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AD-054-[中文]離婚2次的不潔人妻 與誘惑兒子的癡女繼母近親相姦潮吹性交! 宮部涼花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CEAD-054-[中文]離婚2次的不潔人妻 與誘惑兒子的癡女繼母近親相姦潮吹性交! 宮部涼花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我爱的人不是我的老公,而是另一个男人,他就是我的表弟!夏天,家里种着西瓜,当然需要有人看着西瓜地了,我父亲负责看守瓜田,而白天的看守任务自然就交给了我的表弟。中午的时候,我会给表弟送饭。六月的天,小孩儿的脸,本来是晴天的,可就在我提着午饭向西瓜地里走时,却突然之间落下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滴片刻的时间就把夏日的单薄衣服湿透,紧紧的贴到了身上。而我也只有抱着饭菜飞快的冲向瓜地。西瓜地中,有一个用篙草围成的简陋小屋,表弟就在那里。当我跑到草屋门口的时候,正看到了表弟只穿了一件短裤,赤裸着上半身上有着一层雨水,也不知道他去干什么,显然也是刚刚回到小屋之中。虽然表弟当时只是十六岁的少年,肌肉还没有发育完全,但是依然有形,特别是匀称的身材,我看在眼里,顿时感觉脸上一阵发烫。表弟听到身后有声音,回过头来,灿烂的一笑,只说了一句:“下这么大的雨,你还来呀。”之后,他便有些发愣,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他正紧紧的盯着我的胸部,那个时候虽然已经了文胸,但是在家村戴文胸的人却还只是少数,而我当时就没有戴,只穿着一件小背心,外面是一件粉色的衬衣,被雨水一浇之后,乳头就隐隐的透了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的乳头硬的厉害,隔着衣服看起来格外的明显。看什么呀,先吃饭吧。我记得当时似乎是这样说了一句,但是太恍惚了,实在记的不是很清楚这些细节。我把饭菜摆在一个简陋的桌子上,回过头来的时候,却看到表弟正在盯着我的屁股看,原来我没有注意到,当我弯下腰来的时候,挺翘的屁股正好对着他。我的相貌一般,身材还算过的去,乳房虽然不大,但是形态挺不错的。而我最骄傲就是我的屁股,浑圆、挺翘,充满着弹性。湿透的裤子因为我弯腰下去,深深的勒进了臀缝之中,把两瓣屁股清晰的勾勒了出来。我能感觉到表弟有些火热的目光,也能看出来他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当我直起腰的时候,他的脸上微微一窘,把头扭到了一旁。当他把身子转向草屋的门口的时候,我正好看到他的短裤被高高的顶了起来,十六岁的我对这些事已经知晓,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而且只看短裤顶起的程度,我就有一种感觉,感觉表弟的阴茎一定不小。从背后看到表弟做了两个深呼吸,我不由的一乐,悄悄的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道:“先吃饭吧。”啊!表弟听到我说话,突然转过身来,但是说巧不巧的,他的大阴茎正鼓涨着,正打在了我的手中。我们两个都不由的一颤,而他更是把屁股向后一撅,想躲开我的手。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对表弟的感情在那一瞬间喷发出来,几乎是下意识,就是在那个瞬间,一下就把表弟的阴茎握到了手里。表弟当时轻哼了一声,一口粗重的呼吸喷到了我的脸上,这种气息虽然说不上是我日思夜想的气味,但是也着实让我经常想起,甚至经常梦到。此时,我慢慢的贴了上去,而表弟在一开始还躲闪了两下,我主动的说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别人不会知道的。”听到这句话,表弟还向外望了望,肯定是没有人的,于是他就没有再躲。我把手伸进了他的短裤之中,真真切切的摸到了只是在书本中看到过的男人的阳具,火热到烫手,我的一只手,堪堪能把表弟的阴茎握住。当时的我并不会什么手法,只是随意的用手捏弄着,但是表弟看上去很兴奋,这个时候他的手也动了起来,轻轻的按到了我的乳房上,从轻柔到用力,就像被电流击中一般,那种舒爽的感觉从我的乳房向全身传去,特别是有一股热流,最直接的传到了我的下腹之中,两腿之间,一阵又热又痒的感觉,像蚂蚁爬过一样,从我的小穴中传了出来。“哼——”这一声呻吟似的哼声,我记得很清楚,由这一声,把表弟的嘴唇勾了过来,他猛的就把我搂进了怀里,亲吻着我的嘴唇。那一刻,任何理智都被情欲的潮水淹没,我留在表弟短裤中的手用力的握了握他的阴茎,就像握着一个宝贝一般,那一刻,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女人的幸福。外面的雨狂暴的下着,草屋之中也在进行着狂暴的事情,表弟的短裤被我轻轻的扯到了屁股以下,因为我的身高不高,脱他的短裤很是方便。一只手不停的握捏弄着他的阴茎,另一只手在他的屁股上抚摸着,他的短裤脱下来之后,我就想看一看我想念了多少日子的阴茎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表弟抱的我太紧,所以第一时间没有看到,只能感觉着阴茎的大小,很大,大粗,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表弟的阴茎有十七公分长。我的衬衫扣子没有解开,连同里边的小背心被表弟直接从头上脱了下来,外面的雨气一激似乎有些凉,但是那些凉意却被体内的欲火轻易的冲破,因为表弟已经含住了我的乳房,不需要任何的技巧,只是那口腔中的热度,就让我血往上撞,我当时只感觉脑袋里嗡的一下,全身都软了下来,与此同时,我能感觉到小穴之中已经湿成了一片,那不是雨水,而是爱液,是淫水!便宜的腰带被表弟解开,有些粗暴,表弟扯下了我的裤子和内裤,从最直接的角度看到了我少女的处女地。 没有过多的温存,我们俩个抱在一起,摔倒在草屋中的草垫上。处女破处很疼吗?我不知道,因为我当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疼痛,表弟粗大的阴茎很轻易的插进了我那已经充分润滑的小穴之中,发出“啵滋”的一声。抽插着,表弟的阴茎深深的顶到的我的子宫上……我虽然是第一次,但是表弟给我的感觉却不是第一次,我不知道当时是不是高潮了,但是到了最后,阴道中的肌肉使劲的抽搐着,有一种想尿尿的冲动。不过,最后尿出来的不是我,而是表弟,一股浓精深深的射进了我的阴道深处……我爱的人不是我的老公,而是另一个男人,他就是我的表弟!夏天,家里种着西瓜,当然需要有人看着西瓜地了,我父亲负责看守瓜田,而白天的看守任务自然就交给了我的表弟。中午的时候,我会给表弟送饭。六月的天,小孩儿的脸,本来是晴天的,可就在我提着午饭向西瓜地里走时,却突然之间落下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滴片刻的时间就把夏日的单薄衣服湿透,紧紧的贴到了身上。而我也只有抱着饭菜飞快的冲向瓜地。西瓜地中,有一个用篙草围成的简陋小屋,表弟就在那里。当我跑到草屋门口的时候,正看到了表弟只穿了一件短裤,赤裸着上半身上有着一层雨水,也不知道他去干什么,显然也是刚刚回到小屋之中。虽然表弟当时只是十六岁的少年,肌肉还没有发育完全,但是依然有形,特别是匀称的身材,我看在眼里,顿时感觉脸上一阵发烫。表弟听到身后有声音,回过头来,灿烂的一笑,只说了一句:“下这么大的雨,你还来呀。”之后,他便有些发愣,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他正紧紧的盯着我的胸部,那个时候虽然已经了文胸,但是在家村戴文胸的人却还只是少数,而我当时就没有戴,只穿着一件小背心,外面是一件粉色的衬衣,被雨水一浇之后,乳头就隐隐的透了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的乳头硬的厉害,隔着衣服看起来格外的明显。看什么呀,先吃饭吧。我记得当时似乎是这样说了一句,但是太恍惚了,实在记的不是很清楚这些细节。我把饭菜摆在一个简陋的桌子上,回过头来的时候,却看到表弟正在盯着我的屁股看,原来我没有注意到,当我弯下腰来的时候,挺翘的屁股正好对着他。我的相貌一般,身材还算过的去,乳房虽然不大,但是形态挺不错的。而我最骄傲就是我的屁股,浑圆、挺翘,充满着弹性。湿透的裤子因为我弯腰下去,深深的勒进了臀缝之中,把两瓣屁股清晰的勾勒了出来。我能感觉到表弟有些火热的目光,也能看出来他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当我直起腰的时候,他的脸上微微一窘,把头扭到了一旁。当他把身子转向草屋的门口的时候,我正好看到他的短裤被高高的顶了起来,十六岁的我对这些事已经知晓,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而且只看短裤顶起的程度,我就有一种感觉,感觉表弟的阴茎一定不小。从背后看到表弟做了两个深呼吸,我不由的一乐,悄悄的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道:“先吃饭吧。”啊!表弟听到我说话,突然转过身来,但是说巧不巧的,他的大阴茎正鼓涨着,正打在了我的手中。我们两个都不由的一颤,而他更是把屁股向后一撅,想躲开我的手。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对表弟的感情在那一瞬间喷发出来,几乎是下意识,就是在那个瞬间,一下就把表弟的阴茎握到了手里。表弟当时轻哼了一声,一口粗重的呼吸喷到了我的脸上,这种气息虽然说不上是我日思夜想的气味,但是也着实让我经常想起,甚至经常梦到。此时,我慢慢的贴了上去,而表弟在一开始还躲闪了两下,我主动的说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别人不会知道的。”听到这句话,表弟还向外望了望,肯定是没有人的,于是他就没有再躲。我把手伸进了他的短裤之中,真真切切的摸到了只是在书本中看到过的男人的阳具,火热到烫手,我的一只手,堪堪能把表弟的阴茎握住。当时的我并不会什么手法,只是随意的用手捏弄着,但是表弟看上去很兴奋,这个时候他的手也动了起来,轻轻的按到了我的乳房上,从轻柔到用力,就像被电流击中一般,那种舒爽的感觉从我的乳房向全身传去,特别是有一股热流,最直接的传到了我的下腹之中,两腿之间,一阵又热又痒的感觉,像蚂蚁爬过一样,从我的小穴中传了出来。“哼——”这一声呻吟似的哼声,我记得很清楚,由这一声,把表弟的嘴唇勾了过来,他猛的就把我搂进了怀里,亲吻着我的嘴唇。那一刻,任何理智都被情欲的潮水淹没,我留在表弟短裤中的手用力的握了握他的阴茎,就像握着一个宝贝一般,那一刻,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女人的幸福。外面的雨狂暴的下着,草屋之中也在进行着狂暴的事情,表弟的短裤被我轻轻的扯到了屁股以下,因为我的身高不高,脱他的短裤很是方便。一只手不停的握捏弄着他的阴茎,另一只手在他的屁股上抚摸着,他的短裤脱下来之后,我就想看一看我想念了多少日子的阴茎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表弟抱的我太紧,所以第一时间没有看到,只能感觉着阴茎的大小,很大,大粗,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表弟的阴茎有十七公分长。我的衬衫扣子没有解开,连同里边的小背心被表弟直接从头上脱了下来,外面的雨气一激似乎有些凉,但是那些凉意却被体内的欲火轻易的冲破,因为表弟已经含住了我的乳房,不需要任何的技巧,只是那口腔中的热度,就让我血往上撞,我当时只感觉脑袋里嗡的一下,全身都软了下来,与此同时,我能感觉到小穴之中已经湿成了一片,那不是雨水,而是爱液,是淫水!便宜的腰带被表弟解开,有些粗暴,表弟扯下了我的裤子和内裤,从最直接的角度看到了我少女的处女地。没有过多的温存,我们俩个抱在一起,摔倒在草屋中的草垫上。处女破处很疼吗?我不知道,因为我当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疼痛,表弟粗大的阴茎很轻易的插进了我那已经充分润滑的小穴之中,发出“啵滋”的一声。抽插着,表弟的阴茎深深的顶到的我的子宫上……我虽然是第一次,但是表弟给我的感觉却不是第一次,我不知道当时是不是高潮了,但是到了最后,阴道中的肌肉使劲的抽搐着,有一种想尿尿的冲动。不过,最后尿出来的不是我,而是表弟,一股浓精深深的射进了我的阴道深处……>

