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E-014-[中文]被裡美優裡亞強制射精的我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MIDE-014-[中文]被裡美優裡亞強制射精的我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求你…不要…,我快结婚了…」一看到我努力的狂扯着她身上的衣衫,怡宜早已明白了是什么一会事,但是又有那一个少女的哭求能令我这冷血的人狼心慈手软,相反地只会更进一步燃点起我的摧残慾望。我一把撕下了怡宜的短裙,再扯下了她为防走光而打底的运动裤与及内裤,瓦解了她下身一切阻碍我入侵的障碍物。不知死活的怡宜亦不甘心的乱踢着双腿,意图逃离我的魔掌,但这种幼稚的反抗行为又就会难得到我,换来的只不过是无情的掌掴打击,令怡宜的脸上留下了新鲜的化妆。我逆流而上的扯下了怡宜的外套,名贵的衬衫在我的手中变成了抹布一样的碎块,雪白的胸围亦难逃我的魔掌,在连翻的扯脱中离开了怡宜的身体,令其主人变成了奸魔铁蹄下全裸的羔羊。「求你…放过我…」怡宜仍不心息的哀求着,真是愚蠢的女人,以为之要哀求多我两、三次就会放过她吗?我还是早早进入粉碎她最后的幻想。我熟练的将怡宜反转成后背位,有人说这种体位其实专为强姦而设,我不由得深表赞同,尤其是当阳具狠狠插入那些无力反抗的弱质女流之际,她们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却偏偏无力反抗,只能像狗一样忍受我的强姦狎玩。那就正好是强姦这种行为的绝佳调味料。我将长枪深深的狎入怡宜的蜜壶之内,一瞬间更衣室内响起了怡宜的哀叫,想不到她已年纪不轻却依旧人靓声甜,确是难得难得。不过正如我先前所料,怡宜早已不是处女,明显她的未来丈夫也偷食了不少次数,虽然有些失望,却无碍我的奸兴,反而暗暗有人种摧毁人家贞节的快感。怡宜刚才的演唱可谓相当落力,只见她的舞衣之内早已水迹斑香汗淋漓,而现在恐怕她马上又要再一次的出汗了。我紧抓着怡宜的乳房,然后将阴茎猛插入怡宜的花心深处,充实的填满了她阴道间的每一丝空隙,不过娇小玲珑的她却不足以容纳我的巨根,只能勉强吞下三份二的长度就已经客满。我缓缓的抽出了阴茎,一点都不为不能尽根而入而着急,只不过是刚开始了吧!待会我绝对要你这婊子全吞下我的钢枪。果然一被我进入,怡宜亦已老老实实的放弃了反抗,只是死鱼般忍受着我的插弄,只希望我早早完事便算。不过她可能不知奸魔与一般强姦犯的分别,就是奸魔如果要操你,就算你是石女也搾出汁来。果然怡宜才不过数十下已忍受不住我的缓抽猛插,正不安的扭动着娇躯,同时调整着受插点。「是身痕了吗?」我淫笑着一口咬落在怡宜的乳房上,令她两边的乳肉,都留下我牙齿的烙印。既然怡宜也开始想要,我又怎好意思不满足她,于是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尽情演着身下的名器。下身猛烈交沟的水声,怡宜的呻吟声,两具肉体猛烈磨擦的声音,我那结实小腹撞上怡宜那雪白丰臀的撞击声,一切一切都幻化成这淫秽的交响乐。我咬着怡宜的耳垂道:「看你这婊子多淫,刚才还说不要,现在看你的妹妹夹得我多紧。」怡宜喘着粗气红着脸道:「乱讲,明明是你强来…」 怡宜的话仍未说完,我已缓缓抽送着阴茎,挤出她膣壁中的淫水,同时淫笑道:「那么这些淫水是哪个下流的婊子流的?」又拈起了怡宜已经发硬的乳头道:「那么你的奶头又为什么硬突起?」怡宜夹合着双唇作出了无声抗议,但是随着我的肉棒又一次準确地击中她的G点,怡宜只得发出娇媚的呻吟声。「爽吗?看你叫得多浪。」我一边加速抽插着,一边下流的调笑着怡宜。事到如今,怡宜亦已无法隐瞒自己的性慾,只得老实地点点头,同时放开怀抱,尽情享受性交的快感。就在怡宜的通力合作下,我那硕大的龟头随即已一寸寸的迫入怡宜的幼嫩花宫之内,彻底开发她体内那最深入的禁地。「干得真爽,已经入到了子宫,若在这里射的话,恐怕你会怀孕。」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我不禁得意的笑着。怡宜听了却不禁吓了一跳,本来只以为跟男人干过便算,就当作是一夕风流,谁知可恶的男人竟打算不带套直接射入去令自己怀孕,而更要命的是自己一早已有为丈夫怀孕的打算,所以不但只没有做避孕的措施,最近更不停进补希望令婚后更容易怀孕,谁知却白白便宜了另一头色魔。怡宜心里不由得计算了一下日子,随即已猛烈挣扎起来,一直与怡宜激烈交欢着的我当然体回到她反抗的原因,已淫笑着将龟头直狎入她最深的体内道:「原来今天是你的危险期吗?」