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E-813-[中文](S1)若妻家教 吉澤明步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SOE-813-[中文](S1)若妻家教 吉澤明步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咦~家里敷面膜的黄瓜没了吗?”打开厨房的冰箱,我抓了抓脑袋说到。“算了,出去买几根好了,都好几天没出门了!”想了想这几天都是在家当废人,就决定出去走走,活动一下。“穿什么好呢?”看着满衣柜的衣服,我反而陷入了苦恼。看着眼前的衣服,我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上次spa和前几天在漫展上子宫被灌满的满足感。还有那次在大街上被人射满了全身的精液,那突破道德底线的刺激与负罪感,都令我深深着迷。我的手上不知不觉的就多了套衣服。“我一定是疯了!竟然想着被陌生人干!”等穿好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拼命揉了揉脸颊想到。只见镜子里的美人,穿着一件纯白色短袖衬衫,尺码偏小的衬衫穿在身上只能勉强扣上下面三个,上面的部分被我的玉乳撑开,露出我特意穿上的黑色蕾丝半包乳罩,和深深地乳沟。再配上一条黑色包臀短裙,腿上一双性感黑丝,小时候穿的裙子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很小了,小小的裙子勉强包住我两瓣翘臀,一弯腰就能看到光滑的黑丝紧紧贴在我没穿内裤的粉嫩小穴上。脚上还穿了一双黑色的,尖口绑带高跟鞋,高高的鞋跟在配上黑丝大长腿,腿玩年也不外如是,最后在带上一副无框眼镜,涂上诱人的口红,一名绝美的都市丽人出现了。“哈哈!我还是这么漂亮!好了,出发吧!”我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自恋的笑了笑,随后拿起手提包出门去了。离开家,来到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现在是中午一点半,公交车站一个人都没有。“嗯哼!小穴好暖啊!”短短的裙子在我坐到公交车站的椅子上时,已经往上收了收,小穴隔着丝袜贴在塑料椅子上。“好舒服!”夏日灼热的椅子使我的小穴暖洋洋的很舒服,甚至还有点发痒,我不住地更换着双腿的姿势使小穴与椅子更加贴合。“叮!”就在我享受着来着小穴的温暖的时候,公交车来了。“这么快就来了啊!”看着公交车停下,我恋恋不舍的起身,随手拉了下裙子,便上车了。“啊嚏!”刚一上车,就被车上的冷气激的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将准备好的硬币塞进投币箱后,现在空位走去。“嘶!好冰呀!”我一屁股坐到座位上,刚刚还火热的小穴一下贴上冰冷的凳子,冰冷的刺激使我倒吸一口气。“丝袜卡到小穴缝里去了!好痒啊!”紧身的丝袜不知怎么的陷进了阴唇中间,摩擦着我的小穴与阴蒂,我不停的摩擦着双腿,企图缓解小穴的瘙痒。“嗯哼!不行了!越来越痒了!”双腿的摩擦并不能使瘙痒缓解,反而使我的浴火愈演愈烈,看看车上没什么人,我偷偷的将手伸到裙下。“嗯哼!好溼啊!好舒服!”手指刚一触碰到小穴,就使我浑身一颤,隔着溼漉漉的丝袜,我偷偷的揉搓着阴蒂。“嘤!好想要啊!”阴蒂的刺激使我越来越兴奋,脸颊变得红彤彤的,眼睛也渐渐迷离,浑身发软的靠在靠背上,手指不停的揉弄着,等待高潮降临。“叮咚!”就在我高潮快要来临的时候,公交车竟然到站了,菜市场门口的站牌站满了人,门一打开便涌了上来,吓得我赶紧停下手里的动作。“好可惜啊!就差一点了!现在好难受啊!”站在菜市场门口,我不自然的夹着大腿走路,浑身燥热的想到。这个时间的菜市场人不是很多,我夹着腿走进去,看了看卖水果蔬菜的摊位,一个一个看过去。我踩着猫步,好让丝袜摩擦小穴,看着摊位上的黄瓜,心里一片火热。“老板,这个黄瓜新鲜么?”饥渴难耐的我停下了脚步,俯下身子翻看摊位上的黄瓜。“新鲜啊!绝对新鲜!”摊位老板是一名壮汉,光着膀子显露一身结实的肌肉。“那麻烦你帮我挑两根大一点的吧!”我微微?起头,发现菜摊老板正盯着我的胸口刚,便扶了扶眼镜,微笑着说到。同时,欲望高涨的我,心里还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到“怎么样!好看么?想不想看的再清楚一点!” “美女,现在不流行黄瓜了,改用玉米棒子了!”听我说要买黄瓜,老板方正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猥琐的说到。“我买黄瓜是为了敷脸!”虽然我也想用黄瓜先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可我还是一脸鄙视的说到。“哦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想多了,给,五块钱!”老板还是一脸猥琐的笑着,将黄瓜装好递给我。“叮叮叮!”刚拿出钱包,几个硬币滑到了地上,滚到了身后,我转过身撅着屁股捡起硬币,却忘记了自己没穿内裤,将沾满淫水的小穴暴露给了菜摊老板。“给!”我数好钱,将它递给菜摊老板,却没注意到他的眼睛隐隐有些泛红,而且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老,老板!在给我来两根玉米,我拿回去炖汤!”想了想菜摊老板的话,我有些意动的又买了两根玉米。“嘿嘿嘿!懂了懂了!我给你挑两根粗的!接着,六块钱!”菜摊老板的笑容已经从猥琐变成了淫笑。“对了,这哪儿有厕所?”接过玉米棒子,将钱付了之后,我忍着难以压制的浴火问到。“厕所啊!有点偏,我带你去吧!老王!帮我看下摊子!”这时,菜摊老板说话的声音已经变得有点粗重了。可是被浴火难耐的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想着赶紧去趟厕所好释放浴火,跟着脱下围裙的老板身后走去。跟在菜摊老板身后,注意力都在小穴的我,只知道傻傻的跟着他走,知道菜摊老板停了下来,我撞了上去才反应过来。“哎呀!到了么?”一头撞到菜摊老板的胸口上,我惊叫一声问到。“到了到了,我也憋了很久了!”菜摊老板淫笑道。“哦哦!”我迷迷糊糊的越过菜摊老板,伸手去推开那扇门。“呜呜!”就在我推开门的瞬间,菜摊老板一只手抱住我的腰,另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将我整个人抱进了屋子。“碰!”菜摊老板粗暴的用腿将门踢上,用手肘打开了房间里的电灯,这根本不是什么厕所,而是菜摊老板的仓库,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果蔬。“呜呜呜~”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从我买黄瓜开始,菜摊老板就不安好心了,被制住的我只能扭动身子挣扎着。“小贱货,叫你勾引老子!看老子怎么操弄你!”菜摊老板一脸淫笑的从一旁拉过一捆绳子,将我的双手绑在背后,随后将我扔到了菜堆里。“你!你要干什么!”我惊恐的挣扎着想要起来,可身下全是一根根胡萝卜,再加上双手被绑着根本无法发力,只能一次次的摔倒。“干嘛?你说我要干嘛!买了黄瓜买玉米!出门连内裤都不穿,嘿嘿嘿!向你这样的小贱货老子见多了!”