那奈奈子会有更漂亮的胸部。奈奈子注视着爸爸的裤子,故意发出惊叫︰“爸爸,你的那个□□那个变得好大喔!这样子很难受吧?”就像一个情人般的,奈奈子熟练的解开爸爸的裤子把它脱掉。奈奈子小心地用两手握着爸爸的巨棒套弄,她以前常常跟班上的男生在体育室里玩这种游戏,所以驾轻就熟。“我的同学说,把热热的精液喷在胸部上,会让奶奶变得更漂亮。爸爸,可不可以在奈奈子的胸部射一些热热的精液?”奈奈子的小手加速套弄着爸爸的大棒子,然后奈奈子的小嘴亲了爸爸拳头般大的龟头,龟头流出的黏液沾湿了奈奈子性感的小唇。爸爸的龟头实在是太大了,奈奈子尽力的张嘴才含住半个龟头。志朗低头看着努力为他含棒子的女儿,感觉到奈奈子用她小小的舌尖钻着他的马口。“呜□□”突然从奈奈子的口中爆出大量的白色浓液,弹跳的龟头持续地喷出大量的白色浓液,溅射在奈奈子可爱的脸蛋上,从奈奈子的额头到鼻梁上都覆盖了黏稠的白液。志朗对准了女儿的小嘴,用力的发射了一砲,性感的嘴唇立刻被白稠的黏液所覆盖。当然志朗也不忘记爱女的要求,握着巨大的肉棒对准了奈奈子丰满的双乳,“咻∼∼”巨大的白色水砲弹打在奈奈子左边的乳房上,发出“啪!”的巨响。“啊∼∼”奈奈子被炽热的精液烫着叫了出来。“咻∼∼咻∼∼”大量的精液不断地从拳头般大的龟头射出,用力打在奈奈子的乳房上,两颗丰硕的乳房不断受到精液的冲击,猛烈的晃动着。“啪□□啪□□啪□□啪□□”不一会儿,奈奈子的乳房就像被泼上了糖水般,覆满了又浓又烫的白色精液,精液浓浓的腥味充满了小女孩的闺房。奈奈子抬头崇拜的看着他的爸爸︰“我从来没想到爸爸的精液有那么多。”志朗看着女儿沾满精液的脸蛋笑着说︰“你还没见过你妈妈差点被爸爸的精液淹死的状况。”奈奈子高兴地涂抹着奶子上黏液,满心期待子宫内被灌满烫烫的精液。“我做错了什么?”奈奈子哭泣着,志朗温柔的搂着她,试着去安慰她。“为什么她们会这样对待我呢?不只是我们班上,其它的班级也是一样。那个历史老师还叫我骚货,警告我别作出危害校誉的事。我不要去上学了!”志朗微笑着摸着爱女的秀发,因为他知道这整件事的原因。事情总是这样子的,当某人的表现异常的出色时,就会遭到周围忌妒的眼光。志朗知道他的女儿为什么会被排斥,虽然他的女儿还无法明了。但是他知道奈奈子总有一天会发现,她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奈奈子才刚刚过了她十岁生日,这是一件值得纪念的大事。前些日子他特地为女儿办了一场生日聚会,发现奈奈子的她那些男同学所做的恶行,像是故意撞倒她、掀她的裙子之类的。那些坏事志朗小时候也作过。奈奈子有非常美丽的脸蛋,长长的秀发,大而迷人的眼睛,和性感的双唇。不只是同年的小男孩迷恋她,就算是成年的男子也无法不去注意她的存在。不过奈奈子的美丽还算是件小事,从她的母亲身上就可预见这个小女孩的将来会有多么的惊人。当奈奈子八岁时,他就注意到那件事︰奈奈子开始发育了。当然所有的女孩子都会发育成为女人,胸部会开始成长变大,奈奈子的母亲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有一副傲人的胸部。当然奈奈子继承了她母亲优良的遗传,不过她的成长似乎超过了她的母亲,因为她才刚刚过完她十岁的生日。这个小女孩几乎吓坏了她的母亲,在冬季的时候奈奈子的身裁被厚重的外套所掩饰,不过到了夏天时,那薄薄的制服可是什么也无法遮掩。奈奈子每个月都会跟家人抱怨︰“这个胸罩好紧喔,我被勒得快喘不过气来了!”志朗睁大了眼睛,看着奈奈子解开她的白色制服,露出那巨大的乳房。“这个带子太紧了,我没办法把勾子打开。”奈奈子脱掉制服,只穿着蓝格子的迷你学生裙足以引人遐思,更不用说那几乎快把胸罩撑爆的乳房了。雪白的乳房从过小的胸罩旁露出来,型成一个极不协调的画面。奈奈子转过身来,好让爸爸帮她解开这个胸罩。志朗看着布条上写的规格︰30DD,显然这个胸罩是最后一次穿在奈奈子身上。还记得奈奈子九岁时收到她的第一个B罩杯的胸罩,那是很荒谬的一件事。因为其它同年龄的小女孩根本不需要胸罩,奈奈子的发育太出色了,她有傲人的胸部、丰满的屁股、修长的大腿,跟的其它的女孩子比起来,奈奈子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花。他知道,虽然奈奈子仅有十岁,不只是那些小男生疯狂的爱上她,即使是成年人也无法不去注意她诱人的双乳。把奈奈子的胸罩解开,乳白色的胸部像充饱了气的汽球般弹了出来,丰乳高高的挺着。奈奈子用手捧着雪白的乳房,撒娇的摇着上半身︰“奈奈子要买新的奶罩啦。”当然,奈奈子没有马上得到新的胸罩,不过她却得到妈妈以前穿过的胸罩,34EE罩杯。“你最好给她一些避孕药。”医生这样警告他们夫妻俩︰“你们的女儿发育得太早了,我想你们知道我的意思。”志朗当然知道医生的意思,他还记得如何在校车上猛干奈奈子的母亲萌子和她的妹妹幸子。这两个全校公认最美的姊妹花,都是被他开苞的。萌子在十四岁时怀了奈奈子,而他也让幸子在十二岁的时候受孕,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没人能想像,怀孕了的十四岁小女孩,她的阴道是多么的紧,尤其是她还穿着学生制服让你插的时候。他可不想让奈奈子十岁的时候就怀孕了,他已经领教了照顾小孩是很烦的一件事。自从奈奈子穿上了她妈妈34EE的胸罩后,性感得像个小恶魔。她白色的学生制服好像快被她的乳房撑爆,在钮扣边撑开好大一个开口,可以从洞口看到她雪白的奶子,和那黑色胸罩漂亮的篓花。她的制服也没办法塞到裙子里,被她的奶子撑得高高的露出一截小肚肚。还有那件学生裙,无法配合奈奈子的发育,已经短得不像话了。奈奈子弯腰绑鞋带时,你可以看到她妈妈特地为她买的漂亮内裤,白色的内裤紧贴着奈奈子肥美的屁股,诱人的股沟一览无遗。精心设计的内裤底部可看到明显的轮廓,让奈奈子的私处饱凸玲珑。奈奈子也知道她爸爸正色咪咪的看着她的屁股,从她的双腿间看过去,她爸爸的眼睛快要凸出来了。在她的同学里谣传着她爸爸的传说,在奈奈子的心里爸爸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知道吗?奈奈子的爸爸那根有球棒那么粗耶!”雅子到处宣传。那是当然的,奈奈子知道除了雅子的妈妈,班上其它同学的妈妈都和爸爸有一腿。有一次家长会后,所有的太太们都争先恐后的到一楼的空教室排队等着和她爸爸造爱。听说那晚之后,社区内的太太至少有五个以上怀孕了。不过奈奈子不知道的是,雅子也瞒着奈奈子和她的爸爸做爱。奈奈子爸爸去南部出差时,替七岁的雅子开苞了。雅子母女两人足足被奈奈子的爸爸干了一个月。雅子每天醒来时,她的小肚子都肿得像小山一般,因为她还没发育的子宫内灌满了精液。不过雅子妈妈的子宫内一定装满了更多的精液,因为奈奈子的爸爸不干雅子时一定都插在她妈妈的体内,所以雅子的妈妈后来也怀孕了。有些女同学会借故去奈奈子家住宿,毕竟她爸爸是那么的英俊。那些女孩子会在晚上溜下床,潜入奈奈子父亲的房里,回来时,在衬裙或是内裤上都沾泄了大量的精液。有一次奈奈子忍不住去偷窥,从门缝里看到她最好的朋友真月光着身子,伏在奈奈子的爸爸双腿间努力含着她爸爸的大棒子,白色的精液从她被插过的红肿小穴内流出来。奈奈子浑身发烫的偷窥着,直到她的爸爸射了她好友满嘴的精液。不出所料的,真月五个月后捧着像篮球一样的肚子来学校,不过她还是常常挺着那颗大肚子来奈奈子家,然后跟奈奈子的爸爸猛干着。在奈奈子的房间内,志朗与奈奈子并坐在床上。