今年20岁的我,专科毕业后,因为不用当兵又找不到合适又喜欢的工作,只好在家当个SOHO族,平时卖卖小精品,还能勉强糊个口。“80块的运费不会太贵吧?连这都要跟我杀,我喝西北……”风字还没打上时,门口传来电铃声……(挂号吗?怎么这个时间?)我想归想,还是到了门口开门。门一开,原来是妈妈,手上拿着行李箱,这时的外面正下着大雷雨,妈妈可能因为拿行李的关系,全身都湿透了。“家豪……你爸他……呜哇……”我还搞不清楚怎么一回事时,妈妈就抱着我并嚎啕大哭了起来,从妈妈的身上也传来了酒味,事情大条了……我的老家在南部,当初因为读书的关系到北部来租房子,毕业后也因为工作机会比较多,就一直留在北部了(虽然也没找到喜欢的工作啦……)。“先进来吧,你全身都湿了,当心感冒了。”我帮妈妈拿了行李箱,妈妈也哭着跟在我后头进来。我让妈妈先到房间先把衣服换了,并拿了吹风机给妈妈吹头发。妈妈吹完头发后,情绪明显的镇定多了,但是眼楮还是红肿着。“跟爸吵架啦?”这是理所当然的,但还是不免要问一下。“你爸……你爸跟狐狸精跑了啦!王八蛋……我哪里输给那头狐狸精?贱人……跟我抢老公……”说着说着,妈妈豆大的眼泪又飙了出来,原本红肿的眼楮,显得更肿了。我倒了杯水给妈妈,试着先安抚妈妈的情绪,我想妈妈说的那个狐狸精,应该是爸妈之前练国标舞时,黏爸爸很紧的舞伴,跟爸妈差不多年纪,老公早死,可能看爸爸是个好男人,才死命的缠着爸爸。“我想你一定误会爸爸了,他不太可能会丢下你不管啦……”“误会……哼!都被我抓到他们一起开房间了还误会……呜……”说完妈妈哭得更大声了。“家豪,拿酒给我,我要喝到醉死!”妈妈推开我要给她的开水,迳自走到我的酒柜,拿起我的伏特加直接灌了起来。“你这样会真的会喝死的!给我!”我抢过妈妈手中的酒瓶,妈妈本身就不会喝,又喝得急,没两下就醉了。“哼!我们走着瞧!我也要去勾男人,让你后悔死!哈哈哈……”“家豪……妈妈真的不好吗……为什么你爸不要我……呜……”妈妈又一次的抱着我哭,唉……老爸没事给我捅这什么篓子啊?真麻烦。“你喝醉了,我带你到房间睡吧。”说完我便搀着妈妈到我的房间休息。将妈妈放在床上后,没两下就睡死了,唉,不会喝还硬要喝……我帮妈妈拿了条凉被要盖上时,仔细的端详着妈妈,其实妈妈长得也不差啊,修长的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爸爸哪里不满意啊?对我来说,有妈妈这样的老婆应该捧在手上当宝才对,唉……爸爸真不懂惜福。夜晚,约8点后,妈妈起床了。“家豪……妈妈下午好像失态了……对不起喔……”妈妈来到客厅,跟我道歉着。“没关系啦,我知道你是情绪的问题,发泄一下总比憋住不说来得好。”“唉……你爸啊……算了,不提他了,我可以住在你这几天吗?我不想回去见你爸,想到就一肚子火……”“没问题啊……这只有我一人,多一个我还养得起……呵。”“呵……小鬼,老妈养你还差不多,自己都养不起了,还要养妈妈,呵呵。” 太好了,妈妈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她一直哭我可没辄……“你先洗个澡吧,我带你去吃宵夜。”“嗯,肚子也饿了呢,我要大吃一顿!哈!”说完妈妈便朝浴室走去,准备洗澡。“啊!”突然,妈妈叫了好大一声。“怎么了吗?”“没事……没事……嘿嘿嘿……”妈妈笑得尴尬,我完全不知怎么一回事,没事?没事叫这么大声干嘛?约20分后,妈妈洗好出来,我想说准备出门了,妈妈却说︰“家豪……可不可以帮妈妈买回来就好……”“啊?为什么?不是说好要一起去吃吗?”“那个……哎呦……妈妈出门忘了带内衣裤了啦……都是你爸……我一气……只拿了外出的衣服……忘了带内衣裤……下午淋湿到现在都还没什么干……我……我怎么穿啊……”说完,妈妈脸颊火红的像颗只果。这么说来……我将视线移到妈妈胸前,妈妈穿着一件粉红色T恤,一对豪乳明显的突着两个小点,那是妈妈的奶头!突如其来的养眼画面,我觉得鼻血好像快喷出来了。妈妈的身材一直保养的很好,都40了,跟我站在一起看起来像姐姐一样,有一次就是这样被同学给误会了,妈妈身高168,三围嘛……目测起来应该是34C,不……D,25,36,嗯……我竟然有一个这么火辣的妈妈,爸爸在想什么啊?妈妈注意到我在盯她的胸部,急忙的用手交叉在胸前,没好气的说︰“看,你都盯着妈妈不放了,叫我怎么出门啊……”这时我才回过神,现在才发现我的妈妈原来是个性感辣妈,不带出门臭屁一下怎么可以呢?毕竟……我也当了好久的宅男了……“嗯……既然如此妈妈更要出门才对!”我如此笃定的说着。“哈……为什么?”“这样一来,你也可以顺便买些内衣裤啊,难不成……你连这也要我帮你买啊?”“呃……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妈妈被我劝服无言以对。“可是……这样胸前……很明显啊……怎么办?”妈妈不免还是担心这基本问题。“好吧,我想想看……”想了想后,我拿了两块OK绷给妈妈当胸贴,妈妈到厕所贴上后,我们便出门了。我带妈妈来到饶河街,吃了点东西后,又带妈妈到内衣店买内衣裤。说实在的……我很讨厌这尴尬的气氛,虽然妈妈挑得很开心,但,对我一个大男生来说却是种煎熬。“老公……你觉得这件怎么样?”忽然,妈妈朝我这说着。看来,妈妈还以为是跟爸爸出门,兴奋的忘了是跟儿子出门,而妈妈也发现自己说错话,尴尬的又转回去。“先生也帮太太挑嘛……毕竟是穿给老公看,要穿好看一点的啊!”老板娘还真以为我跟妈妈是夫妻,连忙把我拉到妈妈身边一起挑,瞬间,气氛真是冰到一个极点。“这件我们卖得不错喔!你别看它是薄纱的不敢穿,我们很多客人都买回去增进夫妻情趣呢!”老板娘拿起了一件紫色薄纱的内衣,劈哩趴喇的讲个不停。我看妈妈接过那件内衣,拿在手中看着,忽然,脸红得跟什么似的。“还……还是算了……这种的我不敢穿啦……”曾有一段时间,我也拿过妈妈的内衣裤打手枪,虽然妈妈的身材火辣,穿的都是一些朴素到一个不行的款式,真是白白浪费了如此的好身材。“不会啊,我倒挺喜欢的,我帮你买吧!”我又从老板娘手中把内衣拿了回来。“什……你别自作主张啦……”“哎呦……太太,我看你身材这么好,这一件很适合啊!况且,你老公也很喜欢呢!”老板娘见机不可失,又开始劝妈妈买下这件。“就买这件吧,老、婆?”我特别强调了最后两字,妈妈有点无奈的点了点头。后来妈妈又被老板娘跟我劝降,买了好几件平常她根本不可能会穿的内衣裤,花了我好几千……呜……强出头……在回家的路上,本来是抓着机车后座的妈妈,突然间抱着我。“家豪……妈妈觉得好幸福喔,你爸他都不会帮我挑内衣呢!刚刚还真的以为跟你是夫妻……”说实在的,我根本没有在听妈妈说什么,因为妈妈那对豪乳贴在我的背上,我的心早就飞到天堂啦……“妈……你会跟爸离婚吗?我……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呵呵呵……小傻瓜,爸妈的事不用你来操心,妈总不可能让你顾一辈子,你还要结婚生子呢!不过,不要变得跟你爸一样喔……”说完,我感觉到妈妈又哭了,我的天啊……本来打算直接回家的,看妈妈又哭了,我在路边停了车。“唔?我们不回家吗?”妈妈问着。“嗯,先吹吹风吧!载一个爱哭鬼我可受不了……”说完我还伴了个鬼脸取笑妈妈。“笑我……臭小鬼!”妈妈这才破涕为笑,我牵着妈妈的手,来到松山大排边的河滨公园散步着。“呵呵呵……”突然间,妈妈笑了出来。“有什么好笑的吗?”“没有……只是,想不到你还肯牵妈妈的手,以前你都嫌丢脸呢!呵……”我这才发现我是很自然的牵着妈妈,连我自己都没发觉,难道……“不……不喜欢我放开钦……”好像做错事被抓到一样,我尴尬的反驳着。“怎么会,妈妈很喜欢。”妈妈很开心的笑着,从牵手变成挽着我的手,喔……又踫到妈妈的胸部了……小弟弟会翘起来啦……“这里好凉快呢!你常带女朋友来这?”“拜……你儿子也算半个阿宅,哪来的女朋友啊?”“阿宅?跟国宅有关吗……”妈妈装可爱的侧着头问我。“哇勒国宅哩……听好,阿宅就是……”讲到妈妈等足足花了我半小时,唉……“累死了……我们旁边坐一下吧!”我拉着妈妈到旁边的长椅坐下。妈妈把头靠在我的肩上,静静的吹着风,看着河上的倒影。“我的儿子比我老公还像样呢……”妈妈突然有感而说的说着。“呵,谢谢喔,我觉得这些只是基本的。”“但是你爸从来都没对我这么好啊!为什么你是我儿子……”妈妈发觉好像不该说下去了,连忙闭嘴。我把头转向妈妈,双眼盯着妈妈的脸,待妈妈还没反应过来,朝妈妈的脸颊亲了一下。“放心啦,老爸不要你,我会照顾你啦……”“臭小鬼,吃妈妈的豆腐……”虽然这么说,但妈妈的脸却满是笑容。等回到家已经半夜了,我让妈妈睡我的房间,自己睡在沙发上,经过这么一晚,我觉得……我好像爱上自己的妈妈了……隔天,煮东西的声音把我给吵醒,看了看时间,8点了啊……唔!谁在煮东西啊!?一看,原来是妈妈,看来我睡傻了,想到昨晚我跟妈妈在河滨公园的气氛还不错,我一个人呵呵呵的傻笑着。“什么事这么好笑啊?刷牙了吗?来吃早餐吧。”妈妈帮我煮了粥,我连忙坐在餐桌旁准备开动。“我想,妈妈还是去找你阿姨好了,一直住你这妈妈也不好意思……”劈头就给我来这句,我差点把粥给喷了出来。“昨天不是说要住这吗?我都说没问题了啊!干嘛还要去阿姨那啊?”“没、没有啦……妈妈是想……再住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怕……”“我怕你爸会来这找我……”妈妈最后一句很明显的是硬转,阿姨那不是比我更好找吗?不过,妈妈真的怕的是什么?“没关系啦,爸如果打电话来问,我就说不知道就好啦,再说……爸真的会找你吗?”看来,我说中妈妈的心事了,看妈妈都僵住了。“好啦好啦,你就住我这吧,我都说了,多一个人我也养得起,安啦!”“可是……”妈妈还没开口就被我阻止,示意要她不要再多说了。“妈妈也赶快吃一吃吧!我待会把网拍问题回答一下再带你出门逛逛!”妈妈坳不过我,苦笑着点点头。靠近中午时,我跟妈妈骑着机车来到基隆庙口吃了午餐后又来到外木山看看海吹吹海风,就这么一直玩到傍晚,期间,妈妈心情真的明显的好了许多,我已经好久没看到妈妈笑得这么灿烂了!“林家豪!”在回家的路上,后方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随声音转过头,原来是我高中同学阿德。“呦!好久不见啦,载马子出来玩啊?”许久未见,他还是满身台客风。“是、是啊……我们要回家了啦……”看来我跟妈妈又被误解了。“哈哈哈……回家打炮吧?哈哈,好啦,下次再聊!掰啦!”说完他就像阵风般一下就跑掉了。“那个……妈……不好意思……我同学他没有恶意……”我这才想起我载的是我妈,糟糕……“没关系啦……年轻人……不是都这样吗……”呼……还好妈妈不是很在意,真糗!不过,阿德一提到打炮……我的脑海马上闪过裸体的妈妈,唔……雄伟坚挺的乳房,妈妈的阴毛不知道多不多……糟糕……搭帐篷了!怕妈妈发现我的小弟弟硬了起来,我调整着坐姿,没想到反而背部在妈妈的胸部摩蹭着,呜……更硬了啦……不过,妈妈却不在意,反而整个人趴在我身上,双手环着我的腰。“在你同学眼中我们是男女朋友呢……昨天也是,人家以为我们是夫妻……呵呵……”“家豪……如果妈妈是你的老婆呢?你会不会好好照顾我?”“这是当然的啊!像妈妈这么好的女人当然是要捧在手心当宝,我真不懂爸爸看上那欧巴桑哪一点……”“欧巴桑啊……妈妈也是欧巴桑啊,都40岁了才被老公抛弃……没人爱谰……”“才不一样呢!我最爱妈妈了!爸爸不爱我来爱!我才不会抛弃妈妈呢!”“呵呵……谢谢,妈妈心情好多了……”就这样一路回到台北我跟妈妈都没再说话,妈妈还是搂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到家之后,我跟妈妈简单的用了晚餐后,我拿了之前朋友借我的DVD出来看,唔……恐怖片不知道妈妈看不看……“哈……我最喜欢恐怖片了!没关系……没关系……”妈妈笑着说,那就来看吧。片子进行到了一半正是紧张的时候,突然“轰隆”的好大一声,原来是打雷了,又下起了雨,虽然妈妈不怕恐怖片,但是最怕雷声了,害妈妈吓得抱着我不放。等到回过神我跟妈妈已经四目相对了,下一秒,妈妈竟然闭上了眼,这、这是叫我吻她吗……于是我便将我的嘴贴了过去,妈妈比我想像中的主动,竟把舌头伸了过来,我们母子俩就这样热吻了起来。妈妈时而吸吮着我的舌头,时而滑过我的上颚,相对妈妈的吻功了得,我就显得很笨拙了,完完全全的处于被动,当然,胯下的肉棒又搭起了帐篷,涨得都发痛了……吻着吻着,我受不了了,手就这么伸到妈妈的胸前,抚摸着妈妈的胸部,哇……摸了才知道比看起来的还大啊……突然,妈妈推开了我,低着头,脸颊明显的红蕴火热。“我、我……还没准备好……”久久,妈妈才吐出这一句。这么说,当妈妈准备好,我……我就可以直达本垒吗……啊……这下我的小弟弟可真的消不下去啦!隔天,我早早的起了床,原因无他,昨天妈妈的那一番话,让我兴奋到无法入眠,趁妈妈睡着后,狠狠的打了好几枪。当然,打枪的对象就是我那火辣的妈妈。做好早餐后,我来到房间,妈妈还在睡,我把早餐放在床头柜,再一次的端详着妈妈,比起上次只是打量般的瞄一眼,这次我看的更仔细。