终于被男人发现了,怡宜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只希望男人大发慈悲的放过她,只不过她听到的却是:「那就正好,BB就当是我给你的新婚礼物。」一想到怡宜的未来丈夫,将会一生为我养育孩子,我已兴奋得不由得不鼓足干劲猛干着,尤其是看到怡宜虽然不愿意,但敏感的身体却随着我的狎玩而不断作出反应,甚至连子宫深处亦生出了受孕的準备。我轻轻舔弄着怡宜的耳垂:「那我给你一个最后机会吧,只要你能忍着不在我之后的1000下抽插中洩出来的话我使放过你,但是若你未到1000下便洩掉的话到时我连你的菊穴和小嘴都不放过。」虽然明知这只不过是男人的把戏,但是只要有一线生机,怡宜已急忙点头答应。我见怡宜答应,已急不及待的挥军而出:「这是第一下!」硕大的龟头再一次狠狠撞在怡宜娇嫩的子宫壁上,其间极尽所能的擦过了怡宜阴道内的敏感带,我感到只是这一下已令怡宜不期然打了一个冷颤,同时大腿已在不自觉间夹紧我的腰肢。「不是第一下已受不住,你还有999下,如果你洩两次,我就要你给我生对双胞胎,如果你洩够11次,那到时足球队也要给我生出来,就算你一次生不到那么多,我便等你生完再来奸你,直到你给我生够数为止。」我边插边说着,其实凭怡宜的反应,不要说1000下,她连100下也铁定捱不过。」只见怡宜正紧紧的咬着牙关,双手用力抓着檯面,以抵抗体内强烈的快感,但是她的双脚早已不期然颤抖起来,显示出她只不过是在垂死挣扎。既然如此,我就给她一个痛快吧!随着口中飞快的数着,我的阴茎同时像装上了摩打一样,飞快的不断进出着怡宜的阴户,偏偏每一下的抽插,龟头都準确地吻合在怡宜的穴心之上。我同时在怡宜早已发情染红的娇躯上留下了吻痕,然后就在我一下刻意的深入间,怡宜的子宫内已喷出了灼热的泉水。怡宜的阴道亦配台着死命的夹紧我的阴茎,怡宜的四肢更同时轻微的痉挛着。「终于洩了吗?才只不过90多下!」我得意的淫笑着,同时阴茎已再一次开动,全不理会怡宜的高潮过了没有。因姦成孕的恶梦虽然令怡宜面色发白,但是苍白的脸很快便被如潮的春情再一次淹盖。怡宜疯狂的扭动着腰肢,随着我的抽插一次又一次的狂洩着,直至第1000下的来临。我将阴茎尽狎入怡宜的子宫之内,满载生命的白液已狂射入怡宜的花宫之内,烫得怡宜再一次攀上了高潮。怡宜只感到一波波充满生命力的灼热精浆正不停喷射入自己的子宫之内,精液迅速的灌满自己的子宫,与自己的卵子紧密结合着,令自己除了怀有男人的身孕外已别无其它选择。「上得少女多,偶然来一个少妇也不错。」我拍着怡宜的丰臀,调笑着被我奸得四肢无力的美人儿。「你刚刚也洩了七次吧!依之前的预定,可要为我生一队7人足球队啊!」怡宜难憾的扭动着腰肢,忍受着我持续爱抚着她的娇躯。「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先夺得你余下的处女吧!」「余下的处女?!」怡宜还未弄清楚男人的意图,屁股已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顿时明白男人染指的目的原来是哪里!「真他妈的紧!」我无视这隐藏通道的原本设计,纯以腰力将我的阴茎直贯穿而下,痛得怡宜发出了声声惨极的哀号。可惜她的悲呜不单止不能唤醒我的测隐之心,反而令我的阴茎因那阵阵的摧残快感而变得加倍的充血涨大,令怡宜的哀求生出了反效果。「这里未试过吧?是否另有一番滋味?」我无视怡宜的哀号,一次又一次摧残着怡宜的身心,然后在洩射的临界点将我那长枪抽出,改为插入怡宜的小嘴之内,将那滚滚的白浊洪流,散射在怡宜的喉深之处。 「好好的给我舔乾净,尤其是附在上面那些你的大便,舔漏一滴的话我就操多你一次。」虽然不甘愿,但男人的恐怖令怡宜只得努力的舔弄着男人的阴茎,努力的清除着上面残余的精浆,以及那些带有异味,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怡宜强忍着不令自己吐出来,以免触怒眼前的男人。虽然怡宜的充分合作令她免去了触怒我的恶梦,但是她那生涩的唇舌口技却再一次触怒了我胯下的男根,怒得它昂首挺胸的对着怡宜虎视眈眈,準备着再一次发洩出大量的慾望。「今次就用你那对乳房给我来一下乳交吧!」怡宜暗暗鬆一口气,幸好男心不是要插入什么奇怪的地方,马上已合作地用自己柔软的双峰夹紧男人的长枪,并且前后套弄起来。不过我却仍不太满意怡宜的服务,一边指导她以唇舌舔弄服侍我的龟冠,而空出来的双手已左右挖插着怡宜的蜜唇。老实说怡宜的双乳既不大又不挺,本来是没什么看头,但是她却够软,软绵绵的两团嫩肉紧紧的磨擦着我的长枪,带给我有别于一般豪乳的另一番享受。既然怡宜这么落力,我当然不能待薄她,白浊的养颜护肤品一下子已由枪尖狂喷而出,尽打在怡宜的俏脸上。