奈奈子打破沉默,“爸爸,我是不是个坏女孩。”她说︰“你看,我这里变得这么大。”她把自己的乳房托起,好让她爸爸看清楚她是多么的丰满。志朗亲了女儿的脸颊,微笑着说︰“这是神赐给你最好的礼物,你应该高兴才对。”奈奈子嘟起了小嘴说︰“可是,别人都嘲笑我是一条母牛。”志朗把女儿抱在怀里︰“你要知道,大胸部的女孩子,看起来会特别的性感喔!”奈奈子心中暗暗高兴着,因为她爸爸那根传说中的大棒子正紧紧地顶着她的小腹。“爸爸,我坐电车时,那些男孩子都会故意来碰我的胸部。不过,我都会觉得胸部很舒服,全身发热呢!”她故意把胸部挺出,让两颗肉球在爸爸的胸膛磨蹭︰“爸爸,你摸摸看我的乳头,我的奶头会涨起来了,硬挺挺的好难受。”志朗看着女儿那快要把丝绸睡衣戳破的乳头︰“奈奈子,爸爸不可以去碰女儿的胸部,那是不允许的喔!”奈奈子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爸爸不是说奈奈子的胸部越大就会越性感吗?难道爸爸在骗奈奈子?”奈奈子把胸部挺的更高,巨大的乳房等待爸爸的爱抚。“奈奈子,如果妈妈知道了,她会杀了爸爸的。”志朗摸着女儿的头。“我一定不会告诉妈妈的。”她轻轻的在爸爸的耳边说。奈奈子解开了睡衣,那两颗乳房就像水球般在志朗的眼前剧烈的晃动着。志朗呆在那里,那是他所有上过的女孩中最大的乳房。奈奈子把乳房捧到爸爸的眼前︰“爸爸,你看我的乳头变得好大,因为奈奈子看到爸爸就觉得胸部好热。”就像被乳房催眠似的,志朗张嘴含住了奈奈子粉红色的乳头。“爸爸∼∼爸爸∼∼”奈奈子兴奋得快昏倒了,她的乳头被爸爸的舌头挑弄着。奈奈子还记得她的同学白石告诉她的事,从她七岁起,她的爸爸就常常按摩她的胸部,她爸爸总是把热热的精液射在她的乳房上,所以白石的乳房才会这么的白、涨得这么丰满。假如奈奈子的胸部也被爸爸的精液所滋润,那奈奈子会有更漂亮的胸部。奈奈子注视着爸爸的裤子,故意发出惊叫︰“爸爸,你的那个□□那个变得好大喔!这样子很难受吧?”就像一个情人般的,奈奈子熟练的解开爸爸的裤子把它脱掉。奈奈子小心地用两手握着爸爸的巨棒套弄,她以前常常跟班上的男生在体育室里玩这种游戏,所以驾轻就熟。“我的同学说,把热热的精液喷在胸部上,会让奶奶变得更漂亮。爸爸,可不可以在奈奈子的胸部射一些热热的精液?”奈奈子的小手加速套弄着爸爸的大棒子,然后奈奈子的小嘴亲了爸爸拳头般大的龟头,龟头流出的黏液沾湿了奈奈子性感的小唇。爸爸的龟头实在是太大了,奈奈子尽力的张嘴才含住半个龟头。志朗低头看着努力为他含棒子的女儿,感觉到奈奈子用她小小的舌尖钻着他的马口。“呜□□”突然从奈奈子的口中爆出大量的白色浓液,弹跳的龟头持续地喷出大量的白色浓液,溅射在奈奈子可爱的脸蛋上,从奈奈子的额头到鼻梁上都覆盖了黏稠的白液。志朗对准了女儿的小嘴,用力的发射了一砲,性感的嘴唇立刻被白稠的黏液所覆盖。当然志朗也不忘记爱女的要求,握着巨大的肉棒对准了奈奈子丰满的双乳,“咻∼∼”巨大的白色水砲弹打在奈奈子左边的乳房上,发出“啪!”的巨响。“啊∼∼”奈奈子被炽热的精液烫着叫了出来。“咻∼∼咻∼∼”大量的精液不断地从拳头般大的龟头射出,用力打在奈奈子的乳房上,两颗丰硕的乳房不断受到精液的冲击,猛烈的晃动着。“啪□□啪□□啪□□啪□□”不一会儿,奈奈子的乳房就像被泼上了糖水般,覆满了又浓又烫的白色精液,精液浓浓的腥味充满了小女孩的闺房。奈奈子抬头崇拜的看着他的爸爸︰“我从来没想到爸爸的精液有那么多。”志朗看着女儿沾满精液的脸蛋笑着说︰“你还没见过你妈妈差点被爸爸的精液淹死的状况。”奈奈子高兴地涂抹着奶子上黏液,满心期待子宫内被灌满烫烫的精液。

剧烈的咳嗽声在浴室回蕩。家明被素芳咬了老二,疼的倒抽冷气,素芳下巴还沾着几根黑毛,可见她下嘴之狠。赶忙狂搓命根,就怕断了香火,从此不举。看到素芳咳咳不止,嘴边津液满布,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心中突感深深悔意。扶起素芳,将她抱入怀中,愧疚的说道:阿姨,……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都说不要……你动……咳咳……素芳紧扼喉间,喉咙犹如火烧般的难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还难受吗。家明见她咳的厉害,身子瑟瑟轻颤,一手拍着她那光滑的脊背。没事的……阿姨不怪你……素芳感到嗓子好受了一些,不再咳嗽了。就是声音还带有一丝沙哑。家明听她这样说,感动的一塌糊涂,激动的说道:我保证再也不那样了,阿姨。我要是再让阿姨难受,我就……你就怎样呀?我又打不过你。素芳笑着说道。我……我……家明想了一会儿,干脆说道:我……我就让阿姨咬断我的鸡吧。去你的,难听死了。素芳有些哭笑不得,伸手摸到了家明的命根,对你他说道:这东西不能这么说,太俗了。哦,那怎么说才不俗啊?家明有些不解。素芳握着肉棒想了一会儿,嘻嘻一笑:就叫它嘎子吧……呵呵……嘎……嘎子?……小兵张嘎……家明傻了,怎么也想不到素芳会给老二起这么个名字。素芳见他傻样,心中得意,呵呵笑道:不懂了吧,阿姨老家就是这么叫它的。呵呵……怎么样,不俗吧?竟然还有这样的叫法,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家明觉着也挺有意思,觉着好玩,出声问道:还有别的名字吗?那名堂可多了,象水屌儿啊,雀把啊,卵砣子……素芳握着肉棒一连说了一大串形容词,都是家明从没听过的,想到以后和MM文字做爱的时候又多了好些词汇,真是长了不少学问。家明听的佩服不已,对素芳更是五体投地,又问:阿姨咋知道的这么多,你说的我一个都没听过。素芳听他询问,不免一脸得意的说道:就知道你没听过,平时多看些色情小说就什么都知道了。说起H 小说,家明可来了兴趣,这些年他看的色情小说恐怕比他看的正经书都要多上好几倍。阿姨,你看过红楼遗梦吗?挺好看的。可算找到了共同语言了。家明自认自己博览群书,在这方面肯定不会输给素芳,竟然给素芳推荐起名着。谁知素芳随口说道:切,那有啥好看的,小孩子的玩意儿。你应该看看朱颜血,看胸大。比那过瘾多了,你也学学人家的狠劲。靠!朱颜血这本牛人作品,家明可畏是如雷贯耳。当初他也只是看了几页就不敢看了,不是说作家写的不好,只是里面的内容太过黑暗,净是些乱伦,虐待,强暴,调教,改造,等等变态情节。咱们的家明功力不够,受不了那样的肉戏情节。素芳推荐此书,还要自己学狠一点,直把家明惊的目瞪口呆。阿姨……那……那可是重口味儿的书。重口味儿怎么了,阿姨喜欢看。素芳随意说着。想起刚才的情景,脸上一红,俯在家明耳边,低声娇吟:其实你也挺坏的,刚才那么狠……阿姨,我……我不那样了……其实我也挺疼的……。鸡……不是……嘎子都顶弯了呵呵……看你,阿姨又没怪你,怕个什么劲啊。素芳拿着家明的嘎子晃了几晃,又道:还难受吗。不难受才怪,搞了这么久,嘎子老兄还是一柱擎天,不但没有软下,似乎还粗了一圈,家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难受……比刚才更……难受。素芳噗哧笑出声来:呵呵……,真拿你没办法,你先出去一下。素芳扶着家明的肩膀站了起来。出去?家明疑惑道:为什么要我出去?素芳樱唇微抿,声音拉的老长:因——为——阿——姨——要——小——便,明白了吧?快出去。素芳早上醒来就是被尿鳖的,出了卧室看到家明躺在沙发上,腿间老二挂着自己的内裤,一时心痒,这才耽误到现在。