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IB-092216-264-[無碼]最新加勒比 092216-264 6年復掃歡迎鑽房 白砂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CARIB-092216-264-[無碼]最新加勒比 092216-264 6年復掃歡迎鑽房 白砂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

最近我的老丈人好像身体欠安…听说是摄护腺出了问题,老婆回南部娘家住两天帮忙她老妈照顾他。这下子我又有机会可以打野食啦~五点多送完老婆去车站搭高铁后,赶紧上「本土辣妹援交网」钓了一个宣称自己是「文化大学外文係」的女大生,长得眉清目秀但可惜胖了一点!还好我不怎么拣吃,女人嘛!只要奶大下面紧就好,胖瘦有瞎米关係?反正躺下来双腿一张还不是就一个活塞动作嘛!这个佚名叫「蕾蕾」的援交妹,看起来年约22岁,穿件蓝色小洋装赴约,我们约在士林夜市附近见面。我看见她的第一眼感觉还不错,虽然蓝色小洋装遮不住她略胖的身材,但整体看起来相当乾净!她说她刚下课,可不可以请她吃晚餐,我当然说好,并提议去天母吃日本料理!她甜美的笑了笑,说不用破费太多,吃夜市小吃就好~我有点吃惊!一般女人,尤其是捞女,如果听到恩客要请吃好料的,大部份都会欣然接受…但这个「蕾蕾」竟然还帮我省钱?!这反而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她似乎看出我的想法,便揽着我的手说:「林先生,我不是跟你客气啦!我真的喜欢吃小吃啦~」这样被她一揽,感觉很温馨!除了化解了尴尬,还多了份亲切感!说真的,当下我真的很陶醉,好像又回到谈恋爱的感觉!我知道现在的援交妹手腕都很利害,虽然是性交易,但她们都会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不过,真的!这个「蕾蕾」做得是那么的自然,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的,不但让我卸除了紧张,更让我想疼她的感觉。她很自然地吃完了「蚵仔煎」及「四神汤」,还问我可不可以吃一碗锉冰?我说当然可以!她说她一个人吃不完,可不可以跟她公家一碗?我有点受宠若惊!!拿着汤匙跟她共吃了一碗冰,冰吃到口中是冷的,但心中的甜蜜感觉却是温暖的…她还用她的汤匙餵我吃一口冰,而且很自然的把汤匙中残留的冰往自己的嘴里送!我看傻了…觉得她好像就是我热恋中的女友一般!!!啊~已经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中年男子如我,在事业有成之际,和太太的感情早已从激情昇华成亲情,这样的澎然心动的感觉已经许久不曾出现在我的胸膛,我好陶醉,抚身快速吻了她嘴唇一下!她羞涩的低下头说:「唉呦~林先生你犯规了…不可以亲嘴巴啦!」我不解,问:「为什么不能亲嘴巴?」她的头依然没有抬起,脸颊多了两道泛红…「因为,因为…亲嘴巴会有感情的啦…」我纳闷了!刚不是还跟我同吃一碗冰,怎么亲嘴就不行?我抱住她,像哄小孩一样:「嗯!知道了~保证下次不会再犯」我们将车开往内湖区的某知名LoveMotel,进到房间,我一把又抱住她,狂吻!这次舌头狠狠的深入她嘴中!「蕾蕾」好像预知到我会这么做似的,不但没有拒绝我,反而将双手环住我的颈,用帜热的舌头回应着我!我的下面迅速膨胀!手也饑渴地在她身上游移!「蕾蕾」的乳房很厚实,也很软!翻开衣领,将胸罩上翻,我迫不及待将头埋入她迷人的双峰之间,疯狂的吸允她秀气的乳头!手已经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探入她毛绒绒的桃花源内!「嗯…啊…好舒服!」她自然地呻吟起来,下面已经湿了一大片!我用中指挖进她的花心,只听她哼了一声「哟…」下体开始前后摆动起来,迎合我挖穴的手势!这一切是那么自然的进行着…我们像是热恋中的情侣!倒在床上马上如着了魔般疯狂地做爱!我从来没有如此兴奋过!肉棒在她的蜜穴中进出感觉就像久旱逢甘霖般的满足,每推进一吋,我的心就充满甜蜜,而每抽出一吋,我的心就有万般的不捨,捨不得抽离她的身体,捨不得射精!迷恋她的身体近乎疯狂!终于~在不断激烈抽送了30分钟后我终于射了精,一股滔滔热流如排山倒海般地注入她的体内!她意识到我已射精,不但没有嫌恶的推开我(像我老婆一样),她反而用双腿把我夹得更紧!我的龟头更深入她的花心,这时,「蕾蕾」哼了一声,下体不断筋脔起来,我可以感觉到她的阴道紧紧的锁住我的阳具…不断地收缩…我知道,她也高潮了!我满足了她!如果说,这是一场性交易,它绝对是史上最完美的性交易!因为我…一点也感觉不到任何用金钱交换肉体的丑陋!!!反之,我所体验到的…是多年来不曾拥有,但却依然渴望拥有的「被爱」感觉!只是有点遗憾,因为不是从自己的老婆身上获得。有些感伤,为什么夫妻之间不能永远保有这种甜蜜的感觉?整天除了争吵,还是争吵!永远有不断的歧见与争议…我抚摸着「蕾蕾」的头髮,我的老二还停留在她的体内,她趴在我身上,像只睡着的小绵羊…这种感觉真好!想想每次和老婆公式化的做完爱,老婆都会迫不及待的推开我!好像很嫌恶的赶紧到浴室中去清洗下体!嘴巴还会不断唠叨的说:「厚~干嘛射这么多呀?!好讨厌喔!很黏ㄝ~你一定又要害我下面痒个好几天了啦!你不知道精液很髒吗?」(她说…干嘛射这么多呀?!干!讲什么屁话?好像我可以控製我的射精量似的?!@#$%^)我的龟头终于软掉,从「蕾蕾」的阴道不捨的滑出来…她也惺忪睁开了眼,道:「亲爱的!谢谢你~刚刚好舒服喔~」我的天!「蕾蕾」这样的温柔…跟我老婆比起来简直是天堂与地狱!!!我的整个心都酥了…也麻了!!!当下好想爱上她!!后来,经过一番梳洗…我们把衣服都穿好了~~「蕾蕾」问我可不可以送她回学校?我说当然好!从皮夹掏出000元,比原本约定好的价码多出六仟…我塞入「蕾蕾」的手中,她吻了我耳朵一下轻声说了「谢谢」我们一路上山开到「文化大学」,我还纳闷地问:「八点多了还有课?这时来学校…安全吗?」她点点头,微笑请我不用担心…车子终于到了门口,「蕾蕾」下车前吻了我一下,谢谢我这么美好的一晚!我心里又是一阵甜!目送她下车….只见「蕾蕾」快步走到校门口,忽然闪出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他们也不顾我到底还看得到看不到他们,就拥吻了起来!