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I-021-SSNI-021 天使萌 完全拘束されて抵抗できないどM女子校生をひたすらイカせる拘束調教セックス 天使もえ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SSNI-021-SSNI-021 天使萌 完全拘束されて抵抗できないどM女子校生をひたすらイカせる拘束調教セックス 天使もえ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大嫂喋喋不休的在和小萍大吐家庭苦水。两个小孩,一个又哭又闹,另一个则把家里闹翻天了,耳中还听到大哥怒斥小孩的骂声。才两三个小时,家里就快变成菜市场了。小萍有点受不了,这时阿华换好衣服出来,看到阿华期盼的眼神,小萍只好回到房间。如果自己不去,阿华一定会很失望的,但是去,又会觉得很危险,阿华在应该安全多了吧?小萍想到大嫂喋喋不休的样子,以及大哥全家的情景,小萍决定和阿华出门。小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第一次穿上这套黑色内衣,是在高雄时老板阿蓝送的,蕾丝的大花边紧贴着乳房,带来好像情人的手在抚摸的快感。黑色蕾丝编织的内裤让阴阜若隐若现。小萍一咬牙,便从垃圾桶捡起昨天收到的礼物─黑色高弹性丝袜,穿在腿上就好像多一层皮肤似的,紧绷的收缩让小萍略微饱满的臀部更为坚挺。穿上了老板阿蓝送的白色VERSE套装,勉强扣上背后的扣子。穿上别致的两片裙,小萍心想︰一般这种裙子里面一层应该是短裤,这套却是迷你裙,老板阿蓝也真会挑。套上西装外套,看到背心以下裸露出中空的腰部,小萍随手便将外套下面两个扣子扣起遮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可以出发了。阿华带着小萍进入别墅,心想︰老婆真给自己面子,结婚以来第一次看她打扮的这么漂亮,自己差一点认不出来,带这么漂亮的老婆出门真有面子。一进入别墅,小萍心跳的非常厉害,进入客厅,看到老板阿蓝坐在牌桌上,小萍觉得老板阿蓝今天穿的非常有气质,白色长袖中山装和西裤,想到他知道自己喜欢白色。再和老板阿蓝眼神相对,小萍的脸已经比苹果还红,她觉得老板阿蓝那是一种非常满意的眼神,还好阿华还以为是自己看到这么多人害羞而脸红。他们正在打牌,其他人在看电视。阿华一到,老板阿蓝便要阿华来帮他打牌。阿华战战兢兢的坐下,小萍慌忙的拉张椅子坐在阿华旁边。老板阿蓝让座后便上楼去了。阿华看到菱菱坐在对家,眼神正打量着小萍。慌忙洗牌开始。一会儿之后,菊西便提议要上楼看电影,原来她有带LD来,楼上有200寸大萤幕,看起来比较过瘾。丁丁马上说好,丹娜和白诗便一起上楼去了。若西过来叫小萍一起去,小萍推说不想看,仍坐在阿华旁边。若西只好自己跟上去。阿华的手气不错,第一把便自摸。陈经理和爱地亏了阿华几句便付钱了。菱菱付钱给阿华时,指尖碰触到阿华,好像电了一下,便赶快缩回去。阿华假装不知道,同时怕小萍看出来,一直鼓励小萍上楼看影片。小萍执意不肯。丹娜下楼来叫小萍。小萍知道自己欠丹娜的人情,她实在无法拒绝,阿华又极力鼓吹,小萍只有依依不舍的起身上楼。丹娜站在楼梯上等她,小萍走上楼梯,看到丹娜围住下半身的浴巾掉下来,露出黑色性感内裤。小萍哀怨的回头看阿华一眼,希望阿华能留下自己。但阿华以为小萍害怕,以眼神鼓励小萍上楼。小萍每走一阶楼梯,两腿的酸麻感越强,走上二楼,小萍感觉全身已经酸软。看到小萍上楼,丹娜便转身牵着小萍。小萍看到丹娜裸露出来的臀部和裂缝中隐约可见的内裤黑绳,看着自己越来越接近房门,心中不禁害怕,在门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进到房间里,只有投影机放映影片时所发出的亮光,三边透明的玻璃围幕也都拉上窗帘。小萍一时还无法适应房内的黑暗,隐约看到大家好像都坐在床上。丹娜拉着小萍的手,带着小萍在床上找位子坐。 小萍开始适应房内的灯光时,她注意到丹娜靠在床头,而菊西则半偎依着丹娜,而若西和白诗则分坐在另一头床头和床尾,丁丁则靠在白诗旁靠床中间。小萍注意到大家的衣服都还算完整,心中稍微松一口气。这时丹娜表示冷气有点冷,和小萍借外套穿。小萍便脱下西装外套给丹娜。小萍正准备将心思放到电影上时,朦胧中有个人上床坐到小萍和丁丁中间。小萍紧张的差点停止呼吸。是老板阿蓝,他上身赤裸,而下半身则围条浴巾。小萍像美人鱼的坐姿瞬间便僵硬得无法动谈。阿华突然觉得心神不宁,不自觉的朝楼梯望去,有种不安心的感觉涌上心头,阿华发现自己的精神不是很能够集中。老板阿蓝将手放在小萍中空的腰上,轻轻的抚摸。小萍觉得有只粗的手搂住自己的腰,小萍的全身发烫,感觉自己好像在火炉当中,全身的皮肤都已经绷紧。小萍没有拒绝。阿华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打牌,已经放枪给菱菱,阿华不断的朝楼梯上看,一个念头一闪而逝,那个好色的老板也在楼上。老板阿蓝的手开始在小萍大腿上来回移动。隔着丝袜,小萍仍可清楚的感受老板阿蓝的手摩擦自己大腿所带来的酸麻感,每当老板阿蓝的手接近大腿内侧敏感地带,小萍本能的将大腿夹紧,但仍然阻挡不住两腿中间女人最私密的地带传来的阵阵刺激。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开始解开自己背心后的扣子,由下而上。每解开一颗,小萍便颤抖一下。小萍感到有种湿润的感觉从脖子慢慢的在自己裸露出来的肩膀上移动,是老板阿蓝正在轻吻自己。小萍发现自己的身体正配合着老板阿蓝的轻吻。菱菱看着阿华神不守舍的样子,心中产生一股强烈的嫉妒,羡慕被对面这个男人深爱的女人。从小到大,只有别人羡慕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小萍告诉自己︰只可以让老板阿蓝抚摸,绝不能让老板阿蓝更进一步,最多也要剩下内衣在身上。想到阿华随时可能上来,刺激的快感更强了。老板阿蓝在小萍的耳朵旁轻吹,细声的赞美小萍,小萍全身都趐了。老板阿蓝将小萍搂在双腿之间,老板阿蓝卷曲的胸毛和小萍光滑的背一接触,小萍皮肤的触感马上传到子宫深处,小萍两只大腿不自觉得开始摩擦,想要消解子宫深处的呼唤。菱菱突然放下牌不打了,带着无限爱意深深看着阿华一眼,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应该还来得及。”便拉着爱地出门。爱地不知所措只好跟出去。阿华则愣在那里。老板阿蓝将小萍放躺在床上,自己侧躺在小萍身边,用手撑起半身,欣赏着小萍美丽的胸部,黑色胸罩勾勒出来的曲线刺激着老板阿蓝的小腹,老板阿蓝发现︰才刚开始,自己就已经非常坚挺了。小萍害羞的闭上眼,感觉到裙子已离开身体,心想︰绝对只能玩到爱抚就好,老公在楼下,不可以做出对不起他的事。但是小萍不知道,每次自己这么想,内心深处偷情的刺激更加催化体内的快感,近在矩尺的老公反而成为小萍更开放自己的因由,只是小萍不知道而已。老板阿蓝看着丝袜隔着的肉体,龟头尖端已渗出几滴白色液体。好美的尤物,给阿华太可惜了,经过这么多天的开发,今天终于可以验收了。从第一眼见到小萍,就知道她是一个未经琢磨的璞玉,第一次到家里来,自己从暗房内隔着魔术玻璃看着更衣室里的小萍更衣,他就知道︰小萍是千载难逢的。