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IB-051016-158 -[無碼]最新加勒比 051016-158 妻子在丈夫面前被上司中出 目澤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CARIB-051016-158 -[無碼]最新加勒比 051016-158 妻子在丈夫面前被上司中出 目澤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社长,今天下午我可以先走吗?”“斋籐小姐有什么急事吗?”“嗯,身体觉得好像有点发烧……”“真可惜呀,你今年还是全勤呢……”“社长,抱歉了……”“没关系……身体不舒服是大事……”斋籐惠美子是五年前来到这家电镀工厂上班的。五年来她每天从工业区附近的国民住宅来工厂上班,一次也没有请假过。负责金属抛光作业的她每天都要接触大量溶剂,长期接触有毒化学物质伤害了她的身体,而今天已经难受到连上班坐着都有困难了。路上惠美子到附近商店街药房买了点感冒药,就急急忙忙回家里前进。她家是连续十栋并排国民住宅社区入口处第一栋的一楼,惠美子打开门锁,狭窄的玄关中丈夫的皮靴旁排着一双陌生的女鞋。“啊……啊……啊……咿……咿……咿……”“嗯……嗯……嗯……”惠美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上个月惠美子的先生被公司解雇了,今天一大早他就出门说要去找工作。老公说了中午之后就会回来,但是现在从自己家中,明显地传出了男女交欢呜咽的叫床声。惠美子小心地关上门,不发出一点声音,惦着脚小心地往传出女人喘息声的房间走去。“啊……好舒服……太爽了……亲爱的……”“啊啊……再进去一点……快……好大……”经过厨房就是四个半塌塌米大的和室,惠美子小心翼翼地拉开纸门。打理得非常整齐的和室中,长发全裸女人的背影跳入她的眼帘。女人坐在盘着双腿的老公身上大声喘气,汗湿的长发不断在空中乱舞着,从惠美子的角度看不见老公深埋在女人胸前的脸。外面是冷得半死的严冬季节,但汗水的热气却从房间里两个人拥抱的身体上不断地冒出。“啊啊啊……快点……再快点……”“我……我也……要出来了……”“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嗯……嗯……”男人在射精前把阳具从女人淫靡的裂缝中抽出,沾满女人爱液的阴茎雄伟地矗立在身前,一下子便塞入女人的小口中。“吞下去……全部给我吞下去!”“嗯……嗯……”(……老公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过……)男人仰起脖子,享受射精后女人用小嘴清理龟头的快感。惠美子注视着老公充满快感的脸,眼泪不知不觉噗噗地流了下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子……)惠美子20岁那年不顾家里的反对与老公大辅结婚。小夫妻受尽人情冷暖,拚命赚钱为的就是能早日买下属于两人的房子。再怎么苦惠美子也能忍受,只要两人相依为命就是幸福,但她却没想到薄幸的男人全盘否定了她对婚姻的期盼。惠美子擦了擦眼泪,咬着牙扯开了拉门。“啊!”大辅惊讶地合不拢嘴,全身僵硬地站着,眼睛像是快掉出来一样。“啊!”惠美子快要出血的眼睛瞪着全裸的女人看,狼狈不堪急忙想要爬到丈夫身后的,居然是这些年来唯一同情自己的表姐倮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惠美子凄声叫着。“不……惠美子……不是你想的那样……”大辅大声喊着。“对不起……惠美子……对不起……”惠子哭着拚命磕头。惠美子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飘满两人淫臭的四塌塌米半房间在眼中不断崩落。“为什么……为什么……”“惠美子,别这样!”回神过来的大辅跳着穿起内裤,挣扎地靠近想要拉住惠美子。眼看最亲密的倮子裸着身子在自己卧房中,强烈被背叛感让惠美子陷入悲伤深渊。“不要碰我!”惠美子狠狠地打落大辅扶上自己肩头的手。“有话好说啦……别这样……”“……”惠美子丢下老公与惠子,无言地转身跑出屋去。************“社长!斋籐小姐她!”“斋籐小姐?她下午请假呀!”“不是!社长,斋籐小姐她昏倒了!”“啊?” 狂奔而出的倮美子下意识地朝公司跑去。发着烧的身体哪经得起这样折腾,身心俱疲的她在推开工厂大门的瞬间就垮了下来。“斋籐小姐的身体好烫,快,快扶她到我的房间去!”“没关系,我还能自己走……”惠美子虚弱地说。“怎么啦?你不是说要回家休息吗?”“哇呜呜呜呜……”惠美子突然像孩子般大哭起来,强烈的悲鸣让工厂中所有人都放下工作望向她。再也忍不住的女人彻底崩溃了。孝司社长不明白她为何哭得这么伤心,连忙扶着肩膀、撑着倮美子无力的身躯往工厂休息室移动。“来,躺好,好好休息一下!”孝司取来棉被替惠美子盖上,“躺好……”午休时间已经过了,但工人们都焦急地围在门口。“大家先回去工作吧,这里交给我就好!”孝司驱走围观的人群,到医务室取来冰枕让惠美子枕上。女人慢慢恢复平静不再哭泣。“发生了什么事,惠美子?”“社长……对不起……”孝司30岁那年从父亲手中接过这家电镀厂。没怎么花到父母的钱,孝司用自助旅行的方式几乎游遍全世界,但父亲突然病倒的消息让他急忙赶回来,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继承了这家工厂。对电镀业完全外行的他,日以继夜地拚命工作着。从扛起父亲留下的重担那天起,工作上的革命情感让孝司与惠美子建立起不错的友谊。“是你先生的事情吗?”“啊?……不……不是……跟他无关……”“那是怎么啦?怎么会这么难过?”“社长对不起……”“好吧,那我就不多问了,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吧。”“嗯……”“药呢?吃药了吗?”“还没,我买了还没吃……”“喔?”孝司翻开惠美子的提袋,拿出药让她吞下,“那我先回去工作了,你好好休息。”从绝望深渊中归来发着高烧的倮美子,渐渐地在药物的效力下沈沈睡去。************“斋籐小姐,感觉好点没有?”“喔……”惠美子还迷迷糊糊的。终于晚上八点忙完了所有工作,孝司回到休息室中探望惠美子的病情。