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322-[中文]棉花糖巨乳啦啦隊女孩。仲村茉莉惠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BF-322-[中文]棉花糖巨乳啦啦隊女孩。仲村茉莉惠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

(一)初出茅庐那年我16岁。终于毕业了,我的心情像小鸟在蓝天上自由飞翔一样。少了学校的那紧张的气氛、老师的管束,我从县城回到了我们的小山村。我家在南部山区一个丘陵地带的小自然村,我父母带着我的弟弟外出打工,爷爷病故,家里只有我奶奶一个守者。我初中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完全可以考上一个不错的高中继续学业,因为家庭条件的限制,初中毕业,也就是我的学业到头了,我只能回到山村里和奶奶一起维持这个家庭。像我这样能到县城读初中的女孩子,在我们山村并不多,我的几个堂姐小学毕业后就回家务农了,现在在外面打工,堂哥才初中毕业,也出去打工了。16岁的我,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身高160公分的我继承了我母亲的苗条不失健硕的身材,脸蛋虽然不算俊俏,但也不失俏丽。胸部不大,坚挺突出,长期帮助家里干活的缘故,臀部圆润上翘坚挺。在学校时,我也是一个被男生追逐的对象。我校的一个男老师曾经多次对我单独学习辅导,不经意中对我的乳房进行摩擦,还对我进行了网络和性知识的培训,不过那时的我似乎对性的兴趣不大,那个老师也没有得手。现在想一想,似乎有点后悔。嘿嘿!我回到村子后,在家帮助奶奶务农半年多,这时乡里的中学撤併了,小学由原来的三个小学撤併集中到乡中学的地方,成为我们这里的唯一的小学了。因为学校的撤併,老师大都到条件好的学校教学了,而农村的孩子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也都选择了较好的学校,我们这个小学也就没有了老师,全校三十几个留守儿童期盼着老师的到来。乡政府的一个远方亲戚找到我,希望我先到乡小学教一段时间的学生,县上会很快想办法为小学配上老师。就这样,我来到了小学,成为这个小学的三十几名娃娃的娃娃头。我们学校有一栋两层小楼,每层有六间教室和两间办室,一个操场、一个厨房。一楼的两间教室为两个班,一个班为一至三年级,一个班为四至六年级;一个教室成为男生寝室,一个教室成为学校的餐厅;二楼一个教室为女生寝室,两个教室改为四间老师宿舍,每个老师宿舍为一间半,半间是卫生间,还有太阳能淋雨。学校的条件和我们家里相比,已经是非常好了。学校里在我来之前只剩下一个邻村的张寡妇为孩子们做饭、打扫卫生,据说是和乡上的教育专干是亲戚,她就住在学校厨房旁边的平房里。这天,我按约定的时间来到学校,乡上的教育专干和我们村的村长已经在学校里了。乡上的教育专干对我一番啰哩啰嗦的叮嘱,村长也啰嗦一番,我成为了这个学校目前的唯一老师了。村长走后,乡上的教育专干又来到我的宿舍,关心的说:「不要紧张,先带好学生,不要发生危险就行,至于以后的教学工作,慢慢来。再过两个月,就会派来一个正规的老师,到时你慢慢跟他学,习惯就好了。」说着就拉起我的手:「只要听我的,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这时他的一只手已经搭在我的腰上,我本能着躲避着。这时张寡妇的声音到了,人也跟着进来,说道:「李干事,怎么一见到小姑娘就离不开了?我那饭已经做好了,到我那吃饭呀!」李干事只能怏怏地走了。现在学校还没有开学,我慢慢整理着我的房间。想起来刚才李干事的举动,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腰间经过男人的手触动,我的乳房竟然挺立起来,由于没有戴胸罩,衣服对乳头的摩擦竟然让我非常兴奋,底下也感觉到流出了水。我坐到床上冷静了一会,刚才的经历让我面红耳赤,我用凉水擦了把脸,好多了。我走出房间,在院子里转悠着,忽然听到张寡妇的房间里传出女人奇怪的呼声:「死鬼,用点力……就这样,我好好舒服……你好好的舔呀,舔不好就别想插进来……哦……哦……你比我那个死男人会舔,我要上天了,就是那个鸡巴小了点……再快点,一会让你好好的插。」我感觉到他们在干那个了,好奇心驱使我轻脚走到窗下,想看看那个激烈的场面,可是窗户离床远了点,什么也看不清楚,所以只能绕到房子的后面,我知道,房子后面的窗户下就是张寡妇的床了。我走到窗户下,透过窗户那道薄薄的窗帘缝隙,看到张寡妇骑在李干事的头上,那黑黑的屄压在李干事的嘴上,双手扶住床边的墙上,而李干事双手抓住张寡妇那硕大的双乳,舌头在张寡妇的屄上拼命地舔着。一会张寡妇大声叫了起来:「来了,要来了,不要停!啊……」接着,张寡妇的身体发起抖来,向后躺倒喊道:「给我,快点给我,舒服死了……」李干事起身,把胯下那条硬棒一下就插进了张寡妇的屄里,张寡妇叫了一声:「哦……快点肏我!」李干事开始一下一下的进出。看到这里,我感到自己的乳房开始发硬发胀,我的屄里也像有好多只蚂蚁在爬,奇痒无比,水也顺着大腿往下流。我轻轻的揉了下我的乳房,竟然舒服得我身体抖动了一下。我快步回到房间,想到刚才那一幕,不禁也激动起来。我进到浴室,脱下上衣,这时我的乳房涨得更大了,我轻轻的揉了起来,好舒服呀,多希望有个男人现在吸吮我的乳头。虽然这不是第一次抚摸自己的乳房,但这次的感觉好像更加强烈,胯下的小屄已经开始氾滥,有一种空虚的感觉,需要一条像李干事胯下那样的肉棒来充实一下。我解开裤子,伸手向下摸去,淡淡的阴毛已经被水湿透,水汪汪的屄已经自己微微张开,洞口边的阴唇已经充血膨大。当我的手指触摸到阴蒂,立刻像有一股电流通过全身,我的身体就像张寡妇被李干事舔屄一样颤抖起来,我也不由得喊了起来:「哦……哦……」我用手指轻轻插到我的屄里,不停地来回摩擦着,大脑里不停地想像着刚才张寡妇和李干事肏屄的情景,一会儿后,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一种像要小便一样但又不是小便的感觉出现,我还来不及反应,从我的阴道里开始向外喷射出一股水来,根本抑制不了。我浑身一下瘫软下来,我想这一定是小说里所说的高潮了。我清理了一下刚才兴奋后的残局,躺到床上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我发现,原来性是那么有趣的东西,虽然以前也有过冲动,但从来没有过像刚才那样美过。可是自己还是一个处女,我是不是不该这样呢? (二)初嚐性事在那次手淫之后,我似乎更加关注张寡妇的一举一动,也希望再次看到张寡妇和李干事之间发生什么。由于离开学还有几天,奶奶叫我回家去住。回到家后,我开始帮助奶奶干家务。放家里的两只羊是我的主要任务,早上饭后,我带上午饭,赶上羊向山谷里走去,山谷里山清水秀、水草丰美,羊自由自在的在山沟里吃草,我在一片草地旁的树林看着要代课的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了,吃了点带的乾粮,开始有点迷糊。一阵汽车的发动机声把我惊醒,一辆越野车沿着山沟崎岖的土路开了进来。