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DES-895-[中文]侵犯合法化的世界 3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DVDES-895-[中文]侵犯合法化的世界 3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房间中,女人正在脱去她身上的红色洋装,火红的洋装滑落在脚边后。女人站直身子,向着旁边的男子擡了擡下巴,骄傲的展露着她完美无暇的身材。她是有资格跟任何男人做这样的挑衅的。柳眉大眼、高高的鼻子、樱桃小嘴瓜子脸,长长秀发如瀑般披在肩上,是一张成熟而美艳的脸。大约36D的胸围被黑色蕾丝胸罩给紧紧包覆绺,露出迷人的深深乳沟。一百七十三公分的身高,配上一双又长又直而且比例完美的双腿,以及倒心型的臀部,黑色丝袜、吊袜带加上黑色丁字内裤,谁能说她不是绝世尤物?她既优雅又狂野的把腿一钩一擡,火红的洋装便乖乖的飞到旁边的沙发上躺好,顺势一转,踩着红色高跟鞋的玉足落在男人所在的沙发上,几乎要踩到了男人的命根子。男人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丝毫的慌张,更不显得急色,冷冷的看着她表演。她接着用一种说不出的优雅姿势,弯着腰,用深深的乳沟对準男人的脸,黑色胸罩突然滑落,一对豪乳瞬间失去束缚而颤抖着。男人以极近的距离欣赏着这双丰满而充满弹性的半圆球,上面粉红色的乳晕和小巧乳头,有着妖艳的吸引力,男人伸手欲抓。「呵呵,别急。」女人挺起身,避开男人的手。男人并未强求,顺势往下抚摸她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内侧。高级的丝袜紧紧贴着美丽的双腿,一种细緻的触感透过指尖传入男人脑袋,同时也刺激着女人的情欲。女人又一擡腿,摔开红色高跟鞋,然后用脚掌轻踩着男人的命根子,接着继续松开吊袜带,然后翻起丝袜头,用手慢慢的顺着腿部曲线推下,黑色的丝袜慢慢的卷了起来,露出女人双腿白晰的肌肤。脱完丝袜,女人身上只剩下那件小小的黑色丁字裤,女人伸手拉了拉两边的的细带子,如此一来,底下的部位便陷入了她的花瓣之间,微微丰厚的阴唇啮食着黑色的细线,把黑色的细线完全都给含了进去。「我先去洗澡。」女人突然说。丢下男人便转身进入浴室去了。浴室跟房间中间只有隔着一大片的雕花艺术玻璃。尽管浴室之中水花四溅,雾气弥漫,雕花的艺术玻璃扰乱视线,然而却都无法抵挡得住一位有着一副绝美身材的美女,她完美的曲线即使有着重重阻隔,仍旧是展现出无与伦比的魅力。美人入浴,多么赏心悦目的画面!男人如何肯只在浴室外远观欣赏?男人自己褪去身上所有衣物,露出一身精实的肌肉,与古铜色的肤色,这说明了男人是喜欢户外运动的人。浴室的门半开着,男人稍一推便无声的进入了浴室。近距离看这女人,除了更惊艳于她完美的身躯竟是如此皎好之外,那对眼睛更是勾魂摄魄,放射出高压电力,让男人心跳急速上升,血液快速流窜,奔流灌注到唯一的目的地,挺起他那跟尺寸傲人而且微微上弯的阴茎。上弯的肉茎俨然是只出闸老虎人间兇器,但是从侧面看去,那上弯的曲线竟然像是微笑的嘴唇,有种『笑看人世诸欲女,尽伏我胯下。』的气派。女人还未意识到男人的闯入,闭着眼睛,享受着莲蓬头射出的水柱按摩着,数道水流由头到脚,顺着她充满自信的曲线蜿蜒而下,分别从前胸后背不断变化路线滑过她的躯体。她拿着浴巾,随手擦揉身体各处,雪白的颈项、高耸的双峰、细緻的蛇腰或是俏挺的双臀,不论是何处,那股天生自然的媚意自然流溢。男人挺直了肉茎,站到了女人背后,女人似有所觉,动作一顿,男人双手当腰一抱,拉过女人,那只人间兇器便霸道的分开女人紧实的臀部,钻入女人两腿之间,穿过花瓣,直顶花心!「啊!∼∼∼」女人一声低声的唉吟。男人双手抱紧女人的蛇腰,一下一下又一下,不断的以他那根粗长上翘,布满网状血管的突起,又热又硬的阴茎,钻刺入女人那饑渴的花穴。『啪!啪!啪!啪!…』男人的下体重重的撞击在女人的臀部,用彼此的肉体为这场男女肉体盛宴交响曲打节拍。「喝…喝…喝…喝…」男人有节奏的低吼。「嗯…啊∼∼喔∼∼嗯∼∼啊…」女人则是咿咿喔喔。『啪!兹∼啪!兹∼』交合部位同时发出助性的伴奏。女人配合的弯下腰,双手扶在墙上,挺起屁股,迎接男人强而有利的凸刺。水依旧在流,流过弯下的背,流到臀沟,流过阴茎跟花瓣翻飞之处,跟狂流而出的淫水混合,接着四溅飞散。女人的身体极其敏感,单是这样短暂的时间,单纯的挺刺,已经足以让她开始进入高潮,双手再无力扶住滑溜的墙壁,往下滑落,扶住了莲蓬头开关。男人无间断的快速进出并未见减缓,反而更加速沖刺。「啊∼∼哈∼∼快∼∼」「对了∼∼快一点∼∼」「喔∼∼」男人如言再度加快速度。「干!」「干死你!」「我操死妳!」「对!…操死我!…我想…上…天堂…」「快!」 「啊!∼∼∼∼啊!∼∼∼」女人明显已经高潮,男人继续保持着高速沖刺,可是女人的肉穴收缩着,让男人那根粗长的肉茎进出时受到了些阻碍。渐渐地,女人似乎脱了力,慢慢瘫软在浴缸边上。男人并没有这样就放过她,此时的他兴緻正高,肉茎正是血脉贲张,火力正刚开始展开,哪容她就此退去。男人肉茎顶入女人深处,把女人翻过身,面对面抱起她,然后步出浴室,来到卧室床上。女人被男人摆在床的中央,双脚被迫开成几乎是劈腿的状态,男人那根刚刚才点火激活的兇兽仍旧顶着女人的花心深处。女人双眼迷离,仍旧沈浸在高潮余波之中。男人不发一语,腰一挺一收,又开始第二波的攻击,女人的密穴迅速的又分泌出许多淫液,以实际的行动欢迎肉茎的沖刺。「啊∼∼∼」女人双手乱抓床巾,头向后仰,整个背部被拱了起来,牙齿扣着嘴唇,几乎要扣出血来。「啪!兹∼啪!兹∼啪!兹∼」淫乱交响乐又再度响起。「喝!喝!喝!喝!…」『叽?叽?叽?叽?』男人的呼喝伴着弹簧床的哀鸣,女人已是气若游丝,快乐似神仙了。男人伸手狂抓女人丰满的胸部,揉、捏、搓、弹、扣,用尽各式招数,极尽可能的增加刺激。偶而还以口就乳,吸、舔、含、咬,尽展口舌之技,满足女人,把女人推过极乐之巅。男人一点都没有减缓攻势,简单如一的动作,但是却是有效至极,女人早已不知越过几重山,翻过多少重天了。我,看着这一切一切,却没有极为兴奋的感觉,就在这里,我,干着这一个人间尤物,心,却是恍惚的!女人阴部不断的收缩,挤压着我的尺寸傲人的老二,试图把我的精华挤压出来,吸入她花蕊深处,滋润她的子宫。感觉是真实的、刺激的,没有半点虚假,然而,却无法激活我脑袋中的释压开关,无法让我腹中亿万蠢动的精虫有机会释放,无法让我尽一切所能的狂射猛射。『这是怎么回事?』我问我自己。我开始理性回想,我到底是怎么了?『小娟』这名字首先沖出昏沈而被禁锢的脑袋,接着一个可爱的少女面貌浮现出来。小娟,我的女友,一个只能用可爱来形容的少女,尽管她有着令人喷火的身材,天使的脸孔却总是让人忘却她那魔鬼般的身材,『可爱』是所有人对她共同的形容词。想到了小娟,我故障的开关似乎又回复到了正常状态,胯下女人阴道的强烈收缩,有如真空吸引般强力的吸食我的阴茎,被阻挡已久的所有刺激快感,一瞬间全部沖到脑袋,开关一开,精关一松,数亿只小虫便得到了释放,从我的身体里激射到女人的子宫里。「喔∼∼喔∼∼」我也不禁呻吟起来。「啊∼啊∼啊∼」女人也同时再一次攀上天堂,花穴吞下我所有的精液。浴室的水再开,女人二次进入洗澡。