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ONDO-040216_273 -[無碼] 水谷 最新一本道 040216_273 放學後的足療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1PONDO-040216_273 -[無碼] 水谷 最新一本道 040216_273 放學後的足療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

美国华人来信信件内容如下:我姓李,今年四十三岁,在美居留有十七年,来美前一个月结婚,现为工程师,当中班,下午三点至十二点。我老婆亚玲今年四十岁,珠圆玉润,书礼传家,父为中文教授,我老婆虽已四十,皮肤白晰,因不能生育,身段保持得还好,亦颇具姿色,在家主持家务,温柔淑德,正如一般贤妻形格。但最近两个月来,发现她行动有异,衣着新潮,神神秘秘。我有时夜间偶然打电话回家时,发现并没有人接听,后来明查暗访,我发现她居然有了越轨行为,情夫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越南华人,其貌不扬,于是我便? brvbar;问她。她要我先原谅她才肯把实情相告,我表示祇要她实说,不再继续,就既往不究,但她还是羞于启齿。于是我和她上了床、关了灯,在我苦苦追问之下,我老婆亦从实招来,告诉我那情夫叫亚强,在一间餐馆当侍应,人人称他为强哥。以下是就是我老婆的自述︰两个月前的一日,我约了要好的姐妹亚美去餐馆吃饭,她临时有事没来到,亚强见我独自一人,便上来勾搭。我初初对他并没有好感,但当他用凝视又带有情感的眼神望着我时,我发觉我被他吸引,不由得偷偷去看他,同时心里也居然有性需要。真是冤孽了,跟着不知怎样地,我便胡里糊涂地给了他我的电话号码。两天后,他打电话给我,初初说些客气话,跟着便藉词挑引,言词中亦带有淫意,令我听了心情蕩漾,有极度需要男人慰寂的感觉,于是迷迷濛濛地按照他所给的地址,一个人去了他的住处。他住的是单身公寓,当时他的门并没有上锁,我推门而入,见他就坐在床边,他上身赤裸,下身祇穿一条底裤。我顿时面上一热,他叫我顺手关门。我关好门后,他便站起身来,走近我的身边,我癡癡地望到他隔着内裤被巨大阳具撑起之处,不觉口乾舌燥、心跳加剧。接着,他隔着衣服抚摸我,慢慢脱我的衣服,她脱下我的上衣,我紧张地摀住我的胸部,他脱下我的内裤,我又不得不放弃上面掩住下面。我被他脱精光,当时觉得满面发烫,直觉上很想立即和他性交,但心中亦难免非常羞耻,因为是第一次对着老公以外的男子赤身露体。这时亚强也已脱下内裤,右手将我抱住,左手摸住我的右乳房,而下面用巨大的阳具贴住我下体。当时我的淫念愈升愈高,终于冲昏了理智,祇希望他尽快将阳具插入,尽快将我淫辱,才可以消去我慾火,但他祇是眼定定地望着我,左手慢慢爱抚我的肥奶,而我忍不住想用手握着他的肉棒。作者: 218.19.198.* 2004-2-10 10:36   回複此发言38 回複:我该不该参加性派对亚强却把我推开,要我含着玩,我从来都没有试过口交,不禁踌躇不前。犹豫间,他一手搓在我阴唇,把我的阴户一捞,我当时祇觉双脚一软,就跪在他面前,他便将他肉棒放入我口中,教我又含又舐,并教我如何舐吸睪丸。玩一会儿后,他把我放在床上,再慢慢抚弄我丰腴的乳房。当他摸到我下体时,他说︰“你的阴毛又多又密,真是天生大食女人,相信你老公一定餵你不饱。其实,我一眼见到你,我就知我一定可以脱掉你的内裤,而我表弟亚文也说,你既美艳又庄重,又说如果和你玩一次,短几年命都肯的。”当时我听得羞惭难禁、无地自容,也被他的好话赞美听得飘飘然,而且我下面的大小阴唇也被他抚弄到又骚又痒。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将两腿分开,低声说道︰“强哥……你……给我﹗”亚强严肃地说道︰“你那么斯文,怎么能玩得痛快,应该说:强哥,你干我,大力地干我吧﹗”当时我很羞惭,但还是照讲了,不停地求他说︰“强哥,干我吧﹗”于是,他将肉棒插进我下体,跟着拼命地狠抽猛插,而我亦扭动臀部,阴穴一张一合夹吮着他的肉棒,兴奋忘形地呻吟呼叫,高潮一浪又接一浪。大约二十分钟后,亚强那又浓又稠、强而有力的滚热阳精猛地直射入我子宫时,那种美妙感和舒服,使我真正地尝到男人的滋昧。 一星期后,亚强又打电话给我了,我当时心中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既很回味他给我的快乐,但又觉得被玩弄、羞辱,愧对老公。想了又想,终于禁不住他在电话里细语情挑,春心蕩漾之下,又去了他处,到达后才知他表弟亚文亦在场。亚文在餐馆收拾碗碟,才十六岁,亚强见到我后,随即叫我脱光身上的衣服。我目瞪口呆地站着,不愿在阿文面前脱衣服,但亚强大声喝我,他说我如果不脱,就即刻离开,以后不要再来﹗当时亚文走过来做好人,他一边和亚强讲情、一边动手替我脱衣服,那时我心里祇顾委曲,就任由他解开我的衣钮,敞开上衣。我并没有戴胸围,他一手就握住我的胸部的肉,还用手指在我的奶头轻捏慢撚。我即时面红耳热,周身骚痒,一下子就想到性交那回事,但又见到有点儿难堪,因为我和他在年龄方面,就好像两母子一样。当时亚强又开口说︰“亚文好想弄干你,他虽然年纪还小,但他那条?brvbar;西一点都不小,你先和他试试吧﹗”我当时亦已情动,更不想作拒抗,把心一横,反而自己脱个清光,任由那小子在搓摸挑撚,更敞开两腿,将他抱入怀中。当时,我觉得祇要是男人的话,谁都可以同我交媾了,但亚文仍然祇是保持着轻撩慢撚,没有对我进一步行动。直到我下体淫水不停地流出了,于是他才推我在床边,将我两腿拍开,一条肉棒直插入我阴部深处,一阵急攻,他的?brvbar;西果然不小,插得我十分过瘾。可能他入世未深,经历尚浅,祇弄干了两、三分钟后,便一泄如注。他休息了一阵,便要我口含他的肉棒,另一手则抚摸我的奶头,一会儿后,他又硬了起来,再次提枪上马,他让我伏着,从后面将我下体直插至底。我被亚文干时,亚强一直在旁边看,我觉得羞愧,但也更兴奋。后来亚强也过来,把他的?brvbar;西塞进我的嘴里,他俩简直搞得我欲仙欲死……老婆说到这里,又羞愧又兴奋,脸红耳赤说不下去了。我听了老婆这番忆述之后,心里十分感慨,其实应该惭愧的是我才对,自和她结婚以来,可以说没有一次房事令她产生过她所说的这种高潮。作者: 218.19.198.* 2004-2-10 10:36   回複此发言39 回複:我该不该参加性派对不知甚么原因,我总是不易动情,举而不坚,经数次验身结果,身体正常,但房事次次依然如是,搞得我失却信心,不敢面对﹗近十年来我兴老婆分床而睡,而她温婉贤淑,从来未有怨言,回想起来,我的确是疏忽了她的感受﹗于是,我痛下决心,对我老婆说︰“我自己不行,也不能怪你,不过我想见见他,希望他不是坏人,除了因为是你的胴体吸引他之外,并没有甚么企图,我就让你们保持目前的关係,继续来往。”