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YD-985-[中文]人妻女教師的誘惑 有村千佳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MDYD-985-[中文]人妻女教師的誘惑 有村千佳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那天晚上,妻子值夜班去了,一个朋友正好要请我吃饭,我也就这样打发了无聊的光阴。吃完饭,已是晚上十一点钟了,我没有和朋友一起去寻开心,而是一个人回了家。酒虽然不多,但有点晕晕糊糊的。打开房门后,一看,发现客厅里竟然放着一辆自行车,仔细一看,就知道是我那小姨子的。原来我这个小姨子刚参加工作,和同事一块住在单位分的宿舍里,由于条件不是太好,而我家的卧室又空闲了一间,所以有时她也常来我家里住。小区内没有存放车子的地方,为了防止自行车被盗,因此每次来,都是我帮她把自行车搬到到楼上来。 看了看紧紧掩闭着的小卧室的门,我知道她可能已经睡了。于是我尽量将电视的音量放得很低,也没什么有意思的节目,感觉十分无聊。加上头有些晕,就关了电视,上床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看看表才一点多钟,有些尿意,就起身要去洗手间,猛然想到家里还有一个人,就放轻了脚步。完事之后,再回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思绪也渐渐纷乱起来。 想想我这个小姨子,今年也才只有十九岁,天生的一幅美人胚子,不仅身材高佻,而且眉清目秀,性格开朗,和我倒是挺能合得来的,我也常常陪她下下跳棋什么的,我也是把她当一个小孩子看。但是近来她随着发育的成熟,变得越来越有女人味了,胸部开始变得越来越丰满。犹如鬼使神差,我迷迷糊糊地就起身,走到她的卧室门前,静静地站立了一会,然后轻贴在门上细听,似乎隐约能听到她均匀的熟睡的呼吸声。我试着用手去推卧室的门,没想到竟然应手而开,吓得我忙又轻轻将门带上。 站在那儿好一会,心跳得厉害。欲望和伦理道德观念的冲突在心中激荡,抗争。我是一个家庭和伦理观念很强的人,但那一刻,我知道我的欲望最终战胜了理智,黑夜和这样一个男女独处的境况,让欲望很容易地滋生。 我大着胆子再次去把门轻轻推开,蹑手蹑脚地走进去,站在她床前,借着夜色,发现她正躺在床上静静地睡着,一股少女所特有的馨香沁入我的鼻内,我一阵晕眩,我缓缓地走近她,伏下身来,借着夜色,隐约可看到她的白白的胳臂伸到被子外边。我进一步将她的内衣轻轻掀起,借着夜色仍能发现那对白生生的双乳就好象是猛地从里面蹦出来一样动人的跳颤着。我轻轻握在手中,盈盈满手,光滑细嫩,绵软如丝。凭感觉就知道那绝对是上等货。我贪滥地用手揉搓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伏上去,用口轻轻含住一只吸吮起来。 就在那一刻,我感觉她好象娇躯颤一下,我忙停下来,但她并没有醒过来的样子,于是我大着胆子,再次吸着,感觉有淡淡的乳香。不一会,她好象是梦呓一样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唔唔”声,并不时娇体扭动着,此时,我正在兴头,却顾不得这些了,只管轮番吸弄着她的双乳。这时她猛地醒过来了,那时我正趴压在她身上,她紧张地娇叫着:“你……你……别……快下来……” 说着,拚命地想用手推开我,我死死地压住她,说:“蕙儿,我……别动……姐夫真的受不了了……救救姐夫吧……姐夫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按住乳房一阵狠揉猛压,她想摆脱我的进攻,但终究没我力量大,再加上我疯狂的袭扰着她的乳房,很快她全身渐渐瘫软下来,只是口中断断续续地说:“你,姐夫,求你了,你……你……啊……别这样,快,快停来下,你是我姐夫啊。