现在尿意下涌,实在憋不住了,急切的拉起家明就要将他推出浴室。谁知家明按住门框,素芳推他不动,家明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不出去……我想看……。素芳心底暗暗叫苦,知道这小混蛋起了坏心眼,竟然要看自己撒尿。两眼瞪着家明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休——想。那我……也不出去……家明站在门边,盯着素芳的下身,猛咽口水。 你不出去,……我出去,……我去你床上尿,走开啦。素芳恼羞成怒,双手猛推。家明守住门口,犹如石柱一根,任由素芳推来推去,还是纹丝不动。比力气她那里是家明的对手,素芳气得快要哭了。指着家明急道:你你你……你变态,你不是人……家明只当听不见,没心没肺的说道:阿姨,你就……当我……当我不存在好了……你……素芳骂的嘴都麻了,可家明软硬不吃,仿佛吞了秤砣,就是不肯离开。素芳想不明白,刚才羞涩的小男孩怎么突然这样变态。这也只能怪她自己,随便说个什么理由不好,非要对他说阿姨要小便。家明僕一听见,就感到热血上涌,触动了他内心潜伏着的黑暗欲望,加上素芳又要他学习朱颜血,立马就想到一个看美女撒尿的情节,这不就是机会吗?想到就做。你不就是要我学狠吗?你信不信,你再不出去,我尿你身上……让你看个够。素芳恶狠狠的盯着家明威胁着。那……那也行……你尿吧……家明还是一脸的欠揍像,一副你爱咋咋地的神情。。#%¥#%.#—* ,你混蛋。素芳真没辙了,尿家明身上,她可做不出来,只得作罢。素芳气乎乎的转过身去,,嘴里骂道:算你厉害!睁大眼睛,眼珠子可别掉出来。她弯下柳腰,伸手去掀马桶盖。这一弯腰不要紧,大白屁股正对家明眼前。白嫩美臀无比湿润,点点水珠随着屁股上翘顺势而下,涌入股间粉色肉缝。惹的家明欲火沸滚,难以遏抑,再也无心去看什么美女撒尿,挺着通红肉棒,迅速沖上。素芳正要掀开盖子,突觉腿心一热,回头看去,只见家明按着臀瓣,一手握着阳具在自己股间顶凑。忍住下身奇异感觉,哼声笑道:怎么,忍不住了吗?家明没有说话,握着肉棒抵住肉缝,只觉素芳阴唇满是淫水,龟头触感无比滑腻。虽然快美,却总是插不进去,稍一使力就滑门而过。素芳看着他笨拙的动作,心里暗自偷笑。男孩子第一次做这事总会找不到门路,素芳对此很有经验。她并不知道家明昨天被艳婷处理了一次,以为他还是童蛋子,所以也不去管他,任由肉棒胡顶乱弄,虽然尿意已濒临极限,但她仍不着急。还好心说道:小坏蛋……啊……别顶了……进不去的……你还是出去吧。等会阿姨就……帮你插,好吗?谁说我搞不进去的,呵呵……家明嘿嘿笑道,龟头不知何时抵到穴口,尖端已没入嫩缝,角度正佳。晕死了……不会这么巧吧……素芳肉眼紧涨,吓了一跳。开什么玩笑,这都能矇进去。眼看自己快憋不住尿尿,这个时候被他插入,非爆出水花不可;刚想晃动屁股摆脱肉棒纠缠。家明比她快了一步,握着肉棍就是死命一挺。比起艳婷的鸡肠小径,素芳的阴道宽松许多。鸡蛋大小的的肉菇挤开两边嫩唇刺入阴道,巨大龙身竟然一下子捅入大半。素芳忽觉膣中巨物袭来,娇躯一绷。滋——的一下,肥嫩粉穴竟被挤出一小注透明浆水,溅到家明小腹。啊——……好痛!不行……快……快放开我……素芳真的吓坏了,家明僕一插入,膣中阴道涨痛不堪,逼的她尿眼松动,竟被这恶棍一下插暴,好在素芳死死紧缩穴口,鳖回尿意。快……快拔出来……呜呜呜呜……素芳尿眼已是强弩之末,胡乱摆动,叫喊声既妩媚又淫乱,夹带着些许哭音。家明只觉棒身温热滑腻,肥嫩肉穴犹如一团烂泥裹在其中,好不爽利。双手捧着素芳的屁股,低头看见股沟间裂开的肉唇。饶他平时对素芳敬畏有加,此时却也不肯罢手,挺腰又顶。啊——啊……疼死了……呜呜……随着家明的再次深入,穴口又溅出一片水花,阴道肉壁不停的收缩蠕动。素芳连哭带喘,苦苦哀求:求求你……先拔出来……呜呜……阿姨尿尿给你看……好不好……把着看都行……呜呜呜……求你出来吧……家明捧着她湿露露的圆润美臀,喘气说道:我……我现在……只想搞你……阿姨……忍着点……很快就不痛了……我不是怕痛……我是……啊——!家明又是一下狠操,鸡吧尽根而入。素芳阴洞被塞的接结实实,每一寸都被硬物填满,人有三急,其中一急被堵,即便是素芳尿眼全开也未必流的出去。不要……不要!啊啊啊……不要弄了!弄……弄死人啦!啊……素芳快要疯了,只见她剧烈喘息,湿发紊乱,两条修长的美腿阵阵抽搐。已经到底了……阿姨……再忍忍……狰狞的巨龙擦颳着膣中肉壁缓缓后退。素芳回头看向家明,眼神满是乞求之色,声音更是瑟瑟颤抖:不……求求你,……不要。家明俯身双手握住她胸前晃动的乳球,家明手上轻轻一紧,肉团便在手中恣意变形,乳肉溢出指缝。阿姨,你不是要我学狠一点吗?家明轻声说着:我现在想试试。现在……现在不行……素芳有了不好的预感,声音依然颤抖。家明摇了摇头,直起虎躯,掐着素芳的腰枝。肉棒开始轻轻抽动起来。啪——啪——浴室里渐渐响起肉贴肉的撞击声。家明小腹一次次的撞击着前方的臀肉。素芳生生抵受着,她也不再哀求了;求了好多次,家明都没理会。看来他就是要铁了心的蹂躏自己,索性骂道:小……混蛋,敢……欺负人,偷我内裤……还不要我尿尿……啊!啊啊啊啊啊——家明大力耸弄,鸡吧越抽越快,杵尖直抵膣底深处阵阵猛戳。素芳嫩膣里虽然汁多湿嫩,但家明老二实在太过巨大,家明顶的粗暴,胸前奶团不住跳动。肉穴顿觉撕裂,阴道肉肉如炙如割苦不堪言,痛得素芳犁花带雨,泪眼旺旺。那里还顾的上紧缩尿眼儿,股股温热涌入阴道,随着肉棒抽动溅出穴口。一时间,只见水花飞射,随着肉棒抽插,传来「滋滋」水声,两人股间溅得湿露不堪,交合处更是液珠不断。啊……啊啊啊……坏了……我那里……坏了……素芳惊叫连连,紧按马桶,身体大幅度的前后摆动。饶是她性情放蕩,也是羞的脸热不已。家明也是暗暗惊讶,只觉仿佛进入温泉泉眼,肉穴夹着鸡吧时时收缩蠕动,水液不断。几乎每下抽动都能刺出水来,不禁赞歎:阿姨……你那里……水好多……先是深喉,现在又搞的自己小便失禁,素芳丢尽了脸面,失声娇啼:啊啊啊……你……你坏!这……这样欺负阿姨,……呜呜呜呜……听到素芳的哭声,家明反而更加兴奋,紧抓着素芳的臀瓣不放,用力将两边肉臀掰开,根根狠插猛捅。家明连连狠挑疾刺,直把素芳操得如风中之柳,摇摆不定。可怜素芳身体摇摇欲坠,两腿酸软,下身撕裂肿胀不说,还要紧缩小穴,苦忍尿意。从头至尾都是家明在享受,自己不但没有感受到一丝的快美,反而次次放水,受尽了屈辱。素芳呻吟连连,心里暗暗奇怪,都这么长时间了,自己又是为他乳交,又是唆他的鸡吧,现在又操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射出来。自己都要站不住了。口中娇唤催促:啊……啊……你咋还不射……呀……应该快了……家明答道,动作又快了几分。啊啊啊……啊……你还……要不要人……活了……啊……素芳泪挂粉腮,内里的憋涨感快使她崩溃了。家明又捣弄了许久,终于渐渐生出洩意,恰在此时,肉棒又刺出一股水花,溅在两人身上。素芳一声娇乎,赶忙用力夹紧,收缩阴道。家明只觉棒根一紧,马眼一阵奇痒。也忍耐不住,淫根深送,涨了几涨就将滚烫的精液射入素芳体内。呀——!素芳大声惊叫。一股股精液不断射入阴道,素芳忽觉阴内热烫无比,温度奇高,顿时花容失色,惊的婚飞魄散。内里一松,竟哆哆嗦嗦地洩出阴精随着家明丢了起来。素芳这一洩不要紧,随着洩身的一刹那。紧绷的神经僕一放松,尿眼也跟着开启,憋在膀胱里的尿液再也收拾不住,迎着家明的肉棒汹涌而出。啊啊啊啊……天啊……素芳惊的魂都飞了。