我们这里週末经常有城里的人来旅游,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不在週末时间来这里的倒不多见。只见那车开到草地边,下来一对年轻的男女,开始搭起帐篷,支起小桌做起饭来。男的身材健美,背心短裤;女的身材娇美,个头不高,短裙吊带背心,两个大乳房呼之欲出,弯腰的时候,可以明显看到短裙下的一条细带在阴部穿过。我在树林里好奇地看着这对男女,他们很快就做好了饭,一瓶红酒,几个小菜,两人对饮起来。男的对女的说:「这里平时没有人的,放心,今天我们好好玩玩。」女的说:「是谁玩谁还说不定呢,不要让我失望就行。」 他们吃完就开始照相,我看看天也不早了,起身去赶羊準备回家,他们这才看见我,笑着问:「来这里玩的人多吗?」我回答:「平时没有人来这里,城里离这有点远。」女的招呼我过去,说:「这里真美,你家里离这里远吗?」我回答:「不远,十分钟就到家了。」那女的对男的说:「看看人家这里的妹子,多漂亮。」男的说:「我还是认为你最美。」我问:「你们晚上就住这里吗?天已经不早了。」他们笑道:「当然了,我们要在这里好好享受一下幸福。」那个语气里充满了邪恶的语调。我有点明白了,城里人怎么想起到这里搞浪漫了,在家里多好!我突然又想起来李干事和张寡妇的鱼水之欢,脸也红了起来。那个女的看到我脸红了,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乡里的妹子就是纯,听到一点就不好意思了。」说着走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肩膀对我轻声说:「别不好意思,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你还没有经过吧?经过了你就知道多么享受了。」我害羞的摇着头,心想我也见过,只是没有干过罢了。那个女的说:「还没有男朋友吧?要不一会你过来学习学习。」我不知所措的点头,又摇头,那个女的「嘎嘎」的笑了起来。我赶上羊,飞快的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太阳才刚刚西斜,我想起李干事和张寡妇,想到那对男女,不知怎的开始心神不宁,不自觉的就把手伸向自己的乳房,一种触电的感觉使我身体颤了一下,下身开始湿润起来,脑子里充满那男的的健壮身材,我的脚也不由自主的向外挪动。我从家里拿了几个黄瓜、番茄向奶奶说去给人家送点东西,晚点回来,不要担心,就向那片草地走去。到了他们的宿营地,那对男女正在拍照,见我回来,那个男的兴奋的对女的说:「还是你厉害,她回来了。」那女的过来说:「回来了?谢谢你的黄瓜、番茄,一会让你见识一下女人是多么享受。」我心跳得厉害,但是心里却在盼望着什么。天一会就黑了下来,我藉口离开,躲在回家小路旁的大石头后面看了起来。在明亮的月光下,只见那对男女在一块地席上开始相互拥抱、亲吻,一会那女的就只剩下了丁字裤和小小的胸罩,男的的背心短裤也不见蹤影,三角裤前面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包。男的嘴已经含向女的乳房,那个女的已经坚挺起来的乳房足足有我的两个那么大,她的手熟练地伸向那男的三角裤里,很快那男的脱去三角裤,一根已经坚挺的鸡巴跳了出来,足有我的小胳膊那么粗。那女的爬到男的身上,用嘴巴含上那根硕大的阴茎,男的低吼一声,女的开始吃了起来。不一会男的喘息声越来越大,那女的说道:「射了不少嘛,该让老娘享受一下了。」说完脱下丁字裤,骑到男的脸上,双手支撑在男的双腿上,男的开始舔起那女的屄来。那女的开始大声呻吟起来,逐渐爬到男的身上,手开始在男人的鸡巴上撸了起来。一会那女的说:「就这样,好舒服,不要停……哦……哦……哦……舔死我了,要上天了……」我这时发现自己的屄已经开始洪水氾滥,感觉阴道里有无数只蚂蚁在爬,我的手不自觉地伸向胯下的小穴,尽情享受着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惊醒了我:「舒服吧?」我惊吓的扭过头,看到那个女的赤裸着全身,已经站在我身边,微笑的看着我。我慌忙抽出手来,就要繫裤带时,那女的说:「不要怕,你都看过我们下面了,我还没看见你的呢,怕什么。来,妹妹,没有见过哥哥这么大的鸡巴吧?这个特别享受。」我正不知该回答什么好时,那个女的又说:「没事,你不愿意就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来,咱姐妹俩一起玩玩他。」说着把我拉了过去。那个男的坐在那里看着我,他两腿间的粗壮鸡巴已经挺立起来,那个姐姐把我的手拉向那根鸡巴,我胆怯着摸了一下,那个鸡巴在我的手里跳动了几下,姐姐对那个男的说道:「怎么,见了小美女就马上来劲了?」那个男的说:「还不是你搞的。」那个姐姐伸手抓过男的鸡巴,「啪啪」的打了几下,推倒那男的身体,扶着他的大鸡巴就坐了上去,只见硕大的鸡巴一下就全部进入那个姐姐的身体里。我的小穴一股细流喷涌而出,我下意识的夹紧双腿,那个姐姐见了说:「你还是脱了吧,一会你的裤子就湿了。」我呆呆的坐在旁边,看着那个粗大的鸡巴在姐姐屄里一出一进,她兴奋的欢叫着,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抠弄着自己的阴蒂。我也渐渐地性起,不停玩弄着自己的小穴,阴户里的淫水开始氾滥。这时候那个姐姐对我说:「你骑到他头上,让他舔舔你的屄,试一下,很舒服的。」我犹豫着骑到那个男的脸上,哦……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一下冲到我的大脑中,好舒服呀!我的身体一颤一颤的,开始兴奋起来。那舌头巧妙地舔着我的屄,我感觉到他一吸一吸的,阴蒂在迅速充血变硬凸起,我的双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抚摸起自己的乳房。此时那个姐姐以双手扶起我,让我向下移去,我也不由自主地随着她,渐渐地我感觉到一个坚硬、发烫的物体在我的阴道口週围摩擦,我想拒绝,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听我的指挥。只听那个姐姐说:「慢慢地放进去,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快乐了。」我轻轻的移动,一个粗大的东西开始在我的阴道口向里插入,一种无法拒绝的感觉,那是空虚的阴道极渴望被充实的感觉。我试图学着姐姐的方法,向下坐去,刚开始那巨大的阴茎已经让我有了疼痛感,我想放弃,这时候那个姐姐说:「忍耐一下,很快就舒服了。」同时把我的肩膀用力向下压去,一种撕裂的剧痛从小穴传来让我无法忍受,我痛苦的大叫起来,身体一动也不敢再动了。姐姐轻轻的抱住我说:「没事的,一会就好。」这时候鸡巴已经进入了一大截,从我小穴里渗出的血丝沿着还没进入的那截鸡巴慢慢往下流去。就这样,我结束了我的处女生涯。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穴开始逐步适应鸡巴的入侵,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开始在阴道里蔓延,我开始轻轻的上下活动了一下,那种兴奋的感觉竟然消失了。