菜摊老板一边脱着裤子,一遍猥琐的笑到。“呜呜~呜呜呜~”脱下裤子的菜摊老板,顶着一根粗大狰狞的肉棒走到我的面前,随手拿起一根胡萝卜塞进了我的嘴巴里。“啧啧啧!奶子真漂亮!哟!骚穴都这么溼了啊!”菜摊老板将温柔的解开我衬衫钮釦,却又粗暴的将我的胸罩给剪成两半扔到了一遍,使劲捏了捏我的乳房,然后双手掰开我死命夹着的双腿,看着我的小穴,舔了舔嘴唇说到。“呜呜呜!(不要!不要这样!)”我无力的鸣叫着,却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更能激起男人的欲望。“你不是很喜欢吃菜么?来!我来尝尝看,看看什么菜比较好吃!”说着菜摊老板将我的短裙脱了下来扔在一旁,又将丝袜的裆部撕开,拿起一根细细的胡萝卜在我小穴口调逗着。“呜!呜呜!(嗯哼!好难受啊!)”才小拇指那么大的胡萝卜在我的小穴口一上一下的划动着,就是不插进来,弄得我难受的要死,只能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哦!你是说胡萝卜不好吃?要尝尝别的?简单,来尝尝着茭白!”菜摊老板看我呜呜的叫,饶有兴致的自言自语的说着,扔下手里的胡萝卜,又拿起一根剥了皮的茭白。“呜呜呜!呜呜!(不要在弄了啊!受不了了!)”茭白细小的顶端在我早已洪水泛滥的小穴口不停的打着转,我难受的扭着身子,嘴里不住地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声。“这个也不好吃啊!那再尝尝别的吧!芹菜怎么样?”说着,菜摊老板抓起一颗小芹菜,将芹菜的根部对着我的小穴一点一点塞了进去。“呜呜!呜!(再进来一点!动一下啊!动一下好不好!)”当一株直径两厘米的小芹菜插进我的小穴的时候,我是兴奋的,可当小芹菜塞到阴道一半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这一动一静刺激的我欲仙欲死,难受的扭动着腰肢。“这个也不好吃啊!那我再看看,你看这个藕怎么样,排水,还透气!”菜摊老板一把将小芹菜拔了出去,拿起一段有四厘米粗,二十厘米长的藕段在我的小穴上比划了一下说到。“呜!呜呜呜!(额!啊!好胀!好舒服啊!)”当粗大的藕段填满我的小穴的时候,巨大的满足感使我浑身舒畅不以,淫水顺着藕的孔洞流了出来,我不住地?起腰肢希望获得更大的满足。“噢~差点忘了你这张嘴了!也吃个藕吧!”菜摊老板看着我?起腰肢,邪笑着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特意挑了一根有点像肛塞的藕段,将我的身子翻了过来。“呜!呜呜呜!呜!(啊!要裂了!啊!”菜摊老板吐了一口口水在我的菊花上,随后将藕段尖的那头对准了我的肛门,一点一点的塞进去。“呜!呜呜呜!呜~(嗯!好胀啊!啊~”不一会儿,不算小的藕段只剩下一节不到两厘米的小尾巴留在肛门外面,肠道与阴道的双重刺激下,积压良久的浴火一下就释放了出来。小穴里的淫水,伴随着我长长的鼻音喷涌而出,弄得我身下与身后的果蔬上全是晶莹粘稠的淫液,而且还有白浆从藕洞里流出来。“妈的!便宜他们了,买菜还顺带淫水!老子要赶紧泄泄火!”菜摊老板看着全是淫水的果蔬,骂骂咧咧的叫着,一下拔出了我嘴里的萝卜,将他那已经涨得发紫的肉棒塞进了我的嘴里。“呜呜!咳咳!呕~”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嘴里不停的捅着,菜摊老板还抓着我的脑袋死命往里按,导致他的肉棒都插到我的喉咙里了,呛的我干呕不止。“嘶!真爽!吼~”菜摊老板抓着我的脑袋,肉棒在我的喉咙里抽插了许久,随着一声低沈的吼声,菜摊老板将我的脑袋死死按在他的胯间,粗大的肉棒整根插进了我的喉咙,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喉咙里。“呕~呜呜~”而我竟然在菜摊老板死命按着我的头,喉咙中插着肉棒所带来的窒息感中,达到了高潮,弓着身子抽搐着。“呕~咳咳!咳!”靠在堆放蔬菜的箱子上,肉棒射精结束离开了我的嘴巴,我不住的干呕和咳嗽,大股大股的精液,掺着口水,顺着我的嘴角流了下来,下巴,脖子,乳房,全是腥臭粘稠的精液。“太淫荡了!不行,受不了了!再来一次!”菜摊老板看着我满身精液,和小穴肛门插着藕,流着淫水的淫荡模样,那有点软下去的肉棒再一次硬了起来。“嘶!好紧啊!真是极品!”菜摊老板粗鲁的拔出我小穴里的藕,将我一把扛起,使我的小穴对着他的肉棒,然后一下放了下去。“啊!嗯啊!”菜摊老板的肉棒在我身体下坠的作用下,瞬间就突破重重阻碍,直接挤开子宫口插了进去,撞在了花心上!“真是美妙的声音,把别人吸引过来就不好了!”菜摊老板听到我高昂的呻吟声,想了一下,拿过扔在一旁沾满淫水的苹果塞进了我的嘴里。“呜呜呜!呜呜!”我的嘴又一次被堵住了,身体在菜摊老板的控制下,不停的做着下坠运动,每一次粗大的肉棒都会撞击在花心,强烈的快感使我又一次高潮。“受不了了!太紧了!吼!”又是一次低沈的吼声,菜摊老板忍受不住再一次射了出来,精液不要钱似的射进了我的子宫,却被肉棒堵着无法流下来。“呼!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贱货!这都是好动作,可不能浪费,得堵上!”菜摊老板的肉棒插在我小穴里,慢慢将我放在萝卜堆上。随后从我身下的胡萝卜里,挑了一根锥形的,然后一下拔出肉棒,将胡萝卜大的那头一下塞进我那还未来得及闭合的小穴里,直到萝卜剩下差不多三厘米在外面怎么塞也塞不进去了,并确认我子宫里的精液流不出来了才停下。“嗯哼!哼~”粗大的萝卜头一下被塞了进来,弄得我直翻白眼,萝卜死死顶的住子宫口,一点缝隙都没留下,精液被堵在了子宫里。“小骚货,别说我强奸你!这钱拿去买避孕药!”菜摊老板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百块钱丢在了我的身上。“你待会儿自己走,记得把门关上!”菜摊老板穿上裤子,解开了绑着我双手的绳子,点上了一根菸便离开了。“呼~吸~呼~吸~”我费劲的?起手,拿掉嘴里的苹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天,天哪!我怎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还被人当成出来卖的了!”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我拍拍脸颊难以置信的想到。“可是真的很舒服啊!嗯哼!拔不出来!”然而小穴传来的满足感却使我浑身舒坦,忍不住伸手拔了拔那根萝卜。“还是先回去吧!好累啊!”看了看变成两半的胸罩和被撕破的丝袜,我无力的想到。“嗯哼!又来了!小穴又开始痒了!”在我脱下丝袜,穿上短裙的过程中,双腿的运动带着胡萝卜不停的摩擦着阴道,刺激着我的神经。“应该看不出来吧!”低头看了看现在的装束,我无奈的想到。胸罩已经没了,身上又有很多精液,白衬衫紧紧的贴在身上,乳头撑起两个凸点,衬衫粘上精液的部位已经变得透明。而下身丝袜已经被脱下,露出两条大白腿,短短的裙子勉强遮住胡萝卜和藕,走路都只能走小碎步。拿起之前买的黄瓜和玉米,领着手提包,将丝袜与胸罩装进去,想了想又拿起那两百块钱,小心的放好,准备拿回去装起来留作纪念。踩着小碎步走出仓库,忍受着小穴与菊花里的异物挑逗,等走到大马路上的时候我已经娇喘连连,已经快要高潮了!拦下一辆出租车,将地址告诉司机师傅之后,小心翼翼的坐下去,可胡萝卜还是被往里压了压,用力顶开子宫口想要钻进去,强烈的刺激使我瞬间就高潮了。