而我亦对这满脸残精的残花败柳失去了兴趣,只拍下了纪念照便穿回衣服,大摇大摆的由大门口离开。 「求你…不要…,我快结婚了…」一看到我努力的狂扯着她身上的衣衫,怡宜早已明白了是什么一会事,但是又有那一个少女的哭求能令我这冷血的人狼心慈手软,相反地只会更进一步燃点起我的摧残慾望。我一把撕下了怡宜的短裙,再扯下了她为防走光而打底的运动裤与及内裤,瓦解了她下身一切阻碍我入侵的障碍物。不知死活的怡宜亦不甘心的乱踢着双腿,意图逃离我的魔掌,但这种幼稚的反抗行为又就会难得到我,换来的只不过是无情的掌掴打击,令怡宜的脸上留下了新鲜的化妆。我逆流而上的扯下了怡宜的外套,名贵的衬衫在我的手中变成了抹布一样的碎块,雪白的胸围亦难逃我的魔掌,在连翻的扯脱中离开了怡宜的身体,令其主人变成了奸魔铁蹄下全裸的羔羊。「求你…放过我…」怡宜仍不心息的哀求着,真是愚蠢的女人,以为之要哀求多我两、三次就会放过她吗?我还是早早进入粉碎她最后的幻想。我熟练的将怡宜反转成后背位,有人说这种体位其实专为强姦而设,我不由得深表赞同,尤其是当阳具狠狠插入那些无力反抗的弱质女流之际,她们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却偏偏无力反抗,只能像狗一样忍受我的强姦狎玩。那就正好是强姦这种行为的绝佳调味料。我将长枪深深的狎入怡宜的蜜壶之内,一瞬间更衣室内响起了怡宜的哀叫,想不到她已年纪不轻却依旧人靓声甜,确是难得难得。不过正如我先前所料,怡宜早已不是处女,明显她的未来丈夫也偷食了不少次数,虽然有些失望,却无碍我的奸兴,反而暗暗有人种摧毁人家贞节的快感。怡宜刚才的演唱可谓相当落力,只见她的舞衣之内早已水迹斑香汗淋漓,而现在恐怕她马上又要再一次的出汗了。我紧抓着怡宜的乳房,然后将阴茎猛插入怡宜的花心深处,充实的填满了她阴道间的每一丝空隙,不过娇小玲珑的她却不足以容纳我的巨根,只能勉强吞下三份二的长度就已经客满。我缓缓的抽出了阴茎,一点都不为不能尽根而入而着急,只不过是刚开始了吧!待会我绝对要你这婊子全吞下我的钢枪。果然一被我进入,怡宜亦已老老实实的放弃了反抗,只是死鱼般忍受着我的插弄,只希望我早早完事便算。不过她可能不知奸魔与一般强姦犯的分别,就是奸魔如果要操你,就算你是石女也搾出汁来。果然怡宜才不过数十下已忍受不住我的缓抽猛插,正不安的扭动着娇躯,同时调整着受插点。「是身痕了吗?」我淫笑着一口咬落在怡宜的乳房上,令她两边的乳肉,都留下我牙齿的烙印。既然怡宜也开始想要,我又怎好意思不满足她,于是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尽情演着身下的名器。下身猛烈交沟的水声,怡宜的呻吟声,两具肉体猛烈磨擦的声音,我那结实小腹撞上怡宜那雪白丰臀的撞击声,一切一切都幻化成这淫秽的交响乐。我咬着怡宜的耳垂道:「看你这婊子多淫,刚才还说不要,现在看你的妹妹夹得我多紧。」怡宜喘着粗气红着脸道:「乱讲,明明是你强来…」 怡宜的话仍未说完,我已缓缓抽送着阴茎,挤出她膣壁中的淫水,同时淫笑道:「那么这些淫水是哪个下流的婊子流的?」又拈起了怡宜已经发硬的乳头道:「那么你的奶头又为什么硬突起?」怡宜夹合着双唇作出了无声抗议,但是随着我的肉棒又一次準确地击中她的G点,怡宜只得发出娇媚的呻吟声。「爽吗?看你叫得多浪。」我一边加速抽插着,一边下流的调笑着怡宜。事到如今,怡宜亦已无法隐瞒自己的性慾,只得老实地点点头,同时放开怀抱,尽情享受性交的快感。就在怡宜的通力合作下,我那硕大的龟头随即已一寸寸的迫入怡宜的幼嫩花宫之内,彻底开发她体内那最深入的禁地。「干得真爽,已经入到了子宫,若在这里射的话,恐怕你会怀孕。」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我不禁得意的笑着。怡宜听了却不禁吓了一跳,本来只以为跟男人干过便算,就当作是一夕风流,谁知可恶的男人竟打算不带套直接射入去令自己怀孕,而更要命的是自己一早已有为丈夫怀孕的打算,所以不但只没有做避孕的措施,最近更不停进补希望令婚后更容易怀孕,谁知却白白便宜了另一头色魔。怡宜心里不由得计算了一下日子,随即已猛烈挣扎起来,一直与怡宜激烈交欢着的我当然体回到她反抗的原因,已淫笑着将龟头直狎入她最深的体内道:「原来今天是你的危险期吗?」终于被男人发现了,怡宜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只希望男人大发慈悲的放过她,只不过她听到的却是:「那就正好,BB就当是我给你的新婚礼物。」