我起身蹲着,很想再动一动,可是又不敢动,那个姐姐说:「你是第一次做爱,肯定会有点痛的,一会就好了。」那个男的这时也过来,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的乳房,一只手在我的阴蒂上摩擦,一会我竟然又有了想让他的肉棒插入的感觉。他让我趴下,双手扶着我的屁股,分开我的双腿,再次把那根粗壮的鸡巴轻轻插进我的屄里。这次的感觉好了一些,一种充实的感觉慢慢袭来,一会我就有了触电的感觉,主动迎合着那不断袭来的肉棒。不一会,我就有要尿的感觉,我开始喊了起来,一股淫水一下就喷射出来。那个男的兴奋的叫道:「喷潮了!我把她肏得喷潮了!」一下趴在我的背上,那个硕大的阴茎在我的屄里一抖一抖的。我突然想到是他射精了,开始挣扎起来,他说道:「放心,知道你是姑娘,我戴套了。」说着抽出他的鸡巴,我的阴道一下空虚起来。他取下安全套,让我看了看:「怎么样,不用怕怀孕了吧?」我才知道不知什么时候他已戴好了套。那个姐姐对那男的说道:「这下你满足了,人家一个小姑娘叫你搞了,你要对人家好点。」我逐渐缓了过来,又羞又怕,飞快的跑回了家。躺在床上,想起自己被破处那兴奋的一幕,是失是得不得而知,不由轻轻揉起自己刚刚被那个巨大的鸡巴插过的小穴,又一次兴奋起来。(一)初出茅庐那年我16岁。终于毕业了,我的心情像小鸟在蓝天上自由飞翔一样。少了学校的那紧张的气氛、老师的管束,我从县城回到了我们的小山村。我家在南部山区一个丘陵地带的小自然村,我父母带着我的弟弟外出打工,爷爷病故,家里只有我奶奶一个守者。我初中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完全可以考上一个不错的高中继续学业,因为家庭条件的限制,初中毕业,也就是我的学业到头了,我只能回到山村里和奶奶一起维持这个家庭。像我这样能到县城读初中的女孩子,在我们山村并不多,我的几个堂姐小学毕业后就回家务农了,现在在外面打工,堂哥才初中毕业,也出去打工了。16岁的我,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身高160公分的我继承了我母亲的苗条不失健硕的身材,脸蛋虽然不算俊俏,但也不失俏丽。胸部不大,坚挺突出,长期帮助家里干活的缘故,臀部圆润上翘坚挺。在学校时,我也是一个被男生追逐的对象。我校的一个男老师曾经多次对我单独学习辅导,不经意中对我的乳房进行摩擦,还对我进行了网络和性知识的培训,不过那时的我似乎对性的兴趣不大,那个老师也没有得手。现在想一想,似乎有点后悔。嘿嘿!我回到村子后,在家帮助奶奶务农半年多,这时乡里的中学撤併了,小学由原来的三个小学撤併集中到乡中学的地方,成为我们这里的唯一的小学了。因为学校的撤併,老师大都到条件好的学校教学了,而农村的孩子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也都选择了较好的学校,我们这个小学也就没有了老师,全校三十几个留守儿童期盼着老师的到来。乡政府的一个远方亲戚找到我,希望我先到乡小学教一段时间的学生,县上会很快想办法为小学配上老师。就这样,我来到了小学,成为这个小学的三十几名娃娃的娃娃头。我们学校有一栋两层小楼,每层有六间教室和两间办室,一个操场、一个厨房。一楼的两间教室为两个班,一个班为一至三年级,一个班为四至六年级;一个教室成为男生寝室,一个教室成为学校的餐厅;二楼一个教室为女生寝室,两个教室改为四间老师宿舍,每个老师宿舍为一间半,半间是卫生间,还有太阳能淋雨。学校的条件和我们家里相比,已经是非常好了。学校里在我来之前只剩下一个邻村的张寡妇为孩子们做饭、打扫卫生,据说是和乡上的教育专干是亲戚,她就住在学校厨房旁边的平房里。这天,我按约定的时间来到学校,乡上的教育专干和我们村的村长已经在学校里了。乡上的教育专干对我一番啰哩啰嗦的叮嘱,村长也啰嗦一番,我成为了这个学校目前的唯一老师了。村长走后,乡上的教育专干又来到我的宿舍,关心的说:「不要紧张,先带好学生,不要发生危险就行,至于以后的教学工作,慢慢来。再过两个月,就会派来一个正规的老师,到时你慢慢跟他学,习惯就好了。」说着就拉起我的手:「只要听我的,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这时他的一只手已经搭在我的腰上,我本能着躲避着。这时张寡妇的声音到了,人也跟着进来,说道:「李干事,怎么一见到小姑娘就离不开了?我那饭已经做好了,到我那吃饭呀!」李干事只能怏怏地走了。现在学校还没有开学,我慢慢整理着我的房间。想起来刚才李干事的举动,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腰间经过男人的手触动,我的乳房竟然挺立起来,由于没有戴胸罩,衣服对乳头的摩擦竟然让我非常兴奋,底下也感觉到流出了水。我坐到床上冷静了一会,刚才的经历让我面红耳赤,我用凉水擦了把脸,好多了。我走出房间,在院子里转悠着,忽然听到张寡妇的房间里传出女人奇怪的呼声:「死鬼,用点力……就这样,我好好舒服……你好好的舔呀,舔不好就别想插进来……哦……哦……你比我那个死男人会舔,我要上天了,就是那个鸡巴小了点……再快点,一会让你好好的插。」我感觉到他们在干那个了,好奇心驱使我轻脚走到窗下,想看看那个激烈的场面,可是窗户离床远了点,什么也看不清楚,所以只能绕到房子的后面,我知道,房子后面的窗户下就是张寡妇的床了。我走到窗户下,透过窗户那道薄薄的窗帘缝隙,看到张寡妇骑在李干事的头上,那黑黑的屄压在李干事的嘴上,双手扶住床边的墙上,而李干事双手抓住张寡妇那硕大的双乳,舌头在张寡妇的屄上拼命地舔着。一会张寡妇大声叫了起来:「来了,要来了,不要停!啊……」接着,张寡妇的身体发起抖来,向后躺倒喊道:「给我,快点给我,舒服死了……」李干事起身,把胯下那条硬棒一下就插进了张寡妇的屄里,张寡妇叫了一声:「哦……快点肏我!」李干事开始一下一下的进出。看到这里,我感到自己的乳房开始发硬发胀,我的屄里也像有好多只蚂蚁在爬,奇痒无比,水也顺着大腿往下流。我轻轻的揉了下我的乳房,竟然舒服得我身体抖动了一下。我快步回到房间,想到刚才那一幕,不禁也激动起来。我进到浴室,脱下上衣,这时我的乳房涨得更大了,我轻轻的揉了起来,好舒服呀,多希望有个男人现在吸吮我的乳头。虽然这不是第一次抚摸自己的乳房,但这次的感觉好像更加强烈,胯下的小屄已经开始氾滥,有一种空虚的感觉,需要一条像李干事胯下那样的肉棒来充实一下。我解开裤子,伸手向下摸去,淡淡的阴毛已经被水湿透,水汪汪的屄已经自己微微张开,洞口边的阴唇已经充血膨大。当我的手指触摸到阴蒂,立刻像有一股电流通过全身,我的身体就像张寡妇被李干事舔屄一样颤抖起来,我也不由得喊了起来:「哦……哦……」我用手指轻轻插到我的屄里,不停地来回摩擦着,大脑里不停地想像着刚才张寡妇和李干事肏屄的情景,一会儿后,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一种像要小便一样但又不是小便的感觉出现,我还来不及反应,从我的阴道里开始向外喷射出一股水来,根本抑制不了。我浑身一下瘫软下来,我想这一定是小说里所说的高潮了。我清理了一下刚才兴奋后的残局,躺到床上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我发现,原来性是那么有趣的东西,虽然以前也有过冲动,但从来没有过像刚才那样美过。