啊……啊……”我边在她的乳胸上轻薄着,边安慰她说:“好蕙儿,姐夫真的是忍不住了,谁让你这么迷人,让姐夫好好摸摸你……啊,好美的乳房,好大,软,真香……” 这样说的手口并用,约过了有十分钟的样子,我就感觉她全身开始发烫,乳头涨得越来越硬了,并且她的娇体竟然有时轻轻地扭动着,口中更是不时发出压抑的迷人的娇哼声。我知道她已被我这阵挑弄得春情泛动,于是边抚摸着她的娇躯边说:“蕙,姐夫摸得好不好,现在感觉舒服吗?”她并不出声,只是双腿开始不住开合着,我的手顺势在她的光滑丰腴的美腿上抚摸着,偶尔从她的股间那神秘处轻轻划过,而那时,她都是全身一阵娇颤,我感觉她那儿柔软丰满,于是禁不住诱惑,将手轻轻放上去,轻轻地揉动,她口中“嘤”地叫了一声,想将双腿夹紧,阻挡我的进一步侵犯,但我很轻易地就将她的美腿分开了,用手指在她的暖沟中轻轻地滑动。她不住地娇颤着,说:“别这样……姐夫……你……啊……快别这样……好难受……” 我趴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说:“美小姨子,你那儿真软和,象个小蜜包,不知道弄起来会有多么销魂……来,别害羞,让姐夫摸摸……”说着,从她内裤边上伸进手去,才一触及那生满森林的地带,就觉得湿漉漉的,我喘着粗气说:“蕙儿,你那儿都流出水来了……” 她羞得猛地用手将脸蛋儿捂住了,低低地说:“羞死人了……” 我不由分说,飞快地将她的内裤扒掉,然后也将我的衣服尽数褪去,一下子趴压在她的身上,将她抱在怀里,说:“好小姨子,姐夫爱死你了。”说着,胡乱亲着她的脸,她拚命躲避着,但我的手并未闲着,在她的双乳上用力揉搓着,不时捏住乳头提拉,撚着…… 然后又用口戏弄着她不断跳跃着的双乳,不一会,她双腿再度张开,我趁机将我的双膝放在她的双腿间,将我早已硬挺的肉棒对准了她的隐秘处,轻轻贴了上去,她猛地一颤,我用一只手握住肉棒对准了她的蜜洞,用龟头将她的两片花瓣向两边分开,然后在两片花瓣的包裹中轻轻地抽动,马上发出“滋滋”的水声。她全身绷得紧紧的,口中低低地呻吟。 龟头很快被磨得麻痒无比,随着这样的摩擦,她那小蜜穴里涌出越来越多的粘液,而她这时也被我挑弄得不住娇躯颤动,娇呻连连。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就试着从蜜洞中处向里挺进,她猛地将腿夹紧说:“姐夫,放过我吧。我……你……啊……” 我说:“蕙儿,姐夫会好好弄的,会轻点,会让你很舒服的……”说着,仍旧向着里边挺进,虽然此时那儿已是水液泛滥,但还是感觉小穴太紧了,每进去一点都有些困难。这样进进退退,再加上反复摩擦,好不容易进去了一少半,就感觉到了一层膜样的东西挡住了我进一步插入,我知道那是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一想到这么美的小姨子很快就被我开苞,我一阵兴奋。 我刚想试着给她顶破那层膜,才一用力,她已是连连哀叫,说:“啊……好痛。姐夫……快停下来。啊……真的好痛……” 我忙停来,她这时已轻轻地嗓泣起来了,我忙哄她,说:“只痛一点点的,很快就好了,来,姐夫会轻一点的。”说着,开始吻她的嘤唇,摸她的美乳。很快感觉她全身松驰下来,我又开始将肉棒轻轻轻地抽动,“滋滋”的水声格外动听,我低低地说:“你听,真好听,蕙儿,你的小穴水真多啊……”她这时大概感觉好了很多,将脸埋进我的胸下,双手不知何时已轻轻地抱着了我的腰。 我说:“蕙,别怕,女孩子总会有这么一天的,让姐夫帮你好吗?”