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ONDO-080415_127 -[無碼]最新一本道 080415_127 極上美女 籐井沙紀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1PONDO-080415_127 -[無碼]最新一本道 080415_127 極上美女 籐井沙紀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打从去年往前数的四年间,深夜在这所森林大学的道路上,揽客可没那么容易,只有电台呼叫或者是福星高照,才有办法在迷宫一样的小巷里载到一个个浓妆艳抹、醉眼蒙眬的酒家女。阿生喜欢载酒家女,既使阿芳的出身也是酒家女,可是自从嫁给阿生后,阿生就再也不准她化浓妆、穿风骚暴露的衣服,套一句隔壁大学生说的话,那叫从良,也叫洗尽铅华,表示再也不用为了几个臭钱给男人摸奶子摸鸡掰啦!“嘿嘿!从良。”阿生想到这句话就觉得心里乱爽一把的,以前穿金带银的酒家皇后现在乖乖的在电子工厂上班,晚上回到家里,裙子里面热热的鸡掰,肥肥的奶子,全全部部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再也不用跟别人共用一个洞了,算算也只有自己那么“良”的人才有这个福气,台湾的大学生果然有学问,想得出那么好的字眼儿。其实,载酒家女真的是很刺激的一件事!有时候只要看到她们紧紧裙子里头若隐若现的小内裤,看到快要跳出来的大大奶子,阿生就觉的裤子里的烂鸟硬的要命,又是麻又是痒的,很想就一边开车,一边搓着烂鸟打手枪好。有的酒家女更狠,裙子里连内裤都不穿,一上车就像死猪一样躺在椅子上,两只大腿打得开开,鸡掰简直都快跑出来透气了,阿生有时候眼睛看的都快凸槌,巴不得直接开到山上好好干她一干。其实开出租车差不多十二年了,阿生干倒也干过好几个,总不能只干阿芳一个嘛!像昨天晚上就狠狠载一个小个子骚鸡掰到猫空山上干的她哇哇叫,鸡掰水流了整张椅子,两盒面纸全用光了,车子的绒布座椅还是闻的到浓浓的鸡掰味,早知道换成皮椅就好,也不用像今天傍晚载阿芳上夜班,还得心虚的先喷上厚厚的芳香剂,而现在一闻到那鸡掰味,烂鸟硬梆梆就想干坏事。阿生常想,报纸上登的出租车之狼劫色的新闻有很多都是酒家女自己不好,不是吗?就拿昨天来说好了,那个骚鸡掰简直醉到自己几个奶子都不知道,一上车叽哩咕噜说了一堆话,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原住民的话,再问她一声,她就只会说载她回家,恁老师卡好咧,我又不是妳客兄,谁知道妳家住哪里?“你就往前面大条路一直开就到我家了。”说完趴着就醉死了。嘿!这条路可是中山北路哩!莫非妳家住中正纪念堂不成,阿生唤了她好几声,她只会打呼,连理都不里。这种情形阿生不是没遇见过,早归纳出几种不同手段来应付。对于看起来比较便宜的女人,最好直接就把她踢下车,以免收不到钱蚀了老本。如果女人穿的体面,喷的香水又非常好闻,阿生就会载着她兜圈子,把冷气开到最强,电台调到ICRT,整路用快节奏的澎恰声来吵她,再不然来几个急转弯或紧急煞车,她不醒来也撞得头上青一块紫一块。昨天的骚鸡掰就算是后面那种,穿紧紧的黄色连身裙,料子亮亮的,看起来就很贵,揹的包包皮料就跟自己生日时阿芳送的皮带一模一样,听阿芳说小小的皮带竟要二千块钱,那么足足十几倍大的皮包没有个万把块哪买的到?所以阿生认为这个骚鸡掰一定不便宜,车子哪能不往前开?关上车门就一直沿着中山北路开到中山南路再开到罗斯福路上头,心想开的越久,赚的可越多哩。“喂!小姐,妳要到哪里?”沿路一有空阿生就回头喊她,喊的稍微大声点,女人就会嗯嗯哼哼的发嗲说梦话,叫人别吵她,阿生怕这样开真会开到新店去,却又不能不试着叫醒她。边开阿生边由后照镜打量女人,小小的脸皮肤幼绵绵的,看样子不过二十岁出头,鼻子挺挺的,嘴唇擦上咖啡色的口红,眼影是粉黄色系的,还会闪闪发光哩,长得那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出来赚吃?自己的姪女年纪也差不多,现在连化妆都还不会,只会窝在房间打电脑,而这个骚鸡掰却不知给多少男人干过了。她还躺的真舒服!整个人侧躺在后座里,一只白白的大腿底下一双黄色细带高跟鞋就大方的摆到椅子上头,漂亮的脚踝有一条金光闪闪的纯金脚炼,是由一只只 kitty猫牵着手围成的,看起来就很昂贵。紧紧的连身裙给这么一绷全缩到屁股上头,里面那一件黄色丝质的三角裤,薄薄的就贴在鲜红色的鸡掰洞上面,有的地方湿湿的,贴着肉几乎变成透明的,闪烁出一种乱淫荡的感觉。从后视镜实在看不清楚,遇到红灯,阿生就转过头假装喊她几声,顺便看那件三角裤里面的骚鸡掰。“恁老师咧!这不是要恁爸干伊。”阿生被撩的烂鸟像铁棍一样,打方向盘不小心都会顶到,心想没那么倒楣去碰到条子临检,干脆把拗的发疼的烂鸟拉出来透透气,抓到红灯空档也正好搓上一搓。“呼!真爽。”发红的烂鸟拉出裤档就像弹簧一样,一下子挺的笔直,阿生解脱似的吁了一口大气。前头又遇到红灯了,就算凌晨三点多,阿生还是乖乖的把车停了下来,六线道的前后左右就只自己一部车,想停多久就给它停多久。把座椅稍稍往后摇低,阿生伸出右手往打着呼噜的女人鸡掰洞摸去,哇赛!隔着滑滑的丝质内裤摸那软软的鸡掰洞真是色情到了极点,中指沿着肉缝上下摸,感觉肉肉的有点湿又有点滑,肉缝的旁边还鼓着两团肥肉。阿生左手搓的烂鸟直冒泡,右手却越摸越用力,把女人一条薄薄的三角裤摸的塞进了鸡掰洞里,肥肥毛毛的大阴唇糊了一大块,而足足有一个指节陷在黏稠稠的淫水里,心头欲火炙烈的就快燎原。“唔……张总……你不要摸人家……的……鸡掰……嘛!”女人醉归醉,还是感觉到鸡掰洞被摸的好爽,嘴巴呻吟的说出梦话。见自己这样用手指强奸她,她也没反抗,阿生勾起湿透的内裤,伸出中指就往水汪汪的鸡掰洞里挖。“嘶……喔……”感觉有硬硬的东西插进鸡掰,女人爽的吐了一口气。阿生稍稍弯起指头,指肉括着阴道壁,狠狠的挖着发红的鸡掰,慢慢的,一沱沱乳白色冒着水泡的鸡掰水从洞口流了出来,沿着屁股把灰色绒布椅套打湿。而随着阿生手指的插入,女人丰满的阴唇还会若有似无的颤动,让阿生不禁怀疑她到底睡着了没?