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Z-057-[中文]東京某有名大學的美少女A片出道! 栗山綾香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ONEZ-057-[中文]東京某有名大學的美少女A片出道! 栗山綾香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因为工作学习我要调到北京一个月,所以5月3日我到北京四环租了一套房子。5月5日我带着妹妹便来到了北京,妹妹怕我寂寞把自己心爱的笔记本电脑送给了我,毕竟妹妹知道我喜欢玩电脑。我的房东很好,是个女的,叫静姐,通过聊天我知道她35岁,有一子7岁跟着爷爷奶奶住,老公在政府工作,很有实力的那种。说到房东,虽然35岁但保养的很好,可爱的短发,轻描的淡妆,眼睛大大的,身高约一米六五,36D的胸奶子非常诱人,再加上丰满的翘臀和美腿,真是叫人不去干她都不行,她不告诉我的话,我猜她也就二十五六岁。而且我猜她前身是夜总会出身!房东静姐很热情,知道我5号要搬过来了,昨天就把房间都打扫好了,而且我只要把衣服带过来就行,其它的她都帮我準备好了,我租的房子就是静姐的对门。5号中午我和妹妹敲开静姐的门,静姐开门一看我来了,便很热情的招呼我进屋子。「小俊来了啊,赶紧进屋。」可我看到静姐的时候却愣了一下!一阵香气扑鼻,静姐好打扮,白色的T恤,配上黑色的背带短裙,黑色的丝袜裹在大腿上,脚上穿着双NIKE的白色运动鞋。正是我喜欢的那种!我看的眼睛都直了,身后的妹妹用膝盖顶了我的屁股一下我才回过神来。「哟,女朋友也跟着来了啊?」妹妹听了赶紧接过来。「静姐好,我是他的妹妹,我叫小静!」「哎呀,真有缘,咱们的名字一样,长的真是漂亮,小俊好福气啊,快进来吧!」说着,就去拉我妹妹的小手。我拿着行李边打量静姐边往里走着说:「静姐是要出去么?」静姐笑呵呵的放开妹妹的小手,朝卧室的方向走去。「噢,没有,我刚从儿子的爷爷那回来。小俊你等我一下,我给你区拿钥匙啊。」我目送静姐朝卧室的方向走去。「不着急,静姐。」静姐,进到卧室,弯腰拉开抽屉。狼的本性让我把目光盯死在了静姐的裙边位置,盼着能看到什么。妹妹从身后狠狠的拧了我的屁股一下,我差点失声喊了出来,立刻回头髮现妹妹正在怒视我,我忙小声说到「好妹妹,乖……」说着静姐从卧室走出来了。「小俊,给你钥匙。」我的眼神还没离开静姐的身上,妹妹忙过去接过来。「谢谢静姐,我来拿吧,静姐真没想到你都做妈妈了还是那么年轻漂亮。」静姐忙打趣的笑着说:「呵呵,还年轻什么啊,已经老了。」妹妹忙说:「不会啊,在我们眼里你就是年轻!」「这丫头真会说话,小俊,一会要帮忙就喊我,我得去做饭了,你们忙完了一起过来吃吧。」我忙说:「谢谢静姐,不打扰了,我们吃过了。谢谢……」说着我回手领着妹妹要往外走了。「别和姐客气,以后都是自己人了。」妹妹回到:「嗯,静姐姐,谢谢您了,以后您也要照顾着我哥哥点呢。」「看看,多好的妹妹。」谈笑间我和妹妹出了静姐家。可我的眼睛里似乎把静姐的形象印了进去。当我打开自己屋子的门时,同样的气味又扑进了我的鼻子,妹妹用力的把我推进了屋子里,忙把门关上喊到:「大色狼,你看你……」我忙扔了行李捂住妹妹的嘴说:「乖乖,你小点音,人家一会听见了。」妹妹好像感觉也是,点点头。 我把手放了下来。「你看你刚才那没出息的样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拉着妹妹的手朝卧室边走边告诉妹妹:「好妹妹,哥哥就那么点爱好,你不也知道么!听话……」进到卧室,妹妹使劲往床上一坐。「哼,你闻闻,都是那女人身上的味,我看她是对你有意思啊,还对你那么好!真假!」我单腿跪到地上闻闻妹妹的手说:「在香的气味也不如妹妹的小手香。」妹妹甩开我的手说到:「少贫,我不管,你住这我不同意,回来肯定你得跟那女人有事。」我脱口而出:「我到盼着有事呢。」这一说不要紧,妹妹使劲把我推到在了地上。我一看妹妹真的生气了,忙又蹲起来拉着妹妹的手说:「好妹妹好妹妹,哥哥不好,又气你,别生气,哥哥错了。」妹妹又很认真的说:「哥,别住这了,行吗?」我看着妹妹眼睛,很真诚的说:「好妹妹,我知道你担心哥哥出事,不过放心吧,那女人看上去虽然骚,但都结婚有子了,应该不会自己送上门的。」妹妹又有点急着说:「不行,你看她那样,看着你看她眼都直了,把她给美的!」「好妹妹,就一个月,一个月哥哥又回到你身边了。好吗?相信哥哥。」「哼,反正你的理由就是要住这里了。」我起身坐起来把妹妹搂在怀里亲了妹妹额头一下和妹妹对好双目说到:「好妹妹,一定要相信哥哥!」妹妹不语,大约10来秒,妹妹用力的点了点头说到:「嗯,好哥哥,那一个月之后必须回来。」我露出了笑容……谈笑间,我和妹妹一起弄好了衣物,然后把妹妹送下了楼,帮妹妹打了一辆出租车,目送妹妹离开了小区。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血气方刚的我已经按奈不住自己对静姐的沖动,那可爱的短发美丽的大眼睛。那丰满的身材,尤其是静姐腿上的黑丝,我受不了了。很快,我拿出妹妹送给我的笔记本电脑,迅速的启动打开了黄色网站,疯狂的浏览起来,我的JJ迅速的充血了。我拼命的解开自己的皮带,将裤子脱到了一半,自己开始套弄了起来,脑子里开始幻想静姐风骚的样子,幻想静姐是怎样被自己骑在胯下的!我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JJ兴奋的程度越来越大。可是这时候,外面传来了门铃声「叮咚……叮咚……叮咚……」真叫人郁闷,我迅速的将裤子提起来,硬帮帮的JJ顶着裤子很是难受,我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便去开门。门打开之后,我一看是静姐,静姐已经换了衣服了,黑色的蕾丝睡衣,黑丝依然还在腿上。我的JJ又是一兴奋,我还没软下来的JJ被裤子勒的差点射出来。我慌张的问:「静…静姐,什么事?」静姐看我慌里慌张的,还认为我尴尬不好意思呢。「小俊,我老公让我帮他拿一份文件,可是放的太高了,你来帮我一下。」我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故做稳定的说到:「哦,好的。」说着,我跟静姐便进了她的房子,我随静姐来到了她的卧室。我这刚一进去,原本已经恢复差不多的JJ再一次又受到了刺激,静姐的床上放着很多内衣,有黑色的,有红色的,有紫色的。而且还有两条黑色连裤丝袜,好像是刚晾好收回来。再怎么说,我也是和静姐刚接触,看到那么她的内衣,我的脸也开始火辣辣的。静姐,看到我正在盯着她的内衣看,慌忙用被子给盖上了,说到:「哎呀,不好意思,我收拾屋子东西都还没放好。」我傻傻的笑着说到:「噢,静姐没关係,呵呵…呵呵。」静姐一看我这样,便说:「傻笑,小俊你可真坏。」听到静姐那么说,我也轻松了一点。「静姐,是柜顶上的东西吗?」静姐一听,也才回过神。「噢,对!上面的箱子里都是我老公的东西,你把里面的档案袋拿出来就好了。」「好的,交给我了。」我走到柜子前才发现,自己也没办法很顺利的去拿,我正想回身找个凳子踩的时候,静姐已经从客厅搬进来了一个小凳子,可是看上去很不结实。