其实一直觉得妈妈很像一位女艺人,但老想不出她的名字,算了……不重要,妈妈穿着那天一起买的睡衣,当然,也是我挑的,粉红色及膝的薄纱睡衣,穿在里面的则是那天妈妈本来不打算买的紫色薄纱内衣,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妈妈褐色的奶头,随着妈妈呼吸起伏着,修长白晰的双腿则是盖着被子,看不到内裤,我想,应该是一套的薄纱内裤,一定很性感!“早安……我的公主!”我亲了妈妈一下,唤醒妈妈。妈妈悠悠的睁开眼,看到我后,急忙拉起被子遮住胸部。“我做了早餐,一起吃吧!”“嗯、嗯,我换个衣服……”其实,看到妈妈的举动,我有点不是滋味……妈妈还没准备好……我这么告诉自己……我又将早餐拿了出来,坐在餐桌旁等妈妈刷牙换衣服,却不知道我的脸已经臭到不行了。“你生气了?”突然,妈妈出现在我身旁问着。“没有啊?生什么气……”我还不知道我的脸早就出卖我了,答案讲得我自己都心虚。“明明就是……妈妈也明白你是男生……多少都会想那种事……”“只是……我们是母子……似乎不太好……昨天是妈妈的错……对不起……”啊啊……这么说不是直接把我踢出局了吗?那我昨晚这么兴奋干嘛啊?“我没在想什么!你想太多了!”(啊啊……我干嘛这么说啊……)“喔……那就好……妈妈今天就去找你阿姨好了……”说完,妈妈便转头进去房间收拾行李。(天啊……我得做些什么……赶快留住妈妈啊……)我跟着妈妈进房间,妈妈果然在收行李,得阻止妈妈才行!“妈……留下来好不好……不要这样啦……”“可是……再住下去……妈妈怕……”说到这,妈妈停了下来,又是像上次一样。“怕?到底怕什么啊……我不是说过爸爸的事我会帮你吗?”“……”“……我怕我会真的爱上自己的儿子……”沉默了好久妈妈才说出这句话。“唔……这、这样啊……”其实……我还蛮爽的,要不是爸爸搞外遇,我也没想到我妈妈会在两天内爱上我。我来到妈妈身后,双手抱住妈妈的腰,说着︰“这样……不好吗……”“当然不好!我们是母……”妈妈才转过头想继续讲,我的嘴已经贴在她的唇上了,我伸出了舌尖,挑了挑妈妈的门牙,妈妈犹豫了一下,打开了嘴,回应着我的吻。我把妈妈倒在床上,继续热吻着,手却已经不安份的开始摸着妈妈的胸部。“不、不行……”妈妈试图阻止我,但是反而又被我用嘴给降服了。我用指尖绕着妈妈的乳房中心,没几下妈妈的奶头就充血硬了起来,即使隔着内衣及T恤,还是能感受到妈妈的奶头,虽然妈妈扭动着身体抗拒,但,明显的被挑起情欲了,开始有点呻吟声出来。怕妈妈吓一跳,我用非常慢的速度轻轻的拉起妈妈的衣服,紫色的薄纱内衣就这么映入我的眼帘。“很好看呢!幸好那天买了!”我称赞着妈妈的内衣,妈妈则红着脸转过头不敢直视我。我的手掌包着妈妈的乳房,顺时针的抚摸搓揉着,并用手指慢慢的将胸罩向左右两侧拉下,妈妈的乳头暴露在空气中,因为兴奋的关系感觉上变得更大更坚硬了,褐色的奶头如同一颗樱桃般静静的在妈妈乳房上,我迫不及待的将她含入口中好好的吸吮品尝。我时而用舌尖轻轻拨弄着,时而用门牙轻咬,妈妈不知是否是舒服,口中的呻吟声没停过。稍微玩弄了一下妈妈的胸部后,我想打铁要趁热,趁妈妈还在享受时,手掌悄悄的滑过平坦的小腹,贴在妈妈的胯下,用虎口按着。“不!这里不行!真的不行!”妈妈如同遭电击一般,当我手放上去时,整个清醒了过来,抓着我的手腕抗拒着。想当然,妈妈的力气哪比得上我,虽然试图将我的手拉开,但是我的虎口仍然紧紧的贴着妈妈的阴部,并用中指滑动搔着妈妈的肉缝,妈妈穿的是件轻薄的运动长裤,我这么一搔,妈妈的肉缝处似乎有股热气,透出长裤传到了我手上。“家豪……真的不要啦……我们……是不可以的……”现在妈妈明显的开始抗拒了,眼楮也有了泪珠在眼眶中打转。“妈……为什么?我不够资格爱你吗……我只能一辈子当你的儿子吗?”“可是……可是……我们是母子啊……这种事……母子是不可以发的……”“不说谁知道我们是母子?不也一堆人看不出来?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让我好好爱你……用男人的身份……而不是儿子……”说着说着,我竟激动着开始落泪,眼泪落在妈妈脸上,跟妈妈的眼泪一起滑落脸颊。“……”妈妈没有说话,不舍的帮我擦着眼泪。“……即使妈妈已经是欧巴桑了……也没关系吗……”良久,妈妈才说了这句话。“当然……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说实在的,现在想起来我还是觉得肉麻,但是妈妈大受感动,豆大的眼泪又哗啦哗啦的留不停,但,那是喜悦的眼泪。我跟妈妈再一次热吻,从妈妈激动的回应来看,妈妈也不顾一切了。我们帮彼此脱去了全身的衣物,赤裸的呈现在对方面前,而我的小弟弟早就因为妈妈性感的肉体,翘得半天高,妈妈用充满情欲的眼神盯着,随即吞入了口中。妈妈很有技巧的用嘴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棒,舌尖也灵活的拨弄着龟头及马眼,并用手轻轻的揉着阴囊。“啊……妈,你好会弄……”我兴奋的不停挺着下半身,恨不得将肉棒整根塞入妈妈口中。“讨厌……不要叫我妈了……叫我的名字……”“嗯……淑娟……呵呵……不太能适应呢……”我跟妈妈都笑了。“我也来让你舒服吧!”我转了个方向,跟妈妈呈69的姿势,来到妈妈的阴户前。妈妈的阴毛如刚长毛的少女出乎意料的稀少,充血肥大的阴唇也因为兴奋像朵花一般绽放了开来,我用舌尖先拨弄着妈妈的阴核,粉红色的阴核如同受到鼓励般,迅速的充血抖动着,接着,我整片舌头贴上了妈妈的阴户,上下来回的舔着,一下舔着阴唇阴核,一下将舌尖轻轻的刺激着尿道口,妈妈也用不停的淫水回应着我,没几下,妈妈的阴户就湿淋淋的,阴道口大张。“想要了吗……”我问了问妈妈,妈妈害羞的红了脸点点头。我又转了方向,用正常体位,握着涨得发痛的肉棒顶住妈妈的阴道口,但没有马上的插入,只是在阴唇及阴道口上来回滑动。“想要吗……说出来就给你喔……”我刺激着妈妈,妈妈痒得扭着下半身,淫水又流了出来,随着我的动作,发出“啾、啾、啾……”的声音。“……我想要……大弟弟……”妈妈的声音颤抖,脸红到了极点。“嗯?谁的啊?我没听清楚耶……”我捉弄着妈妈,肉棒还是不停的在妈妈阴户来回的摩擦。“……我想要……老公……你的……大弟弟……插我的……小妹妹……”说完,妈妈羞得用手遮住脸,用力喘着。我满意的笑着,停止了摩擦,握着肉棒对准了洞口后,“滋……”的一口气插入妈妈的阴道内。“啊……妈……淑娟……好紧……好舒服啊……”我兴奋的喊着,妈妈的阴道比想像中来得紧,里面的旁肉紧紧的包缚着我的肉棒,暖暖湿湿的感觉,差点就让我射精。“你的也很大啊……老公……塞得满满的……好棒……”妈妈也感到满足,手勾着我的脖子,吻了我。等到适应了之后,我开始抽插着妈妈,时快时慢,房间内充满着我们母子俩欢娱的呻吟声及性器官彼此撞击的交媾声。“啊……啊……再来……再深入一点……再来……啊……”妈妈不断的呻吟着,扶着我的臀部,鼓励我冲刺,我也用全身的力气,加大着抽插的动作,妈妈的淫水也因为这样,沾满了阴户、屁股、我的胯下还有床单。“啊……老公……我好爱你……啊……好棒……”“我也是……淑娟……我也好爱你……”我抓着妈妈的乳房,手指也搓揉着妈妈的奶头,彷 要整个人塞入妈妈阴道中用力干着妈妈。妈妈也配合着,随着我肉棒进入体内时,自己也会朝我撞过来,那时,我们的撞击声还一度压过妈妈的淫声浪语。“要来了……要来了……啊……老公……我不行了……”随着妈妈即将到达高潮,妈妈的阴道壁也跟着由两侧将我的肉棒夹得更紧,在抽插中搔着我的龟头,不好……我也快射了……“可以射进去吗……我快受不了了……”“……嗯……射进来……我想要你的孩子……”我感动的快留下泪来,我的妈妈竟然要帮我生孩子,姑且不论小孩能否健康,但,这是之前我都不曾想过的。“不行了……射了……”我用力的抓着妈妈的奶子,最后将整根肉棒插入,射精了……内射结束后,她的腿还恋恋不舍地缠在我的腰上,保持着深深结合的姿势。从那天起,妈妈离婚移到外国生活后,我们就像一对夫妻一样快乐地生活在我们甜蜜的家。转眼间,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好多个月。在我一天天的期盼中,她的肚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当妈妈怀孕到第8个月的时候,我觉得妈妈最好还是不要外出太多了,就让她呆在了家中大房里,而我也专心做起准爸爸来,把妈妈伺候得舒舒服服。当时间进入的第二年的初春的时候,怀胎十月,终于迎来了分娩的激动人心时刻。分娩那天,我在产房外焦急地等待了好长时间后,终于等到了最后出来的顺利地产下一女的好消息。今年20岁的我,专科毕业后,因为不用当兵又找不到合适又喜欢的工作,只好在家当个SOHO族,平时卖卖小精品,还能勉强糊个口。“80块的运费不会太贵吧?连这都要跟我杀,我喝西北……”风字还没打上时,门口传来电铃声……(挂号吗?怎么这个时间?)我想归想,还是到了门口开门。门一开,原来是妈妈,手上拿着行李箱,这时的外面正下着大雷雨,妈妈可能因为拿行李的关系,全身都湿透了。“家豪……你爸他……呜哇……”我还搞不清楚怎么一回事时,妈妈就抱着我并嚎啕大哭了起来,从妈妈的身上也传来了酒味,事情大条了……我的老家在南部,当初因为读书的关系到北部来租房子,毕业后也因为工作机会比较多,就一直留在北部了(虽然也没找到喜欢的工作啦……)。“先进来吧,你全身都湿了,当心感冒了。”我帮妈妈拿了行李箱,妈妈也哭着跟在我后头进来。我让妈妈先到房间先把衣服换了,并拿了吹风机给妈妈吹头发。妈妈吹完头发后,情绪明显的镇定多了,但是眼楮还是红肿着。“跟爸吵架啦?”这是理所当然的,但还是不免要问一下。“你爸……你爸跟狐狸精跑了啦!王八蛋……我哪里输给那头狐狸精?贱人……跟我抢老公……”说着说着,妈妈豆大的眼泪又飙了出来,原本红肿的眼楮,显得更肿了。我倒了杯水给妈妈,试着先安抚妈妈的情绪,我想妈妈说的那个狐狸精,应该是爸妈之前练国标舞时,黏爸爸很紧的舞伴,跟爸妈差不多年纪,老公早死,可能看爸爸是个好男人,才死命的缠着爸爸。“我想你一定误会爸爸了,他不太可能会丢下你不管啦……”“误会……哼!都被我抓到他们一起开房间了还误会……呜……”说完妈妈哭得更大声了。“家豪,拿酒给我,我要喝到醉死!”妈妈推开我要给她的开水,迳自走到我的酒柜,拿起我的伏特加直接灌了起来。“你这样会真的会喝死的!给我!”我抢过妈妈手中的酒瓶,妈妈本身就不会喝,又喝得急,没两下就醉了。“哼!我们走着瞧!我也要去勾男人,让你后悔死!哈哈哈……”“家豪……妈妈真的不好吗……为什么你爸不要我……呜……”妈妈又一次的抱着我哭,唉……老爸没事给我捅这什么篓子啊?真麻烦。“你喝醉了,我带你到房间睡吧。”说完我便搀着妈妈到我的房间休息。将妈妈放在床上后,没两下就睡死了,唉,不会喝还硬要喝……我帮妈妈拿了条凉被要盖上时,仔细的端详着妈妈,其实妈妈长得也不差啊,修长的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爸爸哪里不满意啊?对我来说,有妈妈这样的老婆应该捧在手上当宝才对,唉……爸爸真不懂惜福。夜晚,约8点后,妈妈起床了。“家豪……妈妈下午好像失态了……对不起喔……”妈妈来到客厅,跟我道歉着。“没关系啦,我知道你是情绪的问题,发泄一下总比憋住不说来得好。”“唉……你爸啊……算了,不提他了,我可以住在你这几天吗?我不想回去见你爸,想到就一肚子火……”“没问题啊……这只有我一人,多一个我还养得起……呵。”“呵……小鬼,老妈养你还差不多,自己都养不起了,还要养妈妈,呵呵。”太好了,妈妈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她一直哭我可没辄……“你先洗个澡吧,我带你去吃宵夜。”“嗯,肚子也饿了呢,我要大吃一顿!哈!”说完妈妈便朝浴室走去,准备洗澡。“啊!”突然,妈妈叫了好大一声。“怎么了吗?”“没事……没事……嘿嘿嘿……”妈妈笑得尴尬,我完全不知怎么一回事,没事?没事叫这么大声干嘛?约20分后,妈妈洗好出来,我想说准备出门了,妈妈却说︰“家豪……可不可以帮妈妈买回来就好……”“啊?为什么?不是说好要一起去吃吗?”“那个……哎呦……妈妈出门忘了带内衣裤了啦……都是你爸……我一气……只拿了外出的衣服……忘了带内衣裤……下午淋湿到现在都还没什么干……我……我怎么穿啊……”说完,妈妈脸颊火红的像颗只果。这么说来……我将视线移到妈妈胸前,妈妈穿着一件粉红色T恤,一对豪乳明显的突着两个小点,那是妈妈的奶头!突如其来的养眼画面,我觉得鼻血好像快喷出来了。妈妈的身材一直保养的很好,都40了,跟我站在一起看起来像姐姐一样,有一次就是这样被同学给误会了,妈妈身高168,三围嘛……目测起来应该是34C,不……D,25,36,嗯……我竟然有一个这么火辣的妈妈,爸爸在想什么啊?妈妈注意到我在盯她的胸部,急忙的用手交叉在胸前,没好气的说︰“看,你都盯着妈妈不放了,叫我怎么出门啊……”这时我才回过神,现在才发现我的妈妈原来是个性感辣妈,不带出门臭屁一下怎么可以呢?