她竟然默默地点点头说:“姐夫,你要轻点啊……人家真的好怕……” 我说:“别害怕,姐夫会好好疼你的,来……” 说到这儿,我对准了她的蜜巢猛地一挺腰,只听“卟滋”一声,肉棒一下子穿透了她宝贵的处女膜,直冲入她温暖的花径深处去了,她痛得长长地“哎呀”一声,说:“痛死我了……” 很快有带着哭腔,说:“你……好坏,这么痛啊……坏死了……” 我停下来,爱怜地亲着她说:“好了,一会就好了,姐夫已经给你穿破了,很快就不痛了,待会儿你就知道姐夫有多么好了。” 说着,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吮着。这样约有五分钟,感觉她的穴内不断有热流涌出,而她也渐渐放松下来,我问:“好点了吗?”她轻轻点了点头,我试着轻轻抽动,她先是紧张地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双臂,但大概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痛了,就慢慢松驰下来。我开始渐渐加力,肉棒弄得越来越深,她那处女的嫩巢紧紧地包着我的粗硬的肉棒,再加上水多,里面又是那样温暖润滑,弄起来特别舒服。 干到妙处,我不禁轻哼出声来,她低低地问:“怎么了?” 我猛地抱住她说:“蕙,你不知道,你那宝贝弄起来有多么美妙,夹得好紧,水又那么多,热乎乎的,姐夫弄起来真是舒服死了,姐夫从没有弄过这么美的嫩穴,蕙,姐夫真是好有艳福吧,来,姐夫要好好弄弄你这小嫩穴。”说着,开始有力地向着她的嫩穴顶插,合着股股涌出的粘水,只听“叭滋叭滋”的插穴声。而这时,我那初经人事的小姨子似乎也早忘记了先前的羞涩感和罪恶感,被我一阵猛插狂弄,大概只感到销魂了,双手搂住我的脖颈,双腿更是竟然反过来盘住我的腰,下体一下下向上挺抬着,迎合着我每次的插入。我边插着边问:“蕙,姐夫的美姨子,姐夫弄得你好吗?小穴被弄得舒服吗?”想不到她竟然低低地“嗯”了一声,看到她终于第一次很愉悦地接纳了我的侵犯,我更是尽情地在这美姨子的身上狂荡着,肉棒在她娇嫩如花的蜜穴内纵横驰骋,粗圆的龟头一次次直捣向她的花心深处,发出“卟卟”的闷响。她全身不住娇颤,娇喘连连,发出迷人的娇叫。 就这样我这小姨子先是含着羞涩接纳了我的侵犯,然后又热烈地迎合着我的狂野的摧残,最后在飘飘欲仙中被我带入极端快乐的顶点。 这一夜,我整整让这个俏姨子销魂了4次,这还是怕她是第一次,经不住折腾呢!那天晚上,妻子值夜班去了,一个朋友正好要请我吃饭,我也就这样打发了无聊的光阴。吃完饭,已是晚上十一点钟了,我没有和朋友一起去寻开心,而是一个人回了家。酒虽然不多,但有点晕晕糊糊的。打开房门后,一看,发现客厅里竟然放着一辆自行车,仔细一看,就知道是我那小姨子的。原来我这个小姨子刚参加工作,和同事一块住在单位分的宿舍里,由于条件不是太好,而我家的卧室又空闲了一间,所以有时她也常来我家里住。小区内没有存放车子的地方,为了防止自行车被盗,因此每次来,都是我帮她把自行车搬到到楼上来。 看了看紧紧掩闭着的小卧室的门,我知道她可能已经睡了。于是我尽量将电视的音量放得很低,也没什么有意思的节目,感觉十分无聊。加上头有些晕,就关了电视,上床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看看表才一点多钟,有些尿意,就起身要去洗手间,猛然想到家里还有一个人,就放轻了脚步。完事之后,再回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思绪也渐渐纷乱起来。 想想我这个小姨子,今年也才只有十九岁,天生的一幅美人胚子,不仅身材高佻,而且眉清目秀,性格开朗,和我倒是挺能合得来的,我也常常陪她下下跳棋什么的,我也是把她当一个小孩子看。