静姐说到:「小俊,你帮我扶着点,我来吧。」「嗯,好!这凳子估计我要踩也就别用了。」静姐一听笑了笑,我蹲下扶好凳子,静姐用手扶住我的肩膀,双脚踩了上去。静姐往凳子上那么一站,我的心哆嗦了一下,呼吸也开始急促了。因为静姐的美腿正好在我的面前,我的鼻子都能闻到静姐的丝袜是香的,估计我急促的呼吸,呼出的气都能拍到静姐腿上。可是静姐还没发现我的反映,我的眼顺着静姐的美腿往上看,由于静姐的蕾丝睡衣是连身的很宽松,我清楚的看到原来静姐穿的是黑色长筒丝袜,黑色的T字小内底部如此的细,竟然夹在了静姐小穴中间,我清楚的看到静姐的大阴唇被T字内裤分开的是如此清晰。当时我的心跳急剧加速,JJ已经硬的不能在硬了。这时传来了静姐的声音「怎么没有呢。」静姐这一说话,吓了我一跳,便应到:「别着急,慢慢找,静姐。」我这一应不要紧,静姐往下看了我一眼,发现我的双眼死死的盯在了她的裙子底部。「小坏蛋,看什么呢?」静姐一说话,我才知道自己的失态被发现了,慌忙的站了起来,刚要表示歉意,静姐的身体便开始晃动起来嘴里还「呀呀」手还张牙舞爪的。我正要去扶她,她便从凳子上掉了下来,趴在了我身上,我也被这忽然的沖击撞倒在床上,静姐36D的大奶狠狠压在了我的脸上。静姐发现自己也失态了,慌忙的往后一坐。可是没想到的是,静姐这一坐,换来了我一声惨叫「啊……」听到叫声。静姐一看发现自己已经骑在了我的身上,而且刚才那一坐正好坐在了我硬的不行了的JJ上面。静姐慌张的赶紧挪开自己的身体,而我已经疼的不行了,嘴里自己还不停的念叨「疼……疼死我了。」静姐见状也慌了。「小俊,对不起,姐姐不好,弄疼你了,你怎么样?要不要打120啊?」我忍着疼痛其实更舒服。「别……别打,120要是来了,发现是因为这个,人家会误会咱们的。」静姐一听,这就要哭出来了。「5555那怎么办啊?5555。」「没……没事静姐,一会就好了,一会就好了。」静姐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小俊,裤子脱下来吧,这样勒着也不行啊。」我听了急忙说:「不,别……静。」还没等我说完,静姐竟然自己动手开始解我的皮带,我一看也没有阻止,很快,裤子被解开了。静姐帮我轻轻的往下脱,当时小弟弟还是硬着的,裤子不是很好脱,可是静姐却脱口而出。「你的JJ好大啊。」说着终于一下把裤子拉了下来,连小内裤也给拽了下来,只见我的大JJ在静姐面前晃动了几下,我立刻用手去护住自己的JJ,可静姐却去拉开我的手说:「让我看看。」我也只好把手送开了,静姐很仔细的看了看,伸出自己的右手,碰了碰我硬帮帮的JJ问到:「这样疼吗?」其实当时裤子一脱下来,我的JJ已经就不疼了,只有舒服。可是我说:「嗯,有点疼!」静姐忽然用手握住了我的JJ晃动了两下问到:「那这样疼不疼啊?」我装着哆嗦说到:「嗯,特别疼!」静姐姐看了看我的表情说到:「小俊,你等等姐姐,姐姐用热毛巾给你敷一下。」说着起身就跑出了卧室。嘿嘿,我用眼神偷瞄了一下,静姐这一跑再加上有点慌的表情,还挺性感。其实我现在一点都不疼了,就是想舒服舒服,我正想着一会儿会怎么样了,静姐拿着一条粉色的毛巾跑了进来,毛巾估计就是她的。静姐坐到我旁边说:「小俊,要是疼就先忍一下。」我「嗯」了一声,然后静姐开始小心翼翼的给我用毛巾帮我敷JJ。我闭着眼睛,当时的感觉别提多舒服了,我差点呻吟出来。1分多钟后,我偷偷看了静姐一眼,发现她的脸已经红的不行了,还仔细的帮我敷着JJ。这时她将目光转向了我,发现我在偷看她,我慌忙又闭上眼睛,她便把毛巾扔到一边说到:「哼,小坏蛋,我知道你不疼了!」我缓缓睁开眼睛,微笑着对静姐说:「静姐,真的好舒服,你能帮我亲亲JJ吗?」静姐一听应到:「就知道占姐姐便宜,从你一进我的屋子,一直盯着我看,我就知道你是个大色狼了!」我立刻反驳到:「那谁叫我的静姐姐那么性感,那么漂亮呢!」「就知道说好听的!」静姐一直盯着我的大JJ,说着就爬起在床上,跪在我JJ的面前,一口就把我的JJ含在了嘴里,当时那感觉,有种升天的感觉。静姐边用嘴帮我套弄,边用舌头在我的JJ上裹,不时的舔我的马眼几下,我想着嘿嘿,骚劲终于露出来了。静姐很会用嘴套弄JJ,而且我也终于忍不住开始轻声的呻吟起来「啊……真舒服……姐姐真好。」我这一呻吟,静姐双眼直看我,我也直看着静姐为我口交,那样更让我兴奋了。 这时,静姐的手也伸了上来,握住了我的JJ根部,跟着一起套弄,速度越来越快,兴奋的我把头往上一仰,发现静姐和她老公的结婚照还挂在了墙上,便说到:「姐姐……姐姐你看……你的老公也在看咱们呢。」静姐一听马上吐出我的龟头停下来,说了一句「给我老实点。」立刻又将我的龟头含在嘴里,这一过度让我的身体一痉挛,听了静姐的话,我没有在废话,只有专注的看着这个美丽的熟妇在为我这个小男生卖力口交着。我的JJ大约在静姐嘴里有7、8分钟的时候,口交已经无法在满足我了,我起身坐了起来,开始把手伸进静姐的蕾丝睡衣里,发现静姐没有穿胸罩,我便开始抚摩她的大奶子,静姐见我如此举动看了我一眼,没有拒绝。我便更加放肆起来,大力的开始揉搓,静姐的奶子实在是太大揉起来太舒服了,我用手指不停的刺激静姐的奶头,静姐吐出我的龟头,也开始轻声的「哼」起来,我想是时候了。我将静姐往上一抱,翻躺在了床上。我跪在床上,準备将她的蕾丝睡衣脱掉,我刚把静姐的睡衣裙边掀起来,静姐立刻把我的手按住了说到:「小俊,不要!」我见过这段子,什么「不要」应该是「我要」!可是我没有着急,右手伸到了静姐的睡衣裙子里,用自己的食指中指开始刺激静姐的下体,静姐的小穴由于被T字内裤把阴唇分开了,我很容易的就刺激到了静姐的阴蒂,随着我手指速度的由慢到快,由快到慢,静姐很快失去了理智。「喔……噢噢–小俊……不要……不要这样对姐姐……喔……喔……好舒服啊……噢-噢……好爽……好小俊……」我看差不多了,再次去脱静姐的睡衣,很顺利,静姐很配合的让我把睡衣脱掉了,睡衣脱下来后,静姐自己疯狂的揉搓自己的大奶子,我一看心想能穿成这样还不是骚货,还说什么「不要」!静姐的身体在床上扭动着,黑丝美腿的呈现,让我兴奋不已,我拉起静姐的右脚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丝袜的香气。开始伸出舌头帮静姐舔着她穿着丝袜的丝脚,静姐好像从来都没试过被人舔脚,有意无意的想躲,我一用力,坚持自己的慾望时,静姐明白了,就只好去享受了。我舔过静姐的每一个脚指,静姐好像受不过这种刺激,身体有些痉挛。「啊……好……好痒……小俊……好小俊……姐姐……姐姐不行了。」看到静姐姐开始性起了,便顺着静姐的腿舔了下去,整个穿着长筒丝袜的大腿被我舔了个便,当我的舌头快到小穴的时候,发现静姐的小穴已经泛滥了,已经有些淫水开始往大腿上流了。我看的心里美美的,碰到这个尤物可真不容易的!我双手去拉静姐的T字内裤,静姐配合的将美臀往上一抬,我便轻松的把内裤脱了下来!整个的小穴便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等都没等,往前一趴,舌头一下就伸进了静姐的小穴里面。只见静姐立刻挺起了自己的小肚子,迎合了这一击。「噢……天啊……噢……好爽。」我将舌头拔出往上移了下,开始快速的舔,吸,旋转静姐的阴蒂,呻吟声再起。