她听我这么说,面上一红,说道︰“好吧﹗我去约他。”不知为了甚么,我突然特别兴奋,而我老婆也似有所需,于是我们干了起来,这一次要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多,但我觉得她还是未到最高的好处。隔天我查过老婆所说的那个男人,知道他并非黑道中人,也放下心。数日后,亚强出现在我们的睡房中,他果然是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精壮男人,粗线条的外形,并非流氓的模样,身高五尺五,说话很粗俗,但有义气,讲道理。事前他并不知我已经了解他和我老婆的事,谈了一会以后,我便直接了当的对他讲明请他来的用意,表示不介意他和我妻子上床,但我爱她,不能离开她﹗他愣了一下,亦表明心态:他对我老婆祇是友谊,发洩性慾而已。我们在房间里谈完出来,我老婆正在客厅中等待,她身穿一件过的浅色吊带睡袍,未戴奶罩,两粒奶头若隐若现,一双勾魂的媚眼望着亚强,亚强亦不客气,上前拥抱着她,双手从后身将她一对肥奶上下搓揉。当时我见到我老婆面红耳热,不胜羞惭,老是偷眼望着我,我心想:不如送佛送到西吧﹗便说道︰“你们放心玩吧﹗我出去一下﹗”亚强道︰“李先生,你留下,或者对你的毛病有好处的﹗”我心想︰“老婆一定是把我的丑事都抖出来了。”但终于还是留下了。望着我老婆淫浪地蠕动着肉体,任亚强将她的睡衣和底裤通通脱下,并要她伏在桌子的边沿,从后面扒弄她的屁眼及阴唇,她也无顾忌地地呻吟,亚强更将手指插入她下体,她“啊﹗”一声,双手震动,并开口叫道︰“强哥﹗我……我……我要呀﹗”亚强说道︰“你又忘了我怎么教你吗﹖”我老婆望了我一眼,终于出声叫道︰“强哥,你干我吧﹗插进来干我啦﹗”亚强迅速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将肉棒拿出。作者: 218.19.198.* 2004-2-10 10:38   回複此发言40 回複:我该不该参加性派对哇﹗真的比我大好多,他并不即时插入,而是将肉棒在我老婆的阴唇上慢慢磨擦,我见她不停地叫唤︰“强哥,强哥,我……我好痒呀﹗快干我啦﹗”亚强这才将肉棒笔直地插入她阴户内,我老婆也乐得大叫︰“干死我,大力的干死我,我好痒呀﹗强哥,大力干我吧﹗强哥﹗”我当时听到目定口呆,到现在才真正了解我老婆的性慾心态,我见到他们激烈肉搏时,我的肉棒亦蠢蠢欲动。亚强见到了,立即呼吁我加入。我不太习惯,正在犹豫,亚强突然把我老婆精赤溜光的肉体向我推过来,我老婆随即脱我的衣服,疯狂中连钮扣也扯断了。当我也光脱脱时,我老婆见我的阳具已经硬立,便弯着腰,衔住我的龟头舐啜,还用舌头舔捲不休。我不知我老婆甚么时候已经有这样的“口技”,又见到亚强站在我老婆屁股后面,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在她阴道抽插干弄,心里一兴奋,那不争气的? brvbar;西竟然比平时状态好时还要硬和大。我老婆又惊又喜,她狂吸一下,然后吐出,转身让我插入她的阴道。我一边在老婆肉体里干弄,一边望着她替另一个男人口交,心里的兴奋无以伦比,也不记得支持了多久,就在老婆的阴道里射精了。我老婆回过头来用口含、舌舐,希望我再振雄风,但很久仍未有起色,我便放弃,疲乏地回我自己的床上慢慢睡去了。当我一觉醒来时,祇见他们两人也在床上,我老婆手里握住亚强的阳具,而亚强则侧身吻着我老婆的耳朵、耳珠,一手抚摸着她的大肥奶,两人似仍未睡醒。我当时百感患m然此事对我来说,有些难堪、有些尴尬,但我还是深爱着我的老婆,她快乐,我亦应该为她快乐,而且我在美十七年,耳闻目睹,朋友同事有人搞同性恋、亦有人换妻,而且家庭和睦,各得其所,何必太拘谨呢﹖人生祇不过几十年,中国几千年保守思想,重男轻女,受害者何祇众数,“贞节”这两个字,令到多少女子含恨而终﹖好像“庄子试妻”,自私自利,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女人一定要从一而终,十分无理,而且男女都一样有性慾,这是自然生理现象,所以我对我老婆的婚外性行为十分接受并谅解。那个亚文也不时带他的年轻女友来参与,她叫做青茵,祇是个十几岁的越南少女,身材娇小,但稍嫌纤瘦,记得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尚未经历过群交的游戏。那次是在客厅进行,亚文带青茵来了之后,便把她交给我,祇顾着和阿强合力把我老婆放在茶几上弄干。当时,我对这位年轻的少女也无从入手,我祇是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观看,初时也不是离得很近,但我老婆被两个男人弄干得粉腿乱舞,她不得不向我身边靠拢过来。望着我老婆白嫩的肉体,正被男人们肆意玩弄,不但我性慾亢奋,青茵也浑身微微地抖颤着。我轻轻捉住她的手儿,她也没有挣开。我用手指在她的手心轻轻搔了搔,她知趣地对我回眸一笑,于是我低声在她耳边问道︰“我们到房间里玩,好吗﹖”青茵含羞地点了点头。作者: 218.19.198.* 2004-2-10 10:39   回複此发言41 回複:我该不该参加性派对我们站起来,向睡房走去,身后仍传来我老婆的淫呼浪叫。进房之后,青茵彷彿变成了另一个人,她主动替我宽衣解带,我也还之有礼,当我们肉帛相见时,我知道亚文为甚么有这样一个青春少女,还仍然对我的阿玲那么兴趣。原来青茵虽然是个嫩娃儿,可惜身体并未发育得很完美,她的乳房小小的,耻部的毛髮也没长出来。但是说也奇怪,眼前这位少女却是令我非常亢奋,光秃秃的一个水蜜桃,见了蛮可爱的。我的小?brvbar;西早已一柱擎天,祇是一时间却不懂和她怎样做前奏的调情。正在束手无策时,青茵却已经躺在床沿,举起双腿M字分开,摆出等插的姿势。我于是上前,毫不客气地插入干弄。我的位置正好看到客厅的动静,我一边在青茵的阴道里抽插,一边观赏我老婆在任由两个男人弄干,那滋味真是兴奋异常,毕生难忘﹗青茵不让我在她阴道里射精,但却要我在她口中发洩,还吞食我的精液。我们玩得十分和睦、开心,我有时也带老婆去他们的住处玩。这事开始在四年前,现在亦仍然偶有来往,我老婆亦很常露笑容,不像以前那样郁郁寡欢,对我亦特别细心、顺从,家庭更加和谐。本来我亦不便洩露这种事情,夜半无聊,执笔投书。希望公诸同好,并想表示男女应该是平等的。某美国华侨书美国华人来信信件内容如下:我姓李,今年四十三岁,在美居留有十七年,来美前一个月结婚,现为工程师,当中班,下午三点至十二点。我老婆亚玲今年四十岁,珠圆玉润,书礼传家,父为中文教授,我老婆虽已四十,皮肤白晰,因不能生育,身段保持得还好,亦颇具姿色,在家主持家务,温柔淑德,正如一般贤妻形格。