顿时,我的心纠成一团!!!看着他们跟我们刚刚一样的热吻,我的心情可说是五味杂陈到极点!!!!后来,「蕾蕾」还将我给她的000元从皮包中掏出,塞给了那个男的….我看了…傻眼!但顿时清醒!!!原来,俗话说「婊子无情」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唉~开着车子下山….我忽然想起我的老婆…心里有些罪恶…不是因肉体出卖了她,而是差点连感情都出卖了她…起风了….九点多的台北市才华灯初上…路上还是很多人!但我的内心却那么的寂寥…..最近我的老丈人好像身体欠安…听说是摄护腺出了问题,老婆回南部娘家住两天帮忙她老妈照顾他。这下子我又有机会可以打野食啦~五点多送完老婆去车站搭高铁后,赶紧上「本土辣妹援交网」钓了一个宣称自己是「文化大学外文係」的女大生,长得眉清目秀但可惜胖了一点!还好我不怎么拣吃,女人嘛!只要奶大下面紧就好,胖瘦有瞎米关係?反正躺下来双腿一张还不是就一个活塞动作嘛!这个佚名叫「蕾蕾」的援交妹,看起来年约22岁,穿件蓝色小洋装赴约,我们约在士林夜市附近见面。我看见她的第一眼感觉还不错,虽然蓝色小洋装遮不住她略胖的身材,但整体看起来相当乾净!她说她刚下课,可不可以请她吃晚餐,我当然说好,并提议去天母吃日本料理!她甜美的笑了笑,说不用破费太多,吃夜市小吃就好~我有点吃惊!一般女人,尤其是捞女,如果听到恩客要请吃好料的,大部份都会欣然接受…但这个「蕾蕾」竟然还帮我省钱?!这反而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她似乎看出我的想法,便揽着我的手说:「林先生,我不是跟你客气啦!我真的喜欢吃小吃啦~」这样被她一揽,感觉很温馨!除了化解了尴尬,还多了份亲切感!说真的,当下我真的很陶醉,好像又回到谈恋爱的感觉!我知道现在的援交妹手腕都很利害,虽然是性交易,但她们都会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不过,真的!这个「蕾蕾」做得是那么的自然,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的,不但让我卸除了紧张,更让我想疼她的感觉。她很自然地吃完了「蚵仔煎」及「四神汤」,还问我可不可以吃一碗锉冰?我说当然可以!她说她一个人吃不完,可不可以跟她公家一碗?我有点受宠若惊!!拿着汤匙跟她共吃了一碗冰,冰吃到口中是冷的,但心中的甜蜜感觉却是温暖的…她还用她的汤匙餵我吃一口冰,而且很自然的把汤匙中残留的冰往自己的嘴里送!我看傻了…觉得她好像就是我热恋中的女友一般!!!啊~已经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中年男子如我,在事业有成之际,和太太的感情早已从激情昇华成亲情,这样的澎然心动的感觉已经许久不曾出现在我的胸膛,我好陶醉,抚身快速吻了她嘴唇一下!她羞涩的低下头说:「唉呦~林先生你犯规了…不可以亲嘴巴啦!」我不解,问:「为什么不能亲嘴巴?」她的头依然没有抬起,脸颊多了两道泛红…「因为,因为…亲嘴巴会有感情的啦…」我纳闷了!刚不是还跟我同吃一碗冰,怎么亲嘴就不行?我抱住她,像哄小孩一样:「嗯!知道了~保证下次不会再犯」我们将车开往内湖区的某知名LoveMotel,进到房间,我一把又抱住她,狂吻!这次舌头狠狠的深入她嘴中!「蕾蕾」好像预知到我会这么做似的,不但没有拒绝我,反而将双手环住我的颈,用帜热的舌头回应着我!我的下面迅速膨胀!手也饑渴地在她身上游移!「蕾蕾」的乳房很厚实,也很软!翻开衣领,将胸罩上翻,我迫不及待将头埋入她迷人的双峰之间,疯狂的吸允她秀气的乳头!手已经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探入她毛绒绒的桃花源内!「嗯…啊…好舒服!」她自然地呻吟起来,下面已经湿了一大片!我用中指挖进她的花心,只听她哼了一声「哟…」下体开始前后摆动起来,迎合我挖穴的手势!这一切是那么自然的进行着…我们像是热恋中的情侣!倒在床上马上如着了魔般疯狂地做爱!我从来没有如此兴奋过!肉棒在她的蜜穴中进出感觉就像久旱逢甘霖般的满足,每推进一吋,我的心就充满甜蜜,而每抽出一吋,我的心就有万般的不捨,捨不得抽离她的身体,捨不得射精!迷恋她的身体近乎疯狂!终于~在不断激烈抽送了30分钟后我终于射了精,一股滔滔热流如排山倒海般地注入她的体内!她意识到我已射精,不但没有嫌恶的推开我(像我老婆一样),她反而用双腿把我夹得更紧!我的龟头更深入她的花心,这时,「蕾蕾」哼了一声,下体不断筋脔起来,我可以感觉到她的阴道紧紧的锁住我的阳具…不断地收缩…我知道,她也高潮了!我满足了她!如果说,这是一场性交易,它绝对是史上最完美的性交易!因为我…一点也感觉不到任何用金钱交换肉体的丑陋!!!反之,我所体验到的…是多年来不曾拥有,但却依然渴望拥有的「被爱」感觉!只是有点遗憾,因为不是从自己的老婆身上获得。有些感伤,为什么夫妻之间不能永远保有这种甜蜜的感觉?整天除了争吵,还是争吵!永远有不断的歧见与争议…我抚摸着「蕾蕾」的头髮,我的老二还停留在她的体内,她趴在我身上,像只睡着的小绵羊…这种感觉真好!想想每次和老婆公式化的做完爱,老婆都会迫不及待的推开我!好像很嫌恶的赶紧到浴室中去清洗下体!嘴巴还会不断唠叨的说:「厚~干嘛射这么多呀?!好讨厌喔!很黏ㄝ~你一定又要害我下面痒个好几天了啦!你不知道精液很髒吗?」(她说…干嘛射这么多呀?!干!讲什么屁话?好像我可以控製我的射精量似的?!@#$%^)我的龟头终于软掉,从「蕾蕾」的阴道不捨的滑出来…她也惺忪睁开了眼,道:「亲爱的!谢谢你~刚刚好舒服喔~」我的天!「蕾蕾」这样的温柔…跟我老婆比起来简直是天堂与地狱!!!我的整个心都酥了…也麻了!!!当下好想爱上她!!后来,经过一番梳洗…我们把衣服都穿好了~~「蕾蕾」问我可不可以送她回学校?我说当然好!从皮夹掏出000元,比原本约定好的价码多出六仟…我塞入「蕾蕾」的手中,她吻了我耳朵一下轻声说了「谢谢」我们一路上山开到「文化大学」,我还纳闷地问:「八点多了还有课?这时来学校…安全吗?」她点点头,微笑请我不用担心…车子终于到了门口,「蕾蕾」下车前吻了我一下,谢谢我这么美好的一晚!我心里又是一阵甜!目送她下车….只见「蕾蕾」快步走到校门口,忽然闪出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他们也不顾我到底还看得到看不到他们,就拥吻了起来!顿时,我的心纠成一团!!!看着他们跟我们刚刚一样的热吻,我的心情可说是五味杂陈到极点!!!!后来,「蕾蕾」还将我给她的000元从皮包中掏出,塞给了那个男的….我看了…傻眼!但顿时清醒!!!原来,俗话说「婊子无情」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唉~开着车子下山….我忽然想起我的老婆…心里有些罪恶…不是因肉体出卖了她,而是差点连感情都出卖了她…起风了….九点多的台北市才华灯初上…路上还是很多人!但我的内心却那么的寂寥…..

