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P-140-[中文]為了好好品嚐玉名美羅的極品性愛遊戲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ABP-140-[中文]為了好好品嚐玉名美羅的極品性愛遊戲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这绝对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是1987年生的今年28岁.高2那年我就把同学的妈妈给奸了!高3奸的他姐姐.要想说清楚这件事的全部经过那得从头说起楚这件事的全部经过那得从头说起我自小就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爷爷在台湾)上初一时我就看过A片就知到口交是咋回事.还看过人兽大站每但看完给同学讲时他们当时都不相信。由于我性早熟条件又好(对女同学施点小恩小惠)到初中毕业我已乾过三个女生了到高一时和我最好的是小强他是我的同桌他的家庭条件很不好,5岁时爸爸就去逝了妈妈和比他大两岁的姐姐在街道办事处的一个福利厂缝口袋供小强读书由与小强家离学校很远必须带饭因为他条件不好饭菜质量很差常常遭到同学的嘲笑很自卑,为了不再遭到嘲笑他央求他妈妈特别为他中午专门做顿好的饭菜代上,这无形中给他家代来了经济负担,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就入不付出了,他妈妈很是苦脑!我知道这件事后,就决定不让小强代饭了中午去我家吃,他也很愿意,因为这样即不让他难堪又比他家吃的好为了此事他妈妈对我很是感激。每次去他家都把我至若上宾。因为他家是租用的地房,没有煤气要烧木材,每月买木材也是一比开销,好在离他家不远有一个家具厂,为了节省开销他家常常夜里去家具厂偷边角料。时间常了我也帮着去偷,因为他家就小强一个男人,我绝对算主力。那时只是觉得好玩,又刺激,可是有一点因为竟是夜里偷,所以我得住在他家,可他家只有一张双人床只能住三个人于是就临时用木板打个地铺,因为我是客人,又有恩与他家所以就让小强睡地铺,我睡床上,这样我有了可乘之机,我睡左边,他妈在中间,他姐在右边。第一次下手是夏天的一个夜晚,那晚我们偷完木板全身是灰洗了才能睡,我和小强光着膀子只穿大裤头,而他妈妈只穿了一件白背心和吊脚裤,没戴乳罩洗头时把背心弄湿了,两只丰满的大奶子隐约可见,他妈妈虽然有37岁可由与经常劳动并没有多少肥揉身材还算可以。由与没啥文化不太讲究,也可能没把我当外人她并不在意这些!还拿毛巾伸里擦了擦乳房,由其擦的时侯,把乳房挤的变了形左右乱颤。看得我鸡吧马上硬了起来!急忙上床用床单盖起来。脑海里马上浮现出A片里的镜头,心想这要是能奸她一定能爽!!等到她上床以后,更加坚定了着个想法!因为我是先躺下的,等他妈妈脱裤子时我从下往上看见背心里一对大乳房好象马上要掉下来砸到我头上一样!尤其是脱下裤子之后,我又从她稀松的裤头里看见了她紫红色的阴唇!!这我还能睡着吗鸡吧已经硬得发疼了。她妈躺下后离我如此接近以至于能闻到她身上的女人味!虽然她背对着我,但我仍能看见她雪白的腰和丰满的大屁股囵阔。此刻多想掏出我那憋的红红的大肉棒直接插入屁股里呀!就着样折磨了我能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听到小强和他姐姐以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大概是太累了;想必早以睡着了。我有意用鸡吧顶了顶他妈的屁股,没有反应,胆子更大了,用手摸他妈妈的乳房,真他妈的柔软啊!虽然有点下垂;但是很有手感。可能我用力过猛弄疼她了,突然她醒了,当时我很害怕,鸡吧都吓软了。可她并没有吱声,只是悄悄的把我的手推开,动了动身子又没有动静了。过了几分钟我想她为啥不吱声呢?也许怕别人听见;也许怕我不让小强在我家吃饭;也许胆小懦弱;也许…..哎!反正不管那么多了,当时我的色胆战胜了我的理智。反正她不吱声我就摸,这一次她没有推开我的手,只掐了我一下又不太疼,我胆子又大了,鸡吧又硬了!掏出鸡吧在她的屁股上磨擦起来,我感到他妈妈的身体在发热,而且发出轻微的呻吟声,这更激起了我奸她的欲望。索性我钻进他妈妈的被窝!一手抓住她的奶子,一手脱去她的裤头他妈妈始终是那一个姿势,双手蒙着脸,不肯看我,也不让我看,任我为所欲为,这下我可放心了,更加肆无忌掸起来。因为她是背对着我弓着身子,奶子不好摸,我伸手向她的逼摸去,这时她的逼已经湿了,两片阴唇很大能夹住我的半个手掌,我用中指向里身去,阴道很滑,很暖,硕大的屁股随着我的手指一前一后有节奏的动着。大概让我摸爽了,逼水很多,弄我一手连手碗都是!这时我也受不了了,用鸡吧往逼里插去!由于姿势不正确,插了好几下才插进去当我又粗又硬的大鸡吧一插到底的时侯,她突然‘哼’了一声。紧接着抽泣起来,我一摸,有眼泪,原来她哭了。当时我心里很自责,觉得自己很没有人性!