我将头抵在副驾驶的座椅靠背上,一只手死命捂住嘴巴,不然自己发出声音,身体却随着车子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胡萝卜被顶的在我小穴里进进出出的,就像是有人在干我一样。“呜呜!呜!”高潮不停的我嘴里发出一阵阵无意义的呻吟,幸好被汽车行驶的声音掩盖住,可司机师傅还是透过后视镜奇怪的看着我。“美女!到了!”司机师傅停下车,转过头看着正趴在靠背上抽搐的我说到。“好!好的!”我强撑着被胡萝卜操得发软的身体,付过钱小心点下了车。等回到家中,从床头柜里翻出避孕药吞下后,连小穴里的胡萝卜,菊花里的藕段都来不及取出,倒在床上便陷入了沈睡……………………“咦~家里敷面膜的黄瓜没了吗?”打开厨房的冰箱,我抓了抓脑袋说到。“算了,出去买几根好了,都好几天没出门了!”想了想这几天都是在家当废人,就决定出去走走,活动一下。“穿什么好呢?”看着满衣柜的衣服,我反而陷入了苦恼。看着眼前的衣服,我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上次spa和前几天在漫展上子宫被灌满的满足感。还有那次在大街上被人射满了全身的精液,那突破道德底线的刺激与负罪感,都令我深深着迷。我的手上不知不觉的就多了套衣服。“我一定是疯了!竟然想着被陌生人干!”等穿好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拼命揉了揉脸颊想到。只见镜子里的美人,穿着一件纯白色短袖衬衫,尺码偏小的衬衫穿在身上只能勉强扣上下面三个,上面的部分被我的玉乳撑开,露出我特意穿上的黑色蕾丝半包乳罩,和深深地乳沟。再配上一条黑色包臀短裙,腿上一双性感黑丝,小时候穿的裙子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很小了,小小的裙子勉强包住我两瓣翘臀,一弯腰就能看到光滑的黑丝紧紧贴在我没穿内裤的粉嫩小穴上。脚上还穿了一双黑色的,尖口绑带高跟鞋,高高的鞋跟在配上黑丝大长腿,腿玩年也不外如是,最后在带上一副无框眼镜,涂上诱人的口红,一名绝美的都市丽人出现了。“哈哈!我还是这么漂亮!好了,出发吧!”我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自恋的笑了笑,随后拿起手提包出门去了。离开家,来到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现在是中午一点半,公交车站一个人都没有。“嗯哼!小穴好暖啊!”短短的裙子在我坐到公交车站的椅子上时,已经往上收了收,小穴隔着丝袜贴在塑料椅子上。“好舒服!”夏日灼热的椅子使我的小穴暖洋洋的很舒服,甚至还有点发痒,我不住地更换着双腿的姿势使小穴与椅子更加贴合。“叮!”就在我享受着来着小穴的温暖的时候,公交车来了。“这么快就来了啊!”看着公交车停下,我恋恋不舍的起身,随手拉了下裙子,便上车了。“啊嚏!”刚一上车,就被车上的冷气激的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将准备好的硬币塞进投币箱后,现在空位走去。“嘶!好冰呀!”我一屁股坐到座位上,刚刚还火热的小穴一下贴上冰冷的凳子,冰冷的刺激使我倒吸一口气。“丝袜卡到小穴缝里去了!好痒啊!”紧身的丝袜不知怎么的陷进了阴唇中间,摩擦着我的小穴与阴蒂,我不停的摩擦着双腿,企图缓解小穴的瘙痒。“嗯哼!不行了!越来越痒了!”双腿的摩擦并不能使瘙痒缓解,反而使我的浴火愈演愈烈,看看车上没什么人,我偷偷的将手伸到裙下。“嗯哼!好溼啊!好舒服!”手指刚一触碰到小穴,就使我浑身一颤,隔着溼漉漉的丝袜,我偷偷的揉搓着阴蒂。“嘤!好想要啊!”阴蒂的刺激使我越来越兴奋,脸颊变得红彤彤的,眼睛也渐渐迷离,浑身发软的靠在靠背上,手指不停的揉弄着,等待高潮降临。“叮咚!”就在我高潮快要来临的时候,公交车竟然到站了,菜市场门口的站牌站满了人,门一打开便涌了上来,吓得我赶紧停下手里的动作。“好可惜啊!就差一点了!现在好难受啊!”站在菜市场门口,我不自然的夹着大腿走路,浑身燥热的想到。这个时间的菜市场人不是很多,我夹着腿走进去,看了看卖水果蔬菜的摊位,一个一个看过去。我踩着猫步,好让丝袜摩擦小穴,看着摊位上的黄瓜,心里一片火热。“老板,这个黄瓜新鲜么?”饥渴难耐的我停下了脚步,俯下身子翻看摊位上的黄瓜。“新鲜啊!绝对新鲜!”摊位老板是一名壮汉,光着膀子显露一身结实的肌肉。“那麻烦你帮我挑两根大一点的吧!”我微微?起头,发现菜摊老板正盯着我的胸口刚,便扶了扶眼镜,微笑着说到。同时,欲望高涨的我,心里还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到“怎么样!好看么?想不想看的再清楚一点!”“美女,现在不流行黄瓜了,改用玉米棒子了!”听我说要买黄瓜,老板方正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猥琐的说到。“我买黄瓜是为了敷脸!”虽然我也想用黄瓜先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可我还是一脸鄙视的说到。“哦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想多了,给,五块钱!”老板还是一脸猥琐的笑着,将黄瓜装好递给我。“叮叮叮!”刚拿出钱包,几个硬币滑到了地上,滚到了身后,我转过身撅着屁股捡起硬币,却忘记了自己没穿内裤,将沾满淫水的小穴暴露给了菜摊老板。“给!”我数好钱,将它递给菜摊老板,却没注意到他的眼睛隐隐有些泛红,而且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老,老板!在给我来两根玉米,我拿回去炖汤!”想了想菜摊老板的话,我有些意动的又买了两根玉米。“嘿嘿嘿!懂了懂了!我给你挑两根粗的!接着,六块钱!”菜摊老板的笑容已经从猥琐变成了淫笑。“对了,这哪儿有厕所?”接过玉米棒子,将钱付了之后,我忍着难以压制的浴火问到。“厕所啊!有点偏,我带你去吧!老王!帮我看下摊子!”这时,菜摊老板说话的声音已经变得有点粗重了。可是被浴火难耐的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想着赶紧去趟厕所好释放浴火,跟着脱下围裙的老板身后走去。跟在菜摊老板身后,注意力都在小穴的我,只知道傻傻的跟着他走,知道菜摊老板停了下来,我撞了上去才反应过来。“哎呀!到了么?”一头撞到菜摊老板的胸口上,我惊叫一声问到。“到了到了,我也憋了很久了!”菜摊老板淫笑道。“哦哦!”我迷迷糊糊的越过菜摊老板,伸手去推开那扇门。“呜呜!”就在我推开门的瞬间,菜摊老板一只手抱住我的腰,另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将我整个人抱进了屋子。“碰!”菜摊老板粗暴的用腿将门踢上,用手肘打开了房间里的电灯,这根本不是什么厕所,而是菜摊老板的仓库,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果蔬。“呜呜呜~”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从我买黄瓜开始,菜摊老板就不安好心了,被制住的我只能扭动身子挣扎着。“小贱货,叫你勾引老子!看老子怎么操弄你!”菜摊老板一脸淫笑的从一旁拉过一捆绳子,将我的双手绑在背后,随后将我扔到了菜堆里。