但是近来她随着发育的成熟,变得越来越有女人味了,胸部开始变得越来越丰满。犹如鬼使神差,我迷迷糊糊地就起身,走到她的卧室门前,静静地站立了一会,然后轻贴在门上细听,似乎隐约能听到她均匀的熟睡的呼吸声。我试着用手去推卧室的门,没想到竟然应手而开,吓得我忙又轻轻将门带上。 站在那儿好一会,心跳得厉害。欲望和伦理道德观念的冲突在心中激荡,抗争。我是一个家庭和伦理观念很强的人,但那一刻,我知道我的欲望最终战胜了理智,黑夜和这样一个男女独处的境况,让欲望很容易地滋生。 我大着胆子再次去把门轻轻推开,蹑手蹑脚地走进去,站在她床前,借着夜色,发现她正躺在床上静静地睡着,一股少女所特有的馨香沁入我的鼻内,我一阵晕眩,我缓缓地走近她,伏下身来,借着夜色,隐约可看到她的白白的胳臂伸到被子外边。我进一步将她的内衣轻轻掀起,借着夜色仍能发现那对白生生的双乳就好象是猛地从里面蹦出来一样动人的跳颤着。我轻轻握在手中,盈盈满手,光滑细嫩,绵软如丝。凭感觉就知道那绝对是上等货。我贪滥地用手揉搓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伏上去,用口轻轻含住一只吸吮起来。 就在那一刻,我感觉她好象娇躯颤一下,我忙停下来,但她并没有醒过来的样子,于是我大着胆子,再次吸着,感觉有淡淡的乳香。不一会,她好象是梦呓一样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唔唔”声,并不时娇体扭动着,此时,我正在兴头,却顾不得这些了,只管轮番吸弄着她的双乳。这时她猛地醒过来了,那时我正趴压在她身上,她紧张地娇叫着:“你……你……别……快下来……” 说着,拚命地想用手推开我,我死死地压住她,说:“蕙儿,我……别动……姐夫真的受不了了……救救姐夫吧……姐夫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按住乳房一阵狠揉猛压,她想摆脱我的进攻,但终究没我力量大,再加上我疯狂的袭扰着她的乳房,很快她全身渐渐瘫软下来,只是口中断断续续地说:“你,姐夫,求你了,你……你……啊……别这样,快,快停来下,你是我姐夫啊。啊……啊……”我边在她的乳胸上轻薄着,边安慰她说:“好蕙儿,姐夫真的是忍不住了,谁让你这么迷人,让姐夫好好摸摸你……啊,好美的乳房,好大,软,真香……” 这样说的手口并用,约过了有十分钟的样子,我就感觉她全身开始发烫,乳头涨得越来越硬了,并且她的娇体竟然有时轻轻地扭动着,口中更是不时发出压抑的迷人的娇哼声。我知道她已被我这阵挑弄得春情泛动,于是边抚摸着她的娇躯边说:“蕙,姐夫摸得好不好,现在感觉舒服吗?”她并不出声,只是双腿开始不住开合着,我的手顺势在她的光滑丰腴的美腿上抚摸着,偶尔从她的股间那神秘处轻轻划过,而那时,她都是全身一阵娇颤,我感觉她那儿柔软丰满,于是禁不住诱惑,将手轻轻放上去,轻轻地揉动,她口中“嘤”地叫了一声,想将双腿夹紧,阻挡我的进一步侵犯,但我很轻易地就将她的美腿分开了,用手指在她的暖沟中轻轻地滑动。她不住地娇颤着,说:“别这样……姐夫……你……啊……快别这样……好难受……” 我趴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说:“美小姨子,你那儿真软和,象个小蜜包,不知道弄起来会有多么销魂……来,别害羞,让姐夫摸摸……”说着,从她内裤边上伸进手去,才一触及那生满森林的地带,就觉得湿漉漉的,我喘着粗气说:“蕙儿,你那儿都流出水来了……” 她羞得猛地用手将脸蛋儿捂住了,低低地说:“羞死人了……” 我不由分说,飞快地将她的内裤扒掉,然后也将我的衣服尽数褪去,一下子趴压在她的身上,将她抱在怀里,说:“好小姨子,姐夫爱死你了。”