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T-230-[中文]在河邊沒人看到的地方偶然目擊到正在換衣服的巨乳美女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RDT-230-[中文]在河邊沒人看到的地方偶然目擊到正在換衣服的巨乳美女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我在中学毕业后进入一所知名大学。那一年,大学收生制度刚好改革,结果一下子收了很多女生,可是男女宿舍数目却没有作出相应调整,所以女生宿舍供应很紧张,分配给我们女生的宿舍数目很少。虽然我不是住在大学附近,不过也不是住得太远,所以在大学读了三年都没分配到宿舍。在最初两年勉强还可以应付,但在最后一年便不行了。毕业年功课特别忙,所以和三个其他系的女生在大学附近唐楼租了一个房间。这样上学放学都方便多了。四月中的某一个晚上,我在学校温习功课,大约十一时半才回家。我们住的那区,治安还不错,不过平时我都尽量避免夜归,毕竟我只是一个弱质女流,尤其是以我当时的年纪而言,正是色狼的美食。不过那一晚真是没办法,在学校和同学温习功课,虽然夜了,她们硬是不肯让我提早离去。其实我已经相当小心了,因为那是旧区,街灯也很旧,光线十分不足,为了安全起见,我专挑大路而行。快要到达所居住的大厦时,我远远看见有几个人坐在大厦门口前的空地饮啤酒和大吵大嚷。不问而知,那都是有书不读的童党。大概是听到我的脚步声,有两、三个人望过来,虽然距离很远,不过我已经感到不寒而慄,觉得那几双眼睛正不怀好意地盯着我,我觉得很害怕。我想了一想,便掉头离开,不敢返回住所。虽然他们可能只是无所事事的臭飞,但也可能是见色起心的色狼。或者我这样做有点神经质,不过非礼、甚至强暴,是女性最大的噩梦,尤其是他们有几个人,所以不得不谨慎一点。我想先等十来二十分钟,待他们喝饱闹够后,自然会散去。但我又不能够四处乱跑,因为周围都昏昏暗暗的,任何一个暗角都可能有色狼潜伏着、随时向他们的猎物扑出。幸好附近有一间甜品店仍然在营业,我在店内一边吃着,一边看电视,直到店舖打烊,那时是午夜十二点正。我想那班童党应该已经散去吧,于是便结账离去。在返回住所大厦前,我先从老远的地方观察一番。童党确实已经全散去了,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地上几个啤酒樽。于是我很放心的行过去。正当我想用锁匙把大厦入口的铁闸打开时,我听到背后有点异声,还没有来得及回头看时,便已经给人从后箍颈和捂口,然后左右两边给人抓住我的手臂,这还不止,前面又有一个人出现,他弯下身来捉着我的双脚腕,把我双脚拉起。他们四个人就是这样胁持着,把我擡起来带走。当下我立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个男生深夜胁持着一名单身女子,难道是要请她吃宵夜么?当然他们可能只是把我带到一个僻静地方,把我洗劫一番,但女性的直觉告诉我,更加不幸的事情将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惊吓得不断挣扎、不断扭动身体四肢,但是给他们这样控制着,挣扎根本就是白费气力的事情。我只能看到我面前捉着我双脚那个人。天啊!看他只有十四、五岁,竟然做出当街掳人的事情来。他洩有金髮,一副臭飞嘴脸,其他三个人,大概都是同一类人,搞不好就是刚才那班童党。我自以为先前很机警,想不到最后还是落入他们的魔掌中。我忽然感到背脊发毛,因为我想起,刚才他们不是有八、九人吗?要是给他们这一大群人轮暴……实在不敢想像,我几乎就要昏了过去。但是我不能够就此认命,要用心想一想,或许有方法能够让我逃过大难。他们这样一大班人,逃跑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不如找机会开口大叫,希望有人经过附近会听到。不过想想这又不是好方法,入夜后这附近很少人出入,而且他们一定会把我带到更加僻静的地方,那便更加不可能会有人听到我的呼叫。虽然我已经停止挣扎,不过仍然感到他们步行的时候,好像有点摇摇晃晃似的,也闻到阵阵啤酒味从他们身上发出,我想,大概他们喝醉才做出这种冲动的事情吧?