一时间只见两人紧密的结合部犹如裂缝的水管,挤射出一股股水箭,力道甚是惊人,滋的家明满肚子都是。素芳羞的无地自容,强烈的耻辱感瞬间令她崩溃,目光癡呆,两条大腿本就酸麻,加之扶着马桶的手一软,不等尿液流尽,身体缓缓倒下,竟是昏厥过去……家明也是惊的目瞪口呆,看着倒在地闆上的素芳,腿间肉缝还在潺潺流水,眼前情景淫糜不堪。家明赶忙抱起素芳,见她昏迷不醒,心中慌了神。叫道:阿姨,醒醒。你说话啊。素芳毫无反应,依旧闭着眼睛。家明更慌,心想你可别吓我啊。伸手朝素芳鼻间探去,见她呼吸平稳,好似睡着了一样,家明心里稍安,估计不会有什么大碍了。家明拿起淋浴头胡乱的在自己身上沖洗了一下,又为素芳洗了洗。然后横抱着她的身子,走到卧室,把她放到床上。又叫了几声,对方仍是没有反应。家明无奈,也上了床,侧躺在素芳旁边。一阵倦意袭来,家明不由自主的抱着那对浑圆的大奶便恍恍惚惚地睡去。迷迷乎乎间,家明只觉肚中饑饿,睁开朦胧迷眼。也不知睡了多久,卧室光线很暗,天色已近黄昏。手中软嫩异常,家明瞥见旁边素芳,不免心中一跳。想起早上荒唐,这才如梦方醒:我竟然和阿姨做爱,这不是做梦吧。家明意淫素芳已久,不知为她放了多少空枪。直至现在,终于梦想成真,内心激动不已。又想到当时素芳痛苦不堪,心里心痛。此时已是黄昏,两人都睡了一天了,家明唤她:阿姨,……起床了。素芳睡的极死,丝毫没有反应,家明又唤了几声,忍不住又抓了几下手中奶肉。只见素芳蠕动了几下身子,语音迷糊:别……别闹……天快黑了,阿姨……正说着,家明瞥见素芳腿间春光,只见两瓣粉色贝肉湿润晶莹,娇嫩欲滴。家明老二再次挺起,又生淫念。也不去唤她,轻分素芳大腿,跪在其间,对準臼口就是一插。哎呀——好……好涨……素芳睡的正香,忽觉穴内肿胀,撕裂般的痛觉闪电般的涌入大脑。一时间睡意全消,赶忙睁开眼睛,正看到家明高高抬起屁股,就要下插。吓的素芳身体抽搐,声音颤抖:你你你……你……还敢……摺磨人……家明见她醒来,倒也不敢造次,停下动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说道:我……我睡不着,闲着怪无聊的……所以……就……就……啊——!只听砰的一声,素芳抬起美腿一脚将他踹下床去。也忒无耻了,亏他说的出口,那话的意思不就是我闲着没事做,所以就操操阿姨,打发打发时间。,竟把美女当玩具使,换谁也得恼火。那一脚的着实不轻,直把家明踹到门边,家明后背撞到门角,痛的眼冒金星,心里疑惑,不明白怎么得罪了素芳。素芳越想越是生气,干脆扭过身子侧躺,背对家明,再也不肯看他。家明苦笑着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心想:阿姨还在为撒尿的事情生气,自己挨她一脚让她消消气也没什么。家明还想着安慰一下素芳,爬上床去,想着如何开口。只听素芳说道:我饿了,你去买点吃的吧。哦,好的。我这就去。两人一天都未进食,家明早就饿的前胸贴背了。听到素芳吩咐,又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出卧室随便穿了几件衣服,正要出门。又见素芳身上裹着一条毯子站在卧室门口,脸上微红,对家明轻声说着:再帮我……买一盒紧急……紧急避孕药。知……知道了,还买别……的吗?家明也是脸红的紧,自己竟没想到素芳体内还存着自己的精液。素芳想了一会儿,说道:再买一盒套子。套子?……什么套子?家明疑惑道。笨,避孕套。素芳没好气的说道。家明有些不解,都已经射进去了,还要那东西有什么用。问道:阿姨……用不着……那东西了吧。你要是不嫌吃亏,就别买。素芳打量了一下房间,坐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声音带有一些倦意的说着:小雅他爸爸总是隔三岔五的回家睡觉,我在她们家不方便,网吧里又太乱。所以呀,阿姨打算在这小区里租套房子。家明奇道:这好啊,可是我还是不明白这和套子……素芳盯着家明笑嘻嘻的打断家明,笑道:你不觉着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有些浪费……你想……你想租我的……房子。家明吓了一跳,声音有些发颤。对啊,你租吗?租……当然租了。家明吞了下口水。多少钱一个月?不要钱。家明毫不犹豫的答道,只盼素芳可别说的是玩笑话,望着她的美腿,心里喊着:倒贴都可以。素芳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拧了拧家明红僕僕的脸蛋。傻瓜……阿姨也没打算给你钱……呵呵……家明见素芳笑的抖动不已,心凉了半截,失望的说道:阿姨,你逗我呢。阿姨说的是真的,以后我就住你家了。素芳斩钉截铁道。家明大喜,抓着她的手,激动的问:阿姨,你说的是真的吗?恩,欢迎吗?当然欢迎,阿姨;你要住的话,房间随你挑。不过……素芳的声音慢了下来,脸上现出为难之色。家明慌了,问道不过什么?阿姨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素芳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说你说,我保证说实话。家明心里紧张的要死。只见素芳轻轻的褪去身上的毯子,现出光滑白腻嫩肩,出声问道:你看,阿姨美吗?美……太美了……家明喉间滚动,似是饑渴。所以啊……素芳指着家明跨下,脸上浮起一片不易觉察的红晕,接着问道:以后你和阿姨同居一室。你老实说,你能约束得了这根坏东西吗?家明楞了好一会,没想到素芳会问这个问题,不由得摇头苦笑。约束不了……那就没办法了,阿姨可没打算给你生孩子。素芳假装很为难的说道。家明一下跳了起来,急切的说道:有办法的,阿姨。我可以买套子……素芳见他急的跳脚,噗——滋一声,又忍不住笑出声来,笑骂道:笨蛋;才明白呀,还不快去。家明狂喜,推开房门一溜烟似的跑了出去。白丽丽;20岁,未婚,高考落榜后无所事事,也无心复读,经好友李明美介绍,在素芳的网吧上班,好在她喜爱上网,网吧的工作又很悠闲,不知不觉间,竟在这里呆了两年多。白丽丽刚来这里的时候,家明已经辞职,不过由于家明隔三岔五的来网吧帮忙,丽丽寂寞之余也找他说话聊天,渐渐和他熟悉起来。丽丽早上接班的时候看到家明留下的聊天记录,一时好奇,忍不住多看两眼,谁知这一看下去,只见里面鸡吧,淫水满天飞舞,横插竖操,犹如看到一男三女赤身裸体抵死缠绵,直看的她目瞪口呆,心惊不已,眼睛再也闭不上了。丽丽体质奇异,肌肤如脂,对于外来刺激极为敏感。特别是下阴之地,更是娇嫩柔弱,一旦受激,生理反应便如春潮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家明的聊天记录,其内容污秽不堪,满篇都是淫词浪语。白丽丽,心中立生涟漪,芳心蕩漾,阴内忽感麻痒,淫中春泉汹涌而至。丽丽感觉自己的内裤湿了,腿心处满布黏液,顺着大腿内测滑下,粘在屁股下的软椅上,丝丝凉意涌上脑际。她今天穿了件白色超短裙,小小裙摆堪堪包住浑圆小臀,两条美腿白白嫩嫩煞是好看,腿肉光滑异常,稍微一站,讨厌的黏液便会凝聚成珠,顺着大腿内测滑入腿弯,淫糜之色外露无疑。网吧人多,丽丽害怕被人看到腿上淫光,拿出巾纸,在桌子下面偷偷的擦拭,然后将纸巾扔向旁边的垃圾桶,可是没多久,她又拿出了纸巾。丽丽内裤里的蛤口犹如泉眼孜孜不断,流之不枯,擦了又流,再擦再流。渐渐的身旁垃圾桶竟然堆满了白纸,丽丽觉着自己快要发疯了。丽丽苦忍了一上午,中午趁着网吧里人少跑了出去,给自己买了一条新内裤,躲到厕所里换下了换,回来以后再也不看家明的记录了。