“还是非常热……”烧得发晕的女人口齿不清地回答。孝司取来了新的冰枕,同时细心地从冷冻库中取来毛巾帮惠美子擦汗。“大家都下班了吗?”“嗯,今天大家加班得比较晚,不过都走了”孝司觉得倮美子身上盖得太多了,卷起棉被取来一床毯子帮她盖上,“最近加班比较多,生产线上几个欧巴桑都在抱怨呢。”躺在棉被里的倮美子,衣服像是洗过了般完全湿透。“唉呀,衣服湿成这样……”孝司说,“糟糕,工厂里没有可以让你换的衣服。”就在孝司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电话响了。“喔,是您呀!您夫人发烧昏倒在公司里了!”电话那头是惠美子的先生大辅。“喔,公司有人照顾她呀!那今晚就先让她在公司休息吧,麻烦你们了!”“喂!喂喂!”孝司对电话大喊,男人已经挂断电话了。“搞什么呀,真是没礼貌!”孝司走回自己办公室,从橱子里取出T恤来。(没衣服可换了,先拿这个给她穿上吧……)“斋籐小姐!”孝司摇着倮美子的肩膀,手突然间停了下来。欲望的火焰瞬间从他心中闪过。孝司轻轻卷起毛毯。(不行……那样是不对的……不可以那样……)满身大汗的25岁身躯横在眼前,孝司强忍住震动不已的心跳,一颗一颗解开惠美子身上衬衫的扣子。终于所有的扣子都解开了,孝司打开湿露了的衬衫,一对洁白的乳房几乎要从胸罩中满出来。雪白的身躯在电灯下闪着汗光,孝司拿起冰毛巾,缓缓擦拭女人发热的上半身。(感觉真好……)受到冰毛巾的刺激,惠美子慢慢醒来。毛巾在滑过两个罩杯间时停了下来,孝司的手指捏住了胸罩正面的扣环,稍微用力紧绷的胸罩就弹了开来…… 圆润的乳房即便是躺下也显得饱满,白嫩的肉球上两颗小小粉红色的蓓蕾正坚挺地绽放。(……)孝司捏起毛巾,轻轻地在乳头上画着圆圈。惠美子缓缓恢复意识,脑中渐渐浮现白天发生的事情。(感觉真好……真好……好舒服……)惠美子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家中的被窝里。(啊……是……是谁……)惠美子确定不是老公拿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体,微微张开眼睛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啊……是社长……)跳进惠美子眼中的是老板。孝司的脸近得像要贴上惠美子的胸部,正专心地拿着毛巾擦拭她身上的汗水。惠美子觉得心脏快要跳出喉咙,强烈的冲击让身体不住地扭动起来。“惠美子小姐,抱歉我要脱下你的裤子啰”孝司没发现惠美子已经醒了,自言自语地礼貌宣告着。(天哪!我的内裤要被社长看到了……)发自于好意,孝司细续动作。(大辅……大辅背叛了我……我……)如果是孝司以外的男人,惠美子现在早就跳起来了。但这些年来的相处,惠美子心中早就对社长有了好感,如今大辅背叛了自己,而自己又无意识地回到工厂投靠了孝司…… 孝司技巧地解开裤子上的扣子、拉下拉炼,接着用蛮力把被汗水浸湿的长裤给脱了下来。惠美子不知所措地紧咬着嘴唇,在孝司脱下裤子瞬间,腰肢不自觉地向上擡起。努力想把裤子脱下来的孝司没注意到纤腰微微地挺起,更没注意到惠美子正在背后偷瞄着自己的动作。孝司终于把湿裤子从脚踝上抽掉。裤子被强行拉下时内裤也被扯到了屁股上,惠美子可以感觉自己的阴毛从内裤中露了出来。(啊……毛被社长看到了……)尽管内裤快要从屁股滑下,惠美子还是装作昏迷的样子。孝司看了看惠美子的阴毛,又拿起毛巾擦拭她的身体。惠美子身上的毛毯已经全部被掀开,女人细长的双腿完全暴露了出来。孝司在大腿与脚跟间滑动,仔细地为她擦去皮肤上的汗珠。终于擦干净了,孝司取来一套新的被褥放在惠美子身边。男人默默地把手臂伸入惠美子的颈后,缓缓擡起女人上半身。惠美子的头向后靠在男人的胳臂上,一动也不动。孝司扶着她,把湿透的衬衫跟胸罩从肩膀上剥掉,接着抱起惠美子,把她放到新的被褥上。(啊……全身都赤裸了……)惠美子仰面朝天地地躺上了新的被褥,全身上下只剩下勉强遮住下体的三角裤。孝司整理了一下女人脱下的衣服,接着取来热水跟毛巾。眼前的女人似乎还昏迷着,孝司停了半响,打量一下面前的女人。他再次扶起女人的肩膀跟腰,让惠美子侧躺过来。热毛巾擦过惠美子侧躺的身体,孝司的手缓慢地往下半身前进。(社长呀……我的那里被你碰到了……)混合着期待与不安的异样兴奋,惠美子突然高声呻吟起来。毛巾正好缠在惠美子的内裤上,孝司一下子拉下了内裤,内裤卷成缩在大腿上。(啊……这是惠美子的阴部……)惠美子不断混乱地喘息,孝司以为是发烧的关系,却没注意到女人兴奋地喘着。毛巾沿着原本三角裤的形状来回擦拭着,从小腹到大腿根部,接着慢慢滑向腿间的秘裂。(啊……好怪的感觉……)热毛巾滑过肌肤的奇异触感,让惠美子花瓣中的温度不断升高。孝司一面盯着紧闭的肉瓣,一面享受手掌抚过惠美子臀部时绝佳的触觉。孝司轻轻掰开女人的屁股,毛巾朝着最私密的花园滑去。(啊……啊……不……)肛门暴露在空气之中,毛巾的粗糙感刮过了阴唇。(啊……我……湿了……社长……受不了了……)孝司不知道背后的女人已变成这个样子,但充分感够到男人的女体却已淫臭飘荡,肉洞慢慢湿润起来。惠美子无法阻止阴唇反射地打开,重复细小的刺激让身体里的性感愈来愈强大。孝司一次又一次想擦拭去皮瓣上的水分,但强烈凌辱感让欲望源源不绝从皮肤下渗出。孝司放下毛巾,把惠美子翻回仰躺的姿势。虽然眼睛还是闭着的,但透过眼皮而来的强烈灯光,却让她不由得皱起眉毛来。(………)孝司发现到惠美子秘处的变化,不管她的表情把毛巾拧干挂好。(糟糕……被社长发现了……羞死了……)三角裤卷成一团挂大腿上,大腿因此被勒得闭在一起,浓密的阴毛正暴露在孝司眼前。他一面欣赏女人柔顺的耻毛,一面把内裤从脚踝脱下。(啊……我……一丝不挂了……怎么办……)惠美子的身体暴露在灯光下,被褥上的女体不敢反抗,动也不动。孝司的毛巾沿着僵硬的双腿继续前进。(啊啊……那……那里……)孝司的手从腿移动到阴毛正上方,已经发现惠美子醒了的他,在不激起惠美子反抗的范围内慢慢扩大移动范围。他把毛巾缠在手指上,缓缓往紧闭的肉唇活动。(啊……来……来了……喔……)隔着薄薄的毛巾,惠美子的清楚感觉到孝司手指的力量,突然间,她全身发硬,像是要抵抗似颊紧大腿。“这里也好湿唷……不弄干净不行……”孝司终于说话了,但惠美子不敢开口回答。像是隔着毛巾品尝惠美子的体温一样,手指逐渐往裂缝中沈去。