“唔……人家……人家……尿急……急死了!”大概喝的是啤酒,女人烂醉如泥竟还感到尿胀。“干!鸡掰被挖的爽歪歪,还会屙尿!”阿生心底咒骂了一声,还没骂完,感觉一股火热的泉水由女人鸡掰深处涌了出来,激射在阿生手背上,然后溪流一般的沿着手腕流到座椅上头,在这气温有些清冷的凌晨,渗入座椅的尿液还冒着白白的烟。“唔,臭鸡掰!真给我尿出来。”看到红肿外翻的鸡掰缝里,原本白糊糊的浆液间突然涌出大量黄浊的尿液,那奇异的温热感觉一股股拍打手背,还传来轻轻的波波水声。阿声双手可并没有停下来,右手在淫水、尿水四处横流的肉瓣间挖的叽叽作响,心里头想到这漂亮的骚鸡掰被自己搞到一踏糊涂,简直淫乱到了极点,心里头放荡的收势不住,一支被搓的晶亮通红的烂鸟不觉由开口喷出白花花的阳精,刚好命中方向盘中心的“FORD”四个大字。“嗯……喔!”女人不知道是尿完后如释重负,还是给屁股底下热热的尿液一烫,爽快的舒了一口气。阿生把方向盘附近抹了干净,顺手掏出一叠面纸铺在女人屁股旁边吸水,心想好好的车子给她搞得又骚又臭,接下来也不用做生意了!而这骚鸡掰奶子又白又大,鸡掰洞又紧又热,不趁机插的她哇哇叫,吸吸那圆鼓鼓的奶头,这车子的仇不就不报了,想想一定得搞搞她才划算,阿生油门一踩,找着路就往猫空山上开去。就算到了今天阿生还是回味无穷,觉得自己干的好!干的妙!昨天凌晨回家跟大学生透露一点点,他好像说了“物超所值”四个字,说什么就算没收出租车钱再加个汽车美容的花费也是值得,自己这种欧吉桑能干到幼齿鸡掰真让他羡慕死了,下次如果载到这种骚鸡掰,记得送到他宿舍里,“就算花钱我也干!”大学生这样说,哈! 啧!幼齿鸡掰真是棒透了,阿生可以感觉到昨天那女人的骚鸡掰实在跟阿芳的完全不同,阿芳已经四十岁了,记不得刚认识的时候阿芳的鸡掰有没有那么小那么紧,大概没有吧!十年前认识阿芳时她已经三十岁,那时阿生只要有女人肯给自己干就乐昏头了,哪里管她是松?是紧?是大?是小?不过应该不可能跟二十岁的女人鸡掰一样棒吧!昨天在山上找了个偏僻的产业道路,躲在两旁黑呼呼的枝桠间,阿生让女人躺在后座上,把她又白又滑的大腿扛在肩头,大腿根部湿湿红红的鸡掰洞就开开的向着阿生,“这鸡掰一点都不黑耶!”那时阿生赞叹着,很想用嘴巴在肉缝间舔一舔,但头一靠近闻到尿骚味却又不敢,伸手拉下裤子拉链,阿生就把硬起来的烂鸟慢慢塞进女人红肿的肉瓣中间。“喔……好滑……好紧……”烂鸟给一团温温热热的肉团牢牢握住,阿生实在爽的要命,毛屁股用力前前后后的干着,不知里头有多少水?是什么水?每次烂鸟一插一拔就会发出叽叽的声音,更让阿生淫念大炽。阿生直接把女人丰满的奶子从低胸连身裙中拉了出来,白白的乳房就卡在衣服外头,那圆鼓鼓的两粒奶头因为底下鸡掰被干的爽了竟高高的凸起来,好像两粒泡过水的樱桃,又红又亮。双手握住两颗奶子,阿生轮流用指缝又夹又拉又揉,直把原本粉白的奶子糟蹋到发红一片,底下烂鸟也没有空闲,推着鸡掰洞里的团团膣肉,又是磨又是蹭的,把女人搞的呻吟不断,却是烂醉如泥也不管到底谁在插她,只有源源不断的鸡掰水像失禁般一直冒出来。只要看到女人粉嫩屁股那紧绷光滑又漂亮的形状,还有鸡掰洞旁边那娇嫩如婴孩小嘴的阴唇,阿生既使泄了,很快烂鸟就又硬了起来,这个晚上阿生狠狠干了她三次,累了就贴着软软的奶子抱着女人休息,闻着她脸上浓重的酒气后头好闻的香水味,还伸出舌头往她咖啡色樱唇里探,女人睡得朦胧,小嘴有时候会像吸奶一样啧啧吮着阿生的大舌,让阿生不由虚晃晃的浮起恋爱的感觉。一直干到腿酸脚软,阿生才甘愿送她回去,拉出瘫软的烂鸟,手上擦着女人鸡掰洞里源源往外冒的精液,阿生心里不由得感到骄傲,好久没有这样一夜四次了,就算二次也很少,这几年勉强算应该是一个礼拜一次,很逊的七夜一次男!跟大学生臭屁都说自己夜夜春宵,没有一天让阿芬好睡过,其实呀!“春”是台语有剩的意思!女人给人家干那么久,鸡掰也泄了一大堆水,却还是埋着头醉死了,不知道到底喝到什么地步,难道跟公卖局局长喝酒吗?问她家住哪里?也只会鼻子发出模糊的唔唔哼哼声音。最后没办法,阿生只好打开她的皮包,找里头的证件来看,好不容易在一堆口红、眼影、卫生棉,还有不知名的瓶瓶罐罐中找到薄薄的皮夹,嘿!有了!看到身分证了,这骚鸡掰原来叫丁小莉,68年次,真的才二十一岁哩!住址登记的是彰化县员林镇,糟糕!难道要送她到彰化去吗?这可不行!到彰化不就天亮了吗?那谁去载阿芬下班?这骚鸡掰虽然被自己搞了好几次,却不算自己女人,根本就没必要那么慇勤嘛!阿生抓着女人的肩头用力摇晃,希望把她摇醒,嘴巴不断地问她到底住在哪里?好不容易,女人稍稍睁开朦胧的眼睛,断断续续的说:“你……你……你就送我到辛亥路……隧道口的停车场……开……开车。”阿生把骚鸡掰送到辛亥路停车场,也不管她颠颠跛跛的走着会不会出事,油门一踩就回新庄载阿芬下班,等在工厂外头的时候阿生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又是尿又是鸡掰水的绒布座椅吸的像样点,还喷上好浓好重的芳香剂。阿芬一进车厢里就拼命咳嗽,嘴里不断怪阿生搞什么飞机,竟然把车子喷得像红灯户一样。回想昨天阿芬咳嗽的样子,阿生心里头灵光乍现的浮现一句成语——“欲盖弥彰”。嘿!这下子大学生知道后一定甘拜下风!毕竟平常跟大学生闲扯淡也不是白费,中文造诣果然给他突飞猛进一番。现在时间才刚入夜没多久,阿生找了家面摊吃晚餐,好久以来阿生都是送完阿芬上夜班后开始上工,沿路一看到想吃的东西就泊车下来吃。墙上电视机里好像是东森电视台的那个叫什么靳秀丽的正在播报新闻,脸上正经的一踏糊涂,播报的是昨天夜里台北市警方临检的新闻,没想到小马哥也像阿扁一样开始强硬起来,阿生心想这下子生意又要开始难做了。“昨天台北市警方针对辖区特种行业实施突击临检,数十名宪警人员进入艳名远播的中山区××酒店,当场查获酒客四十一名,以及衣不蔽体的公主二十余人,在酒店公主纷纷躲避间,一名小姐失足由五楼窗台坠楼死亡。”“根据现场散落一地的物品中,警方证实该名女子为一丁姓女子,希望该名女子的家属尽快与警方联系。”这时萤幕转到那名坠楼死亡的酒店公主身上,香消玉殒的遗体已经盖上帆布遮掩,只见白晰的小脚穿着一双黄色细带高跟鞋,漂亮的脚踝上有一条金光闪闪的纯金脚炼,是由一只只kitty猫牵着手围成的。