“你!你要干什么!”我惊恐的挣扎着想要起来,可身下全是一根根胡萝卜,再加上双手被绑着根本无法发力,只能一次次的摔倒。“干嘛?你说我要干嘛!买了黄瓜买玉米!出门连内裤都不穿,嘿嘿嘿!向你这样的小贱货老子见多了!”菜摊老板一边脱着裤子,一遍猥琐的笑到。“呜呜~呜呜呜~”脱下裤子的菜摊老板,顶着一根粗大狰狞的肉棒走到我的面前,随手拿起一根胡萝卜塞进了我的嘴巴里。“啧啧啧!奶子真漂亮!哟!骚穴都这么溼了啊!”菜摊老板将温柔的解开我衬衫钮釦,却又粗暴的将我的胸罩给剪成两半扔到了一遍,使劲捏了捏我的乳房,然后双手掰开我死命夹着的双腿,看着我的小穴,舔了舔嘴唇说到。“呜呜呜!(不要!不要这样!)”我无力的鸣叫着,却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更能激起男人的欲望。“你不是很喜欢吃菜么?来!我来尝尝看,看看什么菜比较好吃!”说着菜摊老板将我的短裙脱了下来扔在一旁,又将丝袜的裆部撕开,拿起一根细细的胡萝卜在我小穴口调逗着。“呜!呜呜!(嗯哼!好难受啊!)”才小拇指那么大的胡萝卜在我的小穴口一上一下的划动着,就是不插进来,弄得我难受的要死,只能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哦!你是说胡萝卜不好吃?要尝尝别的?简单,来尝尝着茭白!”菜摊老板看我呜呜的叫,饶有兴致的自言自语的说着,扔下手里的胡萝卜,又拿起一根剥了皮的茭白。“呜呜呜!呜呜!(不要在弄了啊!受不了了!)”茭白细小的顶端在我早已洪水泛滥的小穴口不停的打着转,我难受的扭着身子,嘴里不住地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声。“这个也不好吃啊!那再尝尝别的吧!芹菜怎么样?”说着,菜摊老板抓起一颗小芹菜,将芹菜的根部对着我的小穴一点一点塞了进去。“呜呜!呜!(再进来一点!动一下啊!动一下好不好!)”当一株直径两厘米的小芹菜插进我的小穴的时候,我是兴奋的,可当小芹菜塞到阴道一半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这一动一静刺激的我欲仙欲死,难受的扭动着腰肢。“这个也不好吃啊!那我再看看,你看这个藕怎么样,排水,还透气!”菜摊老板一把将小芹菜拔了出去,拿起一段有四厘米粗,二十厘米长的藕段在我的小穴上比划了一下说到。“呜!呜呜呜!(额!啊!好胀!好舒服啊!)”当粗大的藕段填满我的小穴的时候,巨大的满足感使我浑身舒畅不以,淫水顺着藕的孔洞流了出来,我不住地?起腰肢希望获得更大的满足。“噢~差点忘了你这张嘴了!也吃个藕吧!”菜摊老板看着我?起腰肢,邪笑着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特意挑了一根有点像肛塞的藕段,将我的身子翻了过来。“呜!呜呜呜!呜!(啊!要裂了!啊!”菜摊老板吐了一口口水在我的菊花上,随后将藕段尖的那头对准了我的肛门,一点一点的塞进去。“呜!呜呜呜!呜~(嗯!好胀啊!啊~”不一会儿,不算小的藕段只剩下一节不到两厘米的小尾巴留在肛门外面,肠道与阴道的双重刺激下,积压良久的浴火一下就释放了出来。小穴里的淫水,伴随着我长长的鼻音喷涌而出,弄得我身下与身后的果蔬上全是晶莹粘稠的淫液,而且还有白浆从藕洞里流出来。“妈的!便宜他们了,买菜还顺带淫水!老子要赶紧泄泄火!”菜摊老板看着全是淫水的果蔬,骂骂咧咧的叫着,一下拔出了我嘴里的萝卜,将他那已经涨得发紫的肉棒塞进了我的嘴里。“呜呜!咳咳!呕~”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嘴里不停的捅着,菜摊老板还抓着我的脑袋死命往里按,导致他的肉棒都插到我的喉咙里了,呛的我干呕不止。“嘶!真爽!吼~”菜摊老板抓着我的脑袋,肉棒在我的喉咙里抽插了许久,随着一声低沈的吼声,菜摊老板将我的脑袋死死按在他的胯间,粗大的肉棒整根插进了我的喉咙,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喉咙里。“呕~呜呜~”而我竟然在菜摊老板死命按着我的头,喉咙中插着肉棒所带来的窒息感中,达到了高潮,弓着身子抽搐着。“呕~咳咳!咳!”靠在堆放蔬菜的箱子上,肉棒射精结束离开了我的嘴巴,我不住的干呕和咳嗽,大股大股的精液,掺着口水,顺着我的嘴角流了下来,下巴,脖子,乳房,全是腥臭粘稠的精液。“太淫荡了!不行,受不了了!再来一次!”菜摊老板看着我满身精液,和小穴肛门插着藕,流着淫水的淫荡模样,那有点软下去的肉棒再一次硬了起来。“嘶!好紧啊!真是极品!”菜摊老板粗鲁的拔出我小穴里的藕,将我一把扛起,使我的小穴对着他的肉棒,然后一下放了下去。“啊!嗯啊!”菜摊老板的肉棒在我身体下坠的作用下,瞬间就突破重重阻碍,直接挤开子宫口插了进去,撞在了花心上!“真是美妙的声音,把别人吸引过来就不好了!”菜摊老板听到我高昂的呻吟声,想了一下,拿过扔在一旁沾满淫水的苹果塞进了我的嘴里。“呜呜呜!呜呜!”我的嘴又一次被堵住了,身体在菜摊老板的控制下,不停的做着下坠运动,每一次粗大的肉棒都会撞击在花心,强烈的快感使我又一次高潮。“受不了了!太紧了!吼!”又是一次低沈的吼声,菜摊老板忍受不住再一次射了出来,精液不要钱似的射进了我的子宫,却被肉棒堵着无法流下来。“呼!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贱货!这都是好动作,可不能浪费,得堵上!”菜摊老板的肉棒插在我小穴里,慢慢将我放在萝卜堆上。随后从我身下的胡萝卜里,挑了一根锥形的,然后一下拔出肉棒,将胡萝卜大的那头一下塞进我那还未来得及闭合的小穴里,直到萝卜剩下差不多三厘米在外面怎么塞也塞不进去了,并确认我子宫里的精液流不出来了才停下。“嗯哼!哼~”粗大的萝卜头一下被塞了进来,弄得我直翻白眼,萝卜死死顶的住子宫口,一点缝隙都没留下,精液被堵在了子宫里。“小骚货,别说我强奸你!这钱拿去买避孕药!”菜摊老板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百块钱丢在了我的身上。“你待会儿自己走,记得把门关上!”菜摊老板穿上裤子,解开了绑着我双手的绳子,点上了一根菸便离开了。“呼~吸~呼~吸~”我费劲的?起手,拿掉嘴里的苹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天,天哪!我怎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还被人当成出来卖的了!”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我拍拍脸颊难以置信的想到。“可是真的很舒服啊!嗯哼!拔不出来!”然而小穴传来的满足感却使我浑身舒坦,忍不住伸手拔了拔那根萝卜。“还是先回去吧!好累啊!”看了看变成两半的胸罩和被撕破的丝袜,我无力的想到。“嗯哼!又来了!小穴又开始痒了!”在我脱下丝袜,穿上短裙的过程中,双腿的运动带着胡萝卜不停的摩擦着阴道,刺激着我的神经。“应该看不出来吧!”低头看了看现在的装束,我无奈的想到。胸罩已经没了,身上又有很多精液,白衬衫紧紧的贴在身上,乳头撑起两个凸点,衬衫粘上精液的部位已经变得透明。而下身丝袜已经被脱下,露出两条大白腿,短短的裙子勉强遮住胡萝卜和藕,走路都只能走小碎步。拿起之前买的黄瓜和玉米,领着手提包,将丝袜与胸罩装进去,想了想又拿起那两百块钱,小心的放好,准备拿回去装起来留作纪念。踩着小碎步走出仓库,忍受着小穴与菊花里的异物挑逗,等走到大马路上的时候我已经娇喘连连,已经快要高潮了!拦下一辆出租车,将地址告诉司机师傅之后,小心翼翼的坐下去,可胡萝卜还是被往里压了压,用力顶开子宫口想要钻进去,强烈的刺激使我瞬间就高潮了。我将头抵在副驾驶的座椅靠背上,一只手死命捂住嘴巴,不然自己发出声音,身体却随着车子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胡萝卜被顶的在我小穴里进进出出的,就像是有人在干我一样。“呜呜!呜!”高潮不停的我嘴里发出一阵阵无意义的呻吟,幸好被汽车行驶的声音掩盖住,可司机师傅还是透过后视镜奇怪的看着我。“美女!到了!”司机师傅停下车,转过头看着正趴在靠背上抽搐的我说到。“好!好的!”我强撑着被胡萝卜操得发软的身体,付过钱小心点下了车。等回到家中,从床头柜里翻出避孕药吞下后,连小穴里的胡萝卜,菊花里的藕段都来不及取出,倒在床上便陷入了沈睡……………………>