毕竟……我也当了好久的宅男了……“嗯……既然如此妈妈更要出门才对!”我如此笃定的说着。“哈……为什么?”“这样一来,你也可以顺便买些内衣裤啊,难不成……你连这也要我帮你买啊?”“呃……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妈妈被我劝服无言以对。“可是……这样胸前……很明显啊……怎么办?”妈妈不免还是担心这基本问题。“好吧,我想想看……”想了想后,我拿了两块OK绷给妈妈当胸贴,妈妈到厕所贴上后,我们便出门了。我带妈妈来到饶河街,吃了点东西后,又带妈妈到内衣店买内衣裤。说实在的……我很讨厌这尴尬的气氛,虽然妈妈挑得很开心,但,对我一个大男生来说却是种煎熬。“老公……你觉得这件怎么样?”忽然,妈妈朝我这说着。看来,妈妈还以为是跟爸爸出门,兴奋的忘了是跟儿子出门,而妈妈也发现自己说错话,尴尬的又转回去。“先生也帮太太挑嘛……毕竟是穿给老公看,要穿好看一点的啊!”老板娘还真以为我跟妈妈是夫妻,连忙把我拉到妈妈身边一起挑,瞬间,气氛真是冰到一个极点。“这件我们卖得不错喔!你别看它是薄纱的不敢穿,我们很多客人都买回去增进夫妻情趣呢!”老板娘拿起了一件紫色薄纱的内衣,劈哩趴喇的讲个不停。我看妈妈接过那件内衣,拿在手中看着,忽然,脸红得跟什么似的。“还……还是算了……这种的我不敢穿啦……”曾有一段时间,我也拿过妈妈的内衣裤打手枪,虽然妈妈的身材火辣,穿的都是一些朴素到一个不行的款式,真是白白浪费了如此的好身材。“不会啊,我倒挺喜欢的,我帮你买吧!”我又从老板娘手中把内衣拿了回来。“什……你别自作主张啦……”“哎呦……太太,我看你身材这么好,这一件很适合啊!况且,你老公也很喜欢呢!”老板娘见机不可失,又开始劝妈妈买下这件。“就买这件吧,老、婆?”我特别强调了最后两字,妈妈有点无奈的点了点头。后来妈妈又被老板娘跟我劝降,买了好几件平常她根本不可能会穿的内衣裤,花了我好几千……呜……强出头……在回家的路上,本来是抓着机车后座的妈妈,突然间抱着我。“家豪……妈妈觉得好幸福喔,你爸他都不会帮我挑内衣呢!刚刚还真的以为跟你是夫妻……”说实在的,我根本没有在听妈妈说什么,因为妈妈那对豪乳贴在我的背上,我的心早就飞到天堂啦……“妈……你会跟爸离婚吗?我……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呵呵呵……小傻瓜,爸妈的事不用你来操心,妈总不可能让你顾一辈子,你还要结婚生子呢!不过,不要变得跟你爸一样喔……”说完,我感觉到妈妈又哭了,我的天啊……本来打算直接回家的,看妈妈又哭了,我在路边停了车。“唔?我们不回家吗?”妈妈问着。“嗯,先吹吹风吧!载一个爱哭鬼我可受不了……”说完我还伴了个鬼脸取笑妈妈。“笑我……臭小鬼!”妈妈这才破涕为笑,我牵着妈妈的手,来到松山大排边的河滨公园散步着。“呵呵呵……”突然间,妈妈笑了出来。“有什么好笑的吗?”“没有……只是,想不到你还肯牵妈妈的手,以前你都嫌丢脸呢!呵……”我这才发现我是很自然的牵着妈妈,连我自己都没发觉,难道……“不……不喜欢我放开钦……”好像做错事被抓到一样,我尴尬的反驳着。“怎么会,妈妈很喜欢。”妈妈很开心的笑着,从牵手变成挽着我的手,喔……又踫到妈妈的胸部了……小弟弟会翘起来啦……“这里好凉快呢!你常带女朋友来这?”“拜……你儿子也算半个阿宅,哪来的女朋友啊?”“阿宅?跟国宅有关吗……”妈妈装可爱的侧着头问我。“哇勒国宅哩……听好,阿宅就是……”讲到妈妈等足足花了我半小时,唉……“累死了……我们旁边坐一下吧!”我拉着妈妈到旁边的长椅坐下。妈妈把头靠在我的肩上,静静的吹着风,看着河上的倒影。“我的儿子比我老公还像样呢……”妈妈突然有感而说的说着。“呵,谢谢喔,我觉得这些只是基本的。”“但是你爸从来都没对我这么好啊!为什么你是我儿子……”妈妈发觉好像不该说下去了,连忙闭嘴。我把头转向妈妈,双眼盯着妈妈的脸,待妈妈还没反应过来,朝妈妈的脸颊亲了一下。“放心啦,老爸不要你,我会照顾你啦……”“臭小鬼,吃妈妈的豆腐……”虽然这么说,但妈妈的脸却满是笑容。等回到家已经半夜了,我让妈妈睡我的房间,自己睡在沙发上,经过这么一晚,我觉得……我好像爱上自己的妈妈了……隔天,煮东西的声音把我给吵醒,看了看时间,8点了啊……唔!谁在煮东西啊!?一看,原来是妈妈,看来我睡傻了,想到昨晚我跟妈妈在河滨公园的气氛还不错,我一个人呵呵呵的傻笑着。“什么事这么好笑啊?刷牙了吗?来吃早餐吧。”妈妈帮我煮了粥,我连忙坐在餐桌旁准备开动。“我想,妈妈还是去找你阿姨好了,一直住你这妈妈也不好意思……”劈头就给我来这句,我差点把粥给喷了出来。“昨天不是说要住这吗?我都说没问题了啊!干嘛还要去阿姨那啊?”“没、没有啦……妈妈是想……再住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怕……”“我怕你爸会来这找我……”妈妈最后一句很明显的是硬转,阿姨那不是比我更好找吗?不过,妈妈真的怕的是什么?“没关系啦,爸如果打电话来问,我就说不知道就好啦,再说……爸真的会找你吗?”看来,我说中妈妈的心事了,看妈妈都僵住了。“好啦好啦,你就住我这吧,我都说了,多一个人我也养得起,安啦!”“可是……”妈妈还没开口就被我阻止,示意要她不要再多说了。“妈妈也赶快吃一吃吧!我待会把网拍问题回答一下再带你出门逛逛!”妈妈坳不过我,苦笑着点点头。靠近中午时,我跟妈妈骑着机车来到基隆庙口吃了午餐后又来到外木山看看海吹吹海风,就这么一直玩到傍晚,期间,妈妈心情真的明显的好了许多,我已经好久没看到妈妈笑得这么灿烂了!“林家豪!”在回家的路上,后方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随声音转过头,原来是我高中同学阿德。“呦!好久不见啦,载马子出来玩啊?”许久未见,他还是满身台客风。“是、是啊……我们要回家了啦……”看来我跟妈妈又被误解了。“哈哈哈……回家打炮吧?哈哈,好啦,下次再聊!掰啦!”说完他就像阵风般一下就跑掉了。“那个……妈……不好意思……我同学他没有恶意……”我这才想起我载的是我妈,糟糕……“没关系啦……年轻人……不是都这样吗……”呼……还好妈妈不是很在意,真糗!不过,阿德一提到打炮……我的脑海马上闪过裸体的妈妈,唔……雄伟坚挺的乳房,妈妈的阴毛不知道多不多……糟糕……搭帐篷了!怕妈妈发现我的小弟弟硬了起来,我调整着坐姿,没想到反而背部在妈妈的胸部摩蹭着,呜……更硬了啦……不过,妈妈却不在意,反而整个人趴在我身上,双手环着我的腰。“在你同学眼中我们是男女朋友呢……昨天也是,人家以为我们是夫妻……呵呵……”“家豪……如果妈妈是你的老婆呢?你会不会好好照顾我?”“这是当然的啊!像妈妈这么好的女人当然是要捧在手心当宝,我真不懂爸爸看上那欧巴桑哪一点……”“欧巴桑啊……妈妈也是欧巴桑啊,都40岁了才被老公抛弃……没人爱谰……”“才不一样呢!我最爱妈妈了!爸爸不爱我来爱!我才不会抛弃妈妈呢!”“呵呵……谢谢,妈妈心情好多了……”就这样一路回到台北我跟妈妈都没再说话,妈妈还是搂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到家之后,我跟妈妈简单的用了晚餐后,我拿了之前朋友借我的DVD出来看,唔……恐怖片不知道妈妈看不看……“哈……我最喜欢恐怖片了!没关系……没关系……”妈妈笑着说,那就来看吧。片子进行到了一半正是紧张的时候,突然“轰隆”的好大一声,原来是打雷了,又下起了雨,虽然妈妈不怕恐怖片,但是最怕雷声了,害妈妈吓得抱着我不放。等到回过神我跟妈妈已经四目相对了,下一秒,妈妈竟然闭上了眼,这、这是叫我吻她吗……于是我便将我的嘴贴了过去,妈妈比我想像中的主动,竟把舌头伸了过来,我们母子俩就这样热吻了起来。妈妈时而吸吮着我的舌头,时而滑过我的上颚,相对妈妈的吻功了得,我就显得很笨拙了,完完全全的处于被动,当然,胯下的肉棒又搭起了帐篷,涨得都发痛了……吻着吻着,我受不了了,手就这么伸到妈妈的胸前,抚摸着妈妈的胸部,哇……摸了才知道比看起来的还大啊……突然,妈妈推开了我,低着头,脸颊明显的红蕴火热。“我、我……还没准备好……”久久,妈妈才吐出这一句。这么说,当妈妈准备好,我……我就可以直达本垒吗……啊……这下我的小弟弟可真的消不下去啦!隔天,我早早的起了床,原因无他,昨天妈妈的那一番话,让我兴奋到无法入眠,趁妈妈睡着后,狠狠的打了好几枪。当然,打枪的对象就是我那火辣的妈妈。做好早餐后,我来到房间,妈妈还在睡,我把早餐放在床头柜,再一次的端详着妈妈,比起上次只是打量般的瞄一眼,这次我看的更仔细。其实一直觉得妈妈很像一位女艺人,但老想不出她的名字,算了……不重要,妈妈穿着那天一起买的睡衣,当然,也是我挑的,粉红色及膝的薄纱睡衣,穿在里面的则是那天妈妈本来不打算买的紫色薄纱内衣,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妈妈褐色的奶头,随着妈妈呼吸起伏着,修长白晰的双腿则是盖着被子,看不到内裤,我想,应该是一套的薄纱内裤,一定很性感!“早安……我的公主!”我亲了妈妈一下,唤醒妈妈。妈妈悠悠的睁开眼,看到我后,急忙拉起被子遮住胸部。“我做了早餐,一起吃吧!”“嗯、嗯,我换个衣服……”其实,看到妈妈的举动,我有点不是滋味……妈妈还没准备好……我这么告诉自己……我又将早餐拿了出来,坐在餐桌旁等妈妈刷牙换衣服,却不知道我的脸已经臭到不行了。“你生气了?”突然,妈妈出现在我身旁问着。“没有啊?生什么气……”我还不知道我的脸早就出卖我了,答案讲得我自己都心虚。“明明就是……妈妈也明白你是男生……多少都会想那种事……”“只是……我们是母子……似乎不太好……昨天是妈妈的错……对不起……”啊啊……这么说不是直接把我踢出局了吗?那我昨晚这么兴奋干嘛啊?“我没在想什么!你想太多了!”(啊啊……我干嘛这么说啊……)“喔……那就好……妈妈今天就去找你阿姨好了……”说完,妈妈便转头进去房间收拾行李。(天啊……我得做些什么……赶快留住妈妈啊……)我跟着妈妈进房间,妈妈果然在收行李,得阻止妈妈才行!“妈……留下来好不好……不要这样啦……”“可是……再住下去……妈妈怕……”说到这,妈妈停了下来,又是像上次一样。“怕?到底怕什么啊……我不是说过爸爸的事我会帮你吗?”“……”“……我怕我会真的爱上自己的儿子……”沉默了好久妈妈才说出这句话。“唔……这、这样啊……”其实……我还蛮爽的,要不是爸爸搞外遇,我也没想到我妈妈会在两天内爱上我。我来到妈妈身后,双手抱住妈妈的腰,说着︰“这样……不好吗……”“当然不好!我们是母……”妈妈才转过头想继续讲,我的嘴已经贴在她的唇上了,我伸出了舌尖,挑了挑妈妈的门牙,妈妈犹豫了一下,打开了嘴,回应着我的吻。我把妈妈倒在床上,继续热吻着,手却已经不安份的开始摸着妈妈的胸部。“不、不行……”妈妈试图阻止我,但是反而又被我用嘴给降服了。我用指尖绕着妈妈的乳房中心,没几下妈妈的奶头就充血硬了起来,即使隔着内衣及T恤,还是能感受到妈妈的奶头,虽然妈妈扭动着身体抗拒,但,明显的被挑起情欲了,开始有点呻吟声出来。怕妈妈吓一跳,我用非常慢的速度轻轻的拉起妈妈的衣服,紫色的薄纱内衣就这么映入我的眼帘。“很好看呢!幸好那天买了!”我称赞着妈妈的内衣,妈妈则红着脸转过头不敢直视我。我的手掌包着妈妈的乳房,顺时针的抚摸搓揉着,并用手指慢慢的将胸罩向左右两侧拉下,妈妈的乳头暴露在空气中,因为兴奋的关系感觉上变得更大更坚硬了,褐色的奶头如同一颗樱桃般静静的在妈妈乳房上,我迫不及待的将她含入口中好好的吸吮品尝。我时而用舌尖轻轻拨弄着,时而用门牙轻咬,妈妈不知是否是舒服,口中的呻吟声没停过。稍微玩弄了一下妈妈的胸部后,我想打铁要趁热,趁妈妈还在享受时,手掌悄悄的滑过平坦的小腹,贴在妈妈的胯下,用虎口按着。“不!这里不行!真的不行!”妈妈如同遭电击一般,当我手放上去时,整个清醒了过来,抓着我的手腕抗拒着。想当然,妈妈的力气哪比得上我,虽然试图将我的手拉开,但是我的虎口仍然紧紧的贴着妈妈的阴部,并用中指滑动搔着妈妈的肉缝,妈妈穿的是件轻薄的运动长裤,我这么一搔,妈妈的肉缝处似乎有股热气,透出长裤传到了我手上。“家豪……真的不要啦……我们……是不可以的……”现在妈妈明显的开始抗拒了,眼楮也有了泪珠在眼眶中打转。“妈……为什么?我不够资格爱你吗……我只能一辈子当你的儿子吗?”“可是……可是……我们是母子啊……这种事……母子是不可以发的……”“不说谁知道我们是母子?不也一堆人看不出来?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让我好好爱你……用男人的身份……而不是儿子……”说着说着,我竟激动着开始落泪,眼泪落在妈妈脸上,跟妈妈的眼泪一起滑落脸颊。“……”妈妈没有说话,不舍的帮我擦着眼泪。“……即使妈妈已经是欧巴桑了……也没关系吗……”良久,妈妈才说了这句话。“当然……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说实在的,现在想起来我还是觉得肉麻,但是妈妈大受感动,豆大的眼泪又哗啦哗啦的留不停,但,那是喜悦的眼泪。