说着,胡乱亲着她的脸,她拚命躲避着,但我的手并未闲着,在她的双乳上用力揉搓着,不时捏住乳头提拉,撚着…… 然后又用口戏弄着她不断跳跃着的双乳,不一会,她双腿再度张开,我趁机将我的双膝放在她的双腿间,将我早已硬挺的肉棒对准了她的隐秘处,轻轻贴了上去,她猛地一颤,我用一只手握住肉棒对准了她的蜜洞,用龟头将她的两片花瓣向两边分开,然后在两片花瓣的包裹中轻轻地抽动,马上发出“滋滋”的水声。她全身绷得紧紧的,口中低低地呻吟。 龟头很快被磨得麻痒无比,随着这样的摩擦,她那小蜜穴里涌出越来越多的粘液,而她这时也被我挑弄得不住娇躯颤动,娇呻连连。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就试着从蜜洞中处向里挺进,她猛地将腿夹紧说:“姐夫,放过我吧。我……你……啊……” 我说:“蕙儿,姐夫会好好弄的,会轻点,会让你很舒服的……”说着,仍旧向着里边挺进,虽然此时那儿已是水液泛滥,但还是感觉小穴太紧了,每进去一点都有些困难。这样进进退退,再加上反复摩擦,好不容易进去了一少半,就感觉到了一层膜样的东西挡住了我进一步插入,我知道那是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一想到这么美的小姨子很快就被我开苞,我一阵兴奋。 我刚想试着给她顶破那层膜,才一用力,她已是连连哀叫,说:“啊……好痛。姐夫……快停下来。啊……真的好痛……” 我忙停来,她这时已轻轻地嗓泣起来了,我忙哄她,说:“只痛一点点的,很快就好了,来,姐夫会轻一点的。”说着,开始吻她的嘤唇,摸她的美乳。很快感觉她全身松驰下来,我又开始将肉棒轻轻轻地抽动,“滋滋”的水声格外动听,我低低地说:“你听,真好听,蕙儿,你的小穴水真多啊……”她这时大概感觉好了很多,将脸埋进我的胸下,双手不知何时已轻轻地抱着了我的腰。 我说:“蕙,别怕,女孩子总会有这么一天的,让姐夫帮你好吗?”她竟然默默地点点头说:“姐夫,你要轻点啊……人家真的好怕……” 我说:“别害怕,姐夫会好好疼你的,来……” 说到这儿,我对准了她的蜜巢猛地一挺腰,只听“卟滋”一声,肉棒一下子穿透了她宝贵的处女膜,直冲入她温暖的花径深处去了,她痛得长长地“哎呀”一声,说:“痛死我了……” 很快有带着哭腔,说:“你……好坏,这么痛啊……坏死了……” 我停下来,爱怜地亲着她说:“好了,一会就好了,姐夫已经给你穿破了,很快就不痛了,待会儿你就知道姐夫有多么好了。” 说着,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吮着。这样约有五分钟,感觉她的穴内不断有热流涌出,而她也渐渐放松下来,我问:“好点了吗?”她轻轻点了点头,我试着轻轻抽动,她先是紧张地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双臂,但大概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痛了,就慢慢松驰下来。我开始渐渐加力,肉棒弄得越来越深,她那处女的嫩巢紧紧地包着我的粗硬的肉棒,再加上水多,里面又是那样温暖润滑,弄起来特别舒服。 干到妙处,我不禁轻哼出声来,她低低地问:“怎么了?” 我猛地抱住她说:“蕙,你不知道,你那宝贝弄起来有多么美妙,夹得好紧,水又那么多,热乎乎的,姐夫弄起来真是舒服死了,姐夫从没有弄过这么美的嫩穴,蕙,姐夫真是好有艳福吧,来,姐夫要好好弄弄你这小嫩穴。”说着,开始有力地向着她的嫩穴顶插,合着股股涌出的粘水,只听“叭滋叭滋”的插穴声。