「啊……啊……啊……喔……爽……噢噢……小俊……好厉害……舔死姐姐了……(随着我速度的加快)噢-噢-噢噢噢……天啊……要丢了……噢噢……啊……」静姐有了一次小的高潮。高潮后的静姐,身体在痉挛,双眼紧闭着,躺在那里。可是我还没有爽,我将静姐的淫水抹在手上一些,涂在了JJ上,跪到静姐面前对準了静姐的小穴一顶「啊……」静姐的小穴被我的大JJ塞的满满的。静姐睁开了眼,用力的推我的胸说到:「小俊,今天就到这里吧,姐姐不行了,还有事。」我不理静姐那一套,抽插开始了。「好大啊」嘿嘿,用过的女人都是那么说的,我心想,可是静姐虽然生过小孩,小穴依然还是那么紧,可能是他老公的太小吧!嘿嘿,我越想越高兴,就抽插的越快,「啪……啪……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灌满了整个屋子。静姐闭紧眼睛,呻吟声又开始了。「小俊……喔……我的……好哥哥……你……的JJ……啊……啊……好大啊……插死……妹妹了……插死了……啊……啊……啊……啊……啊……」我将速度放慢了下来。「……喔喔……好哥哥……快点……快……妹妹要不行了!」伴随着肉体撞击声,我问到「要不行了啊?哥哥让你知道更厉害的。我把JJ拔了出来,用手把静姐扶了起来,让静姐背对着我,双手扶着墙,我站在静姐被后一顶,又一轮的抽插开始了。我问静姐:「这样刺激吗?」「刺……激……什么……啊?喔……喔……噢……」静姐问,我低头一看,原来静姐姐把眼睛闭上了。「好妹妹,把眼睛睁开就知道了!」静姐慢慢睁开眼睛一看,原来自己正好面对着自己和老公的结婚照,同时我把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啪……啪啪-啪……啪……」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大。「啊……小……小坏蛋……啊……啊……啊……又欺负……欺负……妹妹啊……啊……啊……好爽……老公……对……对不起了……老婆……太爽了……啊……啊……啊……俊哥哥……你……也……做……妹妹的……老公吧……啊……啊……啊……啊」「噢……好啊……叫我一声。」「嗯……老公……干……干死我……吧……啊……啊……啊……啊……喔啊……」这时「铃……铃……」手机响了,可是我和静姐已经沉溺在了性交之中,电话不停的响,我感觉静姐也有些意识到了,慢慢的往下跪,我也跟着跪了下来,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显示〔老公来电〕。我立刻停住了抽插,静姐也慌张的拿起电话,回头对我做了一个别出声的动作,我没有动,JJ还插在静姐的小穴里面。静姐调整了一下自己,接通了电话。「老公啊!」「……」「我已经找到了,现在吗?」「……」「那你晚上回来么?」「……」「噢,好的,晚上等你吃饭哟?」……我的JJ还等着呢,那么慢,我心想!所以用力的顶了静姐几下,然后轻轻的抽插,静姐有些失声「嗯……啊……」「……」「没事,东西掉了」轻轻的抽插时,我又用力的顶了两下,静姐「啊……啊……呀……」而且我还拿起了静姐压在被子底下的内衣内裤和丝袜拿起来往鼻子上闻。「……」「都掉了」「……」「新买的零食」「……」「噢,好的,拜拜老公!」「……」电话挂断了,静姐忙回头用自己的小拳头敲我的胸说到。「坏蛋,差点被听到!」顾不得怎么样,我的抽插开始提速,力量开始加大,静姐也疯狂的自己扭动臀部迎合我,通过刚才的电话刺激,很快我也想要射了,把手里静姐的内衣内裤和丝袜扔的到处都是。静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啊……啊……啊……啊……好……哥哥……啊……干死我吧……干死我吧……啊……噢……啊……天啊……太爽了……太爽……啊……啊……啊……」同时,静姐得到了很大满足的高潮,我也射了,射进了静姐身体里。当我拔出JJ的时候,部分精液被我带了出来,滑到了静姐的美臀和丝袜上面。我和静姐姐同时躺了下来,静姐对我说:「小俊,你好猛,比我老公厉害多了!」「妹妹夸奖了!」「谁让你叫我妹妹的。」静姐用小拳头捶了我一下,我说到:「刚才你自己拼命的喊我叫哥哥,又叫我老公的!」静姐一听脸红了,搂着我的胳膊撒娇:「你又欺负人家,怕了你了!」我一听,更得意了「乖,以后我下了班就喂饱了你!」              后记:当天晚饭我和静姐还有他老公一起吃的.我和他老公很聊的来,还喝了几杯,当时静姐有些尴尬,差点被他老公发现了。可是被我解围了……可惜我和静姐的老公喝到凌晨3点多,转天6号早晨,我向公司请了假,但被臭骂了一顿,第一天就请假!我起来之后,正好听见外面关防盗门的声音。我立刻跑到门口去看,原来是静姐的老公去上班了。我看了看表已经9点多了,估计她老公也迟到了。嘿嘿,我开门走到楼道里,捏手捏脚的拧开了静姐家的门,偷偷溜了进去,发现静姐正在阳台往外望,原来在送自己的老公。而且静姐姐上身穿着白色的T恤,下面连内裤都没穿,还是昨天那条能让我喷鼻血的黑色长筒丝袜裹在腿上。我的JJ瞬间就硬了,偷偷走到静姐身后,发现她的小穴好像刚被插过,管不了那么多,扶着静姐的美臀就顶,很顺利的就插了进去。当时静姐姐一惊,回头一看是我,就故作镇定,继续回头和老公挥手。「老公路上小心噢。」我飞快的插着,但又不敢动作太大,能感觉到静姐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镇定了,呻吟声已经「嗯……喔……」出来了。「老公拜拜……」静姐目送自己的老公远去之后,手扶在阳台窗户沿上,屁股翘的高高的被我干。「啊……啊……坏蛋……喔……你……你怎么进来的……喔」我回应到:「好妹妹,起那么早和老公就做爱啊?」「啊……啊……还……不是……因为……你……你把我老公灌的……喔……喔……大……早晨……就拉我……起来……要做爱……喔……喔……饭都还……都……喔……都还没吃……呢……啊……啊……而且还……还……喔……还非,非得……叫我……穿着……丝袜……和他……做……噢……喔……」静姐的淫语让我兴奋!因为工作学习我要调到北京一个月,所以5月3日我到北京四环租了一套房子。5月5日我带着妹妹便来到了北京,妹妹怕我寂寞把自己心爱的笔记本电脑送给了我,毕竟妹妹知道我喜欢玩电脑。我的房东很好,是个女的,叫静姐,通过聊天我知道她35岁,有一子7岁跟着爷爷奶奶住,老公在政府工作,很有实力的那种。说到房东,虽然35岁但保养的很好,可爱的短发,轻描的淡妆,眼睛大大的,身高约一米六五,36D的胸奶子非常诱人,再加上丰满的翘臀和美腿,真是叫人不去干她都不行,她不告诉我的话,我猜她也就二十五六岁。而且我猜她前身是夜总会出身!房东静姐很热情,知道我5号要搬过来了,昨天就把房间都打扫好了,而且我只要把衣服带过来就行,其它的她都帮我準备好了,我租的房子就是静姐的对门。5号中午我和妹妹敲开静姐的门,静姐开门一看我来了,便很热情的招呼我进屋子。「小俊来了啊,赶紧进屋。」可我看到静姐的时候却愣了一下!一阵香气扑鼻,静姐好打扮,白色的T恤,配上黑色的背带短裙,黑色的丝袜裹在大腿上,脚上穿着双NIKE的白色运动鞋。正是我喜欢的那种!我看的眼睛都直了,身后的妹妹用膝盖顶了我的屁股一下我才回过神来。