但最近两个月来,发现她行动有异,衣着新潮,神神秘秘。我有时夜间偶然打电话回家时,发现并没有人接听,后来明查暗访,我发现她居然有了越轨行为,情夫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越南华人,其貌不扬,于是我便? brvbar;问她。她要我先原谅她才肯把实情相告,我表示祇要她实说,不再继续,就既往不究,但她还是羞于启齿。于是我和她上了床、关了灯,在我苦苦追问之下,我老婆亦从实招来,告诉我那情夫叫亚强,在一间餐馆当侍应,人人称他为强哥。以下是就是我老婆的自述︰两个月前的一日,我约了要好的姐妹亚美去餐馆吃饭,她临时有事没来到,亚强见我独自一人,便上来勾搭。我初初对他并没有好感,但当他用凝视又带有情感的眼神望着我时,我发觉我被他吸引,不由得偷偷去看他,同时心里也居然有性需要。真是冤孽了,跟着不知怎样地,我便胡里糊涂地给了他我的电话号码。两天后,他打电话给我,初初说些客气话,跟着便藉词挑引,言词中亦带有淫意,令我听了心情蕩漾,有极度需要男人慰寂的感觉,于是迷迷濛濛地按照他所给的地址,一个人去了他的住处。他住的是单身公寓,当时他的门并没有上锁,我推门而入,见他就坐在床边,他上身赤裸,下身祇穿一条底裤。我顿时面上一热,他叫我顺手关门。我关好门后,他便站起身来,走近我的身边,我癡癡地望到他隔着内裤被巨大阳具撑起之处,不觉口乾舌燥、心跳加剧。接着,他隔着衣服抚摸我,慢慢脱我的衣服,她脱下我的上衣,我紧张地摀住我的胸部,他脱下我的内裤,我又不得不放弃上面掩住下面。我被他脱精光,当时觉得满面发烫,直觉上很想立即和他性交,但心中亦难免非常羞耻,因为是第一次对着老公以外的男子赤身露体。这时亚强也已脱下内裤,右手将我抱住,左手摸住我的右乳房,而下面用巨大的阳具贴住我下体。当时我的淫念愈升愈高,终于冲昏了理智,祇希望他尽快将阳具插入,尽快将我淫辱,才可以消去我慾火,但他祇是眼定定地望着我,左手慢慢爱抚我的肥奶,而我忍不住想用手握着他的肉棒。作者: 218.19.198.* 2004-2-10 10:36   回複此发言38 回複:我该不该参加性派对亚强却把我推开,要我含着玩,我从来都没有试过口交,不禁踌躇不前。犹豫间,他一手搓在我阴唇,把我的阴户一捞,我当时祇觉双脚一软,就跪在他面前,他便将他肉棒放入我口中,教我又含又舐,并教我如何舐吸睪丸。玩一会儿后,他把我放在床上,再慢慢抚弄我丰腴的乳房。当他摸到我下体时,他说︰“你的阴毛又多又密,真是天生大食女人,相信你老公一定餵你不饱。其实,我一眼见到你,我就知我一定可以脱掉你的内裤,而我表弟亚文也说,你既美艳又庄重,又说如果和你玩一次,短几年命都肯的。”当时我听得羞惭难禁、无地自容,也被他的好话赞美听得飘飘然,而且我下面的大小阴唇也被他抚弄到又骚又痒。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将两腿分开,低声说道︰“强哥……你……给我﹗”亚强严肃地说道︰“你那么斯文,怎么能玩得痛快,应该说:强哥,你干我,大力地干我吧﹗”当时我很羞惭,但还是照讲了,不停地求他说︰“强哥,干我吧﹗”于是,他将肉棒插进我下体,跟着拼命地狠抽猛插,而我亦扭动臀部,阴穴一张一合夹吮着他的肉棒,兴奋忘形地呻吟呼叫,高潮一浪又接一浪。大约二十分钟后,亚强那又浓又稠、强而有力的滚热阳精猛地直射入我子宫时,那种美妙感和舒服,使我真正地尝到男人的滋昧。一星期后,亚强又打电话给我了,我当时心中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既很回味他给我的快乐,但又觉得被玩弄、羞辱,愧对老公。想了又想,终于禁不住他在电话里细语情挑,春心蕩漾之下,又去了他处,到达后才知他表弟亚文亦在场。亚文在餐馆收拾碗碟,才十六岁,亚强见到我后,随即叫我脱光身上的衣服。我目瞪口呆地站着,不愿在阿文面前脱衣服,但亚强大声喝我,他说我如果不脱,就即刻离开,以后不要再来﹗当时亚文走过来做好人,他一边和亚强讲情、一边动手替我脱衣服,那时我心里祇顾委曲,就任由他解开我的衣钮,敞开上衣。我并没有戴胸围,他一手就握住我的胸部的肉,还用手指在我的奶头轻捏慢撚。我即时面红耳热,周身骚痒,一下子就想到性交那回事,但又见到有点儿难堪,因为我和他在年龄方面,就好像两母子一样。当时亚强又开口说︰“亚文好想弄干你,他虽然年纪还小,但他那条?brvbar;西一点都不小,你先和他试试吧﹗”我当时亦已情动,更不想作拒抗,把心一横,反而自己脱个清光,任由那小子在搓摸挑撚,更敞开两腿,将他抱入怀中。当时,我觉得祇要是男人的话,谁都可以同我交媾了,但亚文仍然祇是保持着轻撩慢撚,没有对我进一步行动。直到我下体淫水不停地流出了,于是他才推我在床边,将我两腿拍开,一条肉棒直插入我阴部深处,一阵急攻,他的?brvbar;西果然不小,插得我十分过瘾。可能他入世未深,经历尚浅,祇弄干了两、三分钟后,便一泄如注。他休息了一阵,便要我口含他的肉棒,另一手则抚摸我的奶头,一会儿后,他又硬了起来,再次提枪上马,他让我伏着,从后面将我下体直插至底。我被亚文干时,亚强一直在旁边看,我觉得羞愧,但也更兴奋。后来亚强也过来,把他的?brvbar;西塞进我的嘴里,他俩简直搞得我欲仙欲死……老婆说到这里,又羞愧又兴奋,脸红耳赤说不下去了。我听了老婆这番忆述之后,心里十分感慨,其实应该惭愧的是我才对,自和她结婚以来,可以说没有一次房事令她产生过她所说的这种高潮。作者: 218.19.198.* 2004-2-10 10:36   回複此发言39 回複:我该不该参加性派对不知甚么原因,我总是不易动情,举而不坚,经数次验身结果,身体正常,但房事次次依然如是,搞得我失却信心,不敢面对﹗近十年来我兴老婆分床而睡,而她温婉贤淑,从来未有怨言,回想起来,我的确是疏忽了她的感受﹗于是,我痛下决心,对我老婆说︰“我自己不行,也不能怪你,不过我想见见他,希望他不是坏人,除了因为是你的胴体吸引他之外,并没有甚么企图,我就让你们保持目前的关係,继续来往。”她听我这么说,面上一红,说道︰“好吧﹗我去约他。”不知为了甚么,我突然特别兴奋,而我老婆也似有所需,于是我们干了起来,这一次要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多,但我觉得她还是未到最高的好处。隔天我查过老婆所说的那个男人,知道他并非黑道中人,也放下心。数日后,亚强出现在我们的睡房中,他果然是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精壮男人,粗线条的外形,并非流氓的模样,身高五尺五,说话很粗俗,但有义气,讲道理。事前他并不知我已经了解他和我老婆的事,谈了一会以后,我便直接了当的对他讲明请他来的用意,表示不介意他和我妻子上床,但我爱她,不能离开她﹗他愣了一下,亦表明心态:他对我老婆祇是友谊,发洩性慾而已。