可人类本来都有兽性的一面,心想,反正都奸了,就奸到底吧!她越哭我越奸!怀着这种心里一联插了50多下,等到100多下我快要射精时,她停止了哭泣,变得一声不吱,全身僵硬,一动不动,,随着我精液大量涌出她的肛门与阴道一缩一缩的。那时我并不知道这叫高潮,正是有了这次高潮才决定了事情以后的发展,使她心甘情愿地成为我的性奴隶。以至帮我和谋奸她女儿。 这绝对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是1987年生的今年28岁.高2那年我就把同学的妈妈给奸了!高3奸的他姐姐.要想说清楚这件事的全部经过那得从头说起楚这件事的全部经过那得从头说起我自小就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爷爷在台湾)上初一时我就看过A片就知到口交是咋回事.还看过人兽大站每但看完给同学讲时他们当时都不相信。由于我性早熟条件又好(对女同学施点小恩小惠)到初中毕业我已乾过三个女生了到高一时和我最好的是小强他是我的同桌他的家庭条件很不好,5岁时爸爸就去逝了妈妈和比他大两岁的姐姐在街道办事处的一个福利厂缝口袋供小强读书由与小强家离学校很远必须带饭因为他条件不好饭菜质量很差常常遭到同学的嘲笑很自卑,为了不再遭到嘲笑他央求他妈妈特别为他中午专门做顿好的饭菜代上,这无形中给他家代来了经济负担,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就入不付出了,他妈妈很是苦脑!我知道这件事后,就决定不让小强代饭了中午去我家吃,他也很愿意,因为这样即不让他难堪又比他家吃的好为了此事他妈妈对我很是感激。每次去他家都把我至若上宾。因为他家是租用的地房,没有煤气要烧木材,每月买木材也是一比开销,好在离他家不远有一个家具厂,为了节省开销他家常常夜里去家具厂偷边角料。时间常了我也帮着去偷,因为他家就小强一个男人,我绝对算主力。那时只是觉得好玩,又刺激,可是有一点因为竟是夜里偷,所以我得住在他家,可他家只有一张双人床只能住三个人于是就临时用木板打个地铺,因为我是客人,又有恩与他家所以就让小强睡地铺,我睡床上,这样我有了可乘之机,我睡左边,他妈在中间,他姐在右边。第一次下手是夏天的一个夜晚,那晚我们偷完木板全身是灰洗了才能睡,我和小强光着膀子只穿大裤头,而他妈妈只穿了一件白背心和吊脚裤,没戴乳罩洗头时把背心弄湿了,两只丰满的大奶子隐约可见,他妈妈虽然有37岁可由与经常劳动并没有多少肥揉身材还算可以。由与没啥文化不太讲究,也可能没把我当外人她并不在意这些!还拿毛巾伸里擦了擦乳房,由其擦的时侯,把乳房挤的变了形左右乱颤。看得我鸡吧马上硬了起来!急忙上床用床单盖起来。脑海里马上浮现出A片里的镜头,心想这要是能奸她一定能爽!!等到她上床以后,更加坚定了着个想法!因为我是先躺下的,等他妈妈脱裤子时我从下往上看见背心里一对大乳房好象马上要掉下来砸到我头上一样!尤其是脱下裤子之后,我又从她稀松的裤头里看见了她紫红色的阴唇!!这我还能睡着吗鸡吧已经硬得发疼了。她妈躺下后离我如此接近以至于能闻到她身上的女人味!虽然她背对着我,但我仍能看见她雪白的腰和丰满的大屁股囵阔。此刻多想掏出我那憋的红红的大肉棒直接插入屁股里呀!就着样折磨了我能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听到小强和他姐姐以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大概是太累了;想必早以睡着了。我有意用鸡吧顶了顶他妈的屁股,没有反应,胆子更大了,用手摸他妈妈的乳房,真他妈的柔软啊!虽然有点下垂;但是很有手感。可能我用力过猛弄疼她了,突然她醒了,当时我很害怕,鸡吧都吓软了。可她并没有吱声,只是悄悄的把我的手推开,动了动身子又没有动静了。过了几分钟我想她为啥不吱声呢?也许怕别人听见;也许怕我不让小强在我家吃饭;也许胆小懦弱;也许…..哎!反正不管那么多了,当时我的色胆战胜了我的理智。反正她不吱声我就摸,这一次她没有推开我的手,只掐了我一下又不太疼,我胆子又大了,鸡吧又硬了!掏出鸡吧在她的屁股上磨擦起来,我感到他妈妈的身体在发热,而且发出轻微的呻吟声,这更激起了我奸她的欲望。索性我钻进他妈妈的被窝!一手抓住她的奶子,一手脱去她的裤头他妈妈始终是那一个姿势,双手蒙着脸,不肯看我,也不让我看,任我为所欲为,这下我可放心了,更加肆无忌掸起来。因为她是背对着我弓着身子,奶子不好摸,我伸手向她的逼摸去,这时她的逼已经湿了,两片阴唇很大能夹住我的半个手掌,我用中指向里身去,阴道很滑,很暖,硕大的屁股随着我的手指一前一后有节奏的动着。大概让我摸爽了,逼水很多,弄我一手连手碗都是!这时我也受不了了,用鸡吧往逼里插去!由于姿势不正确,插了好几下才插进去当我又粗又硬的大鸡吧一插到底的时侯,她突然‘哼’了一声。紧接着抽泣起来,我一摸,有眼泪,原来她哭了。当时我心里很自责,觉得自己很没有人性!可人类本来都有兽性的一面,心想,反正都奸了,就奸到底吧!她越哭我越奸!怀着这种心里一联插了50多下,等到100多下我快要射精时,她停止了哭泣,变得一声不吱,全身僵硬,一动不动,,随着我精液大量涌出她的肛门与阴道一缩一缩的。那时我并不知道这叫高潮,正是有了这次高潮才决定了事情以后的发展,使她心甘情愿地成为我的性奴隶。以至帮我和谋奸她女儿。>