或者可以从这点出发,尽量尝试说服他们不要做出禽兽事情来。要用言语来让他们清醒,要提醒他们,轮暴奸严重罪行。原来他们要把我擡到旁边的公园来。他们在公园内一张长凳上把我放下,我趁机四下偷看,还好没有发现有他们的同党在等着。捂着我的口的手放开了。我正想说话时,却被布条封住我的口,他们又用绳索捆绑我的双手。我根本没有说半句话的机会。不过我没有就此放弃,被封住的嘴,仍然发出『嗯』、『嗯』的微弱声音。终于他们对我发出的声音有反应了,不过他们不是要听听我想说什么,而是给了我几巴掌。『死八婆!还想反抗!』他们以为我想呼喊,那当然更加不会解开布条了。除了接受现实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做。三个臭飞按着我的头,又压着我的上身,使我动弹不得。六只手不断在我身上摸索着。有人摸我的头髮、脸和颈,有人隔着衣服搓捏我的双乳,有人隔着裙子摸我的私处,也有一只手在裙里摸我的大腿。捉住我双脚的金髮臭飞则脱去我的鞋子,双手从我的小脚出发,一边摸,一边向上进攻。从小腿到大腿,然后他乾脆把长裙完全的翻起来。我感到他们一阵微微的骚动,可能是因为看到我那白色的小内裤吧。金髮臭飞想把我的内裤脱下来。我双脚乱蹬,又想把双腿合上,但是双脚被其他人强行拉开,接着是『咧』的一声,内裤给撕破了。金髮臭飞用手指轻扫我的阴毛,使下体传来阵阵骚痒,就像自慰时所追求的感觉。但是现在给这个无耻男人挑起这种感觉,我觉得很羞耻。当我正努力地用理智去抵抗这种肉体上的奇妙感觉时,我突然忍不住在封着的嘴唇里『呀』的叫了一声,因为一阵剧痛从下身传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体内。我想起来看看,但身子仍然给压着,不过我多少可以擡起头来了。金髮臭飞正站在我双腿间,他的下身贴着我的大腿尽头,不用说,他的阳具已经插进我的阴道。他的手臂还抱着我的大腿,做着抽送动作。其他人见状,也变本加厉,把我的碎花短袖衫从领口位置向两边粗暴地撕开,强行扯脱我的的胸围,用手掌放在乳房上不停地用力搓,也有人捏着我的乳尖,粗鲁地玩弄着我的上身,又捉着我头部,强吻我的面庞。过了一会,强姦我的那个人,把精液射进我体内,然后软弱无力的退开,让另一人接上。『咦,原来她是大学生耶。』他们一定是从我的钱包找到我的学生证。『是吗?她下面这么多毛,一定是淫蕩女大学生,嘻嘻。』不∼我是纯良女子,不是什么淫蕩女大学生∼(后来偶然从报纸看到,原来『淫蕩女大学生』是一套色情电影的名字。)『不是喔,我奸她的时候,她的下面又窄又紧,感觉真的好像处女,把我老二箍得透不过气来。』 『嘿嘿,刚才给你这样搞法,现在还算是处女么?』我本来玉洁冰清的躯体,不单惨遭玷汙,还要给他们用言语侮辱,真是苦不堪言,但又没法不去忍受。他们四人轮流把我姦汙过后,我除了感到下体剧痛外,身体其他被侵犯的部份,也有阵阵肿痛感觉。虽然他们只是十几岁的青年,但手法和行为极度粗暴,实在是世风日下。然而,更令人髮指的事情还在后头。满足了他们的兽慾后,我以为可以就此脱身了,但金髮臭飞竟然想『梅开二度』。我感到一条软绵绵的东西在我阴道口徘徊,他想把阳具插入我的下体,但尝试了很多次都不成功。本来,我已经给四个男人轮姦过了,现在就算再多被强姦一次,都不会有太大差别。不过我还是庆幸他心有余而力不足,让我避免再次受辱。他却并没有轻易放弃。最后,他显得有点不耐烦,还把我口里的布条解开,把阳具放到我嘴边,要我把它含着。我哪肯做这种骯髒的事情?虽然他不断把软绵绵的肉棒挤压在我的嘴唇上,我却说什么也肯把嘴张开。就算只是嘴唇跟阳具表面接触,已经令我有心的感觉,要是真的把那东西含进嘴里,我相信我一定会足三日三夜。『小姐,你就行行好,给他含一含吧!不然他的老弟可擡不起头来呢,嘿嘿嘿!』他们当中其中一个人说。表面上是替同伴向我请求,其实是揶揄金髮臭飞的那话儿举不起来。这我可就惨了,他们这种童党,最讲面子,尤其是关于性能力的事情,决不容许他人嘲弄看扁。金髮臭飞老羞成怒,手指朝我下体抓过来,用力扯住我的阴毛,凶巴巴的问我︰『你是要敬酒不吃,却偏要吃罚酒吗!』我仍旧摇摇头,他的手用力一扯,竟然把我的阴毛扯脱出来。我无力地惨叫了一声,但随即吃了一记耳光,还给另一个人摀住了我的口。