当我和玛丽安好的时候,她知道我喜欢穿着女人的衣服被羞辱。她喜欢我这样。因此,我们很投契,一起度过了许多欢乐的时光。一天晚上,我正準备接她下班,忽然想到如果她见到我,表情一定很好玩。我画好了指甲,把自己化妆得像个蕩妇。然后我开车去了附近的一家购物中心,把车停在一个黑黑的角落,继续我的準备工作。在我男式衣服下面是白色的蕾丝胸罩,华丽的白色丝缎内裤。我把自己挤进一个有鲸骨的束胸。我胸部的肉被推起来,形成迷人的乳沟。在胸罩的上面,我穿着白色的女士内衣。开车出来前,我已经穿好了长筒丝袜和4寸高的细高跟鞋。我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我这才从车里出来,脱掉我的衬衣和短裤,穿上低胸的绉纱衬衣。衬衣的 口和袖口上都有漂亮的蕾丝。我刻意营造的乳沟一览无余。然后,我穿上长及小腿肚的蓝色印花丝裙。在脖子上系一条与裙子相配的丝巾,把草莓色的长发整理成更女性化的样式,戴上耳环和金色的镯子,一个淫蕩的女人诞生了!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朝玛丽安的公司开去。变装出门总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这次也不例外。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早些年来,我常常变装出门,但是从来没有被熟人发现过。最近这几年,我已经很少这样冒险了,除了万圣节和化妆舞会,以及屈指可数的几次在家门的溜达。因此,这次我才特别的兴奋,而且一想到玛丽安吃惊的神情,我更加沖动了。穿着高跟鞋开车时麻烦了一点,但是风吹拂我头发和衣襟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不一会儿,我就到了玛丽安工作的地方。停好车,我等待着玛丽安的到来。心,扑通,扑通;(此处删去5个字)出乎意料的是,玛丽安和另一个女孩一起下班了!她俩走向我的车,我惊得全身麻痺了。谢天谢地,我的车还没有熄火,我正打算逃之夭夭,却发现那一女孩跟玛丽安告别,然后走向她自己的车。就差一点点呀,虚惊一场!玛丽安上了车,她的下巴都惊得要掉下来了。我还担心她会生气,因为如果被她的同事发现的话,她的脸就丢尽了。但是,她却笑了,说道:“迪姆,要是刚才我让凯丽上车的话,你一定爽翻了吧!哈哈!”我们走回停车场,我们聊了一会。玛丽安见我穿女装,总是性欲高涨,我们就地解决。结束的时候,她给了我一个深吻,我们分享了我的精华。 我下车换衣服,玛丽安倚在我的座位上看着我。我脱下裙子,从窗口递给她。她满脸坏笑的看着我,说:“你知道楼下的2号停车场吗?”“当然”,我说。“那么,会见咯”,她驾车走了。我不敢相信她居然这样!我告诉过她之前我变装出门被女性朋友发现和羞辱经历。她后来说,她曾经也那样对待过我,因此她也是我那些“甜蜜”回忆的一部分。我就站在哪儿,全身都是白色的衣物。在黑暗的停车场里,我是多么的显眼呀。虽然,商店都关门了,但是被警察发现也是死路一条,于是走向停车位两边的甬道。穿着4寸的高跟鞋走路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为了让自己走得快点,我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这让我更加女性化。停车场没有多少车出入,但是也够我受的了。穿着女装这样招摇过市本来就够刺激了,现在可好,还没有了裙子!我低着头,发现内衣的下摆皱了,也许是刚才脱裙子的时候弄皱的。我一边走一边把内衣的下摆抚平,自欺欺人的分散自己的被羞辱的感觉。每一辆经过的汽车,都让我胆战心惊。车里有谁?他们看得出我在变装吗?他们怎样想我没有穿裙子吗?他们会停下来吗?或则开回来看我?这个节骨眼上,我的小弟弟还蠢蠢欲动。我把他压回去,用双腿紧紧夹住。过每一个转弯的时候,我都要看看周围又没有女人在看我,因为我没有拿钱包。不穿裙子或许不会引起注意,但是不带钱包的女人在真正的女性眼里却是大大可疑的。玛丽安这样做让我很是生气,但是我也喜欢这种被羞辱的快感。好不容易走到了餐厅。我没有看到我的车,却发现原来餐厅和停车场不过隔了玻璃窗户。餐厅的生意兴隆,桌子全满了。通往停车场的路灯火通明。我知道,玛丽安就在那灯光的尽头。显而易见,如果我直接走过去,餐厅里的客人可以看到我,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我就得从餐厅后面绕过去。可是,餐厅后面漆黑一团,虽知道会出什么状况呢?我现在所处的位置还算安全,但是出入的车辆还是可以看见我的。正当我焦虑万分,几乎崩溃之№,我看见玛丽安开着车从对面停车场出来了。她探出头来,四下张望,像是在考察地形。我急忙朝她走去,可是她满脸坏笑,向我招招手,然后慢慢的把车开到餐厅的前面。“天哪!她不是要我从哪里上车吧?!”她还嫌那样不够,直到把车停在餐厅大门前面,正好在满是顾客的大窗户前面。迫不得已,我只好硬着头皮往停车场走去。等我走到窗户前面,玛丽安按响了喇叭。我转头看窗户那边,一桌女的正注视着我,紧接着她们开始指指点点,然后哈哈大笑。我的脸和脖子腾的一下红,火辣辣的。她见有人开始嘲笑我,她更加来劲了。我就要抓住车门的时候,玛丽安重新发动了车,慢慢的向前开。我不得不小跑起来。穿着高跟鞋的我,狼狈是可想而知的。我回头一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些10几岁的小姑娘在那边笑得花枝乱颤。