桦子今天接到了一批不寻常的客人。她在长盛宾馆里工作了两年多,从未遇到这种情况。桦子是宾馆二号电梯的司机。在宾馆里,只有这部电梯能够通到26层总统套房。而今天去总统套房的人有些奇怪。那是陆陆续续走进来的年轻女生,二十岁出头,身穿统一的粉色边黑色长袍桦子对这件长袍并不陌生。这是宾馆附近长荣大学的毕业礼服。每到六月份,总有些学生穿着这件衣服在附近溜达。桦子下班时经过大学校门,总能看见男男女女们在那里摆着各种姿势拍照。这些女生看来就是毕业生了。但是,她们去套房干什么呢?今天如果大学租了宾馆的总统套房进行官方活动,她不可能不知道。从第一对女生进电梯时,桦子就已经注意到她们了。因为她没想到这两个大学生会去那个房间──毕竟,长盛宾馆是五星级宾馆,而且坐落在这座超大型城市其中最繁华的一条大街上。麻烦26层。矮一点的女生对桦子说。隽婷,扬子是不是还不知道?高一点的女生对她的女伴说。她有着精致的五官和狭窄的脸颊,再加上高挑的个子,连桦子也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句。虽然因为工作关系而阅女人无数,这种素质的美女毕竟还是不多见。放心,他不知道的,这一定是个超级惊喜。矮一点的女生说。她留着乌黑的长发,笑起来显露出成熟的妩媚,看我们,他一辈子不可能有第二次这样的经历了。呵呵呵呵……两个女生笑了起来。开始,桦子觉得她们俩是在等一个叫扬子的男人。但是,后来陆续上26层的,却是三三两两统一穿着的女生。她们去总统套房干什么呢?桦子有些迷惘。本来两个女生上去,有可能是去找某个富豪──这个富豪也许名字叫扬子──毕竟现在有钱人包两个女大学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一个富豪再有钱,也不可能包这么多女生啊……莫非扬子是掮客?叮!电梯门的响铃把桦子拉回现实。但她看见的只能让她更迷惘。又走进两个穿黑袍子的女生!麻烦26层。电梯启动了。桦子用余光在偷看那两个女子。虽然她们穿得一样,但年龄看起来相差很远:一个身材丰满,即使宽松的袍子也难以遮住她的曲线,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拿着一个职业女式手袋,身上透着一种贵妇人的气质。另外一个女生则不同了,一脸稚气,提着HelloKitty的手提包,好像没有成年。忽然,成熟女生的手袋掉到了桦子脚边。处于职业习惯,桦子立刻蹲下去拣。她擡头时,发现那个女生也弯腰伸手去够。于是桦子的目光正好对准了女生松垮的袍子的领口。桦子吓得连忙把头转开。这个女生居然在袍子里面什么都没穿!桦子刚才的一瞥,瞥到了女生丰满的乳房,还有隐藏在阴影里深颜色的乳晕和乳首。桦子想起了刚才叫隽婷的女生的话:看我们都穿成一样。穿成一样!难道说,刚才进来的几批女生,包括现在电梯里的两个,除了穿长袍,里面是真空的?桦子的眼前晃动着女生们纷纷把袍子敞开,依靠在总统套房里的豪华沙发上的场景……她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第一章回忆中的回忆  烈日当空。许琦在繁华的大街上走着。她的目的地是长盛宾馆。她穿着一双女式便装凉鞋,身上只套了件黑色的袍子。乳头被袍子的劣质布料刮擦着。她感觉非常不舒服,但走了几步,她羞愧地发现它们居然开始突出来。许琦脸一红,加快了脚步。热风从袍底下灌了进来,她赤裸的下体感受到了阵阵凉意──那里已经有点潮湿了。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许琦脑里闪过的是三年半前的那个夜晚,她坐在项扬的电脑椅上,双手抱着膝盖,瞪大着眼,好像发现了地球上最惊人的秘密。那年,她刚满18岁。你……真的和余雨师姐……?项扬坐在她旁边的靠椅上,无奈地笑笑。天啊……许琦蹭地把双脚杵回地面,你和我们班主任……虽然差不了几岁,但这种师生恋……在长荣大学,本科班的班主任实际上是当年新晋的硕士生。项扬摇摇头,没有什么师生恋。他的声音沈稳而带着一点点磁性,让人听见后产生一种难以察觉的信任感。哦?没有师生恋?难道仅仅是无爱之……许琦作了个性的口型,她不太好意思说出口。但项扬点头了,是的,基本是那样。我也没有想到。许琦那女人的好奇心进一步被激发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好上的?她本来想说勾搭这个词,为什么我们在一个班里这么久,一点都没察觉?项扬叹了一口气: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第二章关于余雨的自述  我叫项扬,长荣大学本科一年级新生。今天是学校报到的日子。收到通知说,我们到教学一楼的302室开第一次班会。我以为班主任都是白发苍苍,至少一脸老气的教授。但没有想到班主任是这么年轻,而且还很漂亮。