(啊啊啊…………)被毛巾盖住脸的惠美子,头向后仰起,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除了那个进不去的秘穴外,每个地方都被孝司擦遍了,他的手温柔地握住一只膝盖把它弄曲,阴唇整个暴露出来的感觉让惠美子浑身火热。孝司从毛巾中抽出手指,分开惠美子的大阴唇,在阴蒂上轻柔地化着圆圈。(啊啊……好舒服呀……喔……)惠美子所有感觉都集中到那手指按住的一点上,被抱住的膝盖不断在孝司怀里颤抖着。孝司凝视着那忍不住刺激而发抖的脚,以及惠美子那象征着兴奋紧握床单的手。(好吧……斋籐小姐……)孝司让惠美子的脚缠上自己的腰,男人的身体进入她的腿间,同时左手也袭上了惠美子的乳房。(不……啊啊……)当手指碰到紧绷的乳头的时候,微弱的呜咽从毛巾下冒了出来。孝司可以感觉到女人感冒与情欲的温度,正不断地从手心传来。孝司慢慢地享受女人乳房滑腻的触感,另只手继续搓揉女人的花蕊。(啊啊啊……喔……喔……)手指在女人完全溶化了的花瓣中被蜜汁湿透,他轻轻用指甲搔弄惠美子的阴核。(喔……啊……啊……啊……)惠美子像是被通电了一样全身痉挛,细腰用力挺起,整个人像是反折一样。孝司脸填满在女人的股间,惠美子在官能的浪潮中不断喘息,所有的理智像断线的风筝早已不见。“啊……社……社长……那里脏呀……”“………”“喔……啊啊……那里……啊啊……”整个下体都被孝司含住,他的舌头不断地在阴核上舔动。“啊啊啊啊啊……”惠美子努力忍耐排山倒海而来的感官狂潮,大腿把孝司的头紧紧夹住。“啊啊……到……到了……我到了……”“……”惠美子迎上绝顶的瞬间,从淫裂有点暖和的液体迸出,沾湿了孝司的脸。“啊……死……死……死了……”孝司从惠美子的胯股间举起脸,一边俯视沈浸在绝顶里的惠美子一边脱去衣服。孝司握住惠美子的脚踝,往两侧大大拉开,接着把愤怒的阳具深深刺入惠美子身体。“啊啊……好舒服……”惠美子被孝司强力地贯穿,不能说话也无法抵抗,像的溺水子宫中官能快感的波浪不断袭击,她转动手臂紧紧抱住孝司的脊背。“更……社……社长……更一深点……”惠美子贪图孝司陆续放出的强大力量,从指甲向男人的脊背传送爱欲的资讯。“啊……喔喔……呜……啊啊……”孝司拨开覆在脸上的毛巾,热烈地吸允惠美子充满性感的嘴唇。“嗯嗯……嗯……”闯入惠美子口里的男人舌头,灵活地纠缠着。“匡匡……”玄关传来敲门的声音,激情中的男女停下了交换唾液的动作。“不好意思呀!我是斋籐!请问我们家惠美子是不是还在里面?”老公的声音吓到了惠美子,她紧紧抱住孝司的身体。“对不起呀!社长先生先生在吗?”“……”“……”二人互看,相连在一起的身体不敢乱动。“惠美子!亲爱的!我是大坏蛋!……拜托……拜托你回家吧……”孝司的身体在听到惠美子老公声音的瞬间整个僵硬,就快要射精的感觉也立刻缩了回去。惠美子象征性地推了推孝司,但那样的反抗根本阻止不了他,孝司拉上棉被盖住两人身体,再次激烈地抽插。“惠美子呀!对不起,对不起啦!”惠美子丈夫的声音,从门口移动到工厂不过,被子里的二人却没发现。“啊啊……好舒服……啊……”“社长!惠美子!拜托出来吧!”惠美子的丈夫向工厂移动,在消失了灯光的工厂中一边哭一边在寻找妻子的身姿。“啊……啊……又……又高潮了……”“我……我也要射了……斋籐小姐……我……”“啊……一起……一起出来吧……”“出……要出来了……喔……”“喔……又……又高潮了……”孝司在喷出前的瞬间,把暴涨的阴茎从湿黏不堪的肉洞中拔了出来。“啊啊……斋籐小姐……斋籐小姐……”“嗯嗯……嗯嗯……”惠美子把孝司的精液全部吞下,接着仔细地把粗大肉棒上的自己的爱液舔干净。“你……你们……”没发现丈夫转到工厂的惠美子与孝司,听到声音回头看。“惠美子……你……”工厂的门大开,被眼前景象吓呆了的大辅,像雕像一样僵硬地站在夜色中。“社长,今天下午我可以先走吗?”“斋籐小姐有什么急事吗?”“嗯,身体觉得好像有点发烧……”“真可惜呀,你今年还是全勤呢……”“社长,抱歉了……”“没关系……身体不舒服是大事……”斋籐惠美子是五年前来到这家电镀工厂上班的。五年来她每天从工业区附近的国民住宅来工厂上班,一次也没有请假过。负责金属抛光作业的她每天都要接触大量溶剂,长期接触有毒化学物质伤害了她的身体,而今天已经难受到连上班坐着都有困难了。路上惠美子到附近商店街药房买了点感冒药,就急急忙忙回家里前进。她家是连续十栋并排国民住宅社区入口处第一栋的一楼,惠美子打开门锁,狭窄的玄关中丈夫的皮靴旁排着一双陌生的女鞋。“啊……啊……啊……咿……咿……咿……”“嗯……嗯……嗯……”惠美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上个月惠美子的先生被公司解雇了,今天一大早他就出门说要去找工作。老公说了中午之后就会回来,但是现在从自己家中,明显地传出了男女交欢呜咽的叫床声。惠美子小心地关上门,不发出一点声音,惦着脚小心地往传出女人喘息声的房间走去。“啊……好舒服……太爽了……亲爱的……”“啊啊……再进去一点……快……好大……”经过厨房就是四个半塌塌米大的和室,惠美子小心翼翼地拉开纸门。打理得非常整齐的和室中,长发全裸女人的背影跳入她的眼帘。女人坐在盘着双腿的老公身上大声喘气,汗湿的长发不断在空中乱舞着,从惠美子的角度看不见老公深埋在女人胸前的脸。外面是冷得半死的严冬季节,但汗水的热气却从房间里两个人拥抱的身体上不断地冒出。“啊啊啊……快点……再快点……”“我……我也……要出来了……”“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嗯……嗯……”男人在射精前把阳具从女人淫靡的裂缝中抽出,沾满女人爱液的阴茎雄伟地矗立在身前,一下子便塞入女人的小口中。“吞下去……全部给我吞下去!”“嗯……嗯……”(……老公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过……)男人仰起脖子,享受射精后女人用小嘴清理龟头的快感。惠美子注视着老公充满快感的脸,眼泪不知不觉噗噗地流了下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子……)惠美子20岁那年不顾家里的反对与老公大辅结婚。小夫妻受尽人情冷暖,拚命赚钱为的就是能早日买下属于两人的房子。再怎么苦惠美子也能忍受,只要两人相依为命就是幸福,但她却没想到薄幸的男人全盘否定了她对婚姻的期盼。惠美子擦了擦眼泪,咬着牙扯开了拉门。“啊!”大辅惊讶地合不拢嘴,全身僵硬地站着,眼睛像是快掉出来一样。“啊!”