一个男的,叼着烟,饶有趣味的看着我。我往车里一看,门是锁着的,即使我抓住车门,也无济于事。于是,我停了下来。玛丽安也停了下来。她回头看着我,哈哈大笑。餐厅里面的女顾客都像疯了似的涌到窗前,想看看到底什么如此有趣。我瞪着玛丽安,气得直跺脚,就像一个坏脾气的女孩一样。我已经彻底的被戏弄了。我走向汽车,当我抓到车门把守的时候,玛丽安又把车往前开了少许。我气得肺都要炸了!突然,车开始往后退,从我身边经过,停在餐厅进门的台阶前。那个吸烟的男子就站在上,一边吸烟,一边哈哈大笑。玛丽安把车头有挪动了一下,让车头正对着我。忽然,车大灯亮了,耀眼的光芒把我笼罩。她偏了偏头,示意我看窗户那边。我一看,大约有50多号人挤在窗前,看我当众出臭。我无语了,转身就走,想逃离这尴尬的场面。喇叭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玛丽安从车窗里拿出一样东西,沖着我轻轻挥动。我定睛一看,拿不正是我的裙子嘛。餐厅里的看客们似乎都明白了窗前正在发生着什么。他们都从餐厅里涌出来,站到了路边。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实在是没脸见人了。但是,我的小弟弟去兴奋得不行。我转过身去,希望女友大发慈悲,快点结束这场折磨。强忍已久的泪珠终于夺眶而出,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但是我的小弟弟却没有一丝回缩的迹象!这时,我听见汽车发动机停了,玛丽安离开车,走向餐厅的前门,手里拿着我的裙子。我想阻止她,但是高耸的小弟弟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只有看着她走过去的份。玛丽安把裙子搭在手臂上。她走进餐厅,走进那一堆看客中。我看到她把我的裙子给了一个妇女,我崩溃了。她站在那儿,和一些妇女说着什么。那些人似乎很喜欢玛丽安说的,她们不时地大笑就说明了一切。最后,玛立案和她们似乎达成了什么默契,然后玛丽安就转身离开了。她走门口,问那个吸烟的男的要了一枝烟,然后笑着走向我。“感觉如何呀?”“你说呢?”我抱怨道,“你为什么把裙子给她们了?”“这样你就得自己去拿回来呀。”她装出一幅若无其事样子,说道。“我绝不会去的。”我斩钉截铁的答道,“你嫌这还不够吗?”“当然不够啦。”她回头向她刚结识的新朋友挥挥手,餐厅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哄笑。“其实,你很享受这一切的,对吧?”我指了指我的下面,说:“我这样能去吗?”“哈哈,没问题的。她们没有把你当女人呢……”“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穿着女人衣服的男人。你这个样子进去,不是正好嘛?”“你都跟她们说了些什么呀?”我几乎尖叫起来。“不要紧张,”她说:“我跟她们说你打赌输了,现在你在受罚呢。”“天哪,,你真这么说了?”“嗯。我还跟她们说,其实你潜意思里是喜欢被人羞辱的,所以呢,她们也不用急着把裙子还给你。”“什么!!!”“她们似乎对这个主义很感兴趣。我帮她们想了几个招,但是我向她们还有自己的打算吧。所以呢,我们来做个交易,”说着,她看看了腕上的表,“你有2分锺走进餐厅,否则我就把车开走,你就一个人呆在这里。而且呢,你也进不了家门,因为钥匙在我这里。如果你想抢得话,餐厅楼梯上的那位先生不会不管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因为有趣呀,因为我做得越绝,你就会越兴奋,这样我们就可以享受到最大的性福呀,因为你今天几乎让我把脸丢光了。刚说完,玛丽安就重新回到了车上,锁上了车门。餐厅那边,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目光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楼梯上的那个家伙用地一枝烟点燃了另一枝烟,然后把第一支烟弹了出去。他微笑地看着我。我回头看看玛丽安,她指了指手表,说:“1分锺过去了哟。”我就呆呆得站在那儿,身体像 住了似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居然如此整我。更可气的是,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在窗子后面挥舞着我的裙子,引来一阵哄笑。“30秒”玛丽安数到。我总不能穿成这样走回去吧。这里离家足有10英里。且不说我的脚是否受得了,就是到家了,总要有人给我开门吧,我的钥匙在玛丽安哪里呢。谁来给我开门呢?妈妈还是我妹妹?!“15秒,”汽车被发动了。“天哪!我是别无选择了。”于是,我振作精神向餐厅走去。当我走近台阶的时候,那个叼着烟的家伙说道:“甜心,祝你好运……”我快步越过了他,上了台阶,来到大门前,深吸一口气,然后走了进去。餐厅的服务员默默的注视着,窃窃私语。我大步的往前走,勉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惧。一个服务员叫道:“嗨,甜心,你的屁股露出来了。”整个餐厅都快笑翻了,而我的脸和脖子成了猪肝色。我穿过人群,径直走向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我走到了那个妇女桌前。她大约快40了,保养得很好,长得也不错。我的裙子就在她的腋下夹着。她上下打量我,然后说道:“亲爱的,我好喜欢你内衣上的味道。”全场再次哄笑。等笑声过去了,那个妇女笑着说:“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宝贝。”我尽力放松我的喉咙,但是我的声音还是颤的厉害,大家又笑了。勉强从绷紧的喉咙了挤出一句话:“我想要回我裙子。”“哪有你这样要东西的?”她说,“你应该先行屈膝礼,然后说我可以……吗”哄笑声再次充斥了餐厅。我只得弯曲膝盖,尽量优美的行了一个屈膝礼,然后说:“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笑声更大了。那个妇女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你做得还是不够好。