临近天黑的时候,瞥见旁边满是纸巾的垃圾桶,上午竟然忘了倒了。素芳说过,她联係了一位朋友,替明美晚上值班。现在快要下班了,晚上值班的那位十有八九就是家明,他要是来了看到这些纸巾,那还不羞死自己呀。丽丽不由的苦笑一下,看了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拿起堆满的塑料桶走出网吧,倒进了街边的大垃圾桶里面。正要回去,突然看到街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家明吗?丽丽有些奇怪,只见家明手里提着一串饭盒,在对面的夫妻用品店前鬼鬼祟祟的走来走去。丽丽想起早上看到的记录,又见他在那种地方偷偷摸摸的晃蕩,越看越觉着此人真够龌龊的,嘴上骂了一声:死变态。家明很苦恼,他现在才知道,买套子和避孕药竟然这么睏难。吃的东西都买好了,可剩下的那些,就有些难为人了。家明看着面前的夫妻用品商店,其实他刚才已经进去了,原本不怎么感觉害臊。可到了柜前,看到里面有自己需要的药和套子,张口喊道:老闆,给拿个……家明忽地一下把要说出的话憋了回去,差点噎着。只见眼前突然出现一位漂亮的MM,样子也就十八,岁。很有礼貌的问着自己:先生,欢迎光临,您想要买什么?我……我……我啥也不买。家明扭头就跑了出去,太难为情了。搞什么啊?家明瞠目结舌的望着夫妻店,总不能对着美女说给我拿个套子?让一个小女孩卖这么龌龊的商品,亏得这里的老闆想的出来,这下可好,把家明吓跑了。家明急得在门前转来转去,买不着套子也就算了,但是紧急避孕药说什么也得买,万一把阿姨的肚子弄大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哎呀——!谁打我?家明正着急间,一个塑料桶突然砸在了脑袋上。不知什么时候,丽丽来到了家明身后。想到就是这个家伙害的自己洪水泛滥,一股无名怒火涌上心头,抡起小桶就给了他一下。你吃错药了吧?干嘛打我?家明见是丽丽,揉着脑门急道。丽丽气乎乎道:我问你,你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嘛。谁鬼鬼祟祟了,我是来买东西的。家明辩解道。就知道你要买见不得人的东西?你个死变态。丽丽骂道。摁?……家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仔细一想,还真是见不得人。问道:你咋知道的。哼这里面会有好东西吗?丽丽指着夫妻用品商店答道。家明苦笑道:我这不是还没……。说了一半,家明停顿了一会儿,眼睛直楞楞的看着丽丽。丽丽被他看的心慌,今天穿的裙子短了点。想到家明邪恶的本质,立即警告道:别打……打我主意啊,姑奶奶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丽丽紧张的拉了一下裙摆,摸样甚是勾人,不知为什么,丽丽心里紧张的同时,也有一丝兴奋,竟然有些期待的感觉。你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家明没好气的说道。你是什么人,自个知道。不理你了,走了。丽丽转过身去,朝对面网吧走去。丽丽,等等。我还有事给你说呢。家明见她要走,赶紧喊道。丽丽停下脚步,回头说道:是不是晚上值班的事啊?值班……值什么班……家明疑惑的问道。素芳阿姨不是叫你晚上过来上夜班吗?没有啊,阿姨没对我说呀。哦;那你还有啥事?家明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想了好一会儿,说道:我想……我想让你帮个忙。你说吧,帮什么。我和我女朋友……做……做了那事儿。没有避孕……所以……所以……你懂了吧。家明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指着夫妻用品商店说道。丽丽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这个家明,连这事都说,还嫌害的自己不够呀。你有女朋友?怎么没听说过。丽丽疑问道。我没对别人说过。家明的脸也红的厉害,其实他平时不撒谎,可不敢也对丽丽说实话。又道:里面卖东西的是个女的,我不好意思去买……拜托,我是女孩子耶,难道我就好意思吗?除非……家明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到丽丽手中,说道:找零的钱归你,拜托了。就要一盒事后避孕药?丽丽问道。再加……再加一盒套子。那再给一张。丽丽笑嘻嘻的着伸着小手。靠!家明瞪着丽丽的手叫道:你真够黑的。要不你去买。丽丽满不在乎的威胁着。难得逮着一次机会,不宰白不宰。家明歎了口气,没办法,只得再拿出一张钞票握在手心,快速的朝她手上一塞,又说了一句:拜托了,我代我女朋友谢谢你。只见丽丽摇了摇头,嘿嘿笑道:给一张红票票,不要绿的。唉……阴谋被看穿,家明无奈的换了一张红色钞票,还没等递给她,丽丽就一把抢了过去,小嘴对着钞票亲了一下,说道:在这等着吧。两百块得买多少套子啊,家明心疼的看着丽丽走进商店。没过一会儿,丽丽就两手空空的走了出来。东西呢?家明问道。只见丽丽脸蛋红僕僕的,声音细若蚊音。小声说着:里面的那个小妹妹问我……问我……套子要大号还是小号。家明气急,怎么买个套子这么麻烦。也顾不上丽丽害羞,随即说道:你对她说,就要最大号的。我晕丽丽差点栽倒。剧烈的咳嗽声在浴室回蕩。家明被素芳咬了老二,疼的倒抽冷气,素芳下巴还沾着几根黑毛,可见她下嘴之狠。赶忙狂搓命根,就怕断了香火,从此不举。看到素芳咳咳不止,嘴边津液满布,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心中突感深深悔意。扶起素芳,将她抱入怀中,愧疚的说道:阿姨,……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都说不要……你动……咳咳……素芳紧扼喉间,喉咙犹如火烧般的难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还难受吗。家明见她咳的厉害,身子瑟瑟轻颤,一手拍着她那光滑的脊背。没事的……阿姨不怪你……素芳感到嗓子好受了一些,不再咳嗽了。就是声音还带有一丝沙哑。家明听她这样说,感动的一塌糊涂,激动的说道:我保证再也不那样了,阿姨。我要是再让阿姨难受,我就……你就怎样呀?我又打不过你。素芳笑着说道。我……我……家明想了一会儿,干脆说道:我……我就让阿姨咬断我的鸡吧。去你的,难听死了。素芳有些哭笑不得,伸手摸到了家明的命根,对你他说道:这东西不能这么说,太俗了。哦,那怎么说才不俗啊?家明有些不解。素芳握着肉棒想了一会儿,嘻嘻一笑:就叫它嘎子吧……呵呵……嘎……嘎子?……小兵张嘎……家明傻了,怎么也想不到素芳会给老二起这么个名字。素芳见他傻样,心中得意,呵呵笑道:不懂了吧,阿姨老家就是这么叫它的。呵呵……怎么样,不俗吧?竟然还有这样的叫法,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家明觉着也挺有意思,觉着好玩,出声问道:还有别的名字吗?那名堂可多了,象水屌儿啊,雀把啊,卵砣子……素芳握着肉棒一连说了一大串形容词,都是家明从没听过的,想到以后和MM文字做爱的时候又多了好些词汇,真是长了不少学问。