「小强啊∼」女人在浴室大声的对我说「你今天很棒喔,我都数不出我到了几次呢!」「喔,是吗。」我随口应着。「是啊!」女人说「你今天真是厉害,从开始到结束,又久又强,你根本不该叫小强,我该叫你超强才对,呵呵…」女人自顾自的说着一些话,我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我的思绪已经被小娟占据了。这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会变成今天的局面的?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努力回想第一次跟小娟见面的事。也不过是七年前,我刚刚由南部乡下地方,考上了北部的大学,因此离开家,单身来到了这都市。由于家境并不是很好,母亲多年前已过世,父亲一人独立扶养我跟小弟颇为辛苦,因此四年大学生活都是半工半读的念着书。毕业后当完兵,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小娟,是在四年前认识的,那是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一个社团学妹带着她的室友小娟,来问我计算机方面的问题,当时我本来是不太肯的,但是在第一次见到她之后轻易的改变了。再稍后,当我讶异的由学妹处知道她并没有男朋友之后,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我凭着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打篮球练出来的好体魄,俊秀的面貌,正好配上她一百七十二公分的模特儿身材,与天使的脸孔。很快的,我们成为校园中公认的金童玉女。可是,金童玉女外表看起来是登对了,但是实际上家庭的背景差异却是天差地远。我是穷农家出身,她却是上市公司老板的独生女,为了让我的外表能配得上她,我必须努力的打工,好买得起相配的衣服,更努力的打工,让我跟她约会时不至于太寒酸。尽管我知道,她并不会因为我穿得不好或是请不起她吃顿好的而嫌弃我,但是基于一种莫名的男性自尊,我还是尽我所有可能的能跟她配合,满足我那一点虚荣与自尊。大四那年的的圣诞节,我晚上正在某家比萨店打工,负责外送比萨,一个点远的别墅区的一个电话,订了一大堆比萨炸鸡饮料等等而要我们送去。天气很冷,这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不过店内负责外送的工读生只有剩下我了,其它的人都已经出去了,我只好去送这远程的货了。一路上当然被冷风吹得苦不勘言,打着哆嗦小心翼翼的骑着车。到了后,来开门的就是她,JUDY,一个看不出多大年纪的女人,只穿着睡衣,开了们却说忘了拿钱,又说东西多,很重,要我帮她拿上楼。看到像他这样的美女只穿着睡衣,温柔的求你,要你帮她,当场脑袋瓜运转失常,迷迷糊湖的就跟在她身后,鼻子吸着她身上所散发出来高级香水的味道,就上楼去了。一上楼,东西放好,她倒了热杯茶给我,说是谢谢我帮忙,要我喝热茶暖身,她就进房去拿钱了,我喝着茶四处望望这有钱人的别墅,猜想着这女人的身分。然后,我就昏倒了!「谁?!」我说。我发现我被带上眼罩,双手张开似乎是绑在一张大桌子上,手脚懒洋洋的,使不出什么力气。然后…?有人在吸我的老二!「谁在吸…我的…」我没说出口。「他醒了耶!」一个女生说。「对啊,也该醒了。」另一个女生说。「哇∼∼他的弟弟好大喔。」又一个女生说。「当然喽,不然我怎么会设计他来送比萨呢?」似乎是开门的那个女人的声音。「JUDY姐的眼光果然好。」「呵呵…运气还算不错啦。」「呜∼∼嗯∼∼呼∼∼」含着我老二的口松开说道「真是大呀!比从前几次的都好,我嘴巴都酸了呢!」「呵呵呵…哪么辛苦喔,那今天就由你先开始吧!」「开始…什么?」我结巴的说。其实我已经有个模糊的想法,但是我不敢相信是真的!「呵呵…你别急,反正有你的好处的。」JUDY的声音。「哎呀,别啰唆了,我要上了!」刚刚的女生说。我背部的桌子传来一点震动,突然间我感到,我的老二被一个湿湿热热又软软的物体给包住了!『天啊!我被强奸了!』这是我脑袋里的第一个念头。接下来,我就是被蒙着眼睛,然后她们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骑上来,有的穴很紧,有的穴很松,有的很湿很滑,有的还要涂润滑剂,有的腰力好前后左右上下齐飞,有的则是套几下就没力气了。当然,由女人来做这事情是辛苦了点,因此每个人都试过之后就有人开始喊累了。「JUDY姐,这样不行啦,好累喔…」「是啊,平常都让那死鬼动就好,虽然他不行,最少我还不用这么累。」「对啊,这样下去大家都没得玩啦。」「要不然放开他好了…」「你别笨了好不好,放开那还得了。」「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我早就準备好了。」JUDY的声音说。『嗡∼嗡∼嗡∼嗡∼』突然耳边传来许多小马达的声音。「哇!JUDY姐,你真周到,有了这些东西,还怕不爽吗?」「是啊,跳蛋、双头龙、震动的、转动的,全有了。」「你们自己挑喜欢的用,别抢啊!」「我先来!」又是一个不知是谁的肉穴套了上来,接着一阵又一阵的马达震动,紧靠着她的肉穴传到了我的阴茎。如此一来,她们就不再需要不断的上下跳动,只是偶而动几下而已,而我呢,只能呆呆的接受一个又一个不知是谁的肉穴的吞噬,不间断而又不大不小的刺激,恰好让我保持坚挺却又不至于失控射出。一个个不知名的肉穴,借着我的老二获取高潮,我真不知道说啥好。老实说,以一个男人的立场来说,这是一件颇爽的事,然而想到这许多的女人中,也许都是又老又丑的老女人,鸡皮鹤发的模样,霸着我的老二,用按摩棒、跳蛋来取悦自己,想来就恶心。还好是遮着眼,不然恐怕早就软垂下来了。房间中,女人正在脱去她身上的红色洋装,火红的洋装滑落在脚边后。女人站直身子,向着旁边的男子擡了擡下巴,骄傲的展露着她完美无暇的身材。她是有资格跟任何男人做这样的挑衅的。柳眉大眼、高高的鼻子、樱桃小嘴瓜子脸,长长秀发如瀑般披在肩上,是一张成熟而美艳的脸。大约36D的胸围被黑色蕾丝胸罩给紧紧包覆绺,露出迷人的深深乳沟。一百七十三公分的身高,配上一双又长又直而且比例完美的双腿,以及倒心型的臀部,黑色丝袜、吊袜带加上黑色丁字内裤,谁能说她不是绝世尤物?她既优雅又狂野的把腿一钩一擡,火红的洋装便乖乖的飞到旁边的沙发上躺好,顺势一转,踩着红色高跟鞋的玉足落在男人所在的沙发上,几乎要踩到了男人的命根子。男人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丝毫的慌张,更不显得急色,冷冷的看着她表演。她接着用一种说不出的优雅姿势,弯着腰,用深深的乳沟对準男人的脸,黑色胸罩突然滑落,一对豪乳瞬间失去束缚而颤抖着。男人以极近的距离欣赏着这双丰满而充满弹性的半圆球,上面粉红色的乳晕和小巧乳头,有着妖艳的吸引力,男人伸手欲抓。「呵呵,别急。」女人挺起身,避开男人的手。男人并未强求,顺势往下抚摸她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内侧。高级的丝袜紧紧贴着美丽的双腿,一种细緻的触感透过指尖传入男人脑袋,同时也刺激着女人的情欲。