那也是他首次忍不住把若西叫进暗房,衣服没脱便进入若西体内。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得到小萍,而且要把小萍便成自己一个人的。陈经理拍拍阿华的肩,要阿华和他到泳池旁,他有话要和阿华说。阿华看到陈经理的神情,觉的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小萍感觉到自己的丝袜被脱下来,小萍心想︰这是极限了,不能在玩下去。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手指正延着乳罩边缘慢慢划着。手指在乳房上的刺激,小萍不自主的扭动身体,想缓和愈来愈强的快感。小萍不知道自己全身都已变成性感带。微泛潮红的皮肤衬托着黑色丝质内衣,更显小萍的妩媚。阿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原来老板居然想要自己老婆。一股愤怒直冲到顶,不行!他怎么可以让老板得逞,他要保护老婆,他不要戴绿帽子。阿华转身想冲上去救小萍,但是被陈经理拉住。小萍知道老板阿蓝正在亲吻自己额头,老板阿蓝湿润的双唇温柔的轻吻自己眼睛,沿着自己鼻梁下移。小萍心中生出警觉,害怕老板阿蓝会强吻自己。将头转边时,老板阿蓝很快把目标对准小萍的耳朵吸允耳根。小萍全身酸软,一种从未有的酸麻痒,老板阿蓝居然将舌头伸进自己耳朵内。小萍想要挣扎,但是太舒服了,让小萍身体的扭动更厉害,小萍心想︰到此就好,不能再玩下去了,再下去就真的出事了。陈经理要阿华不能轻举妄动,老板是个不简单的人,万一出什么事就完了,而且得罪老板,在这一行就不用混了,甚至被栽赃嫁祸都有可能,并且用自己当例子,若西被老板玩那么多年了。要阿华学自己忍辱负重,不然一切都玩完了。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舌伸进自己嘴里,就在小萍因为难忍的舒服将头往后仰的时候,自己的樱唇马上就被老板阿蓝的唇压住。轻轻的挣扎一下,小萍全身就已经融化了,小萍的舌头和老板阿蓝的交织在一起难分难舍,小萍第一次和阿华以外的男人接吻,天啊!这个男人的接吻技巧怎么这么高超。小萍发现自己的舌头被老板阿蓝吸允到他嘴里,自己的舌头居然在老板阿蓝的嘴里搅动,小萍不由自主的搂住老板阿蓝的脖子,两人忘我的拥吻。阿华大骂陈经理不是男人,自己的老婆被欺负还当缩头乌龟,靠老婆去巴结老板。阿华甩开陈经理往屋内走回去。陈经理不甘示弱的回顶阿华︰有胆阿华就去。要阿华问自己是凭什么当上经理,还不是靠老婆漂亮。阿华气极,跑回来打陈经理一拳,大叫︰自己绝不是那种男人。便冲回屋里。一阵热吻之后,小萍发现胸罩已经被脱掉,老板阿蓝的唇开始在自己乳房移动,自己一个乳房正被老板阿蓝搓揉,粉红色的乳头被夹在老板阿蓝的指头间。小萍知道自己的乳头早已经变硬,还隐约带点疼痛,小萍需要老板阿蓝的抚弄来解除这样的感觉。但是老板阿蓝的抚弄是消除胸部肿胀的感觉,却唤起子宫的颤抖,这种颤抖延着阴道直麻到阴唇。小萍的最后良知告诉自己︰到这里就好,不能再下去。开始发出声声不要。老板阿蓝的攻势更凌厉了,小萍身上仅剩的一件内裤也被脱下来。小萍害噪的想,那件已经全湿的内裤被老板阿蓝拿在手上,那他不就知道自己的感觉。另一方面,一股力量震憾着小萍心房,心想︰之前虽然爱玩,但也没有全裸,自己居然在老公的老板面前全裸,而且任凭他爱抚,甚至还跟他接吻。小萍仅存的良知终被唤起,开始用尽全身了力量挣扎。小萍的挣扎马上就被瓦解了,当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吸允着自己阴唇时,两腿弓起的姿势反而使老板阿蓝的舌头更加深入小萍阴阜。刹那间,小萍感觉一股高潮由体内拥出,蜜汁沿着大腿内侧潺潺流下,全身强烈的颤抖,快感从子宫深处漫延全身。小萍终于知道什么是高潮了,虽然和丈夫作爱很舒服,但以往在还没到这个境界时,老公便已经泄了。小萍虽然已经泄了,但老板阿蓝的攻势仍然不断,高潮的感觉不断持续,小萍的呻吟声变大了。老板阿蓝从小萍下腹爬起,抱住小萍热吻着。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坚挺和自己的私处接触,小萍心中最后对自己的呐喊︰绝不能被插入,做出背叛老公的事。阿华怒气冲冲的冲上二楼,一到二楼走廊时,陈经理的话在脑中回响,阿华不自主的将脚步放慢。老板是阿华心目中的偶像,自己有能力和老板对抗吗?万一是陈经理想陷害自己乱讲的呢?万一老板找那些兄弟来砍自己怎么办?阿华走到房门口,只听到电影播放的声音,隐约可听见女人的呻吟声。阿华不敢确定是不是小萍,小萍一向很含蓄的。阿华举起手放在门上,但始终没有推门进去。小萍用手遮住私处想阻挡老板阿蓝的插入,小萍一边遮挡一边心中想着︰老公来救我。但老板阿蓝雄壮的阴茎碰触着小萍的手背。和老板阿蓝的热吻,让小萍的抵抗愈来愈弱,一次不小心的阻挡,反而让小萍手握住老板阿蓝的阴茎。一手握住雄厚结实的感觉,小萍的防线彻底被瓦解,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龟头已接触到自己阴唇,脑中闪出一幕阿华的脸孔。小萍不愿引导老板阿蓝,放开老板阿蓝的阴茎,两手搂着老板阿蓝的脖子。阿华推着门的手慢慢的放下,他不敢想像门后的景像,他告诉自己︰要相信小萍。他也试着告诉自己︰老板不是这样的人。转过身走在走廊上,阿华突然想起小萍本不愿来。阿华想到小萍为什么不愿来,两行热泪从脸上流下。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龟头分开自己的阴唇,自己的阴道也热切的迎接老板阿蓝的龟头,流满阴阜的爱液和老板阿蓝龟头流出来的淫水混合,让老板阿蓝的龟头顺利进入,但从未接纳如此巨大阴茎的阴道仍然拒绝让老板阿蓝深入。刺入的快感让小萍弓起背,好让老板阿蓝的阴茎能更深入。小萍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老板阿蓝整根尽入,龟头正好顶到花心,火热塞满的快感让小萍泄了,又一次的高潮让小萍忘记老公在楼下,也忘了面前这个人是老公的老板。老板阿蓝只觉得小萍真是人间极品,紧紧包住自己阴茎的阴道仿佛会吞吐似的,子宫壁的振动摩擦着深入敌阵核心的龟头。老板阿蓝插入后便不敢动了,因为他担心一动便要弃甲投降了。小萍全身扭动着,在老板阿蓝开始冲刺后,小萍忘我的呻吟娇喘,每一声都让老板阿蓝的龟头酸麻。老板阿蓝不敢停顿,也不敢改变姿势,深怕一改变就泄了。啊!这种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过了,只有在二十几年前的那天,他为了报复小时候父亲的毒打,回家在父亲面前强奸母亲的那一次,也就是那一次有了菱菱。小萍进入忘我的境界,子宫传来的快感直达脑部,极度的兴奋让小萍紧抓着老板阿蓝,在老板阿蓝的背上抓下无数道的血痕。小萍一手抓着老板阿蓝的胸毛,一手搂着老板阿蓝的脖子,极度的兴奋让小萍几乎昏厥,小萍感受到一股强而有力的热流直冲进子宫深处,小萍也达到了最高快感,两人同时极度颤抖几下,便拥抱着昏厥在床上。【全文完】大嫂喋喋不休的在和小萍大吐家庭苦水。两个小孩,一个又哭又闹,另一个则把家里闹翻天了,耳中还听到大哥怒斥小孩的骂声。才两三个小时,家里就快变成菜市场了。