后来知道大学的班主任没中小学那种作用,而且只是个硕士生。她说她叫余雨,余秋雨没有秋天。我不喜欢余秋雨,但我喜欢她。她的鹅蛋脸,小鼻子,小脸,光滑的皮肤,得体的谈吐。我脑海里呈现出她的裸体,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身体,腋下和两腿间性感的毛,还有一对大小恰当的乳房……够了够了。许琦打断了我,你再说我就起鸡皮疙瘩了,我没兴趣听你的龌龊的想法好不?快进重点!……好吧。在我盯着余雨幻想的时候,视线忽然被前面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大家好,我叫邹媛。我擡头看那个身影,一个高个子大眼睛的美女。原来已经开始自我介绍的环节了。之前讲了什么,我基本没听到。就这样,我大学的第一次班会就在意淫中度过了。但这才是个开始。我开始想办法接近余雨。尽管那时没有非分之想,但还是有意无意找机会和她熟悉起来。于是,我不时会发短信问她一些学习上的问题。我们聊了很多。后来,她把她的书借给我看,要我去她宿舍去拿。研究生的宿舍就是比本科生好。本科生六人一间,上下铺,集体卫生间,公共澡堂。但研究生两人一间,上床下桌,独立卫浴。而且也没有门禁制度。我后来经常跑去她那里借书看,看完就换回去。有时候我们也聊聊,我得知她那时没有男朋友,也知道她的室友是她研究生的同班同学,叫何瑛。她鼓励我以后也和她们一样,主攻文学。就这样两三周过去了。有一天她找我帮忙搬一些家俱到她寝室里。我大汗淋漓地把东西搬上去之后,发现天色变了,雨倾盆而下,一阵大风吹过,把她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刮到了10楼楼下。我不顾她的阻拦,冲下楼到马路上把衣服收了上来,当然,我也湿透了。你先去洗个澡吧,要不然着凉了,我帮你把衣服烘干。余雨把干的毛巾塞到厕所的门缝里给我,然后把我的湿衣服接了出去。我洗完澡没有衣服穿,只好拿毛巾包着下身,她把她的睡袍借给我披着。我们就坐在她的书桌前聊天。后来她跟我说,那一天她看到我的裸体,产生了和我开班会时对她相似的冲动。后来你们就……许琦急忙打断我。没那么快!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那天什么都没发生,后来我雨停了我就回去了。又过了一个星期,快到10月份了,可天气又热了起来。那天下午,我把看完的书还给她,顺便买了两瓶冷饮。我发现那天她涂了口红。她的嘴唇很小,有一种倔强的可爱。聊了一会儿,我感觉身体里有种冲动,开始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句地接着她的茬。不知什么时候,我们没话说了,只是沉默地互相看着。我恢复了意识,盯着她艳红的嘴唇,心跳得很快。房间里很静,我听到了她呼吸的声息,很微弱,但是急促。于是我吻了过去。她居然闭上了眼。但当我的嘴唇贴到她的红唇上时,她还是抗拒地把头偏向一边。我追逐着她的唇,并把舌头伸到了她的嘴里。呜……她轻叫了一声。我抱住了她,钳住了她双臂,她慢了一步无法推开我。我们吻了很久才松开,大家都开始气喘吁吁了。只停了三秒,我把嘴唇移到了她光滑的脖子上,她开始轻轻叫唤起来。身体在我怀里不断挣扎。不行……她说。这时我左手依然钳着她的身体,右手已经伸进了她背后的衣服里,轻轻扫动着她的柔软的背脊。她忽然奋力一甩,把我的左手甩开了。可是我立刻又封住了她的唇,吮吸着她的舌头。右手紧搂着她,左手隔着衣服按在她的胸部之上,开始顺时针揉动。她又呜的一声,身体绷紧了一下,然后瘫软了。我右手向上一拨,把她的胸罩扣解开了。余雨的眼神突然从迷离变成了惊恐,我感到右手间的软肉忽然绷紧。她挣脱出来的双手按着我肩膀,想奋力推开我,可却没有力气。我的研究生班主任余雨,被我身体按在椅子上,双腿被我双腿夹着。她那天穿了一条到膝盖的蓝色裙子。我继续和她接吻,吮她的舌头,一边把左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这时,余雨师姐正想用右手卯足劲打我耳光,但是我左手伸到了她的腋下,摩挲着她的腋毛。她全身抖了抖,手只是轻轻拍在我脸上。当她再想打我第二下时,我已经掀起了她的T恤和胸罩。雪白的肌肤和红润的乳晕暴露在空气中。啪!她最终打了我,我左脸火辣辣的,但我没有停。我的嘴离开了她的唇后,含住了她的左乳。同时双手握住了她的双手,不让她继续动。啊……她呻吟起来。我感觉到她的乳首在我嘴里膨胀。我用舌头继续拨弄。啊……项扬……这样不行……啊……我们是师生……她气越喘越粗,身体扭动越来越厉害。我预计到她最兴奋的状态,在那之前一秒,我离开了她的乳头,直视着她。她的喊叫声倏地停止了。正因为我们是师生,师姐,余老师,请好好地教育我!我又一次吻住了她想张开的嘴唇,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将唾液涂到整个乳房都是。她挣脱了我的嘴:……可是……门没关好……她气喘吁吁地说,半裸的胸部一起一伏。