惠美子快要出血的眼睛瞪着全裸的女人看,狼狈不堪急忙想要爬到丈夫身后的,居然是这些年来唯一同情自己的表姐倮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惠美子凄声叫着。“不……惠美子……不是你想的那样……”大辅大声喊着。“对不起……惠美子……对不起……”惠子哭着拚命磕头。惠美子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飘满两人淫臭的四塌塌米半房间在眼中不断崩落。“为什么……为什么……”“惠美子,别这样!”回神过来的大辅跳着穿起内裤,挣扎地靠近想要拉住惠美子。眼看最亲密的倮子裸着身子在自己卧房中,强烈被背叛感让惠美子陷入悲伤深渊。“不要碰我!”惠美子狠狠地打落大辅扶上自己肩头的手。“有话好说啦……别这样……”“……”惠美子丢下老公与惠子,无言地转身跑出屋去。************“社长!斋籐小姐她!”“斋籐小姐?她下午请假呀!”“不是!社长,斋籐小姐她昏倒了!”“啊?”狂奔而出的倮美子下意识地朝公司跑去。发着烧的身体哪经得起这样折腾,身心俱疲的她在推开工厂大门的瞬间就垮了下来。“斋籐小姐的身体好烫,快,快扶她到我的房间去!”“没关系,我还能自己走……”惠美子虚弱地说。“怎么啦?你不是说要回家休息吗?”“哇呜呜呜呜……”惠美子突然像孩子般大哭起来,强烈的悲鸣让工厂中所有人都放下工作望向她。再也忍不住的女人彻底崩溃了。孝司社长不明白她为何哭得这么伤心,连忙扶着肩膀、撑着倮美子无力的身躯往工厂休息室移动。“来,躺好,好好休息一下!”孝司取来棉被替惠美子盖上,“躺好……”午休时间已经过了,但工人们都焦急地围在门口。“大家先回去工作吧,这里交给我就好!”孝司驱走围观的人群,到医务室取来冰枕让惠美子枕上。女人慢慢恢复平静不再哭泣。“发生了什么事,惠美子?”“社长……对不起……”孝司30岁那年从父亲手中接过这家电镀厂。没怎么花到父母的钱,孝司用自助旅行的方式几乎游遍全世界,但父亲突然病倒的消息让他急忙赶回来,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继承了这家工厂。对电镀业完全外行的他,日以继夜地拚命工作着。从扛起父亲留下的重担那天起,工作上的革命情感让孝司与惠美子建立起不错的友谊。“是你先生的事情吗?”“啊?……不……不是……跟他无关……”“那是怎么啦?怎么会这么难过?”“社长对不起……”“好吧,那我就不多问了,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吧。”“嗯……”“药呢?吃药了吗?”“还没,我买了还没吃……”“喔?”孝司翻开惠美子的提袋,拿出药让她吞下,“那我先回去工作了,你好好休息。”从绝望深渊中归来发着高烧的倮美子,渐渐地在药物的效力下沈沈睡去。************“斋籐小姐,感觉好点没有?”“喔……”惠美子还迷迷糊糊的。终于晚上八点忙完了所有工作,孝司回到休息室中探望惠美子的病情。“还是非常热……”烧得发晕的女人口齿不清地回答。孝司取来了新的冰枕,同时细心地从冷冻库中取来毛巾帮惠美子擦汗。“大家都下班了吗?”“嗯,今天大家加班得比较晚,不过都走了”孝司觉得倮美子身上盖得太多了,卷起棉被取来一床毯子帮她盖上,“最近加班比较多,生产线上几个欧巴桑都在抱怨呢。”躺在棉被里的倮美子,衣服像是洗过了般完全湿透。“唉呀,衣服湿成这样……”孝司说,“糟糕,工厂里没有可以让你换的衣服。”就在孝司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电话响了。“喔,是您呀!您夫人发烧昏倒在公司里了!”电话那头是惠美子的先生大辅。“喔,公司有人照顾她呀!那今晚就先让她在公司休息吧,麻烦你们了!”“喂!喂喂!”孝司对电话大喊,男人已经挂断电话了。“搞什么呀,真是没礼貌!”孝司走回自己办公室,从橱子里取出T恤来。(没衣服可换了,先拿这个给她穿上吧……)“斋籐小姐!”孝司摇着倮美子的肩膀,手突然间停了下来。欲望的火焰瞬间从他心中闪过。孝司轻轻卷起毛毯。(不行……那样是不对的……不可以那样……)满身大汗的25岁身躯横在眼前,孝司强忍住震动不已的心跳,一颗一颗解开惠美子身上衬衫的扣子。终于所有的扣子都解开了,孝司打开湿露了的衬衫,一对洁白的乳房几乎要从胸罩中满出来。雪白的身躯在电灯下闪着汗光,孝司拿起冰毛巾,缓缓擦拭女人发热的上半身。(感觉真好……)受到冰毛巾的刺激,惠美子慢慢醒来。毛巾在滑过两个罩杯间时停了下来,孝司的手指捏住了胸罩正面的扣环,稍微用力紧绷的胸罩就弹了开来…… 圆润的乳房即便是躺下也显得饱满,白嫩的肉球上两颗小小粉红色的蓓蕾正坚挺地绽放。(……)孝司捏起毛巾,轻轻地在乳头上画着圆圈。惠美子缓缓恢复意识,脑中渐渐浮现白天发生的事情。(感觉真好……真好……好舒服……)惠美子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家中的被窝里。(啊……是……是谁……)惠美子确定不是老公拿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体,微微张开眼睛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啊……是社长……)跳进惠美子眼中的是老板。孝司的脸近得像要贴上惠美子的胸部,正专心地拿着毛巾擦拭她身上的汗水。惠美子觉得心脏快要跳出喉咙,强烈的冲击让身体不住地扭动起来。“惠美子小姐,抱歉我要脱下你的裤子啰”孝司没发现惠美子已经醒了,自言自语地礼貌宣告着。(天哪!我的内裤要被社长看到了……)发自于好意,孝司细续动作。(大辅……大辅背叛了我……我……)如果是孝司以外的男人,惠美子现在早就跳起来了。但这些年来的相处,惠美子心中早就对社长有了好感,如今大辅背叛了自己,而自己又无意识地回到工厂投靠了孝司…… 孝司技巧地解开裤子上的扣子、拉下拉炼,接着用蛮力把被汗水浸湿的长裤给脱了下来。惠美子不知所措地紧咬着嘴唇,在孝司脱下裤子瞬间,腰肢不自觉地向上擡起。努力想把裤子脱下来的孝司没注意到纤腰微微地挺起,更没注意到惠美子正在背后偷瞄着自己的动作。孝司终于把湿裤子从脚踝上抽掉。裤子被强行拉下时内裤也被扯到了屁股上,惠美子可以感觉自己的阴毛从内裤中露了出来。(啊……毛被社长看到了……)尽管内裤快要从屁股滑下,惠美子还是装作昏迷的样子。孝司看了看惠美子的阴毛,又拿起毛巾擦拭她的身体。