小萍有点受不了,这时阿华换好衣服出来,看到阿华期盼的眼神,小萍只好回到房间。如果自己不去,阿华一定会很失望的,但是去,又会觉得很危险,阿华在应该安全多了吧?小萍想到大嫂喋喋不休的样子,以及大哥全家的情景,小萍决定和阿华出门。小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第一次穿上这套黑色内衣,是在高雄时老板阿蓝送的,蕾丝的大花边紧贴着乳房,带来好像情人的手在抚摸的快感。黑色蕾丝编织的内裤让阴阜若隐若现。小萍一咬牙,便从垃圾桶捡起昨天收到的礼物─黑色高弹性丝袜,穿在腿上就好像多一层皮肤似的,紧绷的收缩让小萍略微饱满的臀部更为坚挺。穿上了老板阿蓝送的白色VERSE套装,勉强扣上背后的扣子。穿上别致的两片裙,小萍心想︰一般这种裙子里面一层应该是短裤,这套却是迷你裙,老板阿蓝也真会挑。套上西装外套,看到背心以下裸露出中空的腰部,小萍随手便将外套下面两个扣子扣起遮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可以出发了。阿华带着小萍进入别墅,心想︰老婆真给自己面子,结婚以来第一次看她打扮的这么漂亮,自己差一点认不出来,带这么漂亮的老婆出门真有面子。一进入别墅,小萍心跳的非常厉害,进入客厅,看到老板阿蓝坐在牌桌上,小萍觉得老板阿蓝今天穿的非常有气质,白色长袖中山装和西裤,想到他知道自己喜欢白色。再和老板阿蓝眼神相对,小萍的脸已经比苹果还红,她觉得老板阿蓝那是一种非常满意的眼神,还好阿华还以为是自己看到这么多人害羞而脸红。他们正在打牌,其他人在看电视。阿华一到,老板阿蓝便要阿华来帮他打牌。阿华战战兢兢的坐下,小萍慌忙的拉张椅子坐在阿华旁边。老板阿蓝让座后便上楼去了。阿华看到菱菱坐在对家,眼神正打量着小萍。慌忙洗牌开始。一会儿之后,菊西便提议要上楼看电影,原来她有带LD来,楼上有200寸大萤幕,看起来比较过瘾。丁丁马上说好,丹娜和白诗便一起上楼去了。若西过来叫小萍一起去,小萍推说不想看,仍坐在阿华旁边。若西只好自己跟上去。阿华的手气不错,第一把便自摸。陈经理和爱地亏了阿华几句便付钱了。菱菱付钱给阿华时,指尖碰触到阿华,好像电了一下,便赶快缩回去。阿华假装不知道,同时怕小萍看出来,一直鼓励小萍上楼看影片。小萍执意不肯。丹娜下楼来叫小萍。小萍知道自己欠丹娜的人情,她实在无法拒绝,阿华又极力鼓吹,小萍只有依依不舍的起身上楼。丹娜站在楼梯上等她,小萍走上楼梯,看到丹娜围住下半身的浴巾掉下来,露出黑色性感内裤。小萍哀怨的回头看阿华一眼,希望阿华能留下自己。但阿华以为小萍害怕,以眼神鼓励小萍上楼。小萍每走一阶楼梯,两腿的酸麻感越强,走上二楼,小萍感觉全身已经酸软。看到小萍上楼,丹娜便转身牵着小萍。小萍看到丹娜裸露出来的臀部和裂缝中隐约可见的内裤黑绳,看着自己越来越接近房门,心中不禁害怕,在门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进到房间里,只有投影机放映影片时所发出的亮光,三边透明的玻璃围幕也都拉上窗帘。小萍一时还无法适应房内的黑暗,隐约看到大家好像都坐在床上。丹娜拉着小萍的手,带着小萍在床上找位子坐。小萍开始适应房内的灯光时,她注意到丹娜靠在床头,而菊西则半偎依着丹娜,而若西和白诗则分坐在另一头床头和床尾,丁丁则靠在白诗旁靠床中间。小萍注意到大家的衣服都还算完整,心中稍微松一口气。这时丹娜表示冷气有点冷,和小萍借外套穿。小萍便脱下西装外套给丹娜。小萍正准备将心思放到电影上时,朦胧中有个人上床坐到小萍和丁丁中间。小萍紧张的差点停止呼吸。是老板阿蓝,他上身赤裸,而下半身则围条浴巾。小萍像美人鱼的坐姿瞬间便僵硬得无法动谈。阿华突然觉得心神不宁,不自觉的朝楼梯望去,有种不安心的感觉涌上心头,阿华发现自己的精神不是很能够集中。老板阿蓝将手放在小萍中空的腰上,轻轻的抚摸。小萍觉得有只粗的手搂住自己的腰,小萍的全身发烫,感觉自己好像在火炉当中,全身的皮肤都已经绷紧。小萍没有拒绝。阿华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打牌,已经放枪给菱菱,阿华不断的朝楼梯上看,一个念头一闪而逝,那个好色的老板也在楼上。老板阿蓝的手开始在小萍大腿上来回移动。隔着丝袜,小萍仍可清楚的感受老板阿蓝的手摩擦自己大腿所带来的酸麻感,每当老板阿蓝的手接近大腿内侧敏感地带,小萍本能的将大腿夹紧,但仍然阻挡不住两腿中间女人最私密的地带传来的阵阵刺激。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开始解开自己背心后的扣子,由下而上。每解开一颗,小萍便颤抖一下。小萍感到有种湿润的感觉从脖子慢慢的在自己裸露出来的肩膀上移动,是老板阿蓝正在轻吻自己。小萍发现自己的身体正配合着老板阿蓝的轻吻。菱菱看着阿华神不守舍的样子,心中产生一股强烈的嫉妒,羡慕被对面这个男人深爱的女人。从小到大,只有别人羡慕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小萍告诉自己︰只可以让老板阿蓝抚摸,绝不能让老板阿蓝更进一步,最多也要剩下内衣在身上。想到阿华随时可能上来,刺激的快感更强了。老板阿蓝在小萍的耳朵旁轻吹,细声的赞美小萍,小萍全身都趐了。老板阿蓝将小萍搂在双腿之间,老板阿蓝卷曲的胸毛和小萍光滑的背一接触,小萍皮肤的触感马上传到子宫深处,小萍两只大腿不自觉得开始摩擦,想要消解子宫深处的呼唤。菱菱突然放下牌不打了,带着无限爱意深深看着阿华一眼,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应该还来得及。”便拉着爱地出门。爱地不知所措只好跟出去。阿华则愣在那里。老板阿蓝将小萍放躺在床上,自己侧躺在小萍身边,用手撑起半身,欣赏着小萍美丽的胸部,黑色胸罩勾勒出来的曲线刺激着老板阿蓝的小腹,老板阿蓝发现︰才刚开始,自己就已经非常坚挺了。小萍害羞的闭上眼,感觉到裙子已离开身体,心想︰绝对只能玩到爱抚就好,老公在楼下,不可以做出对不起他的事。但是小萍不知道,每次自己这么想,内心深处偷情的刺激更加催化体内的快感,近在矩尺的老公反而成为小萍更开放自己的因由,只是小萍不知道而已。老板阿蓝看着丝袜隔着的肉体,龟头尖端已渗出几滴白色液体。好美的尤物,给阿华太可惜了,经过这么多天的开发,今天终于可以验收了。从第一眼见到小萍,就知道她是一个未经琢磨的璞玉,第一次到家里来,自己从暗房内隔着魔术玻璃看着更衣室里的小萍更衣,他就知道︰小萍是千载难逢的。那也是他首次忍不住把若西叫进暗房,衣服没脱便进入若西体内。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得到小萍,而且要把小萍便成自己一个人的。陈经理拍拍阿华的肩,要阿华和他到泳池旁,他有话要和阿华说。阿华看到陈经理的神情,觉的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小萍感觉到自己的丝袜被脱下来,小萍心想︰这是极限了,不能在玩下去。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手指正延着乳罩边缘慢慢划着。手指在乳房上的刺激,小萍不自主的扭动身体,想缓和愈来愈强的快感。小萍不知道自己全身都已变成性感带。