家明听的佩服不已,对素芳更是五体投地,又问:阿姨咋知道的这么多,你说的我一个都没听过。素芳听他询问,不免一脸得意的说道:就知道你没听过,平时多看些色情小说就什么都知道了。说起H 小说,家明可来了兴趣,这些年他看的色情小说恐怕比他看的正经书都要多上好几倍。阿姨,你看过红楼遗梦吗?挺好看的。可算找到了共同语言了。家明自认自己博览群书,在这方面肯定不会输给素芳,竟然给素芳推荐起名着。谁知素芳随口说道:切,那有啥好看的,小孩子的玩意儿。你应该看看朱颜血,看胸大。比那过瘾多了,你也学学人家的狠劲。靠!朱颜血这本牛人作品,家明可畏是如雷贯耳。当初他也只是看了几页就不敢看了,不是说作家写的不好,只是里面的内容太过黑暗,净是些乱伦,虐待,强暴,调教,改造,等等变态情节。咱们的家明功力不够,受不了那样的肉戏情节。素芳推荐此书,还要自己学狠一点,直把家明惊的目瞪口呆。阿姨……那……那可是重口味儿的书。重口味儿怎么了,阿姨喜欢看。素芳随意说着。想起刚才的情景,脸上一红,俯在家明耳边,低声娇吟:其实你也挺坏的,刚才那么狠……阿姨,我……我不那样了……其实我也挺疼的……。鸡……不是……嘎子都顶弯了呵呵……看你,阿姨又没怪你,怕个什么劲啊。素芳拿着家明的嘎子晃了几晃,又道:还难受吗。不难受才怪,搞了这么久,嘎子老兄还是一柱擎天,不但没有软下,似乎还粗了一圈,家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难受……比刚才更……难受。素芳噗哧笑出声来:呵呵……,真拿你没办法,你先出去一下。素芳扶着家明的肩膀站了起来。出去?家明疑惑道:为什么要我出去?素芳樱唇微抿,声音拉的老长:因——为——阿——姨——要——小——便,明白了吧?快出去。素芳早上醒来就是被尿鳖的,出了卧室看到家明躺在沙发上,腿间老二挂着自己的内裤,一时心痒,这才耽误到现在。现在尿意下涌,实在憋不住了,急切的拉起家明就要将他推出浴室。谁知家明按住门框,素芳推他不动,家明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不出去……我想看……。素芳心底暗暗叫苦,知道这小混蛋起了坏心眼,竟然要看自己撒尿。两眼瞪着家明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休——想。那我……也不出去……家明站在门边,盯着素芳的下身,猛咽口水。你不出去,……我出去,……我去你床上尿,走开啦。素芳恼羞成怒,双手猛推。家明守住门口,犹如石柱一根,任由素芳推来推去,还是纹丝不动。比力气她那里是家明的对手,素芳气得快要哭了。指着家明急道:你你你……你变态,你不是人……家明只当听不见,没心没肺的说道:阿姨,你就……当我……当我不存在好了……你……素芳骂的嘴都麻了,可家明软硬不吃,仿佛吞了秤砣,就是不肯离开。素芳想不明白,刚才羞涩的小男孩怎么突然这样变态。这也只能怪她自己,随便说个什么理由不好,非要对他说阿姨要小便。家明僕一听见,就感到热血上涌,触动了他内心潜伏着的黑暗欲望,加上素芳又要他学习朱颜血,立马就想到一个看美女撒尿的情节,这不就是机会吗?想到就做。你不就是要我学狠吗?你信不信,你再不出去,我尿你身上……让你看个够。素芳恶狠狠的盯着家明威胁着。那……那也行……你尿吧……家明还是一脸的欠揍像,一副你爱咋咋地的神情。。#%¥#%.#—* ,你混蛋。素芳真没辙了,尿家明身上,她可做不出来,只得作罢。素芳气乎乎的转过身去,,嘴里骂道:算你厉害!睁大眼睛,眼珠子可别掉出来。她弯下柳腰,伸手去掀马桶盖。这一弯腰不要紧,大白屁股正对家明眼前。白嫩美臀无比湿润,点点水珠随着屁股上翘顺势而下,涌入股间粉色肉缝。惹的家明欲火沸滚,难以遏抑,再也无心去看什么美女撒尿,挺着通红肉棒,迅速沖上。素芳正要掀开盖子,突觉腿心一热,回头看去,只见家明按着臀瓣,一手握着阳具在自己股间顶凑。忍住下身奇异感觉,哼声笑道:怎么,忍不住了吗?家明没有说话,握着肉棒抵住肉缝,只觉素芳阴唇满是淫水,龟头触感无比滑腻。虽然快美,却总是插不进去,稍一使力就滑门而过。素芳看着他笨拙的动作,心里暗自偷笑。男孩子第一次做这事总会找不到门路,素芳对此很有经验。她并不知道家明昨天被艳婷处理了一次,以为他还是童蛋子,所以也不去管他,任由肉棒胡顶乱弄,虽然尿意已濒临极限,但她仍不着急。还好心说道:小坏蛋……啊……别顶了……进不去的……你还是出去吧。等会阿姨就……帮你插,好吗?谁说我搞不进去的,呵呵……家明嘿嘿笑道,龟头不知何时抵到穴口,尖端已没入嫩缝,角度正佳。晕死了……不会这么巧吧……素芳肉眼紧涨,吓了一跳。开什么玩笑,这都能矇进去。眼看自己快憋不住尿尿,这个时候被他插入,非爆出水花不可;刚想晃动屁股摆脱肉棒纠缠。家明比她快了一步,握着肉棍就是死命一挺。比起艳婷的鸡肠小径,素芳的阴道宽松许多。鸡蛋大小的的肉菇挤开两边嫩唇刺入阴道,巨大龙身竟然一下子捅入大半。素芳忽觉膣中巨物袭来,娇躯一绷。滋——的一下,肥嫩粉穴竟被挤出一小注透明浆水,溅到家明小腹。啊——……好痛!不行……快……快放开我……素芳真的吓坏了,家明僕一插入,膣中阴道涨痛不堪,逼的她尿眼松动,竟被这恶棍一下插暴,好在素芳死死紧缩穴口,鳖回尿意。快……快拔出来……呜呜呜呜……素芳尿眼已是强弩之末,胡乱摆动,叫喊声既妩媚又淫乱,夹带着些许哭音。家明只觉棒身温热滑腻,肥嫩肉穴犹如一团烂泥裹在其中,好不爽利。双手捧着素芳的屁股,低头看见股沟间裂开的肉唇。饶他平时对素芳敬畏有加,此时却也不肯罢手,挺腰又顶。啊——啊……疼死了……呜呜……随着家明的再次深入,穴口又溅出一片水花,阴道肉壁不停的收缩蠕动。素芳连哭带喘,苦苦哀求:求求你……先拔出来……呜呜……阿姨尿尿给你看……好不好……把着看都行……呜呜呜……求你出来吧……家明捧着她湿露露的圆润美臀,喘气说道:我……我现在……只想搞你……阿姨……忍着点……很快就不痛了……我不是怕痛……我是……啊——!家明又是一下狠操,鸡吧尽根而入。素芳阴洞被塞的接结实实,每一寸都被硬物填满,人有三急,其中一急被堵,即便是素芳尿眼全开也未必流的出去。不要……不要!啊啊啊……不要弄了!弄……弄死人啦!啊……素芳快要疯了,只见她剧烈喘息,湿发紊乱,两条修长的美腿阵阵抽搐。已经到底了……阿姨……再忍忍……狰狞的巨龙擦颳着膣中肉壁缓缓后退。素芳回头看向家明,眼神满是乞求之色,声音更是瑟瑟颤抖:不……求求你,……不要。家明俯身双手握住她胸前晃动的乳球,家明手上轻轻一紧,肉团便在手中恣意变形,乳肉溢出指缝。阿姨,你不是要我学狠一点吗?家明轻声说着:我现在想试试。现在……现在不行……素芳有了不好的预感,声音依然颤抖。家明摇了摇头,直起虎躯,掐着素芳的腰枝。肉棒开始轻轻抽动起来。啪——啪——浴室里渐渐响起肉贴肉的撞击声。家明小腹一次次的撞击着前方的臀肉。素芳生生抵受着,她也不再哀求了;求了好多次,家明都没理会。看来他就是要铁了心的蹂躏自己,索性骂道:小……混蛋,敢……欺负人,偷我内裤……还不要我尿尿……啊!啊啊啊啊啊——家明大力耸弄,鸡吧越抽越快,杵尖直抵膣底深处阵阵猛戳。素芳嫩膣里虽然汁多湿嫩,但家明老二实在太过巨大,家明顶的粗暴,胸前奶团不住跳动。肉穴顿觉撕裂,阴道肉肉如炙如割苦不堪言,痛得素芳犁花带雨,泪眼旺旺。那里还顾的上紧缩尿眼儿,股股温热涌入阴道,随着肉棒抽动溅出穴口。一时间,只见水花飞射,随着肉棒抽插,传来「滋滋」水声,两人股间溅得湿露不堪,交合处更是液珠不断。啊……啊啊啊……坏了……我那里……坏了……素芳惊叫连连,紧按马桶,身体大幅度的前后摆动。