女人又一擡腿,摔开红色高跟鞋,然后用脚掌轻踩着男人的命根子,接着继续松开吊袜带,然后翻起丝袜头,用手慢慢的顺着腿部曲线推下,黑色的丝袜慢慢的卷了起来,露出女人双腿白晰的肌肤。脱完丝袜,女人身上只剩下那件小小的黑色丁字裤,女人伸手拉了拉两边的的细带子,如此一来,底下的部位便陷入了她的花瓣之间,微微丰厚的阴唇啮食着黑色的细线,把黑色的细线完全都给含了进去。「我先去洗澡。」女人突然说。丢下男人便转身进入浴室去了。浴室跟房间中间只有隔着一大片的雕花艺术玻璃。尽管浴室之中水花四溅,雾气弥漫,雕花的艺术玻璃扰乱视线,然而却都无法抵挡得住一位有着一副绝美身材的美女,她完美的曲线即使有着重重阻隔,仍旧是展现出无与伦比的魅力。美人入浴,多么赏心悦目的画面!男人如何肯只在浴室外远观欣赏?男人自己褪去身上所有衣物,露出一身精实的肌肉,与古铜色的肤色,这说明了男人是喜欢户外运动的人。浴室的门半开着,男人稍一推便无声的进入了浴室。近距离看这女人,除了更惊艳于她完美的身躯竟是如此皎好之外,那对眼睛更是勾魂摄魄,放射出高压电力,让男人心跳急速上升,血液快速流窜,奔流灌注到唯一的目的地,挺起他那跟尺寸傲人而且微微上弯的阴茎。上弯的肉茎俨然是只出闸老虎人间兇器,但是从侧面看去,那上弯的曲线竟然像是微笑的嘴唇,有种『笑看人世诸欲女,尽伏我胯下。』的气派。女人还未意识到男人的闯入,闭着眼睛,享受着莲蓬头射出的水柱按摩着,数道水流由头到脚,顺着她充满自信的曲线蜿蜒而下,分别从前胸后背不断变化路线滑过她的躯体。她拿着浴巾,随手擦揉身体各处,雪白的颈项、高耸的双峰、细緻的蛇腰或是俏挺的双臀,不论是何处,那股天生自然的媚意自然流溢。男人挺直了肉茎,站到了女人背后,女人似有所觉,动作一顿,男人双手当腰一抱,拉过女人,那只人间兇器便霸道的分开女人紧实的臀部,钻入女人两腿之间,穿过花瓣,直顶花心!「啊!∼∼∼」女人一声低声的唉吟。男人双手抱紧女人的蛇腰,一下一下又一下,不断的以他那根粗长上翘,布满网状血管的突起,又热又硬的阴茎,钻刺入女人那饑渴的花穴。『啪!啪!啪!啪!…』男人的下体重重的撞击在女人的臀部,用彼此的肉体为这场男女肉体盛宴交响曲打节拍。「喝…喝…喝…喝…」男人有节奏的低吼。「嗯…啊∼∼喔∼∼嗯∼∼啊…」女人则是咿咿喔喔。『啪!兹∼啪!兹∼』交合部位同时发出助性的伴奏。女人配合的弯下腰,双手扶在墙上,挺起屁股,迎接男人强而有利的凸刺。水依旧在流,流过弯下的背,流到臀沟,流过阴茎跟花瓣翻飞之处,跟狂流而出的淫水混合,接着四溅飞散。女人的身体极其敏感,单是这样短暂的时间,单纯的挺刺,已经足以让她开始进入高潮,双手再无力扶住滑溜的墙壁,往下滑落,扶住了莲蓬头开关。男人无间断的快速进出并未见减缓,反而更加速沖刺。「啊∼∼哈∼∼快∼∼」「对了∼∼快一点∼∼」「喔∼∼」男人如言再度加快速度。「干!」「干死你!」「我操死妳!」「对!…操死我!…我想…上…天堂…」「快!」「啊!∼∼∼∼啊!∼∼∼」女人明显已经高潮,男人继续保持着高速沖刺,可是女人的肉穴收缩着,让男人那根粗长的肉茎进出时受到了些阻碍。渐渐地,女人似乎脱了力,慢慢瘫软在浴缸边上。男人并没有这样就放过她,此时的他兴緻正高,肉茎正是血脉贲张,火力正刚开始展开,哪容她就此退去。男人肉茎顶入女人深处,把女人翻过身,面对面抱起她,然后步出浴室,来到卧室床上。女人被男人摆在床的中央,双脚被迫开成几乎是劈腿的状态,男人那根刚刚才点火激活的兇兽仍旧顶着女人的花心深处。女人双眼迷离,仍旧沈浸在高潮余波之中。男人不发一语,腰一挺一收,又开始第二波的攻击,女人的密穴迅速的又分泌出许多淫液,以实际的行动欢迎肉茎的沖刺。「啊∼∼∼」女人双手乱抓床巾,头向后仰,整个背部被拱了起来,牙齿扣着嘴唇,几乎要扣出血来。「啪!兹∼啪!兹∼啪!兹∼」淫乱交响乐又再度响起。「喝!喝!喝!喝!…」『叽?叽?叽?叽?』男人的呼喝伴着弹簧床的哀鸣,女人已是气若游丝,快乐似神仙了。男人伸手狂抓女人丰满的胸部,揉、捏、搓、弹、扣,用尽各式招数,极尽可能的增加刺激。偶而还以口就乳,吸、舔、含、咬,尽展口舌之技,满足女人,把女人推过极乐之巅。男人一点都没有减缓攻势,简单如一的动作,但是却是有效至极,女人早已不知越过几重山,翻过多少重天了。我,看着这一切一切,却没有极为兴奋的感觉,就在这里,我,干着这一个人间尤物,心,却是恍惚的!女人阴部不断的收缩,挤压着我的尺寸傲人的老二,试图把我的精华挤压出来,吸入她花蕊深处,滋润她的子宫。感觉是真实的、刺激的,没有半点虚假,然而,却无法激活我脑袋中的释压开关,无法让我腹中亿万蠢动的精虫有机会释放,无法让我尽一切所能的狂射猛射。『这是怎么回事?』我问我自己。我开始理性回想,我到底是怎么了?『小娟』这名字首先沖出昏沈而被禁锢的脑袋,接着一个可爱的少女面貌浮现出来。小娟,我的女友,一个只能用可爱来形容的少女,尽管她有着令人喷火的身材,天使的脸孔却总是让人忘却她那魔鬼般的身材,『可爱』是所有人对她共同的形容词。想到了小娟,我故障的开关似乎又回复到了正常状态,胯下女人阴道的强烈收缩,有如真空吸引般强力的吸食我的阴茎,被阻挡已久的所有刺激快感,一瞬间全部沖到脑袋,开关一开,精关一松,数亿只小虫便得到了释放,从我的身体里激射到女人的子宫里。「喔∼∼喔∼∼」我也不禁呻吟起来。「啊∼啊∼啊∼」女人也同时再一次攀上天堂,花穴吞下我所有的精液。浴室的水再开,女人二次进入洗澡。「小强啊∼」女人在浴室大声的对我说「你今天很棒喔,我都数不出我到了几次呢!」「喔,是吗。」我随口应着。「是啊!」女人说「你今天真是厉害,从开始到结束,又久又强,你根本不该叫小强,我该叫你超强才对,呵呵…」女人自顾自的说着一些话,我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我的思绪已经被小娟占据了。这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会变成今天的局面的?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努力回想第一次跟小娟见面的事。也不过是七年前,我刚刚由南部乡下地方,考上了北部的大学,因此离开家,单身来到了这都市。由于家境并不是很好,母亲多年前已过世,父亲一人独立扶养我跟小弟颇为辛苦,因此四年大学生活都是半工半读的念着书。毕业后当完兵,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小娟,是在四年前认识的,那是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一个社团学妹带着她的室友小娟,来问我计算机方面的问题,当时我本来是不太肯的,但是在第一次见到她之后轻易的改变了。再稍后,当我讶异的由学妹处知道她并没有男朋友之后,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我凭着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打篮球练出来的好体魄,俊秀的面貌,正好配上她一百七十二公分的模特儿身材,与天使的脸孔。很快的,我们成为校园中公认的金童玉女。可是,金童玉女外表看起来是登对了,但是实际上家庭的背景差异却是天差地远。