惠美子身上的毛毯已经全部被掀开,女人细长的双腿完全暴露了出来。孝司在大腿与脚跟间滑动,仔细地为她擦去皮肤上的汗珠。终于擦干净了,孝司取来一套新的被褥放在惠美子身边。男人默默地把手臂伸入惠美子的颈后,缓缓擡起女人上半身。惠美子的头向后靠在男人的胳臂上,一动也不动。孝司扶着她,把湿透的衬衫跟胸罩从肩膀上剥掉,接着抱起惠美子,把她放到新的被褥上。(啊……全身都赤裸了……)惠美子仰面朝天地地躺上了新的被褥,全身上下只剩下勉强遮住下体的三角裤。孝司整理了一下女人脱下的衣服,接着取来热水跟毛巾。眼前的女人似乎还昏迷着,孝司停了半响,打量一下面前的女人。他再次扶起女人的肩膀跟腰,让惠美子侧躺过来。热毛巾擦过惠美子侧躺的身体,孝司的手缓慢地往下半身前进。(社长呀……我的那里被你碰到了……)混合着期待与不安的异样兴奋,惠美子突然高声呻吟起来。毛巾正好缠在惠美子的内裤上,孝司一下子拉下了内裤,内裤卷成缩在大腿上。(啊……这是惠美子的阴部……)惠美子不断混乱地喘息,孝司以为是发烧的关系,却没注意到女人兴奋地喘着。毛巾沿着原本三角裤的形状来回擦拭着,从小腹到大腿根部,接着慢慢滑向腿间的秘裂。(啊……好怪的感觉……)热毛巾滑过肌肤的奇异触感,让惠美子花瓣中的温度不断升高。孝司一面盯着紧闭的肉瓣,一面享受手掌抚过惠美子臀部时绝佳的触觉。孝司轻轻掰开女人的屁股,毛巾朝着最私密的花园滑去。(啊……啊……不……)肛门暴露在空气之中,毛巾的粗糙感刮过了阴唇。(啊……我……湿了……社长……受不了了……)孝司不知道背后的女人已变成这个样子,但充分感够到男人的女体却已淫臭飘荡,肉洞慢慢湿润起来。惠美子无法阻止阴唇反射地打开,重复细小的刺激让身体里的性感愈来愈强大。孝司一次又一次想擦拭去皮瓣上的水分,但强烈凌辱感让欲望源源不绝从皮肤下渗出。孝司放下毛巾,把惠美子翻回仰躺的姿势。虽然眼睛还是闭着的,但透过眼皮而来的强烈灯光,却让她不由得皱起眉毛来。(………)孝司发现到惠美子秘处的变化,不管她的表情把毛巾拧干挂好。(糟糕……被社长发现了……羞死了……)三角裤卷成一团挂大腿上,大腿因此被勒得闭在一起,浓密的阴毛正暴露在孝司眼前。他一面欣赏女人柔顺的耻毛,一面把内裤从脚踝脱下。(啊……我……一丝不挂了……怎么办……)惠美子的身体暴露在灯光下,被褥上的女体不敢反抗,动也不动。孝司的毛巾沿着僵硬的双腿继续前进。(啊啊……那……那里……)孝司的手从腿移动到阴毛正上方,已经发现惠美子醒了的他,在不激起惠美子反抗的范围内慢慢扩大移动范围。他把毛巾缠在手指上,缓缓往紧闭的肉唇活动。(啊……来……来了……喔……)隔着薄薄的毛巾,惠美子的清楚感觉到孝司手指的力量,突然间,她全身发硬,像是要抵抗似颊紧大腿。“这里也好湿唷……不弄干净不行……”孝司终于说话了,但惠美子不敢开口回答。像是隔着毛巾品尝惠美子的体温一样,手指逐渐往裂缝中沈去。(啊啊啊…………)被毛巾盖住脸的惠美子,头向后仰起,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除了那个进不去的秘穴外,每个地方都被孝司擦遍了,他的手温柔地握住一只膝盖把它弄曲,阴唇整个暴露出来的感觉让惠美子浑身火热。孝司从毛巾中抽出手指,分开惠美子的大阴唇,在阴蒂上轻柔地化着圆圈。(啊啊……好舒服呀……喔……)惠美子所有感觉都集中到那手指按住的一点上,被抱住的膝盖不断在孝司怀里颤抖着。孝司凝视着那忍不住刺激而发抖的脚,以及惠美子那象征着兴奋紧握床单的手。(好吧……斋籐小姐……)孝司让惠美子的脚缠上自己的腰,男人的身体进入她的腿间,同时左手也袭上了惠美子的乳房。(不……啊啊……)当手指碰到紧绷的乳头的时候,微弱的呜咽从毛巾下冒了出来。孝司可以感觉到女人感冒与情欲的温度,正不断地从手心传来。孝司慢慢地享受女人乳房滑腻的触感,另只手继续搓揉女人的花蕊。(啊啊啊……喔……喔……)手指在女人完全溶化了的花瓣中被蜜汁湿透,他轻轻用指甲搔弄惠美子的阴核。(喔……啊……啊……啊……)惠美子像是被通电了一样全身痉挛,细腰用力挺起,整个人像是反折一样。孝司脸填满在女人的股间,惠美子在官能的浪潮中不断喘息,所有的理智像断线的风筝早已不见。“啊……社……社长……那里脏呀……”“………”“喔……啊啊……那里……啊啊……”整个下体都被孝司含住,他的舌头不断地在阴核上舔动。“啊啊啊啊啊……”惠美子努力忍耐排山倒海而来的感官狂潮,大腿把孝司的头紧紧夹住。“啊啊……到……到了……我到了……”“……”惠美子迎上绝顶的瞬间,从淫裂有点暖和的液体迸出,沾湿了孝司的脸。“啊……死……死……死了……”孝司从惠美子的胯股间举起脸,一边俯视沈浸在绝顶里的惠美子一边脱去衣服。孝司握住惠美子的脚踝,往两侧大大拉开,接着把愤怒的阳具深深刺入惠美子身体。“啊啊……好舒服……”惠美子被孝司强力地贯穿,不能说话也无法抵抗,像的溺水子宫中官能快感的波浪不断袭击,她转动手臂紧紧抱住孝司的脊背。“更……社……社长……更一深点……”惠美子贪图孝司陆续放出的强大力量,从指甲向男人的脊背传送爱欲的资讯。“啊……喔喔……呜……啊啊……”孝司拨开覆在脸上的毛巾,热烈地吸允惠美子充满性感的嘴唇。“嗯嗯……嗯……”闯入惠美子口里的男人舌头,灵活地纠缠着。“匡匡……”玄关传来敲门的声音,激情中的男女停下了交换唾液的动作。“不好意思呀!我是斋籐!请问我们家惠美子是不是还在里面?”老公的声音吓到了惠美子,她紧紧抱住孝司的身体。“对不起呀!社长先生先生在吗?”“……”“……”二人互看,相连在一起的身体不敢乱动。“惠美子!亲爱的!我是大坏蛋!……拜托……拜托你回家吧……”孝司的身体在听到惠美子老公声音的瞬间整个僵硬,就快要射精的感觉也立刻缩了回去。惠美子象征性地推了推孝司,但那样的反抗根本阻止不了他,孝司拉上棉被盖住两人身体,再次激烈地抽插。“惠美子呀!对不起,对不起啦!”惠美子丈夫的声音,从门口移动到工厂不过,被子里的二人却没发现。“啊啊……好舒服……啊……”“社长!惠美子!拜托出来吧!”惠美子的丈夫向工厂移动,在消失了灯光的工厂中一边哭一边在寻找妻子的身姿。“啊……啊……又……又高潮了……”“我……我也要射了……斋籐小姐……我……”“啊……一起……一起出来吧……”“出……要出来了……喔……”“喔……又……又高潮了……”孝司在喷出前的瞬间,把暴涨的阴茎从湿黏不堪的肉洞中拔了出来。“啊啊……斋籐小姐……斋籐小姐……”“嗯嗯……嗯嗯……”惠美子把孝司的精液全部吞下,接着仔细地把粗大肉棒上的自己的爱液舔干净。“你……你们……”没发现丈夫转到工厂的惠美子与孝司,听到声音回头看。“惠美子……你……”工厂的门大开,被眼前景象吓呆了的大辅,像雕像一样僵硬地站在夜色中。>