『不要出声,你是想死么!』其实我也不想乱叫,只是这样给拔毛,实在是痛不可当,『噢!噢!噢!』我又接连叫了几声,金髮臭飞像发了疯似的,不停地把我的阴毛拔去,直至……不知道是他的手酸了……还是我的阴毛都给拔光了……他才停手。然后他走开了,我以为他发洩过了怒气,该不会再做什么疯狂的事来伤害我吧?但跟着又听到他行过来的脚步声。我的口虽然给牢牢捂着,但我的头还勉强能够转动,让我看到目露凶光的金髮臭飞正手握着一个啤酒樽行过来……我以为他要用啤酒樽打穿我的头,大概他的同伴也是这样想,所以想上前拉住他,还叫他『不要胡来』、『不要搞出人命来』。他却冷冷地说︰『不用担心,我不会搞出人命来的,可是这位漂亮的小姐自命清高,不肯侍候老子,那老子就非得要给她一点教训不可。』听到他的说话,我鬆了一口气,但随即又感到忐忑不安,心想所谓『一点教训』绝非简单的事情。他把我的两腿大大的张开,我的下体仍然感到阵阵刺痛,双腿也酸软乏力,想合起来抵抗也不行。虽然私处痛得发麻,但仍然感觉得到一枝又粗又冷的硬物插进体内,下体有种爆裂的剧痛,比破瓜时的痛楚还要强上十数倍……我突然明白了︰那无耻的臭飞竟然在街上拾了个弃置了的啤酒樽,用它来插入我那个娇弱的地方……我不敢再去想像,可是恐怖的景象却在脑里挥之不去︰街上的流浪汉把啤酒樽口含进嘴里骨碌骨碌的喝着啤酒……弃置在街上的啤酒樽满布着蚂蚁,偶尔还有蟑螂和老鼠爬过……啤酒樽里剩下的啤酒连同樽口上流浪汉的口水倒流出来,流进我的阴道里……啤酒樽内外的小昆虫沿着阴道的嫩肉爬进我的体内深处……臭飞将那啤酒樽在我体内猛地抽送,嘴里喃喃说着︰『看我把你的臭穴捣烂吧!反正我也得不到的……我也不会留给别人……』我在中学毕业后进入一所知名大学。那一年,大学收生制度刚好改革,结果一下子收了很多女生,可是男女宿舍数目却没有作出相应调整,所以女生宿舍供应很紧张,分配给我们女生的宿舍数目很少。虽然我不是住在大学附近,不过也不是住得太远,所以在大学读了三年都没分配到宿舍。在最初两年勉强还可以应付,但在最后一年便不行了。毕业年功课特别忙,所以和三个其他系的女生在大学附近唐楼租了一个房间。这样上学放学都方便多了。四月中的某一个晚上,我在学校温习功课,大约十一时半才回家。我们住的那区,治安还不错,不过平时我都尽量避免夜归,毕竟我只是一个弱质女流,尤其是以我当时的年纪而言,正是色狼的美食。不过那一晚真是没办法,在学校和同学温习功课,虽然夜了,她们硬是不肯让我提早离去。其实我已经相当小心了,因为那是旧区,街灯也很旧,光线十分不足,为了安全起见,我专挑大路而行。快要到达所居住的大厦时,我远远看见有几个人坐在大厦门口前的空地饮啤酒和大吵大嚷。不问而知,那都是有书不读的童党。大概是听到我的脚步声,有两、三个人望过来,虽然距离很远,不过我已经感到不寒而慄,觉得那几双眼睛正不怀好意地盯着我,我觉得很害怕。我想了一想,便掉头离开,不敢返回住所。虽然他们可能只是无所事事的臭飞,但也可能是见色起心的色狼。或者我这样做有点神经质,不过非礼、甚至强暴,是女性最大的噩梦,尤其是他们有几个人,所以不得不谨慎一点。我想先等十来二十分钟,待他们喝饱闹够后,自然会散去。但我又不能够四处乱跑,因为周围都昏昏暗暗的,任何一个暗角都可能有色狼潜伏着、随时向他们的猎物扑出。幸好附近有一间甜品店仍然在营业,我在店内一边吃着,一边看电视,直到店舖打烊,那时是午夜十二点正。我想那班童党应该已经散去吧,于是便结账离去。在返回住所大厦前,我先从老远的地方观察一番。童党确实已经全散去了,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地上几个啤酒樽。于是我很放心的行过去。正当我想用锁匙把大厦入口的铁闸打开时,我听到背后有点异声,还没有来得及回头看时,便已经给人从后箍颈和捂口,然后左右两边给人抓住我的手臂,这还不止,前面又有一个人出现,他弯下身来捉着我的双脚腕,把我双脚拉起。他们四个人就是这样胁持着,把我擡起来带走。当下我立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个男生深夜胁持着一名单身女子,难道是要请她吃宵夜么?当然他们可能只是把我带到一个僻静地方,把我洗劫一番,但女性的直觉告诉我,更加不幸的事情将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惊吓得不断挣扎、不断扭动身体四肢,但是给他们这样控制着,挣扎根本就是白费气力的事情。