微泛潮红的皮肤衬托着黑色丝质内衣,更显小萍的妩媚。阿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原来老板居然想要自己老婆。一股愤怒直冲到顶,不行!他怎么可以让老板得逞,他要保护老婆,他不要戴绿帽子。阿华转身想冲上去救小萍,但是被陈经理拉住。小萍知道老板阿蓝正在亲吻自己额头,老板阿蓝湿润的双唇温柔的轻吻自己眼睛,沿着自己鼻梁下移。小萍心中生出警觉,害怕老板阿蓝会强吻自己。将头转边时,老板阿蓝很快把目标对准小萍的耳朵吸允耳根。小萍全身酸软,一种从未有的酸麻痒,老板阿蓝居然将舌头伸进自己耳朵内。小萍想要挣扎,但是太舒服了,让小萍身体的扭动更厉害,小萍心想︰到此就好,不能再玩下去了,再下去就真的出事了。陈经理要阿华不能轻举妄动,老板是个不简单的人,万一出什么事就完了,而且得罪老板,在这一行就不用混了,甚至被栽赃嫁祸都有可能,并且用自己当例子,若西被老板玩那么多年了。要阿华学自己忍辱负重,不然一切都玩完了。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舌伸进自己嘴里,就在小萍因为难忍的舒服将头往后仰的时候,自己的樱唇马上就被老板阿蓝的唇压住。轻轻的挣扎一下,小萍全身就已经融化了,小萍的舌头和老板阿蓝的交织在一起难分难舍,小萍第一次和阿华以外的男人接吻,天啊!这个男人的接吻技巧怎么这么高超。小萍发现自己的舌头被老板阿蓝吸允到他嘴里,自己的舌头居然在老板阿蓝的嘴里搅动,小萍不由自主的搂住老板阿蓝的脖子,两人忘我的拥吻。阿华大骂陈经理不是男人,自己的老婆被欺负还当缩头乌龟,靠老婆去巴结老板。阿华甩开陈经理往屋内走回去。陈经理不甘示弱的回顶阿华︰有胆阿华就去。要阿华问自己是凭什么当上经理,还不是靠老婆漂亮。阿华气极,跑回来打陈经理一拳,大叫︰自己绝不是那种男人。便冲回屋里。一阵热吻之后,小萍发现胸罩已经被脱掉,老板阿蓝的唇开始在自己乳房移动,自己一个乳房正被老板阿蓝搓揉,粉红色的乳头被夹在老板阿蓝的指头间。小萍知道自己的乳头早已经变硬,还隐约带点疼痛,小萍需要老板阿蓝的抚弄来解除这样的感觉。但是老板阿蓝的抚弄是消除胸部肿胀的感觉,却唤起子宫的颤抖,这种颤抖延着阴道直麻到阴唇。小萍的最后良知告诉自己︰到这里就好,不能再下去。开始发出声声不要。老板阿蓝的攻势更凌厉了,小萍身上仅剩的一件内裤也被脱下来。小萍害噪的想,那件已经全湿的内裤被老板阿蓝拿在手上,那他不就知道自己的感觉。另一方面,一股力量震憾着小萍心房,心想︰之前虽然爱玩,但也没有全裸,自己居然在老公的老板面前全裸,而且任凭他爱抚,甚至还跟他接吻。小萍仅存的良知终被唤起,开始用尽全身了力量挣扎。小萍的挣扎马上就被瓦解了,当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吸允着自己阴唇时,两腿弓起的姿势反而使老板阿蓝的舌头更加深入小萍阴阜。刹那间,小萍感觉一股高潮由体内拥出,蜜汁沿着大腿内侧潺潺流下,全身强烈的颤抖,快感从子宫深处漫延全身。小萍终于知道什么是高潮了,虽然和丈夫作爱很舒服,但以往在还没到这个境界时,老公便已经泄了。小萍虽然已经泄了,但老板阿蓝的攻势仍然不断,高潮的感觉不断持续,小萍的呻吟声变大了。老板阿蓝从小萍下腹爬起,抱住小萍热吻着。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坚挺和自己的私处接触,小萍心中最后对自己的呐喊︰绝不能被插入,做出背叛老公的事。阿华怒气冲冲的冲上二楼,一到二楼走廊时,陈经理的话在脑中回响,阿华不自主的将脚步放慢。老板是阿华心目中的偶像,自己有能力和老板对抗吗?万一是陈经理想陷害自己乱讲的呢?万一老板找那些兄弟来砍自己怎么办?阿华走到房门口,只听到电影播放的声音,隐约可听见女人的呻吟声。阿华不敢确定是不是小萍,小萍一向很含蓄的。阿华举起手放在门上,但始终没有推门进去。小萍用手遮住私处想阻挡老板阿蓝的插入,小萍一边遮挡一边心中想着︰老公来救我。但老板阿蓝雄壮的阴茎碰触着小萍的手背。和老板阿蓝的热吻,让小萍的抵抗愈来愈弱,一次不小心的阻挡,反而让小萍手握住老板阿蓝的阴茎。一手握住雄厚结实的感觉,小萍的防线彻底被瓦解,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龟头已接触到自己阴唇,脑中闪出一幕阿华的脸孔。小萍不愿引导老板阿蓝,放开老板阿蓝的阴茎,两手搂着老板阿蓝的脖子。阿华推着门的手慢慢的放下,他不敢想像门后的景像,他告诉自己︰要相信小萍。他也试着告诉自己︰老板不是这样的人。转过身走在走廊上,阿华突然想起小萍本不愿来。阿华想到小萍为什么不愿来,两行热泪从脸上流下。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龟头分开自己的阴唇,自己的阴道也热切的迎接老板阿蓝的龟头,流满阴阜的爱液和老板阿蓝龟头流出来的淫水混合,让老板阿蓝的龟头顺利进入,但从未接纳如此巨大阴茎的阴道仍然拒绝让老板阿蓝深入。刺入的快感让小萍弓起背,好让老板阿蓝的阴茎能更深入。小萍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老板阿蓝整根尽入,龟头正好顶到花心,火热塞满的快感让小萍泄了,又一次的高潮让小萍忘记老公在楼下,也忘了面前这个人是老公的老板。老板阿蓝只觉得小萍真是人间极品,紧紧包住自己阴茎的阴道仿佛会吞吐似的,子宫壁的振动摩擦着深入敌阵核心的龟头。老板阿蓝插入后便不敢动了,因为他担心一动便要弃甲投降了。小萍全身扭动着,在老板阿蓝开始冲刺后,小萍忘我的呻吟娇喘,每一声都让老板阿蓝的龟头酸麻。老板阿蓝不敢停顿,也不敢改变姿势,深怕一改变就泄了。啊!这种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过了,只有在二十几年前的那天,他为了报复小时候父亲的毒打,回家在父亲面前强奸母亲的那一次,也就是那一次有了菱菱。小萍进入忘我的境界,子宫传来的快感直达脑部,极度的兴奋让小萍紧抓着老板阿蓝,在老板阿蓝的背上抓下无数道的血痕。小萍一手抓着老板阿蓝的胸毛,一手搂着老板阿蓝的脖子,极度的兴奋让小萍几乎昏厥,小萍感受到一股强而有力的热流直冲进子宫深处,小萍也达到了最高快感,两人同时极度颤抖几下,便拥抱着昏厥在床上。【全文完】>