这样吧,你做什么让我高兴的事情,然后我再还给你裙子。”透过窗户,我可以看见玛丽安,她正坐在车的前盖上,边看边笑。“你要我做什么呢?”我问道。“你忘了行屈膝礼哟!”周围的人又忍俊不禁了。我行过屈膝礼,重复道:“你要我做什么呢?”她装作思考的样子,其实很显然,她早就想好了。“把你的罩衫脱了,让我们看看你那件漂亮的连体内衣。”“请不要这样。”我哀求道。“屈膝礼!”她提醒。我照做了。“你想要回裙子,是吗?”“是的。”她给我使了个脸色,我会意的行了屈膝礼,然后重复了我的回答。“那你最好听我的话。”周围的偷笑和耳语渐渐大了起来。窗外,玛丽安已经笑得不行了。慢慢的,我解开了罩衫的纽扣,脱下来放在旁边的椅背上。偷笑和耳语不绝于耳。那个中年妇女又给我使了个脸色,我很自觉地行了屈膝礼。餐厅空调吹出来的风没有丝毫的凉意,我全身的皮肤就像着了火似的——滚烫滚烫。只有眼角凉凉的……中年妇女不为所动,继续说道:“现在,把连体内衣脱了吧。”我看着她,饱含泪水的眼睛充满了乞求,但是我知道没有用的。于是,我行了屈膝礼,脱下了连体内衣,把它搭在罩衫上面。“”瞧这内裤!这么可爱呀,你真是一个狐狸精,不是吗?“观众发出一片狼嚎。“还有束腹!”不知谁说道:“噢,一定很不舒服吧。”“这算什么不舒服”,那个中年妇人说:“把你的内裤和裤袜往前拉拉。拉开一点就好了。让我们看看你哪里有东西没有。“这句话刚一出口,餐厅里已闹成一团了。我的脸色,可想而知——红得发紫!我笨拙的行了屈膝礼,把内裤和裤袜往前拉开身体几寸。中年妇人往里面看看,然后失望的摇摇头说:“怎么这么一点点呀!”全场乱成一团。邻桌的两个小女孩为了看清楚一点,几乎从椅子上摔下来。其中一个,因为笑得过猛,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当骚乱的人群平静一点的时候,中年妇女说话了:“嗯……或许我们可以帮你让它长大一点。让我想想,怎么办呢……”她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假装灵机一动的样子,说:“我知道了——水!”我惊出一身冷汗。“那么谁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呢?”中年妇女向众人问道。一个叫贝基的妇女说她愿意。她似乎很激动,但是还是抑制住了急促的呼吸,拿起一杯水,把水浇到了我的裤袜里面。水立刻从裤袜里流了出来,顺着我的腿淌到了地上。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知道我因为不舒服而发出几声喉音,他们又笑了。“北极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写她呀?”“谢谢。”行过屈膝礼,我说道。围观的人几乎是在怪笑了。“让我看看,嗯……好像作用不是很明显哦。谁还愿意帮忙呢?珍妮,你怎么样?”“乐意之至,安。”原来那个中年妇女叫安珍妮拉开我的裤袜,有一杯水浇了进去。安对我一使眼色,我心 神会的行屈膝礼,对珍妮表示感谢。安察看了一下:“不行,还是没有进展。”说着,她把杯子里的水倒了进去。习惯性,行屈膝礼,表示感谢。“如果你把它淹在水里,它是永远也长不大的。”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人群中笑声不断。我真想找个地洞钻呀。“嗯……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呢?”安说:“我有主意。我们喂它好了。多些营养会有帮助的。”她把吃剩下的沙拉倒了进来。“我想它还是饿。”安说。贝基站起来,把一盘意大利面条以及那些红色的酱也到了进来。“还是不行。”贝基说。站在椅子上的一个小女孩,拿着一叠薄 和配套的果汁走过来。安示意她继续。女孩迫不及待的把盘子里的东西刮进我的腹股沟。“你还挺受欢迎的。你看,这么多人愿意帮你。”安说,“让我看看,嗯,有点气色了。”“现在,一般的营养是不够了。我看看多来点蛋白质吧。”贝基说。“好主意”,安接着说道,“服务生,给我来一些生鸡蛋,谢谢。”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大家都很期待接着会发生什么。玛丽安曾经也用过鸡蛋对付我,那次真是把我整惨了。我开始觉得我的下面开始有反应了。几分锺以后,服务生拿着一打鸡蛋回来了。“转过身。”安说。我缓缓的转过身去。大约有30多个人在围观。绝大部分是女人和女孩子。至于男人们,后来玛丽安告诉我说,他们早就走开了,因为他们觉得我给男人蒙羞。一个鸡蛋从背后打进了我的裤袜里。一直流到我的尾骨末端。接着,又是一个。难受的感觉让我轻轻低呼。“他挺喜欢这样,那么不要停。”安说。贝基迅速的打了两个进去。蛋黄和蛋青在我的腿上流淌着。我的下体黏糊糊的一大片。接着,蛋黄和蛋青从我头上流了下来,流进我的胸罩。又是一个。“你们看,它大起来了。哈哈。”人群一阵欢呼。是的,它真的挺起来了,可我已经麻木了。脑中唯一的想法是拿回裙子。我机械的行过屈膝礼,问道:“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安居然显出一脸无辜的神情:“我没有拿呀。”然后,她望向窗外。我也跟往外看。紧闭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点。窗外,玛丽已经坐在车里,手上舞动着一件白色的东西——我的裙子!在人们的哄笑中,我开始艰难的走出餐厅。走出餐厅的回程一点都不轻松,我心里总是惴惴的,老觉得她们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幸运的是,什么都有发生,除了一队结束用餐的女初中生从餐厅里排着队从我身边经过。无论她们是嘲笑也好,尖叫也好,说一些阴损的话也好,我都已经无动于衷。羞耻?我已经“恬不知耻”了。走到车前,玛丽安熄了火,手从车里出来,把钥匙递给我,说:“给你。你自己拿着,如果你不信我的话。”我接过钥匙,把身子探进车,点火,发动车子。然后,我抽身出来。玛丽安把身子探出来,用手抹掉我脸上的蛋液,激烈的吻我。而我则在把已经一片狼藉的衣服一件件脱掉。束胸,连体衣,胸罩,裤袜,内裤,高跟鞋,脖子上的丝巾。“丰盛的”营养餐撒了一地。