可是自己还是一个处女,我是不是不该这样呢? (二)初嚐性事在那次手淫之后,我似乎更加关注张寡妇的一举一动,也希望再次看到张寡妇和李干事之间发生什么。由于离开学还有几天,奶奶叫我回家去住。回到家后,我开始帮助奶奶干家务。放家里的两只羊是我的主要任务,早上饭后,我带上午饭,赶上羊向山谷里走去,山谷里山清水秀、水草丰美,羊自由自在的在山沟里吃草,我在一片草地旁的树林看着要代课的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了,吃了点带的乾粮,开始有点迷糊。一阵汽车的发动机声把我惊醒,一辆越野车沿着山沟崎岖的土路开了进来。我们这里週末经常有城里的人来旅游,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不在週末时间来这里的倒不多见。只见那车开到草地边,下来一对年轻的男女,开始搭起帐篷,支起小桌做起饭来。男的身材健美,背心短裤;女的身材娇美,个头不高,短裙吊带背心,两个大乳房呼之欲出,弯腰的时候,可以明显看到短裙下的一条细带在阴部穿过。我在树林里好奇地看着这对男女,他们很快就做好了饭,一瓶红酒,几个小菜,两人对饮起来。男的对女的说:「这里平时没有人的,放心,今天我们好好玩玩。」女的说:「是谁玩谁还说不定呢,不要让我失望就行。」他们吃完就开始照相,我看看天也不早了,起身去赶羊準备回家,他们这才看见我,笑着问:「来这里玩的人多吗?」我回答:「平时没有人来这里,城里离这有点远。」女的招呼我过去,说:「这里真美,你家里离这里远吗?」我回答:「不远,十分钟就到家了。」那女的对男的说:「看看人家这里的妹子,多漂亮。」男的说:「我还是认为你最美。」我问:「你们晚上就住这里吗?天已经不早了。」他们笑道:「当然了,我们要在这里好好享受一下幸福。」那个语气里充满了邪恶的语调。我有点明白了,城里人怎么想起到这里搞浪漫了,在家里多好!我突然又想起来李干事和张寡妇的鱼水之欢,脸也红了起来。那个女的看到我脸红了,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乡里的妹子就是纯,听到一点就不好意思了。」说着走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肩膀对我轻声说:「别不好意思,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你还没有经过吧?经过了你就知道多么享受了。」我害羞的摇着头,心想我也见过,只是没有干过罢了。那个女的说:「还没有男朋友吧?要不一会你过来学习学习。」我不知所措的点头,又摇头,那个女的「嘎嘎」的笑了起来。我赶上羊,飞快的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太阳才刚刚西斜,我想起李干事和张寡妇,想到那对男女,不知怎的开始心神不宁,不自觉的就把手伸向自己的乳房,一种触电的感觉使我身体颤了一下,下身开始湿润起来,脑子里充满那男的的健壮身材,我的脚也不由自主的向外挪动。我从家里拿了几个黄瓜、番茄向奶奶说去给人家送点东西,晚点回来,不要担心,就向那片草地走去。到了他们的宿营地,那对男女正在拍照,见我回来,那个男的兴奋的对女的说:「还是你厉害,她回来了。」那女的过来说:「回来了?谢谢你的黄瓜、番茄,一会让你见识一下女人是多么享受。」我心跳得厉害,但是心里却在盼望着什么。天一会就黑了下来,我藉口离开,躲在回家小路旁的大石头后面看了起来。在明亮的月光下,只见那对男女在一块地席上开始相互拥抱、亲吻,一会那女的就只剩下了丁字裤和小小的胸罩,男的的背心短裤也不见蹤影,三角裤前面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包。男的嘴已经含向女的乳房,那个女的已经坚挺起来的乳房足足有我的两个那么大,她的手熟练地伸向那男的三角裤里,很快那男的脱去三角裤,一根已经坚挺的鸡巴跳了出来,足有我的小胳膊那么粗。那女的爬到男的身上,用嘴巴含上那根硕大的阴茎,男的低吼一声,女的开始吃了起来。不一会男的喘息声越来越大,那女的说道:「射了不少嘛,该让老娘享受一下了。」说完脱下丁字裤,骑到男的脸上,双手支撑在男的双腿上,男的开始舔起那女的屄来。那女的开始大声呻吟起来,逐渐爬到男的身上,手开始在男人的鸡巴上撸了起来。一会那女的说:「就这样,好舒服,不要停……哦……哦……哦……舔死我了,要上天了……」我这时发现自己的屄已经开始洪水氾滥,感觉阴道里有无数只蚂蚁在爬,我的手不自觉地伸向胯下的小穴,尽情享受着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惊醒了我:「舒服吧?」我惊吓的扭过头,看到那个女的赤裸着全身,已经站在我身边,微笑的看着我。我慌忙抽出手来,就要繫裤带时,那女的说:「不要怕,你都看过我们下面了,我还没看见你的呢,怕什么。来,妹妹,没有见过哥哥这么大的鸡巴吧?这个特别享受。」我正不知该回答什么好时,那个女的又说:「没事,你不愿意就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来,咱姐妹俩一起玩玩他。」说着把我拉了过去。那个男的坐在那里看着我,他两腿间的粗壮鸡巴已经挺立起来,那个姐姐把我的手拉向那根鸡巴,我胆怯着摸了一下,那个鸡巴在我的手里跳动了几下,姐姐对那个男的说道:「怎么,见了小美女就马上来劲了?」那个男的说:「还不是你搞的。」那个姐姐伸手抓过男的鸡巴,「啪啪」的打了几下,推倒那男的身体,扶着他的大鸡巴就坐了上去,只见硕大的鸡巴一下就全部进入那个姐姐的身体里。我的小穴一股细流喷涌而出,我下意识的夹紧双腿,那个姐姐见了说:「你还是脱了吧,一会你的裤子就湿了。」我呆呆的坐在旁边,看着那个粗大的鸡巴在姐姐屄里一出一进,她兴奋的欢叫着,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抠弄着自己的阴蒂。我也渐渐地性起,不停玩弄着自己的小穴,阴户里的淫水开始氾滥。这时候那个姐姐对我说:「你骑到他头上,让他舔舔你的屄,试一下,很舒服的。」我犹豫着骑到那个男的脸上,哦……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一下冲到我的大脑中,好舒服呀!我的身体一颤一颤的,开始兴奋起来。那舌头巧妙地舔着我的屄,我感觉到他一吸一吸的,阴蒂在迅速充血变硬凸起,我的双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抚摸起自己的乳房。此时那个姐姐以双手扶起我,让我向下移去,我也不由自主地随着她,渐渐地我感觉到一个坚硬、发烫的物体在我的阴道口週围摩擦,我想拒绝,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听我的指挥。只听那个姐姐说:「慢慢地放进去,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快乐了。」我轻轻的移动,一个粗大的东西开始在我的阴道口向里插入,一种无法拒绝的感觉,那是空虚的阴道极渴望被充实的感觉。