饶是她性情放蕩,也是羞的脸热不已。家明也是暗暗惊讶,只觉仿佛进入温泉泉眼,肉穴夹着鸡吧时时收缩蠕动,水液不断。几乎每下抽动都能刺出水来,不禁赞歎:阿姨……你那里……水好多……先是深喉,现在又搞的自己小便失禁,素芳丢尽了脸面,失声娇啼:啊啊啊……你……你坏!这……这样欺负阿姨,……呜呜呜呜……听到素芳的哭声,家明反而更加兴奋,紧抓着素芳的臀瓣不放,用力将两边肉臀掰开,根根狠插猛捅。家明连连狠挑疾刺,直把素芳操得如风中之柳,摇摆不定。可怜素芳身体摇摇欲坠,两腿酸软,下身撕裂肿胀不说,还要紧缩小穴,苦忍尿意。从头至尾都是家明在享受,自己不但没有感受到一丝的快美,反而次次放水,受尽了屈辱。素芳呻吟连连,心里暗暗奇怪,都这么长时间了,自己又是为他乳交,又是唆他的鸡吧,现在又操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射出来。自己都要站不住了。口中娇唤催促:啊……啊……你咋还不射……呀……应该快了……家明答道,动作又快了几分。啊啊啊……啊……你还……要不要人……活了……啊……素芳泪挂粉腮,内里的憋涨感快使她崩溃了。家明又捣弄了许久,终于渐渐生出洩意,恰在此时,肉棒又刺出一股水花,溅在两人身上。素芳一声娇乎,赶忙用力夹紧,收缩阴道。家明只觉棒根一紧,马眼一阵奇痒。也忍耐不住,淫根深送,涨了几涨就将滚烫的精液射入素芳体内。呀——!素芳大声惊叫。一股股精液不断射入阴道,素芳忽觉阴内热烫无比,温度奇高,顿时花容失色,惊的婚飞魄散。内里一松,竟哆哆嗦嗦地洩出阴精随着家明丢了起来。素芳这一洩不要紧,随着洩身的一刹那。紧绷的神经僕一放松,尿眼也跟着开启,憋在膀胱里的尿液再也收拾不住,迎着家明的肉棒汹涌而出。啊啊啊啊……天啊……素芳惊的魂都飞了。一时间只见两人紧密的结合部犹如裂缝的水管,挤射出一股股水箭,力道甚是惊人,滋的家明满肚子都是。素芳羞的无地自容,强烈的耻辱感瞬间令她崩溃,目光癡呆,两条大腿本就酸麻,加之扶着马桶的手一软,不等尿液流尽,身体缓缓倒下,竟是昏厥过去……家明也是惊的目瞪口呆,看着倒在地闆上的素芳,腿间肉缝还在潺潺流水,眼前情景淫糜不堪。家明赶忙抱起素芳,见她昏迷不醒,心中慌了神。叫道:阿姨,醒醒。你说话啊。素芳毫无反应,依旧闭着眼睛。家明更慌,心想你可别吓我啊。伸手朝素芳鼻间探去,见她呼吸平稳,好似睡着了一样,家明心里稍安,估计不会有什么大碍了。家明拿起淋浴头胡乱的在自己身上沖洗了一下,又为素芳洗了洗。然后横抱着她的身子,走到卧室,把她放到床上。又叫了几声,对方仍是没有反应。家明无奈,也上了床,侧躺在素芳旁边。一阵倦意袭来,家明不由自主的抱着那对浑圆的大奶便恍恍惚惚地睡去。迷迷乎乎间,家明只觉肚中饑饿,睁开朦胧迷眼。也不知睡了多久,卧室光线很暗,天色已近黄昏。手中软嫩异常,家明瞥见旁边素芳,不免心中一跳。想起早上荒唐,这才如梦方醒:我竟然和阿姨做爱,这不是做梦吧。家明意淫素芳已久,不知为她放了多少空枪。直至现在,终于梦想成真,内心激动不已。又想到当时素芳痛苦不堪,心里心痛。此时已是黄昏,两人都睡了一天了,家明唤她:阿姨,……起床了。素芳睡的极死,丝毫没有反应,家明又唤了几声,忍不住又抓了几下手中奶肉。只见素芳蠕动了几下身子,语音迷糊:别……别闹……天快黑了,阿姨……正说着,家明瞥见素芳腿间春光,只见两瓣粉色贝肉湿润晶莹,娇嫩欲滴。家明老二再次挺起,又生淫念。也不去唤她,轻分素芳大腿,跪在其间,对準臼口就是一插。哎呀——好……好涨……素芳睡的正香,忽觉穴内肿胀,撕裂般的痛觉闪电般的涌入大脑。一时间睡意全消,赶忙睁开眼睛,正看到家明高高抬起屁股,就要下插。吓的素芳身体抽搐,声音颤抖:你你你……你……还敢……摺磨人……家明见她醒来,倒也不敢造次,停下动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说道:我……我睡不着,闲着怪无聊的……所以……就……就……啊——!只听砰的一声,素芳抬起美腿一脚将他踹下床去。也忒无耻了,亏他说的出口,那话的意思不就是我闲着没事做,所以就操操阿姨,打发打发时间。,竟把美女当玩具使,换谁也得恼火。那一脚的着实不轻,直把家明踹到门边,家明后背撞到门角,痛的眼冒金星,心里疑惑,不明白怎么得罪了素芳。素芳越想越是生气,干脆扭过身子侧躺,背对家明,再也不肯看他。家明苦笑着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心想:阿姨还在为撒尿的事情生气,自己挨她一脚让她消消气也没什么。家明还想着安慰一下素芳,爬上床去,想着如何开口。只听素芳说道:我饿了,你去买点吃的吧。哦,好的。我这就去。两人一天都未进食,家明早就饿的前胸贴背了。听到素芳吩咐,又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出卧室随便穿了几件衣服,正要出门。又见素芳身上裹着一条毯子站在卧室门口,脸上微红,对家明轻声说着:再帮我……买一盒紧急……紧急避孕药。知……知道了,还买别……的吗?家明也是脸红的紧,自己竟没想到素芳体内还存着自己的精液。素芳想了一会儿,说道:再买一盒套子。套子?……什么套子?家明疑惑道。笨,避孕套。素芳没好气的说道。家明有些不解,都已经射进去了,还要那东西有什么用。问道:阿姨……用不着……那东西了吧。你要是不嫌吃亏,就别买。素芳打量了一下房间,坐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声音带有一些倦意的说着:小雅他爸爸总是隔三岔五的回家睡觉,我在她们家不方便,网吧里又太乱。所以呀,阿姨打算在这小区里租套房子。家明奇道:这好啊,可是我还是不明白这和套子……素芳盯着家明笑嘻嘻的打断家明,笑道:你不觉着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有些浪费……你想……你想租我的……房子。家明吓了一跳,声音有些发颤。对啊,你租吗?租……当然租了。家明吞了下口水。多少钱一个月?不要钱。家明毫不犹豫的答道,只盼素芳可别说的是玩笑话,望着她的美腿,心里喊着:倒贴都可以。素芳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拧了拧家明红僕僕的脸蛋。傻瓜……阿姨也没打算给你钱……呵呵……家明见素芳笑的抖动不已,心凉了半截,失望的说道:阿姨,你逗我呢。阿姨说的是真的,以后我就住你家了。素芳斩钉截铁道。家明大喜,抓着她的手,激动的问:阿姨,你说的是真的吗?恩,欢迎吗?当然欢迎,阿姨;你要住的话,房间随你挑。不过……素芳的声音慢了下来,脸上现出为难之色。家明慌了,问道不过什么?阿姨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素芳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说你说,我保证说实话。家明心里紧张的要死。只见素芳轻轻的褪去身上的毯子,现出光滑白腻嫩肩,出声问道:你看,阿姨美吗?美……太美了……家明喉间滚动,似是饑渴。所以啊……素芳指着家明跨下,脸上浮起一片不易觉察的红晕,接着问道:以后你和阿姨同居一室。你老实说,你能约束得了这根坏东西吗?家明楞了好一会,没想到素芳会问这个问题,不由得摇头苦笑。约束不了……那就没办法了,阿姨可没打算给你生孩子。