「哟,女朋友也跟着来了啊?」妹妹听了赶紧接过来。「静姐好,我是他的妹妹,我叫小静!」「哎呀,真有缘,咱们的名字一样,长的真是漂亮,小俊好福气啊,快进来吧!」说着,就去拉我妹妹的小手。我拿着行李边打量静姐边往里走着说:「静姐是要出去么?」静姐笑呵呵的放开妹妹的小手,朝卧室的方向走去。「噢,没有,我刚从儿子的爷爷那回来。小俊你等我一下,我给你区拿钥匙啊。」我目送静姐朝卧室的方向走去。「不着急,静姐。」静姐,进到卧室,弯腰拉开抽屉。狼的本性让我把目光盯死在了静姐的裙边位置,盼着能看到什么。妹妹从身后狠狠的拧了我的屁股一下,我差点失声喊了出来,立刻回头髮现妹妹正在怒视我,我忙小声说到「好妹妹,乖……」说着静姐从卧室走出来了。「小俊,给你钥匙。」我的眼神还没离开静姐的身上,妹妹忙过去接过来。「谢谢静姐,我来拿吧,静姐真没想到你都做妈妈了还是那么年轻漂亮。」静姐忙打趣的笑着说:「呵呵,还年轻什么啊,已经老了。」妹妹忙说:「不会啊,在我们眼里你就是年轻!」「这丫头真会说话,小俊,一会要帮忙就喊我,我得去做饭了,你们忙完了一起过来吃吧。」我忙说:「谢谢静姐,不打扰了,我们吃过了。谢谢……」说着我回手领着妹妹要往外走了。「别和姐客气,以后都是自己人了。」妹妹回到:「嗯,静姐姐,谢谢您了,以后您也要照顾着我哥哥点呢。」「看看,多好的妹妹。」谈笑间我和妹妹出了静姐家。可我的眼睛里似乎把静姐的形象印了进去。当我打开自己屋子的门时,同样的气味又扑进了我的鼻子,妹妹用力的把我推进了屋子里,忙把门关上喊到:「大色狼,你看你……」我忙扔了行李捂住妹妹的嘴说:「乖乖,你小点音,人家一会听见了。」妹妹好像感觉也是,点点头。我把手放了下来。「你看你刚才那没出息的样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拉着妹妹的手朝卧室边走边告诉妹妹:「好妹妹,哥哥就那么点爱好,你不也知道么!听话……」进到卧室,妹妹使劲往床上一坐。「哼,你闻闻,都是那女人身上的味,我看她是对你有意思啊,还对你那么好!真假!」我单腿跪到地上闻闻妹妹的手说:「在香的气味也不如妹妹的小手香。」妹妹甩开我的手说到:「少贫,我不管,你住这我不同意,回来肯定你得跟那女人有事。」我脱口而出:「我到盼着有事呢。」这一说不要紧,妹妹使劲把我推到在了地上。我一看妹妹真的生气了,忙又蹲起来拉着妹妹的手说:「好妹妹好妹妹,哥哥不好,又气你,别生气,哥哥错了。」妹妹又很认真的说:「哥,别住这了,行吗?」我看着妹妹眼睛,很真诚的说:「好妹妹,我知道你担心哥哥出事,不过放心吧,那女人看上去虽然骚,但都结婚有子了,应该不会自己送上门的。」妹妹又有点急着说:「不行,你看她那样,看着你看她眼都直了,把她给美的!」「好妹妹,就一个月,一个月哥哥又回到你身边了。好吗?相信哥哥。」「哼,反正你的理由就是要住这里了。」我起身坐起来把妹妹搂在怀里亲了妹妹额头一下和妹妹对好双目说到:「好妹妹,一定要相信哥哥!」妹妹不语,大约10来秒,妹妹用力的点了点头说到:「嗯,好哥哥,那一个月之后必须回来。」我露出了笑容……谈笑间,我和妹妹一起弄好了衣物,然后把妹妹送下了楼,帮妹妹打了一辆出租车,目送妹妹离开了小区。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血气方刚的我已经按奈不住自己对静姐的沖动,那可爱的短发美丽的大眼睛。那丰满的身材,尤其是静姐腿上的黑丝,我受不了了。很快,我拿出妹妹送给我的笔记本电脑,迅速的启动打开了黄色网站,疯狂的浏览起来,我的JJ迅速的充血了。我拼命的解开自己的皮带,将裤子脱到了一半,自己开始套弄了起来,脑子里开始幻想静姐风骚的样子,幻想静姐是怎样被自己骑在胯下的!我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JJ兴奋的程度越来越大。可是这时候,外面传来了门铃声「叮咚……叮咚……叮咚……」真叫人郁闷,我迅速的将裤子提起来,硬帮帮的JJ顶着裤子很是难受,我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便去开门。门打开之后,我一看是静姐,静姐已经换了衣服了,黑色的蕾丝睡衣,黑丝依然还在腿上。我的JJ又是一兴奋,我还没软下来的JJ被裤子勒的差点射出来。我慌张的问:「静…静姐,什么事?」静姐看我慌里慌张的,还认为我尴尬不好意思呢。「小俊,我老公让我帮他拿一份文件,可是放的太高了,你来帮我一下。」我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故做稳定的说到:「哦,好的。」说着,我跟静姐便进了她的房子,我随静姐来到了她的卧室。我这刚一进去,原本已经恢复差不多的JJ再一次又受到了刺激,静姐的床上放着很多内衣,有黑色的,有红色的,有紫色的。而且还有两条黑色连裤丝袜,好像是刚晾好收回来。再怎么说,我也是和静姐刚接触,看到那么她的内衣,我的脸也开始火辣辣的。静姐,看到我正在盯着她的内衣看,慌忙用被子给盖上了,说到:「哎呀,不好意思,我收拾屋子东西都还没放好。」我傻傻的笑着说到:「噢,静姐没关係,呵呵…呵呵。」静姐一看我这样,便说:「傻笑,小俊你可真坏。」听到静姐那么说,我也轻松了一点。「静姐,是柜顶上的东西吗?」静姐一听,也才回过神。「噢,对!上面的箱子里都是我老公的东西,你把里面的档案袋拿出来就好了。」「好的,交给我了。」我走到柜子前才发现,自己也没办法很顺利的去拿,我正想回身找个凳子踩的时候,静姐已经从客厅搬进来了一个小凳子,可是看上去很不结实。静姐说到:「小俊,你帮我扶着点,我来吧。」「嗯,好!这凳子估计我要踩也就别用了。」静姐一听笑了笑,我蹲下扶好凳子,静姐用手扶住我的肩膀,双脚踩了上去。静姐往凳子上那么一站,我的心哆嗦了一下,呼吸也开始急促了。因为静姐的美腿正好在我的面前,我的鼻子都能闻到静姐的丝袜是香的,估计我急促的呼吸,呼出的气都能拍到静姐腿上。可是静姐还没发现我的反映,我的眼顺着静姐的美腿往上看,由于静姐的蕾丝睡衣是连身的很宽松,我清楚的看到原来静姐穿的是黑色长筒丝袜,黑色的T字小内底部如此的细,竟然夹在了静姐小穴中间,我清楚的看到静姐的大阴唇被T字内裤分开的是如此清晰。当时我的心跳急剧加速,JJ已经硬的不能在硬了。这时传来了静姐的声音「怎么没有呢。」静姐这一说话,吓了我一跳,便应到:「别着急,慢慢找,静姐。」我这一应不要紧,静姐往下看了我一眼,发现我的双眼死死的盯在了她的裙子底部。「小坏蛋,看什么呢?」静姐一说话,我才知道自己的失态被发现了,慌忙的站了起来,刚要表示歉意,静姐的身体便开始晃动起来嘴里还「呀呀」手还张牙舞爪的。我正要去扶她,她便从凳子上掉了下来,趴在了我身上,我也被这忽然的沖击撞倒在床上,静姐36D的大奶狠狠压在了我的脸上。静姐发现自己也失态了,慌忙的往后一坐。可是没想到的是,静姐这一坐,换来了我一声惨叫「啊……」听到叫声。静姐一看发现自己已经骑在了我的身上,而且刚才那一坐正好坐在了我硬的不行了的JJ上面。静姐慌张的赶紧挪开自己的身体,而我已经疼的不行了,嘴里自己还不停的念叨「疼……疼死我了。」静姐见状也慌了。「小俊,对不起,姐姐不好,弄疼你了,你怎么样?