桦子今天接到了一批不寻常的客人。她在长盛宾馆里工作了两年多,从未遇到这种情况。桦子是宾馆二号电梯的司机。在宾馆里,只有这部电梯能够通到26层总统套房。而今天去总统套房的人有些奇怪。那是陆陆续续走进来的年轻女生,二十岁出头,身穿统一的粉色边黑色长袍桦子对这件长袍并不陌生。这是宾馆附近长荣大学的毕业礼服。每到六月份,总有些学生穿着这件衣服在附近溜达。桦子下班时经过大学校门,总能看见男男女女们在那里摆着各种姿势拍照。这些女生看来就是毕业生了。但是,她们去套房干什么呢?今天如果大学租了宾馆的总统套房进行官方活动,她不可能不知道。从第一对女生进电梯时,桦子就已经注意到她们了。因为她没想到这两个大学生会去那个房间──毕竟,长盛宾馆是五星级宾馆,而且坐落在这座超大型城市其中最繁华的一条大街上。麻烦26层。矮一点的女生对桦子说。隽婷,扬子是不是还不知道?高一点的女生对她的女伴说。她有着精致的五官和狭窄的脸颊,再加上高挑的个子,连桦子也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句。虽然因为工作关系而阅女人无数,这种素质的美女毕竟还是不多见。放心,他不知道的,这一定是个超级惊喜。矮一点的女生说。她留着乌黑的长发,笑起来显露出成熟的妩媚,看我们,他一辈子不可能有第二次这样的经历了。呵呵呵呵……两个女生笑了起来。开始,桦子觉得她们俩是在等一个叫扬子的男人。但是,后来陆续上26层的,却是三三两两统一穿着的女生。她们去总统套房干什么呢?桦子有些迷惘。本来两个女生上去,有可能是去找某个富豪──这个富豪也许名字叫扬子──毕竟现在有钱人包两个女大学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一个富豪再有钱,也不可能包这么多女生啊……莫非扬子是掮客?叮!电梯门的响铃把桦子拉回现实。但她看见的只能让她更迷惘。又走进两个穿黑袍子的女生!麻烦26层。电梯启动了。桦子用余光在偷看那两个女子。虽然她们穿得一样,但年龄看起来相差很远:一个身材丰满,即使宽松的袍子也难以遮住她的曲线,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拿着一个职业女式手袋,身上透着一种贵妇人的气质。另外一个女生则不同了,一脸稚气,提着HelloKitty的手提包,好像没有成年。忽然,成熟女生的手袋掉到了桦子脚边。处于职业习惯,桦子立刻蹲下去拣。她擡头时,发现那个女生也弯腰伸手去够。于是桦子的目光正好对准了女生松垮的袍子的领口。桦子吓得连忙把头转开。这个女生居然在袍子里面什么都没穿!桦子刚才的一瞥,瞥到了女生丰满的乳房,还有隐藏在阴影里深颜色的乳晕和乳首。桦子想起了刚才叫隽婷的女生的话:看我们都穿成一样。穿成一样!难道说,刚才进来的几批女生,包括现在电梯里的两个,除了穿长袍,里面是真空的?桦子的眼前晃动着女生们纷纷把袍子敞开,依靠在总统套房里的豪华沙发上的场景……她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第一章回忆中的回忆  烈日当空。许琦在繁华的大街上走着。她的目的地是长盛宾馆。她穿着一双女式便装凉鞋,身上只套了件黑色的袍子。乳头被袍子的劣质布料刮擦着。她感觉非常不舒服,但走了几步,她羞愧地发现它们居然开始突出来。许琦脸一红,加快了脚步。热风从袍底下灌了进来,她赤裸的下体感受到了阵阵凉意──那里已经有点潮湿了。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许琦脑里闪过的是三年半前的那个夜晚,她坐在项扬的电脑椅上,双手抱着膝盖,瞪大着眼,好像发现了地球上最惊人的秘密。那年,她刚满18岁。你……真的和余雨师姐……?项扬坐在她旁边的靠椅上,无奈地笑笑。天啊……许琦蹭地把双脚杵回地面,你和我们班主任……虽然差不了几岁,但这种师生恋……在长荣大学,本科班的班主任实际上是当年新晋的硕士生。项扬摇摇头,没有什么师生恋。他的声音沈稳而带着一点点磁性,让人听见后产生一种难以察觉的信任感。哦?没有师生恋?难道仅仅是无爱之……许琦作了个性的口型,她不太好意思说出口。但项扬点头了,是的,基本是那样。我也没有想到。许琦那女人的好奇心进一步被激发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好上的?她本来想说勾搭这个词,为什么我们在一个班里这么久,一点都没察觉?项扬叹了一口气: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第二章关于余雨的自述  我叫项扬,长荣大学本科一年级新生。今天是学校报到的日子。收到通知说,我们到教学一楼的302室开第一次班会。我以为班主任都是白发苍苍,至少一脸老气的教授。但没有想到班主任是这么年轻,而且还很漂亮。后来知道大学的班主任没中小学那种作用,而且只是个硕士生。她说她叫余雨,余秋雨没有秋天。我不喜欢余秋雨,但我喜欢她。她的鹅蛋脸,小鼻子,小脸,光滑的皮肤,得体的谈吐。我脑海里呈现出她的裸体,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身体,腋下和两腿间性感的毛,还有一对大小恰当的乳房……够了够了。许琦打断了我,你再说我就起鸡皮疙瘩了,我没兴趣听你的龌龊的想法好不?快进重点!……好吧。在我盯着余雨幻想的时候,视线忽然被前面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大家好,我叫邹媛。我擡头看那个身影,一个高个子大眼睛的美女。原来已经开始自我介绍的环节了。之前讲了什么,我基本没听到。就这样,我大学的第一次班会就在意淫中度过了。但这才是个开始。我开始想办法接近余雨。尽管那时没有非分之想,但还是有意无意找机会和她熟悉起来。于是,我不时会发短信问她一些学习上的问题。我们聊了很多。后来,她把她的书借给我看,要我去她宿舍去拿。研究生的宿舍就是比本科生好。本科生六人一间,上下铺,集体卫生间,公共澡堂。但研究生两人一间,上床下桌,独立卫浴。而且也没有门禁制度。我后来经常跑去她那里借书看,看完就换回去。有时候我们也聊聊,我得知她那时没有男朋友,也知道她的室友是她研究生的同班同学,叫何瑛。她鼓励我以后也和她们一样,主攻文学。就这样两三周过去了。有一天她找我帮忙搬一些家俱到她寝室里。我大汗淋漓地把东西搬上去之后,发现天色变了,雨倾盆而下,一阵大风吹过,把她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刮到了10楼楼下。我不顾她的阻拦,冲下楼到马路上把衣服收了上来,当然,我也湿透了。你先去洗个澡吧,要不然着凉了,我帮你把衣服烘干。余雨把干的毛巾塞到厕所的门缝里给我,然后把我的湿衣服接了出去。我洗完澡没有衣服穿,只好拿毛巾包着下身,她把她的睡袍借给我披着。我们就坐在她的书桌前聊天。后来她跟我说,那一天她看到我的裸体,产生了和我开班会时对她相似的冲动。后来你们就……许琦急忙打断我。没那么快!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那天什么都没发生,后来我雨停了我就回去了。又过了一个星期,快到10月份了,可天气又热了起来。那天下午,我把看完的书还给她,顺便买了两瓶冷饮。我发现那天她涂了口红。她的嘴唇很小,有一种倔强的可爱。聊了一会儿,我感觉身体里有种冲动,开始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句地接着她的茬。不知什么时候,我们没话说了,只是沉默地互相看着。我恢复了意识,盯着她艳红的嘴唇,心跳得很快。房间里很静,我听到了她呼吸的声息,很微弱,但是急促。于是我吻了过去。她居然闭上了眼。但当我的嘴唇贴到她的红唇上时,她还是抗拒地把头偏向一边。我追逐着她的唇,并把舌头伸到了她的嘴里。呜……她轻叫了一声。我抱住了她,钳住了她双臂,她慢了一步无法推开我。我们吻了很久才松开,大家都开始气喘吁吁了。只停了三秒,我把嘴唇移到了她光滑的脖子上,她开始轻轻叫唤起来。身体在我怀里不断挣扎。不行……她说。这时我左手依然钳着她的身体,右手已经伸进了她背后的衣服里,轻轻扫动着她的柔软的背脊。她忽然奋力一甩,把我的左手甩开了。可是我立刻又封住了她的唇,吮吸着她的舌头。