我跟妈妈再一次热吻,从妈妈激动的回应来看,妈妈也不顾一切了。我们帮彼此脱去了全身的衣物,赤裸的呈现在对方面前,而我的小弟弟早就因为妈妈性感的肉体,翘得半天高,妈妈用充满情欲的眼神盯着,随即吞入了口中。妈妈很有技巧的用嘴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棒,舌尖也灵活的拨弄着龟头及马眼,并用手轻轻的揉着阴囊。“啊……妈,你好会弄……”我兴奋的不停挺着下半身,恨不得将肉棒整根塞入妈妈口中。“讨厌……不要叫我妈了……叫我的名字……”“嗯……淑娟……呵呵……不太能适应呢……”我跟妈妈都笑了。“我也来让你舒服吧!”我转了个方向,跟妈妈呈69的姿势,来到妈妈的阴户前。妈妈的阴毛如刚长毛的少女出乎意料的稀少,充血肥大的阴唇也因为兴奋像朵花一般绽放了开来,我用舌尖先拨弄着妈妈的阴核,粉红色的阴核如同受到鼓励般,迅速的充血抖动着,接着,我整片舌头贴上了妈妈的阴户,上下来回的舔着,一下舔着阴唇阴核,一下将舌尖轻轻的刺激着尿道口,妈妈也用不停的淫水回应着我,没几下,妈妈的阴户就湿淋淋的,阴道口大张。“想要了吗……”我问了问妈妈,妈妈害羞的红了脸点点头。我又转了方向,用正常体位,握着涨得发痛的肉棒顶住妈妈的阴道口,但没有马上的插入,只是在阴唇及阴道口上来回滑动。“想要吗……说出来就给你喔……”我刺激着妈妈,妈妈痒得扭着下半身,淫水又流了出来,随着我的动作,发出“啾、啾、啾……”的声音。“……我想要……大弟弟……”妈妈的声音颤抖,脸红到了极点。“嗯?谁的啊?我没听清楚耶……”我捉弄着妈妈,肉棒还是不停的在妈妈阴户来回的摩擦。“……我想要……老公……你的……大弟弟……插我的……小妹妹……”说完,妈妈羞得用手遮住脸,用力喘着。我满意的笑着,停止了摩擦,握着肉棒对准了洞口后,“滋……”的一口气插入妈妈的阴道内。“啊……妈……淑娟……好紧……好舒服啊……”我兴奋的喊着,妈妈的阴道比想像中来得紧,里面的旁肉紧紧的包缚着我的肉棒,暖暖湿湿的感觉,差点就让我射精。“你的也很大啊……老公……塞得满满的……好棒……”妈妈也感到满足,手勾着我的脖子,吻了我。等到适应了之后,我开始抽插着妈妈,时快时慢,房间内充满着我们母子俩欢娱的呻吟声及性器官彼此撞击的交媾声。“啊……啊……再来……再深入一点……再来……啊……”妈妈不断的呻吟着,扶着我的臀部,鼓励我冲刺,我也用全身的力气,加大着抽插的动作,妈妈的淫水也因为这样,沾满了阴户、屁股、我的胯下还有床单。“啊……老公……我好爱你……啊……好棒……”“我也是……淑娟……我也好爱你……”我抓着妈妈的乳房,手指也搓揉着妈妈的奶头,彷 要整个人塞入妈妈阴道中用力干着妈妈。妈妈也配合着,随着我肉棒进入体内时,自己也会朝我撞过来,那时,我们的撞击声还一度压过妈妈的淫声浪语。“要来了……要来了……啊……老公……我不行了……”随着妈妈即将到达高潮,妈妈的阴道壁也跟着由两侧将我的肉棒夹得更紧,在抽插中搔着我的龟头,不好……我也快射了……“可以射进去吗……我快受不了了……”“……嗯……射进来……我想要你的孩子……”我感动的快留下泪来,我的妈妈竟然要帮我生孩子,姑且不论小孩能否健康,但,这是之前我都不曾想过的。“不行了……射了……”我用力的抓着妈妈的奶子,最后将整根肉棒插入,射精了……内射结束后,她的腿还恋恋不舍地缠在我的腰上,保持着深深结合的姿势。从那天起,妈妈离婚移到外国生活后,我们就像一对夫妻一样快乐地生活在我们甜蜜的家。转眼间,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好多个月。在我一天天的期盼中,她的肚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当妈妈怀孕到第8个月的时候,我觉得妈妈最好还是不要外出太多了,就让她呆在了家中大房里,而我也专心做起准爸爸来,把妈妈伺候得舒舒服服。当时间进入的第二年的初春的时候,怀胎十月,终于迎来了分娩的激动人心时刻。分娩那天,我在产房外焦急地等待了好长时间后,终于等到了最后出来的顺利地产下一女的好消息。

那个纷乱的年代。我出生在一个边远的山区村落。在群山中。方圆好几里才有一户人家。穷得无法形容。所以这里的人的夜生活就只有一种︰性交。我与母亲的故事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发生的。在我十岁那年,,父亲在一个下午吃了农药。没来得及送去医院,就死了。那时我还不懂事。只知在晚上,他与母亲吵了一架。母亲还打了他一耳光,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就这样走上了不归路,从此以后,母亲就开始了她的无性生活。其实母亲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那年才三十二岁。后来我稍懂一点事。就知道母亲与父亲吵架就是为了性生活过得不好。母亲的身体很强壮,个子也大,有一对硕大无朋的乳房。屁股浑圆。由于长期劳动。腰也比较粗。但没有肥肉。而父亲则很矮小。身体也不太好。所以无法满足母亲的性欲。母亲便常骂他没用。父亲在无耐之下,只好西归了。其实父亲的身体也是母亲掏空的。家里就我一个伢子。我那时是同他们一起睡的。那时总是听母亲对父亲说︰搞我。似乎每天晚上都要。父亲有时说不行︰明天吧。母亲就很不高兴。有时我看见母亲脱光了衣服在父亲身上摇。父亲一动不动。母亲就打父亲的屁股,说︰你真没用。你不操,我让别人搞去。有一次,大约是我五岁那年,我去山上找野果吃。隐隐约约好象是母亲的呻吟声音。我走近一看,母亲躺在地上,一个男人用他的阴睫用力往母亲的阴道里插,那男的好象跟母亲有仇似的,作死的往母亲身上压。母亲似乎在痛苦的呻吟。两个乳房也露出来了。身上也有泥,她的屁股还一挺一挺的,好象要反抗。我忙沖过去大叫︰不要欺侮我娘。那男人吓了一大跳。忙从母亲的身上站了起来。我忙去扶母亲,但母亲却说︰走开走开,叔叔这是帮娘止痒。我说,你哪里痒,我帮你。但母亲把我推开,说你乱跑什么,回去吧。我很委屈的回家了。但从那以后没见这样的事了。因为我们这里人烟稀少。那个人也是外地一个打猎的。但父母的吵架却是多了。大多是晚上,吵完后每次,母亲都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睡。最终在一次吵架之后父亲走了。父亲走后,我很恨母亲。我觉得是母亲害死了父亲。更恨母亲的旁,都是因为那里痒才有这么多事的。我那时想,长大了我一定找个东西给它止痒。一年多时间,我没对母亲笑过。母亲也没有笑过。只是一天到晚地忙。但有一天。我看见母亲笑了。那是在一次。隔我家有十几里的一个远房表叔来了。母亲很热情地留他住。说山路远。难得来一次。就住吧。那表叔也没怎么推迟就住下了。那年我十一岁,对性还不知是什么样。但那晚,我听到母亲在大声地叫,说︰好舒服。用力,真舒服。然后有一种似泥鳅钻洞的声音。那晚这声音出现了好几次。最后是母亲的一声啊,才没有动静了。那夜对我来说好象很长很长。第二天,母亲的脸上光灿灿的,笑得很开心。表叔走的时候,母亲送他好远好远。但过后的几天,母亲又不见笑容了。但不久表叔又来了一次,那是上午。表叔一来,母亲就把他接到房里去了。门都没有关好。只听母亲说︰快点,想死我了。我从门缝看去,母亲已脱光了衣服。那是我第一次见母亲的裸体。两个乳房大而圆。白白的。屁股很大。象乡下的磨盘。但表叔好象不急。一个劲地摸着母亲的私处。并亲着母亲的大乳房。母亲急得帮表叔脱衣服。直喊快来,快。但表叔就是不动。母亲后来大声地叫着︰快搞我。搞我。表叔才将母亲放在床上。将他的吊插入母亲的身体。母亲大叫︰真舒服。用力,用力。并不停地扭着屁股。不时地往上挺。两个乳房不停地抖动着。表叔捏着母亲的大乳房。用力揉搓。将阴睫用力地往母亲的阴道送。其实表叔的身体也不好。没多久就停下来了。躺在母亲的身体上。母亲把屁股一动一动说︰还来一下。来一下。但表叔也没有动起来。母亲似乎较为失望。但又似乎满足地笑了笑。记得那天的菜是难得吃一次的肉。表叔那次没过夜就走了。母亲这次没送那么远。说下次来也说得没那么亲切了。很久表叔没有再来。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山村的夜晚很暗。很长。尽管我十三岁了,但晚上我还是同母亲睡,母亲也总是让我的手摸着她的乳房睡。我家在半山腰。几里不见有人家。来往的人很少。有一天。来了一个说媒的。劝母亲再嫁。母亲去看了看,并把那人带到家里来了,那晚母亲主动地要那个男人上床。那男人摸着母亲的大乳说︰真大。那晚母亲让我早些睡。但我假装睡着了。在一边看。母亲要脱了自己的衣服后脱了那男的衣服。那男的身体也行。吊也很大。插入母亲阴道后,母亲欢快地扭动着身子。我看见母亲的旁了好多的水出来。巨乳房一摇一摇。屁股一挺一挺。那晚记得似乎操了五次。最后那男的不动了。从那以后。那个男人就住下来了。几乎每晚他们都要操。乡下那时电都没有,也只有这种娱乐了。但好景不长。几个月后,那男的害起病来。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但性交还是做,因为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好。没多久,那男人就死了。第二年,有一个外地的男人来到了山里。说是找药材。其实是通辑犯。那晚在我家借宿,也就住下来了。这人长得很帅气。但却有伤在身。对母亲每晚至少一次的性生活,深感力不从心。也许是受了惊吓,那次几个山外的人打野猪。大叫别让它跑了。他吓得从山上跌了下来,便再也没有起来。不久也就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给母亲说媒了。但母亲情人还是有的,是山脚下的一个年轻小伙子。才二十岁。因为家里穷,找不起女人。母亲和那小伙的第一次是在家里做的。那小伙上山砍柴,来我家里讨水喝。那正是天热的时候。他来时母亲穿着短衣短裤。浑圆的屁股和硕大的乳房让这没见世面的小伙看呆了。母亲也故意露出半个乳房。小伙半天没了反应。母亲趁机把他叫到房里。脱了他的衣服。然后脱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乳房和阴户。小伙吞了一口痰,阴睫一下就硬了。 但他是第一次。不知怎么办才好。母亲把阴睫引入到自己的阴户里。并挺了挺大屁股。那小伙没经验。一触到母亲淫水直流的旁,没几下就泄了。但没多久,小伙的阴睫又硬了起来。他一下就插入了了母亲的肥旁毅。母亲直耸屁股迎合。那小伙也是身强体壮。一会就把母亲操得昏头转向。淫水四溢。我正在门缝里偷看。母亲发现了我。我只得惊慌走开了。从那以后。母亲不再与他在家里作爱了。但每天砍柴回来,身上都是乱蓬蓬的,有时有泥土。那是他们在山上野合的。有一次,有几十人联合围猎。而母亲却在山上干得正欢。几十个人听到声音围上来时。母亲还挺着大屁股在那里呻吟。叫着︰用力搞,再搞进去点。摸我的旁.烟个大乳房也在活蹦乱跳。当看到那么多人时,衣服没穿就往家里跑。看着母亲光着身子回家。我以为有坏人。便拿了把柴刀在门口守,最后还是没见人来。但不久,母亲的乳房如何大。背如何肥,屁股怎样圆。就在远近悄悄传开了。她与那小伙子的事,也人人皆知了。那些天。打猎的人也多起来。其实专门来操母亲的肥旁的。好几个身体强壮的都把她操了。但不久就没人来了。这是因为一次,她与那个小伙在山上野合时。那正好是母亲骑在那小伙的身上日。一条蛇咬了那小伙的背,没过多久那小伙就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打猎了。都说母亲是男人的剋星。她的旁玄有毒。那些操过母亲的人都提心吊胆的。也真有一个在一次打猎时被同伙打死了。这就更没人问津了。只有一个不怕死的。就是六十岁的王老汉。他在一个晚上来找母亲,王老汉选了时候来的。那时母亲已两月没人日了。背正痒痒的,要不是不会看上王老汉的。王老汉孤身一生,到老都只操了为数不多的几十次,那也是年轻时,那些中年妇人施捨的。但王老汉的身体很好。这次来找母亲也是想情愿日死,不愿欠死。那晚母亲也就让王老汉的老吊插入了肥勤。王老汉生平没见过这样大的乳房,这样圆的屁股。这么肥的阴户。他一边操一边说︰死了也值,死了也值。恨不得把整个人都插入到磐玄去。母亲也浪浪地叫着。王老也真是拼了老命。那晚操了三四回,直累得精疲力尽。趴在床上不动了。第二天早上,王老汉是摇晃着下山的。一去就说病了。没两天就真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操老娘的旁掩。那年母亲三十六岁。我十四岁。我依旧和母亲同睡。但我还是恨母亲。尽管她对我很好。但有时晚上听到她摸着阴户呻吟。也觉得她也可怜。时间也就这样地推移着。母亲没再找男人,也没有男人再找母亲.十六岁那一年。我已成长为一个高大的少年。我与母亲的事也是从那时开始的。一个下午。母亲不小心在砍柴时从山上跌了下来。跌得很重,我把她抱回家时,她的手脚已不大能动。