我们在房间里谈完出来,我老婆正在客厅中等待,她身穿一件过的浅色吊带睡袍,未戴奶罩,两粒奶头若隐若现,一双勾魂的媚眼望着亚强,亚强亦不客气,上前拥抱着她,双手从后身将她一对肥奶上下搓揉。当时我见到我老婆面红耳热,不胜羞惭,老是偷眼望着我,我心想:不如送佛送到西吧﹗便说道︰“你们放心玩吧﹗我出去一下﹗”亚强道︰“李先生,你留下,或者对你的毛病有好处的﹗”我心想︰“老婆一定是把我的丑事都抖出来了。”但终于还是留下了。望着我老婆淫浪地蠕动着肉体,任亚强将她的睡衣和底裤通通脱下,并要她伏在桌子的边沿,从后面扒弄她的屁眼及阴唇,她也无顾忌地地呻吟,亚强更将手指插入她下体,她“啊﹗”一声,双手震动,并开口叫道︰“强哥﹗我……我……我要呀﹗”亚强说道︰“你又忘了我怎么教你吗﹖”我老婆望了我一眼,终于出声叫道︰“强哥,你干我吧﹗插进来干我啦﹗”亚强迅速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将肉棒拿出。作者: 218.19.198.* 2004-2-10 10:38   回複此发言40 回複:我该不该参加性派对哇﹗真的比我大好多,他并不即时插入,而是将肉棒在我老婆的阴唇上慢慢磨擦,我见她不停地叫唤︰“强哥,强哥,我……我好痒呀﹗快干我啦﹗”亚强这才将肉棒笔直地插入她阴户内,我老婆也乐得大叫︰“干死我,大力的干死我,我好痒呀﹗强哥,大力干我吧﹗强哥﹗”我当时听到目定口呆,到现在才真正了解我老婆的性慾心态,我见到他们激烈肉搏时,我的肉棒亦蠢蠢欲动。亚强见到了,立即呼吁我加入。我不太习惯,正在犹豫,亚强突然把我老婆精赤溜光的肉体向我推过来,我老婆随即脱我的衣服,疯狂中连钮扣也扯断了。当我也光脱脱时,我老婆见我的阳具已经硬立,便弯着腰,衔住我的龟头舐啜,还用舌头舔捲不休。我不知我老婆甚么时候已经有这样的“口技”,又见到亚强站在我老婆屁股后面,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在她阴道抽插干弄,心里一兴奋,那不争气的? brvbar;西竟然比平时状态好时还要硬和大。我老婆又惊又喜,她狂吸一下,然后吐出,转身让我插入她的阴道。我一边在老婆肉体里干弄,一边望着她替另一个男人口交,心里的兴奋无以伦比,也不记得支持了多久,就在老婆的阴道里射精了。我老婆回过头来用口含、舌舐,希望我再振雄风,但很久仍未有起色,我便放弃,疲乏地回我自己的床上慢慢睡去了。当我一觉醒来时,祇见他们两人也在床上,我老婆手里握住亚强的阳具,而亚强则侧身吻着我老婆的耳朵、耳珠,一手抚摸着她的大肥奶,两人似仍未睡醒。我当时百感患m然此事对我来说,有些难堪、有些尴尬,但我还是深爱着我的老婆,她快乐,我亦应该为她快乐,而且我在美十七年,耳闻目睹,朋友同事有人搞同性恋、亦有人换妻,而且家庭和睦,各得其所,何必太拘谨呢﹖人生祇不过几十年,中国几千年保守思想,重男轻女,受害者何祇众数,“贞节”这两个字,令到多少女子含恨而终﹖好像“庄子试妻”,自私自利,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女人一定要从一而终,十分无理,而且男女都一样有性慾,这是自然生理现象,所以我对我老婆的婚外性行为十分接受并谅解。那个亚文也不时带他的年轻女友来参与,她叫做青茵,祇是个十几岁的越南少女,身材娇小,但稍嫌纤瘦,记得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尚未经历过群交的游戏。那次是在客厅进行,亚文带青茵来了之后,便把她交给我,祇顾着和阿强合力把我老婆放在茶几上弄干。当时,我对这位年轻的少女也无从入手,我祇是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观看,初时也不是离得很近,但我老婆被两个男人弄干得粉腿乱舞,她不得不向我身边靠拢过来。望着我老婆白嫩的肉体,正被男人们肆意玩弄,不但我性慾亢奋,青茵也浑身微微地抖颤着。我轻轻捉住她的手儿,她也没有挣开。我用手指在她的手心轻轻搔了搔,她知趣地对我回眸一笑,于是我低声在她耳边问道︰“我们到房间里玩,好吗﹖”青茵含羞地点了点头。作者: 218.19.198.* 2004-2-10 10:39   回複此发言41 回複:我该不该参加性派对我们站起来,向睡房走去,身后仍传来我老婆的淫呼浪叫。进房之后,青茵彷彿变成了另一个人,她主动替我宽衣解带,我也还之有礼,当我们肉帛相见时,我知道亚文为甚么有这样一个青春少女,还仍然对我的阿玲那么兴趣。原来青茵虽然是个嫩娃儿,可惜身体并未发育得很完美,她的乳房小小的,耻部的毛髮也没长出来。但是说也奇怪,眼前这位少女却是令我非常亢奋,光秃秃的一个水蜜桃,见了蛮可爱的。我的小?brvbar;西早已一柱擎天,祇是一时间却不懂和她怎样做前奏的调情。正在束手无策时,青茵却已经躺在床沿,举起双腿M字分开,摆出等插的姿势。我于是上前,毫不客气地插入干弄。我的位置正好看到客厅的动静,我一边在青茵的阴道里抽插,一边观赏我老婆在任由两个男人弄干,那滋味真是兴奋异常,毕生难忘﹗青茵不让我在她阴道里射精,但却要我在她口中发洩,还吞食我的精液。我们玩得十分和睦、开心,我有时也带老婆去他们的住处玩。这事开始在四年前,现在亦仍然偶有来往,我老婆亦很常露笑容,不像以前那样郁郁寡欢,对我亦特别细心、顺从,家庭更加和谐。本来我亦不便洩露这种事情,夜半无聊,执笔投书。希望公诸同好,并想表示男女应该是平等的。某美国华侨书

那是在差不多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个下着雨的晚上。那天已经很晚了,我送她回家。她父母住在郊区的家里,平时她一个人住的。(呵呵,明明就是给我机会嘛)因爲雨很大,我们都没带雨具,从车上下来虽然到她家不远,但走到她家楼下时差不多都湿透了。她让我进屋洗把脸再走。我洗完脸走到客厅,她给我泡了杯咖啡,「喝了暖暖身子吧。」然后她走进了洗手间。我听到放水的声音,她大概在洗澡了。喝完咖啡我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知什麽时候她走出来了。穿着件白白的睡袍,身体的曲线若隐若现。「你该回去了。」「嗯,你把伞给我。」「外面的雨还很大啊,要不要再等雨小些?」「现在已经很晚了,再晚我怕没车子了。」她取来了伞,递给我。我转身準备出门了。她突然对我说:「要不,就睡这吧,我这还有床被子。」我有些惊讶,笑笑对她讲:「你不怕我做坏事?」「量你也不敢,沙发就是你的床,我去拿被子。」说完她不知就从哪里搬来了被子,又拿来了电热器。「客厅的空调坏了,先将就一晚上吧。把湿衣服脱下来烘烘,要感冒的。」