6点整,熙熙攘攘的广场上,週末就是週末,人可真多,不愧是人口上千万的省会城市。妈的,我脑袋进水了吧居然找这个鬼地方见面,到时候怎么认啊。不管那么多了,蹲在敬爱的主席像下面,摸出一根「阳光」,掏出zippo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想起有个网友问我一个问题:「你阳光吗?」答:「我很阳光,因为我每天抽阳光」……那傻娘们马上消失……6点23分,操!不会放我鸽子吧……我甩掉第三颗烟蒂,摸出手机,没等我拨号,自己响了,一看号码嘿嘿…点子来了。「喂,在哪儿呢,我可没等过谁这么久哈」「对不起对不起,有点堵车,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呢」手机里传来略带沙哑的声音。不过普通话挺标準的,「我在主席像下面。,对,你就看谁最高谁就是我了…」(不要怪我嚣张,我们这里的人普遍身高不高,像我182的身高已经算有点鹤立鸡群的了。一边通电话一边眼观六路,我注意到一个女生边打电话边朝这里走过来。嗯…不错哦,大概163的身高,我这个人有个怪癖,看女人先从脚看上去,她穿一双精緻的黑色磨砂短皮靴,腿型还不错。继续往上看,穿一条深色刚刚过膝盖的麻质短裙子,腰上是一条咖啡色腰带,穿一件嫩绿色的吊带针织衫,皮肤是这里的女生特有的那种白皙,我瞇起眼睛稍微在她的胸部停留了一小会,不算大,最多也就是32B,我不太喜欢大胸女人,特别是在床上那种波涛汹涌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最后…当然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不算特别漂亮,瓜子脸,眼睛圆圆的蛮可爱的,小鼻子,嘴巴涂了一点唇彩,显得有一点大。我不怀好意的想到大嘴女人的妙处了。小弟弟已经很不争气开始蠢蠢欲动了妈的!!老实点…别给老子丢人了!,深呼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走了上去:「夏天?」她笑:「哇,没想到你真这么高,我还以为你骗我的呢」靠,!!!几乎百分之75,9的网友见面第一句话都是这样,烦不烦啊……我都回答累了:「没办法,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老实」「哈哈,我可不觉得」。「等很久了吧?」「没关係,迟到是美女的特权」「你也不错啊,还蛮帅的」……我老脸微微一红,这个女人还挺大方的,估计今晚有戏,我悄悄摸了摸裤兜里的房门钥匙,那是找一哥们借的地方,那地方我们美其名曰「炮房」!!「吃饭了吗」「还没有」「那走吧,肯德鸡怎么样?」「好吧,随你咯」。走在路上,偷偷从后面打量了一下,嗯,长头髮,扎个马尾,身材不胖不瘦,臀部有一点点上翘……吞了口口水……再一次命令小弟弟老实点。还是老一套,在春熙路上的肯德鸡吃完饭,她胃口挺小,不知道是为了保持身材还是故意装矜持,只吃了一对鸡翅和一杯圣代。然后我们去真锅喝咖啡,聊一些她感兴趣的话题。我偷偷看看时间,9点左右,真他妈是尴尬的时间,不早不晚的。咖啡厅里放着怀旧的英文老歌,很自然的把话题扯到了音乐上面:「喜欢听谁的歌」「无所谓啊,只要好听就行」「平时唱歌都喜欢唱谁的」「李纹的歌我唱的不错」「是吗,我也很喜欢听她的歌,唱给我听听好吗」「啊,?在这里?」「当然不是了,我知道有个地方唱歌不错的,去吗?」「好啊,你唱的好不好」「开玩笑,我可是大歌神!」「呵呵,是吗,到时候别露馅了」……搞定!!她居然连时间都没看一下,看来对我的好感度已经增加了不少了。打个车来到新鸿路的花语歌城,(为什么来这里?很简单,因为这里离「炮房」近啊),走进大厅,因为包房在2楼,顺着楼梯走上去,顺势用手搀扶了她一把。皮肤不错,蛮滑的,而且她对我的小动作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感,我不由的微微一笑。小包房里的灯光不错,蓝色为主调的颜色,正是我喜欢的色彩,迷离中带着一点点忧郁。刚坐下,门被打开了,一位穿着制服紧身裙的「嘉什伯」小姐走了近来:「对不起打搅了,请问2位喝点什么?」小弟弟无可救药的昂起了头……懒得理它。我转头微笑着问夏天:「可以喝酒吗?」「可以喝一点点」夏天犹豫着说到。她说话时那种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让我心里一蕩。我个人认为女喝了酒以后防御度起码降低百分之五十,可惜我的酒量偏偏出奇的差,啤酒2瓶就翻,哎,……「麻烦你,半打」。「好的,请稍等」。「来,为了夏天,乾杯」,我端起酒杯,目光温柔的望向她的双眼。她有点拘束的端起了酒杯「谢谢」眼光在和我对视了不到三秒钟后就慌乱的躲开了,真可爱啊……我在心里讚歎到。「过完这个冬季,你是否一如往昔……」唱得还行,特别是高音部分,很自然。鼓掌鼓掌……「不错不错,你是不是骗我的啊,你肯定是学声乐的」高帽子又不要钱,猛扣就是了。「那有啊,你也太夸张了,再说我就不敢唱了」夏天脸又红了,呵呵,有意思,这年头难得遇到这么纯情的妹妹了。唱完一首陈弈迅的《明年今日》,我又陷入了沉默,每次唱这歌总会想起以前不开心的事情,没办法。「你刚才的样子好忧郁」夏天开口打破了僵局。我笑了笑:「忧郁是我的本性,快乐是我的面具」「又开始贫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也不想知道我的吗?」「名字不过是一个人的代号,只要你记得我的样子,何必记得我的名字」「哎呀,又开始玩深沉了,受不了你」,她从咖啡色的小包里摸出一包「DJ」然后继续找打火机。「别费劲了,根据我的观察,女人随身带打火机的概率不超过百分之四十」我摸出我的打火机给她点上,顺手拿了一根放进嘴里。「你也要抽这个吗,呵呵,我同学说这烟男生抽了不好哦……她们说这烟有杀精的功能哦」,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是吗?那太好了,我连买保险套的钱都可以省了」,熟练的用zippo玩了一个花样把烟点上,优雅的吐出一个大烟圈「哈哈,真是人不要脸鬼都怕啊」奇怪,这次她居然没脸红了,还看着我直笑,那眼神里面似乎有种我非常熟悉的色彩,那色彩的名字叫———-「暧昧」。差不多了吗,嘿嘿,不过才2瓶啤酒啊,看来这个妹妹的酒量也不怎么样嘛。看看时间,快12点了,唱歌也唱不动了,嗓子都哑了,头也有点发晕了。