要不要打120啊?」我忍着疼痛其实更舒服。「别……别打,120要是来了,发现是因为这个,人家会误会咱们的。」静姐一听,这就要哭出来了。「5555那怎么办啊?5555。」「没……没事静姐,一会就好了,一会就好了。」静姐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小俊,裤子脱下来吧,这样勒着也不行啊。」我听了急忙说:「不,别……静。」还没等我说完,静姐竟然自己动手开始解我的皮带,我一看也没有阻止,很快,裤子被解开了。静姐帮我轻轻的往下脱,当时小弟弟还是硬着的,裤子不是很好脱,可是静姐却脱口而出。「你的JJ好大啊。」说着终于一下把裤子拉了下来,连小内裤也给拽了下来,只见我的大JJ在静姐面前晃动了几下,我立刻用手去护住自己的JJ,可静姐却去拉开我的手说:「让我看看。」我也只好把手送开了,静姐很仔细的看了看,伸出自己的右手,碰了碰我硬帮帮的JJ问到:「这样疼吗?」其实当时裤子一脱下来,我的JJ已经就不疼了,只有舒服。可是我说:「嗯,有点疼!」静姐忽然用手握住了我的JJ晃动了两下问到:「那这样疼不疼啊?」我装着哆嗦说到:「嗯,特别疼!」静姐姐看了看我的表情说到:「小俊,你等等姐姐,姐姐用热毛巾给你敷一下。」说着起身就跑出了卧室。嘿嘿,我用眼神偷瞄了一下,静姐这一跑再加上有点慌的表情,还挺性感。其实我现在一点都不疼了,就是想舒服舒服,我正想着一会儿会怎么样了,静姐拿着一条粉色的毛巾跑了进来,毛巾估计就是她的。静姐坐到我旁边说:「小俊,要是疼就先忍一下。」我「嗯」了一声,然后静姐开始小心翼翼的给我用毛巾帮我敷JJ。我闭着眼睛,当时的感觉别提多舒服了,我差点呻吟出来。1分多钟后,我偷偷看了静姐一眼,发现她的脸已经红的不行了,还仔细的帮我敷着JJ。这时她将目光转向了我,发现我在偷看她,我慌忙又闭上眼睛,她便把毛巾扔到一边说到:「哼,小坏蛋,我知道你不疼了!」我缓缓睁开眼睛,微笑着对静姐说:「静姐,真的好舒服,你能帮我亲亲JJ吗?」静姐一听应到:「就知道占姐姐便宜,从你一进我的屋子,一直盯着我看,我就知道你是个大色狼了!」我立刻反驳到:「那谁叫我的静姐姐那么性感,那么漂亮呢!」「就知道说好听的!」静姐一直盯着我的大JJ,说着就爬起在床上,跪在我JJ的面前,一口就把我的JJ含在了嘴里,当时那感觉,有种升天的感觉。静姐边用嘴帮我套弄,边用舌头在我的JJ上裹,不时的舔我的马眼几下,我想着嘿嘿,骚劲终于露出来了。静姐很会用嘴套弄JJ,而且我也终于忍不住开始轻声的呻吟起来「啊……真舒服……姐姐真好。」我这一呻吟,静姐双眼直看我,我也直看着静姐为我口交,那样更让我兴奋了。 这时,静姐的手也伸了上来,握住了我的JJ根部,跟着一起套弄,速度越来越快,兴奋的我把头往上一仰,发现静姐和她老公的结婚照还挂在了墙上,便说到:「姐姐……姐姐你看……你的老公也在看咱们呢。」静姐一听马上吐出我的龟头停下来,说了一句「给我老实点。」立刻又将我的龟头含在嘴里,这一过度让我的身体一痉挛,听了静姐的话,我没有在废话,只有专注的看着这个美丽的熟妇在为我这个小男生卖力口交着。我的JJ大约在静姐嘴里有7、8分钟的时候,口交已经无法在满足我了,我起身坐了起来,开始把手伸进静姐的蕾丝睡衣里,发现静姐没有穿胸罩,我便开始抚摩她的大奶子,静姐见我如此举动看了我一眼,没有拒绝。我便更加放肆起来,大力的开始揉搓,静姐的奶子实在是太大揉起来太舒服了,我用手指不停的刺激静姐的奶头,静姐吐出我的龟头,也开始轻声的「哼」起来,我想是时候了。我将静姐往上一抱,翻躺在了床上。我跪在床上,準备将她的蕾丝睡衣脱掉,我刚把静姐的睡衣裙边掀起来,静姐立刻把我的手按住了说到:「小俊,不要!」我见过这段子,什么「不要」应该是「我要」!可是我没有着急,右手伸到了静姐的睡衣裙子里,用自己的食指中指开始刺激静姐的下体,静姐的小穴由于被T字内裤把阴唇分开了,我很容易的就刺激到了静姐的阴蒂,随着我手指速度的由慢到快,由快到慢,静姐很快失去了理智。「喔……噢噢–小俊……不要……不要这样对姐姐……喔……喔……好舒服啊……噢-噢……好爽……好小俊……」我看差不多了,再次去脱静姐的睡衣,很顺利,静姐很配合的让我把睡衣脱掉了,睡衣脱下来后,静姐自己疯狂的揉搓自己的大奶子,我一看心想能穿成这样还不是骚货,还说什么「不要」!静姐的身体在床上扭动着,黑丝美腿的呈现,让我兴奋不已,我拉起静姐的右脚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丝袜的香气。开始伸出舌头帮静姐舔着她穿着丝袜的丝脚,静姐好像从来都没试过被人舔脚,有意无意的想躲,我一用力,坚持自己的慾望时,静姐明白了,就只好去享受了。我舔过静姐的每一个脚指,静姐好像受不过这种刺激,身体有些痉挛。「啊……好……好痒……小俊……好小俊……姐姐……姐姐不行了。」看到静姐姐开始性起了,便顺着静姐的腿舔了下去,整个穿着长筒丝袜的大腿被我舔了个便,当我的舌头快到小穴的时候,发现静姐的小穴已经泛滥了,已经有些淫水开始往大腿上流了。我看的心里美美的,碰到这个尤物可真不容易的!我双手去拉静姐的T字内裤,静姐配合的将美臀往上一抬,我便轻松的把内裤脱了下来!整个的小穴便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等都没等,往前一趴,舌头一下就伸进了静姐的小穴里面。只见静姐立刻挺起了自己的小肚子,迎合了这一击。「噢……天啊……噢……好爽。」我将舌头拔出往上移了下,开始快速的舔,吸,旋转静姐的阴蒂,呻吟声再起。「啊……啊……啊……喔……爽……噢噢……小俊……好厉害……舔死姐姐了……(随着我速度的加快)噢-噢-噢噢噢……天啊……要丢了……噢噢……啊……」静姐有了一次小的高潮。高潮后的静姐,身体在痉挛,双眼紧闭着,躺在那里。可是我还没有爽,我将静姐的淫水抹在手上一些,涂在了JJ上,跪到静姐面前对準了静姐的小穴一顶「啊……」静姐的小穴被我的大JJ塞的满满的。静姐睁开了眼,用力的推我的胸说到:「小俊,今天就到这里吧,姐姐不行了,还有事。」我不理静姐那一套,抽插开始了。「好大啊」嘿嘿,用过的女人都是那么说的,我心想,可是静姐虽然生过小孩,小穴依然还是那么紧,可能是他老公的太小吧!嘿嘿,我越想越高兴,就抽插的越快,「啪……啪……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灌满了整个屋子。静姐闭紧眼睛,呻吟声又开始了。「小俊……喔……我的……好哥哥……你……的JJ……啊……啊……好大啊……插死……妹妹了……插死了……啊……啊……啊……啊……啊……」我将速度放慢了下来。「……喔喔……好哥哥……快点……快……妹妹要不行了!」伴随着肉体撞击声,我问到「要不行了啊?哥哥让你知道更厉害的。我把JJ拔了出来,用手把静姐扶了起来,让静姐背对着我,双手扶着墙,我站在静姐被后一顶,又一轮的抽插开始了。我问静姐:「这样刺激吗?」「刺……激……什么……啊?喔……喔……噢……」静姐问,我低头一看,原来静姐姐把眼睛闭上了。「好妹妹,把眼睛睁开就知道了!」