她这麽体贴,我真的很高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记得房门要关好。」我坏坏的对她笑着说。她朝我笑笑,然后回卧室休息了。不敢说自已是什麽正人君子,但是我对GF一向比较宠爱到是真的。以前也有不少可以上她的机会,但她不同意。她如果不愿意,勉强得来的也味同嚼腊,两情相悦才是我真正喜欢的。在清冷的客厅的沙发床上我睡下了。可能是因爲咖啡的作用,始终睡不着。爬起来裹着被子看看电视,好像也没什麽有趣的节目。突然发觉客厅真的好冷,开着电热器也没见什麽暖和。可能着凉了,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也许吵着她了,她在卧室发话了:「外面冷不冷,要不要再添条被子?」「不用了,还能坚持。」可话没完,我又啊欠啊欠的打了两个喷嚏。「进来坐会儿吧,有空调。你太容易感冒了,要当心。」于是我走进了她的闺房。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进来,只不过第一次看到GF穿这麽少躺在床上。她也没睡,坐在被窝里翻着杂志。我坐到床沿上坏坏地对她笑。「你笑什麽,你不要对我有非份之想哦。」她也对我坏坏地笑着说,这样的神态实在是好可爱。我不多说什麽,随手也捡了本杂志在她旁边翻了起来。我们都没说什麽话,可能刚才玩累了。她在专注的翻着杂志,我偷偷地看着她。我喜欢的那种短发,还没有完全干,湿湿的,淡淡的洗发水香味。脸上有着一丝红晕。昏黄的床头灯下,她好像比平时更迷人了。我悄悄把手伸进被窝,抓她的脚丫子。她一惊把脚缩了回去。「你干嘛?再这样我生气了。」我靠近她望着她说:「开个玩笑嘛,我和你说对不起。」「不睬你了。」她把头扭到一边。「人家向你道歉嘛。」我凑了上去。「不睬你,就是不睬你。」她还是不愿正眼看我。没办法我只好动手了,我开始拉她的肩膀。她却扭来扭去像条泥鳅。我一用力气,她倒在了床上。一瞬间,我们对视着。睡袍被我弄乱了,胸部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也许正是这个唤起了我男性的本能,我猛的向她那薄薄的嘴唇吻去。她想说什麽,但没来得及说就被我用嘴堵住了。「我要她,我想得到她。」我这麽对自己说。她想抗拒,但身子被我压着无法动弹。「你弄疼我了。」她喊道到,听到这我才控制住自己的意识,从她身体上爬了起来。 我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对不起,我沖动了。我想我还是走吧。」她很久没说话,扑在我怀里却不愿朝我看。「男人是不是因爲性才有爱?」她突然问我。我不知道怎麽回答,「也许吧,生物本能是不容易违背的。」她扭过头望着我,眼睛湿湿的。我呆呆的看着她,也许她还有些矜持。我深情地吻着她,紧紧的搂着她,我想要得到她……轻轻的咬着她的耳垂,向着她的耳朵微微的吹气,我要调动她的欲望,让她成爲真正的女人。此时我的胸膛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她胸部的起伏。我把手伸进她的睡袍里面,抚着她光滑的后背。她的嘴微微的张开,好像等待着什麽。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感受她那滑嫩无比的香舌。我们的舌头绞在了一起。我那只在睡袍里的手摸到了她内衣的吊带,将吊带往旁边拨去。她察觉了我的企图,想挣脱我的怀抱。我那燃烧的欲火已经无法熄灭,我抓紧她不让她离开自己的怀抱,将她的睡袍褪去。她很害羞地转过身子,不让我看她的正面。我将自己身上的累赘除去,从后面搂住她,她那光滑的背脊贴着我的胸膛。我将她内衣的扣子解开,顺着内衣我的手向她的胸部游移。我摸到了她的乳房,圆圆的很有充实感,跟以前隔着衣服摸她胸部时完全不同的感觉……她的乳房也许算不上丰满,但却是我喜欢的那种样子。我将她的内衣除去,此时她的上身已经赤裸了。两只手揉着她的乳房,粉粉的乳头那麽诱人,真想去咬一口啊!我轻轻的撚着她的乳头,她闭着眼睛好像享受的样子。女人的性欲是要由男人引导的,这句话确实不假。我用左手继续揉捏着她的乳房,右手慢慢的向她的小腹滑过去一直到她内裤的边缘。她也知道我想干什麽,用手覆在我的手上。我也不想这麽快向她的禁地发进,伸出两根手指悄悄的探进她的内裤。摸到了她的几簇阴毛,滑滑地。第一次有男人这麽靠近她的禁地吧。她的下面会是什麽样子呢?真是让人兴奋。我将她放倒在床上,她的脸上一片潮红。是害羞,是兴奋,还是其它?我伏下身子,用胸膛紧紧地压着她的乳房,两个肉球贴在胸上感觉真得很舒服。我兴奋的吻着她,她的呼吸渐渐的变得急促。我的嘴由她的脖颈向下滑,两个肉球展现在我眼前。第一次这麽近观察她的乳房,经过我刚才的那阵抚弄之后,两个肉球显得涨大了不少,粉嘟嘟的乳头很是诱人。我无法再忍耐,一口就将乳头含入了口中。她从没受到过这样的刺激,小声的「嗯」了一声。我吸吮着她的乳头,然后用舌头拔弄着,甚至用牙齿轻轻的咬,尽情的享受着她的乳房。她的胸部强烈的上下起伏,对于这麽强烈的刺激她大概还不是很习惯,但那种本能的欲望却使她欲罢不能。一个乳头被我含在口中,另一个乳头我用手指刺激着。轻轻的拉、撚、提、搓,她的乳头慢慢的变硬了,原本粉嘟嘟的乳头顔色已变深了不少,乳晕也越来越明显。她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深,我压到她的身上深情地吻着她的唇。她也动情了,我们互相拥吻着。我将她扶了起来,手伸进了她的内裤,一点点的往下探。她的脸上显现出抗拒的神情,但在行动上并没有要拒止我的意思。我摸到了她的阴毛,一簇簇滑滑的。继续往下探,到了她的阴埠了,她害羞的不愿意看我。我继续用手指探寻着她两腿间的夹缝。我凑到她耳边对她讲:「有点湿湿的,是不是有些痒。」她夹紧了腿,不让我有进一步的动作。我腾出另一只手来,将她的内裤往下拽。她好像也很配合,甚至还稍稍�了�她的小屁股。现在她身体我已经一览无余了,涨得大大的乳房、平整的小腹、大腿上的皮肤很光滑,阴毛不算多,浅浅地覆盖在禁地上。我对她温柔的说:「来,把大腿打开。」她装做没听见,反而将腿紧了。我突然把脸凑到她的下腹,对着阴毛吹气。她被我弄得很痒,腿自然而然的打开了些。我一用力,将她的两条腿分开,这下城门大开了,呵呵。粉色的大阴唇清晰可见,上面微微的有些汁液。我将脸凑了上去,淡淡的有股香味,好像是舒肤佳的味道,她洗澡时留下的吧。我将她的大阴唇翻开,嫩嫩的小阴唇出现了,因爲被淫水滋润过的缘故,竟有些闪闪亮亮的。我不想用手指伸进去,我那肿涨了许久的阴茎才是这个地方的主人。我拉过她的手,对她讲:「你已经让我看过了,想不想看看我的。」「不要,色鬼。」她嗔怪着我。说是这麽说,但我拉着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她却没反对。