一想到怡宜的未来丈夫,将会一生为我养育孩子,我已兴奋得不由得不鼓足干劲猛干着,尤其是看到怡宜虽然不愿意,但敏感的身体却随着我的狎玩而不断作出反应,甚至连子宫深处亦生出了受孕的準备。我轻轻舔弄着怡宜的耳垂:「那我给你一个最后机会吧,只要你能忍着不在我之后的1000下抽插中洩出来的话我使放过你,但是若你未到1000下便洩掉的话到时我连你的菊穴和小嘴都不放过。」虽然明知这只不过是男人的把戏,但是只要有一线生机,怡宜已急忙点头答应。我见怡宜答应,已急不及待的挥军而出:「这是第一下!」硕大的龟头再一次狠狠撞在怡宜娇嫩的子宫壁上,其间极尽所能的擦过了怡宜阴道内的敏感带,我感到只是这一下已令怡宜不期然打了一个冷颤,同时大腿已在不自觉间夹紧我的腰肢。「不是第一下已受不住,你还有999下,如果你洩两次,我就要你给我生对双胞胎,如果你洩够11次,那到时足球队也要给我生出来,就算你一次生不到那么多,我便等你生完再来奸你,直到你给我生够数为止。」我边插边说着,其实凭怡宜的反应,不要说1000下,她连100下也铁定捱不过。」只见怡宜正紧紧的咬着牙关,双手用力抓着檯面,以抵抗体内强烈的快感,但是她的双脚早已不期然颤抖起来,显示出她只不过是在垂死挣扎。既然如此,我就给她一个痛快吧!随着口中飞快的数着,我的阴茎同时像装上了摩打一样,飞快的不断进出着怡宜的阴户,偏偏每一下的抽插,龟头都準确地吻合在怡宜的穴心之上。我同时在怡宜早已发情染红的娇躯上留下了吻痕,然后就在我一下刻意的深入间,怡宜的子宫内已喷出了灼热的泉水。怡宜的阴道亦配台着死命的夹紧我的阴茎,怡宜的四肢更同时轻微的痉挛着。「终于洩了吗?才只不过90多下!」我得意的淫笑着,同时阴茎已再一次开动,全不理会怡宜的高潮过了没有。因姦成孕的恶梦虽然令怡宜面色发白,但是苍白的脸很快便被如潮的春情再一次淹盖。怡宜疯狂的扭动着腰肢,随着我的抽插一次又一次的狂洩着,直至第1000下的来临。我将阴茎尽狎入怡宜的子宫之内,满载生命的白液已狂射入怡宜的花宫之内,烫得怡宜再一次攀上了高潮。怡宜只感到一波波充满生命力的灼热精浆正不停喷射入自己的子宫之内,精液迅速的灌满自己的子宫,与自己的卵子紧密结合着,令自己除了怀有男人的身孕外已别无其它选择。「上得少女多,偶然来一个少妇也不错。」我拍着怡宜的丰臀,调笑着被我奸得四肢无力的美人儿。「你刚刚也洩了七次吧!依之前的预定,可要为我生一队7人足球队啊!」怡宜难憾的扭动着腰肢,忍受着我持续爱抚着她的娇躯。「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先夺得你余下的处女吧!」「余下的处女?!」怡宜还未弄清楚男人的意图,屁股已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顿时明白男人染指的目的原来是哪里!「真他妈的紧!」我无视这隐藏通道的原本设计,纯以腰力将我的阴茎直贯穿而下,痛得怡宜发出了声声惨极的哀号。可惜她的悲呜不单止不能唤醒我的测隐之心,反而令我的阴茎因那阵阵的摧残快感而变得加倍的充血涨大,令怡宜的哀求生出了反效果。「这里未试过吧?是否另有一番滋味?」我无视怡宜的哀号,一次又一次摧残着怡宜的身心,然后在洩射的临界点将我那长枪抽出,改为插入怡宜的小嘴之内,将那滚滚的白浊洪流,散射在怡宜的喉深之处。「好好的给我舔乾净,尤其是附在上面那些你的大便,舔漏一滴的话我就操多你一次。」虽然不甘愿,但男人的恐怖令怡宜只得努力的舔弄着男人的阴茎,努力的清除着上面残余的精浆,以及那些带有异味,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怡宜强忍着不令自己吐出来,以免触怒眼前的男人。虽然怡宜的充分合作令她免去了触怒我的恶梦,但是她那生涩的唇舌口技却再一次触怒了我胯下的男根,怒得它昂首挺胸的对着怡宜虎视眈眈,準备着再一次发洩出大量的慾望。「今次就用你那对乳房给我来一下乳交吧!」怡宜暗暗鬆一口气,幸好男心不是要插入什么奇怪的地方,马上已合作地用自己柔软的双峰夹紧男人的长枪,并且前后套弄起来。不过我却仍不太满意怡宜的服务,一边指导她以唇舌舔弄服侍我的龟冠,而空出来的双手已左右挖插着怡宜的蜜唇。老实说怡宜的双乳既不大又不挺,本来是没什么看头,但是她却够软,软绵绵的两团嫩肉紧紧的磨擦着我的长枪,带给我有别于一般豪乳的另一番享受。既然怡宜这么落力,我当然不能待薄她,白浊的养颜护肤品一下子已由枪尖狂喷而出,尽打在怡宜的俏脸上。而我亦对这满脸残精的残花败柳失去了兴趣,只拍下了纪念照便穿回衣服,大摇大摆的由大门口离开。>