我只得帮她脱衣服。给她上药。当露出乳房时。母亲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因为伤。也顾不了这些了。我用草药给母亲敷了上身。但下身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踫。母亲的屁股跌伤了一大块。大腿也挂彩了。要上药都得脱光。母亲似乎看出我不好意思说︰你就脱吧。你是我的崽。没事的。我就脱下了母亲的短裤。这时母亲的私处就露在我眼前。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女人的私处。母亲那年三十八岁。阴毛密密的。见不到阴户。我的大吊一时就起来了。我手忙脚乱地帮母亲上药。我摸着母亲大腿的时候。母亲呻吟了一下。好象是欢快的。我就又多摸了几下。母亲就说︰别摸。好痒。我又把母亲翻过来,给她的屁股上药。我轻轻地摸着她的大屁股。母亲轻轻地呻吟着。很沈醉的样子。那正是六月天。虽然是山区,但天气还是很热。上完药后。母亲要我去叫姨妈来照顾她。我很不愿意去。但也没法。只好去山外叫来了姨妈。姨妈住了几天。见母亲的病也不是几天就能好。心里很急,毕意家里有很多事。过了两天。姨父来了。说家里的猪仔没人喂。脸色很不好。母亲没法,就对姨妈说︰你回去吧。我没有事的。有你佷子照顾我就行了。那时母亲还不能动。但看着姨父的脸。姨妈也只好回去了。那晚,我开始给母亲洗澡。也是我第一次真实地看清女人的阴部。我轻轻地用毛巾给母亲擦洗。当洗到乳房时。母亲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下。但马上母亲好象意识到了。说了一声。手好痛。我也不作声。当擦到阴部时。母亲硬要自己来。手抬了几次。但没有办法抬起来。只好放下了。我对母亲说︰还是我来吧。母亲没作声。我就开始为她洗了。我听到母亲连续呻吟了好几声,还扭动一下屁股。阴水也流了出来。母亲的阴部肥肥的。摸着很舒服。但一会母亲就说,快点吧。好象有点发怒的样子。我忙洗别处了。一个多月。我天天给母亲洗澡。每次是要摸一下她的乳房和阴部。但母亲再没有呻吟过。只是有时忍不住扭动一下屁股,水还是次次会流。别的母亲能忍住。但这生理上的是忍不住的。可每次都说快点吧。我也只得从那移开。大约一个半月后,母亲慢慢地好起来了。一天晚上,她对我说︰今天我自己洗澡,你给我倒水。其实母亲并没有完全好。也许是母亲觉得还是不好意思。那晚,我倒完水后,母亲说︰你到外面去吧。好象我从没见过她的身体。我帮她洗澡的事也似乎没发生过。我只好到外面去了。但这时的我已离不开母亲的裸体了。我躲藏在门边,偷看着。母亲自己慢慢地擦着她的身体。当擦到阴部时。她没要毛巾。在那里摸着。轻轻地呻吟。母亲实在是忍得太久了呀。渐渐地呻吟越来越大。我装着不懂事的样子沖进去。说︰娘,没事吧。哪里痛。母亲光着身子,下麵的阴户已大开。见我进来。母亲慌作一团。忙掩饰地指了指大腿处说︰这里痛。我也装聋作哑说︰我来看看。母亲忙说︰不看了,不看了,已好了。但我没有放过这机会。我的手已伸到了大腿处。并触到了阴部。在那里轻轻地抚摸。本来已是阴水直流的母亲这次再也忍不住了。母亲连续说着︰不。不。我知道再不下手就没这样的好机会了。我大胆地把手全部摸着她的阴户,并用一只手摸她的乳房。但母亲使劲地拔我的手。我忙把她放在床上,迅速掏出了我的大吊。往母亲的阴道里插入。母亲连说︰不要,不要。我们是母子,这是乱伦啊。但一下我的大吊已经进入了。只见母亲颤栗了一下。好象没事了一样。沖动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只使劲地用阴睫往母亲的阴道里插。母亲的人虽没动。但水却越流越多。一下就似泥鳅入洞的声音了。我见母亲没动。也不知她在想什么。我想她肯定是生气了。但我一想,已经进去了。就搞完了再说吧。她越不动我越是用力。大吊猛烈地击在阴道里。两个大乳房让我撞得猛烈地晃。过了好一会。我感觉母亲的屁股动了一下。似乎在向上挺。我的阴睫也越发地硬了。拼命地往母亲的阴道里钻。这时,母亲的水像是在涌。屁股连续挺了几下。乳房也好象更大了。我很想坚持久一点,但毕竟是第一次,我控制不住。一下就射了。完了后。母亲也没动。好象有泪水在流。我非常难过。也静静地躺着不动。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母亲见我没动,就把我抱在怀里。说︰伢崽,已过去了,不要放在心上。一边说一边流泪。说︰我们是苦命人啊。我把头埋在母亲的乳房间。边说︰娘,对不起呀。母亲说︰没事没事。只要你好。踫到母亲的大乳房。我的阴睫又勃起来了。我便轻轻地咬着母亲的乳头说︰我想吃奶。母亲说︰你吃吧。我便轻轻地咬着。并把手摸向母亲的阴门。母亲的阴户上水还没干。只一摸。便阴门大开。我又轻轻地摸她的屁股。亲她的乳房。然后亲她的脸。最后亲她的嘴巴。并把手指伸向阴道里。母亲这时没再反抗。而是扭动大屁股,轻轻地呻吟。并用她的手握着我的阴睫插入她的阴道。然后说︰只能是这一次啊。以后不行了。我忙说︰好好,将阴睫用力插入她的阴道。并用手搓她的乳房。我想一定要把母亲搞到高潮。这次母亲也来了瘾。屁股用力挺。并不停地呻吟。看着母亲很舒服的样子。我的阴睫越来越大。但那时不知道什么性交姿势。母亲也不懂。只知男上女下。但母亲的配合很到位。虽说三十八岁了。但由于这两年没性交。阴道还挺紧。水也多。因长期劳动。也很有力。屁股挺起来使阴睫和阴道沖击很到位。有时我不动。她也将屁股向上挺。看着母亲那欢愉的样子。我的负罪感也没有了。使劲的将阴睫在母亲的阴道里抽送。母亲也挺得更如饑似渴。拼命似的抱住我的屁股往她的旁玄压。背里的水把床上湿了一大块。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乳房抖动得象筛糠一样。屁股扭得象在推磨。先是呻吟。后是喊︰用力用力。最后大叫了一声便没有了反应。我知那是母亲到了高潮。便用力再抽送了一百多下。最后射在了母亲的旁玄。也一头倒下便睡了。过了不知多久。我醒过来。见母亲跛着脚在厨房弄饭。我的衣服也已穿好。我一想难道昨晚是在做梦。一摸阴睫。上面还有精子。摸被子。母亲流的阴水也还没干。方知是真的。但母亲好象没有发生什么一样。象以前一样叫我吃早饭。我起来后,看了看母亲的脸色也没什么变化。母亲是真会装啊。那次之后,有一个多月,我没再踫过母亲。有几次我想摸她,她都躲了。直到有一次我看见她在手淫才又跟她性交了。这以后,大约两三天我们就会搞一次。每次我总让母亲达到高潮。母亲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但她总是说要少搞一点。我正是发育的时候。但晚上我们还是在一起睡。我每晚都是把手放在她的旁上睡觉的。她也习惯成自然。没有我的手放在那。她似乎睡得没那么好。这期间,那个远房表叔也来过一次。但母亲拒绝了他。表叔中饭都没吃就走了。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我也十九岁了。经人介绍。我离开母亲到城里做工。是卖力的那种。母亲虽捨不得我走,但也不得不要我去做工。家里实在是太穷了。在城里。我们这些民工是最可怜的。工资少得可怜。生活苦,性生活更苦。有几个人便搞了几个毛带。我第一次看毛带。那些性交姿势真是多得出奇。看后好久吊还消不下去。二个月后。发了一个月工资。一个老民工便邀我出去玩。我也跟着去了。原来是去找妓女。在一条小街道里。找来了两个。但年龄有四十多岁了。价钱很低。说搞一次十元钱。我一看那么大年龄。就想走。那妇女一看我想走。就说︰壮小子,你来你来。不要钱。那个老民工也拉我。我一想也将就吧。那天,那个中年妇女什么姿势都用上了。还要我舔她的旁。说给我二十。为了钱,我把那个淫舔得淫水直流。那妇人屁股很大,但松松的,乳房也大,但也松驰了。比起母亲的屁股和乳房是差得太远了。但我两个多月没性交。阴睫一下就起来了。那妇人还抱着它口交了很久。便越发硬了。插入她的旁玄后。觉得空蕩蕩的,没有那种与母亲性交的感觉。也是这妇人的旁用得太多了。但一想起母亲那硕大无朋的乳房。我便象在与母亲性交。用力地抽送。那妇女也投入。一直呻吟不止。还大叫要死了要死了。我也就卖力地插。随妇人不停地变姿势。最后那妇人软成一团。没有了声息。我只好一阵狂插。射在妇人的淫里。走时,妇人给了我二十元钱。并要我常去。后来我也去了好几次。反正不要钱。这让那个老民工羡慕极了。过年时,我回家了。看到我回来,母亲沖过来抱住了我。我二话没说。抱起母亲就往床上丢。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服。一看时,阴道里已淫水直流。但我没急不可耐。而是捏着她的大乳房用力搓。然后吻着她的阴门,舔她的阴蒂。母亲的阴户从来没人吻过。只一下。淫水便喷在了我的脸上。身子不停地扭动。几分钟后。便没有了声息。只感觉阴水在不停地流。本来硕大的乳房似要破似的。我把阴睫轻轻地插入她的阴道。这时才缓过神来。我一阵猛攻。似要把她的旁插穿。母亲轻轻的呻吟着。连说要死了。我又放慢速度。让母亲坐在我身上抽。我不停地拍打她的肥屁股。她的淫水也流到了我身上。我翻来复去地不停换姿势。插得她死去活来。后来我让她趴在床上。我从后插入。一阵狂插。她没有了半点反应。让她一缓神。我又大力抽送。最后她昏厥了好几分钟。我抱住她的大屁股猛顶一阵。直让精液射到了她的子宫。那一天。我们搞了六次。第二天上午十点才起床。起来时。母亲摸了摸我的头。我一时性起。又大干了一回。母亲连说不要不要。但淫水又流了出来。操过之后,母亲走路好几天。都不是太自然。我一问,才知婧都操肿了。过了年,我又进城打工了。走前那一晚。我们又操了六次。操得母亲的淫水都流尽了。背里干干的。我走的时候。本来要送我的她。却没法起来了。因为藓点痛。走不了路了。但这一走,就有六年没回家了。打工后挣了好些钱。也找了一个女朋友。再回去时。我是带女朋友回去的。母亲似乎也很高兴。那一晚。我操得老婆大喊大叫。隔壁的母亲也随那淫蕩声音不停地转。我知道老娘是受不了的。但又没办法去她那里。直到半夜,老婆睡了。我就偷偷到了母亲的房里。母亲已睡了,但身体是裸露的,臣里还有水没干。我一下就把阴睫插入到了她的淫里。母亲这时已醒,但也没作声,怕隔壁的老婆听见。母亲尽管有四十八了。但因长期劳作。身体还是结实。只是又胖了些。屁股更大了。由于已有六年没人操了,臣也还是那么紧。水也很多。但有人在隔壁。她没有出声,只是把她的肥胖的屁股,往我的阴睫上挺。那晚我用尽浑身解数把母亲操得淫水流满了床。过了不久。我要结婚了。在我结婚的那一天。我也托人帮母亲找了一个身体强壮的三十多岁的人。因为我有一些钱。那个单身汉很乐意。母亲也挺满意。他们是与我们同一天结婚的。那晚,我操得老婆大喊大叫的时候,那边的母亲也在不停地呻吟。老婆的屁股也大。背很肥。乳房也是硕大无朋。很象母亲。背比母亲的要紧些。操她的时候要比母亲淫蕩得多。叫床从不管有人没人。但那晚操得她叫声很大。但还是没大过母亲。母亲与我作了那么多次爱。虽然也呻吟,但是没有这样叫过。我起来一看,母亲趴在那男的身上不停地摇。两个大乳房在不停地抖。口中大叫操我,操我的旁。似乎要把那个男的整个插入她的旁玄。那男的是个单身。很少性交。似乎没见过这阵式。有点不适应。但母亲已是老手。招势已多。并有创新。磨盘一样的大屁股撞得象在放炮。还一个劲地喊用力搞我。我要,我要。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母亲这么淫蕩。我才知原来与我操是放不开呀。第二天,母亲起得很早,一样的平静。母亲说︰没有什么柴了,我去砍点柴来。那男人本来想去的。但他的腿已是软的。一晚已够他受了。母亲就说︰你不去。我去就行。母亲就一个人去了。过了好一会,母亲还没有来。我想许是背不动,就去找她。在山顶上。我见到了母亲。但她好象趴在地上看着什么。我过去一看。原来是山那边的李叔和他的媳妇在那里野合。母亲一边看着,一边摸自己的下身。我来了她也没看见。李叔的媳妇白犁绪这。一对乳房很白很圆。大腿举得老高。淫声浪语一阵又一阵。并叫︰用力插,大力日。母亲老半天趴在那没了动静。过了一会,李叔趴在她媳妇身上没动了。我走到母亲的身边去。摸了摸母亲的屁股。母亲一声叫︰谁?这下可把李叔吓得惊慌失措。与那个媳妇提了裤子就跑。那个媳妇跑得奶子一颤一颤的。白屁股一摆一摆。一下就在林中消失了。这时母亲已回过神来说︰你吓我一大跳。我一看母亲的阴户已露出在外。淫水还在流。我一下脱光她的裤子。剥了她的上衣。把那大屁股。放在地上。埋头亲她的旁。吻她的阴蒂。用手猛搓她那双大乳房。我们是第一次野合。母亲很兴奋。淫水流得直滴。我插入她的阴道。直顶她的子宫。并对她说,你要是爽,你就放声叫吧。母亲首先还是低声地呻吟。但随着我的大力抽动。她的淫声也就大起来。后来越来越大。山对面都能听见。并有回声传过来。母亲也许从来没这么舒服过。一对大乳在乱颤。硕大的屁股挺得老高。背里的水在汩汩地流。野合的好处就是空间大。我们一边操一边滚动。在密密的草丛中。母亲趴在地上。要我从后面干。我抱着她的屁股一阵狂捅。