我将自己的阴茎放在她的手里,让她握着。「好大,怎麽那麽大?」她对我说。毕竟是个从来没有摸过成年男人下部的女孩子。我将自己的内裤脱掉,这下子我们都赤身裸体了。她第一次看到了男人勃起的阴茎,她好奇的将我的阴茎抓在手里,还用力捏了两把。被她这麽一弄,不由得我就抖了两下。我将她搂过来,将阴茎抵在她小腹的阴毛上。凑到她耳边讲:「我会轻轻的,不会弄痛你的。」她用手轻轻地套弄着我的阴茎,「小点就好了,那麽大进去一定很痛的。」我小声的笑了,「小笨蛋,小了你会不舒服的,大了你才会爽呀。」我对她讲:「让我舔舔你的下面好不好?」「不要,那里好髒的。」「不舔舔的话,进去会痛的。」「不进去好不好,我喜欢就让你这麽搂着。」我没多说什麽,重重地抚着她后背,从脖颈后面一直到她的尾骨,在她的屁股上轻轻的捏了两把,她穿牛仔裤时小PP翘翘的很有诱惑力的。浑圆的屁股让人爱不释手,我想如果从后面和她做爱的话一定好爽的。想到这我的阴茎肿胀得更利害了,真想马上插进去爽一把。「我会让你很舒服的,来,乖,听我的话。」她眨巴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我把她放倒在床,将脸凑到她的下半身,伸出舌头舔舔她的阴毛,再从她的阴埠上微微的扫过,轻轻的点她大腿内侧。「好痒,你坏死了。」她这麽一说,我反而来劲了,呵呵。一下子自己的嘴唇就对上了她下面的那对唇,我用舌头开始向她的唇内展开攻势了。她哪受得了这麽强的刺激,身体想往后缩。已经是我的猎物了,想逃没这麽容易,嘿嘿。我没有像A片里那样舔啊舔,只是轻轻的将她的两片阴唇含在嘴里,用舌头上下或左右扫她的阴唇。她的阴唇粉红粉红好嫩的样子,想起A片里女人黑红黑红的样子实在有些恐怖。她也嗯嗯哈哈起来,性的本能是再矜持的女孩子也无法抗拒的。一股淫水泄了出来,我用手指蘸了些涂在她的阴唇上。那粒阴蒂也渐渐露了出来,我把它含在了嘴里,用舌头使劲的玩弄着它。又是一股淫水汹涌而出,呵呵,她不会已经泄了吧。她突然说话了:「实在太痒了,又痒又涨,受不了。」我想差不多了,是我提枪上马的时候了.我找了个枕头垫在她的PP下面,将她的腿大大的分开,诱人的处女□就在眼前。她闭着眼睛,涨着红红的脸,我想她也一定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麽。我凑到她耳边:「如果很痛的话,你告诉我,我会停下的。」「嗯」,她用着一声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我。我扶着自己那已经又硬又涨的阴茎,轻轻地在她的阴唇上划了划。开始轻轻的用力,那道小缝被我挤开了不少。慢慢地又深入了不少,大半个龟头进去了。我突然一发力,大半个阴茎进去了,长痛不如短痛。她「嗯」的一声,我听得出来她努力使自己不发出很大的声音。我知道刚才那一下她一定痛的,也就没有继续用很大的力气,而是轻轻的缓缓的深入。差不多全进去了,她的里面好湿好烫哦,紧紧的、像用手用力的攥着阴茎。我没有很快的进行下一步,尽情的享受着的处女穴的那种紧紧的感觉,微微的我能感觉到她阴道的收缩,实在是太舒服了。我将她的身子拉起来,和她热烈的接吻。我们真正的结合在一起了。我问她:「是不是很痛?」「不算太痛,还可以。下面有点酸。」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不安分的跳了几下。「先不要动好不好。」她对我说。她紧紧的搂着我,两个涨得大大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口。她是我的女人了……缓缓的我将她放倒在了床上,真正的运动要开始了。我慢慢的抽出阴茎,留大半个龟头在她的身体里。一丝丝粘粘的爱液随着阴茎带了出来,很明显的几缕殷红附在我的阴茎上,那是她处女的证明……缓慢的抽插开始了,处女的□紧得有种被夹住的感觉。即使是舒缓的动作,也对我的阴茎有着不小的刺激。我捏捏她的乳房,拉拉她硬硬的乳头,看着自己的阴茎插在她的小穴里,感觉实在是爽哦。她也开始有感觉了,「嗯,嗯………啊……嗯……」缓缓的呻吟着。我加了点力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阴茎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粘粘的淫液被带了出来,她也在充分享受着性的欢乐哦。她紧紧的闭着眼睛,随着我的抽插呼着气,一声声的呻吟,刺激着我的行动。我开始用力了,一下下直刺阴道的深处。「啊……嗯………啊……嗯……」她的呻吟使我更加兴奋。我还玩了些花活,阴茎在她的穴里做着圆周运动,还时快时慢地折磨着她。「舒服吧?」我问她,她不作声,只是呻吟的声音更大了。淫水不住地涌出来,每当我的阴茎抽出来时总是粘粘滑滑的。她的阴部的也和开始明显不同了,粉色的阴唇明显的发红发黑。我将她的身子侧过后换了个体位,从后面继续干。她任我摆布着,我加快了速度,大腿啪达啪达的与她的PP相撞着…插了一会,不想这麽快的就射出来,我放慢了自己的速度。她的小穴紧紧的裹着我的阴茎,里面很热、很湿。我的阴茎不由自主的跳动着,真怕会射出来……我的手伸到前面去紧紧抓住她晃晃悠悠的乳房,涨得实在好大,平时没这麽大的嘛。我用力捏着、挤着,「舒服吗?」我问。「快……嗯……」我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麽。我扶正她的腰,继续开始活塞运动。我加快了速度和力度,一下下很用力。突然之间一股我无法控制和力量从我身下涌出,我射了……跳着的阴茎把精液射入了她身体深出……我一口口的喘着气,在她耳边耳语:「我爱你……」我把自己的工具从她的身体里拿了出来,一股白白的混浊液体流了出来。她一直没有说话,像只小猫般的蜷在我的怀里,我能清楚的看见她涨涨的乳房随着身体起伏着。整个脸红红的,眼睛闭着好似在回味刚才的翻云覆雨,又好似有些累了在静静的休息。很让人爱怜的表情。我紧紧的搂住她,轻轻的吻着她的耳垂。真是感谢她爲我做的一切……相依相偎中我们悄然地睡去了。那是在差不多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个下着雨的晚上。那天已经很晚了,我送她回家。她父母住在郊区的家里,平时她一个人住的。(呵呵,明明就是给我机会嘛)因爲雨很大,我们都没带雨具,从车上下来虽然到她家不远,但走到她家楼下时差不多都湿透了。她让我进屋洗把脸再走。我洗完脸走到客厅,她给我泡了杯咖啡,「喝了暖暖身子吧。」然后她走进了洗手间。我听到放水的声音,她大概在洗澡了。喝完咖啡我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知什麽时候她走出来了。