我试图学着姐姐的方法,向下坐去,刚开始那巨大的阴茎已经让我有了疼痛感,我想放弃,这时候那个姐姐说:「忍耐一下,很快就舒服了。」同时把我的肩膀用力向下压去,一种撕裂的剧痛从小穴传来让我无法忍受,我痛苦的大叫起来,身体一动也不敢再动了。姐姐轻轻的抱住我说:「没事的,一会就好。」这时候鸡巴已经进入了一大截,从我小穴里渗出的血丝沿着还没进入的那截鸡巴慢慢往下流去。就这样,我结束了我的处女生涯。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穴开始逐步适应鸡巴的入侵,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开始在阴道里蔓延,我开始轻轻的上下活动了一下,那种兴奋的感觉竟然消失了。我起身蹲着,很想再动一动,可是又不敢动,那个姐姐说:「你是第一次做爱,肯定会有点痛的,一会就好了。」那个男的这时也过来,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的乳房,一只手在我的阴蒂上摩擦,一会我竟然又有了想让他的肉棒插入的感觉。他让我趴下,双手扶着我的屁股,分开我的双腿,再次把那根粗壮的鸡巴轻轻插进我的屄里。这次的感觉好了一些,一种充实的感觉慢慢袭来,一会我就有了触电的感觉,主动迎合着那不断袭来的肉棒。不一会,我就有要尿的感觉,我开始喊了起来,一股淫水一下就喷射出来。那个男的兴奋的叫道:「喷潮了!我把她肏得喷潮了!」一下趴在我的背上,那个硕大的阴茎在我的屄里一抖一抖的。我突然想到是他射精了,开始挣扎起来,他说道:「放心,知道你是姑娘,我戴套了。」说着抽出他的鸡巴,我的阴道一下空虚起来。他取下安全套,让我看了看:「怎么样,不用怕怀孕了吧?」我才知道不知什么时候他已戴好了套。那个姐姐对那男的说道:「这下你满足了,人家一个小姑娘叫你搞了,你要对人家好点。」我逐渐缓了过来,又羞又怕,飞快的跑回了家。躺在床上,想起自己被破处那兴奋的一幕,是失是得不得而知,不由轻轻揉起自己刚刚被那个巨大的鸡巴插过的小穴,又一次兴奋起来。

加入大厦保安员已有一年多的日子,要不是之前的工厂倒闭,我也不会当上保安员。保安员一直是偏向男性的工作,在这家公司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男性,另外百份之十是文员、清洁等的女性;我的同事大部份已是中年的男性,只有我比较年轻!跟同事谈的话题不算多。直至半年前,公司来了一位新同事,是一位女同事,是公司新请回来的保安,跟男同事一样,她要负责巡逻的工作,公司安排我跟这位女同事一同工作,最初,这位同事除工作外,没有谈其他的话题,但除着我们彼此认识,我和这位女同事已经非常熟络。女同事叫Linda,今年三十五岁,结了婚差不多十年,有一个小孩,我问她为甚么要出来打工?她说要为家庭补开支,因最近她的先生没有工做,她要出来打工,她经常叫我努力工作,否则很容易被社会淘汰。本来我对是没有甚么意思的,直至有一次,我刚从外边巡逻回公司,在公司的休息室休息,一坐下,想去雪箱取饮料,一弯下身子,看到更衣室的门半开,Linda在更换衣服,她把公司的制服慢慢脱下,露出了粉红色的胸围,Linda的乳房都很大,接着脱下裤子,露出了也是粉红色的内裤,阴部涨卜卜的,我呆了在此,我见Linda差不多换完,我若无其事的坐回椅子上。Linda: 「你回来了? 我下班了,天气真热呀!」「是啊! Linda走后,我回味刚才的情境,估不到Linda的身段,可能平时的制服遮掩了。之后每一次我和Linda一同巡逻,我也特别注意Linda的身段。两日前,我跟Linda巡逻完毕,回到公司的休息室準备午饭,我和Linda一同吃,由于天气真的炎热得很,我把制服脱下,但仍流很多汗,Linda也流很多汗,我叫Linda不如脱下外套吧!Linda说: 好呀!Linda脱下外套,只剩下白色的制服,透出的是黑色的胸围,我边食边看,汗水的关係,Linda白色的制服胸前更湿了,把黑色胸围的型透露了更多,Linda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后来更脱下制服的钮子。食完饭后,Linda主动地把饭盒清洗,我在旁边看Linda洗盒子,一边跟她说话,我从衣领位看见Linda的乳沟,因洗盒子的动作一起一伏,真是诱人呀!Linda洗完盒子后,转身叫我帮她拿住盒子,她一转身,连同盒子撞进我的怀抱,而盒子刚刚好套进她的奶子,这个时刻我们不知说甚么话,我和Linda彼此对望,我大胆伸一只手把盒子拿开立即并放在Linda的乳房上,我见Linda面红子,我更大胆将另一只手也放在Linda的另一边乳房,搓她的奶子,Linda的乳房真的弹手,我见Linda没有拿开我的手,即默许我的行动,我一边搓,口也嘴上Linda的口上,我一边和Linda接吻,一边搓她的奶子,我们一边接吻,一边行到桌上,我之后转吻Linda的颈,一边脱她制服的钮子,Linda开始有反应。当我脱下Linda黑色的胸围,就含住Linda的奶头,一边啜,一只手搓奶头,啡红色的奶头,正是人妻应有的特徵,Linda闭目享受着我的爱抚,我轻咬奶头,Linda呻吟: 「啊…..好舒…服……..啜…..吸…我..奶头……….啊………」我一边爱抚,一边向Linda的阴部进攻,我脱下Linda的裤子,看到她黑色的内裤已经就湿透了,我用手指轻按阴部,每一下轻弄,Linda好像跳了一下似的,我每搓一下,阴部的水流出更多,我脱下Linda的内裤,玩弄她浓密的阴毛。Linda叫道:「大卫…..唔好…..啊………..啊….很痒….」我把爱液跟阴毛一起玩弄,我把爱液拿了一点叫Linda试自己流出来的味道,她嚐了一下,没有回应,我此时脱下裤子,把我的阴茎放在Linda口内,Linda一边含,我一边搓弄她的奶头,她含得我很舒服,我心想我可能会给她含爆的,否则未能销魂就玩完,于是我叫Linda放下我的宝贝。我将Linda抱起放在檯上把宝贝放进Linda的阴穴内,我以老汉推车一下一下抽插着,Linda享受着: 「啊….很硬….啊.快插………..啊….真舒服..」我叫Linda坐在我上面,我一边插、一边欣赏Linda的奶子晃晃下,Linda把手按在我胸上,自己用力插,Linda主动地摇,我见Linda这么用力,我给她一个长吻,我叫Linda停一停,我要从后面进攻,当我从后插入,一边插,一边搓弄她的奶头,Linda似乎更享受「……啊….啊…..啊…..大力 D 插我……啊………好正…….」最后我抱起了Linda,我把Linda抱进我的怀抱,一边插,一边互吻,我插多大约数十下,我射出了。之后我们拥在一起,我与Linda相拥而吻,此时此刻,没有甚么好说。自从上次和Linda发生关係之后,不知道是良心过意不去还是做贼心虚,往后近半个月里,我都藉词推诿没有跟她一起巡逻当更。有好几个夜晚我真忍受不了想去看看她,最后还是躲进洗心间幻想她的身体及那天的经历,套动鸡巴直到射在手心里……一直到半个月后的一个傍晚,在公司的休息室与她相遇「Linda,今天当夜班吗」由于我担心屋内还有其他人,所以仍是正经地称呼她。「哼!没良心的臭男人,你终于出现了啊!」Linda厥着嘴说,想必只有她自己在休息室里。我顺手将门带上,把她推向墙壁,双手紧紧环抱她的腰,继续将我的头靠进她的身躯,终于我的嘴压上了她的唇,舌头不听话地钻进她的嘴里︰「我的好Linda,你知道吗?