我只能看到我面前捉着我双脚那个人。天啊!看他只有十四、五岁,竟然做出当街掳人的事情来。他洩有金髮,一副臭飞嘴脸,其他三个人,大概都是同一类人,搞不好就是刚才那班童党。我自以为先前很机警,想不到最后还是落入他们的魔掌中。我忽然感到背脊发毛,因为我想起,刚才他们不是有八、九人吗?要是给他们这一大群人轮暴……实在不敢想像,我几乎就要昏了过去。但是我不能够就此认命,要用心想一想,或许有方法能够让我逃过大难。他们这样一大班人,逃跑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不如找机会开口大叫,希望有人经过附近会听到。不过想想这又不是好方法,入夜后这附近很少人出入,而且他们一定会把我带到更加僻静的地方,那便更加不可能会有人听到我的呼叫。虽然我已经停止挣扎,不过仍然感到他们步行的时候,好像有点摇摇晃晃似的,也闻到阵阵啤酒味从他们身上发出,我想,大概他们喝醉才做出这种冲动的事情吧?或者可以从这点出发,尽量尝试说服他们不要做出禽兽事情来。要用言语来让他们清醒,要提醒他们,轮暴奸严重罪行。原来他们要把我擡到旁边的公园来。他们在公园内一张长凳上把我放下,我趁机四下偷看,还好没有发现有他们的同党在等着。捂着我的口的手放开了。我正想说话时,却被布条封住我的口,他们又用绳索捆绑我的双手。我根本没有说半句话的机会。不过我没有就此放弃,被封住的嘴,仍然发出『嗯』、『嗯』的微弱声音。终于他们对我发出的声音有反应了,不过他们不是要听听我想说什么,而是给了我几巴掌。『死八婆!还想反抗!』他们以为我想呼喊,那当然更加不会解开布条了。除了接受现实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做。三个臭飞按着我的头,又压着我的上身,使我动弹不得。六只手不断在我身上摸索着。有人摸我的头髮、脸和颈,有人隔着衣服搓捏我的双乳,有人隔着裙子摸我的私处,也有一只手在裙里摸我的大腿。捉住我双脚的金髮臭飞则脱去我的鞋子,双手从我的小脚出发,一边摸,一边向上进攻。从小腿到大腿,然后他乾脆把长裙完全的翻起来。我感到他们一阵微微的骚动,可能是因为看到我那白色的小内裤吧。金髮臭飞想把我的内裤脱下来。我双脚乱蹬,又想把双腿合上,但是双脚被其他人强行拉开,接着是『咧』的一声,内裤给撕破了。金髮臭飞用手指轻扫我的阴毛,使下体传来阵阵骚痒,就像自慰时所追求的感觉。但是现在给这个无耻男人挑起这种感觉,我觉得很羞耻。当我正努力地用理智去抵抗这种肉体上的奇妙感觉时,我突然忍不住在封着的嘴唇里『呀』的叫了一声,因为一阵剧痛从下身传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体内。我想起来看看,但身子仍然给压着,不过我多少可以擡起头来了。金髮臭飞正站在我双腿间,他的下身贴着我的大腿尽头,不用说,他的阳具已经插进我的阴道。他的手臂还抱着我的大腿,做着抽送动作。其他人见状,也变本加厉,把我的碎花短袖衫从领口位置向两边粗暴地撕开,强行扯脱我的的胸围,用手掌放在乳房上不停地用力搓,也有人捏着我的乳尖,粗鲁地玩弄着我的上身,又捉着我头部,强吻我的面庞。过了一会,强姦我的那个人,把精液射进我体内,然后软弱无力的退开,让另一人接上。『咦,原来她是大学生耶。』他们一定是从我的钱包找到我的学生证。『是吗?她下面这么多毛,一定是淫蕩女大学生,嘻嘻。』不∼我是纯良女子,不是什么淫蕩女大学生∼(后来偶然从报纸看到,原来『淫蕩女大学生』是一套色情电影的名字。)『不是喔,我奸她的时候,她的下面又窄又紧,感觉真的好像处女,把我老二箍得透不过气来。』『嘿嘿,刚才给你这样搞法,现在还算是处女么?』我本来玉洁冰清的躯体,不单惨遭玷汙,还要给他们用言语侮辱,真是苦不堪言,但又没法不去忍受。他们四人轮流把我姦汙过后,我除了感到下体剧痛外,身体其他被侵犯的部份,也有阵阵肿痛感觉。虽然他们只是十几岁的青年,但手法和行为极度粗暴,实在是世风日下。然而,更令人髮指的事情还在后头。满足了他们的兽慾后,我以为可以就此脱身了,但金髮臭飞竟然想『梅开二度』。