穿着件白白的睡袍,身体的曲线若隐若现。「你该回去了。」「嗯,你把伞给我。」「外面的雨还很大啊,要不要再等雨小些?」「现在已经很晚了,再晚我怕没车子了。」她取来了伞,递给我。我转身準备出门了。她突然对我说:「要不,就睡这吧,我这还有床被子。」我有些惊讶,笑笑对她讲:「你不怕我做坏事?」「量你也不敢,沙发就是你的床,我去拿被子。」说完她不知就从哪里搬来了被子,又拿来了电热器。「客厅的空调坏了,先将就一晚上吧。把湿衣服脱下来烘烘,要感冒的。」她这麽体贴,我真的很高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记得房门要关好。」我坏坏的对她笑着说。她朝我笑笑,然后回卧室休息了。不敢说自已是什麽正人君子,但是我对GF一向比较宠爱到是真的。以前也有不少可以上她的机会,但她不同意。她如果不愿意,勉强得来的也味同嚼腊,两情相悦才是我真正喜欢的。在清冷的客厅的沙发床上我睡下了。可能是因爲咖啡的作用,始终睡不着。爬起来裹着被子看看电视,好像也没什麽有趣的节目。突然发觉客厅真的好冷,开着电热器也没见什麽暖和。可能着凉了,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也许吵着她了,她在卧室发话了:「外面冷不冷,要不要再添条被子?」「不用了,还能坚持。」可话没完,我又啊欠啊欠的打了两个喷嚏。「进来坐会儿吧,有空调。你太容易感冒了,要当心。」于是我走进了她的闺房。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进来,只不过第一次看到GF穿这麽少躺在床上。她也没睡,坐在被窝里翻着杂志。我坐到床沿上坏坏地对她笑。「你笑什麽,你不要对我有非份之想哦。」她也对我坏坏地笑着说,这样的神态实在是好可爱。我不多说什麽,随手也捡了本杂志在她旁边翻了起来。我们都没说什麽话,可能刚才玩累了。她在专注的翻着杂志,我偷偷地看着她。我喜欢的那种短发,还没有完全干,湿湿的,淡淡的洗发水香味。脸上有着一丝红晕。昏黄的床头灯下,她好像比平时更迷人了。我悄悄把手伸进被窝,抓她的脚丫子。她一惊把脚缩了回去。「你干嘛?再这样我生气了。」我靠近她望着她说:「开个玩笑嘛,我和你说对不起。」「不睬你了。」她把头扭到一边。「人家向你道歉嘛。」我凑了上去。「不睬你,就是不睬你。」她还是不愿正眼看我。没办法我只好动手了,我开始拉她的肩膀。她却扭来扭去像条泥鳅。我一用力气,她倒在了床上。一瞬间,我们对视着。睡袍被我弄乱了,胸部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也许正是这个唤起了我男性的本能,我猛的向她那薄薄的嘴唇吻去。她想说什麽,但没来得及说就被我用嘴堵住了。「我要她,我想得到她。」我这麽对自己说。她想抗拒,但身子被我压着无法动弹。「你弄疼我了。」她喊道到,听到这我才控制住自己的意识,从她身体上爬了起来。我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对不起,我沖动了。我想我还是走吧。」她很久没说话,扑在我怀里却不愿朝我看。「男人是不是因爲性才有爱?」她突然问我。我不知道怎麽回答,「也许吧,生物本能是不容易违背的。」她扭过头望着我,眼睛湿湿的。我呆呆的看着她,也许她还有些矜持。我深情地吻着她,紧紧的搂着她,我想要得到她……轻轻的咬着她的耳垂,向着她的耳朵微微的吹气,我要调动她的欲望,让她成爲真正的女人。此时我的胸膛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她胸部的起伏。我把手伸进她的睡袍里面,抚着她光滑的后背。她的嘴微微的张开,好像等待着什麽。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感受她那滑嫩无比的香舌。我们的舌头绞在了一起。我那只在睡袍里的手摸到了她内衣的吊带,将吊带往旁边拨去。她察觉了我的企图,想挣脱我的怀抱。我那燃烧的欲火已经无法熄灭,我抓紧她不让她离开自己的怀抱,将她的睡袍褪去。她很害羞地转过身子,不让我看她的正面。我将自己身上的累赘除去,从后面搂住她,她那光滑的背脊贴着我的胸膛。我将她内衣的扣子解开,顺着内衣我的手向她的胸部游移。我摸到了她的乳房,圆圆的很有充实感,跟以前隔着衣服摸她胸部时完全不同的感觉……她的乳房也许算不上丰满,但却是我喜欢的那种样子。我将她的内衣除去,此时她的上身已经赤裸了。两只手揉着她的乳房,粉粉的乳头那麽诱人,真想去咬一口啊!我轻轻的撚着她的乳头,她闭着眼睛好像享受的样子。女人的性欲是要由男人引导的,这句话确实不假。我用左手继续揉捏着她的乳房,右手慢慢的向她的小腹滑过去一直到她内裤的边缘。她也知道我想干什麽,用手覆在我的手上。我也不想这麽快向她的禁地发进,伸出两根手指悄悄的探进她的内裤。摸到了她的几簇阴毛,滑滑地。第一次有男人这麽靠近她的禁地吧。她的下面会是什麽样子呢?真是让人兴奋。我将她放倒在床上,她的脸上一片潮红。是害羞,是兴奋,还是其它?我伏下身子,用胸膛紧紧地压着她的乳房,两个肉球贴在胸上感觉真得很舒服。我兴奋的吻着她,她的呼吸渐渐的变得急促。我的嘴由她的脖颈向下滑,两个肉球展现在我眼前。第一次这麽近观察她的乳房,经过我刚才的那阵抚弄之后,两个肉球显得涨大了不少,粉嘟嘟的乳头很是诱人。我无法再忍耐,一口就将乳头含入了口中。她从没受到过这样的刺激,小声的「嗯」了一声。我吸吮着她的乳头,然后用舌头拔弄着,甚至用牙齿轻轻的咬,尽情的享受着她的乳房。她的胸部强烈的上下起伏,对于这麽强烈的刺激她大概还不是很习惯,但那种本能的欲望却使她欲罢不能。一个乳头被我含在口中,另一个乳头我用手指刺激着。轻轻的拉、撚、提、搓,她的乳头慢慢的变硬了,原本粉嘟嘟的乳头顔色已变深了不少,乳晕也越来越明显。她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深,我压到她的身上深情地吻着她的唇。她也动情了,我们互相拥吻着。我将她扶了起来,手伸进了她的内裤,一点点的往下探。她的脸上显现出抗拒的神情,但在行动上并没有要拒止我的意思。我摸到了她的阴毛,一簇簇滑滑的。继续往下探,到了她的阴埠了,她害羞的不愿意看我。我继续用手指探寻着她两腿间的夹缝。我凑到她耳边对她讲:「有点湿湿的,是不是有些痒。」她夹紧了腿,不让我有进一步的动作。我腾出另一只手来,将她的内裤往下拽。她好像也很配合,甚至还稍稍�了�她的小屁股。现在她身体我已经一览无余了,涨得大大的乳房、平整的小腹、大腿上的皮肤很光滑,阴毛不算多,浅浅地覆盖在禁地上。我对她温柔的说:「来,把大腿打开。」她装做没听见,反而将腿紧了。我突然把脸凑到她的下腹,对着阴毛吹气。她被我弄得很痒,腿自然而然的打开了些。