(一)初恋女友那时还是在上学,是中专学校,班里女同学大都是歪瓜裂枣,只有一个小女孩还不错,个子不高,活泼可爱的那种,很幸运她成了我的同桌。一来二去,我俩就算是恋上爱了吧。那时真的什么都不懂,记得在夏天,在上课时,我就用胳膊去碰她的胳膊,后来就升级了。她穿裙子,我就用手慢慢地碰她的大腿。由于是在上课,老师在前边讲课,她不敢乱动,只有由着我乱摸,我看她不反对,就用手慢慢地向里探去,记得那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下面啊,心里澎澎地跳,就觉得里面很湿,再看她脸都是红的,都记不住我们是怎么熬到放学的。放学后,我们先后离开了学校,来到我的住所,不敢一起走,怕别人看见。有好多细节记不得了,还是93年的事,时间太久了,只记得我们分别洗过澡,我先洗的,她后洗的,洗完后,她还非要穿文胸和内裤。她胸很小,小女孩嘛,还没完全发育,我很快就脱去了她的内衣。第一次,我真的找不到那个神秘的洞口,在她的指引下,才找到。但是我的JJ怎么也插不进去,太紧了,一插她就说疼。没办法,我想起在电影《新婚学校》里学到的方法,用手指放进去,慢慢扩大一点,先是一个手指,然后两个,最后放三个。终于,JJ可以进去了,MM还是说很疼,我只好慢慢的插。就像所有的小说和影碟里的情节一样,MM先是说疼,过了一会,她说可以快一点了。她这么一说,我就激动起来了,把不信精关,一下就射了。不过,这是第一次做爱,我射完后,JJ还是那么硬,又坚持了一会,那时也不知MM有没有高潮,只知道自已第一次做,比较累。第二天,在学校看到MM,她的双腿明显不自然,走起路来很彆扭的样子,问她,她说还是比较疼。我想起初夜,她没有见红的事,她解释说,是她小时候生病的原因,现在我想想,她可能就是处女,因为实在是太紧了。后来,我没经常在一起,但时毕竟是学生,学校的风气也不像现在开放,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比较有限。再后来,不知为了什么,我们分手了。现在,我们成了普通的朋友,也算是比较好的朋友吧,我成了家,她也有老公,有时两个家庭还在一起吃吃饭什么的,当然,我LP和她LG是一点不知情的。(二)我的地下女友与其说是地下女友,不如说是性伴侣。只是说女友好听一点,我们之间,我觉得是没有感情的,有的只是性。这时我已经上班了,她是我的同事,我就叫她CC吧。一次,大家在我家打牌,打完后,一起出去喝酒,喝完酒后,一个男同事提出要来我家上网,而CC忽然发现她的钥匙打牌时落在我家了,现在想想,天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于是我们三人一起回我家,男同事在我的书房里上网,我和她就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我平时是比较老实的,可那天我喝了点酒,说酒能乱性也好,说我借酒盖脸也好,反正那天我是对她动手动脚的。由于男同事还在里屋,所以CC也没有说什么。半夜了,CC要回家,我只好送她回去。和男同事打过招呼后,我带她下了楼,在黑黑的楼道里,我把她按到了墙上,吻了起来……在送她回去的三轮车上,我把手不直放在她的丰满的乳房上……第二天,她和我说,昨天在我家看到了一张钢琴曲的CD,要借去听……我们来到了我家,我在上网,她帮我收拾屋子——我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做,那天,她收拾了很久,我看了都觉得不好意思——屋子变得很乾净了,可能她觉得这样更有情调吧。打扫完后,她陪着我听歌,上网,她躺在我的怀里,我一手摸着MIMI,一手摸着滑鼠。终于大家都把持不住了,我抱起她,向卧室走去。她脱光了自已的衣服,我们抱在了一起,开始了我们俩的第一次,很明显,她不是处女,她的技巧也不多,但的的性欲却很强。我也有好久没有做过了,结果没多久,我就一泻如注。她就又刺激我,我的小JJ又硬了起来,做了第二次,这次她也到了潮。那一夜,我们做了6次,我累的够呛。但和我后来的女友比,CC的高潮很不明显,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有小声的几句哼哼。不到高潮的时候,一声也不吭。其实,我觉得怪有意思的,CC平时是个看起来很风流,很随便的女人,所以我说我们之间只有性没有爱。我也不知道,她和我在一起的同时,还有没有别的男人。可能有吧,可能是一个男人是慢足不了她的。但她在床上时很正统,只肯用最传统的男上女下式,我曾多次要求换姿势,她都不同意,有时她同意试试,但一试她马上就不肯了,连体位都不肯换,就更别提什么口交和肛交了。而且她也不愿意看A片,看了她说她感觉噁心。现在想想那时和CC在一起挺没意思的,但那时我没有女朋友,也就只有她了。在和她做的时候,有一次,我把DV放到的床头,想偷偷地拍下我们做爱的镜头,但又十分紧张,结果是做爱的镜头没有录到,只录到最后完事的时候穿衣的情节,现在还在保留着。和CC的交住时间比较长,直到我有了真正的女友——LL。(三)最难忘的女友因为我性格发那时是有点内向,这个女友LL,也是她来找的我。她长的很漂亮,是我所有女友里最美的一个。一次我在街上,遇到了我的女同学,LL和我女同学在起,我们打个招呼就过去了。后来我女同学就带着她到我家了玩。我同学后来说,是LL要求来的。再后来,LL就自已朝我家跑。一天晚上,她在我家玩,她看到我的书柜的最上面有本书,想要拿下来看,我就试探着说,我抱着你拿……我把她抱到床上,和CC比起来,她要轻很多,身材也要好……在床上,她也是很害羞的,一次,她很不好意思的说让我摸她的乳房,看来那里是她的敏感带。和CC不同,我的JJ一插进去,她就哇哇的叫起来,现在想想里面可能有取悦我的成份,也就是说,有点假,所以,我一直不知道那到底有没有高潮。 我们大约每天都要做一次,体位也要丰富的多。我曾问她最喜欢哪种姿势,她非常不好意思回答,再我的再三追问下,她说是背后插入的那一种,也就是小狗式。她家教很严,没法在我这儿过夜,她是每天早晨上班时路过我家,她就每天早晨给我从街上买好早点,送上楼,把我叫醒,还要在我被窝里睡一会,然后再去上班。现在想想她那时对我真是太好了。