我感到一条软绵绵的东西在我阴道口徘徊,他想把阳具插入我的下体,但尝试了很多次都不成功。本来,我已经给四个男人轮姦过了,现在就算再多被强姦一次,都不会有太大差别。不过我还是庆幸他心有余而力不足,让我避免再次受辱。他却并没有轻易放弃。最后,他显得有点不耐烦,还把我口里的布条解开,把阳具放到我嘴边,要我把它含着。我哪肯做这种骯髒的事情?虽然他不断把软绵绵的肉棒挤压在我的嘴唇上,我却说什么也肯把嘴张开。就算只是嘴唇跟阳具表面接触,已经令我有心的感觉,要是真的把那东西含进嘴里,我相信我一定会足三日三夜。『小姐,你就行行好,给他含一含吧!不然他的老弟可擡不起头来呢,嘿嘿嘿!』他们当中其中一个人说。表面上是替同伴向我请求,其实是揶揄金髮臭飞的那话儿举不起来。这我可就惨了,他们这种童党,最讲面子,尤其是关于性能力的事情,决不容许他人嘲弄看扁。金髮臭飞老羞成怒,手指朝我下体抓过来,用力扯住我的阴毛,凶巴巴的问我︰『你是要敬酒不吃,却偏要吃罚酒吗!』我仍旧摇摇头,他的手用力一扯,竟然把我的阴毛扯脱出来。我无力地惨叫了一声,但随即吃了一记耳光,还给另一个人摀住了我的口。『不要出声,你是想死么!』其实我也不想乱叫,只是这样给拔毛,实在是痛不可当,『噢!噢!噢!』我又接连叫了几声,金髮臭飞像发了疯似的,不停地把我的阴毛拔去,直至……不知道是他的手酸了……还是我的阴毛都给拔光了……他才停手。然后他走开了,我以为他发洩过了怒气,该不会再做什么疯狂的事来伤害我吧?但跟着又听到他行过来的脚步声。我的口虽然给牢牢捂着,但我的头还勉强能够转动,让我看到目露凶光的金髮臭飞正手握着一个啤酒樽行过来……我以为他要用啤酒樽打穿我的头,大概他的同伴也是这样想,所以想上前拉住他,还叫他『不要胡来』、『不要搞出人命来』。他却冷冷地说︰『不用担心,我不会搞出人命来的,可是这位漂亮的小姐自命清高,不肯侍候老子,那老子就非得要给她一点教训不可。』听到他的说话,我鬆了一口气,但随即又感到忐忑不安,心想所谓『一点教训』绝非简单的事情。他把我的两腿大大的张开,我的下体仍然感到阵阵刺痛,双腿也酸软乏力,想合起来抵抗也不行。虽然私处痛得发麻,但仍然感觉得到一枝又粗又冷的硬物插进体内,下体有种爆裂的剧痛,比破瓜时的痛楚还要强上十数倍……我突然明白了︰那无耻的臭飞竟然在街上拾了个弃置了的啤酒樽,用它来插入我那个娇弱的地方……我不敢再去想像,可是恐怖的景象却在脑里挥之不去︰街上的流浪汉把啤酒樽口含进嘴里骨碌骨碌的喝着啤酒……弃置在街上的啤酒樽满布着蚂蚁,偶尔还有蟑螂和老鼠爬过……啤酒樽里剩下的啤酒连同樽口上流浪汉的口水倒流出来,流进我的阴道里……啤酒樽内外的小昆虫沿着阴道的嫩肉爬进我的体内深处……臭飞将那啤酒樽在我体内猛地抽送,嘴里喃喃说着︰『看我把你的臭穴捣烂吧!反正我也得不到的……我也不会留给别人……』>

爱清和美娴,一放学就马上往爱清的家里跑。才一进了门,爱清示意美娴保持安静,两人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爱清房间,然后关上房门。“他们在隔壁吗?”美娴轻声问。爱清点了点头,两人小心地把耳朵贴在墙上,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隔壁是爱清哥哥志伟的房间,此刻志伟与他的女友淑贞正在床上缠绵着,两个小女生虽然看不到他们赤裸裸的性爱镜头,但是却能清楚的听到志伟的喘息,以及淑贞的婉转呻吟,还有就是床舖在他们动作之下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小娴,我们来得正是时候,我哥哥好像快要射了..”爱清喉咙乾乾的说着。这时爱清的手已经忍不住地伸进校裙里面,隔着内裤抚摸自己的蜜穴,薄薄的尼龙布料很快就被她黏黏的汁液给浸湿了。她看到美娴的手也在她自己的裙底下动作着。隔壁房间,淑贞的呻吟声开始越来越重浊了,然后是志伟的一阵急喘,最后两人突然安静了下来。爱清和美娴坐在床上,动作仍然是保持着安静,只有她们的手还在裙底下有规律的活动。从撩起来的裙子看过去,爱清可以明显的看见美娴穿的棉质白内裤,湿得简直可以挤得出水来了。大概又过了大约十分钟,她们才听见志伟和淑贞走出房间,然后就跟着出门去了,两个女孩,又等了一两分钟才偷偷走进志伟的房间。