静姐慢慢睁开眼睛一看,原来自己正好面对着自己和老公的结婚照,同时我把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啪……啪啪-啪……啪……」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大。「啊……小……小坏蛋……啊……啊……啊……又欺负……欺负……妹妹啊……啊……啊……好爽……老公……对……对不起了……老婆……太爽了……啊……啊……啊……俊哥哥……你……也……做……妹妹的……老公吧……啊……啊……啊……啊」「噢……好啊……叫我一声。」「嗯……老公……干……干死我……吧……啊……啊……啊……啊……喔啊……」这时「铃……铃……」手机响了,可是我和静姐已经沉溺在了性交之中,电话不停的响,我感觉静姐也有些意识到了,慢慢的往下跪,我也跟着跪了下来,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显示〔老公来电〕。我立刻停住了抽插,静姐也慌张的拿起电话,回头对我做了一个别出声的动作,我没有动,JJ还插在静姐的小穴里面。静姐调整了一下自己,接通了电话。「老公啊!」「……」「我已经找到了,现在吗?」「……」「那你晚上回来么?」「……」「噢,好的,晚上等你吃饭哟?」……我的JJ还等着呢,那么慢,我心想!所以用力的顶了静姐几下,然后轻轻的抽插,静姐有些失声「嗯……啊……」「……」「没事,东西掉了」轻轻的抽插时,我又用力的顶了两下,静姐「啊……啊……呀……」而且我还拿起了静姐压在被子底下的内衣内裤和丝袜拿起来往鼻子上闻。「……」「都掉了」「……」「新买的零食」「……」「噢,好的,拜拜老公!」「……」电话挂断了,静姐忙回头用自己的小拳头敲我的胸说到。「坏蛋,差点被听到!」顾不得怎么样,我的抽插开始提速,力量开始加大,静姐也疯狂的自己扭动臀部迎合我,通过刚才的电话刺激,很快我也想要射了,把手里静姐的内衣内裤和丝袜扔的到处都是。静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啊……啊……啊……啊……好……哥哥……啊……干死我吧……干死我吧……啊……噢……啊……天啊……太爽了……太爽……啊……啊……啊……」同时,静姐得到了很大满足的高潮,我也射了,射进了静姐身体里。当我拔出JJ的时候,部分精液被我带了出来,滑到了静姐的美臀和丝袜上面。我和静姐姐同时躺了下来,静姐对我说:「小俊,你好猛,比我老公厉害多了!」「妹妹夸奖了!」「谁让你叫我妹妹的。」静姐用小拳头捶了我一下,我说到:「刚才你自己拼命的喊我叫哥哥,又叫我老公的!」静姐一听脸红了,搂着我的胳膊撒娇:「你又欺负人家,怕了你了!」我一听,更得意了「乖,以后我下了班就喂饱了你!」              后记:当天晚饭我和静姐还有他老公一起吃的.我和他老公很聊的来,还喝了几杯,当时静姐有些尴尬,差点被他老公发现了。可是被我解围了……可惜我和静姐的老公喝到凌晨3点多,转天6号早晨,我向公司请了假,但被臭骂了一顿,第一天就请假!我起来之后,正好听见外面关防盗门的声音。我立刻跑到门口去看,原来是静姐的老公去上班了。我看了看表已经9点多了,估计她老公也迟到了。嘿嘿,我开门走到楼道里,捏手捏脚的拧开了静姐家的门,偷偷溜了进去,发现静姐正在阳台往外望,原来在送自己的老公。而且静姐姐上身穿着白色的T恤,下面连内裤都没穿,还是昨天那条能让我喷鼻血的黑色长筒丝袜裹在腿上。我的JJ瞬间就硬了,偷偷走到静姐身后,发现她的小穴好像刚被插过,管不了那么多,扶着静姐的美臀就顶,很顺利的就插了进去。当时静姐姐一惊,回头一看是我,就故作镇定,继续回头和老公挥手。「老公路上小心噢。」我飞快的插着,但又不敢动作太大,能感觉到静姐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镇定了,呻吟声已经「嗯……喔……」出来了。「老公拜拜……」静姐目送自己的老公远去之后,手扶在阳台窗户沿上,屁股翘的高高的被我干。「啊……啊……坏蛋……喔……你……你怎么进来的……喔」我回应到:「好妹妹,起那么早和老公就做爱啊?」「啊……啊……还……不是……因为……你……你把我老公灌的……喔……喔……大……早晨……就拉我……起来……要做爱……喔……喔……饭都还……都……喔……都还没吃……呢……啊……啊……而且还……还……喔……还非,非得……叫我……穿着……丝袜……和他……做……噢……喔……」静姐的淫语让我兴奋!>

我是一个计算机工程师,大学毕业后的最初几年在一所大学里教书,由于我天生容貌端正、英气逼人,着实迷死了不少的大学女生。几乎每天都有女孩和我亲近,不是来询问问题,就是来邀请我参加社交文体活动。偏偏我又秉性好色,对漂亮女孩永远来者不拒,所以也渐渐在校园里浪得了一些虚名。在领导的眼中,我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教学骨干,而且在学生中人缘很好,能和学生“打成一片”;在女生中间,我博学多才,风度翩翩,是不可多得的佳公子,标准的“梦中情人”;而在男生的眼里,除了认为我口才出众,容易滔滔不绝外,可能还有不少的嫉妒和敌意,因为我总是在有意无意中“夺人所爱”,好在我个性豪爽,从来不做小动作压迫学生,而且爱和他们吃喝玩耍,所以这些小男生虽然心里对我有些不服,但还是把我当成了大哥。所以,只要是我看上的女生,一般小男生们都会敬而远之,自觉让我去搞定,我现任的女朋友郁琴就是这样被我泡到手的。郁琴是我校建筑系的校花,年纪比我小四岁,江苏人氏,,玉洁鹅蛋俏脸,一头青丝披肩,眉似六月青柳,一汪秋水如墨,肤如凝脂赛雪,由于美得有些儿过份,再加上气质高傲,从不理会任何轻薄少年的追求,在校内早就是个出了名的“冰美人”,人颂以“小龙女”的外号。“小龙女”今年修了我的一门电脑辅修课,所以每周有一两次见面的机会,由于彼此早有耳闻,所以上课的时候各自也留了一个心眼在里面。虽然我们交谈的次数并不多,但实际上早已是心心相印了,她崇拜我的博学和多才,我仰慕她的容貌和美艳。郁琴上课非常认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优等生,每当她有问题向我提问时,由于是机前上课,她坐着我站着,我总是可以看到她那雪白的乳沟,如果不是因为周围有其他同学,我真会忍不住……转眼学期过了一大半,天气也渐渐热了起来,已经接近考试季节,和郁琴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但是,机会来了……一天中午,我正从图书馆边的路上走去办公室,迎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款款走来,原来是“小龙女”,她手里拿了一叠书,看来是去图书馆占位置。“你好,郁琴,去图书馆吗?” “噢,原来是老师您呐!”我看到郁琴的两颊泛起一阵红晕。“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去山上看看吧!”我不怀好意地说道。“哦,好啊!老师,可是我要去教室把书放一下。”“不用了,就这么几本书,我帮你拿吧!”我慇勤地说。“好吧!”就这样,我们肩并肩朝学校后的小山上走去。孤男寡女,来到林木茂密、人迹罕至的地方,你说我们能怎么样呢?