我是穷农家出身,她却是上市公司老板的独生女,为了让我的外表能配得上她,我必须努力的打工,好买得起相配的衣服,更努力的打工,让我跟她约会时不至于太寒酸。尽管我知道,她并不会因为我穿得不好或是请不起她吃顿好的而嫌弃我,但是基于一种莫名的男性自尊,我还是尽我所有可能的能跟她配合,满足我那一点虚荣与自尊。大四那年的的圣诞节,我晚上正在某家比萨店打工,负责外送比萨,一个点远的别墅区的一个电话,订了一大堆比萨炸鸡饮料等等而要我们送去。天气很冷,这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不过店内负责外送的工读生只有剩下我了,其它的人都已经出去了,我只好去送这远程的货了。一路上当然被冷风吹得苦不勘言,打着哆嗦小心翼翼的骑着车。到了后,来开门的就是她,JUDY,一个看不出多大年纪的女人,只穿着睡衣,开了们却说忘了拿钱,又说东西多,很重,要我帮她拿上楼。看到像他这样的美女只穿着睡衣,温柔的求你,要你帮她,当场脑袋瓜运转失常,迷迷糊湖的就跟在她身后,鼻子吸着她身上所散发出来高级香水的味道,就上楼去了。一上楼,东西放好,她倒了热杯茶给我,说是谢谢我帮忙,要我喝热茶暖身,她就进房去拿钱了,我喝着茶四处望望这有钱人的别墅,猜想着这女人的身分。然后,我就昏倒了!「谁?!」我说。我发现我被带上眼罩,双手张开似乎是绑在一张大桌子上,手脚懒洋洋的,使不出什么力气。然后…?有人在吸我的老二!「谁在吸…我的…」我没说出口。「他醒了耶!」一个女生说。「对啊,也该醒了。」另一个女生说。「哇∼∼他的弟弟好大喔。」又一个女生说。「当然喽,不然我怎么会设计他来送比萨呢?」似乎是开门的那个女人的声音。「JUDY姐的眼光果然好。」「呵呵…运气还算不错啦。」「呜∼∼嗯∼∼呼∼∼」含着我老二的口松开说道「真是大呀!比从前几次的都好,我嘴巴都酸了呢!」「呵呵呵…哪么辛苦喔,那今天就由你先开始吧!」「开始…什么?」我结巴的说。其实我已经有个模糊的想法,但是我不敢相信是真的!「呵呵…你别急,反正有你的好处的。」JUDY的声音。「哎呀,别啰唆了,我要上了!」刚刚的女生说。我背部的桌子传来一点震动,突然间我感到,我的老二被一个湿湿热热又软软的物体给包住了!『天啊!我被强奸了!』这是我脑袋里的第一个念头。接下来,我就是被蒙着眼睛,然后她们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骑上来,有的穴很紧,有的穴很松,有的很湿很滑,有的还要涂润滑剂,有的腰力好前后左右上下齐飞,有的则是套几下就没力气了。当然,由女人来做这事情是辛苦了点,因此每个人都试过之后就有人开始喊累了。「JUDY姐,这样不行啦,好累喔…」「是啊,平常都让那死鬼动就好,虽然他不行,最少我还不用这么累。」「对啊,这样下去大家都没得玩啦。」「要不然放开他好了…」「你别笨了好不好,放开那还得了。」「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我早就準备好了。」JUDY的声音说。『嗡∼嗡∼嗡∼嗡∼』突然耳边传来许多小马达的声音。「哇!JUDY姐,你真周到,有了这些东西,还怕不爽吗?」「是啊,跳蛋、双头龙、震动的、转动的,全有了。」「你们自己挑喜欢的用,别抢啊!」「我先来!」又是一个不知是谁的肉穴套了上来,接着一阵又一阵的马达震动,紧靠着她的肉穴传到了我的阴茎。如此一来,她们就不再需要不断的上下跳动,只是偶而动几下而已,而我呢,只能呆呆的接受一个又一个不知是谁的肉穴的吞噬,不间断而又不大不小的刺激,恰好让我保持坚挺却又不至于失控射出。一个个不知名的肉穴,借着我的老二获取高潮,我真不知道说啥好。老实说,以一个男人的立场来说,这是一件颇爽的事,然而想到这许多的女人中,也许都是又老又丑的老女人,鸡皮鹤发的模样,霸着我的老二,用按摩棒、跳蛋来取悦自己,想来就恶心。还好是遮着眼,不然恐怕早就软垂下来了。>

大家好,我叫张硕根,所以大家都会叫我大根。顾名思义,我的确长了一根硕大的根,小时候不懂,穿着开裆裤甩着鸡鸡跑总会引起那些说闲话扯八卦的老大妈的注意并叽叽喳喳的笑,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慢慢的我发现了我与同龄人的不同,可能是雄性荷尔蒙比较旺盛吧,我发育的比同龄人都要快,不仅仅是个儿长得快,就连裤裆内的根,也一直再蠢蠢欲动,第一次勃起并莫名其妙的遗精,彻底宽阔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原来,这世上有比玩泥巴更有趣的事情。那年我四年级,虽然毛并没有生长,但是鸡鸡就开始提前茁壮起来,妈妈给我洗澡的时候,总是低着头不说话,有时候还会红着脸,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鸡鸡在妈妈的清洗下特别舒服,甚至硬了起来,从妈妈的手里脱落,弹到了妈妈的脸上,红着脸的妈妈惊讶的看着我再看看我的鸡鸡,并没有说什么,马马虎虎的给我冲了泡沫就走了。我看着自己硬起的鸡鸡,觉得好神奇。小姨是我妈妈的妹妹,读大学。放假了来找我妈妈玩,就顺便住到了我们家,由于我们家并没有多余的房间,我妈妈本来打算是爸爸跟我睡,然后小姨跟她说。大大咧咧的小姨觉得我还小,可以跟我一起睡,我那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哎呀完了,我的奥特曼估计要被赶到床底下了。妈妈也没有说什么,就随了小姨。吃完了晚饭,我在外面跟同学们野混,直到被妈妈拿着棍子赶着才回到家,一脸污垢的我,什么也没有,跑回自己的房间。推开门,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我。小姨刚洗完澡,只穿着薄薄的蕾丝小内裤,手里拿着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听到开门声,小姨急忙着转身用那条小小的毛巾遮挡在胸前,红着脸怒呵呵的盯着我“臭小子,不知道敲门啊!!吓死我了”我没有理会她,麻溜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站在小姨的面前,双手叉腰,不服气的说到“看看又咋地,哼“说完,我就跑进了厕所洗澡,我与余光瞄了小姨一眼,发现小姨的脸红了。在热水的刺激下,再加上脑海里不断浮现刚刚的画面,鸡鸡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赶紧随便洗洗就穿着衣服走出来卫生间。这时小姨已经穿好睡衣躺在被子里玩着手机,小姨躺在外面,那么意味着我要睡在里面,我一脸很不情愿的爬上床挤到里面,手里还拿着自己的玩具。小姨看着我的表情,一把拽着我耳朵“你这混小子,什么表情,别人想睡都睡不着呢“小姨一脸的傲气。“痛死了,烦死了。挤死了。“说着说着大家都笑了。由于我的床很小,我跟小姨虽然都很瘦,但是还是贴在了一起,小姨背对着我玩着手机,我想偷看,于是不断的把头探到小姨那边,探着探着,视线慢慢的离开了手机,望进了小姨的衣服缝里,小姨没有穿内衣,缝里的胸脯展现出白花花的肉,饱满的感觉婷婷的里在身上,丝毫没有下坠感,由于手臂的挤压,呈现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随着小姨的呼吸,乳房也随着不停的颤抖。