一进去后,爱清马上熟练地在床边的垃圾桶中翻出一个用过的保险套,套子里盛满着的液体仿佛仍有余温。爱清两根手指拈着套子,就像捏着一根软下来的肉棒,在美娴脸前晃动。“哇!爱,你哥哥一次真的能射出来这么多喔?”美娴伸出手想要接过套子,但爱清却把手快速的缩回。“ㄟ!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忘了喔?”“没有啊!我没忘..”美娴又说:“不过..我们回去你房间在做好不好?”两个女孩这才回到爱清的房里,美娴坐在床边,撩起校服的裙子,爱清替她脱下内裤,她看见内裤裤档早就被美娴的黏液弄湿了一大滩,她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内裤上面舔了一下。美娴张开着两腿,裸露出还没开始长毛的蜜穴,那两片迷人的阴唇已经湿淋淋的娇艳欲滴。爱清看了不禁又吞了一大口口水。“小爱,你哥哥的那一根,大不大支啊?”美娴问。“算是中等的吧!不过要是他格外兴奋的话,也会涨得很大喔!”“那你是怎样看到你哥哥的肉棒呀?”“有的时候他在干他女朋友时,他以为家里没有人在,就不关房门,结果就全被我给看见了。”爱清把装着哥哥精液的保险套递给美娴,自己就蹲在床边,把头埋在美娴双腿中间,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好美娴,你的小穴穴真的好漂亮又好香喔!”爱清话说完就开始舔起美娴的蜜穴了。美娴拿着装满精液的保险套,躺在床上,把保险套内的精液一点点的倒进自己口中。两个女孩不再说话了,各自品尝着嘴巴里那股浓浓阳精和阴精的美味。过了好一会,美娴把志伟的精液都吞得清光了,还意犹未尽的舔着唇。“怎么样?我哥哥的精液,味道好吗?”爱清趴在她的身上,一手从她的衬衫底下伸进去,抚摸她小小的乳房。 “我也不知道!”美娴说:“这可是我第一次吃到男人的精液。”“那就是说,你有吃过女人的精液萝?”“什么啦!女人哪有什么精液呀?”爱清不知什么时候也脱掉了内裤,她用手把美娴的双腿再分开些,让自己的蜜穴紧紧贴着美娴的蜜穴,然后轻轻的摆动起下体。两个女孩的阴唇就像是在接吻一样的黏在一起。美娴感觉到爱清那发硬的小阴核,正在她的阴唇上面磨来磨去的,一阵快感流过她全身,身体忍不住泛起了微微的颤抖。爱清俯下头亲吻她的嘴唇,舌头舔舐着她嘴唇上残留着哥哥的精液,然后滑进她口腔中搅动,甜甜的津液流进来,美娴也配合贪婪地吸吮着爱清的舌头。“小娴,你不知道!女人其实也会有精液的..”爱清接着又说:“不过不一定每次高潮都会射出来的..通常都是要在极度高潮的时候才会射出来,那叫做潮吹也有人叫喷潮..”“那你在自慰的时候有高潮到射出来吗?”“只有过一两次呀!”爱清接着说:“好美娴,你先来帮我舔一舔小穴,看看我这次会不会被你舔得爽到射精..”“哎育!不要嘛!人家从来没做过这种事,人家不会呀!..”“不会要学呀!试试看有什么关系!”爱清不由分说,把她的头按到自己的两腿间,美娴看到爱清肚脐下面长着细细疏疏的鬈毛,覆盖着嫩嫩的粉红色阴唇,正微微张开着,一阵芬香扑鼻而来。“爱清,你的妹妹才香呢。”美娴笑说,舌头先在外面沿着阴唇舔了一圈,跟着用手指把阴唇轻轻拉开,舌头就吐进了爱清的阴道,又缩回来,再吐进去,像一根小小的#肏着爱清紧窄的屄。爱清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哎哟好美娴,你说你从没干过这事你…你简直是天才”美娴现在把目标移向了爱清的阴核,将那小小的硬粒含在嘴里,像吃奶一样地吸吮。爱清的腰肢挺得硬直:“哎哟美娴,好美娴,我不行了我,你吮得我好舒服,哎哟,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好美娴,用力用力哎哟我不行了我”爱清的腰挺了两挺,美娴便觉得有什么浓浓稠稠的射进她口中:“你射精了爱清,你射精了”“我知道,”爱清大口喘着气:“美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我和我哥的精液,谁的味道好些”“这个嘛,”美娴躺在她身边:“我要多尝几次,才能知道谁的味道好。”“那就再尝尝我的怎么样”忽然有人说。两个女生吓了一跳,向房门看去,爱清的哥哥志伟正站在门边,笑嘻嘻地看着她们。