我再一次把嘴按在她左乳上,拦腰把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然后抱着她向门口走去。这时她嘴里哼哼着,身体却停止了反抗,任由我把她移来移去。  第三章照猫画虎  许琦瞪大了双眼,呼吸也明显急促起来,抱?怎么能边抱边……嗯……项扬心里暗笑。他知道猎物快上钩了。他决定出手。当许琦还沈浸在香艳的想像里时,项扬的身影如箭般飞向了她。啊!许琦惊叫一声,发现自己已经被拦腰抱了起来。项扬双手抱着她的腰,把她举过头顶,让自己的脸对准她的胸。放我下去!许琦娇叱一声,扁着嘴,手死命拍着项扬的肩。她想扭动身体,但被他有力的双臂夹着。项扬的肩部肌肉发出沈重的回声,他纹丝不动,只是擡头看着许琦。就是这样。他缓缓地说。许琦恶狠狠地盯着项扬的脸。项扬长着一双浓眉,眼睛不大,但眼神犀利明亮。棱角分明的脸,英气逼人的圆寸。虽然不是帅哥,但许琦看得有些恍惚,眼神柔和了下来。项扬把她放了下来。想知道之后发生什么事吗?  第四章第一次  余雨从来没有预见过这种境地。金丝框眼镜仍架在她娇俏的鼻梁上,但木椅上的身体已是一丝不挂,双腿向两面敞开,无力地垂在地上,内裤挂在左脚的脚踝边。她的心跳得很快。她印象中上一次跳得这么快,是第一次在前男友面前脱光自己的上衣。两腿之间,是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在自己的下体上辛勤劳作着。自从那天下雨时看见过他身上匀称的肌肉之后,项扬就成为了余雨幻想对象之一。虽然晚上手淫时会想像他的裸体,但从没想过会真的实现……余雨不是一个传统的女生。虽然只在读本科时交过一个男朋友,但已经和他做过爱。不过自从大三分手之后,她再也没有碰过别的男人。现在她碰到了另一个男人,一个比她小好几岁的男人。她清楚,那只是一种肉体上的诱惑。在精神上,他们俩没有,也不可能有恋爱的高度。但肉体的诱惑却难以抵御……刚才项扬怔怔地看着她,余雨的心也怦怦地跳。在她内心深处有一种邪恶的愿望,盼望着他如野兽般扑过来,撕开她的衣服,狠狠把阳具插进自己的阴户里。于是,当项扬真的吻过来的时候,她的理智没有经过多少挣扎,就投降了。项扬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分开余雨的阴唇,用舌尖轻轻挑逗着里面粉红色的软肉。他感觉余雨的双手攥紧了他的头发。他把右手中指轻轻捅进余雨湿滑的膛肉里,开始抽送。余雨感觉自己阴阜在燃烧,一股股热流从那里喷涌而出,沿着神经线到达她的喉咙,压迫着她,让她发出阵阵低吟。她的乳头高高耸立,秀气的脚趾蜷缩着。臀部肌肉不由自主地向上擡,本能地让阴蒂接近项扬的舌头。但项扬轻巧地在她阴蒂周围的软肉上划着圈,时而含着她的小阴唇,让余雨的快感愈发强烈,却无法宣泄。他的中指每一次从阴道里抽出,汁液就顺着指尖流下来,流在他的手掌上,流在木椅上。终于,余雨的身体开始微微抽搐起来。时间到了。项扬猛地含住她的阴蒂,舌尖飞快扫动起来,同时将右手无名指也插进了她的阴道里,两根手指顶着阴道上壁,一阵飞快地震动。余雨感到下体在爆炸,冲击波让整个肉体僵硬起来。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喉咙,发出了长时间的啸喊。她感到自己全身都湿了,眼泪流到了嘴边,唾液流到了脖子上。更糟糕的是,她觉得自己没有压抑住自己的尿意。一条水柱喷到了项扬的脖子上。这高潮……从来没体验过……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身体重新瘫软在椅子上,娇喘连连。男人站了起来。余雨把眼睁开,项扬正弯着腰,注视着她赤红发烫的脸颊。哈……哈……我……你……很厉害……余雨大口喘着气。她的眼镜还架在鼻梁上。项扬把它轻轻摘下。老师,你刚才喷潮了。听到老师一词,余雨的脸又莫名其妙地提高了温度。她慢慢地说:你这个坏小子,以前坏事做得不少吧?项扬只是笑了笑,继续看着她。余雨把手按在项扬的左脸上,那里还有她刚才打他的手印。她的手缓缓而下,从脖子到胸部,抚摸着男人的厚实的肌肉。我以前从来没做过,这是我第一次。以前男朋友不习惯那里的味道,嫌脏。那你有给他含过吗?有,他很喜欢。难道你没有嫌他脏的权利吗?项扬问。余雨笑着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吻我吧,项扬。项扬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唇。同时,他的男根已经迫近了余雨的阴阜。我要进去了,老师。又一股羞耻感从余雨体内升起来,但它很快就转变为快感,当他坚硬的杵棒突进了自己的小穴。余雨上下两张嘴同时被点燃了。她呜咽着,舌头和项扬疯狂交缠,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她的丰润的大腿也擡起来,张开,然后夹在项扬坚厚的背肌上。不结实的木椅吱吱呀呀地响着,频率越来越快。伴随着两人性器摩擦的淫水声。窗外,阳光树影斑驳,许琦和她的室友冯希璇、马薇在宿舍楼下走过。