右手紧搂着她,左手隔着衣服按在她的胸部之上,开始顺时针揉动。她又呜的一声,身体绷紧了一下,然后瘫软了。我右手向上一拨,把她的胸罩扣解开了。余雨的眼神突然从迷离变成了惊恐,我感到右手间的软肉忽然绷紧。她挣脱出来的双手按着我肩膀,想奋力推开我,可却没有力气。我的研究生班主任余雨,被我身体按在椅子上,双腿被我双腿夹着。她那天穿了一条到膝盖的蓝色裙子。我继续和她接吻,吮她的舌头,一边把左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这时,余雨师姐正想用右手卯足劲打我耳光,但是我左手伸到了她的腋下,摩挲着她的腋毛。她全身抖了抖,手只是轻轻拍在我脸上。当她再想打我第二下时,我已经掀起了她的T恤和胸罩。雪白的肌肤和红润的乳晕暴露在空气中。啪!她最终打了我,我左脸火辣辣的,但我没有停。我的嘴离开了她的唇后,含住了她的左乳。同时双手握住了她的双手,不让她继续动。啊……她呻吟起来。我感觉到她的乳首在我嘴里膨胀。我用舌头继续拨弄。啊……项扬……这样不行……啊……我们是师生……她气越喘越粗,身体扭动越来越厉害。我预计到她最兴奋的状态,在那之前一秒,我离开了她的乳头,直视着她。她的喊叫声倏地停止了。正因为我们是师生,师姐,余老师,请好好地教育我!我又一次吻住了她想张开的嘴唇,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将唾液涂到整个乳房都是。她挣脱了我的嘴:……可是……门没关好……她气喘吁吁地说,半裸的胸部一起一伏。我再一次把嘴按在她左乳上,拦腰把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然后抱着她向门口走去。这时她嘴里哼哼着,身体却停止了反抗,任由我把她移来移去。  第三章照猫画虎  许琦瞪大了双眼,呼吸也明显急促起来,抱?怎么能边抱边……嗯……项扬心里暗笑。他知道猎物快上钩了。他决定出手。当许琦还沈浸在香艳的想像里时,项扬的身影如箭般飞向了她。啊!许琦惊叫一声,发现自己已经被拦腰抱了起来。项扬双手抱着她的腰,把她举过头顶,让自己的脸对准她的胸。放我下去!许琦娇叱一声,扁着嘴,手死命拍着项扬的肩。她想扭动身体,但被他有力的双臂夹着。项扬的肩部肌肉发出沈重的回声,他纹丝不动,只是擡头看着许琦。就是这样。他缓缓地说。许琦恶狠狠地盯着项扬的脸。项扬长着一双浓眉,眼睛不大,但眼神犀利明亮。棱角分明的脸,英气逼人的圆寸。虽然不是帅哥,但许琦看得有些恍惚,眼神柔和了下来。项扬把她放了下来。想知道之后发生什么事吗?  第四章第一次  余雨从来没有预见过这种境地。金丝框眼镜仍架在她娇俏的鼻梁上,但木椅上的身体已是一丝不挂,双腿向两面敞开,无力地垂在地上,内裤挂在左脚的脚踝边。她的心跳得很快。她印象中上一次跳得这么快,是第一次在前男友面前脱光自己的上衣。两腿之间,是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在自己的下体上辛勤劳作着。自从那天下雨时看见过他身上匀称的肌肉之后,项扬就成为了余雨幻想对象之一。虽然晚上手淫时会想像他的裸体,但从没想过会真的实现……余雨不是一个传统的女生。虽然只在读本科时交过一个男朋友,但已经和他做过爱。不过自从大三分手之后,她再也没有碰过别的男人。现在她碰到了另一个男人,一个比她小好几岁的男人。她清楚,那只是一种肉体上的诱惑。在精神上,他们俩没有,也不可能有恋爱的高度。但肉体的诱惑却难以抵御……刚才项扬怔怔地看着她,余雨的心也怦怦地跳。在她内心深处有一种邪恶的愿望,盼望着他如野兽般扑过来,撕开她的衣服,狠狠把阳具插进自己的阴户里。于是,当项扬真的吻过来的时候,她的理智没有经过多少挣扎,就投降了。项扬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分开余雨的阴唇,用舌尖轻轻挑逗着里面粉红色的软肉。他感觉余雨的双手攥紧了他的头发。他把右手中指轻轻捅进余雨湿滑的膛肉里,开始抽送。余雨感觉自己阴阜在燃烧,一股股热流从那里喷涌而出,沿着神经线到达她的喉咙,压迫着她,让她发出阵阵低吟。她的乳头高高耸立,秀气的脚趾蜷缩着。臀部肌肉不由自主地向上擡,本能地让阴蒂接近项扬的舌头。但项扬轻巧地在她阴蒂周围的软肉上划着圈,时而含着她的小阴唇,让余雨的快感愈发强烈,却无法宣泄。他的中指每一次从阴道里抽出,汁液就顺着指尖流下来,流在他的手掌上,流在木椅上。终于,余雨的身体开始微微抽搐起来。时间到了。项扬猛地含住她的阴蒂,舌尖飞快扫动起来,同时将右手无名指也插进了她的阴道里,两根手指顶着阴道上壁,一阵飞快地震动。余雨感到下体在爆炸,冲击波让整个肉体僵硬起来。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喉咙,发出了长时间的啸喊。她感到自己全身都湿了,眼泪流到了嘴边,唾液流到了脖子上。更糟糕的是,她觉得自己没有压抑住自己的尿意。一条水柱喷到了项扬的脖子上。这高潮……从来没体验过……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身体重新瘫软在椅子上,娇喘连连。男人站了起来。余雨把眼睁开,项扬正弯着腰,注视着她赤红发烫的脸颊。哈……哈……我……你……很厉害……余雨大口喘着气。她的眼镜还架在鼻梁上。项扬把它轻轻摘下。老师,你刚才喷潮了。听到老师一词,余雨的脸又莫名其妙地提高了温度。她慢慢地说:你这个坏小子,以前坏事做得不少吧?项扬只是笑了笑,继续看着她。余雨把手按在项扬的左脸上,那里还有她刚才打他的手印。她的手缓缓而下,从脖子到胸部,抚摸着男人的厚实的肌肉。我以前从来没做过,这是我第一次。以前男朋友不习惯那里的味道,嫌脏。那你有给他含过吗?有,他很喜欢。难道你没有嫌他脏的权利吗?项扬问。余雨笑着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吻我吧,项扬。项扬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唇。同时,他的男根已经迫近了余雨的阴阜。我要进去了,老师。又一股羞耻感从余雨体内升起来,但它很快就转变为快感,当他坚硬的杵棒突进了自己的小穴。余雨上下两张嘴同时被点燃了。她呜咽着,舌头和项扬疯狂交缠,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她的丰润的大腿也擡起来,张开,然后夹在项扬坚厚的背肌上。不结实的木椅吱吱呀呀地响着,频率越来越快。伴随着两人性器摩擦的淫水声。窗外,阳光树影斑驳,许琦和她的室友冯希璇、马薇在宿舍楼下走过。她当时肯定没想到,让自己以后为之发狂的男根,正在自己走过的那栋楼上,在另一个女人的体内肆虐。桦子今天接到了一批不寻常的客人。她在长盛宾馆里工作了两年多,从未遇到这种情况。桦子是宾馆二号电梯的司机。在宾馆里,只有这部电梯能够通到26层总统套房。而今天去总统套房的人有些奇怪。那是陆陆续续走进来的年轻女生,二十岁出头,身穿统一的粉色边黑色长袍桦子对这件长袍并不陌生。这是宾馆附近长荣大学的毕业礼服。每到六月份,总有些学生穿着这件衣服在附近溜达。桦子下班时经过大学校门,总能看见男男女女们在那里摆着各种姿势拍照。这些女生看来就是毕业生了。但是,她们去套房干什么呢?