“哥,你偷看我们”爱清连忙拉下裙子遮掩住自己,志伟走了进来,又把妹妹的裙子拉起:“你们不是偷看我和淑贞还偷我的保险套,喝我的精液呢。今次让我逮到了,你说,要怎么罚”一边说,志伟一边探手到妹妹两腿中间,抚摸她仍然润湿的屄。爱清也不再闪避,大方地让他摸:“你说呢”“你不是喜欢喝我的精液么就让你喝新鲜的。来,替我把小弟弟掏出来,马上就有新鲜的精液喝了。”爱清毫不迟疑,就拉下哥哥的裤炼,掏出他的#来,边说:“我的同学呢她也要喝的。”“没问题,你哥哥我有的是精液。”爱清把头凑近志伟的#,就张口含着它吮吸起来,志伟把美娴拉到身边,一双手同时向她的乳房、下体进攻。“妈的,我一直想尝尝中学女生的滋味,今天真是美梦成真”另一个美梦成真的是爱清,当志伟炽热的精液射进她口中时,她兴奋得几乎又一次泄精。然后志伟躺下来,让美娴吮他。那东西一连射了两次,已有些软了,志伟一面舔美娴的屄,一面等待自己恢复体力,最后也在美娴口中发泄,虽然精不多,但美娴已经尝过了一次,也很满足了。美娴回家前,志伟叮嘱她:“下次再来,让我替你开苞。”“哥,那我呢,你替不替我开苞”爱清说。“你这小淫娃,还不容易吗”志伟淫笑:“只等我这根硬起来,马上就让你尝尝被肏的滋味。”“那要等多久”“用不了多久,今天晚上到我房里来,包你欲仙欲死。”爱清的小脸上泛起一片色欲的光芒……爱清和美娴,一放学就马上往爱清的家里跑。才一进了门,爱清示意美娴保持安静,两人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爱清房间,然后关上房门。“他们在隔壁吗?”美娴轻声问。爱清点了点头,两人小心地把耳朵贴在墙上,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隔壁是爱清哥哥志伟的房间,此刻志伟与他的女友淑贞正在床上缠绵着,两个小女生虽然看不到他们赤裸裸的性爱镜头,但是却能清楚的听到志伟的喘息,以及淑贞的婉转呻吟,还有就是床舖在他们动作之下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小娴,我们来得正是时候,我哥哥好像快要射了..”爱清喉咙乾乾的说着。这时爱清的手已经忍不住地伸进校裙里面,隔着内裤抚摸自己的蜜穴,薄薄的尼龙布料很快就被她黏黏的汁液给浸湿了。她看到美娴的手也在她自己的裙底下动作着。隔壁房间,淑贞的呻吟声开始越来越重浊了,然后是志伟的一阵急喘,最后两人突然安静了下来。爱清和美娴坐在床上,动作仍然是保持着安静,只有她们的手还在裙底下有规律的活动。从撩起来的裙子看过去,爱清可以明显的看见美娴穿的棉质白内裤,湿得简直可以挤得出水来了。大概又过了大约十分钟,她们才听见志伟和淑贞走出房间,然后就跟着出门去了,两个女孩,又等了一两分钟才偷偷走进志伟的房间。一进去后,爱清马上熟练地在床边的垃圾桶中翻出一个用过的保险套,套子里盛满着的液体仿佛仍有余温。爱清两根手指拈着套子,就像捏着一根软下来的肉棒,在美娴脸前晃动。“哇!爱,你哥哥一次真的能射出来这么多喔?”美娴伸出手想要接过套子,但爱清却把手快速的缩回。“ㄟ!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忘了喔?”“没有啊!我没忘..”美娴又说:“不过..我们回去你房间在做好不好?”两个女孩这才回到爱清的房里,美娴坐在床边,撩起校服的裙子,爱清替她脱下内裤,她看见内裤裤档早就被美娴的黏液弄湿了一大滩,她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内裤上面舔了一下。美娴张开着两腿,裸露出还没开始长毛的蜜穴,那两片迷人的阴唇已经湿淋淋的娇艳欲滴。爱清看了不禁又吞了一大口口水。“小爱,你哥哥的那一根,大不大支啊?”美娴问。“算是中等的吧!不过要是他格外兴奋的话,也会涨得很大喔!”“那你是怎样看到你哥哥的肉棒呀?”“有的时候他在干他女朋友时,他以为家里没有人在,就不关房门,结果就全被我给看见了。”爱清把装着哥哥精液的保险套递给美娴,自己就蹲在床边,把头埋在美娴双腿中间,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好美娴,你的小穴穴真的好漂亮又好香喔!”爱清话说完就开始舔起美娴的蜜穴了。