陈经理邀我去他家吃饭,在厨房里我一时色迷心窍,想偷偷地在他老婆的背后打手枪,却不料她一个转身,跟我撞到一起。“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妳……妳的菜太香了,所以我直接就被吸引进来了,哪一只脚扭到了?我帮妳揉揉好吗?”我尴尬地解释着。陈经理家很大,六人份的长方形饭桌放在厨房里面,我左手从背后弯抄到她左胳肢窝,把她搀扶起来,另一手拉开二张椅子让她坐下来,手伸进去时,可以感觉到她腋下有些稀疏的毛,还有点湿湿地,可能是出汗了吧?趁她坐下去时,我把左手抽回放在鼻头闻了闻……嗯~~一股酸酸的气味,还夹着她身上的香水味道,我不禁用舌头舔了舔手指……嗯~~~~鹹的!……香~~噢~~现在我可是居高临下,不但从她的背心领口看见她的乳沟,还一路向下看到她的肚脐那里,望着她用右手按扶着左脚踝,我抱歉地说:“让我来吧?我有学过一些……”也不等她同意,我一下子就把她的左脚提放在椅子上,她的裙子就溜滑下露出膝盖,雪白地大腿,还有那迷人的红色内裤(跟我偷放在裤口袋里的一样),她“啊!”地一声,马上用手压住裙子遮掩下体。我假装没有看到,一面开始帮她捏揉脚踝,一面骗她说:“这个脚扭到了,应该要从穴道按摩,很快会好,而且没有后遗症。”于是我拿起餐桌上要凉拌竹笋用的美奶滋,跟她说:“这种东西可以舒筋活血。”然后就挤在她的脚背趾缝上。看起来她很注重她的一双玉足,不但洗得乾乾净净地,趾甲也修得圆圆地,还涂上一层带有银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红的趾尖,衬托着几根青筋细浮地脚背,显得格外地粉白娇嫩,我一手托着她的小脚丫子,另一手只伸出根食指,开始把脚背上的美奶滋推挤入她柔嫩的趾缝间。我蹲在地下,食指开始轮流在她几根美丽的脚趾间,一抽一送就如同插肏她的阴道一般,靠着美奶滋的润滑,我插拔的速度越来越快。 弄着~弄着~美奶滋慢慢地消失了,就好像沁腌入她的小脚内,我抬眼望过去,她瞇着眼仰着头,一脸舒服到心坎里的模样,我开始用嘴来吸吮那一根根带着甜味的脚趾头,空出手来,伸到她大腿根处,用手指轻轻地来回刮那雪白的肌肤,当我改用舌头舔她脚心时,看到她大腿内侧的皮肤上,已经被我轻刮出密密麻麻地鸡皮疙瘩,阴阜顶胀的红色小内裤中央,此刻出现了一块深色的水渍——她的爱液开始流出来了。我见机半弯着腰站起来,右手改用掌心按摩着她的大腿根处,嘴巴靠近她的耳朵,半呵气式地往耳内吹气,轻轻跟她问道:“舒服吗?我要换姿势了……”她瞇着眼不回答,只是把头轻点两下,算是答应了,我转到她椅子后面,右手直接掀撩起裙子,中指微弯隔着内裤抠扣在她阴道口,整只手掌则按在她下腹长阴毛那里,就上下来回的压摸着她的下体,我左手又挤了些美奶滋在她耳垂前后,一面用舌头,牙齿舔咬她的耳垂,一面又徐徐地向耳朵里呼热气。这时,只见她胸口那两粒圆滚滚的奶子,随着急促地呼吸起起伏伏地上下跳动,原本深陷的乳沟,加上左右肥嫩嫩地乳房,现在更是挤胀得好像一个婴儿的小屁股,扭啊扭的舞动着。我右手从她肚脐那儿伸进内裤里直接挖弄着她的阴道口,牙齿撕咬着她的耳朵,左手再从她左胳肢窝下伸出,插入背心领口,用手指夹拉着她右边的奶头,偶尔还抓握几下整个奶膀子,只听到她微张着小嘴舒服地哼着:“嗯~~噢~~嗯~~~噢~~~~~”我抽出左手,猛的一下把她的小背心从腰部翻拉上来,两颗34D洁白粉嫩的乳房,剎时蹦出,还左右晃荡着。她一下子警觉到,两眼睁开,大声地叱道:“你要干什么?”我连忙拿起桌上的一瓶甜辣酱挤在她的小嘴里,然后把嘴巴压上她的朱唇,狠命地强吻起来,右手更是加大力量抠挖着她的阴道,我把舌头塞进她那湿润的小嘴,在里面上下左右翻动着勾弄她的舌头。甜辣酱把她辣得双颊泛红,两眼还有些泪光,我弄了些口水,从紧压的双唇吐进她嘴里,再用力地吸吮她的小嘴,这时,才感觉到她那双原先想要抵抗推开我的小手,逐渐地鬆离,而不再顶着我的肚子,我用嘴唇吸含拉出她那又甜又辣的小舌头,一吸一吐的,如果有面镜子,照起来一定像是她在用舌头抽肏我的嘴巴?然后我再紧紧压住她那甜蜜的小嘴,直吻到她双手瘫垂下去,喘不过气来。眼见陈经理他老婆已经瘫软在椅子上,让我想起上次老婆仰躺在经理室沙发椅上,两腿大开,让陈经理恣意插玩的情景,我更下决心,今晚一定要好好地把他老婆搞一搞。我把她抱起来,杯盘一挪,人就放在餐桌上,两条雪白的玉腿,延着桌边自然垂放下来,她红着脸蛋闭着眼,嘴唇还微张着喘嘘嘘地,我也学陈经理,伸手揪着他老婆的内裤底端,向旁边一拉,扯到阴唇跟大腿间的凹缝内,露出她那迷人的阴户,却没想到,她又警觉到了,一下子把大腿夹紧,连我的手也被夹住。我的阳具已经是肿涨得好大,先前要打手枪时已经把裤裆拉鍊拉下了,现在整根阴茎都伸露在外面,要我放弃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于是我左右手用力一扳,把她大腿弄开,龟头对準她的玉穴,用力插肏进去她的阴道……哇靠!