今天如果大学租了宾馆的总统套房进行官方活动,她不可能不知道。从第一对女生进电梯时,桦子就已经注意到她们了。因为她没想到这两个大学生会去那个房间──毕竟,长盛宾馆是五星级宾馆,而且坐落在这座超大型城市其中最繁华的一条大街上。麻烦26层。矮一点的女生对桦子说。隽婷,扬子是不是还不知道?高一点的女生对她的女伴说。她有着精致的五官和狭窄的脸颊,再加上高挑的个子,连桦子也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句。虽然因为工作关系而阅女人无数,这种素质的美女毕竟还是不多见。放心,他不知道的,这一定是个超级惊喜。矮一点的女生说。她留着乌黑的长发,笑起来显露出成熟的妩媚,看我们,他一辈子不可能有第二次这样的经历了。呵呵呵呵……两个女生笑了起来。开始,桦子觉得她们俩是在等一个叫扬子的男人。但是,后来陆续上26层的,却是三三两两统一穿着的女生。她们去总统套房干什么呢?桦子有些迷惘。本来两个女生上去,有可能是去找某个富豪──这个富豪也许名字叫扬子──毕竟现在有钱人包两个女大学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一个富豪再有钱,也不可能包这么多女生啊……莫非扬子是掮客?叮!电梯门的响铃把桦子拉回现实。但她看见的只能让她更迷惘。又走进两个穿黑袍子的女生!麻烦26层。电梯启动了。桦子用余光在偷看那两个女子。虽然她们穿得一样,但年龄看起来相差很远:一个身材丰满,即使宽松的袍子也难以遮住她的曲线,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拿着一个职业女式手袋,身上透着一种贵妇人的气质。另外一个女生则不同了,一脸稚气,提着HelloKitty的手提包,好像没有成年。忽然,成熟女生的手袋掉到了桦子脚边。处于职业习惯,桦子立刻蹲下去拣。她擡头时,发现那个女生也弯腰伸手去够。于是桦子的目光正好对准了女生松垮的袍子的领口。桦子吓得连忙把头转开。这个女生居然在袍子里面什么都没穿!桦子刚才的一瞥,瞥到了女生丰满的乳房,还有隐藏在阴影里深颜色的乳晕和乳首。桦子想起了刚才叫隽婷的女生的话:看我们都穿成一样。穿成一样!难道说,刚才进来的几批女生,包括现在电梯里的两个,除了穿长袍,里面是真空的?桦子的眼前晃动着女生们纷纷把袍子敞开,依靠在总统套房里的豪华沙发上的场景……她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第一章回忆中的回忆  烈日当空。许琦在繁华的大街上走着。她的目的地是长盛宾馆。她穿着一双女式便装凉鞋,身上只套了件黑色的袍子。乳头被袍子的劣质布料刮擦着。她感觉非常不舒服,但走了几步,她羞愧地发现它们居然开始突出来。许琦脸一红,加快了脚步。热风从袍底下灌了进来,她赤裸的下体感受到了阵阵凉意──那里已经有点潮湿了。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许琦脑里闪过的是三年半前的那个夜晚,她坐在项扬的电脑椅上,双手抱着膝盖,瞪大着眼,好像发现了地球上最惊人的秘密。那年,她刚满18岁。你……真的和余雨师姐……?项扬坐在她旁边的靠椅上,无奈地笑笑。天啊……许琦蹭地把双脚杵回地面,你和我们班主任……虽然差不了几岁,但这种师生恋……在长荣大学,本科班的班主任实际上是当年新晋的硕士生。项扬摇摇头,没有什么师生恋。他的声音沈稳而带着一点点磁性,让人听见后产生一种难以察觉的信任感。哦?没有师生恋?难道仅仅是无爱之……许琦作了个性的口型,她不太好意思说出口。但项扬点头了,是的,基本是那样。我也没有想到。许琦那女人的好奇心进一步被激发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好上的?她本来想说勾搭这个词,为什么我们在一个班里这么久,一点都没察觉?项扬叹了一口气: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第二章关于余雨的自述  我叫项扬,长荣大学本科一年级新生。今天是学校报到的日子。收到通知说,我们到教学一楼的302室开第一次班会。我以为班主任都是白发苍苍,至少一脸老气的教授。但没有想到班主任是这么年轻,而且还很漂亮。后来知道大学的班主任没中小学那种作用,而且只是个硕士生。她说她叫余雨,余秋雨没有秋天。我不喜欢余秋雨,但我喜欢她。她的鹅蛋脸,小鼻子,小脸,光滑的皮肤,得体的谈吐。我脑海里呈现出她的裸体,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身体,腋下和两腿间性感的毛,还有一对大小恰当的乳房……够了够了。许琦打断了我,你再说我就起鸡皮疙瘩了,我没兴趣听你的龌龊的想法好不?快进重点!……好吧。在我盯着余雨幻想的时候,视线忽然被前面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大家好,我叫邹媛。我擡头看那个身影,一个高个子大眼睛的美女。原来已经开始自我介绍的环节了。之前讲了什么,我基本没听到。就这样,我大学的第一次班会就在意淫中度过了。但这才是个开始。我开始想办法接近余雨。尽管那时没有非分之想,但还是有意无意找机会和她熟悉起来。于是,我不时会发短信问她一些学习上的问题。我们聊了很多。后来,她把她的书借给我看,要我去她宿舍去拿。研究生的宿舍就是比本科生好。本科生六人一间,上下铺,集体卫生间,公共澡堂。但研究生两人一间,上床下桌,独立卫浴。而且也没有门禁制度。我后来经常跑去她那里借书看,看完就换回去。有时候我们也聊聊,我得知她那时没有男朋友,也知道她的室友是她研究生的同班同学,叫何瑛。她鼓励我以后也和她们一样,主攻文学。就这样两三周过去了。有一天她找我帮忙搬一些家俱到她寝室里。我大汗淋漓地把东西搬上去之后,发现天色变了,雨倾盆而下,一阵大风吹过,把她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刮到了10楼楼下。我不顾她的阻拦,冲下楼到马路上把衣服收了上来,当然,我也湿透了。你先去洗个澡吧,要不然着凉了,我帮你把衣服烘干。余雨把干的毛巾塞到厕所的门缝里给我,然后把我的湿衣服接了出去。我洗完澡没有衣服穿,只好拿毛巾包着下身,她把她的睡袍借给我披着。我们就坐在她的书桌前聊天。后来她跟我说,那一天她看到我的裸体,产生了和我开班会时对她相似的冲动。后来你们就……许琦急忙打断我。没那么快!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那天什么都没发生,后来我雨停了我就回去了。又过了一个星期,快到10月份了,可天气又热了起来。那天下午,我把看完的书还给她,顺便买了两瓶冷饮。我发现那天她涂了口红。她的嘴唇很小,有一种倔强的可爱。聊了一会儿,我感觉身体里有种冲动,开始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句地接着她的茬。不知什么时候,我们没话说了,只是沉默地互相看着。我恢复了意识,盯着她艳红的嘴唇,心跳得很快。房间里很静,我听到了她呼吸的声息,很微弱,但是急促。于是我吻了过去。她居然闭上了眼。但当我的嘴唇贴到她的红唇上时,她还是抗拒地把头偏向一边。我追逐着她的唇,并把舌头伸到了她的嘴里。