一路上我甜言蜜语,软语温存;她小鸟依人,娇怯可爱。短短的半个小时内,我们已经互相拥吻了。但是马上就到了下午上课的时间了,我们只好往山下走去。郁琴今天穿了一双银色的高跟鞋,刚才上山的时候很轻松,现在可是遇到麻烦了,高跟鞋根本不能走下坡路。我心生一计,一把将我的小甜甜抱过来,缓缓向山下走去,只是我的手一只托着她丰肥的屁股,一只竟然插在她美妙的大腿缝里,隔着她的粉色底裤,我的手指毫不犹豫地在她的阴户上来回按摩。“小龙女”的阴户肥肥的、软软的,温热得像个小馒头,更可爱的是小馒头上的奇妙一缝,正容下我的淫荡一指。揉、捏、摸、拨、操、五毒具全,可怜未经人道的“小龙女”如何经受得了如此的撩拨,不一会儿就娇喘连连,可爱的小底裤也湿了一大半。这时候我们已经来到半山腰的一处坟丘前,在整座山上,只有这一座孤坟,坟是一个未亡人为他的未婚妻修的,墓碑上寥寥数语,却给人以一个凄美爱情故事的无限遐想,想必看倌中有人若是从那所名校毕业,一定明白我所指何处。我把“小龙女”放倒在墓碑前的草地上,卷起她的白色裙子,“啊!不……不要!”“小龙女”用手把裙子又翻下来。可这能由她说了算吗?我的手早就顺着底裤的小缝插进去,拚命揉捏她的阴唇了。郁琴的肥美蚌肉早已经是淫水横流了,我的手指顺着湿滑的淫液又拨逗着她的“小豆豆”。“小龙女”终于把持不住了,她肥圆的屁股一耸一耸的,两只穿银色高跟鞋的纤足一抖一抖的。我知道时候已到,一把就把她的可爱小内裤剥了下来,郁琴配合地提臀曲腿,任由我把内裤从脚上褪下。原来她的内裤是浅蓝色的,我捧到鼻前,果然是沁人心脾,一高兴,把她的底裤往口袋里一塞,这我可是要作为纪念的,下午就让她光屁股穿裙去教室吧!再看郁琴,玉腿八字开,红门两扇现,尤其是阴户之上的整齐幼丝,真是人间难得的尤物。我把她的白色裙子卷起到腰部以上,这样一来,她的整个下身都光赤在我的面前,真是淫荡无比啊!郁琴的阴户是属于那种内敛型的,从外面看只有丰肥的阴户,看不到凸现的大阴唇,只有一条口吐媚液的小小红缝,这正是我的最爱。我一把托起她雪白的屁股,不管她由于头低脚高而发出的“呵……呵……”呻吟,伸长舌头,从下往上,从屁眼到阴蒂,来了一个长长的深情一舔,简直是爽透了!我天生就喜欢舔女人的下阴,即使她刚刚撒完了尿也喜欢。郁琴的阴户经我这样无情的开发,渐渐动挞起来,原本深藏不露的小阴唇也如同鸡冠一样吐了出来。至于郁琴的樱桃小口,更是“亲爱的,爽死我了!本姑娘被你奸了……”地说个不停。我趁热打铁,将整个舌头都卷成一条,然后狠狠地钻进她紧暖的阴道,用力向小可爱的子宫里吹入一大口“阳气”。郁琴哪里能承受这样的一击,“哎”一声浪叫,浑身扭动不已。“好老师,快给我好吗?快!”平时冷若冰霜的美女,这时居然像一条母狗一样发情起来。“给你什么?”我故意挑逗“小龙女”。“就是那个……”“哪个?”“就是鸡巴,我要你的大鸡巴来爱我!哦……哦!” 原来“鸡巴”这个词也可以从一个女大学生的口中吐出来。我快速拉开拉链,攀枪将早已高举的阳具挺到她的眼前︰“是不是这个?”“小龙女”媚眼如丝,没有说话,而是一把捏住,目光淫淫地轻笑道︰“你的真的好粗、好长、好大啊!”“那好,先给我吹吹萧吧!”“小龙女”虽面有难色,但还是轻启朱唇,一口将我的紫色龟头吞入口中,品咂起来。老天!这么美的MM给我吹萧,我差点美得脑溢血,可是看来“小龙女”吹萧的技术不过关,老是用牙齿咬我的冠状沟,搞得我呲牙咧嘴的。我有些恼怒,一把抓过她的秀发,一挺屁股,将粗长的鸡巴直直捅进郁琴的嘴里,一直停留在她的喉咙口,然后小幅快送,急速抽动。郁琴“伊……呀……”地浪叫连连,但是我必须中途刹车了,“快,把你淫荡的小 亮出来……”我急不及待地对着她喊。郁琴忧怨地看了我一眼,温顺地分开大腿,将她的淫荡小 奉献出来。我不作多想,将鸡巴一把从她嘴里抽出,转而朝着她淌着淫水的阴道就插,她双手扶着我腰部拚命往前推︰“呀……痛!人家还是第一次,你的鸡巴这么大……慢慢来……”我哪管这么多,抱着她屁股,下体往前狠命一挺,“啊!~~妈呀……好痛啊……”就在郁琴痛得发抖的喊声中,龟头已捅进了她未经人道的小 里,我顺势往后稍稍一抽,再猛力一插,随着缕缕血丝的渗出,整根阴茎已冲破处女膜,深深地长驱直入到阴道尽头。哈哈!美丽的校花“小龙女”让我破瓜了!不过我在“床”上一向不怜香惜玉,“小龙女”的阴户紧暖有力,我摆开阵势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抽插,早把“小龙女”弄个半死,两脚翘到半天高,气喘吁吁。我则觉得正面操 还不够过瘾,捏着“小龙女”的奶子说︰“转过来,趴着,把屁股举起来!”她哭丧着脸,趴伏在坟堆前,将一个雪白粉嫩的屁股毫无保留地展示在阳光下。这屁股简直是太美了!白、肥、圆、嫩、柔,我一把捧过来,扒开她的两瓣美屁,先是狠狠地拍了两下,然后摸着淫湿的阴门,将鸡巴毫无保留地纳入了这个美丽的肉洞,然后手扳她胸前的一对玉乳,狠命抽插!其间我不停地扒开她的两瓣美屁,观看鸡巴进出她阴门的美景,我发现她的小屁眼不像别的女孩是浅棕色,而是浅红色,嫩得像婴儿的小嘴。哼!这次来不及了,下次一定要把你的屁眼来开苞!我冒了点坏水上来,随手将我刚才为郁琴采摘的一束野蔷薇捡起来,然后从郁琴的阴门后撩起一些淫水抹在“小龙女”的肛门上,“小龙女”在下面哼哼即即,好像在说什么。我慢慢扒开她的两瓣屁股,将肛门扩到最大,然后将这束野花连钻带插地插入了郁琴的屁眼。“啊,你好变态,不跟你玩儿了!”郁琴带着哭腔说。可我才不管她呢!看着一束美丽的鲜花插在美人的撩人肛门口,随着交媾的节拍来回摆动,这简直太美了!突然郁琴的阴道猛烈抽搐起来,我的精液已经阵阵涌来,我用力拔出阳具,对准“小龙女”美白的屁股,将滚烫的阳精播种在她的肉丘上,然后抹开,将精液涂抹到郁琴的整个浑圆美臀。我是一个计算机工程师,大学毕业后的最初几年在一所大学里教书,由于我天生容貌端正、英气逼人,着实迷死了不少的大学女生。几乎每天都有女孩和我亲近,不是来询问问题,就是来邀请我参加社交文体活动。偏偏我又秉性好色,对漂亮女孩永远来者不拒,所以也渐渐在校园里浪得了一些虚名。在领导的眼中,我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教学骨干,而且在学生中人缘很好,能和学生“打成一片”;在女生中间,我博学多才,风度翩翩,是不可多得的佳公子,标准的“梦中情人”;而在男生的眼里,除了认为我口才出众,容易滔滔不绝外,可能还有不少的嫉妒和敌意,因为我总是在有意无意中“夺人所爱”,好在我个性豪爽,从来不做小动作压迫学生,而且爱和他们吃喝玩耍,所以这些小男生虽然心里对我有些不服,但还是把我当成了大哥。所以,只要是我看上的女生,一般小男生们都会敬而远之,自觉让我去搞定,我现任的女朋友郁琴就是这样被我泡到手的。郁琴是我校建筑系的校花,年纪比我小四岁,江苏人氏,,玉洁鹅蛋俏脸,一头青丝披肩,眉似六月青柳,一汪秋水如墨,肤如凝脂赛雪,由于美得有些儿过份,再加上气质高傲,从不理会任何轻薄少年的追求,在校内早就是个出了名的“冰美人”,人颂以“小龙女”的外号。“小龙女”今年修了我的一门电脑辅修课,所以每周有一两次见面的机会,由于彼此早有耳闻,所以上课的时候各自也留了一个心眼在里面。