越看我越觉得燥热,不停的噎着口水,内裤里的鸡鸡慢慢的硬了起来,顶起了一个帐篷。小姨发现了我,以为我在偷看她的手机,用她的屁股猛烈的顶了一下我,刚好顶在了我支起的帐篷了。我立马躲进被窝假装睡觉,而小姨没有动向了,但是我知道,她知道自己刚刚撞到什么了,因为我很明显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什么,而且小姨的呼吸出卖了她。由于我是想装睡,装着装着就真的睡着了。白天野的太疯了,晚上能睡的跟死猪一样,这是我妈给我的评价。在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小手在抚摸我的鸡鸡,时而轻轻揉,时而轻轻的捏。鸡鸡慢慢的开始争气的硬了起来,我能明显感觉到那种舒适感,但是我却醒不过来。突然有一种湿热的感觉包裹住了我的鸡鸡,有一种湿湿的感觉一直在我的鸡鸡上打转着,在梦里,我突然觉得很尿急,想尿尿,但是找不到厕所,我很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随便尿了算了。于是,我被自己尿醒了。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小姨惊讶的看着我,手里还握着我的鸡鸡,脸上嘴里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液体,我有点不知所措,小姨也是有点不知所措,我们两就互相盯着对方看了好久,感觉时间都凝固了一下。“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厕所洗洗?”我首先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说这句话,一起洗洗?鬼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姨竟然说好!我们俩就晃荡的一起去了厕所,我好像感觉到小姨脸上嘴里的东西就是我在梦里尿的,但又不是尿。于是我就好奇的问小姨“小姨,我是尿床尿到你脸上了吗?”小姨脸突然红了,看着我,突然严肃了起来。“小姨给你科普一下,那不是尿,那叫精液。““精液?干嘛用的,我为什么会尿这东西。我好像做梦了,梦到鸡鸡好像被人吃了。“我依旧一脸好奇的问着。“首先呢,精液不是尿的,它是射出来的,通过不停的活塞运动,也就是这样你玩水枪那样来回套弄着增加内部压力进行喷射的。“小姨边说边比划着给我看。“然后呢,至于那个吃鸡鸡这部分,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小姨问你,你觉得你舒服吗?“射的时候很舒服,就好像感觉尿憋了很久,一下子全尿出来了的感觉。比尿尿舒服。“我一脸的满足感。“臭小子,来,你站好。“说着我全裸的站在小姨面前,小姨用她温暖的手抓起了我软趴趴的鸡鸡,不停的揉捏着,一股舒畅感侵袭了我全身。“小姨,你在干嘛?”“你不是说很舒服吗?小姨在教你”打飞机“”打飞机这个词,我在村里头那些读初中的人听过,我一直觉得是个游戏机什么的游戏吧,但是一直没有见过。我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小姨摆弄着我的鸡鸡,鸡鸡又开始慢慢的硬了起来。“小姨教你打飞机,你要怎样感谢小姨呢。”小姨就好像小人得志一样的看着我,奸笑着看着我。我没有理会小姨,看着自己的鸡鸡硬到了极致,小姨一只手已经抓不到了,她用了两只手来捧住我的鸡鸡,两只手回来的套弄着我的鸡鸡。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过去,我的鸡鸡还是由于一个棍子一样立在小姨的手里,小姨累了,我也觉得有点冷,于是,我提了一个从此改变我一生的决定。“小姨,要不我们去被窝里玩吧。”小姨没说话,起身拽着我的鸡鸡往床上走,让我躺进了被窝里,她也随身一起躺了进行,低着头,用手在被窝里套弄着我的鸡鸡,随着视角,我又看到了小姨睡衣内的风景,处于这种迷离的气氛当中,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将手伸进了小姨的领口里,一把抓抓住了小姨的乳房。很明显,小姨被我的举止吓到了,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阻止我的行为,而我就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揉撚着小姨的乳房。此时小姨轻轻的靠近我的耳边吐着热气说到:“摸摸小姨的乳头,轻一点。”我很听话的,探索着小姨的乳房摸到了她的乳头,微微的挺立在我的手掌里,我照着小姨说的,用手指头揉捏着乳头。我想,男人在这方面从来不需要教,信手捏来的事情,很明显,小姨被我的手法折腾到出现了生理反应,身体开始软绵绵起来,半靠在我的身上,搁着薄薄的睡衣我能感觉到小姨的身体在逐渐发热发烫,而之前熟悉老练的打飞机手法此时也变得杂乱无章,开始有一没一的套弄着。而不老实的我,将小姨的睡衣扣子解开,乳房就像只小白兔一样,从衣服里蹦了出来,淡青色的青筋在雪白色的肌肤上特别显眼,粉红色的乳头高高的立在那。 跟妈妈的乳房不一样,这时我当时的第一反应,虽然,小姨的乳房没有妈妈的大,但是妈妈的乳房是微微垂在身上的,黑色的大乳头跟小姨粉红色小乳头产生了很大的区别,就好像妈妈的乳头像桑葚,而小姨的乳头就像一颗粉红色的彩虹糖,而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她们的乳晕,妈妈暗红色的乳房已经丧失了她年轻的美感,不仅黑还很大,而小姨的乳晕,粉嫩还很紧致,就好像在紧紧的守护着乳晕,这两种颜色与大小在我的脑海里产生了极大的视觉冲突。现在想想,古人真的很有文化。“食色性也”,当时的我不停的噎着口水,就好像看到了美食般,人甚至不知觉的张着嘴凑近了小姨的乳房上,一口含住了小姨的乳头。小姨“啊”的一声呻吟,吓退了我,我以为弄疼了她。谁知小姨一把按住我的头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不要停,继续舔,要吸,轻轻地。”“用舌头!!舔乳晕”就这样,小姨不停的指挥着我,我并不觉得美味,也没有尝到什么味道,只有小姨身上的沐浴乳味道,但是我还是很卖力的继续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这是男人身上的一种本能吧。我以为由于我的第一次舔乳笨重而生涩,弄疼了小姨。小姨一直轻轻的呻吟着,就好像小姨并不满足于此,不停扭捏着身子,但是手一直抓着我的鸡鸡不放。小姨就好像经历了无数的挣扎,终于如获新生般望着我。清澈的双眸透着粉红色的欲望,咬着下嘴唇,呼着淡淡清香的气息,并没有说什么,我们双方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小姨就这样拦腰横跨着坐在我的身上,我们双方相互看了几分钟。