玛丽安用一块毛巾垫好后座,然后我坐了进去。车向海滩开去……“你长教训了?”她微笑着问我,还给我一个轻轻的吻。“是的。”“说说看。”“下会我变装接你,我会穿件长外套的,那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当我和玛丽安好的时候,她知道我喜欢穿着女人的衣服被羞辱。她喜欢我这样。因此,我们很投契,一起度过了许多欢乐的时光。一天晚上,我正準备接她下班,忽然想到如果她见到我,表情一定很好玩。我画好了指甲,把自己化妆得像个蕩妇。然后我开车去了附近的一家购物中心,把车停在一个黑黑的角落,继续我的準备工作。在我男式衣服下面是白色的蕾丝胸罩,华丽的白色丝缎内裤。我把自己挤进一个有鲸骨的束胸。我胸部的肉被推起来,形成迷人的乳沟。在胸罩的上面,我穿着白色的女士内衣。开车出来前,我已经穿好了长筒丝袜和4寸高的细高跟鞋。我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我这才从车里出来,脱掉我的衬衣和短裤,穿上低胸的绉纱衬衣。衬衣的 口和袖口上都有漂亮的蕾丝。我刻意营造的乳沟一览无余。然后,我穿上长及小腿肚的蓝色印花丝裙。在脖子上系一条与裙子相配的丝巾,把草莓色的长发整理成更女性化的样式,戴上耳环和金色的镯子,一个淫蕩的女人诞生了!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朝玛丽安的公司开去。变装出门总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这次也不例外。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早些年来,我常常变装出门,但是从来没有被熟人发现过。最近这几年,我已经很少这样冒险了,除了万圣节和化妆舞会,以及屈指可数的几次在家门的溜达。因此,这次我才特别的兴奋,而且一想到玛丽安吃惊的神情,我更加沖动了。穿着高跟鞋开车时麻烦了一点,但是风吹拂我头发和衣襟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不一会儿,我就到了玛丽安工作的地方。停好车,我等待着玛丽安的到来。心,扑通,扑通;(此处删去5个字)出乎意料的是,玛丽安和另一个女孩一起下班了!她俩走向我的车,我惊得全身麻痺了。谢天谢地,我的车还没有熄火,我正打算逃之夭夭,却发现那一女孩跟玛丽安告别,然后走向她自己的车。就差一点点呀,虚惊一场!玛丽安上了车,她的下巴都惊得要掉下来了。我还担心她会生气,因为如果被她的同事发现的话,她的脸就丢尽了。但是,她却笑了,说道:“迪姆,要是刚才我让凯丽上车的话,你一定爽翻了吧!哈哈!”我们走回停车场,我们聊了一会。玛丽安见我穿女装,总是性欲高涨,我们就地解决。结束的时候,她给了我一个深吻,我们分享了我的精华。我下车换衣服,玛丽安倚在我的座位上看着我。我脱下裙子,从窗口递给她。她满脸坏笑的看着我,说:“你知道楼下的2号停车场吗?”“当然”,我说。“那么,会见咯”,她驾车走了。我不敢相信她居然这样!我告诉过她之前我变装出门被女性朋友发现和羞辱经历。她后来说,她曾经也那样对待过我,因此她也是我那些“甜蜜”回忆的一部分。我就站在哪儿,全身都是白色的衣物。在黑暗的停车场里,我是多么的显眼呀。虽然,商店都关门了,但是被警察发现也是死路一条,于是走向停车位两边的甬道。穿着4寸的高跟鞋走路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为了让自己走得快点,我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这让我更加女性化。停车场没有多少车出入,但是也够我受的了。穿着女装这样招摇过市本来就够刺激了,现在可好,还没有了裙子!我低着头,发现内衣的下摆皱了,也许是刚才脱裙子的时候弄皱的。我一边走一边把内衣的下摆抚平,自欺欺人的分散自己的被羞辱的感觉。每一辆经过的汽车,都让我胆战心惊。车里有谁?他们看得出我在变装吗?他们怎样想我没有穿裙子吗?他们会停下来吗?或则开回来看我?这个节骨眼上,我的小弟弟还蠢蠢欲动。我把他压回去,用双腿紧紧夹住。过每一个转弯的时候,我都要看看周围又没有女人在看我,因为我没有拿钱包。不穿裙子或许不会引起注意,但是不带钱包的女人在真正的女性眼里却是大大可疑的。玛丽安这样做让我很是生气,但是我也喜欢这种被羞辱的快感。好不容易走到了餐厅。我没有看到我的车,却发现原来餐厅和停车场不过隔了玻璃窗户。餐厅的生意兴隆,桌子全满了。通往停车场的路灯火通明。我知道,玛丽安就在那灯光的尽头。显而易见,如果我直接走过去,餐厅里的客人可以看到我,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我就得从餐厅后面绕过去。可是,餐厅后面漆黑一团,虽知道会出什么状况呢?我现在所处的位置还算安全,但是出入的车辆还是可以看见我的。正当我焦虑万分,几乎崩溃之№,我看见玛丽安开着车从对面停车场出来了。她探出头来,四下张望,像是在考察地形。我急忙朝她走去,可是她满脸坏笑,向我招招手,然后慢慢的把车开到餐厅的前面。“天哪!她不是要我从哪里上车吧?!”她还嫌那样不够,直到把车停在餐厅大门前面,正好在满是顾客的大窗户前面。迫不得已,我只好硬着头皮往停车场走去。等我走到窗户前面,玛丽安按响了喇叭。我转头看窗户那边,一桌女的正注视着我,紧接着她们开始指指点点,然后哈哈大笑。我的脸和脖子腾的一下红,火辣辣的。她见有人开始嘲笑我,她更加来劲了。我就要抓住车门的时候,玛丽安重新发动了车,慢慢的向前开。我不得不小跑起来。穿着高跟鞋的我,狼狈是可想而知的。我回头一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些10几岁的小姑娘在那边笑得花枝乱颤。一个男的,叼着烟,饶有趣味的看着我。我往车里一看,门是锁着的,即使我抓住车门,也无济于事。于是,我停了下来。玛丽安也停了下来。她回头看着我,哈哈大笑。餐厅里面的女顾客都像疯了似的涌到窗前,想看看到底什么如此有趣。我瞪着玛丽安,气得直跺脚,就像一个坏脾气的女孩一样。我已经彻底的被戏弄了。我走向汽车,当我抓到车门把守的时候,玛丽安又把车往前开了少许。我气得肺都要炸了!突然,车开始往后退,从我身边经过,停在餐厅进门的台阶前。