美娴拿着装满精液的保险套,躺在床上,把保险套内的精液一点点的倒进自己口中。两个女孩不再说话了,各自品尝着嘴巴里那股浓浓阳精和阴精的美味。过了好一会,美娴把志伟的精液都吞得清光了,还意犹未尽的舔着唇。“怎么样?我哥哥的精液,味道好吗?”爱清趴在她的身上,一手从她的衬衫底下伸进去,抚摸她小小的乳房。“我也不知道!”美娴说:“这可是我第一次吃到男人的精液。”“那就是说,你有吃过女人的精液萝?”“什么啦!女人哪有什么精液呀?”爱清不知什么时候也脱掉了内裤,她用手把美娴的双腿再分开些,让自己的蜜穴紧紧贴着美娴的蜜穴,然后轻轻的摆动起下体。两个女孩的阴唇就像是在接吻一样的黏在一起。美娴感觉到爱清那发硬的小阴核,正在她的阴唇上面磨来磨去的,一阵快感流过她全身,身体忍不住泛起了微微的颤抖。爱清俯下头亲吻她的嘴唇,舌头舔舐着她嘴唇上残留着哥哥的精液,然后滑进她口腔中搅动,甜甜的津液流进来,美娴也配合贪婪地吸吮着爱清的舌头。“小娴,你不知道!女人其实也会有精液的..”爱清接着又说:“不过不一定每次高潮都会射出来的..通常都是要在极度高潮的时候才会射出来,那叫做潮吹也有人叫喷潮..”“那你在自慰的时候有高潮到射出来吗?”“只有过一两次呀!”爱清接着说:“好美娴,你先来帮我舔一舔小穴,看看我这次会不会被你舔得爽到射精..”“哎育!不要嘛!人家从来没做过这种事,人家不会呀!..”“不会要学呀!试试看有什么关系!”爱清不由分说,把她的头按到自己的两腿间,美娴看到爱清肚脐下面长着细细疏疏的鬈毛,覆盖着嫩嫩的粉红色阴唇,正微微张开着,一阵芬香扑鼻而来。“爱清,你的妹妹才香呢。”美娴笑说,舌头先在外面沿着阴唇舔了一圈,跟着用手指把阴唇轻轻拉开,舌头就吐进了爱清的阴道,又缩回来,再吐进去,像一根小小的#肏着爱清紧窄的屄。爱清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哎哟好美娴,你说你从没干过这事你…你简直是天才”美娴现在把目标移向了爱清的阴核,将那小小的硬粒含在嘴里,像吃奶一样地吸吮。爱清的腰肢挺得硬直:“哎哟美娴,好美娴,我不行了我,你吮得我好舒服,哎哟,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好美娴,用力用力哎哟我不行了我”爱清的腰挺了两挺,美娴便觉得有什么浓浓稠稠的射进她口中:“你射精了爱清,你射精了”“我知道,”爱清大口喘着气:“美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我和我哥的精液,谁的味道好些”“这个嘛,”美娴躺在她身边:“我要多尝几次,才能知道谁的味道好。”“那就再尝尝我的怎么样”忽然有人说。两个女生吓了一跳,向房门看去,爱清的哥哥志伟正站在门边,笑嘻嘻地看着她们。“哥,你偷看我们”爱清连忙拉下裙子遮掩住自己,志伟走了进来,又把妹妹的裙子拉起:“你们不是偷看我和淑贞还偷我的保险套,喝我的精液呢。今次让我逮到了,你说,要怎么罚”一边说,志伟一边探手到妹妹两腿中间,抚摸她仍然润湿的屄。爱清也不再闪避,大方地让他摸:“你说呢”“你不是喜欢喝我的精液么就让你喝新鲜的。来,替我把小弟弟掏出来,马上就有新鲜的精液喝了。”爱清毫不迟疑,就拉下哥哥的裤炼,掏出他的#来,边说:“我的同学呢她也要喝的。”“没问题,你哥哥我有的是精液。”爱清把头凑近志伟的#,就张口含着它吮吸起来,志伟把美娴拉到身边,一双手同时向她的乳房、下体进攻。“妈的,我一直想尝尝中学女生的滋味,今天真是美梦成真”另一个美梦成真的是爱清,当志伟炽热的精液射进她口中时,她兴奋得几乎又一次泄精。然后志伟躺下来,让美娴吮他。那东西一连射了两次,已有些软了,志伟一面舔美娴的屄,一面等待自己恢复体力,最后也在美娴口中发泄,虽然精不多,但美娴已经尝过了一次,也很满足了。美娴回家前,志伟叮嘱她:“下次再来,让我替你开苞。”“哥,那我呢,你替不替我开苞”爱清说。“你这小淫娃,还不容易吗”志伟淫笑:“只等我这根硬起来,马上就让你尝尝被肏的滋味。”“那要等多久”“用不了多久,今天晚上到我房里来,包你欲仙欲死。”爱清的小脸上泛起一片色欲的光芒……

分享:

無碼中出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