她当时肯定没想到,让自己以后为之发狂的男根,正在自己走过的那栋楼上,在另一个女人的体内肆虐。桦子今天接到了一批不寻常的客人。她在长盛宾馆里工作了两年多,从未遇到这种情况。桦子是宾馆二号电梯的司机。在宾馆里,只有这部电梯能够通到26层总统套房。而今天去总统套房的人有些奇怪。那是陆陆续续走进来的年轻女生,二十岁出头,身穿统一的粉色边黑色长袍桦子对这件长袍并不陌生。这是宾馆附近长荣大学的毕业礼服。每到六月份,总有些学生穿着这件衣服在附近溜达。桦子下班时经过大学校门,总能看见男男女女们在那里摆着各种姿势拍照。这些女生看来就是毕业生了。但是,她们去套房干什么呢?今天如果大学租了宾馆的总统套房进行官方活动,她不可能不知道。从第一对女生进电梯时,桦子就已经注意到她们了。因为她没想到这两个大学生会去那个房间──毕竟,长盛宾馆是五星级宾馆,而且坐落在这座超大型城市其中最繁华的一条大街上。麻烦26层。矮一点的女生对桦子说。隽婷,扬子是不是还不知道?高一点的女生对她的女伴说。她有着精致的五官和狭窄的脸颊,再加上高挑的个子,连桦子也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句。虽然因为工作关系而阅女人无数,这种素质的美女毕竟还是不多见。放心,他不知道的,这一定是个超级惊喜。矮一点的女生说。她留着乌黑的长发,笑起来显露出成熟的妩媚,看我们,他一辈子不可能有第二次这样的经历了。呵呵呵呵……两个女生笑了起来。开始,桦子觉得她们俩是在等一个叫扬子的男人。但是,后来陆续上26层的,却是三三两两统一穿着的女生。她们去总统套房干什么呢?桦子有些迷惘。本来两个女生上去,有可能是去找某个富豪──这个富豪也许名字叫扬子──毕竟现在有钱人包两个女大学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一个富豪再有钱,也不可能包这么多女生啊……莫非扬子是掮客?叮!电梯门的响铃把桦子拉回现实。但她看见的只能让她更迷惘。又走进两个穿黑袍子的女生!麻烦26层。电梯启动了。桦子用余光在偷看那两个女子。虽然她们穿得一样,但年龄看起来相差很远:一个身材丰满,即使宽松的袍子也难以遮住她的曲线,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拿着一个职业女式手袋,身上透着一种贵妇人的气质。另外一个女生则不同了,一脸稚气,提着HelloKitty的手提包,好像没有成年。忽然,成熟女生的手袋掉到了桦子脚边。处于职业习惯,桦子立刻蹲下去拣。她擡头时,发现那个女生也弯腰伸手去够。于是桦子的目光正好对准了女生松垮的袍子的领口。桦子吓得连忙把头转开。这个女生居然在袍子里面什么都没穿!桦子刚才的一瞥,瞥到了女生丰满的乳房,还有隐藏在阴影里深颜色的乳晕和乳首。桦子想起了刚才叫隽婷的女生的话:看我们都穿成一样。穿成一样!难道说,刚才进来的几批女生,包括现在电梯里的两个,除了穿长袍,里面是真空的?桦子的眼前晃动着女生们纷纷把袍子敞开,依靠在总统套房里的豪华沙发上的场景……她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第一章回忆中的回忆  烈日当空。许琦在繁华的大街上走着。她的目的地是长盛宾馆。她穿着一双女式便装凉鞋,身上只套了件黑色的袍子。乳头被袍子的劣质布料刮擦着。她感觉非常不舒服,但走了几步,她羞愧地发现它们居然开始突出来。许琦脸一红,加快了脚步。热风从袍底下灌了进来,她赤裸的下体感受到了阵阵凉意──那里已经有点潮湿了。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许琦脑里闪过的是三年半前的那个夜晚,她坐在项扬的电脑椅上,双手抱着膝盖,瞪大着眼,好像发现了地球上最惊人的秘密。那年,她刚满18岁。你……真的和余雨师姐……?项扬坐在她旁边的靠椅上,无奈地笑笑。天啊……许琦蹭地把双脚杵回地面,你和我们班主任……虽然差不了几岁,但这种师生恋……在长荣大学,本科班的班主任实际上是当年新晋的硕士生。项扬摇摇头,没有什么师生恋。他的声音沈稳而带着一点点磁性,让人听见后产生一种难以察觉的信任感。哦?没有师生恋?难道仅仅是无爱之……许琦作了个性的口型,她不太好意思说出口。但项扬点头了,是的,基本是那样。我也没有想到。许琦那女人的好奇心进一步被激发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好上的?她本来想说勾搭这个词,为什么我们在一个班里这么久,一点都没察觉?项扬叹了一口气: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第二章关于余雨的自述  我叫项扬,长荣大学本科一年级新生。今天是学校报到的日子。收到通知说,我们到教学一楼的302室开第一次班会。我以为班主任都是白发苍苍,至少一脸老气的教授。但没有想到班主任是这么年轻,而且还很漂亮。后来知道大学的班主任没中小学那种作用,而且只是个硕士生。她说她叫余雨,余秋雨没有秋天。我不喜欢余秋雨,但我喜欢她。她的鹅蛋脸,小鼻子,小脸,光滑的皮肤,得体的谈吐。