阿生想起昨天跷在后座上白花花的粉嫩大腿,脸上不由得吓得惨白,裤底屎尿都快溢了出来,丢下碗筷推倒座椅,阿生没命的冲到路旁水沟呕吐,刚吃进去的面啦,还有中午吃的饭啦,全老老实实的吐了出来,一直吐到胃酸吐光,整个胃几乎翻了过来。打从去年往前数的四年间,深夜在这所森林大学的道路上,揽客可没那么容易,只有电台呼叫或者是福星高照,才有办法在迷宫一样的小巷里载到一个个浓妆艳抹、醉眼蒙眬的酒家女。阿生喜欢载酒家女,既使阿芳的出身也是酒家女,可是自从嫁给阿生后,阿生就再也不准她化浓妆、穿风骚暴露的衣服,套一句隔壁大学生说的话,那叫从良,也叫洗尽铅华,表示再也不用为了几个臭钱给男人摸奶子摸鸡掰啦!“嘿嘿!从良。”阿生想到这句话就觉得心里乱爽一把的,以前穿金带银的酒家皇后现在乖乖的在电子工厂上班,晚上回到家里,裙子里面热热的鸡掰,肥肥的奶子,全全部部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再也不用跟别人共用一个洞了,算算也只有自己那么“良”的人才有这个福气,台湾的大学生果然有学问,想得出那么好的字眼儿。其实,载酒家女真的是很刺激的一件事!有时候只要看到她们紧紧裙子里头若隐若现的小内裤,看到快要跳出来的大大奶子,阿生就觉的裤子里的烂鸟硬的要命,又是麻又是痒的,很想就一边开车,一边搓着烂鸟打手枪好。有的酒家女更狠,裙子里连内裤都不穿,一上车就像死猪一样躺在椅子上,两只大腿打得开开,鸡掰简直都快跑出来透气了,阿生有时候眼睛看的都快凸槌,巴不得直接开到山上好好干她一干。其实开出租车差不多十二年了,阿生干倒也干过好几个,总不能只干阿芳一个嘛!像昨天晚上就狠狠载一个小个子骚鸡掰到猫空山上干的她哇哇叫,鸡掰水流了整张椅子,两盒面纸全用光了,车子的绒布座椅还是闻的到浓浓的鸡掰味,早知道换成皮椅就好,也不用像今天傍晚载阿芳上夜班,还得心虚的先喷上厚厚的芳香剂,而现在一闻到那鸡掰味,烂鸟硬梆梆就想干坏事。阿生常想,报纸上登的出租车之狼劫色的新闻有很多都是酒家女自己不好,不是吗?就拿昨天来说好了,那个骚鸡掰简直醉到自己几个奶子都不知道,一上车叽哩咕噜说了一堆话,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原住民的话,再问她一声,她就只会说载她回家,恁老师卡好咧,我又不是妳客兄,谁知道妳家住哪里?“你就往前面大条路一直开就到我家了。”说完趴着就醉死了。嘿!这条路可是中山北路哩!莫非妳家住中正纪念堂不成,阿生唤了她好几声,她只会打呼,连理都不里。这种情形阿生不是没遇见过,早归纳出几种不同手段来应付。对于看起来比较便宜的女人,最好直接就把她踢下车,以免收不到钱蚀了老本。如果女人穿的体面,喷的香水又非常好闻,阿生就会载着她兜圈子,把冷气开到最强,电台调到ICRT,整路用快节奏的澎恰声来吵她,再不然来几个急转弯或紧急煞车,她不醒来也撞得头上青一块紫一块。昨天的骚鸡掰就算是后面那种,穿紧紧的黄色连身裙,料子亮亮的,看起来就很贵,揹的包包皮料就跟自己生日时阿芳送的皮带一模一样,听阿芳说小小的皮带竟要二千块钱,那么足足十几倍大的皮包没有个万把块哪买的到?所以阿生认为这个骚鸡掰一定不便宜,车子哪能不往前开?关上车门就一直沿着中山北路开到中山南路再开到罗斯福路上头,心想开的越久,赚的可越多哩。“喂!小姐,妳要到哪里?”沿路一有空阿生就回头喊她,喊的稍微大声点,女人就会嗯嗯哼哼的发嗲说梦话,叫人别吵她,阿生怕这样开真会开到新店去,却又不能不试着叫醒她。边开阿生边由后照镜打量女人,小小的脸皮肤幼绵绵的,看样子不过二十岁出头,鼻子挺挺的,嘴唇擦上咖啡色的口红,眼影是粉黄色系的,还会闪闪发光哩,长得那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出来赚吃?自己的姪女年纪也差不多,现在连化妆都还不会,只会窝在房间打电脑,而这个骚鸡掰却不知给多少男人干过了。她还躺的真舒服!整个人侧躺在后座里,一只白白的大腿底下一双黄色细带高跟鞋就大方的摆到椅子上头,漂亮的脚踝有一条金光闪闪的纯金脚炼,是由一只只 kitty猫牵着手围成的,看起来就很昂贵。紧紧的连身裙给这么一绷全缩到屁股上头,里面那一件黄色丝质的三角裤,薄薄的就贴在鲜红色的鸡掰洞上面,有的地方湿湿的,贴着肉几乎变成透明的,闪烁出一种乱淫荡的感觉。从后视镜实在看不清楚,遇到红灯,阿生就转过头假装喊她几声,顺便看那件三角裤里面的骚鸡掰。“恁老师咧!这不是要恁爸干伊。”阿生被撩的烂鸟像铁棍一样,打方向盘不小心都会顶到,心想没那么倒楣去碰到条子临检,干脆把拗的发疼的烂鸟拉出来透透气,抓到红灯空档也正好搓上一搓。“呼!真爽。”发红的烂鸟拉出裤档就像弹簧一样,一下子挺的笔直,阿生解脱似的吁了一口大气。前头又遇到红灯了,就算凌晨三点多,阿生还是乖乖的把车停了下来,六线道的前后左右就只自己一部车,想停多久就给它停多久。把座椅稍稍往后摇低,阿生伸出右手往打着呼噜的女人鸡掰洞摸去,哇赛!隔着滑滑的丝质内裤摸那软软的鸡掰洞真是色情到了极点,中指沿着肉缝上下摸,感觉肉肉的有点湿又有点滑,肉缝的旁边还鼓着两团肥肉。阿生左手搓的烂鸟直冒泡,右手却越摸越用力,把女人一条薄薄的三角裤摸的塞进了鸡掰洞里,肥肥毛毛的大阴唇糊了一大块,而足足有一个指节陷在黏稠稠的淫水里,心头欲火炙烈的就快燎原。“唔……张总……你不要摸人家……的……鸡掰……嘛!”女人醉归醉,还是感觉到鸡掰洞被摸的好爽,嘴巴呻吟的说出梦话。见自己这样用手指强奸她,她也没反抗,阿生勾起湿透的内裤,伸出中指就往水汪汪的鸡掰洞里挖。“嘶……喔……”感觉有硬硬的东西插进鸡掰,女人爽的吐了一口气。阿生稍稍弯起指头,指肉括着阴道壁,狠狠的挖着发红的鸡掰,慢慢的,一沱沱乳白色冒着水泡的鸡掰水从洞口流了出来,沿着屁股把灰色绒布椅套打湿。而随着阿生手指的插入,女人丰满的阴唇还会若有似无的颤动,让阿生不禁怀疑她到底睡着了没?“唔……人家……人家……尿急……急死了!”大概喝的是啤酒,女人烂醉如泥竟还感到尿胀。“干!鸡掰被挖的爽歪歪,还会屙尿!”阿生心底咒骂了一声,还没骂完,感觉一股火热的泉水由女人鸡掰深处涌了出来,激射在阿生手背上,然后溪流一般的沿着手腕流到座椅上头,在这气温有些清冷的凌晨,渗入座椅的尿液还冒着白白的烟。“唔,臭鸡掰!真给我尿出来。”