行了,再喝我今天什么事都别办了,我走出去结了帐,回到包房:「我们走了,好吗」,她点点头站了起来,微微有一点踉跄,很自然的,我手放在她的腰间扶着她一起走了出去,下楼梯的时候她几乎是整个身子靠在我身体上走下去的。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牵着她的手,2个人没有说话,默默的走在已经有点微凉的夜路上。此时无声胜有声?也许把:)房子在新华公园附近,走过去也就10分钟左右的时间。进了房子,我没有打开电灯,窗外朦胧的月光洒了进来,轻轻的抱住她的身体,她没有说话,也默默的抱住我,身体有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摸过她的额头,眼睛,鼻子,最后停留在嘴唇上面,她抖的更厉害了。「喜欢我吗?」我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到,顺便亲了亲她的耳垂,「嗯。」从她的喉咙里只说出了一个字,然后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因为她的嘴唇已经被我的嘴堵住了,嘴里有淡淡的啤酒味道和混合了DJ的淡淡的柠檬味道,我有些贪婪的把舌头深入了进去,慢慢的,她开始配合我舌头的运动了,我感觉我和她不至是舌头,甚至是灵魂都纠缠在了一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停止了有些疯狂的亲吻,都开始喘着粗气,我打开了一盏蓝色的小灯,拉着她进了卧室。 她忽然说到:「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倒……什么时候了你问我这个,「现在你可以叫我老公」我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然后把她推倒在床上,慢慢的压了上去一边亲吻着她光滑的脖子,一边我的手顺着她的腿摸了上来。她大腿上的皮肤特别的滑,让我留恋不以。在我的攻势下面她已发了轻轻的呻吟,不理会已经向我抗议了N次的小弟弟,我依然不紧不慢的探索着她的身体,温柔的帮她除了衣服,解开白色的胸罩,乳房不大,但比较精緻,是我喜欢的类型。将脸伏了下去,用舌头试探的舔了舔她那小小的乳头,她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抖。原来这么敏感啊,我心里偷笑。我还没有使用我的绝技呢…用嘴巴将她的一小半乳房连着乳头吸进嘴里,然后用舌头顺着她的乳头打转,这下受到强烈刺激的她反应更大,像忽然被电击中一样,「啊,!!」她叫了起来,同时双手试图将我的嘴唇移开,但她似乎是白费力气,我抓住了她的手,轻易的将双手举了起来。舌头更是用力的肆虐着她的乳头,她一边叫着一边扭动着身体,慢慢的吸了大概2分钟,她的身体已经软了下来,手也不乱动的,只是按着我的头,似乎想我更用力的舔她的乳头。我心里微微一笑。撑起了身体,望向她的脸,她面容通红,不停的喘着气,一双迷离的眼睛无助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已经完全的投降了,只希望我能够温柔的对待她就可以稍微有点粗鲁的拉下她的裙子,帮她脱下靴子。把她抱到枕头上面,和内衣一样,她下面穿一条白色的小内裤,有一点点透明的那种,我知道她的下面已经很湿润了让小弟弟憋了这么久,也应该让它享受一下了,。「帮我舒服一下好吗?」我用尽量温柔的语气说到「什么?」她含糊不清的问到,。「用嘴巴弄啊」「啊?我不会啊」「没关係,很简单的,用嘴巴含住就可以了,这样等一下我才不会弄疼你,知道吗」她点点头,顺从的爬了过来。用嘴巴将我的小弟弟包裹了起来,哇…真是舒服,我没看走眼啊,嘴巴够大,小弟弟这下你该满意了吧。但是……等一下!!!!!好痛啊!!!天那!你用牙齿干嘛????我忍住痛把小弟弟从「虎口」里解救了出来,「你以前真的没有弄过?」她摇摇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只和以前的男朋友做过一次啊,就再也没有过了,我真的不会啊」好了好了,我直接进入正题好了,从钱包里拿出保险套,给刚刚恢复了一点元气的小弟弟穿上雨衣。…「你你……轻一点好吗」她有些惊恐的看着我的动作「我是可以轻一点拉,但是它可能不愿意哦」我扯下了她的最后一点屏障,分开了她的双腿,小弟弟估计已经是气红眼了,直接冲了上去!!「啊!!」她尖叫了一声,「好痛啊」!!你叫个屁啊,才进去一半都不到呢,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的确我感到她下面真的好紧,看来她没有骗我,只有过一次性经历的女人,我耐着性子慢慢的抚摸着她的身体,一边在她的耳边请请的说一些甜言蜜语,让她放鬆一点,磨磨裎裎的用了将近5分钟才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身体也已经完全放鬆下来了,经验告诉我现在已经可以放开手脚了。放心的抽动起来,她呻吟的声音很小,很明显是刻意压制住自己不叫出来,真是个害羞的女人。做了10分钟左右的活塞运动后我感觉有点累了,小弟弟也有点要顶不住的意思了。于是,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会,开始慢慢的抽动,同时心里默默的数着,1.2.3.4……,这是我自创的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在这里拿出来就当大家分享咯J,121.122…123…124…在我快数到200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低低的呻吟已经不能抵挡快感的到来了,正在我专心的「做数学题」的时候,她「啊」的叫了一声,同时双手忽然抱住我的脖子,一口咬在我肩膀上面。我FT!!!!!!!一把扯起她的头髮把她的头按到枕头上,低头一看,血红的一圈牙印。妈的!!牙齿还挺健康的嘛……缓了口气,想了想,把她翻了个身,这样我就安全了,放心的从她的身体后面进入,真爽啊……从后面能比较深入的进去,而且每次抽插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她那很有弹性的屁股把我的小弟弟一夹一夹的,太舒服了~!!!!!这个时候我已经忘了数那些数学题了,狠狠的一下一下的插入,在我疯狂的进攻下。可怜的「夏天」已经完全崩溃了,她头髮散乱着,牙齿紧紧的咬着枕巾,一双手别过来死死的抓着我的双臂。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着什么,我正爽的开心,也懒得管她了,又过了大概10分钟,我感觉高潮快来了,正想歇口气没想到「夏天」忽然屁股左右的扭动了起来,估计她的高潮也到了,她也不再很辛苦的憋着了,大声的叫了起来,保守估计那声量大概90分贝!我被她这么一搞,小弟弟再也受不了了,高潮的快感让人绝望的袭来,我最后用劲全身力气抽插了几下,低吼了一声:「啊“““`!!!」