好紧喔!“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弄我嘛!”她胡乱地踢着无力的小脚,开始哀求着。“妳知不知道,妳先生是怎么玩我老婆的?……”我开始用这个理由来安抚她,让她不要乱挣扎。却没有料到,她的小穴原本就是很紧,现在又乱踢乱摇的,阴道里面就跟有张小嘴一样,把我的龟头吸夹得又酥又麻,才没抽插几下,我就感觉下阴一紧,糟糕!我出来啦?……妈的!真不过瘾!我马上拔出来,夹紧屁股提肛,能留多少算多少,一只手把她的双脚併拢提高,再盯着她紧合的阴唇,想看看能不能马上再来一次?可能她感觉到我已经射进去了,所以也停止了挣扎,或许也是在思考刚才我告诉她有关陈经理搞了我老婆的事情?空气一下子冻起来,静悄悄地,只有她喘气的声音……有了!我伸手拿起一罐蒜头酱,打开来用手指挖了一大坨,然后就抹到她的阴唇上,还往阴道里面涂了一些。“干什么呀你?……我要告你强姦!……你不是人!……”她又开始怒骂挣扎着,想要从桌上下来。我马上侧身,用胸口压住她的小腹,双手扳着她大腿,脸凑到她的玉穴口,伸出舌头舔那沾满蒜酱的花瓣,时而用牙齿拉咬着小阴唇,再加上我脑袋左右来回转,磨蹭着她的大腿内侧,渐渐地,她不挣扎了,可是嘴里还含含糊糊地抗拒地说着:“你老婆……跟……我先……生……那是……他们……噢……嗯……他们……噢……我……好麻……”“讨厌!……你……干嘛……乱……抹东西……噢……噢……嗯……嗯……讨厌!……”(有一次我舔过我老婆下体之后,喉咙痛了好几天,这回试一下蒜头杀菌是不是有效?--酱蒜鲍鱼?) 我看她不再抗拒,反而开始发起浪了,自己的阴茎也逐渐地硬起来,于是转正身子,canovel.com把她的裙子跟内裤一拉而下,再将她左右腿分放我腰两侧,然后扶着我的阳具,用龟头轻轻地跟她的阴唇上下磨蹭着,这次,她闭着眼不说话,也不再乱动抵抗了,好像在等我插进去。(搞不好她刚才是气我太快?)我慢慢地把龟头拨挤进她的阴户,阴茎一寸一寸的没入阴道里,平滑的小腹被我鼓胀起来,只见她时而皱眉,时而抽动着面颊肌肉,还开始用双脚盘夹着我的腰,随着我开始大力抽送肏干,她的腿是越夹越紧,嘴里还不停地在呻吟着:“噢……喜欢……嗯……嗯……好美……噢……全部进来!”或许是先前留在她阴道内的精液关係吧?这回再肏她就滑润多了,虽然小穴还是很紧,可是我已经拿到窍门,夹紧肛门插肏她,憋住气不呼吸,直把她抽肏的哀声连连:“啊~~……好……厉……害……噢……噢……”“呀~~……不行……不行……要……死……了……”“哼嗯~~哼嗯~~噢……噢……哼嗯~~~~~” 我看着她红通通地脸颊,瞇着眼,浪叫着来回摇晃着她的头,似乎爽快的不得了!于是再用社长那一招,我用力地把屁股一挺,整个龟头挤入她子宫颈,只见她一下睁开了眼睛,张大了嘴“喔”的一声,上半身就弯坐起来了,娇羞的面容好像显得又惊又喜……我插到她的花心了!她两手勾着我的颈子,胸前迷人的两个粉嫩嫩地奶子低垂下来,显得更格外地硕大,桃红色的乳晕中,挺立着花生米一般大的奶头,正中央还微微凹陷的有个小洞,整个奶膀子还随着她的娇喘,在上上下下起伏晃动着。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低头一张嘴,就咬住她的奶子,狠劲的吸吮着奶头跟乳晕,半抱着她,底下阴茎又用力的捅了她几次,见她那一脸陶醉的表情,半瞇半张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跟我说:“插死我吧!”我死命地用力又肏了几次,突然间,她的双手一鬆,整个人瘫软下去,全身软棉棉地,两眼还有点翻白……哇靠!她高潮来了?不会动了耶?我放下她盘腰的双脚,提起一条腿,把她那像婴儿小手般的红嫩脚趾,含咬在嘴里吸舔,抽出溼答答的阴茎来,用手扶握着让龟头跟她的阴唇磨蹭着。磨着磨着,下阴一紧,我赶快拿了一个空杯子,放在她的双乳之间,向前靠过去,望着她脸上舒畅的笑容,就把精液射进杯子里。“亲爱的!……Honey!……起床做饭了?”我把她从桌上扶起,温柔地拿着那装精液的杯子,我说道:“妳好美,好迷人吆~~这杯请妳……”又趁机会顺便把她的小背心脱掉,再帮她披上围裙,好给我做菜,说不定等一下看她光着屁股炒菜的模样,再搞一次?我扶着她的肩膀缓缓地餵她喝完……“这是甚么呀?怎么这么奇怪的味道?”她疑惑地问。亲了亲她的面颊,望着她双唇间牵拉的精液细丝,我得意地说:“这是金华(精滑)甘露!”陈经理邀我去他家吃饭,在厨房里我一时色迷心窍,想偷偷地在他老婆的背后打手枪,却不料她一个转身,跟我撞到一起。