看到红肿外翻的鸡掰缝里,原本白糊糊的浆液间突然涌出大量黄浊的尿液,那奇异的温热感觉一股股拍打手背,还传来轻轻的波波水声。阿声双手可并没有停下来,右手在淫水、尿水四处横流的肉瓣间挖的叽叽作响,心里头想到这漂亮的骚鸡掰被自己搞到一踏糊涂,简直淫乱到了极点,心里头放荡的收势不住,一支被搓的晶亮通红的烂鸟不觉由开口喷出白花花的阳精,刚好命中方向盘中心的“FORD”四个大字。“嗯……喔!”女人不知道是尿完后如释重负,还是给屁股底下热热的尿液一烫,爽快的舒了一口气。阿生把方向盘附近抹了干净,顺手掏出一叠面纸铺在女人屁股旁边吸水,心想好好的车子给她搞得又骚又臭,接下来也不用做生意了!而这骚鸡掰奶子又白又大,鸡掰洞又紧又热,不趁机插的她哇哇叫,吸吸那圆鼓鼓的奶头,这车子的仇不就不报了,想想一定得搞搞她才划算,阿生油门一踩,找着路就往猫空山上开去。就算到了今天阿生还是回味无穷,觉得自己干的好!干的妙!昨天凌晨回家跟大学生透露一点点,他好像说了“物超所值”四个字,说什么就算没收出租车钱再加个汽车美容的花费也是值得,自己这种欧吉桑能干到幼齿鸡掰真让他羡慕死了,下次如果载到这种骚鸡掰,记得送到他宿舍里,“就算花钱我也干!”大学生这样说,哈!啧!幼齿鸡掰真是棒透了,阿生可以感觉到昨天那女人的骚鸡掰实在跟阿芳的完全不同,阿芳已经四十岁了,记不得刚认识的时候阿芳的鸡掰有没有那么小那么紧,大概没有吧!十年前认识阿芳时她已经三十岁,那时阿生只要有女人肯给自己干就乐昏头了,哪里管她是松?是紧?是大?是小?不过应该不可能跟二十岁的女人鸡掰一样棒吧!昨天在山上找了个偏僻的产业道路,躲在两旁黑呼呼的枝桠间,阿生让女人躺在后座上,把她又白又滑的大腿扛在肩头,大腿根部湿湿红红的鸡掰洞就开开的向着阿生,“这鸡掰一点都不黑耶!”那时阿生赞叹着,很想用嘴巴在肉缝间舔一舔,但头一靠近闻到尿骚味却又不敢,伸手拉下裤子拉链,阿生就把硬起来的烂鸟慢慢塞进女人红肿的肉瓣中间。“喔……好滑……好紧……”烂鸟给一团温温热热的肉团牢牢握住,阿生实在爽的要命,毛屁股用力前前后后的干着,不知里头有多少水?是什么水?每次烂鸟一插一拔就会发出叽叽的声音,更让阿生淫念大炽。阿生直接把女人丰满的奶子从低胸连身裙中拉了出来,白白的乳房就卡在衣服外头,那圆鼓鼓的两粒奶头因为底下鸡掰被干的爽了竟高高的凸起来,好像两粒泡过水的樱桃,又红又亮。双手握住两颗奶子,阿生轮流用指缝又夹又拉又揉,直把原本粉白的奶子糟蹋到发红一片,底下烂鸟也没有空闲,推着鸡掰洞里的团团膣肉,又是磨又是蹭的,把女人搞的呻吟不断,却是烂醉如泥也不管到底谁在插她,只有源源不断的鸡掰水像失禁般一直冒出来。只要看到女人粉嫩屁股那紧绷光滑又漂亮的形状,还有鸡掰洞旁边那娇嫩如婴孩小嘴的阴唇,阿生既使泄了,很快烂鸟就又硬了起来,这个晚上阿生狠狠干了她三次,累了就贴着软软的奶子抱着女人休息,闻着她脸上浓重的酒气后头好闻的香水味,还伸出舌头往她咖啡色樱唇里探,女人睡得朦胧,小嘴有时候会像吸奶一样啧啧吮着阿生的大舌,让阿生不由虚晃晃的浮起恋爱的感觉。一直干到腿酸脚软,阿生才甘愿送她回去,拉出瘫软的烂鸟,手上擦着女人鸡掰洞里源源往外冒的精液,阿生心里不由得感到骄傲,好久没有这样一夜四次了,就算二次也很少,这几年勉强算应该是一个礼拜一次,很逊的七夜一次男!跟大学生臭屁都说自己夜夜春宵,没有一天让阿芬好睡过,其实呀!“春”是台语有剩的意思!女人给人家干那么久,鸡掰也泄了一大堆水,却还是埋着头醉死了,不知道到底喝到什么地步,难道跟公卖局局长喝酒吗?问她家住哪里?也只会鼻子发出模糊的唔唔哼哼声音。最后没办法,阿生只好打开她的皮包,找里头的证件来看,好不容易在一堆口红、眼影、卫生棉,还有不知名的瓶瓶罐罐中找到薄薄的皮夹,嘿!有了!看到身分证了,这骚鸡掰原来叫丁小莉,68年次,真的才二十一岁哩!住址登记的是彰化县员林镇,糟糕!难道要送她到彰化去吗?这可不行!到彰化不就天亮了吗?那谁去载阿芬下班?这骚鸡掰虽然被自己搞了好几次,却不算自己女人,根本就没必要那么慇勤嘛!阿生抓着女人的肩头用力摇晃,希望把她摇醒,嘴巴不断地问她到底住在哪里?好不容易,女人稍稍睁开朦胧的眼睛,断断续续的说:“你……你……你就送我到辛亥路……隧道口的停车场……开……开车。”阿生把骚鸡掰送到辛亥路停车场,也不管她颠颠跛跛的走着会不会出事,油门一踩就回新庄载阿芬下班,等在工厂外头的时候阿生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又是尿又是鸡掰水的绒布座椅吸的像样点,还喷上好浓好重的芳香剂。阿芬一进车厢里就拼命咳嗽,嘴里不断怪阿生搞什么飞机,竟然把车子喷得像红灯户一样。回想昨天阿芬咳嗽的样子,阿生心里头灵光乍现的浮现一句成语——“欲盖弥彰”。嘿!这下子大学生知道后一定甘拜下风!毕竟平常跟大学生闲扯淡也不是白费,中文造诣果然给他突飞猛进一番。现在时间才刚入夜没多久,阿生找了家面摊吃晚餐,好久以来阿生都是送完阿芬上夜班后开始上工,沿路一看到想吃的东西就泊车下来吃。墙上电视机里好像是东森电视台的那个叫什么靳秀丽的正在播报新闻,脸上正经的一踏糊涂,播报的是昨天夜里台北市警方临检的新闻,没想到小马哥也像阿扁一样开始强硬起来,阿生心想这下子生意又要开始难做了。“昨天台北市警方针对辖区特种行业实施突击临检,数十名宪警人员进入艳名远播的中山区××酒店,当场查获酒客四十一名,以及衣不蔽体的公主二十余人,在酒店公主纷纷躲避间,一名小姐失足由五楼窗台坠楼死亡。”“根据现场散落一地的物品中,警方证实该名女子为一丁姓女子,希望该名女子的家属尽快与警方联系。”这时萤幕转到那名坠楼死亡的酒店公主身上,香消玉殒的遗体已经盖上帆布遮掩,只见白晰的小脚穿着一双黄色细带高跟鞋,漂亮的脚踝上有一条金光闪闪的纯金脚炼,是由一只只kitty猫牵着手围成的。阿生想起昨天跷在后座上白花花的粉嫩大腿,脸上不由得吓得惨白,裤底屎尿都快溢了出来,丢下碗筷推倒座椅,阿生没命的冲到路旁水沟呕吐,刚吃进去的面啦,还有中午吃的饭啦,全老老实实的吐了出来,一直吐到胃酸吐光,整个胃几乎翻了过来。>