憋了很久的精液争先恐后的发射了出来,一股,,二股,三股……,我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人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短暂的快感,终于,顺利发射完毕……伴随着快感而来的是无尽的虚弱感,我从「夏天」身上爬起来,摘下保险套,顺手扔在一边,看看她依然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也懒得理她了,下床去沖了个澡,又抽了2支烟,打开了CD,刚买的JAY的新碟子,喜欢……「我们每个人都有罪,犯着不同的罪,我能决定谁对,谁又该去沉睡……」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请原谅我的自负……6点整,熙熙攘攘的广场上,週末就是週末,人可真多,不愧是人口上千万的省会城市。妈的,我脑袋进水了吧居然找这个鬼地方见面,到时候怎么认啊。不管那么多了,蹲在敬爱的主席像下面,摸出一根「阳光」,掏出zippo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想起有个网友问我一个问题:「你阳光吗?」答:「我很阳光,因为我每天抽阳光」……那傻娘们马上消失……6点23分,操!不会放我鸽子吧……我甩掉第三颗烟蒂,摸出手机,没等我拨号,自己响了,一看号码嘿嘿…点子来了。「喂,在哪儿呢,我可没等过谁这么久哈」「对不起对不起,有点堵车,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呢」手机里传来略带沙哑的声音。不过普通话挺标準的,「我在主席像下面。,对,你就看谁最高谁就是我了…」(不要怪我嚣张,我们这里的人普遍身高不高,像我182的身高已经算有点鹤立鸡群的了。一边通电话一边眼观六路,我注意到一个女生边打电话边朝这里走过来。嗯…不错哦,大概163的身高,我这个人有个怪癖,看女人先从脚看上去,她穿一双精緻的黑色磨砂短皮靴,腿型还不错。继续往上看,穿一条深色刚刚过膝盖的麻质短裙子,腰上是一条咖啡色腰带,穿一件嫩绿色的吊带针织衫,皮肤是这里的女生特有的那种白皙,我瞇起眼睛稍微在她的胸部停留了一小会,不算大,最多也就是32B,我不太喜欢大胸女人,特别是在床上那种波涛汹涌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最后…当然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不算特别漂亮,瓜子脸,眼睛圆圆的蛮可爱的,小鼻子,嘴巴涂了一点唇彩,显得有一点大。我不怀好意的想到大嘴女人的妙处了。小弟弟已经很不争气开始蠢蠢欲动了妈的!!老实点…别给老子丢人了!,深呼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走了上去:「夏天?」她笑:「哇,没想到你真这么高,我还以为你骗我的呢」靠,!!!几乎百分之75,9的网友见面第一句话都是这样,烦不烦啊……我都回答累了:「没办法,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老实」「哈哈,我可不觉得」。「等很久了吧?」「没关係,迟到是美女的特权」「你也不错啊,还蛮帅的」……我老脸微微一红,这个女人还挺大方的,估计今晚有戏,我悄悄摸了摸裤兜里的房门钥匙,那是找一哥们借的地方,那地方我们美其名曰「炮房」!!「吃饭了吗」「还没有」「那走吧,肯德鸡怎么样?」「好吧,随你咯」。走在路上,偷偷从后面打量了一下,嗯,长头髮,扎个马尾,身材不胖不瘦,臀部有一点点上翘……吞了口口水……再一次命令小弟弟老实点。还是老一套,在春熙路上的肯德鸡吃完饭,她胃口挺小,不知道是为了保持身材还是故意装矜持,只吃了一对鸡翅和一杯圣代。然后我们去真锅喝咖啡,聊一些她感兴趣的话题。我偷偷看看时间,9点左右,真他妈是尴尬的时间,不早不晚的。咖啡厅里放着怀旧的英文老歌,很自然的把话题扯到了音乐上面:「喜欢听谁的歌」「无所谓啊,只要好听就行」「平时唱歌都喜欢唱谁的」「李纹的歌我唱的不错」「是吗,我也很喜欢听她的歌,唱给我听听好吗」「啊,?在这里?」「当然不是了,我知道有个地方唱歌不错的,去吗?」「好啊,你唱的好不好」「开玩笑,我可是大歌神!」「呵呵,是吗,到时候别露馅了」……搞定!!她居然连时间都没看一下,看来对我的好感度已经增加了不少了。打个车来到新鸿路的花语歌城,(为什么来这里?很简单,因为这里离「炮房」近啊),走进大厅,因为包房在2楼,顺着楼梯走上去,顺势用手搀扶了她一把。皮肤不错,蛮滑的,而且她对我的小动作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感,我不由的微微一笑。小包房里的灯光不错,蓝色为主调的颜色,正是我喜欢的色彩,迷离中带着一点点忧郁。刚坐下,门被打开了,一位穿着制服紧身裙的「嘉什伯」小姐走了近来:「对不起打搅了,请问2位喝点什么?」小弟弟无可救药的昂起了头……懒得理它。我转头微笑着问夏天:「可以喝酒吗?」「可以喝一点点」夏天犹豫着说到。她说话时那种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让我心里一蕩。我个人认为女喝了酒以后防御度起码降低百分之五十,可惜我的酒量偏偏出奇的差,啤酒2瓶就翻,哎,……「麻烦你,半打」。「好的,请稍等」。「来,为了夏天,乾杯」,我端起酒杯,目光温柔的望向她的双眼。她有点拘束的端起了酒杯「谢谢」眼光在和我对视了不到三秒钟后就慌乱的躲开了,真可爱啊……我在心里讚歎到。「过完这个冬季,你是否一如往昔……」唱得还行,特别是高音部分,很自然。鼓掌鼓掌……「不错不错,你是不是骗我的啊,你肯定是学声乐的」高帽子又不要钱,猛扣就是了。「那有啊,你也太夸张了,再说我就不敢唱了」夏天脸又红了,呵呵,有意思,这年头难得遇到这么纯情的妹妹了。唱完一首陈弈迅的《明年今日》,我又陷入了沉默,每次唱这歌总会想起以前不开心的事情,没办法。「你刚才的样子好忧郁」夏天开口打破了僵局。我笑了笑:「忧郁是我的本性,快乐是我的面具」「又开始贫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也不想知道我的吗?」「名字不过是一个人的代号,只要你记得我的样子,何必记得我的名字」「哎呀,又开始玩深沉了,受不了你」,她从咖啡色的小包里摸出一包「DJ」然后继续找打火机。「别费劲了,根据我的观察,女人随身带打火机的概率不超过百分之四十」我摸出我的打火机给她点上,顺手拿了一根放进嘴里。「你也要抽这个吗,呵呵,我同学说这烟男生抽了不好哦……她们说这烟有杀精的功能哦」,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是吗?那太好了,我连买保险套的钱都可以省了」,熟练的用zippo玩了一个花样把烟点上,优雅的吐出一个大烟圈「哈哈,真是人不要脸鬼都怕啊」奇怪,这次她居然没脸红了,还看着我直笑,那眼神里面似乎有种我非常熟悉的色彩,那色彩的名字叫———-「暧昧」。差不多了吗,嘿嘿,不过才2瓶啤酒啊,看来这个妹妹的酒量也不怎么样嘛。看看时间,快12点了,唱歌也唱不动了,嗓子都哑了,头也有点发晕了。行了,再喝我今天什么事都别办了,我走出去结了帐,回到包房:「我们走了,好吗」,她点点头站了起来,微微有一点踉跄,很自然的,我手放在她的腰间扶着她一起走了出去,下楼梯的时候她几乎是整个身子靠在我身体上走下去的。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牵着她的手,2个人没有说话,默默的走在已经有点微凉的夜路上。此时无声胜有声?也许把:)房子在新华公园附近,走过去也就10分钟左右的时间。进了房子,我没有打开电灯,窗外朦胧的月光洒了进来,轻轻的抱住她的身体,她没有说话,也默默的抱住我,身体有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摸过她的额头,眼睛,鼻子,最后停留在嘴唇上面,她抖的更厉害了。