我脑海里呈现出她的裸体,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身体,腋下和两腿间性感的毛,还有一对大小恰当的乳房……够了够了。许琦打断了我,你再说我就起鸡皮疙瘩了,我没兴趣听你的龌龊的想法好不?快进重点!……好吧。在我盯着余雨幻想的时候,视线忽然被前面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大家好,我叫邹媛。我擡头看那个身影,一个高个子大眼睛的美女。原来已经开始自我介绍的环节了。之前讲了什么,我基本没听到。就这样,我大学的第一次班会就在意淫中度过了。但这才是个开始。我开始想办法接近余雨。尽管那时没有非分之想,但还是有意无意找机会和她熟悉起来。于是,我不时会发短信问她一些学习上的问题。我们聊了很多。后来,她把她的书借给我看,要我去她宿舍去拿。研究生的宿舍就是比本科生好。本科生六人一间,上下铺,集体卫生间,公共澡堂。但研究生两人一间,上床下桌,独立卫浴。而且也没有门禁制度。我后来经常跑去她那里借书看,看完就换回去。有时候我们也聊聊,我得知她那时没有男朋友,也知道她的室友是她研究生的同班同学,叫何瑛。她鼓励我以后也和她们一样,主攻文学。就这样两三周过去了。有一天她找我帮忙搬一些家俱到她寝室里。我大汗淋漓地把东西搬上去之后,发现天色变了,雨倾盆而下,一阵大风吹过,把她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刮到了10楼楼下。我不顾她的阻拦,冲下楼到马路上把衣服收了上来,当然,我也湿透了。你先去洗个澡吧,要不然着凉了,我帮你把衣服烘干。余雨把干的毛巾塞到厕所的门缝里给我,然后把我的湿衣服接了出去。我洗完澡没有衣服穿,只好拿毛巾包着下身,她把她的睡袍借给我披着。我们就坐在她的书桌前聊天。后来她跟我说,那一天她看到我的裸体,产生了和我开班会时对她相似的冲动。后来你们就……许琦急忙打断我。没那么快!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那天什么都没发生,后来我雨停了我就回去了。又过了一个星期,快到10月份了,可天气又热了起来。那天下午,我把看完的书还给她,顺便买了两瓶冷饮。我发现那天她涂了口红。她的嘴唇很小,有一种倔强的可爱。聊了一会儿,我感觉身体里有种冲动,开始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句地接着她的茬。不知什么时候,我们没话说了,只是沉默地互相看着。我恢复了意识,盯着她艳红的嘴唇,心跳得很快。房间里很静,我听到了她呼吸的声息,很微弱,但是急促。于是我吻了过去。她居然闭上了眼。但当我的嘴唇贴到她的红唇上时,她还是抗拒地把头偏向一边。我追逐着她的唇,并把舌头伸到了她的嘴里。呜……她轻叫了一声。我抱住了她,钳住了她双臂,她慢了一步无法推开我。我们吻了很久才松开,大家都开始气喘吁吁了。只停了三秒,我把嘴唇移到了她光滑的脖子上,她开始轻轻叫唤起来。身体在我怀里不断挣扎。不行……她说。这时我左手依然钳着她的身体,右手已经伸进了她背后的衣服里,轻轻扫动着她的柔软的背脊。她忽然奋力一甩,把我的左手甩开了。可是我立刻又封住了她的唇,吮吸着她的舌头。右手紧搂着她,左手隔着衣服按在她的胸部之上,开始顺时针揉动。她又呜的一声,身体绷紧了一下,然后瘫软了。我右手向上一拨,把她的胸罩扣解开了。余雨的眼神突然从迷离变成了惊恐,我感到右手间的软肉忽然绷紧。她挣脱出来的双手按着我肩膀,想奋力推开我,可却没有力气。我的研究生班主任余雨,被我身体按在椅子上,双腿被我双腿夹着。她那天穿了一条到膝盖的蓝色裙子。我继续和她接吻,吮她的舌头,一边把左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这时,余雨师姐正想用右手卯足劲打我耳光,但是我左手伸到了她的腋下,摩挲着她的腋毛。她全身抖了抖,手只是轻轻拍在我脸上。当她再想打我第二下时,我已经掀起了她的T恤和胸罩。雪白的肌肤和红润的乳晕暴露在空气中。啪!她最终打了我,我左脸火辣辣的,但我没有停。我的嘴离开了她的唇后,含住了她的左乳。同时双手握住了她的双手,不让她继续动。啊……她呻吟起来。我感觉到她的乳首在我嘴里膨胀。我用舌头继续拨弄。啊……项扬……这样不行……啊……我们是师生……她气越喘越粗,身体扭动越来越厉害。我预计到她最兴奋的状态,在那之前一秒,我离开了她的乳头,直视着她。她的喊叫声倏地停止了。正因为我们是师生,师姐,余老师,请好好地教育我!我又一次吻住了她想张开的嘴唇,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将唾液涂到整个乳房都是。她挣脱了我的嘴:……可是……门没关好……她气喘吁吁地说,半裸的胸部一起一伏。我再一次把嘴按在她左乳上,拦腰把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然后抱着她向门口走去。这时她嘴里哼哼着,身体却停止了反抗,任由我把她移来移去。  