虽说是重点高中,其实美女还是不少,但我梦中情人却是我们学校的团委书记,校长身边的大红人薛敏,重点大学刚毕业不久的英语老师。165高、长发披肩、相貌清秀。每每看到她白里透红的脸、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修长的腿、微翘的臀部和精致挺立的胸部,仙女般的从身边飘过,脑子里就不免胡思乱想起来。可是这样一个美女却着实让我领教了次她的厉害,英语考试作弊被她抓到,被她搞的很惨!差点没被开除。“同学们,作弊是可耻的!....”就这样一个冷敖的女老师,却让人觉的她说不出的高贵,这更加激发了我的征服欲。当她用漂亮的眼睛瞪着我,当这全班同学凶巴巴的对着我吼时,我就暗自下决心:我要报复。那天起,我发誓:“要了这女人,征服她,让她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耻辱。”她家里比较富有,刚工作就开了辆POLO。也许为了早日提升,她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回家,常常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搞到午夜。这一晚,十点,我搞来迷魂药、毛巾,翻墙入校园,静静的守在她的车后。她终于来了上身穿了件白村衫,下身一条兰色的带折的裙子及肉色连裤袜。等她开车门时,我一个箭步上前蒙住她嘴鼻。几秒钟后,她便摊倒了。虽说她体格娇小,我是个大个子,但抱起她来,也挺重的。一路把她搬到电化教室的隔音室里,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累,搞的浑身都是汗。先把她放在沙发上,仔细端详,才发现她要比相像中的更精致。缓缓的解开她村衣的扣子,里面是白色带雷丝边的胸衣。迫不及待的揭开了她胸前的秘密。一双精致的鸽乳应声弹出,用手掌摸上去正好盈手而握。雪白的乳房上二粒粉红色的乳头分外抢眼。随手揉捏了几下,乳头就硬了起来,可见还没太多经历人事。我不断的用舌尖吮吸着老师的乳头,平时俊俏美丽而有点冰冷的脸,现在紧闭着双眼,随着乳头的挺立,渐渐的泛些红光。我有点迫不及待的分开她并着的双腿,用美工刀割开她肉色的连裤袜和白色雷丝边的内裤,那就是我魂牵梦系的老师的阴部。她的阴部被柔软黑亮的阴毛覆盖着,几乎看不到肉缝,应该还是个处女。我用手把她的大腿分的更开,用手指缓缓的揉着她的阴蒂,不一会儿,黑森林中出现了一条粉红的缝。手指探入,逐渐感到温热柔软湿润起来,空气里散发出又香又骚的味道。一只手指勉强的探入深处,柔柔的,湿湿的,渐渐已能方便的进出。指奸其实也蛮爽的。顾不得脏,用舌尖舔了下肉缝,冰清玉洁的老师的下身还是有点腥臊。身不由己的,我把肉棒靠了上去,用龟头拨弄老师的阴唇,还没进去就弄的我差点就要射了。不行,这顶多是迷奸,我的目的征服她,当然不能这样就破她身,这不便宜了这小美女了。我要让她感受到我的阴茎如何的刺破她的处女膜,自己是如何的被夺去贞操,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搞她。先用黑布蒙上了她的眼睛,用绳子把她双手向上双脚向下大字型的固定在沙发的四脚上,连脖子上也套了个绳圈,估计这样她肯定无法动弹了。接下来,我狠狠的拧了她乳头几下。没几下,就把迷迷糊糊的她弄醒了。我轻轻的附在她耳边,说了声:“薛老师,您好!”接着,吻了下她的香唇......她猛的醒了,娇美的身躯不停的乱颤的同时,嘴里大叫到:“怎么了!怎么会这样!你是谁!快放开我!……。”“薛老师,你的乳房好美”“你是谁?快放开我!”“薛老师,你还是处女吗?”“你要干什么?”“薛老师,你的阴部还没给男人看过吧?处女到底是处女”我边捏住她的乳头边说。她渐渐明白了怎么回事,浑身不停的抖动,腰肢乱颤。“求求你,别这样,别这样……”渐渐的她已意识到反抗是无力的。颤动的节奏渐渐慢下来。但黑布下渐渐流下了二行热泪。我用一只手摀住了她的阴部,用中指扣弄着她的肉缝。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乳头转圈。我舔着她的乳头,说:薛老师,知道男人如何征服女人吗?,过了今晚,你就是真正的女人了。因为我的阴茎要插入你的阴道。”“不要!不要!……”她身躯一阵痉挛,眼泪决堤而出。女人是水做的,不但眼泪多,很快,她的肉缝就润滑了许多。“你这是犯罪,你会坐牢的!”“求求你放过我。”她还继续着她的好口才,表现着她的说服力,做着最后的努力。“老师,您的淫水流出来了。”我站起身,找到CD机,循环放那一首那英的歌。“就这样被你征服……”我握着肉棒,贴着老师的脸说:“这是我的阴茎,够大吧。我就要用他来征服你”我用手拉住她的秀发,用腥臭的阴茎擦拭着她的眼泪,逗弄她的鼻尖和嘴唇,把阴囊也在她的脸上搓着,浑身感到一阵陈麻痒。“呜…………”她停止了无谓的演说,剩下的只有痛哭。是时候了。她的双腿使劲的并拢,可以我的双腿在她的胯间,我扶住她的腰,肉棒顶住她的穴门。龟头随着她挣扎的节奏,无情的鉆入她的二瓣阴唇间。“啊……不要,不要……啊……”她使劲的惨叫着。随着渐渐的插入,龟头感到了前面的阻力,好像前面狭窄的通道,但又好像无法进入。我仔细端详了她一下,一头的美丽的秀发已经十分的凌乱,美丽而冰冷的脸痛苦的扭曲着,拌着一脸的泪水。雪白的乳房随着身躯乱颤,乳头已经被我捏的僵硬而且红的发紫。“薛老师,你果然还是处女,不过,你马上要成为真正的女人了,你现在有啥感想?”“不……不要……。我要……杀了你……”她硬咽着说“薛老师,你的处女时代结束了!我开∼∼”我的腰躯猛的一挺。“啊………………”随着她一声惨叫。薛敏的处女膜终究没挡住我坚硬如铁的肉棒,我的阴茎象把利剑,直插入了她的体内。破身的一刹那,我感到她的身躯猛的一颤,嘴里吐出一口气,便不再狂动了,她已意识到终于被破身了。僵硬的肌肉也变的松弛,二行热泪又涌了出来。龟头硬挤过了薛敏的处女膜后我的阴茎顿时感到了一阵温暖,老师温暖的阴道包住了我的阴茎。“薛老师,你已经不是处女了,你贞操已经不属于你了,你再厉害还不是被我开了苞。”又顶了几下,我的阴茎净根没入。龟头也感到薛敏阴道尽头的子宫颈吻住了我的马眼。随着不断猛力的抽插,阴蒂已开始勃起,阴道分泌的淫水也越来越多,阴茎不断膨胀,阴囊有节奏的拍打着她的外阴,龟头的伞部不断的刮着薛敏的阴道壁,刮的我阵阵酥麻,也刮出了她阴道里的淫水和血水,她身下的白方巾早已弄湿了一大片,当然,方巾的中间赫然几滩殷红的处女血。