虽然我们交谈的次数并不多,但实际上早已是心心相印了,她崇拜我的博学和多才,我仰慕她的容貌和美艳。郁琴上课非常认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优等生,每当她有问题向我提问时,由于是机前上课,她坐着我站着,我总是可以看到她那雪白的乳沟,如果不是因为周围有其他同学,我真会忍不住……转眼学期过了一大半,天气也渐渐热了起来,已经接近考试季节,和郁琴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但是,机会来了……一天中午,我正从图书馆边的路上走去办公室,迎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款款走来,原来是“小龙女”,她手里拿了一叠书,看来是去图书馆占位置。“你好,郁琴,去图书馆吗?” “噢,原来是老师您呐!”我看到郁琴的两颊泛起一阵红晕。“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去山上看看吧!”我不怀好意地说道。“哦,好啊!老师,可是我要去教室把书放一下。”“不用了,就这么几本书,我帮你拿吧!”我慇勤地说。“好吧!”就这样,我们肩并肩朝学校后的小山上走去。孤男寡女,来到林木茂密、人迹罕至的地方,你说我们能怎么样呢?一路上我甜言蜜语,软语温存;她小鸟依人,娇怯可爱。短短的半个小时内,我们已经互相拥吻了。但是马上就到了下午上课的时间了,我们只好往山下走去。郁琴今天穿了一双银色的高跟鞋,刚才上山的时候很轻松,现在可是遇到麻烦了,高跟鞋根本不能走下坡路。我心生一计,一把将我的小甜甜抱过来,缓缓向山下走去,只是我的手一只托着她丰肥的屁股,一只竟然插在她美妙的大腿缝里,隔着她的粉色底裤,我的手指毫不犹豫地在她的阴户上来回按摩。“小龙女”的阴户肥肥的、软软的,温热得像个小馒头,更可爱的是小馒头上的奇妙一缝,正容下我的淫荡一指。揉、捏、摸、拨、操、五毒具全,可怜未经人道的“小龙女”如何经受得了如此的撩拨,不一会儿就娇喘连连,可爱的小底裤也湿了一大半。这时候我们已经来到半山腰的一处坟丘前,在整座山上,只有这一座孤坟,坟是一个未亡人为他的未婚妻修的,墓碑上寥寥数语,却给人以一个凄美爱情故事的无限遐想,想必看倌中有人若是从那所名校毕业,一定明白我所指何处。我把“小龙女”放倒在墓碑前的草地上,卷起她的白色裙子,“啊!不……不要!”“小龙女”用手把裙子又翻下来。可这能由她说了算吗?我的手早就顺着底裤的小缝插进去,拚命揉捏她的阴唇了。郁琴的肥美蚌肉早已经是淫水横流了,我的手指顺着湿滑的淫液又拨逗着她的“小豆豆”。“小龙女”终于把持不住了,她肥圆的屁股一耸一耸的,两只穿银色高跟鞋的纤足一抖一抖的。我知道时候已到,一把就把她的可爱小内裤剥了下来,郁琴配合地提臀曲腿,任由我把内裤从脚上褪下。原来她的内裤是浅蓝色的,我捧到鼻前,果然是沁人心脾,一高兴,把她的底裤往口袋里一塞,这我可是要作为纪念的,下午就让她光屁股穿裙去教室吧!再看郁琴,玉腿八字开,红门两扇现,尤其是阴户之上的整齐幼丝,真是人间难得的尤物。我把她的白色裙子卷起到腰部以上,这样一来,她的整个下身都光赤在我的面前,真是淫荡无比啊!郁琴的阴户是属于那种内敛型的,从外面看只有丰肥的阴户,看不到凸现的大阴唇,只有一条口吐媚液的小小红缝,这正是我的最爱。我一把托起她雪白的屁股,不管她由于头低脚高而发出的“呵……呵……”呻吟,伸长舌头,从下往上,从屁眼到阴蒂,来了一个长长的深情一舔,简直是爽透了!我天生就喜欢舔女人的下阴,即使她刚刚撒完了尿也喜欢。郁琴的阴户经我这样无情的开发,渐渐动挞起来,原本深藏不露的小阴唇也如同鸡冠一样吐了出来。至于郁琴的樱桃小口,更是“亲爱的,爽死我了!本姑娘被你奸了……”地说个不停。我趁热打铁,将整个舌头都卷成一条,然后狠狠地钻进她紧暖的阴道,用力向小可爱的子宫里吹入一大口“阳气”。郁琴哪里能承受这样的一击,“哎”一声浪叫,浑身扭动不已。“好老师,快给我好吗?快!”平时冷若冰霜的美女,这时居然像一条母狗一样发情起来。“给你什么?”我故意挑逗“小龙女”。“就是那个……”“哪个?”“就是鸡巴,我要你的大鸡巴来爱我!哦……哦!”原来“鸡巴”这个词也可以从一个女大学生的口中吐出来。我快速拉开拉链,攀枪将早已高举的阳具挺到她的眼前︰“是不是这个?”“小龙女”媚眼如丝,没有说话,而是一把捏住,目光淫淫地轻笑道︰“你的真的好粗、好长、好大啊!”“那好,先给我吹吹萧吧!”“小龙女”虽面有难色,但还是轻启朱唇,一口将我的紫色龟头吞入口中,品咂起来。老天!这么美的MM给我吹萧,我差点美得脑溢血,可是看来“小龙女”吹萧的技术不过关,老是用牙齿咬我的冠状沟,搞得我呲牙咧嘴的。我有些恼怒,一把抓过她的秀发,一挺屁股,将粗长的鸡巴直直捅进郁琴的嘴里,一直停留在她的喉咙口,然后小幅快送,急速抽动。郁琴“伊……呀……”地浪叫连连,但是我必须中途刹车了,“快,把你淫荡的小 亮出来……”我急不及待地对着她喊。郁琴忧怨地看了我一眼,温顺地分开大腿,将她的淫荡小 奉献出来。我不作多想,将鸡巴一把从她嘴里抽出,转而朝着她淌着淫水的阴道就插,她双手扶着我腰部拚命往前推︰“呀……痛!人家还是第一次,你的鸡巴这么大……慢慢来……”我哪管这么多,抱着她屁股,下体往前狠命一挺,“啊!~~妈呀……好痛啊……”就在郁琴痛得发抖的喊声中,龟头已捅进了她未经人道的小 里,我顺势往后稍稍一抽,再猛力一插,随着缕缕血丝的渗出,整根阴茎已冲破处女膜,深深地长驱直入到阴道尽头。哈哈!美丽的校花“小龙女”让我破瓜了!不过我在“床”上一向不怜香惜玉,“小龙女”的阴户紧暖有力,我摆开阵势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抽插,早把“小龙女”弄个半死,两脚翘到半天高,气喘吁吁。我则觉得正面操 还不够过瘾,捏着“小龙女”的奶子说︰“转过来,趴着,把屁股举起来!”她哭丧着脸,趴伏在坟堆前,将一个雪白粉嫩的屁股毫无保留地展示在阳光下。这屁股简直是太美了!白、肥、圆、嫩、柔,我一把捧过来,扒开她的两瓣美屁,先是狠狠地拍了两下,然后摸着淫湿的阴门,将鸡巴毫无保留地纳入了这个美丽的肉洞,然后手扳她胸前的一对玉乳,狠命抽插!其间我不停地扒开她的两瓣美屁,观看鸡巴进出她阴门的美景,我发现她的小屁眼不像别的女孩是浅棕色,而是浅红色,嫩得像婴儿的小嘴。哼!这次来不及了,下次一定要把你的屁眼来开苞!我冒了点坏水上来,随手将我刚才为郁琴采摘的一束野蔷薇捡起来,然后从郁琴的阴门后撩起一些淫水抹在“小龙女”的肛门上,“小龙女”在下面哼哼即即,好像在说什么。我慢慢扒开她的两瓣屁股,将肛门扩到最大,然后将这束野花连钻带插地插入了郁琴的屁眼。“啊,你好变态,不跟你玩儿了!”郁琴带着哭腔说。可我才不管她呢!看着一束美丽的鲜花插在美人的撩人肛门口,随着交媾的节拍来回摆动,这简直太美了!突然郁琴的阴道猛烈抽搐起来,我的精液已经阵阵涌来,我用力拔出阳具,对准“小龙女”美白的屁股,将滚烫的阳精播种在她的肉丘上,然后抹开,将精液涂抹到郁琴的整个浑圆美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