第三章照猫画虎  许琦瞪大了双眼,呼吸也明显急促起来,抱?怎么能边抱边……嗯……项扬心里暗笑。他知道猎物快上钩了。他决定出手。当许琦还沈浸在香艳的想像里时,项扬的身影如箭般飞向了她。啊!许琦惊叫一声,发现自己已经被拦腰抱了起来。项扬双手抱着她的腰,把她举过头顶,让自己的脸对准她的胸。放我下去!许琦娇叱一声,扁着嘴,手死命拍着项扬的肩。她想扭动身体,但被他有力的双臂夹着。项扬的肩部肌肉发出沈重的回声,他纹丝不动,只是擡头看着许琦。就是这样。他缓缓地说。许琦恶狠狠地盯着项扬的脸。项扬长着一双浓眉,眼睛不大,但眼神犀利明亮。棱角分明的脸,英气逼人的圆寸。虽然不是帅哥,但许琦看得有些恍惚,眼神柔和了下来。项扬把她放了下来。想知道之后发生什么事吗?  第四章第一次  余雨从来没有预见过这种境地。金丝框眼镜仍架在她娇俏的鼻梁上,但木椅上的身体已是一丝不挂,双腿向两面敞开,无力地垂在地上,内裤挂在左脚的脚踝边。她的心跳得很快。她印象中上一次跳得这么快,是第一次在前男友面前脱光自己的上衣。两腿之间,是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在自己的下体上辛勤劳作着。自从那天下雨时看见过他身上匀称的肌肉之后,项扬就成为了余雨幻想对象之一。虽然晚上手淫时会想像他的裸体,但从没想过会真的实现……余雨不是一个传统的女生。虽然只在读本科时交过一个男朋友,但已经和他做过爱。不过自从大三分手之后,她再也没有碰过别的男人。现在她碰到了另一个男人,一个比她小好几岁的男人。她清楚,那只是一种肉体上的诱惑。在精神上,他们俩没有,也不可能有恋爱的高度。但肉体的诱惑却难以抵御……刚才项扬怔怔地看着她,余雨的心也怦怦地跳。在她内心深处有一种邪恶的愿望,盼望着他如野兽般扑过来,撕开她的衣服,狠狠把阳具插进自己的阴户里。于是,当项扬真的吻过来的时候,她的理智没有经过多少挣扎,就投降了。项扬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分开余雨的阴唇,用舌尖轻轻挑逗着里面粉红色的软肉。他感觉余雨的双手攥紧了他的头发。他把右手中指轻轻捅进余雨湿滑的膛肉里,开始抽送。余雨感觉自己阴阜在燃烧,一股股热流从那里喷涌而出,沿着神经线到达她的喉咙,压迫着她,让她发出阵阵低吟。她的乳头高高耸立,秀气的脚趾蜷缩着。臀部肌肉不由自主地向上擡,本能地让阴蒂接近项扬的舌头。但项扬轻巧地在她阴蒂周围的软肉上划着圈,时而含着她的小阴唇,让余雨的快感愈发强烈,却无法宣泄。他的中指每一次从阴道里抽出,汁液就顺着指尖流下来,流在他的手掌上,流在木椅上。终于,余雨的身体开始微微抽搐起来。时间到了。项扬猛地含住她的阴蒂,舌尖飞快扫动起来,同时将右手无名指也插进了她的阴道里,两根手指顶着阴道上壁,一阵飞快地震动。余雨感到下体在爆炸,冲击波让整个肉体僵硬起来。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喉咙,发出了长时间的啸喊。她感到自己全身都湿了,眼泪流到了嘴边,唾液流到了脖子上。更糟糕的是,她觉得自己没有压抑住自己的尿意。一条水柱喷到了项扬的脖子上。这高潮……从来没体验过……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身体重新瘫软在椅子上,娇喘连连。男人站了起来。余雨把眼睁开,项扬正弯着腰,注视着她赤红发烫的脸颊。哈……哈……我……你……很厉害……余雨大口喘着气。她的眼镜还架在鼻梁上。项扬把它轻轻摘下。老师,你刚才喷潮了。听到老师一词,余雨的脸又莫名其妙地提高了温度。她慢慢地说:你这个坏小子,以前坏事做得不少吧?项扬只是笑了笑,继续看着她。余雨把手按在项扬的左脸上,那里还有她刚才打他的手印。她的手缓缓而下,从脖子到胸部,抚摸着男人的厚实的肌肉。我以前从来没做过,这是我第一次。以前男朋友不习惯那里的味道,嫌脏。那你有给他含过吗?有,他很喜欢。难道你没有嫌他脏的权利吗?项扬问。余雨笑着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吻我吧,项扬。项扬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唇。同时,他的男根已经迫近了余雨的阴阜。我要进去了,老师。又一股羞耻感从余雨体内升起来,但它很快就转变为快感,当他坚硬的杵棒突进了自己的小穴。余雨上下两张嘴同时被点燃了。她呜咽着,舌头和项扬疯狂交缠,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她的丰润的大腿也擡起来,张开,然后夹在项扬坚厚的背肌上。不结实的木椅吱吱呀呀地响着,频率越来越快。伴随着两人性器摩擦的淫水声。窗外,阳光树影斑驳,许琦和她的室友冯希璇、马薇在宿舍楼下走过。她当时肯定没想到,让自己以后为之发狂的男根,正在自己走过的那栋楼上,在另一个女人的体内肆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