“呜……痛……哦……唉……唉……”薛敏已经哭不出来了。用牙咬着下嘴唇,苍白的脸显得分外诱人。“老师,被男人,不,被你的学生征服的滋味怎么样?爽吧。” “帮我生个孩子吧。”“不,不要……”虽然被插酥了,她好像警觉了什么。身子又狂动起来。“求求你不要放在里面……求求你……求你”她似乎哭干的泪水又夺眶而出。她这么说那里管用,我挺起腰板,狠狠的插向她的阴道深处。这时我感到她的阴道越来越润滑,“哦哦……”不停叫着,且时不时的一阵抖动,终于,我感到一股阴精浇到了我的龟头上,她进入高潮了。我全身不禁更是一阵瘙痒,一股浓精也冲到了精关口。双手猛的一捏拉她二个勃起的乳头,冷敖的女老师最隐秘最宝贵的三点私处尽被我控制。她狂乱的摇晃着秀发,下身不停的狂动。我猛插了几下,阴茎直插入底,把她整个身子都被插了起来。我大叫一声:“射了∼∼”二人同时一阵痉挛,一股滚烫浓精全浇到了美人的子宫颈上,同时我也感到她滚滚发烫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薛老师,你从来没这么爽过吧,平时你教学生,今天我教你做女人是怎么一回事。无论你再怎么冰冷, 再怎么严肃,终究还是个女人。我再怎么坏,终究是你第一个男人。”一边玩弄着她的乳头,阴茎还恋恋不舍的在她的体内跳动,喷出最后一点精液。“……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我脱力的趴到冷敖的美女老师的身上,耳边响着悠悠的乐声拌着她隐隐的抽噎...“畜生!我要杀了你!……。”我抽出阴茎的同时,带出粘粘的精液、血水和淫水的混合物,弄的她身下的白方巾和被撕碎的连裤袜上都是。她缓缓的并拢双腿,不停的抽噎着。办完事,我觉得尿急,便放下她上厕所。一边尿,一边想:女人小便是啥样呀。“薛老师,我想看你小便的样子。”她绝望的瞪了我一眼,闭上眼睛别过头去。“你还瞪我!?哼!”我捏着她的鼻子,一杯一杯的纯水往她最里灌。灌了七八杯后,她的肚子鼓了起来。过了会儿,我缓缓的按摩她的肚子和下身。我看她的雪白的脸渐渐涨的通红,可倔强的她就是不肯尿出来。不肯尿是吧,我有办法。我从鸡毛掸子上拔了根鸡毛,掰开她湿滑的阴唇,在她的尿道口来回的搔弄……。“嘘…………”时不时的还用鸡毛在她的乳头上划着圈。她的尿道口一翻一翻,充血的乳头傲然的挺立。“畜生!”她终于憋不住了,一阵痉挛后一股急尿从她的尿道口激射而出,美丽的喷泉划过一条弧线,飙的老远。看到平时冰清玉洁、敬若天人的美女这副情景,我的老二又不知不觉的翘了起来。“畜生!你会被天打雷劈的……唔…………”“老师,您嘴挺厉害的!”我左右端详了她的小嘴,一把抓起她头发,把大鸡巴往她嘴里塞。她死活不肯张嘴,我拿出美工刀,当冷冷的刀锋贴在她的乳房上,她终于绝望的张开了她那美丽的双唇。我毫不客气的把腥臭的鸡巴塞了进去。因为刚刚交构的原因,鸡巴比平时更加的腥臭,搞的她几次呕了出来。“舔干净,用你的香舌。上面下面都要舔。”我的刀锋又在她脸上比划了几下。没办法,她只得含着热泪,用她那温暖香柔的小嘴唇,舔着我的睾丸,坐着我的龟头,舔着我的马眼,舔着我的龟头系带,连阴茎冠沟里也打着圈舔弄着。时不时的我还挺入她的嘴里,在她的嘴里套弄几下,用温暖的唾液清洗着我的阴茎,连包皮都舔的乾乾净净的。几次都欲射了,又被我强忍住,直到她的双唇已经磨的红舯,香舌已经无力而僵硬。我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猛的按向我的下身,臀部猛的一挺,龟头直插如她的喉咙口,“唔……。”“老师,我射!”我的阴茎在她嘴里爆发了!接着一股一股浓精直灌如她的喉咙。因为插的深,她连喉咙都没法锁住,都射入了她的食道。她显然被呛着了,我看见她的鼻孔里也喷出了几滴精液。“男人的精液好吃吧,很补的!老师”“老师,请你把我的鸡巴舔干净!”美工刀在她的脸旁晃弄几下,她无奈的又含住我阴茎。稍微疲软的阴茎在她的嘴里缓缓的被套弄着,温暖的唾液清洗着我的阴茎。真的好舒服!不知不觉,老二又被她舔得硬了起来。“薛老师,你做的很好,不过我要征服你就要得到你的全部。接下来,我要插你的肛门。”“不要,求你了,不要……。”她无奈的哭诉着哀求着。我哪里会听她的。托起她的香臀,强行分开她夹紧的臀部,闻了闻她的肛门,随有点臭,但更多的是一股美女特有的性感的气味。“啊……。”我用食指使劲捅了进去,来回抽动,她整个人都弓了起来,收紧的肛门俨然像一朵盛开的菊花。在扣弄她的肛门的同时,鸡巴又插入了她的阴道。扑赤扑赤几下,淫水又禁不住流了出来。把肛门也弄的又湿又滑。我看看差不多了,拔出阴茎,对准菊花门狠狠的一顶。“哇,老师的肛门好紧哦!”我的龟头刚刚顶入,老师的肛门紧紧的套住了我的阴茎沟。我的阴茎好像被她夹的进退不得。管她呢,我顶!“唉唉唉”我双手拉住她的乳头,下身猛顶了几下。阴茎尽根没入。再一看,她的肛门以被我坚硬的老二撕裂了,阴茎一进一出都带出了许多血丝。“我..!唉∼∼∼∼∼∼∼∼∼∼∼”由于太紧,没几下我射出的一股浓精又灌入她的直肠。仍然坚硬的阴茎在她的体内有力的跳动着。再看她已然痛昏了过去,只是双腿还本能的一开一合颤动着......拔出阴茎后,我拿出了数码相机,把我的杰作里里外外都拍了个遍。一切都结束以后,我把教室都清理干净,再用迷魂药把她真正弄晕后,把她抱回了她的车上。从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有人说她出国深造了,有的说是出国结婚了,还有的说曾经见到她在一间医院住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有的竟然说她生了个没有爸爸的小孩。如果真是这样,我看我有必要去找找她。不过这一切看上去不太可能了。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大家,就是我们学校又来了个漂亮的而且厉害的女老师,姓林,搞体育的,竟然是个跆拳道黑带高手!征服这个女人是不是更有意思..虽说是重点高中,其实美女还是不少,但我梦中情人却是我们学校的团委书记,校长身边的大红人薛敏,重点大学刚毕业不久的英语老师。165高、长发披肩、相貌清秀。