象捅马蜂窝一样。那么残忍。似乎要把那宰操烂。母亲也彻底放开了。大叫真爽。舒服。搞我,搞死我。捏人的奶,用力,搞我的浪旁。我要死了。要死了。好儿子。娘要死了。我这时放慢了速度。拍打着她的大屁股。母亲似乎怕我的阴睫跑似的,拼命地把她的阴部往我的阴睫上送。操了好一会。她的身子已完全软了下了。叫声也成了含糊不清的叫声。我知道母亲要到高潮了,一阵猛插。射得她瘫软在地上了。过了好一会。母亲都没有动弹。那天下山母亲是我扶下来的。一回来,老婆说︰哎。我刚才听到山上一种声音。好怪的。像是娘的声音。你们没事吧。母亲的脸霎时红红的。我对老婆说母亲跌了一跤。母亲忙说︰跌倒了。晚上睡的时候。我把阴睫插入老婆的旁玄。老婆边呻吟边说︰今天我听娘的声音不像是跌倒的叫声音。像是很舒服的叫。是挨操的那种声音。我用力插入她的淫。我说你听错了。你就知想这事,我插死你我一阵猛攻。她哼哼得没有声音了。从那次我操了母亲以后,母亲的房里好几天没有了动静。那男的也乐得清閑。但不久,又动了起来。次次叫得很欢。我这边也是每晚必操。老婆见那边叫。也就放蕩地大叫。这寂静的山上有了许多的生气。但那个男人还是无法满足母亲性欲。隔几日就要和我去山上砍柴。在山上野合一回。结婚不久后,我就进城当了一个小老闆。很少回家了。母亲也渐渐地老了。性生活也比以前少了。我与她也几乎没再性交了。五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操了一次。操了没多久,她就说不行了。后来她越来越老。因没劳动了,腰也越来越粗。走路都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再也没与她做过。只有那个男人偶尔日她一下。也已是大不如以前。母亲的无性生活已越来越近了.现在,我住在陌生的一个小城市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耳边回响起娘那梦一样的呻吟! 那个纷乱的年代。我出生在一个边远的山区村落。在群山中。方圆好几里才有一户人家。穷得无法形容。所以这里的人的夜生活就只有一种︰性交。我与母亲的故事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发生的。在我十岁那年,,父亲在一个下午吃了农药。没来得及送去医院,就死了。那时我还不懂事。只知在晚上,他与母亲吵了一架。母亲还打了他一耳光,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就这样走上了不归路,从此以后,母亲就开始了她的无性生活。其实母亲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那年才三十二岁。后来我稍懂一点事。就知道母亲与父亲吵架就是为了性生活过得不好。母亲的身体很强壮,个子也大,有一对硕大无朋的乳房。屁股浑圆。由于长期劳动。腰也比较粗。但没有肥肉。而父亲则很矮小。身体也不太好。所以无法满足母亲的性欲。母亲便常骂他没用。父亲在无耐之下,只好西归了。其实父亲的身体也是母亲掏空的。家里就我一个伢子。我那时是同他们一起睡的。那时总是听母亲对父亲说︰搞我。似乎每天晚上都要。父亲有时说不行︰明天吧。母亲就很不高兴。有时我看见母亲脱光了衣服在父亲身上摇。父亲一动不动。母亲就打父亲的屁股,说︰你真没用。你不操,我让别人搞去。有一次,大约是我五岁那年,我去山上找野果吃。隐隐约约好象是母亲的呻吟声音。我走近一看,母亲躺在地上,一个男人用他的阴睫用力往母亲的阴道里插,那男的好象跟母亲有仇似的,作死的往母亲身上压。母亲似乎在痛苦的呻吟。两个乳房也露出来了。身上也有泥,她的屁股还一挺一挺的,好象要反抗。我忙沖过去大叫︰不要欺侮我娘。那男人吓了一大跳。忙从母亲的身上站了起来。我忙去扶母亲,但母亲却说︰走开走开,叔叔这是帮娘止痒。我说,你哪里痒,我帮你。但母亲把我推开,说你乱跑什么,回去吧。我很委屈的回家了。但从那以后没见这样的事了。因为我们这里人烟稀少。那个人也是外地一个打猎的。但父母的吵架却是多了。大多是晚上,吵完后每次,母亲都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睡。最终在一次吵架之后父亲走了。父亲走后,我很恨母亲。我觉得是母亲害死了父亲。更恨母亲的旁,都是因为那里痒才有这么多事的。我那时想,长大了我一定找个东西给它止痒。一年多时间,我没对母亲笑过。母亲也没有笑过。只是一天到晚地忙。但有一天。我看见母亲笑了。那是在一次。隔我家有十几里的一个远房表叔来了。母亲很热情地留他住。说山路远。难得来一次。就住吧。那表叔也没怎么推迟就住下了。那年我十一岁,对性还不知是什么样。但那晚,我听到母亲在大声地叫,说︰好舒服。用力,真舒服。然后有一种似泥鳅钻洞的声音。那晚这声音出现了好几次。最后是母亲的一声啊,才没有动静了。那夜对我来说好象很长很长。第二天,母亲的脸上光灿灿的,笑得很开心。表叔走的时候,母亲送他好远好远。但过后的几天,母亲又不见笑容了。但不久表叔又来了一次,那是上午。表叔一来,母亲就把他接到房里去了。门都没有关好。只听母亲说︰快点,想死我了。我从门缝看去,母亲已脱光了衣服。那是我第一次见母亲的裸体。两个乳房大而圆。白白的。屁股很大。象乡下的磨盘。但表叔好象不急。一个劲地摸着母亲的私处。并亲着母亲的大乳房。母亲急得帮表叔脱衣服。直喊快来,快。但表叔就是不动。母亲后来大声地叫着︰快搞我。搞我。表叔才将母亲放在床上。将他的吊插入母亲的身体。母亲大叫︰真舒服。用力,用力。并不停地扭着屁股。不时地往上挺。两个乳房不停地抖动着。表叔捏着母亲的大乳房。用力揉搓。将阴睫用力地往母亲的阴道送。其实表叔的身体也不好。没多久就停下来了。躺在母亲的身体上。母亲把屁股一动一动说︰还来一下。来一下。但表叔也没有动起来。母亲似乎较为失望。但又似乎满足地笑了笑。记得那天的菜是难得吃一次的肉。表叔那次没过夜就走了。母亲这次没送那么远。说下次来也说得没那么亲切了。很久表叔没有再来。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山村的夜晚很暗。很长。尽管我十三岁了,但晚上我还是同母亲睡,母亲也总是让我的手摸着她的乳房睡。我家在半山腰。几里不见有人家。来往的人很少。有一天。来了一个说媒的。劝母亲再嫁。母亲去看了看,并把那人带到家里来了,那晚母亲主动地要那个男人上床。那男人摸着母亲的大乳说︰真大。那晚母亲让我早些睡。但我假装睡着了。在一边看。母亲要脱了自己的衣服后脱了那男的衣服。那男的身体也行。吊也很大。插入母亲阴道后,母亲欢快地扭动着身子。我看见母亲的旁了好多的水出来。巨乳房一摇一摇。屁股一挺一挺。那晚记得似乎操了五次。最后那男的不动了。从那以后。那个男人就住下来了。几乎每晚他们都要操。乡下那时电都没有,也只有这种娱乐了。但好景不长。几个月后,那男的害起病来。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但性交还是做,因为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好。没多久,那男人就死了。第二年,有一个外地的男人来到了山里。说是找药材。其实是通辑犯。那晚在我家借宿,也就住下来了。这人长得很帅气。但却有伤在身。对母亲每晚至少一次的性生活,深感力不从心。也许是受了惊吓,那次几个山外的人打野猪。大叫别让它跑了。他吓得从山上跌了下来,便再也没有起来。不久也就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给母亲说媒了。但母亲情人还是有的,是山脚下的一个年轻小伙子。才二十岁。因为家里穷,找不起女人。母亲和那小伙的第一次是在家里做的。那小伙上山砍柴,来我家里讨水喝。那正是天热的时候。他来时母亲穿着短衣短裤。浑圆的屁股和硕大的乳房让这没见世面的小伙看呆了。母亲也故意露出半个乳房。小伙半天没了反应。母亲趁机把他叫到房里。脱了他的衣服。然后脱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乳房和阴户。小伙吞了一口痰,阴睫一下就硬了。但他是第一次。不知怎么办才好。母亲把阴睫引入到自己的阴户里。并挺了挺大屁股。那小伙没经验。一触到母亲淫水直流的旁,没几下就泄了。但没多久,小伙的阴睫又硬了起来。他一下就插入了了母亲的肥旁毅。母亲直耸屁股迎合。那小伙也是身强体壮。一会就把母亲操得昏头转向。淫水四溢。我正在门缝里偷看。母亲发现了我。我只得惊慌走开了。从那以后。母亲不再与他在家里作爱了。但每天砍柴回来,身上都是乱蓬蓬的,有时有泥土。那是他们在山上野合的。有一次,有几十人联合围猎。而母亲却在山上干得正欢。几十个人听到声音围上来时。母亲还挺着大屁股在那里呻吟。叫着︰用力搞,再搞进去点。摸我的旁.烟个大乳房也在活蹦乱跳。当看到那么多人时,衣服没穿就往家里跑。看着母亲光着身子回家。我以为有坏人。便拿了把柴刀在门口守,最后还是没见人来。但不久,母亲的乳房如何大。背如何肥,屁股怎样圆。就在远近悄悄传开了。她与那小伙子的事,也人人皆知了。那些天。打猎的人也多起来。其实专门来操母亲的肥旁的。好几个身体强壮的都把她操了。但不久就没人来了。这是因为一次,她与那个小伙在山上野合时。那正好是母亲骑在那小伙的身上日。一条蛇咬了那小伙的背,没过多久那小伙就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打猎了。都说母亲是男人的剋星。她的旁玄有毒。那些操过母亲的人都提心吊胆的。也真有一个在一次打猎时被同伙打死了。这就更没人问津了。只有一个不怕死的。就是六十岁的王老汉。他在一个晚上来找母亲,王老汉选了时候来的。那时母亲已两月没人日了。背正痒痒的,要不是不会看上王老汉的。王老汉孤身一生,到老都只操了为数不多的几十次,那也是年轻时,那些中年妇人施捨的。但王老汉的身体很好。这次来找母亲也是想情愿日死,不愿欠死。那晚母亲也就让王老汉的老吊插入了肥勤。王老汉生平没见过这样大的乳房,这样圆的屁股。这么肥的阴户。他一边操一边说︰死了也值,死了也值。恨不得把整个人都插入到磐玄去。母亲也浪浪地叫着。王老也真是拼了老命。那晚操了三四回,直累得精疲力尽。趴在床上不动了。第二天早上,王老汉是摇晃着下山的。一去就说病了。没两天就真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操老娘的旁掩。那年母亲三十六岁。我十四岁。我依旧和母亲同睡。但我还是恨母亲。尽管她对我很好。但有时晚上听到她摸着阴户呻吟。也觉得她也可怜。时间也就这样地推移着。母亲没再找男人,也没有男人再找母亲.十六岁那一年。我已成长为一个高大的少年。我与母亲的事也是从那时开始的。一个下午。母亲不小心在砍柴时从山上跌了下来。跌得很重,我把她抱回家时,她的手脚已不大能动。我只得帮她脱衣服。给她上药。当露出乳房时。母亲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因为伤。也顾不了这些了。我用草药给母亲敷了上身。但下身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踫。母亲的屁股跌伤了一大块。大腿也挂彩了。要上药都得脱光。母亲似乎看出我不好意思说︰你就脱吧。你是我的崽。没事的。我就脱下了母亲的短裤。这时母亲的私处就露在我眼前。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女人的私处。母亲那年三十八岁。阴毛密密的。见不到阴户。我的大吊一时就起来了。我手忙脚乱地帮母亲上药。我摸着母亲大腿的时候。母亲呻吟了一下。好象是欢快的。我就又多摸了几下。母亲就说︰别摸。好痒。我又把母亲翻过来,给她的屁股上药。我轻轻地摸着她的大屁股。母亲轻轻地呻吟着。很沈醉的样子。那正是六月天。虽然是山区,但天气还是很热。上完药后。母亲要我去叫姨妈来照顾她。我很不愿意去。但也没法。只好去山外叫来了姨妈。姨妈住了几天。见母亲的病也不是几天就能好。心里很急,毕意家里有很多事。过了两天。姨父来了。说家里的猪仔没人喂。脸色很不好。母亲没法,就对姨妈说︰你回去吧。我没有事的。有你佷子照顾我就行了。那时母亲还不能动。但看着姨父的脸。姨妈也只好回去了。那晚,我开始给母亲洗澡。也是我第一次真实地看清女人的阴部。我轻轻地用毛巾给母亲擦洗。当洗到乳房时。母亲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下。但马上母亲好象意识到了。说了一声。手好痛。我也不作声。当擦到阴部时。母亲硬要自己来。手抬了几次。但没有办法抬起来。只好放下了。我对母亲说︰还是我来吧。母亲没作声。我就开始为她洗了。我听到母亲连续呻吟了好几声,还扭动一下屁股。阴水也流了出来。母亲的阴部肥肥的。摸着很舒服。但一会母亲就说,快点吧。好象有点发怒的样子。我忙洗别处了。一个多月。我天天给母亲洗澡。每次是要摸一下她的乳房和阴部。