呜……她轻叫了一声。我抱住了她,钳住了她双臂,她慢了一步无法推开我。我们吻了很久才松开,大家都开始气喘吁吁了。只停了三秒,我把嘴唇移到了她光滑的脖子上,她开始轻轻叫唤起来。身体在我怀里不断挣扎。不行……她说。这时我左手依然钳着她的身体,右手已经伸进了她背后的衣服里,轻轻扫动着她的柔软的背脊。她忽然奋力一甩,把我的左手甩开了。可是我立刻又封住了她的唇,吮吸着她的舌头。右手紧搂着她,左手隔着衣服按在她的胸部之上,开始顺时针揉动。她又呜的一声,身体绷紧了一下,然后瘫软了。我右手向上一拨,把她的胸罩扣解开了。余雨的眼神突然从迷离变成了惊恐,我感到右手间的软肉忽然绷紧。她挣脱出来的双手按着我肩膀,想奋力推开我,可却没有力气。我的研究生班主任余雨,被我身体按在椅子上,双腿被我双腿夹着。她那天穿了一条到膝盖的蓝色裙子。我继续和她接吻,吮她的舌头,一边把左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这时,余雨师姐正想用右手卯足劲打我耳光,但是我左手伸到了她的腋下,摩挲着她的腋毛。她全身抖了抖,手只是轻轻拍在我脸上。当她再想打我第二下时,我已经掀起了她的T恤和胸罩。雪白的肌肤和红润的乳晕暴露在空气中。啪!她最终打了我,我左脸火辣辣的,但我没有停。我的嘴离开了她的唇后,含住了她的左乳。同时双手握住了她的双手,不让她继续动。啊……她呻吟起来。我感觉到她的乳首在我嘴里膨胀。我用舌头继续拨弄。啊……项扬……这样不行……啊……我们是师生……她气越喘越粗,身体扭动越来越厉害。我预计到她最兴奋的状态,在那之前一秒,我离开了她的乳头,直视着她。她的喊叫声倏地停止了。正因为我们是师生,师姐,余老师,请好好地教育我!我又一次吻住了她想张开的嘴唇,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将唾液涂到整个乳房都是。她挣脱了我的嘴:……可是……门没关好……她气喘吁吁地说,半裸的胸部一起一伏。我再一次把嘴按在她左乳上,拦腰把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然后抱着她向门口走去。这时她嘴里哼哼着,身体却停止了反抗,任由我把她移来移去。  第三章照猫画虎  许琦瞪大了双眼,呼吸也明显急促起来,抱?怎么能边抱边……嗯……项扬心里暗笑。他知道猎物快上钩了。他决定出手。当许琦还沈浸在香艳的想像里时,项扬的身影如箭般飞向了她。啊!许琦惊叫一声,发现自己已经被拦腰抱了起来。项扬双手抱着她的腰,把她举过头顶,让自己的脸对准她的胸。放我下去!许琦娇叱一声,扁着嘴,手死命拍着项扬的肩。她想扭动身体,但被他有力的双臂夹着。项扬的肩部肌肉发出沈重的回声,他纹丝不动,只是擡头看着许琦。就是这样。他缓缓地说。许琦恶狠狠地盯着项扬的脸。项扬长着一双浓眉,眼睛不大,但眼神犀利明亮。棱角分明的脸,英气逼人的圆寸。虽然不是帅哥,但许琦看得有些恍惚,眼神柔和了下来。项扬把她放了下来。想知道之后发生什么事吗?  第四章第一次  余雨从来没有预见过这种境地。金丝框眼镜仍架在她娇俏的鼻梁上,但木椅上的身体已是一丝不挂,双腿向两面敞开,无力地垂在地上,内裤挂在左脚的脚踝边。她的心跳得很快。她印象中上一次跳得这么快,是第一次在前男友面前脱光自己的上衣。两腿之间,是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在自己的下体上辛勤劳作着。自从那天下雨时看见过他身上匀称的肌肉之后,项扬就成为了余雨幻想对象之一。虽然晚上手淫时会想像他的裸体,但从没想过会真的实现……余雨不是一个传统的女生。虽然只在读本科时交过一个男朋友,但已经和他做过爱。不过自从大三分手之后,她再也没有碰过别的男人。现在她碰到了另一个男人,一个比她小好几岁的男人。她清楚,那只是一种肉体上的诱惑。在精神上,他们俩没有,也不可能有恋爱的高度。但肉体的诱惑却难以抵御……刚才项扬怔怔地看着她,余雨的心也怦怦地跳。在她内心深处有一种邪恶的愿望,盼望着他如野兽般扑过来,撕开她的衣服,狠狠把阳具插进自己的阴户里。于是,当项扬真的吻过来的时候,她的理智没有经过多少挣扎,就投降了。项扬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分开余雨的阴唇,用舌尖轻轻挑逗着里面粉红色的软肉。他感觉余雨的双手攥紧了他的头发。他把右手中指轻轻捅进余雨湿滑的膛肉里,开始抽送。余雨感觉自己阴阜在燃烧,一股股热流从那里喷涌而出,沿着神经线到达她的喉咙,压迫着她,让她发出阵阵低吟。她的乳头高高耸立,秀气的脚趾蜷缩着。臀部肌肉不由自主地向上擡,本能地让阴蒂接近项扬的舌头。但项扬轻巧地在她阴蒂周围的软肉上划着圈,时而含着她的小阴唇,让余雨的快感愈发强烈,却无法宣泄。他的中指每一次从阴道里抽出,汁液就顺着指尖流下来,流在他的手掌上,流在木椅上。终于,余雨的身体开始微微抽搐起来。时间到了。项扬猛地含住她的阴蒂,舌尖飞快扫动起来,同时将右手无名指也插进了她的阴道里,两根手指顶着阴道上壁,一阵飞快地震动。余雨感到下体在爆炸,冲击波让整个肉体僵硬起来。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喉咙,发出了长时间的啸喊。她感到自己全身都湿了,眼泪流到了嘴边,唾液流到了脖子上。更糟糕的是,她觉得自己没有压抑住自己的尿意。一条水柱喷到了项扬的脖子上。这高潮……从来没体验过……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身体重新瘫软在椅子上,娇喘连连。男人站了起来。余雨把眼睁开,项扬正弯着腰,注视着她赤红发烫的脸颊。哈……哈……我……你……很厉害……余雨大口喘着气。她的眼镜还架在鼻梁上。项扬把它轻轻摘下。老师,你刚才喷潮了。听到老师一词,余雨的脸又莫名其妙地提高了温度。她慢慢地说:你这个坏小子,以前坏事做得不少吧?项扬只是笑了笑,继续看着她。余雨把手按在项扬的左脸上,那里还有她刚才打他的手印。她的手缓缓而下,从脖子到胸部,抚摸着男人的厚实的肌肉。我以前从来没做过,这是我第一次。以前男朋友不习惯那里的味道,嫌脏。那你有给他含过吗?有,他很喜欢。难道你没有嫌他脏的权利吗?项扬问。余雨笑着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吻我吧,项扬。项扬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唇。同时,他的男根已经迫近了余雨的阴阜。我要进去了,老师。又一股羞耻感从余雨体内升起来,但它很快就转变为快感,当他坚硬的杵棒突进了自己的小穴。余雨上下两张嘴同时被点燃了。她呜咽着,舌头和项扬疯狂交缠,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她的丰润的大腿也擡起来,张开,然后夹在项扬坚厚的背肌上。不结实的木椅吱吱呀呀地响着,频率越来越快。伴随着两人性器摩擦的淫水声。窗外,阳光树影斑驳,许琦和她的室友冯希璇、马薇在宿舍楼下走过。她当时肯定没想到,让自己以后为之发狂的男根,正在自己走过的那栋楼上,在另一个女人的体内肆虐。

分享:

無碼中出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