和LL在一起很长时间,LL也愿意接受不同的体位,有一次,她可能很好奇的主动给我口交,但她可能感觉不好,后来我再要求她这么做时,她就怎么也不肯了。但后来分手了。我很伤心,她去了南方。她有时打电话给我,让我不要等她。这时的我耐不住寂寞,又找了CC。CC就是这样一直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陪着我,当我没有女友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我身边,当我有了女友,就不会去再找她。我做爱的水準的进步,和CC有直接的关係,最开始时我很难做到持久,后来在CC的慢慢教导下,我能做很久。有一次,把她整了两次高潮,她受不了了,而我一直不射,她没有办法就用手来帮我,她是一直不肯口交的,但来手也累酸了,我还是不射。她笑着说:「今天我真是不行了,手也受不了了。」直到不久前,我LP不在家时,我还找过她两次。但由于她在床上的表现和别的女人比起来实在是太差了,所以,现在我已不再找她。和LL分手后大概有不到一年吧,因为某种机缘,我和LL又走到了一起。我是很喜欢她的,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没有想过我们做爱的情景拍下来。直到我们又一次分手,我也没有这么做过。和LL做爱的感觉,和CC比起来,当然要好的多,但都比不上我现在的LP。(四)我的LP我LP比我小5岁,身材也很好,但长相没有LL漂亮,后来才知道她其实和CC是同学,不过不在一个班。和她的第一次,是一次我和她出去压马路回来,我让她到我家来上网。当然我是没有安好心,当然她心里也应该是明白的。当时是夏天,很晚了,我就没有让她回去。我们一起洗澡,在洗手间里,我就受不了,两个人就站着,我就进去了。这对我来说,是个全新的体位,看到出来,她也很享受。我LP平是是个很温柔的女孩,也很听我的话,做事没有主见。在床上也是如此,很听我的话,我是个很爱玩新花样的人,LP也配合着我玩各种花样。可以这么说吧,但凡是电视上看到的,在家里有条件能做的体位,我们都试过,在床上,在地上,沙发上,桌子上……LP很轻,所以,我站着,把她抱着身上的较难动作,我们也经常作。当然,有些花样只是花架子,两人都没有什么快感的,就很少做了。在我的引诱下,LP常给我口交,在她例假来的时候,她就给我口交来满足我,因为做的多,她口交的技术也越来越好,我常常是爽的受不了,我觉得,那也是她是幸福的时刻。和LP也试过肛交,就一次,家里也没有润滑剂,她说她疼得受不了,当然也有快感。就那一次,以后,她不愿做,我也没有勉强她。LP在床上的感觉是最好的,当你插入的时候她的表情声音,都是那么迷人,既不冷淡,也不造作。LP的高潮反应非常强烈,身体,声音,表情,动作的反应都非常大,只要她一到高潮,我必射无疑,而我滚烫的热精射进她身体深处,打在她花心时,又会把她送到新的高潮。所以说,只要我在前期能把住精关,不先于她的高潮前泻身的话,我们就会同时到达巅峰,然后相拥而眠。书上都说,男人高潮后很疲倦,我发现LP在高潮后比我还疲倦,用她的话说是动不了了。现在,LL不知去向,CC从不骚扰我,我不不找她,初恋MM是很好的朋友,现在,我只有LP,我从没有在娱乐场所找过小姐。这就是我的性福生活。(一)初恋女友那时还是在上学,是中专学校,班里女同学大都是歪瓜裂枣,只有一个小女孩还不错,个子不高,活泼可爱的那种,很幸运她成了我的同桌。一来二去,我俩就算是恋上爱了吧。那时真的什么都不懂,记得在夏天,在上课时,我就用胳膊去碰她的胳膊,后来就升级了。她穿裙子,我就用手慢慢地碰她的大腿。由于是在上课,老师在前边讲课,她不敢乱动,只有由着我乱摸,我看她不反对,就用手慢慢地向里探去,记得那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下面啊,心里澎澎地跳,就觉得里面很湿,再看她脸都是红的,都记不住我们是怎么熬到放学的。放学后,我们先后离开了学校,来到我的住所,不敢一起走,怕别人看见。有好多细节记不得了,还是93年的事,时间太久了,只记得我们分别洗过澡,我先洗的,她后洗的,洗完后,她还非要穿文胸和内裤。她胸很小,小女孩嘛,还没完全发育,我很快就脱去了她的内衣。第一次,我真的找不到那个神秘的洞口,在她的指引下,才找到。但是我的JJ怎么也插不进去,太紧了,一插她就说疼。没办法,我想起在电影《新婚学校》里学到的方法,用手指放进去,慢慢扩大一点,先是一个手指,然后两个,最后放三个。终于,JJ可以进去了,MM还是说很疼,我只好慢慢的插。就像所有的小说和影碟里的情节一样,MM先是说疼,过了一会,她说可以快一点了。她这么一说,我就激动起来了,把不信精关,一下就射了。不过,这是第一次做爱,我射完后,JJ还是那么硬,又坚持了一会,那时也不知MM有没有高潮,只知道自已第一次做,比较累。第二天,在学校看到MM,她的双腿明显不自然,走起路来很彆扭的样子,问她,她说还是比较疼。我想起初夜,她没有见红的事,她解释说,是她小时候生病的原因,现在我想想,她可能就是处女,因为实在是太紧了。后来,我没经常在一起,但时毕竟是学生,学校的风气也不像现在开放,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比较有限。再后来,不知为了什么,我们分手了。现在,我们成了普通的朋友,也算是比较好的朋友吧,我成了家,她也有老公,有时两个家庭还在一起吃吃饭什么的,当然,我LP和她LG是一点不知情的。(二)我的地下女友与其说是地下女友,不如说是性伴侣。只是说女友好听一点,我们之间,我觉得是没有感情的,有的只是性。这时我已经上班了,她是我的同事,我就叫她CC吧。一次,大家在我家打牌,打完后,一起出去喝酒,喝完酒后,一个男同事提出要来我家上网,而CC忽然发现她的钥匙打牌时落在我家了,现在想想,天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于是我们三人一起回我家,男同事在我的书房里上网,我和她就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我平时是比较老实的,可那天我喝了点酒,说酒能乱性也好,说我借酒盖脸也好,反正那天我是对她动手动脚的。由于男同事还在里屋,所以CC也没有说什么。半夜了,CC要回家,我只好送她回去。