每每看到她白里透红的脸、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修长的腿、微翘的臀部和精致挺立的胸部,仙女般的从身边飘过,脑子里就不免胡思乱想起来。可是这样一个美女却着实让我领教了次她的厉害,英语考试作弊被她抓到,被她搞的很惨!差点没被开除。“同学们,作弊是可耻的!....”就这样一个冷敖的女老师,却让人觉的她说不出的高贵,这更加激发了我的征服欲。当她用漂亮的眼睛瞪着我,当这全班同学凶巴巴的对着我吼时,我就暗自下决心:我要报复。那天起,我发誓:“要了这女人,征服她,让她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耻辱。”她家里比较富有,刚工作就开了辆POLO。也许为了早日提升,她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回家,常常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搞到午夜。这一晚,十点,我搞来迷魂药、毛巾,翻墙入校园,静静的守在她的车后。她终于来了上身穿了件白村衫,下身一条兰色的带折的裙子及肉色连裤袜。等她开车门时,我一个箭步上前蒙住她嘴鼻。几秒钟后,她便摊倒了。虽说她体格娇小,我是个大个子,但抱起她来,也挺重的。一路把她搬到电化教室的隔音室里,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累,搞的浑身都是汗。先把她放在沙发上,仔细端详,才发现她要比相像中的更精致。缓缓的解开她村衣的扣子,里面是白色带雷丝边的胸衣。迫不及待的揭开了她胸前的秘密。一双精致的鸽乳应声弹出,用手掌摸上去正好盈手而握。雪白的乳房上二粒粉红色的乳头分外抢眼。随手揉捏了几下,乳头就硬了起来,可见还没太多经历人事。我不断的用舌尖吮吸着老师的乳头,平时俊俏美丽而有点冰冷的脸,现在紧闭着双眼,随着乳头的挺立,渐渐的泛些红光。我有点迫不及待的分开她并着的双腿,用美工刀割开她肉色的连裤袜和白色雷丝边的内裤,那就是我魂牵梦系的老师的阴部。她的阴部被柔软黑亮的阴毛覆盖着,几乎看不到肉缝,应该还是个处女。我用手把她的大腿分的更开,用手指缓缓的揉着她的阴蒂,不一会儿,黑森林中出现了一条粉红的缝。手指探入,逐渐感到温热柔软湿润起来,空气里散发出又香又骚的味道。一只手指勉强的探入深处,柔柔的,湿湿的,渐渐已能方便的进出。指奸其实也蛮爽的。顾不得脏,用舌尖舔了下肉缝,冰清玉洁的老师的下身还是有点腥臊。身不由己的,我把肉棒靠了上去,用龟头拨弄老师的阴唇,还没进去就弄的我差点就要射了。不行,这顶多是迷奸,我的目的征服她,当然不能这样就破她身,这不便宜了这小美女了。我要让她感受到我的阴茎如何的刺破她的处女膜,自己是如何的被夺去贞操,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搞她。先用黑布蒙上了她的眼睛,用绳子把她双手向上双脚向下大字型的固定在沙发的四脚上,连脖子上也套了个绳圈,估计这样她肯定无法动弹了。接下来,我狠狠的拧了她乳头几下。没几下,就把迷迷糊糊的她弄醒了。我轻轻的附在她耳边,说了声:“薛老师,您好!”接着,吻了下她的香唇......她猛的醒了,娇美的身躯不停的乱颤的同时,嘴里大叫到:“怎么了!怎么会这样!你是谁!快放开我!……。”“薛老师,你的乳房好美”“你是谁?快放开我!”“薛老师,你还是处女吗?”“你要干什么?”“薛老师,你的阴部还没给男人看过吧?处女到底是处女”我边捏住她的乳头边说。她渐渐明白了怎么回事,浑身不停的抖动,腰肢乱颤。“求求你,别这样,别这样……”渐渐的她已意识到反抗是无力的。颤动的节奏渐渐慢下来。但黑布下渐渐流下了二行热泪。我用一只手摀住了她的阴部,用中指扣弄着她的肉缝。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乳头转圈。我舔着她的乳头,说:薛老师,知道男人如何征服女人吗?,过了今晚,你就是真正的女人了。因为我的阴茎要插入你的阴道。”“不要!不要!……”她身躯一阵痉挛,眼泪决堤而出。女人是水做的,不但眼泪多,很快,她的肉缝就润滑了许多。“你这是犯罪,你会坐牢的!”“求求你放过我。”她还继续着她的好口才,表现着她的说服力,做着最后的努力。“老师,您的淫水流出来了。”我站起身,找到CD机,循环放那一首那英的歌。“就这样被你征服……”我握着肉棒,贴着老师的脸说:“这是我的阴茎,够大吧。我就要用他来征服你”我用手拉住她的秀发,用腥臭的阴茎擦拭着她的眼泪,逗弄她的鼻尖和嘴唇,把阴囊也在她的脸上搓着,浑身感到一阵陈麻痒。“呜…………”她停止了无谓的演说,剩下的只有痛哭。是时候了。她的双腿使劲的并拢,可以我的双腿在她的胯间,我扶住她的腰,肉棒顶住她的穴门。龟头随着她挣扎的节奏,无情的鉆入她的二瓣阴唇间。“啊……不要,不要……啊……”她使劲的惨叫着。随着渐渐的插入,龟头感到了前面的阻力,好像前面狭窄的通道,但又好像无法进入。我仔细端详了她一下,一头的美丽的秀发已经十分的凌乱,美丽而冰冷的脸痛苦的扭曲着,拌着一脸的泪水。雪白的乳房随着身躯乱颤,乳头已经被我捏的僵硬而且红的发紫。“薛老师,你果然还是处女,不过,你马上要成为真正的女人了,你现在有啥感想?”“不……不要……。我要……杀了你……”她硬咽着说“薛老师,你的处女时代结束了!我开∼∼”我的腰躯猛的一挺。“啊………………”随着她一声惨叫。薛敏的处女膜终究没挡住我坚硬如铁的肉棒,我的阴茎象把利剑,直插入了她的体内。破身的一刹那,我感到她的身躯猛的一颤,嘴里吐出一口气,便不再狂动了,她已意识到终于被破身了。僵硬的肌肉也变的松弛,二行热泪又涌了出来。龟头硬挤过了薛敏的处女膜后我的阴茎顿时感到了一阵温暖,老师温暖的阴道包住了我的阴茎。“薛老师,你已经不是处女了,你贞操已经不属于你了,你再厉害还不是被我开了苞。”又顶了几下,我的阴茎净根没入。龟头也感到薛敏阴道尽头的子宫颈吻住了我的马眼。随着不断猛力的抽插,阴蒂已开始勃起,阴道分泌的淫水也越来越多,阴茎不断膨胀,阴囊有节奏的拍打着她的外阴,龟头的伞部不断的刮着薛敏的阴道壁,刮的我阵阵酥麻,也刮出了她阴道里的淫水和血水,她身下的白方巾早已弄湿了一大片,当然,方巾的中间赫然几滩殷红的处女血。