每个晚上我都幻想和你做爱,从你的额上舔遍全身到脚底……像那天那样好好疼你。」边吻着,她边对着她的耳朵呼气。「大卫,你不要这样……其他同事快要回来了。」Linda急忙想将我推开。我不理会Linda,我的手缓缓滑下,停留在她的臀上往我身体推,将她紧紧贴靠住我的下体,左手缓缓伸进她的衣服内,从小腹慢慢往上抚摸,直到碰到胸罩时便将游动的手掌停住,由乳沟的方向慢慢朝乳峰迈进,用手指头一根两根三根地慢慢滑进胸罩内,终于整个手掌完全包住她浑圆坚挺得豪乳。当我指尖扫到乳头时,Linda突然颤了一下,「啊……啊……啊……」Linda终于受不了而呻吟起来。Linda今天穿了一件紧身的淡蓝色连身裙,她浑圆的双峰被我揉磨得在紧窄的布料下向外怒突,我彷彿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奶球;当我另一只手把连身裙往上拉起时,整条修长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的目光下,而小巧的脚趾便包裹在一双白色凉鞋内。看到这个时候,这样的手欲已经无法满足我,反正现在休息室里也没有人了,我大着胆子抱起她,走到更衣房内,这样就算同事也不会马上撞见,我也才能把她看得更清楚、更真实。当我抱起她走到更衣房内的时侯,Linda好像也知道我要做什么,既期待又害羞地把她那薄如婵翼的胸罩脱下,解开胸前的几颗扣子,一对雪白的乳房马上弹了出来。她下面是一条黑色镂空而且很小的丁字裤,小到连阴部似乎都遮不住,只要她往前一弯腰,就可以轻易被人看到她隐约的阴毛。「大卫,我想死你了……」Linda大力地吻着我的嘴喃地说,右手伸入我衬衫里停在胸膛不断来回抚摸,左手紧紧勾着我的脖子压向她的头,我可以明显感到她的渴望。看着她那一对已经破衫而出的双峰,确实挺拔非凡而且无视地心吸力,依然坚挺,雪白的长腿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两条腿渐渐向外分,白皙的大腿露出裙外,细白娇嫩的皮肤彷彿吹弹可破,脚踝还繫上一条精緻的小金炼,露出鞋外的脚趾头不但洗得乾乾净净,趾甲也修得圆圆的,还涂上一层洋红的指甲油,微红的趾尖衬托着几根青筋细浮地脚背,显得格外地粉白娇嫩。我忍不住蹲下来轻抬起她的左腿,手托着她的脚,把她那一双白色高跟凉鞋脱下,开始用嘴来吸吮那一根根修长嫩滑的脚趾头,一根一根地啜。她的脚趾好滑、好软!渐渐往上舔她的小腿肚,顺着圆润的小腿滑上她的大腿沟……我我另一手也没闲着,分别用大姆指跟食指夹住右边的乳头慢慢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头慢慢勃起,变得好硬、好大,此时我改成搓弄她左边的乳头。 在我仔细的吸吮完每一根脚趾及滑润的美腿之后,再慢慢往上含着Linda的乳头,不停吸啜,间中以牙齿咬扯,或以舌尖挑逗;我空出一手来,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中指贴着阴唇不停地磨擦,阴阜顶胀的红色镂空丁字裤中央,慢慢出现了一块深色的水渍。此时Linda的身子不停地抖动,趁她的头一仰时,我就将她抱起坐在流理台上面,用手扳开双腿,舌头朝Linda的丁字裤上亲了下去,她还想推开我,我抱着她的腰,继续吻着她,她在「唔唔」想叫的时候,刚好给我有机可乘,舌头也沿着裤缘攻进她的穴腔里,将Linda的穴肉扯入我的嘴内紧紧夹着,不停地吸啜。Linda的淫液沿着香舌不断渗入我的口腔内,亲密的交合状态令Linda羞得两颊绯红,喘气地呜咽︰「大卫……我……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这样淫蕩的叫声,进一步刺激着我的慾望。由于害怕同事随时会回来坏了我们的好事,因此我决定速战速决!我开始粗暴地抚摸她的奶子,一阵阵难以形容的趐麻感觉立即传到Linda全身,手指灵活地在她乳房上摸动,还集中在她的乳头上,把她突起的乳头慢慢搓弄。「唔……唔……」Linda爽快得没法发出声音,双乳给我摸得很兴奋,全身都发软,手脚只能没力地抵抗着。我开始觉得她的小穴好像有甚么东西渗出来,伸一只手去摸她的小穴,那里已经把内裤都湿透了,这时可以看到湿湿的内裤透出了阴唇的形状,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弄Linda的阴埠。我夸张的说︰「怎么会湿湿的?唉呦!越来越湿了!」Linda虽极力扭腰,却抵不过我的力道,这被我的舌头舔到敏感的地方,猛然全身一震︰「啊……啊……啊……」Linda这时喘气声像是得到充份的快乐。终于我的舌头来到她的小穴口,我将舌尖抵到她的阴核,用最快的速度来回扫动,「不要…这样……不可以……我受不了……」Linda喘着气哀求。我哪肯罢休?更用舌头去舔她的阴蒂。「可爱的Linda,你看你的淫水,尝尝是甚么味道吧!」说完就把舌头弄进她的小嘴里面。「裤子这么湿!我帮你脱掉!」我把内裤一骨碌的扒下到脚跟,她来不及反应,整个下体就毫无保留地落入我的眼中。浓密的阴毛中间露出的大阴唇,已经在我挑逗之下张开了一条缝,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她给我插得全身无力。看着她那种欲拒还迎的神情,更激发出我的魔性,我一手拉开自己的裤链,把胀得发硬的阴茎拿出来,一手抓起她玉腿,抬到我的腰上来,这样我的阴茎就能在她小穴口磨来擦去,把她磨得淫水四溢。我低头看着那根粗黑的阴茎缓缓地插进Linda的浪穴中,她正沉醉在我的鸡巴稜子所给她的感觉中,整个阴户都湿淋淋的,她呻吟着说︰「插我,大卫……」我从来也没听过她如些这般的淫语,于是用手抓住那早就硬起来的肉棒,继续让我的龟头在Linda的阴户上磨擦,让她显得更需要我的家伙。她以急促的呼吸低声说︰「请干我吧,拜託你……」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干」这个字,很明显地,这是应该是她有生以来最需要的一次吧!我也一样很需要了,我不能再作弄Linda了,我要使用她那又湿又热的小穴。当我将我的龟头插入小浪穴的穴内时,她开始痉而且发出叫声,我慢慢地将我的肉棒整根插进Linda的阴户内后,又将肉棒缓缓抽出,快要抽出到穴口时再用力挺入,我想慢慢地满足她饥渴的身体。我一边插,手掌一边大力揉搓着她圆圆的屁股,手指还朝屁股缝里面钻。Linda浑身直抖嗦,使她不断夹着屁股,小嘴呵气连连,屁股一次一次地向上挺,同时翻起白眼。「喔……」Linda禁不起身体的热情反应,长声娇啼起来。而且大腿的白肉觫觫地抖颤着,小蒂蕾乱跳,一股火辣的激流从肉缝里急急喷出,她慌张地按抱着我的头,双手将我牢牢锁紧,腰肢断续的摆动,全身都僵硬掉了。看到这景象,阴茎更硬得实在难受,我粗鲁地将Linda的双腿一拉,发硬的龟头便抵住她的小穴口,狠狠地刺入了。龟头感受到她穴里的湿润时,我顺势把她的屁股一抱,再狠狠地向前一顶,我整根阴茎便狠狠地贯穿了她的浪骚穴,挤进这淫蕩少妇、淫浪人妻紧窄的阴穴内,把她弄得直呼过瘾。而我也感到她那温热的肉壁包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传来兴奋和刺激。