那个吸烟的男子就站在上,一边吸烟,一边哈哈大笑。玛丽安把车头有挪动了一下,让车头正对着我。忽然,车大灯亮了,耀眼的光芒把我笼罩。她偏了偏头,示意我看窗户那边。我一看,大约有50多号人挤在窗前,看我当众出臭。我无语了,转身就走,想逃离这尴尬的场面。喇叭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玛丽安从车窗里拿出一样东西,沖着我轻轻挥动。我定睛一看,拿不正是我的裙子嘛。餐厅里的看客们似乎都明白了窗前正在发生着什么。他们都从餐厅里涌出来,站到了路边。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实在是没脸见人了。但是,我的小弟弟去兴奋得不行。我转过身去,希望女友大发慈悲,快点结束这场折磨。强忍已久的泪珠终于夺眶而出,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但是我的小弟弟却没有一丝回缩的迹象!这时,我听见汽车发动机停了,玛丽安离开车,走向餐厅的前门,手里拿着我的裙子。我想阻止她,但是高耸的小弟弟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只有看着她走过去的份。玛丽安把裙子搭在手臂上。她走进餐厅,走进那一堆看客中。我看到她把我的裙子给了一个妇女,我崩溃了。她站在那儿,和一些妇女说着什么。那些人似乎很喜欢玛丽安说的,她们不时地大笑就说明了一切。最后,玛立案和她们似乎达成了什么默契,然后玛丽安就转身离开了。她走门口,问那个吸烟的男的要了一枝烟,然后笑着走向我。“感觉如何呀?”“你说呢?”我抱怨道,“你为什么把裙子给她们了?”“这样你就得自己去拿回来呀。”她装出一幅若无其事样子,说道。“我绝不会去的。”我斩钉截铁的答道,“你嫌这还不够吗?”“当然不够啦。”她回头向她刚结识的新朋友挥挥手,餐厅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哄笑。“其实,你很享受这一切的,对吧?”我指了指我的下面,说:“我这样能去吗?”“哈哈,没问题的。她们没有把你当女人呢……”“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穿着女人衣服的男人。你这个样子进去,不是正好嘛?”“你都跟她们说了些什么呀?”我几乎尖叫起来。“不要紧张,”她说:“我跟她们说你打赌输了,现在你在受罚呢。”“天哪,,你真这么说了?”“嗯。我还跟她们说,其实你潜意思里是喜欢被人羞辱的,所以呢,她们也不用急着把裙子还给你。”“什么!!!”“她们似乎对这个主义很感兴趣。我帮她们想了几个招,但是我向她们还有自己的打算吧。所以呢,我们来做个交易,”说着,她看看了腕上的表,“你有2分锺走进餐厅,否则我就把车开走,你就一个人呆在这里。而且呢,你也进不了家门,因为钥匙在我这里。如果你想抢得话,餐厅楼梯上的那位先生不会不管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因为有趣呀,因为我做得越绝,你就会越兴奋,这样我们就可以享受到最大的性福呀,因为你今天几乎让我把脸丢光了。刚说完,玛丽安就重新回到了车上,锁上了车门。餐厅那边,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目光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楼梯上的那个家伙用地一枝烟点燃了另一枝烟,然后把第一支烟弹了出去。他微笑地看着我。我回头看看玛丽安,她指了指手表,说:“1分锺过去了哟。”我就呆呆得站在那儿,身体像 住了似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居然如此整我。更可气的是,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在窗子后面挥舞着我的裙子,引来一阵哄笑。“30秒”玛丽安数到。我总不能穿成这样走回去吧。这里离家足有10英里。且不说我的脚是否受得了,就是到家了,总要有人给我开门吧,我的钥匙在玛丽安哪里呢。谁来给我开门呢?妈妈还是我妹妹?!“15秒,”汽车被发动了。“天哪!我是别无选择了。”于是,我振作精神向餐厅走去。当我走近台阶的时候,那个叼着烟的家伙说道:“甜心,祝你好运……”我快步越过了他,上了台阶,来到大门前,深吸一口气,然后走了进去。餐厅的服务员默默的注视着,窃窃私语。我大步的往前走,勉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惧。一个服务员叫道:“嗨,甜心,你的屁股露出来了。”整个餐厅都快笑翻了,而我的脸和脖子成了猪肝色。我穿过人群,径直走向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我走到了那个妇女桌前。她大约快40了,保养得很好,长得也不错。我的裙子就在她的腋下夹着。她上下打量我,然后说道:“亲爱的,我好喜欢你内衣上的味道。”全场再次哄笑。等笑声过去了,那个妇女笑着说:“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宝贝。”我尽力放松我的喉咙,但是我的声音还是颤的厉害,大家又笑了。勉强从绷紧的喉咙了挤出一句话:“我想要回我裙子。”“哪有你这样要东西的?”她说,“你应该先行屈膝礼,然后说我可以……吗”哄笑声再次充斥了餐厅。我只得弯曲膝盖,尽量优美的行了一个屈膝礼,然后说:“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笑声更大了。那个妇女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你做得还是不够好。这样吧,你做什么让我高兴的事情,然后我再还给你裙子。”透过窗户,我可以看见玛丽安,她正坐在车的前盖上,边看边笑。“你要我做什么呢?”我问道。“你忘了行屈膝礼哟!”周围的人又忍俊不禁了。我行过屈膝礼,重复道:“你要我做什么呢?”她装作思考的样子,其实很显然,她早就想好了。“把你的罩衫脱了,让我们看看你那件漂亮的连体内衣。”“请不要这样。”我哀求道。“屈膝礼!”她提醒。