“呜……痛……哦……唉……唉……”薛敏已经哭不出来了。用牙咬着下嘴唇,苍白的脸显得分外诱人。“老师,被男人,不,被你的学生征服的滋味怎么样?爽吧。”“帮我生个孩子吧。”“不,不要……”虽然被插酥了,她好像警觉了什么。身子又狂动起来。“求求你不要放在里面……求求你……求你”她似乎哭干的泪水又夺眶而出。她这么说那里管用,我挺起腰板,狠狠的插向她的阴道深处。这时我感到她的阴道越来越润滑,“哦哦……”不停叫着,且时不时的一阵抖动,终于,我感到一股阴精浇到了我的龟头上,她进入高潮了。我全身不禁更是一阵瘙痒,一股浓精也冲到了精关口。双手猛的一捏拉她二个勃起的乳头,冷敖的女老师最隐秘最宝贵的三点私处尽被我控制。她狂乱的摇晃着秀发,下身不停的狂动。我猛插了几下,阴茎直插入底,把她整个身子都被插了起来。我大叫一声:“射了∼∼”二人同时一阵痉挛,一股滚烫浓精全浇到了美人的子宫颈上,同时我也感到她滚滚发烫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薛老师,你从来没这么爽过吧,平时你教学生,今天我教你做女人是怎么一回事。无论你再怎么冰冷, 再怎么严肃,终究还是个女人。我再怎么坏,终究是你第一个男人。”一边玩弄着她的乳头,阴茎还恋恋不舍的在她的体内跳动,喷出最后一点精液。“……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我脱力的趴到冷敖的美女老师的身上,耳边响着悠悠的乐声拌着她隐隐的抽噎...“畜生!我要杀了你!……。”我抽出阴茎的同时,带出粘粘的精液、血水和淫水的混合物,弄的她身下的白方巾和被撕碎的连裤袜上都是。她缓缓的并拢双腿,不停的抽噎着。办完事,我觉得尿急,便放下她上厕所。一边尿,一边想:女人小便是啥样呀。“薛老师,我想看你小便的样子。”她绝望的瞪了我一眼,闭上眼睛别过头去。“你还瞪我!?哼!”我捏着她的鼻子,一杯一杯的纯水往她最里灌。灌了七八杯后,她的肚子鼓了起来。过了会儿,我缓缓的按摩她的肚子和下身。我看她的雪白的脸渐渐涨的通红,可倔强的她就是不肯尿出来。不肯尿是吧,我有办法。我从鸡毛掸子上拔了根鸡毛,掰开她湿滑的阴唇,在她的尿道口来回的搔弄……。“嘘…………”时不时的还用鸡毛在她的乳头上划着圈。她的尿道口一翻一翻,充血的乳头傲然的挺立。“畜生!”她终于憋不住了,一阵痉挛后一股急尿从她的尿道口激射而出,美丽的喷泉划过一条弧线,飙的老远。看到平时冰清玉洁、敬若天人的美女这副情景,我的老二又不知不觉的翘了起来。“畜生!你会被天打雷劈的……唔…………”“老师,您嘴挺厉害的!”我左右端详了她的小嘴,一把抓起她头发,把大鸡巴往她嘴里塞。她死活不肯张嘴,我拿出美工刀,当冷冷的刀锋贴在她的乳房上,她终于绝望的张开了她那美丽的双唇。我毫不客气的把腥臭的鸡巴塞了进去。因为刚刚交构的原因,鸡巴比平时更加的腥臭,搞的她几次呕了出来。“舔干净,用你的香舌。上面下面都要舔。”我的刀锋又在她脸上比划了几下。没办法,她只得含着热泪,用她那温暖香柔的小嘴唇,舔着我的睾丸,坐着我的龟头,舔着我的马眼,舔着我的龟头系带,连阴茎冠沟里也打着圈舔弄着。时不时的我还挺入她的嘴里,在她的嘴里套弄几下,用温暖的唾液清洗着我的阴茎,连包皮都舔的乾乾净净的。几次都欲射了,又被我强忍住,直到她的双唇已经磨的红舯,香舌已经无力而僵硬。我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猛的按向我的下身,臀部猛的一挺,龟头直插如她的喉咙口,“唔……。”“老师,我射!”我的阴茎在她嘴里爆发了!接着一股一股浓精直灌如她的喉咙。因为插的深,她连喉咙都没法锁住,都射入了她的食道。她显然被呛着了,我看见她的鼻孔里也喷出了几滴精液。“男人的精液好吃吧,很补的!老师”“老师,请你把我的鸡巴舔干净!”美工刀在她的脸旁晃弄几下,她无奈的又含住我阴茎。稍微疲软的阴茎在她的嘴里缓缓的被套弄着,温暖的唾液清洗着我的阴茎。真的好舒服!不知不觉,老二又被她舔得硬了起来。“薛老师,你做的很好,不过我要征服你就要得到你的全部。接下来,我要插你的肛门。”“不要,求你了,不要……。”她无奈的哭诉着哀求着。我哪里会听她的。托起她的香臀,强行分开她夹紧的臀部,闻了闻她的肛门,随有点臭,但更多的是一股美女特有的性感的气味。“啊……。”我用食指使劲捅了进去,来回抽动,她整个人都弓了起来,收紧的肛门俨然像一朵盛开的菊花。在扣弄她的肛门的同时,鸡巴又插入了她的阴道。扑赤扑赤几下,淫水又禁不住流了出来。把肛门也弄的又湿又滑。我看看差不多了,拔出阴茎,对准菊花门狠狠的一顶。“哇,老师的肛门好紧哦!”我的龟头刚刚顶入,老师的肛门紧紧的套住了我的阴茎沟。我的阴茎好像被她夹的进退不得。管她呢,我顶!“唉唉唉”我双手拉住她的乳头,下身猛顶了几下。阴茎尽根没入。再一看,她的肛门以被我坚硬的老二撕裂了,阴茎一进一出都带出了许多血丝。“我..!唉∼∼∼∼∼∼∼∼∼∼∼”由于太紧,没几下我射出的一股浓精又灌入她的直肠。仍然坚硬的阴茎在她的体内有力的跳动着。再看她已然痛昏了过去,只是双腿还本能的一开一合颤动着......拔出阴茎后,我拿出了数码相机,把我的杰作里里外外都拍了个遍。一切都结束以后,我把教室都清理干净,再用迷魂药把她真正弄晕后,把她抱回了她的车上。从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有人说她出国深造了,有的说是出国结婚了,还有的说曾经见到她在一间医院住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有的竟然说她生了个没有爸爸的小孩。如果真是这样,我看我有必要去找找她。不过这一切看上去不太可能了。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大家,就是我们学校又来了个漂亮的而且厉害的女老师,姓林,搞体育的,竟然是个跆拳道黑带高手!征服这个女人是不是更有意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