我不愿再浪费我操她的宝贵时间,于是深入体内的阴茎不断挤开Linda的阴道壁,龟头更已顶在她的穴心上。当我猛烈撞击着她的穴心时,冲击力令Linda随着我的动作而摇摆,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顶到穴心深处。才百来下,Linda已不禁洩身高潮起来。我的龟头紧贴着她的穴心,感受着灼热的阴精不停洒在我的龟头,Linda的阴道则收缩紧夹着我的阴茎不放,不停地蠕动吸啜着,滚烫的阴精汨汨地流出顺着我的大腿滴落,,我的鸡巴被她炙得爽到快要射出来。在我继续挺入阴茎,準备开始下一步时,忽然听到了一些声音,而Linda也听到了。「快点!有人来了。」我说。我从Linda那湿淋淋的阴户中拔出我急欲发洩的坚硬阳具,痛苦地将它塞回裤子之中,Linda则放下腿,拉平裙子,顺手用抹布将流理台上那一摊淫液抹净。那一夜,我最后还是回家躲进房里,幻想着她的身体及淫蕩,套动鸡巴直到射在手心里……之后,我和Linda也有定时定候做爱。加入大厦保安员已有一年多的日子,要不是之前的工厂倒闭,我也不会当上保安员。保安员一直是偏向男性的工作,在这家公司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男性,另外百份之十是文员、清洁等的女性;我的同事大部份已是中年的男性,只有我比较年轻!跟同事谈的话题不算多。直至半年前,公司来了一位新同事,是一位女同事,是公司新请回来的保安,跟男同事一样,她要负责巡逻的工作,公司安排我跟这位女同事一同工作,最初,这位同事除工作外,没有谈其他的话题,但除着我们彼此认识,我和这位女同事已经非常熟络。女同事叫Linda,今年三十五岁,结了婚差不多十年,有一个小孩,我问她为甚么要出来打工?她说要为家庭补开支,因最近她的先生没有工做,她要出来打工,她经常叫我努力工作,否则很容易被社会淘汰。本来我对是没有甚么意思的,直至有一次,我刚从外边巡逻回公司,在公司的休息室休息,一坐下,想去雪箱取饮料,一弯下身子,看到更衣室的门半开,Linda在更换衣服,她把公司的制服慢慢脱下,露出了粉红色的胸围,Linda的乳房都很大,接着脱下裤子,露出了也是粉红色的内裤,阴部涨卜卜的,我呆了在此,我见Linda差不多换完,我若无其事的坐回椅子上。Linda: 「你回来了? 我下班了,天气真热呀!」「是啊! Linda走后,我回味刚才的情境,估不到Linda的身段,可能平时的制服遮掩了。之后每一次我和Linda一同巡逻,我也特别注意Linda的身段。两日前,我跟Linda巡逻完毕,回到公司的休息室準备午饭,我和Linda一同吃,由于天气真的炎热得很,我把制服脱下,但仍流很多汗,Linda也流很多汗,我叫Linda不如脱下外套吧!Linda说: 好呀!Linda脱下外套,只剩下白色的制服,透出的是黑色的胸围,我边食边看,汗水的关係,Linda白色的制服胸前更湿了,把黑色胸围的型透露了更多,Linda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后来更脱下制服的钮子。食完饭后,Linda主动地把饭盒清洗,我在旁边看Linda洗盒子,一边跟她说话,我从衣领位看见Linda的乳沟,因洗盒子的动作一起一伏,真是诱人呀!Linda洗完盒子后,转身叫我帮她拿住盒子,她一转身,连同盒子撞进我的怀抱,而盒子刚刚好套进她的奶子,这个时刻我们不知说甚么话,我和Linda彼此对望,我大胆伸一只手把盒子拿开立即并放在Linda的乳房上,我见Linda面红子,我更大胆将另一只手也放在Linda的另一边乳房,搓她的奶子,Linda的乳房真的弹手,我见Linda没有拿开我的手,即默许我的行动,我一边搓,口也嘴上Linda的口上,我一边和Linda接吻,一边搓她的奶子,我们一边接吻,一边行到桌上,我之后转吻Linda的颈,一边脱她制服的钮子,Linda开始有反应。当我脱下Linda黑色的胸围,就含住Linda的奶头,一边啜,一只手搓奶头,啡红色的奶头,正是人妻应有的特徵,Linda闭目享受着我的爱抚,我轻咬奶头,Linda呻吟: 「啊…..好舒…服……..啜…..吸…我..奶头……….啊………」我一边爱抚,一边向Linda的阴部进攻,我脱下Linda的裤子,看到她黑色的内裤已经就湿透了,我用手指轻按阴部,每一下轻弄,Linda好像跳了一下似的,我每搓一下,阴部的水流出更多,我脱下Linda的内裤,玩弄她浓密的阴毛。Linda叫道:「大卫…..唔好…..啊………..啊….很痒….」我把爱液跟阴毛一起玩弄,我把爱液拿了一点叫Linda试自己流出来的味道,她嚐了一下,没有回应,我此时脱下裤子,把我的阴茎放在Linda口内,Linda一边含,我一边搓弄她的奶头,她含得我很舒服,我心想我可能会给她含爆的,否则未能销魂就玩完,于是我叫Linda放下我的宝贝。我将Linda抱起放在檯上把宝贝放进Linda的阴穴内,我以老汉推车一下一下抽插着,Linda享受着: 「啊….很硬….啊.快插………..啊….真舒服..」我叫Linda坐在我上面,我一边插、一边欣赏Linda的奶子晃晃下,Linda把手按在我胸上,自己用力插,Linda主动地摇,我见Linda这么用力,我给她一个长吻,我叫Linda停一停,我要从后面进攻,当我从后插入,一边插,一边搓弄她的奶头,Linda似乎更享受「……啊….啊…..啊…..大力 D 插我……啊………好正…….」最后我抱起了Linda,我把Linda抱进我的怀抱,一边插,一边互吻,我插多大约数十下,我射出了。之后我们拥在一起,我与Linda相拥而吻,此时此刻,没有甚么好说。自从上次和Linda发生关係之后,不知道是良心过意不去还是做贼心虚,往后近半个月里,我都藉词推诿没有跟她一起巡逻当更。有好几个夜晚我真忍受不了想去看看她,最后还是躲进洗心间幻想她的身体及那天的经历,套动鸡巴直到射在手心里……一直到半个月后的一个傍晚,在公司的休息室与她相遇「Linda,今天当夜班吗」由于我担心屋内还有其他人,所以仍是正经地称呼她。「哼!没良心的臭男人,你终于出现了啊!」Linda厥着嘴说,想必只有她自己在休息室里。我顺手将门带上,把她推向墙壁,双手紧紧环抱她的腰,继续将我的头靠进她的身躯,终于我的嘴压上了她的唇,舌头不听话地钻进她的嘴里︰「我的好Linda,你知道吗?每个晚上我都幻想和你做爱,从你的额上舔遍全身到脚底……像那天那样好好疼你。」边吻着,她边对着她的耳朵呼气。「大卫,你不要这样……其他同事快要回来了。」Linda急忙想将我推开。我不理会Linda,我的手缓缓滑下,停留在她的臀上往我身体推,将她紧紧贴靠住我的下体,左手缓缓伸进她的衣服内,从小腹慢慢往上抚摸,直到碰到胸罩时便将游动的手掌停住,由乳沟的方向慢慢朝乳峰迈进,用手指头一根两根三根地慢慢滑进胸罩内,终于整个手掌完全包住她浑圆坚挺得豪乳。当我指尖扫到乳头时,Linda突然颤了一下,「啊……啊……啊……」Linda终于受不了而呻吟起来。Linda今天穿了一件紧身的淡蓝色连身裙,她浑圆的双峰被我揉磨得在紧窄的布料下向外怒突,我彷彿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奶球;当我另一只手把连身裙往上拉起时,整条修长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的目光下,而小巧的脚趾便包裹在一双白色凉鞋内。