我照做了。“你想要回裙子,是吗?”“是的。”她给我使了个脸色,我会意的行了屈膝礼,然后重复了我的回答。“那你最好听我的话。”周围的偷笑和耳语渐渐大了起来。窗外,玛丽安已经笑得不行了。慢慢的,我解开了罩衫的纽扣,脱下来放在旁边的椅背上。偷笑和耳语不绝于耳。那个中年妇女又给我使了个脸色,我很自觉地行了屈膝礼。餐厅空调吹出来的风没有丝毫的凉意,我全身的皮肤就像着了火似的——滚烫滚烫。只有眼角凉凉的……中年妇女不为所动,继续说道:“现在,把连体内衣脱了吧。”我看着她,饱含泪水的眼睛充满了乞求,但是我知道没有用的。于是,我行了屈膝礼,脱下了连体内衣,把它搭在罩衫上面。“”瞧这内裤!这么可爱呀,你真是一个狐狸精,不是吗?“观众发出一片狼嚎。“还有束腹!”不知谁说道:“噢,一定很不舒服吧。”“这算什么不舒服”,那个中年妇人说:“把你的内裤和裤袜往前拉拉。拉开一点就好了。让我们看看你哪里有东西没有。“这句话刚一出口,餐厅里已闹成一团了。我的脸色,可想而知——红得发紫!我笨拙的行了屈膝礼,把内裤和裤袜往前拉开身体几寸。中年妇人往里面看看,然后失望的摇摇头说:“怎么这么一点点呀!”全场乱成一团。邻桌的两个小女孩为了看清楚一点,几乎从椅子上摔下来。其中一个,因为笑得过猛,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当骚乱的人群平静一点的时候,中年妇女说话了:“嗯……或许我们可以帮你让它长大一点。让我想想,怎么办呢……”她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假装灵机一动的样子,说:“我知道了——水!”我惊出一身冷汗。“那么谁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呢?”中年妇女向众人问道。一个叫贝基的妇女说她愿意。她似乎很激动,但是还是抑制住了急促的呼吸,拿起一杯水,把水浇到了我的裤袜里面。水立刻从裤袜里流了出来,顺着我的腿淌到了地上。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知道我因为不舒服而发出几声喉音,他们又笑了。“北极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写她呀?”“谢谢。”行过屈膝礼,我说道。围观的人几乎是在怪笑了。“让我看看,嗯……好像作用不是很明显哦。谁还愿意帮忙呢?珍妮,你怎么样?”“乐意之至,安。”原来那个中年妇女叫安珍妮拉开我的裤袜,有一杯水浇了进去。安对我一使眼色,我心 神会的行屈膝礼,对珍妮表示感谢。安察看了一下:“不行,还是没有进展。”说着,她把杯子里的水倒了进去。习惯性,行屈膝礼,表示感谢。“如果你把它淹在水里,它是永远也长不大的。”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人群中笑声不断。我真想找个地洞钻呀。“嗯……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呢?”安说:“我有主意。我们喂它好了。多些营养会有帮助的。”她把吃剩下的沙拉倒了进来。“我想它还是饿。”安说。贝基站起来,把一盘意大利面条以及那些红色的酱也到了进来。“还是不行。”贝基说。站在椅子上的一个小女孩,拿着一叠薄 和配套的果汁走过来。安示意她继续。女孩迫不及待的把盘子里的东西刮进我的腹股沟。“你还挺受欢迎的。你看,这么多人愿意帮你。”安说,“让我看看,嗯,有点气色了。”“现在,一般的营养是不够了。我看看多来点蛋白质吧。”贝基说。“好主意”,安接着说道,“服务生,给我来一些生鸡蛋,谢谢。”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大家都很期待接着会发生什么。玛丽安曾经也用过鸡蛋对付我,那次真是把我整惨了。我开始觉得我的下面开始有反应了。几分锺以后,服务生拿着一打鸡蛋回来了。“转过身。”安说。我缓缓的转过身去。大约有30多个人在围观。绝大部分是女人和女孩子。至于男人们,后来玛丽安告诉我说,他们早就走开了,因为他们觉得我给男人蒙羞。一个鸡蛋从背后打进了我的裤袜里。一直流到我的尾骨末端。接着,又是一个。难受的感觉让我轻轻低呼。“他挺喜欢这样,那么不要停。”安说。贝基迅速的打了两个进去。蛋黄和蛋青在我的腿上流淌着。我的下体黏糊糊的一大片。接着,蛋黄和蛋青从我头上流了下来,流进我的胸罩。又是一个。“你们看,它大起来了。哈哈。”人群一阵欢呼。是的,它真的挺起来了,可我已经麻木了。脑中唯一的想法是拿回裙子。我机械的行过屈膝礼,问道:“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安居然显出一脸无辜的神情:“我没有拿呀。”然后,她望向窗外。我也跟往外看。紧闭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点。窗外,玛丽已经坐在车里,手上舞动着一件白色的东西——我的裙子!在人们的哄笑中,我开始艰难的走出餐厅。走出餐厅的回程一点都不轻松,我心里总是惴惴的,老觉得她们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幸运的是,什么都有发生,除了一队结束用餐的女初中生从餐厅里排着队从我身边经过。无论她们是嘲笑也好,尖叫也好,说一些阴损的话也好,我都已经无动于衷。羞耻?我已经“恬不知耻”了。走到车前,玛丽安熄了火,手从车里出来,把钥匙递给我,说:“给你。你自己拿着,如果你不信我的话。”我接过钥匙,把身子探进车,点火,发动车子。然后,我抽身出来。玛丽安把身子探出来,用手抹掉我脸上的蛋液,激烈的吻我。而我则在把已经一片狼藉的衣服一件件脱掉。束胸,连体衣,胸罩,裤袜,内裤,高跟鞋,脖子上的丝巾。“丰盛的”营养餐撒了一地。玛丽安用一块毛巾垫好后座,然后我坐了进去。车向海滩开去……“你长教训了?”她微笑着问我,还给我一个轻轻的吻。“是的。”“说说看。”“下会我变装接你,我会穿件长外套的,那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分享:

av免費下載

無碼中出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