我一用力,将她的两条腿分开,这下城门大开了,呵呵。粉色的大阴唇清晰可见,上面微微的有些汁液。我将脸凑了上去,淡淡的有股香味,好像是舒肤佳的味道,她洗澡时留下的吧。我将她的大阴唇翻开,嫩嫩的小阴唇出现了,因爲被淫水滋润过的缘故,竟有些闪闪亮亮的。我不想用手指伸进去,我那肿涨了许久的阴茎才是这个地方的主人。我拉过她的手,对她讲:「你已经让我看过了,想不想看看我的。」「不要,色鬼。」她嗔怪着我。说是这麽说,但我拉着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她却没反对。我将自己的阴茎放在她的手里,让她握着。「好大,怎麽那麽大?」她对我说。毕竟是个从来没有摸过成年男人下部的女孩子。我将自己的内裤脱掉,这下子我们都赤身裸体了。她第一次看到了男人勃起的阴茎,她好奇的将我的阴茎抓在手里,还用力捏了两把。被她这麽一弄,不由得我就抖了两下。我将她搂过来,将阴茎抵在她小腹的阴毛上。凑到她耳边讲:「我会轻轻的,不会弄痛你的。」她用手轻轻地套弄着我的阴茎,「小点就好了,那麽大进去一定很痛的。」我小声的笑了,「小笨蛋,小了你会不舒服的,大了你才会爽呀。」我对她讲:「让我舔舔你的下面好不好?」「不要,那里好髒的。」「不舔舔的话,进去会痛的。」「不进去好不好,我喜欢就让你这麽搂着。」我没多说什麽,重重地抚着她后背,从脖颈后面一直到她的尾骨,在她的屁股上轻轻的捏了两把,她穿牛仔裤时小PP翘翘的很有诱惑力的。浑圆的屁股让人爱不释手,我想如果从后面和她做爱的话一定好爽的。想到这我的阴茎肿胀得更利害了,真想马上插进去爽一把。「我会让你很舒服的,来,乖,听我的话。」她眨巴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我把她放倒在床,将脸凑到她的下半身,伸出舌头舔舔她的阴毛,再从她的阴埠上微微的扫过,轻轻的点她大腿内侧。「好痒,你坏死了。」她这麽一说,我反而来劲了,呵呵。一下子自己的嘴唇就对上了她下面的那对唇,我用舌头开始向她的唇内展开攻势了。她哪受得了这麽强的刺激,身体想往后缩。已经是我的猎物了,想逃没这麽容易,嘿嘿。我没有像A片里那样舔啊舔,只是轻轻的将她的两片阴唇含在嘴里,用舌头上下或左右扫她的阴唇。她的阴唇粉红粉红好嫩的样子,想起A片里女人黑红黑红的样子实在有些恐怖。她也嗯嗯哈哈起来,性的本能是再矜持的女孩子也无法抗拒的。一股淫水泄了出来,我用手指蘸了些涂在她的阴唇上。那粒阴蒂也渐渐露了出来,我把它含在了嘴里,用舌头使劲的玩弄着它。又是一股淫水汹涌而出,呵呵,她不会已经泄了吧。她突然说话了:「实在太痒了,又痒又涨,受不了。」我想差不多了,是我提枪上马的时候了.我找了个枕头垫在她的PP下面,将她的腿大大的分开,诱人的处女□就在眼前。她闭着眼睛,涨着红红的脸,我想她也一定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麽。我凑到她耳边:「如果很痛的话,你告诉我,我会停下的。」「嗯」,她用着一声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我。我扶着自己那已经又硬又涨的阴茎,轻轻地在她的阴唇上划了划。开始轻轻的用力,那道小缝被我挤开了不少。慢慢地又深入了不少,大半个龟头进去了。我突然一发力,大半个阴茎进去了,长痛不如短痛。她「嗯」的一声,我听得出来她努力使自己不发出很大的声音。我知道刚才那一下她一定痛的,也就没有继续用很大的力气,而是轻轻的缓缓的深入。差不多全进去了,她的里面好湿好烫哦,紧紧的、像用手用力的攥着阴茎。我没有很快的进行下一步,尽情的享受着的处女穴的那种紧紧的感觉,微微的我能感觉到她阴道的收缩,实在是太舒服了。我将她的身子拉起来,和她热烈的接吻。我们真正的结合在一起了。我问她:「是不是很痛?」「不算太痛,还可以。下面有点酸。」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不安分的跳了几下。「先不要动好不好。」她对我说。她紧紧的搂着我,两个涨得大大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口。她是我的女人了……缓缓的我将她放倒在了床上,真正的运动要开始了。我慢慢的抽出阴茎,留大半个龟头在她的身体里。一丝丝粘粘的爱液随着阴茎带了出来,很明显的几缕殷红附在我的阴茎上,那是她处女的证明……缓慢的抽插开始了,处女的□紧得有种被夹住的感觉。即使是舒缓的动作,也对我的阴茎有着不小的刺激。我捏捏她的乳房,拉拉她硬硬的乳头,看着自己的阴茎插在她的小穴里,感觉实在是爽哦。她也开始有感觉了,「嗯,嗯………啊……嗯……」缓缓的呻吟着。我加了点力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阴茎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粘粘的淫液被带了出来,她也在充分享受着性的欢乐哦。她紧紧的闭着眼睛,随着我的抽插呼着气,一声声的呻吟,刺激着我的行动。我开始用力了,一下下直刺阴道的深处。「啊……嗯………啊……嗯……」她的呻吟使我更加兴奋。我还玩了些花活,阴茎在她的穴里做着圆周运动,还时快时慢地折磨着她。「舒服吧?」我问她,她不作声,只是呻吟的声音更大了。淫水不住地涌出来,每当我的阴茎抽出来时总是粘粘滑滑的。她的阴部的也和开始明显不同了,粉色的阴唇明显的发红发黑。我将她的身子侧过后换了个体位,从后面继续干。她任我摆布着,我加快了速度,大腿啪达啪达的与她的PP相撞着…插了一会,不想这麽快的就射出来,我放慢了自己的速度。她的小穴紧紧的裹着我的阴茎,里面很热、很湿。我的阴茎不由自主的跳动着,真怕会射出来……我的手伸到前面去紧紧抓住她晃晃悠悠的乳房,涨得实在好大,平时没这麽大的嘛。我用力捏着、挤着,「舒服吗?」我问。「快……嗯……」我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麽。我扶正她的腰,继续开始活塞运动。我加快了速度和力度,一下下很用力。突然之间一股我无法控制和力量从我身下涌出,我射了……跳着的阴茎把精液射入了她身体深出……我一口口的喘着气,在她耳边耳语:「我爱你……」我把自己的工具从她的身体里拿了出来,一股白白的混浊液体流了出来。她一直没有说话,像只小猫般的蜷在我的怀里,我能清楚的看见她涨涨的乳房随着身体起伏着。整个脸红红的,眼睛闭着好似在回味刚才的翻云覆雨,又好似有些累了在静静的休息。很让人爱怜的表情。我紧紧的搂住她,轻轻的吻着她的耳垂。真是感谢她爲我做的一切……相依相偎中我们悄然地睡去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