就好像,时间静止了,那个时候的我突然觉得小姨好美好香……小姨慢慢了起了身,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睡衣,脱得只剩下内裤,她转过了身,扭动着屁股慢慢的将淡蓝色的蕾丝内裤缓缓脱下,两根手指轻轻的提着内裤转过身看着我,将内裤扔到了一旁,对我说:“臭小子,看着小姨尿尿的地方,这是女孩子最美的地方,你要像刚刚舔小姨乳头那样,去舔它好吗?”说完小姨就跨在我身上将她最神秘的地方展现在我的脸上,而手上继续捧起了我的鸡鸡,一股之前在梦里感受到湿热感再次重现在我的脑海里,只不过这次更真实更湿热,原来,小姨把我的鸡鸡含在了嘴里。而我听着小姨的话,伸出了舌头想那最美最神秘的地方探索而去。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神秘地带,也是在我读初二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那地方叫做阴户,在我们老家那叫“逼”。就当时与小姨在床上,小姨也是喊着“臭小子,舔小姨的逼。”说实话我觉得并不好听,在我印象当中,我看过一本小黄书,里面称其“蜜穴”,因为女人在性起之时,里面是分泌着如蜂蜜般的汁液,虽然它的味道并没有蜂蜜般甜腻,不过我觉得这词挺好的,是有一种唯美的意境在那。言归正传,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蜜穴,也没法进行比较是否好看,只知道,小姨的蜜穴上面长着稀稀疏疏的毛,而下半部却异常的干净,我不知道是否有过清理,只知道跟我看同学妹妹那地方有些像,又有些不像。雪白的肌肤包裹着,我用舌头抵到中间的缝里轻轻拨开,里面是粉嫩粉嫩的,上面有些黏糊糊的液体呈现在我眼前,就好像一个馒头站着蜂蜜,给人一种强烈的食欲感。长大了才知道,原来这中穴,学名“馒头穴”。我之前说过,男人在性方面是不需要教的,对着小姨的蜜穴时而轻舔,时而深入,时而猛吸。小姨的蜜穴越来越湿,蜜汁参杂着我的口水泛着闪闪精光。由于我过分的投入对小姨蜜穴的探索,以至于忘了我的鸡鸡还在小姨的嘴里,没有能够静下心来去享受那过程,以至于我都忘了当时到底是什么感觉,也没办法去评价小姨的“口活”到底有多棒。我的嘴累了,小姨也累了。她转过身看着我,嘴角还挂着她的口水,而我一嘴小姨的蜜汁,显得有点难受,于是我用舌头打了个转舔进了肚子里,小姨看着我的动作,笑了起来。“接下来,我们要进行一项最高尚的运动了。”小姨边说一只手边抓着我的鸡鸡,一只手拨开了自己的蜜穴,对准了缓缓的坐下。几乎是同时的,我与小姨呻吟了一声,整根鸡鸡进入了小姨的蜜穴里,紧紧的包裹着,里面湿湿的,却又特别的温暖,这跟在小姨嘴里的感觉不一样,虽然在嘴里也是湿热的,但是却没有蜜穴的那种包裹感与压迫感,紧紧的包裹着鸡鸡,紧而又不挤。就好像被一堆湿漉漉的温热的海绵挤压着我们一样。“你不要动,乖乖躺好,明天带你去吃肯德基。”说着小姨就半坐在我的身上,用自己的蜜穴对着我的鸡鸡插入拔出,来回不停的套弄着。我迷糊着眼睛,看着小姨的表情。原本小姨白嫩的脸此时已经热的红扑扑起来,双手撑在我的胸前,趴了下来,停止了刚刚的套弄,开始来回的摩擦起来,而乳头也随着动作在我的身上摩擦了起来。此时的小姨像极了一条蛇,缠绕在我身上,随着摩擦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木板床咯吱咯吱的想着。而我的鸡鸡也随着越来越热越来越涨,小姨一声猛烈的喘气声随着动作的停止而深呼在我的耳边,随之而来的是小姨蜜穴的不断地强烈的抽搐夹击着我的鸡鸡。“小姨,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尿。”这是我在整个过程当中说的唯一一句话。“尿出来,尿出来,小姨帮你接着。”我听不清小姨接下来说了什么,我只知道此时的我脑子一片空白,鸡鸡就像爆炸了一样喷射出了好多之前小姨脸上嘴里的那些东西,而这次,不是在嘴里脸上,而是在小姨的蜜穴里。小姨一脸满足的起开了我的身体,抽了一张纸巾垫在纸巾的蜜穴上。另外抽了一张把我的鸡鸡擦拭了干净,就让我赶紧去睡觉,自己就跑去了厕所,流水声丝丝的响着。我探着脑袋一看闹钟,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疲惫的我躺着想等小姨回来聊聊刚刚的经过,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随着鸡鸣,我慢慢的醒来。此时小姨已经醒了,坐在我的椅子上玩着手机。看到我醒了就走到了身旁,“昨晚的事情,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说。任何人都不可以,现在不可以,以后都不可以。你听话,我们去吃肯德基,去买玩具。成交吗?”小姨一脸严肃的说到。“我要吃全家桶,还要变形金刚。”我一脸的坏笑道。“混小子,赶紧起来,我们出发。”小姨拍了拍我的头。后来小姨回学校了,等到再次回来玩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听说是她的男朋友。也就再也没有一起睡过觉,玩过游戏了。但是,每次小姨单独看我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渴望。而我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懂得了那晚的事情,但是再也找不到那种迷离的感觉了。(完)大家好,我叫张硕根,所以大家都会叫我大根。顾名思义,我的确长了一根硕大的根,小时候不懂,穿着开裆裤甩着鸡鸡跑总会引起那些说闲话扯八卦的老大妈的注意并叽叽喳喳的笑,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慢慢的我发现了我与同龄人的不同,可能是雄性荷尔蒙比较旺盛吧,我发育的比同龄人都要快,不仅仅是个儿长得快,就连裤裆内的根,也一直再蠢蠢欲动,第一次勃起并莫名其妙的遗精,彻底宽阔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原来,这世上有比玩泥巴更有趣的事情。那年我四年级,虽然毛并没有生长,但是鸡鸡就开始提前茁壮起来,妈妈给我洗澡的时候,总是低着头不说话,有时候还会红着脸,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鸡鸡在妈妈的清洗下特别舒服,甚至硬了起来,从妈妈的手里脱落,弹到了妈妈的脸上,红着脸的妈妈惊讶的看着我再看看我的鸡鸡,并没有说什么,马马虎虎的给我冲了泡沫就走了。我看着自己硬起的鸡鸡,觉得好神奇。小姨是我妈妈的妹妹,读大学。放假了来找我妈妈玩,就顺便住到了我们家,由于我们家并没有多余的房间,我妈妈本来打算是爸爸跟我睡,然后小姨跟她说。大大咧咧的小姨觉得我还小,可以跟我一起睡,我那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哎呀完了,我的奥特曼估计要被赶到床底下了。妈妈也没有说什么,就随了小姨。吃完了晚饭,我在外面跟同学们野混,直到被妈妈拿着棍子赶着才回到家,一脸污垢的我,什么也没有,跑回自己的房间。