“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妳……妳的菜太香了,所以我直接就被吸引进来了,哪一只脚扭到了?我帮妳揉揉好吗?”我尴尬地解释着。陈经理家很大,六人份的长方形饭桌放在厨房里面,我左手从背后弯抄到她左胳肢窝,把她搀扶起来,另一手拉开二张椅子让她坐下来,手伸进去时,可以感觉到她腋下有些稀疏的毛,还有点湿湿地,可能是出汗了吧?趁她坐下去时,我把左手抽回放在鼻头闻了闻……嗯~~一股酸酸的气味,还夹着她身上的香水味道,我不禁用舌头舔了舔手指……嗯~~~~鹹的!……香~~噢~~现在我可是居高临下,不但从她的背心领口看见她的乳沟,还一路向下看到她的肚脐那里,望着她用右手按扶着左脚踝,我抱歉地说:“让我来吧?我有学过一些……”也不等她同意,我一下子就把她的左脚提放在椅子上,她的裙子就溜滑下露出膝盖,雪白地大腿,还有那迷人的红色内裤(跟我偷放在裤口袋里的一样),她“啊!”地一声,马上用手压住裙子遮掩下体。我假装没有看到,一面开始帮她捏揉脚踝,一面骗她说:“这个脚扭到了,应该要从穴道按摩,很快会好,而且没有后遗症。”于是我拿起餐桌上要凉拌竹笋用的美奶滋,跟她说:“这种东西可以舒筋活血。”然后就挤在她的脚背趾缝上。看起来她很注重她的一双玉足,不但洗得乾乾净净地,趾甲也修得圆圆地,还涂上一层带有银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红的趾尖,衬托着几根青筋细浮地脚背,显得格外地粉白娇嫩,我一手托着她的小脚丫子,另一手只伸出根食指,开始把脚背上的美奶滋推挤入她柔嫩的趾缝间。我蹲在地下,食指开始轮流在她几根美丽的脚趾间,一抽一送就如同插肏她的阴道一般,靠着美奶滋的润滑,我插拔的速度越来越快。 弄着~弄着~美奶滋慢慢地消失了,就好像沁腌入她的小脚内,我抬眼望过去,她瞇着眼仰着头,一脸舒服到心坎里的模样,我开始用嘴来吸吮那一根根带着甜味的脚趾头,空出手来,伸到她大腿根处,用手指轻轻地来回刮那雪白的肌肤,当我改用舌头舔她脚心时,看到她大腿内侧的皮肤上,已经被我轻刮出密密麻麻地鸡皮疙瘩,阴阜顶胀的红色小内裤中央,此刻出现了一块深色的水渍——她的爱液开始流出来了。我见机半弯着腰站起来,右手改用掌心按摩着她的大腿根处,嘴巴靠近她的耳朵,半呵气式地往耳内吹气,轻轻跟她问道:“舒服吗?我要换姿势了……”她瞇着眼不回答,只是把头轻点两下,算是答应了,我转到她椅子后面,右手直接掀撩起裙子,中指微弯隔着内裤抠扣在她阴道口,整只手掌则按在她下腹长阴毛那里,就上下来回的压摸着她的下体,我左手又挤了些美奶滋在她耳垂前后,一面用舌头,牙齿舔咬她的耳垂,一面又徐徐地向耳朵里呼热气。这时,只见她胸口那两粒圆滚滚的奶子,随着急促地呼吸起起伏伏地上下跳动,原本深陷的乳沟,加上左右肥嫩嫩地乳房,现在更是挤胀得好像一个婴儿的小屁股,扭啊扭的舞动着。我右手从她肚脐那儿伸进内裤里直接挖弄着她的阴道口,牙齿撕咬着她的耳朵,左手再从她左胳肢窝下伸出,插入背心领口,用手指夹拉着她右边的奶头,偶尔还抓握几下整个奶膀子,只听到她微张着小嘴舒服地哼着:“嗯~~噢~~嗯~~~噢~~~~~”我抽出左手,猛的一下把她的小背心从腰部翻拉上来,两颗34D洁白粉嫩的乳房,剎时蹦出,还左右晃荡着。她一下子警觉到,两眼睁开,大声地叱道:“你要干什么?”我连忙拿起桌上的一瓶甜辣酱挤在她的小嘴里,然后把嘴巴压上她的朱唇,狠命地强吻起来,右手更是加大力量抠挖着她的阴道,我把舌头塞进她那湿润的小嘴,在里面上下左右翻动着勾弄她的舌头。甜辣酱把她辣得双颊泛红,两眼还有些泪光,我弄了些口水,从紧压的双唇吐进她嘴里,再用力地吸吮她的小嘴,这时,才感觉到她那双原先想要抵抗推开我的小手,逐渐地鬆离,而不再顶着我的肚子,我用嘴唇吸含拉出她那又甜又辣的小舌头,一吸一吐的,如果有面镜子,照起来一定像是她在用舌头抽肏我的嘴巴?然后我再紧紧压住她那甜蜜的小嘴,直吻到她双手瘫垂下去,喘不过气来。眼见陈经理他老婆已经瘫软在椅子上,让我想起上次老婆仰躺在经理室沙发椅上,两腿大开,让陈经理恣意插玩的情景,我更下决心,今晚一定要好好地把他老婆搞一搞。我把她抱起来,杯盘一挪,人就放在餐桌上,两条雪白的玉腿,延着桌边自然垂放下来,她红着脸蛋闭着眼,嘴唇还微张着喘嘘嘘地,我也学陈经理,伸手揪着他老婆的内裤底端,向旁边一拉,扯到阴唇跟大腿间的凹缝内,露出她那迷人的阴户,却没想到,她又警觉到了,一下子把大腿夹紧,连我的手也被夹住。我的阳具已经是肿涨得好大,先前要打手枪时已经把裤裆拉鍊拉下了,现在整根阴茎都伸露在外面,要我放弃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于是我左右手用力一扳,把她大腿弄开,龟头对準她的玉穴,用力插肏进去她的阴道……哇靠!