看到这个时候,这样的手欲已经无法满足我,反正现在休息室里也没有人了,我大着胆子抱起她,走到更衣房内,这样就算同事也不会马上撞见,我也才能把她看得更清楚、更真实。当我抱起她走到更衣房内的时侯,Linda好像也知道我要做什么,既期待又害羞地把她那薄如婵翼的胸罩脱下,解开胸前的几颗扣子,一对雪白的乳房马上弹了出来。她下面是一条黑色镂空而且很小的丁字裤,小到连阴部似乎都遮不住,只要她往前一弯腰,就可以轻易被人看到她隐约的阴毛。「大卫,我想死你了……」Linda大力地吻着我的嘴喃地说,右手伸入我衬衫里停在胸膛不断来回抚摸,左手紧紧勾着我的脖子压向她的头,我可以明显感到她的渴望。看着她那一对已经破衫而出的双峰,确实挺拔非凡而且无视地心吸力,依然坚挺,雪白的长腿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两条腿渐渐向外分,白皙的大腿露出裙外,细白娇嫩的皮肤彷彿吹弹可破,脚踝还繫上一条精緻的小金炼,露出鞋外的脚趾头不但洗得乾乾净净,趾甲也修得圆圆的,还涂上一层洋红的指甲油,微红的趾尖衬托着几根青筋细浮地脚背,显得格外地粉白娇嫩。我忍不住蹲下来轻抬起她的左腿,手托着她的脚,把她那一双白色高跟凉鞋脱下,开始用嘴来吸吮那一根根修长嫩滑的脚趾头,一根一根地啜。她的脚趾好滑、好软!渐渐往上舔她的小腿肚,顺着圆润的小腿滑上她的大腿沟……我我另一手也没闲着,分别用大姆指跟食指夹住右边的乳头慢慢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头慢慢勃起,变得好硬、好大,此时我改成搓弄她左边的乳头。在我仔细的吸吮完每一根脚趾及滑润的美腿之后,再慢慢往上含着Linda的乳头,不停吸啜,间中以牙齿咬扯,或以舌尖挑逗;我空出一手来,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中指贴着阴唇不停地磨擦,阴阜顶胀的红色镂空丁字裤中央,慢慢出现了一块深色的水渍。此时Linda的身子不停地抖动,趁她的头一仰时,我就将她抱起坐在流理台上面,用手扳开双腿,舌头朝Linda的丁字裤上亲了下去,她还想推开我,我抱着她的腰,继续吻着她,她在「唔唔」想叫的时候,刚好给我有机可乘,舌头也沿着裤缘攻进她的穴腔里,将Linda的穴肉扯入我的嘴内紧紧夹着,不停地吸啜。Linda的淫液沿着香舌不断渗入我的口腔内,亲密的交合状态令Linda羞得两颊绯红,喘气地呜咽︰「大卫……我……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这样淫蕩的叫声,进一步刺激着我的慾望。由于害怕同事随时会回来坏了我们的好事,因此我决定速战速决!我开始粗暴地抚摸她的奶子,一阵阵难以形容的趐麻感觉立即传到Linda全身,手指灵活地在她乳房上摸动,还集中在她的乳头上,把她突起的乳头慢慢搓弄。「唔……唔……」Linda爽快得没法发出声音,双乳给我摸得很兴奋,全身都发软,手脚只能没力地抵抗着。我开始觉得她的小穴好像有甚么东西渗出来,伸一只手去摸她的小穴,那里已经把内裤都湿透了,这时可以看到湿湿的内裤透出了阴唇的形状,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弄Linda的阴埠。我夸张的说︰「怎么会湿湿的?唉呦!越来越湿了!」Linda虽极力扭腰,却抵不过我的力道,这被我的舌头舔到敏感的地方,猛然全身一震︰「啊……啊……啊……」Linda这时喘气声像是得到充份的快乐。终于我的舌头来到她的小穴口,我将舌尖抵到她的阴核,用最快的速度来回扫动,「不要…这样……不可以……我受不了……」Linda喘着气哀求。我哪肯罢休?更用舌头去舔她的阴蒂。「可爱的Linda,你看你的淫水,尝尝是甚么味道吧!」说完就把舌头弄进她的小嘴里面。「裤子这么湿!我帮你脱掉!」我把内裤一骨碌的扒下到脚跟,她来不及反应,整个下体就毫无保留地落入我的眼中。浓密的阴毛中间露出的大阴唇,已经在我挑逗之下张开了一条缝,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她给我插得全身无力。看着她那种欲拒还迎的神情,更激发出我的魔性,我一手拉开自己的裤链,把胀得发硬的阴茎拿出来,一手抓起她玉腿,抬到我的腰上来,这样我的阴茎就能在她小穴口磨来擦去,把她磨得淫水四溢。我低头看着那根粗黑的阴茎缓缓地插进Linda的浪穴中,她正沉醉在我的鸡巴稜子所给她的感觉中,整个阴户都湿淋淋的,她呻吟着说︰「插我,大卫……」我从来也没听过她如些这般的淫语,于是用手抓住那早就硬起来的肉棒,继续让我的龟头在Linda的阴户上磨擦,让她显得更需要我的家伙。她以急促的呼吸低声说︰「请干我吧,拜託你……」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干」这个字,很明显地,这是应该是她有生以来最需要的一次吧!我也一样很需要了,我不能再作弄Linda了,我要使用她那又湿又热的小穴。当我将我的龟头插入小浪穴的穴内时,她开始痉而且发出叫声,我慢慢地将我的肉棒整根插进Linda的阴户内后,又将肉棒缓缓抽出,快要抽出到穴口时再用力挺入,我想慢慢地满足她饥渴的身体。我一边插,手掌一边大力揉搓着她圆圆的屁股,手指还朝屁股缝里面钻。Linda浑身直抖嗦,使她不断夹着屁股,小嘴呵气连连,屁股一次一次地向上挺,同时翻起白眼。「喔……」Linda禁不起身体的热情反应,长声娇啼起来。而且大腿的白肉觫觫地抖颤着,小蒂蕾乱跳,一股火辣的激流从肉缝里急急喷出,她慌张地按抱着我的头,双手将我牢牢锁紧,腰肢断续的摆动,全身都僵硬掉了。看到这景象,阴茎更硬得实在难受,我粗鲁地将Linda的双腿一拉,发硬的龟头便抵住她的小穴口,狠狠地刺入了。龟头感受到她穴里的湿润时,我顺势把她的屁股一抱,再狠狠地向前一顶,我整根阴茎便狠狠地贯穿了她的浪骚穴,挤进这淫蕩少妇、淫浪人妻紧窄的阴穴内,把她弄得直呼过瘾。而我也感到她那温热的肉壁包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传来兴奋和刺激。我不愿再浪费我操她的宝贵时间,于是深入体内的阴茎不断挤开Linda的阴道壁,龟头更已顶在她的穴心上。当我猛烈撞击着她的穴心时,冲击力令Linda随着我的动作而摇摆,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顶到穴心深处。才百来下,Linda已不禁洩身高潮起来。我的龟头紧贴着她的穴心,感受着灼热的阴精不停洒在我的龟头,Linda的阴道则收缩紧夹着我的阴茎不放,不停地蠕动吸啜着,滚烫的阴精汨汨地流出顺着我的大腿滴落,,我的鸡巴被她炙得爽到快要射出来。在我继续挺入阴茎,準备开始下一步时,忽然听到了一些声音,而Linda也听到了。「快点!有人来了。」我说。我从Linda那湿淋淋的阴户中拔出我急欲发洩的坚硬阳具,痛苦地将它塞回裤子之中,Linda则放下腿,拉平裙子,顺手用抹布将流理台上那一摊淫液抹净。那一夜,我最后还是回家躲进房里,幻想着她的身体及淫蕩,套动鸡巴直到射在手心里……之后,我和Linda也有定时定候做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