推开门,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我。小姨刚洗完澡,只穿着薄薄的蕾丝小内裤,手里拿着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听到开门声,小姨急忙着转身用那条小小的毛巾遮挡在胸前,红着脸怒呵呵的盯着我“臭小子,不知道敲门啊!!吓死我了”我没有理会她,麻溜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站在小姨的面前,双手叉腰,不服气的说到“看看又咋地,哼“说完,我就跑进了厕所洗澡,我与余光瞄了小姨一眼,发现小姨的脸红了。在热水的刺激下,再加上脑海里不断浮现刚刚的画面,鸡鸡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赶紧随便洗洗就穿着衣服走出来卫生间。这时小姨已经穿好睡衣躺在被子里玩着手机,小姨躺在外面,那么意味着我要睡在里面,我一脸很不情愿的爬上床挤到里面,手里还拿着自己的玩具。小姨看着我的表情,一把拽着我耳朵“你这混小子,什么表情,别人想睡都睡不着呢“小姨一脸的傲气。“痛死了,烦死了。挤死了。“说着说着大家都笑了。由于我的床很小,我跟小姨虽然都很瘦,但是还是贴在了一起,小姨背对着我玩着手机,我想偷看,于是不断的把头探到小姨那边,探着探着,视线慢慢的离开了手机,望进了小姨的衣服缝里,小姨没有穿内衣,缝里的胸脯展现出白花花的肉,饱满的感觉婷婷的里在身上,丝毫没有下坠感,由于手臂的挤压,呈现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随着小姨的呼吸,乳房也随着不停的颤抖。越看我越觉得燥热,不停的噎着口水,内裤里的鸡鸡慢慢的硬了起来,顶起了一个帐篷。小姨发现了我,以为我在偷看她的手机,用她的屁股猛烈的顶了一下我,刚好顶在了我支起的帐篷了。我立马躲进被窝假装睡觉,而小姨没有动向了,但是我知道,她知道自己刚刚撞到什么了,因为我很明显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什么,而且小姨的呼吸出卖了她。由于我是想装睡,装着装着就真的睡着了。白天野的太疯了,晚上能睡的跟死猪一样,这是我妈给我的评价。在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小手在抚摸我的鸡鸡,时而轻轻揉,时而轻轻的捏。鸡鸡慢慢的开始争气的硬了起来,我能明显感觉到那种舒适感,但是我却醒不过来。突然有一种湿热的感觉包裹住了我的鸡鸡,有一种湿湿的感觉一直在我的鸡鸡上打转着,在梦里,我突然觉得很尿急,想尿尿,但是找不到厕所,我很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随便尿了算了。于是,我被自己尿醒了。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小姨惊讶的看着我,手里还握着我的鸡鸡,脸上嘴里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液体,我有点不知所措,小姨也是有点不知所措,我们两就互相盯着对方看了好久,感觉时间都凝固了一下。“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厕所洗洗?”我首先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说这句话,一起洗洗?鬼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姨竟然说好!我们俩就晃荡的一起去了厕所,我好像感觉到小姨脸上嘴里的东西就是我在梦里尿的,但又不是尿。于是我就好奇的问小姨“小姨,我是尿床尿到你脸上了吗?”小姨脸突然红了,看着我,突然严肃了起来。“小姨给你科普一下,那不是尿,那叫精液。““精液?干嘛用的,我为什么会尿这东西。我好像做梦了,梦到鸡鸡好像被人吃了。“我依旧一脸好奇的问着。“首先呢,精液不是尿的,它是射出来的,通过不停的活塞运动,也就是这样你玩水枪那样来回套弄着增加内部压力进行喷射的。“小姨边说边比划着给我看。“然后呢,至于那个吃鸡鸡这部分,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小姨问你,你觉得你舒服吗?“射的时候很舒服,就好像感觉尿憋了很久,一下子全尿出来了的感觉。比尿尿舒服。“我一脸的满足感。“臭小子,来,你站好。“说着我全裸的站在小姨面前,小姨用她温暖的手抓起了我软趴趴的鸡鸡,不停的揉捏着,一股舒畅感侵袭了我全身。“小姨,你在干嘛?”“你不是说很舒服吗?小姨在教你”打飞机“”打飞机这个词,我在村里头那些读初中的人听过,我一直觉得是个游戏机什么的游戏吧,但是一直没有见过。我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小姨摆弄着我的鸡鸡,鸡鸡又开始慢慢的硬了起来。“小姨教你打飞机,你要怎样感谢小姨呢。”小姨就好像小人得志一样的看着我,奸笑着看着我。我没有理会小姨,看着自己的鸡鸡硬到了极致,小姨一只手已经抓不到了,她用了两只手来捧住我的鸡鸡,两只手回来的套弄着我的鸡鸡。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过去,我的鸡鸡还是由于一个棍子一样立在小姨的手里,小姨累了,我也觉得有点冷,于是,我提了一个从此改变我一生的决定。“小姨,要不我们去被窝里玩吧。”小姨没说话,起身拽着我的鸡鸡往床上走,让我躺进了被窝里,她也随身一起躺了进行,低着头,用手在被窝里套弄着我的鸡鸡,随着视角,我又看到了小姨睡衣内的风景,处于这种迷离的气氛当中,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将手伸进了小姨的领口里,一把抓抓住了小姨的乳房。很明显,小姨被我的举止吓到了,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阻止我的行为,而我就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揉撚着小姨的乳房。此时小姨轻轻的靠近我的耳边吐着热气说到:“摸摸小姨的乳头,轻一点。”我很听话的,探索着小姨的乳房摸到了她的乳头,微微的挺立在我的手掌里,我照着小姨说的,用手指头揉捏着乳头。我想,男人在这方面从来不需要教,信手捏来的事情,很明显,小姨被我的手法折腾到出现了生理反应,身体开始软绵绵起来,半靠在我的身上,搁着薄薄的睡衣我能感觉到小姨的身体在逐渐发热发烫,而之前熟悉老练的打飞机手法此时也变得杂乱无章,开始有一没一的套弄着。而不老实的我,将小姨的睡衣扣子解开,乳房就像只小白兔一样,从衣服里蹦了出来,淡青色的青筋在雪白色的肌肤上特别显眼,粉红色的乳头高高的立在那。