好紧喔!“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弄我嘛!”她胡乱地踢着无力的小脚,开始哀求着。“妳知不知道,妳先生是怎么玩我老婆的?……”我开始用这个理由来安抚她,让她不要乱挣扎。却没有料到,她的小穴原本就是很紧,现在又乱踢乱摇的,阴道里面就跟有张小嘴一样,把我的龟头吸夹得又酥又麻,才没抽插几下,我就感觉下阴一紧,糟糕!我出来啦?……妈的!真不过瘾!我马上拔出来,夹紧屁股提肛,能留多少算多少,一只手把她的双脚併拢提高,再盯着她紧合的阴唇,想看看能不能马上再来一次?可能她感觉到我已经射进去了,所以也停止了挣扎,或许也是在思考刚才我告诉她有关陈经理搞了我老婆的事情?空气一下子冻起来,静悄悄地,只有她喘气的声音……有了!我伸手拿起一罐蒜头酱,打开来用手指挖了一大坨,然后就抹到她的阴唇上,还往阴道里面涂了一些。“干什么呀你?……我要告你强姦!……你不是人!……”她又开始怒骂挣扎着,想要从桌上下来。我马上侧身,用胸口压住她的小腹,双手扳着她大腿,脸凑到她的玉穴口,伸出舌头舔那沾满蒜酱的花瓣,时而用牙齿拉咬着小阴唇,再加上我脑袋左右来回转,磨蹭着她的大腿内侧,渐渐地,她不挣扎了,可是嘴里还含含糊糊地抗拒地说着:“你老婆……跟……我先……生……那是……他们……噢……嗯……他们……噢……我……好麻……”“讨厌!……你……干嘛……乱……抹东西……噢……噢……嗯……嗯……讨厌!……”(有一次我舔过我老婆下体之后,喉咙痛了好几天,这回试一下蒜头杀菌是不是有效?--酱蒜鲍鱼?)我看她不再抗拒,反而开始发起浪了,自己的阴茎也逐渐地硬起来,于是转正身子,canovel.com把她的裙子跟内裤一拉而下,再将她左右腿分放我腰两侧,然后扶着我的阳具,用龟头轻轻地跟她的阴唇上下磨蹭着,这次,她闭着眼不说话,也不再乱动抵抗了,好像在等我插进去。(搞不好她刚才是气我太快?)我慢慢地把龟头拨挤进她的阴户,阴茎一寸一寸的没入阴道里,平滑的小腹被我鼓胀起来,只见她时而皱眉,时而抽动着面颊肌肉,还开始用双脚盘夹着我的腰,随着我开始大力抽送肏干,她的腿是越夹越紧,嘴里还不停地在呻吟着:“噢……喜欢……嗯……嗯……好美……噢……全部进来!”或许是先前留在她阴道内的精液关係吧?这回再肏她就滑润多了,虽然小穴还是很紧,可是我已经拿到窍门,夹紧肛门插肏她,憋住气不呼吸,直把她抽肏的哀声连连:“啊~~……好……厉……害……噢……噢……”“呀~~……不行……不行……要……死……了……”“哼嗯~~哼嗯~~噢……噢……哼嗯~~~~~” 我看着她红通通地脸颊,瞇着眼,浪叫着来回摇晃着她的头,似乎爽快的不得了!于是再用社长那一招,我用力地把屁股一挺,整个龟头挤入她子宫颈,只见她一下睁开了眼睛,张大了嘴“喔”的一声,上半身就弯坐起来了,娇羞的面容好像显得又惊又喜……我插到她的花心了!她两手勾着我的颈子,胸前迷人的两个粉嫩嫩地奶子低垂下来,显得更格外地硕大,桃红色的乳晕中,挺立着花生米一般大的奶头,正中央还微微凹陷的有个小洞,整个奶膀子还随着她的娇喘,在上上下下起伏晃动着。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低头一张嘴,就咬住她的奶子,狠劲的吸吮着奶头跟乳晕,半抱着她,底下阴茎又用力的捅了她几次,见她那一脸陶醉的表情,半瞇半张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跟我说:“插死我吧!”我死命地用力又肏了几次,突然间,她的双手一鬆,整个人瘫软下去,全身软棉棉地,两眼还有点翻白……哇靠!她高潮来了?不会动了耶?我放下她盘腰的双脚,提起一条腿,把她那像婴儿小手般的红嫩脚趾,含咬在嘴里吸舔,抽出溼答答的阴茎来,用手扶握着让龟头跟她的阴唇磨蹭着。磨着磨着,下阴一紧,我赶快拿了一个空杯子,放在她的双乳之间,向前靠过去,望着她脸上舒畅的笑容,就把精液射进杯子里。“亲爱的!……Honey!……起床做饭了?”我把她从桌上扶起,温柔地拿着那装精液的杯子,我说道:“妳好美,好迷人吆~~这杯请妳……”又趁机会顺便把她的小背心脱掉,再帮她披上围裙,好给我做菜,说不定等一下看她光着屁股炒菜的模样,再搞一次?我扶着她的肩膀缓缓地餵她喝完……“这是甚么呀?怎么这么奇怪的味道?”她疑惑地问。亲了亲她的面颊,望着她双唇间牵拉的精液细丝,我得意地说:“这是金华(精滑)甘露!”

分享:

av免費下載

無碼中出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