和男同事打过招呼后,我带她下了楼,在黑黑的楼道里,我把她按到了墙上,吻了起来……在送她回去的三轮车上,我把手不直放在她的丰满的乳房上……第二天,她和我说,昨天在我家看到了一张钢琴曲的CD,要借去听……我们来到了我家,我在上网,她帮我收拾屋子——我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做,那天,她收拾了很久,我看了都觉得不好意思——屋子变得很乾净了,可能她觉得这样更有情调吧。打扫完后,她陪着我听歌,上网,她躺在我的怀里,我一手摸着MIMI,一手摸着滑鼠。终于大家都把持不住了,我抱起她,向卧室走去。她脱光了自已的衣服,我们抱在了一起,开始了我们俩的第一次,很明显,她不是处女,她的技巧也不多,但的的性欲却很强。我也有好久没有做过了,结果没多久,我就一泻如注。她就又刺激我,我的小JJ又硬了起来,做了第二次,这次她也到了潮。那一夜,我们做了6次,我累的够呛。但和我后来的女友比,CC的高潮很不明显,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有小声的几句哼哼。不到高潮的时候,一声也不吭。其实,我觉得怪有意思的,CC平时是个看起来很风流,很随便的女人,所以我说我们之间只有性没有爱。我也不知道,她和我在一起的同时,还有没有别的男人。可能有吧,可能是一个男人是慢足不了她的。但她在床上时很正统,只肯用最传统的男上女下式,我曾多次要求换姿势,她都不同意,有时她同意试试,但一试她马上就不肯了,连体位都不肯换,就更别提什么口交和肛交了。而且她也不愿意看A片,看了她说她感觉噁心。现在想想那时和CC在一起挺没意思的,但那时我没有女朋友,也就只有她了。在和她做的时候,有一次,我把DV放到的床头,想偷偷地拍下我们做爱的镜头,但又十分紧张,结果是做爱的镜头没有录到,只录到最后完事的时候穿衣的情节,现在还在保留着。和CC的交住时间比较长,直到我有了真正的女友——LL。(三)最难忘的女友因为我性格发那时是有点内向,这个女友LL,也是她来找的我。她长的很漂亮,是我所有女友里最美的一个。一次我在街上,遇到了我的女同学,LL和我女同学在起,我们打个招呼就过去了。后来我女同学就带着她到我家了玩。我同学后来说,是LL要求来的。再后来,LL就自已朝我家跑。一天晚上,她在我家玩,她看到我的书柜的最上面有本书,想要拿下来看,我就试探着说,我抱着你拿……我把她抱到床上,和CC比起来,她要轻很多,身材也要好……在床上,她也是很害羞的,一次,她很不好意思的说让我摸她的乳房,看来那里是她的敏感带。和CC不同,我的JJ一插进去,她就哇哇的叫起来,现在想想里面可能有取悦我的成份,也就是说,有点假,所以,我一直不知道那到底有没有高潮。我们大约每天都要做一次,体位也要丰富的多。我曾问她最喜欢哪种姿势,她非常不好意思回答,再我的再三追问下,她说是背后插入的那一种,也就是小狗式。她家教很严,没法在我这儿过夜,她是每天早晨上班时路过我家,她就每天早晨给我从街上买好早点,送上楼,把我叫醒,还要在我被窝里睡一会,然后再去上班。现在想想她那时对我真是太好了。和LL在一起很长时间,LL也愿意接受不同的体位,有一次,她可能很好奇的主动给我口交,但她可能感觉不好,后来我再要求她这么做时,她就怎么也不肯了。但后来分手了。我很伤心,她去了南方。她有时打电话给我,让我不要等她。这时的我耐不住寂寞,又找了CC。CC就是这样一直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陪着我,当我没有女友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我身边,当我有了女友,就不会去再找她。我做爱的水準的进步,和CC有直接的关係,最开始时我很难做到持久,后来在CC的慢慢教导下,我能做很久。有一次,把她整了两次高潮,她受不了了,而我一直不射,她没有办法就用手来帮我,她是一直不肯口交的,但来手也累酸了,我还是不射。她笑着说:「今天我真是不行了,手也受不了了。」直到不久前,我LP不在家时,我还找过她两次。但由于她在床上的表现和别的女人比起来实在是太差了,所以,现在我已不再找她。和LL分手后大概有不到一年吧,因为某种机缘,我和LL又走到了一起。我是很喜欢她的,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没有想过我们做爱的情景拍下来。直到我们又一次分手,我也没有这么做过。和LL做爱的感觉,和CC比起来,当然要好的多,但都比不上我现在的LP。(四)我的LP我LP比我小5岁,身材也很好,但长相没有LL漂亮,后来才知道她其实和CC是同学,不过不在一个班。和她的第一次,是一次我和她出去压马路回来,我让她到我家来上网。当然我是没有安好心,当然她心里也应该是明白的。当时是夏天,很晚了,我就没有让她回去。我们一起洗澡,在洗手间里,我就受不了,两个人就站着,我就进去了。这对我来说,是个全新的体位,看到出来,她也很享受。我LP平是是个很温柔的女孩,也很听我的话,做事没有主见。在床上也是如此,很听我的话,我是个很爱玩新花样的人,LP也配合着我玩各种花样。可以这么说吧,但凡是电视上看到的,在家里有条件能做的体位,我们都试过,在床上,在地上,沙发上,桌子上……LP很轻,所以,我站着,把她抱着身上的较难动作,我们也经常作。当然,有些花样只是花架子,两人都没有什么快感的,就很少做了。在我的引诱下,LP常给我口交,在她例假来的时候,她就给我口交来满足我,因为做的多,她口交的技术也越来越好,我常常是爽的受不了,我觉得,那也是她是幸福的时刻。和LP也试过肛交,就一次,家里也没有润滑剂,她说她疼得受不了,当然也有快感。就那一次,以后,她不愿做,我也没有勉强她。LP在床上的感觉是最好的,当你插入的时候她的表情声音,都是那么迷人,既不冷淡,也不造作。LP的高潮反应非常强烈,身体,声音,表情,动作的反应都非常大,只要她一到高潮,我必射无疑,而我滚烫的热精射进她身体深处,打在她花心时,又会把她送到新的高潮。所以说,只要我在前期能把住精关,不先于她的高潮前泻身的话,我们就会同时到达巅峰,然后相拥而眠。书上都说,男人高潮后很疲倦,我发现LP在高潮后比我还疲倦,用她的话说是动不了了。现在,LL不知去向,CC从不骚扰我,我不不找她,初恋MM是很好的朋友,现在,我只有LP,我从没有在娱乐场所找过小姐。这就是我的性福生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