素芳假装很为难的说道。家明一下跳了起来,急切的说道:有办法的,阿姨。我可以买套子……素芳见他急的跳脚,噗——滋一声,又忍不住笑出声来,笑骂道:笨蛋;才明白呀,还不快去。家明狂喜,推开房门一溜烟似的跑了出去。白丽丽;20岁,未婚,高考落榜后无所事事,也无心复读,经好友李明美介绍,在素芳的网吧上班,好在她喜爱上网,网吧的工作又很悠闲,不知不觉间,竟在这里呆了两年多。白丽丽刚来这里的时候,家明已经辞职,不过由于家明隔三岔五的来网吧帮忙,丽丽寂寞之余也找他说话聊天,渐渐和他熟悉起来。丽丽早上接班的时候看到家明留下的聊天记录,一时好奇,忍不住多看两眼,谁知这一看下去,只见里面鸡吧,淫水满天飞舞,横插竖操,犹如看到一男三女赤身裸体抵死缠绵,直看的她目瞪口呆,心惊不已,眼睛再也闭不上了。丽丽体质奇异,肌肤如脂,对于外来刺激极为敏感。特别是下阴之地,更是娇嫩柔弱,一旦受激,生理反应便如春潮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家明的聊天记录,其内容污秽不堪,满篇都是淫词浪语。白丽丽,心中立生涟漪,芳心蕩漾,阴内忽感麻痒,淫中春泉汹涌而至。丽丽感觉自己的内裤湿了,腿心处满布黏液,顺着大腿内测滑下,粘在屁股下的软椅上,丝丝凉意涌上脑际。她今天穿了件白色超短裙,小小裙摆堪堪包住浑圆小臀,两条美腿白白嫩嫩煞是好看,腿肉光滑异常,稍微一站,讨厌的黏液便会凝聚成珠,顺着大腿内测滑入腿弯,淫糜之色外露无疑。网吧人多,丽丽害怕被人看到腿上淫光,拿出巾纸,在桌子下面偷偷的擦拭,然后将纸巾扔向旁边的垃圾桶,可是没多久,她又拿出了纸巾。丽丽内裤里的蛤口犹如泉眼孜孜不断,流之不枯,擦了又流,再擦再流。渐渐的身旁垃圾桶竟然堆满了白纸,丽丽觉着自己快要发疯了。丽丽苦忍了一上午,中午趁着网吧里人少跑了出去,给自己买了一条新内裤,躲到厕所里换下了换,回来以后再也不看家明的记录了。临近天黑的时候,瞥见旁边满是纸巾的垃圾桶,上午竟然忘了倒了。素芳说过,她联係了一位朋友,替明美晚上值班。现在快要下班了,晚上值班的那位十有八九就是家明,他要是来了看到这些纸巾,那还不羞死自己呀。丽丽不由的苦笑一下,看了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拿起堆满的塑料桶走出网吧,倒进了街边的大垃圾桶里面。正要回去,突然看到街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家明吗?丽丽有些奇怪,只见家明手里提着一串饭盒,在对面的夫妻用品店前鬼鬼祟祟的走来走去。丽丽想起早上看到的记录,又见他在那种地方偷偷摸摸的晃蕩,越看越觉着此人真够龌龊的,嘴上骂了一声:死变态。家明很苦恼,他现在才知道,买套子和避孕药竟然这么睏难。吃的东西都买好了,可剩下的那些,就有些难为人了。家明看着面前的夫妻用品商店,其实他刚才已经进去了,原本不怎么感觉害臊。可到了柜前,看到里面有自己需要的药和套子,张口喊道:老闆,给拿个……家明忽地一下把要说出的话憋了回去,差点噎着。只见眼前突然出现一位漂亮的MM,样子也就十八,岁。很有礼貌的问着自己:先生,欢迎光临,您想要买什么?我……我……我啥也不买。家明扭头就跑了出去,太难为情了。搞什么啊?家明瞠目结舌的望着夫妻店,总不能对着美女说给我拿个套子?让一个小女孩卖这么龌龊的商品,亏得这里的老闆想的出来,这下可好,把家明吓跑了。家明急得在门前转来转去,买不着套子也就算了,但是紧急避孕药说什么也得买,万一把阿姨的肚子弄大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哎呀——!谁打我?家明正着急间,一个塑料桶突然砸在了脑袋上。不知什么时候,丽丽来到了家明身后。想到就是这个家伙害的自己洪水泛滥,一股无名怒火涌上心头,抡起小桶就给了他一下。你吃错药了吧?干嘛打我?家明见是丽丽,揉着脑门急道。丽丽气乎乎道:我问你,你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嘛。谁鬼鬼祟祟了,我是来买东西的。家明辩解道。就知道你要买见不得人的东西?你个死变态。丽丽骂道。摁?……家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仔细一想,还真是见不得人。问道:你咋知道的。哼这里面会有好东西吗?丽丽指着夫妻用品商店答道。家明苦笑道:我这不是还没……。说了一半,家明停顿了一会儿,眼睛直楞楞的看着丽丽。丽丽被他看的心慌,今天穿的裙子短了点。想到家明邪恶的本质,立即警告道:别打……打我主意啊,姑奶奶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丽丽紧张的拉了一下裙摆,摸样甚是勾人,不知为什么,丽丽心里紧张的同时,也有一丝兴奋,竟然有些期待的感觉。你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家明没好气的说道。你是什么人,自个知道。不理你了,走了。丽丽转过身去,朝对面网吧走去。丽丽,等等。我还有事给你说呢。家明见她要走,赶紧喊道。丽丽停下脚步,回头说道:是不是晚上值班的事啊?值班……值什么班……家明疑惑的问道。素芳阿姨不是叫你晚上过来上夜班吗?没有啊,阿姨没对我说呀。哦;那你还有啥事?家明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想了好一会儿,说道:我想……我想让你帮个忙。你说吧,帮什么。我和我女朋友……做……做了那事儿。没有避孕……所以……所以……你懂了吧。家明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指着夫妻用品商店说道。丽丽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这个家明,连这事都说,还嫌害的自己不够呀。你有女朋友?怎么没听说过。丽丽疑问道。我没对别人说过。家明的脸也红的厉害,其实他平时不撒谎,可不敢也对丽丽说实话。又道:里面卖东西的是个女的,我不好意思去买……拜托,我是女孩子耶,难道我就好意思吗?除非……家明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到丽丽手中,说道:找零的钱归你,拜托了。就要一盒事后避孕药?丽丽问道。再加……再加一盒套子。那再给一张。丽丽笑嘻嘻的着伸着小手。靠!家明瞪着丽丽的手叫道:你真够黑的。要不你去买。丽丽满不在乎的威胁着。难得逮着一次机会,不宰白不宰。家明歎了口气,没办法,只得再拿出一张钞票握在手心,快速的朝她手上一塞,又说了一句:拜托了,我代我女朋友谢谢你。只见丽丽摇了摇头,嘿嘿笑道:给一张红票票,不要绿的。唉……阴谋被看穿,家明无奈的换了一张红色钞票,还没等递给她,丽丽就一把抢了过去,小嘴对着钞票亲了一下,说道:在这等着吧。两百块得买多少套子啊,家明心疼的看着丽丽走进商店。没过一会儿,丽丽就两手空空的走了出来。东西呢?家明问道。只见丽丽脸蛋红僕僕的,声音细若蚊音。小声说着:里面的那个小妹妹问我……问我……套子要大号还是小号。家明气急,怎么买个套子这么麻烦。也顾不上丽丽害羞,随即说道:你对她说,就要最大号的。我晕丽丽差点栽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