但母亲再没有呻吟过。只是有时忍不住扭动一下屁股,水还是次次会流。别的母亲能忍住。但这生理上的是忍不住的。可每次都说快点吧。我也只得从那移开。大约一个半月后,母亲慢慢地好起来了。一天晚上,她对我说︰今天我自己洗澡,你给我倒水。其实母亲并没有完全好。也许是母亲觉得还是不好意思。那晚,我倒完水后,母亲说︰你到外面去吧。好象我从没见过她的身体。我帮她洗澡的事也似乎没发生过。我只好到外面去了。但这时的我已离不开母亲的裸体了。我躲藏在门边,偷看着。母亲自己慢慢地擦着她的身体。当擦到阴部时。她没要毛巾。在那里摸着。轻轻地呻吟。母亲实在是忍得太久了呀。渐渐地呻吟越来越大。我装着不懂事的样子沖进去。说︰娘,没事吧。哪里痛。母亲光着身子,下麵的阴户已大开。见我进来。母亲慌作一团。忙掩饰地指了指大腿处说︰这里痛。我也装聋作哑说︰我来看看。母亲忙说︰不看了,不看了,已好了。但我没有放过这机会。我的手已伸到了大腿处。并触到了阴部。在那里轻轻地抚摸。本来已是阴水直流的母亲这次再也忍不住了。母亲连续说着︰不。不。我知道再不下手就没这样的好机会了。我大胆地把手全部摸着她的阴户,并用一只手摸她的乳房。但母亲使劲地拔我的手。我忙把她放在床上,迅速掏出了我的大吊。往母亲的阴道里插入。母亲连说︰不要,不要。我们是母子,这是乱伦啊。但一下我的大吊已经进入了。只见母亲颤栗了一下。好象没事了一样。沖动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只使劲地用阴睫往母亲的阴道里插。母亲的人虽没动。但水却越流越多。一下就似泥鳅入洞的声音了。我见母亲没动。也不知她在想什么。我想她肯定是生气了。但我一想,已经进去了。就搞完了再说吧。她越不动我越是用力。大吊猛烈地击在阴道里。两个大乳房让我撞得猛烈地晃。过了好一会。我感觉母亲的屁股动了一下。似乎在向上挺。我的阴睫也越发地硬了。拼命地往母亲的阴道里钻。这时,母亲的水像是在涌。屁股连续挺了几下。乳房也好象更大了。我很想坚持久一点,但毕竟是第一次,我控制不住。一下就射了。完了后。母亲也没动。好象有泪水在流。我非常难过。也静静地躺着不动。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母亲见我没动,就把我抱在怀里。说︰伢崽,已过去了,不要放在心上。一边说一边流泪。说︰我们是苦命人啊。我把头埋在母亲的乳房间。边说︰娘,对不起呀。母亲说︰没事没事。只要你好。踫到母亲的大乳房。我的阴睫又勃起来了。我便轻轻地咬着母亲的乳头说︰我想吃奶。母亲说︰你吃吧。我便轻轻地咬着。并把手摸向母亲的阴门。母亲的阴户上水还没干。只一摸。便阴门大开。我又轻轻地摸她的屁股。亲她的乳房。然后亲她的脸。最后亲她的嘴巴。并把手指伸向阴道里。母亲这时没再反抗。而是扭动大屁股,轻轻地呻吟。并用她的手握着我的阴睫插入她的阴道。然后说︰只能是这一次啊。以后不行了。我忙说︰好好,将阴睫用力插入她的阴道。并用手搓她的乳房。我想一定要把母亲搞到高潮。这次母亲也来了瘾。屁股用力挺。并不停地呻吟。看着母亲很舒服的样子。我的阴睫越来越大。但那时不知道什么性交姿势。母亲也不懂。只知男上女下。但母亲的配合很到位。虽说三十八岁了。但由于这两年没性交。阴道还挺紧。水也多。因长期劳动。也很有力。屁股挺起来使阴睫和阴道沖击很到位。有时我不动。她也将屁股向上挺。看着母亲那欢愉的样子。我的负罪感也没有了。使劲的将阴睫在母亲的阴道里抽送。母亲也挺得更如饑似渴。拼命似的抱住我的屁股往她的旁玄压。背里的水把床上湿了一大块。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乳房抖动得象筛糠一样。屁股扭得象在推磨。先是呻吟。后是喊︰用力用力。最后大叫了一声便没有了反应。我知那是母亲到了高潮。便用力再抽送了一百多下。最后射在了母亲的旁玄。也一头倒下便睡了。过了不知多久。我醒过来。见母亲跛着脚在厨房弄饭。我的衣服也已穿好。我一想难道昨晚是在做梦。一摸阴睫。上面还有精子。摸被子。母亲流的阴水也还没干。方知是真的。但母亲好象没有发生什么一样。象以前一样叫我吃早饭。我起来后,看了看母亲的脸色也没什么变化。母亲是真会装啊。那次之后,有一个多月,我没再踫过母亲。有几次我想摸她,她都躲了。直到有一次我看见她在手淫才又跟她性交了。这以后,大约两三天我们就会搞一次。每次我总让母亲达到高潮。母亲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但她总是说要少搞一点。我正是发育的时候。但晚上我们还是在一起睡。我每晚都是把手放在她的旁上睡觉的。她也习惯成自然。没有我的手放在那。她似乎睡得没那么好。这期间,那个远房表叔也来过一次。但母亲拒绝了他。表叔中饭都没吃就走了。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我也十九岁了。经人介绍。我离开母亲到城里做工。是卖力的那种。母亲虽捨不得我走,但也不得不要我去做工。家里实在是太穷了。在城里。我们这些民工是最可怜的。工资少得可怜。生活苦,性生活更苦。有几个人便搞了几个毛带。我第一次看毛带。那些性交姿势真是多得出奇。看后好久吊还消不下去。二个月后。发了一个月工资。一个老民工便邀我出去玩。我也跟着去了。原来是去找妓女。在一条小街道里。找来了两个。但年龄有四十多岁了。价钱很低。说搞一次十元钱。我一看那么大年龄。就想走。那妇女一看我想走。就说︰壮小子,你来你来。不要钱。那个老民工也拉我。我一想也将就吧。那天,那个中年妇女什么姿势都用上了。还要我舔她的旁。说给我二十。为了钱,我把那个淫舔得淫水直流。那妇人屁股很大,但松松的,乳房也大,但也松驰了。比起母亲的屁股和乳房是差得太远了。但我两个多月没性交。阴睫一下就起来了。那妇人还抱着它口交了很久。便越发硬了。插入她的旁玄后。觉得空蕩蕩的,没有那种与母亲性交的感觉。也是这妇人的旁用得太多了。但一想起母亲那硕大无朋的乳房。我便象在与母亲性交。用力地抽送。那妇女也投入。一直呻吟不止。还大叫要死了要死了。我也就卖力地插。随妇人不停地变姿势。最后那妇人软成一团。没有了声息。我只好一阵狂插。射在妇人的淫里。走时,妇人给了我二十元钱。并要我常去。后来我也去了好几次。反正不要钱。这让那个老民工羡慕极了。过年时,我回家了。看到我回来,母亲沖过来抱住了我。我二话没说。抱起母亲就往床上丢。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服。一看时,阴道里已淫水直流。但我没急不可耐。而是捏着她的大乳房用力搓。然后吻着她的阴门,舔她的阴蒂。母亲的阴户从来没人吻过。只一下。淫水便喷在了我的脸上。身子不停地扭动。几分钟后。便没有了声息。只感觉阴水在不停地流。本来硕大的乳房似要破似的。我把阴睫轻轻地插入她的阴道。这时才缓过神来。我一阵猛攻。似要把她的旁插穿。母亲轻轻的呻吟着。连说要死了。我又放慢速度。让母亲坐在我身上抽。我不停地拍打她的肥屁股。她的淫水也流到了我身上。我翻来复去地不停换姿势。插得她死去活来。后来我让她趴在床上。我从后插入。一阵狂插。她没有了半点反应。让她一缓神。我又大力抽送。最后她昏厥了好几分钟。我抱住她的大屁股猛顶一阵。直让精液射到了她的子宫。那一天。我们搞了六次。第二天上午十点才起床。起来时。母亲摸了摸我的头。我一时性起。又大干了一回。母亲连说不要不要。但淫水又流了出来。操过之后,母亲走路好几天。都不是太自然。我一问,才知婧都操肿了。过了年,我又进城打工了。走前那一晚。我们又操了六次。操得母亲的淫水都流尽了。背里干干的。我走的时候。本来要送我的她。却没法起来了。因为藓点痛。走不了路了。但这一走,就有六年没回家了。打工后挣了好些钱。也找了一个女朋友。再回去时。我是带女朋友回去的。母亲似乎也很高兴。那一晚。我操得老婆大喊大叫。隔壁的母亲也随那淫蕩声音不停地转。我知道老娘是受不了的。但又没办法去她那里。直到半夜,老婆睡了。我就偷偷到了母亲的房里。母亲已睡了,但身体是裸露的,臣里还有水没干。我一下就把阴睫插入到了她的淫里。母亲这时已醒,但也没作声,怕隔壁的老婆听见。母亲尽管有四十八了。但因长期劳作。身体还是结实。只是又胖了些。屁股更大了。由于已有六年没人操了,臣也还是那么紧。水也很多。但有人在隔壁。她没有出声,只是把她的肥胖的屁股,往我的阴睫上挺。那晚我用尽浑身解数把母亲操得淫水流满了床。过了不久。我要结婚了。在我结婚的那一天。我也托人帮母亲找了一个身体强壮的三十多岁的人。因为我有一些钱。那个单身汉很乐意。母亲也挺满意。他们是与我们同一天结婚的。那晚,我操得老婆大喊大叫的时候,那边的母亲也在不停地呻吟。老婆的屁股也大。背很肥。乳房也是硕大无朋。很象母亲。背比母亲的要紧些。操她的时候要比母亲淫蕩得多。叫床从不管有人没人。但那晚操得她叫声很大。但还是没大过母亲。母亲与我作了那么多次爱。虽然也呻吟,但是没有这样叫过。我起来一看,母亲趴在那男的身上不停地摇。两个大乳房在不停地抖。口中大叫操我,操我的旁。似乎要把那个男的整个插入她的旁玄。那男的是个单身。很少性交。似乎没见过这阵式。有点不适应。但母亲已是老手。招势已多。并有创新。磨盘一样的大屁股撞得象在放炮。还一个劲地喊用力搞我。我要,我要。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母亲这么淫蕩。我才知原来与我操是放不开呀。第二天,母亲起得很早,一样的平静。母亲说︰没有什么柴了,我去砍点柴来。那男人本来想去的。但他的腿已是软的。一晚已够他受了。母亲就说︰你不去。我去就行。母亲就一个人去了。过了好一会,母亲还没有来。我想许是背不动,就去找她。在山顶上。我见到了母亲。但她好象趴在地上看着什么。我过去一看。原来是山那边的李叔和他的媳妇在那里野合。母亲一边看着,一边摸自己的下身。我来了她也没看见。李叔的媳妇白犁绪这。一对乳房很白很圆。大腿举得老高。淫声浪语一阵又一阵。并叫︰用力插,大力日。母亲老半天趴在那没了动静。过了一会,李叔趴在她媳妇身上没动了。我走到母亲的身边去。摸了摸母亲的屁股。母亲一声叫︰谁?这下可把李叔吓得惊慌失措。与那个媳妇提了裤子就跑。那个媳妇跑得奶子一颤一颤的。白屁股一摆一摆。一下就在林中消失了。这时母亲已回过神来说︰你吓我一大跳。我一看母亲的阴户已露出在外。淫水还在流。我一下脱光她的裤子。剥了她的上衣。把那大屁股。放在地上。埋头亲她的旁。吻她的阴蒂。用手猛搓她那双大乳房。我们是第一次野合。母亲很兴奋。淫水流得直滴。我插入她的阴道。直顶她的子宫。并对她说,你要是爽,你就放声叫吧。母亲首先还是低声地呻吟。但随着我的大力抽动。她的淫声也就大起来。后来越来越大。山对面都能听见。并有回声传过来。母亲也许从来没这么舒服过。一对大乳在乱颤。硕大的屁股挺得老高。背里的水在汩汩地流。野合的好处就是空间大。我们一边操一边滚动。在密密的草丛中。母亲趴在地上。要我从后面干。我抱着她的屁股一阵狂捅。象捅马蜂窝一样。那么残忍。似乎要把那宰操烂。母亲也彻底放开了。大叫真爽。舒服。搞我,搞死我。捏人的奶,用力,搞我的浪旁。我要死了。要死了。好儿子。娘要死了。我这时放慢了速度。拍打着她的大屁股。母亲似乎怕我的阴睫跑似的,拼命地把她的阴部往我的阴睫上送。操了好一会。她的身子已完全软了下了。叫声也成了含糊不清的叫声。我知道母亲要到高潮了,一阵猛插。射得她瘫软在地上了。过了好一会。母亲都没有动弹。那天下山母亲是我扶下来的。一回来,老婆说︰哎。我刚才听到山上一种声音。好怪的。像是娘的声音。你们没事吧。母亲的脸霎时红红的。我对老婆说母亲跌了一跤。母亲忙说︰跌倒了。晚上睡的时候。我把阴睫插入老婆的旁玄。老婆边呻吟边说︰今天我听娘的声音不像是跌倒的叫声音。像是很舒服的叫。是挨操的那种声音。我用力插入她的淫。我说你听错了。你就知想这事,我插死你我一阵猛攻。她哼哼得没有声音了。从那次我操了母亲以后,母亲的房里好几天没有了动静。那男的也乐得清閑。但不久,又动了起来。次次叫得很欢。我这边也是每晚必操。老婆见那边叫。也就放蕩地大叫。这寂静的山上有了许多的生气。但那个男人还是无法满足母亲性欲。隔几日就要和我去山上砍柴。在山上野合一回。结婚不久后,我就进城当了一个小老闆。很少回家了。母亲也渐渐地老了。性生活也比以前少了。我与她也几乎没再性交了。五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操了一次。操了没多久,她就说不行了。后来她越来越老。因没劳动了,腰也越来越粗。走路都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再也没与她做过。只有那个男人偶尔日她一下。也已是大不如以前。母亲的无性生活已越来越近了.现在,我住在陌生的一个小城市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耳边回响起娘那梦一样的呻吟!

分享:

av免費下載

無碼中出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