「喜欢我吗?」我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到,顺便亲了亲她的耳垂,「嗯。」从她的喉咙里只说出了一个字,然后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因为她的嘴唇已经被我的嘴堵住了,嘴里有淡淡的啤酒味道和混合了DJ的淡淡的柠檬味道,我有些贪婪的把舌头深入了进去,慢慢的,她开始配合我舌头的运动了,我感觉我和她不至是舌头,甚至是灵魂都纠缠在了一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停止了有些疯狂的亲吻,都开始喘着粗气,我打开了一盏蓝色的小灯,拉着她进了卧室。她忽然说到:「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倒……什么时候了你问我这个,「现在你可以叫我老公」我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然后把她推倒在床上,慢慢的压了上去一边亲吻着她光滑的脖子,一边我的手顺着她的腿摸了上来。她大腿上的皮肤特别的滑,让我留恋不以。在我的攻势下面她已发了轻轻的呻吟,不理会已经向我抗议了N次的小弟弟,我依然不紧不慢的探索着她的身体,温柔的帮她除了衣服,解开白色的胸罩,乳房不大,但比较精緻,是我喜欢的类型。将脸伏了下去,用舌头试探的舔了舔她那小小的乳头,她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抖。原来这么敏感啊,我心里偷笑。我还没有使用我的绝技呢…用嘴巴将她的一小半乳房连着乳头吸进嘴里,然后用舌头顺着她的乳头打转,这下受到强烈刺激的她反应更大,像忽然被电击中一样,「啊,!!」她叫了起来,同时双手试图将我的嘴唇移开,但她似乎是白费力气,我抓住了她的手,轻易的将双手举了起来。舌头更是用力的肆虐着她的乳头,她一边叫着一边扭动着身体,慢慢的吸了大概2分钟,她的身体已经软了下来,手也不乱动的,只是按着我的头,似乎想我更用力的舔她的乳头。我心里微微一笑。撑起了身体,望向她的脸,她面容通红,不停的喘着气,一双迷离的眼睛无助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已经完全的投降了,只希望我能够温柔的对待她就可以稍微有点粗鲁的拉下她的裙子,帮她脱下靴子。把她抱到枕头上面,和内衣一样,她下面穿一条白色的小内裤,有一点点透明的那种,我知道她的下面已经很湿润了让小弟弟憋了这么久,也应该让它享受一下了,。「帮我舒服一下好吗?」我用尽量温柔的语气说到「什么?」她含糊不清的问到,。「用嘴巴弄啊」「啊?我不会啊」「没关係,很简单的,用嘴巴含住就可以了,这样等一下我才不会弄疼你,知道吗」她点点头,顺从的爬了过来。用嘴巴将我的小弟弟包裹了起来,哇…真是舒服,我没看走眼啊,嘴巴够大,小弟弟这下你该满意了吧。但是……等一下!!!!!好痛啊!!!天那!你用牙齿干嘛????我忍住痛把小弟弟从「虎口」里解救了出来,「你以前真的没有弄过?」她摇摇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只和以前的男朋友做过一次啊,就再也没有过了,我真的不会啊」好了好了,我直接进入正题好了,从钱包里拿出保险套,给刚刚恢复了一点元气的小弟弟穿上雨衣。…「你你……轻一点好吗」她有些惊恐的看着我的动作「我是可以轻一点拉,但是它可能不愿意哦」我扯下了她的最后一点屏障,分开了她的双腿,小弟弟估计已经是气红眼了,直接冲了上去!!「啊!!」她尖叫了一声,「好痛啊」!!你叫个屁啊,才进去一半都不到呢,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的确我感到她下面真的好紧,看来她没有骗我,只有过一次性经历的女人,我耐着性子慢慢的抚摸着她的身体,一边在她的耳边请请的说一些甜言蜜语,让她放鬆一点,磨磨裎裎的用了将近5分钟才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身体也已经完全放鬆下来了,经验告诉我现在已经可以放开手脚了。放心的抽动起来,她呻吟的声音很小,很明显是刻意压制住自己不叫出来,真是个害羞的女人。做了10分钟左右的活塞运动后我感觉有点累了,小弟弟也有点要顶不住的意思了。于是,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会,开始慢慢的抽动,同时心里默默的数着,1.2.3.4……,这是我自创的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在这里拿出来就当大家分享咯J,121.122…123…124…在我快数到200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低低的呻吟已经不能抵挡快感的到来了,正在我专心的「做数学题」的时候,她「啊」的叫了一声,同时双手忽然抱住我的脖子,一口咬在我肩膀上面。我FT!!!!!!!一把扯起她的头髮把她的头按到枕头上,低头一看,血红的一圈牙印。妈的!!牙齿还挺健康的嘛……缓了口气,想了想,把她翻了个身,这样我就安全了,放心的从她的身体后面进入,真爽啊……从后面能比较深入的进去,而且每次抽插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她那很有弹性的屁股把我的小弟弟一夹一夹的,太舒服了~!!!!!这个时候我已经忘了数那些数学题了,狠狠的一下一下的插入,在我疯狂的进攻下。可怜的「夏天」已经完全崩溃了,她头髮散乱着,牙齿紧紧的咬着枕巾,一双手别过来死死的抓着我的双臂。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着什么,我正爽的开心,也懒得管她了,又过了大概10分钟,我感觉高潮快来了,正想歇口气没想到「夏天」忽然屁股左右的扭动了起来,估计她的高潮也到了,她也不再很辛苦的憋着了,大声的叫了起来,保守估计那声量大概90分贝!我被她这么一搞,小弟弟再也受不了了,高潮的快感让人绝望的袭来,我最后用劲全身力气抽插了几下,低吼了一声:「啊“““`!!!」憋了很久的精液争先恐后的发射了出来,一股,,二股,三股……,我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人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短暂的快感,终于,顺利发射完毕……伴随着快感而来的是无尽的虚弱感,我从「夏天」身上爬起来,摘下保险套,顺手扔在一边,看看她依然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也懒得理她了,下床去沖了个澡,又抽了2支烟,打开了CD,刚买的JAY的新碟子,喜欢……「我们每个人都有罪,犯着不同的罪,我能决定谁对,谁又该去沉睡……」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请原谅我的自负……

分享:

av免費下載

無碼中出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