跟妈妈的乳房不一样,这时我当时的第一反应,虽然,小姨的乳房没有妈妈的大,但是妈妈的乳房是微微垂在身上的,黑色的大乳头跟小姨粉红色小乳头产生了很大的区别,就好像妈妈的乳头像桑葚,而小姨的乳头就像一颗粉红色的彩虹糖,而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她们的乳晕,妈妈暗红色的乳房已经丧失了她年轻的美感,不仅黑还很大,而小姨的乳晕,粉嫩还很紧致,就好像在紧紧的守护着乳晕,这两种颜色与大小在我的脑海里产生了极大的视觉冲突。现在想想,古人真的很有文化。“食色性也”,当时的我不停的噎着口水,就好像看到了美食般,人甚至不知觉的张着嘴凑近了小姨的乳房上,一口含住了小姨的乳头。小姨“啊”的一声呻吟,吓退了我,我以为弄疼了她。谁知小姨一把按住我的头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不要停,继续舔,要吸,轻轻地。”“用舌头!!舔乳晕”就这样,小姨不停的指挥着我,我并不觉得美味,也没有尝到什么味道,只有小姨身上的沐浴乳味道,但是我还是很卖力的继续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这是男人身上的一种本能吧。我以为由于我的第一次舔乳笨重而生涩,弄疼了小姨。小姨一直轻轻的呻吟着,就好像小姨并不满足于此,不停扭捏着身子,但是手一直抓着我的鸡鸡不放。小姨就好像经历了无数的挣扎,终于如获新生般望着我。清澈的双眸透着粉红色的欲望,咬着下嘴唇,呼着淡淡清香的气息,并没有说什么,我们双方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小姨就这样拦腰横跨着坐在我的身上,我们双方相互看了几分钟。就好像,时间静止了,那个时候的我突然觉得小姨好美好香……小姨慢慢了起了身,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睡衣,脱得只剩下内裤,她转过了身,扭动着屁股慢慢的将淡蓝色的蕾丝内裤缓缓脱下,两根手指轻轻的提着内裤转过身看着我,将内裤扔到了一旁,对我说:“臭小子,看着小姨尿尿的地方,这是女孩子最美的地方,你要像刚刚舔小姨乳头那样,去舔它好吗?”说完小姨就跨在我身上将她最神秘的地方展现在我的脸上,而手上继续捧起了我的鸡鸡,一股之前在梦里感受到湿热感再次重现在我的脑海里,只不过这次更真实更湿热,原来,小姨把我的鸡鸡含在了嘴里。而我听着小姨的话,伸出了舌头想那最美最神秘的地方探索而去。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神秘地带,也是在我读初二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那地方叫做阴户,在我们老家那叫“逼”。就当时与小姨在床上,小姨也是喊着“臭小子,舔小姨的逼。”说实话我觉得并不好听,在我印象当中,我看过一本小黄书,里面称其“蜜穴”,因为女人在性起之时,里面是分泌着如蜂蜜般的汁液,虽然它的味道并没有蜂蜜般甜腻,不过我觉得这词挺好的,是有一种唯美的意境在那。言归正传,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蜜穴,也没法进行比较是否好看,只知道,小姨的蜜穴上面长着稀稀疏疏的毛,而下半部却异常的干净,我不知道是否有过清理,只知道跟我看同学妹妹那地方有些像,又有些不像。雪白的肌肤包裹着,我用舌头抵到中间的缝里轻轻拨开,里面是粉嫩粉嫩的,上面有些黏糊糊的液体呈现在我眼前,就好像一个馒头站着蜂蜜,给人一种强烈的食欲感。长大了才知道,原来这中穴,学名“馒头穴”。我之前说过,男人在性方面是不需要教的,对着小姨的蜜穴时而轻舔,时而深入,时而猛吸。小姨的蜜穴越来越湿,蜜汁参杂着我的口水泛着闪闪精光。由于我过分的投入对小姨蜜穴的探索,以至于忘了我的鸡鸡还在小姨的嘴里,没有能够静下心来去享受那过程,以至于我都忘了当时到底是什么感觉,也没办法去评价小姨的“口活”到底有多棒。我的嘴累了,小姨也累了。她转过身看着我,嘴角还挂着她的口水,而我一嘴小姨的蜜汁,显得有点难受,于是我用舌头打了个转舔进了肚子里,小姨看着我的动作,笑了起来。“接下来,我们要进行一项最高尚的运动了。”小姨边说一只手边抓着我的鸡鸡,一只手拨开了自己的蜜穴,对准了缓缓的坐下。几乎是同时的,我与小姨呻吟了一声,整根鸡鸡进入了小姨的蜜穴里,紧紧的包裹着,里面湿湿的,却又特别的温暖,这跟在小姨嘴里的感觉不一样,虽然在嘴里也是湿热的,但是却没有蜜穴的那种包裹感与压迫感,紧紧的包裹着鸡鸡,紧而又不挤。就好像被一堆湿漉漉的温热的海绵挤压着我们一样。“你不要动,乖乖躺好,明天带你去吃肯德基。”说着小姨就半坐在我的身上,用自己的蜜穴对着我的鸡鸡插入拔出,来回不停的套弄着。我迷糊着眼睛,看着小姨的表情。原本小姨白嫩的脸此时已经热的红扑扑起来,双手撑在我的胸前,趴了下来,停止了刚刚的套弄,开始来回的摩擦起来,而乳头也随着动作在我的身上摩擦了起来。此时的小姨像极了一条蛇,缠绕在我身上,随着摩擦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木板床咯吱咯吱的想着。而我的鸡鸡也随着越来越热越来越涨,小姨一声猛烈的喘气声随着动作的停止而深呼在我的耳边,随之而来的是小姨蜜穴的不断地强烈的抽搐夹击着我的鸡鸡。“小姨,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尿。”这是我在整个过程当中说的唯一一句话。“尿出来,尿出来,小姨帮你接着。”我听不清小姨接下来说了什么,我只知道此时的我脑子一片空白,鸡鸡就像爆炸了一样喷射出了好多之前小姨脸上嘴里的那些东西,而这次,不是在嘴里脸上,而是在小姨的蜜穴里。小姨一脸满足的起开了我的身体,抽了一张纸巾垫在纸巾的蜜穴上。另外抽了一张把我的鸡鸡擦拭了干净,就让我赶紧去睡觉,自己就跑去了厕所,流水声丝丝的响着。我探着脑袋一看闹钟,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疲惫的我躺着想等小姨回来聊聊刚刚的经过,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随着鸡鸣,我慢慢的醒来。此时小姨已经醒了,坐在我的椅子上玩着手机。看到我醒了就走到了身旁,“昨晚的事情,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说。任何人都不可以,现在不可以,以后都不可以。你听话,我们去吃肯德基,去买玩具。成交吗?”小姨一脸严肃的说到。“我要吃全家桶,还要变形金刚。”我一脸的坏笑道。“混小子,赶紧起来,我们出发。”小姨拍了拍我的头。后来小姨回学校了,等到再次回来玩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听说是她的男朋友。也就再也没有一起睡过觉,玩过游戏了。但是,每次小姨单独看我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渴望。而我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懂得了那晚的事情,但是再也找不到那种迷离的感觉了。(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