而这时,我那初经人事的小姨子似乎也早忘记了先前的羞涩感和罪恶感,被我一阵猛插狂弄,大概只感到销魂了,双手搂住我的脖颈,双腿更是竟然反过来盘住我的腰,下体一下下向上挺抬着,迎合着我每次的插入。我边插着边问:“蕙,姐夫的美姨子,姐夫弄得你好吗?小穴被弄得舒服吗?”想不到她竟然低低地“嗯”了一声,看到她终于第一次很愉悦地接纳了我的侵犯,我更是尽情地在这美姨子的身上狂荡着,肉棒在她娇嫩如花的蜜穴内纵横驰骋,粗圆的龟头一次次直捣向她的花心深处,发出“卟卟”的闷响。她全身不住娇颤,娇喘连连,发出迷人的娇叫。 就这样我这小姨子先是含着羞涩接纳了我的侵犯,然后又热烈地迎合着我的狂野的摧残,最后在飘飘欲仙中被我带入极端快乐的顶点。 这一夜,我整整让这个俏姨子销魂了4次,这还是怕她是第一次,经不住折腾呢!>

我们住在乡下地方,爸爸几年前就留下我、哥哥和妈妈,还有一堆由妈妈背下来的借据,跟另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从那之后,爸爸就从不曾拿钱回家,他赌博借的钱也不负责,完全当作我们跟他已经没有关係。妈妈试着以各种方式去找爸爸好几次,但每次都找不到,因此没有一技之长的妈妈为了扶养我和哥哥,就在工厂找了个钱不多的工作,早上六点就必须出门到附近大城市的工厂,晚上回家后还必须做手工贴补家用,真的非常辛苦,所以我也都会作业写完后帮妈妈弄,顺便跟妈妈聊天。那年我国中二年级,哥哥大我两岁,他已经国中毕业,但因为没有读书就考不上学校,目前没有工作也没有在读书。因为妈妈一直没有时间管教哥哥,所以读国中之后哥哥就开始变了,往往三天两头不在家,只是跟一群坏朋友骑着摩托车鬼混,书更是不读了,还学会抽烟喝酒。这样的哥哥,跟以前的哥哥差很多。以前哥哥也都会晚上帮忙弄手工,也不会乱跑,也很喜欢跟我们聊天,但现在都不会了……妈妈刚开始也教训哥哥好多次,但哥哥却还是依然那样,妈妈最后就还是对他放弃了,只告诫他不要在外面乱来就好,而哥哥也每次都简单的答好,所以我也相信,妈妈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哥哥。而且哥哥在被妈妈骂时,从来都没有还嘴过,所以我也跟妈妈一样相信哥哥只是现在青春期比较野,等他长大后当完兵就好了……妈妈却没想到,我也没想到,这样的哥哥,竟然等妈妈留在工厂加班不在家的那天半夜强暴了我……其实更早之前我们就应该可能会这样,因为我和妈妈应该早就要发现哥哥对我有不好的慾望,好几次我洗澡时明明门都有关上锁好,但哥哥都会打的开门并跑进来说要上厕所,还说是我没有锁门,每次都是我抱着身体蹲在地上尖叫他才赶紧离开……只是妈妈都是说哥哥不是故意的,所以我也只好认为哥哥不是故意的,却也因此让哥哥他……那天妈妈打电话回家,说工厂有一批货明天一大早赶着要出去,所以今天不回家了。我本来也想跟哥哥说,就一直等他回家,哥哥却都不回来,所以我只好先回房睡。那晚半夜,因为床舖一直微微摇晃的关係,我睡到一半就醒了过来。而醒来后我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哥哥的脸。哥哥很讶异的看着我,我也因为还没会意过来,就只是睡眼矇眬看着他。然后我忽然想到,哥哥怎么大半夜的在我房里,身体还架压在我身体上,让我吓了一跳,有了警觉心就赶紧开口:「你要做什---」但我话没办法说完,哥哥只是赶紧摀着我的嘴,并一直很兇的警告我:「妳吵,我就打妳!」那时我是真的慌了,想到哥哥可能是想侵犯我,正要想办法警告睡在隔壁房的妈妈来救我时,才想到今晚妈妈因为工厂加班而不在,现在家里只有我和哥哥……我一直害怕的看着哥哥,也用双手推他,一直不相信他会对我做这种事。哥哥也是一直紧张看着我,并且一直说着要我不要吵闹反抗之类的话。这时我闻到味道,发现哥哥好像喝了酒,讲话时都有酒味,所以我才认为哥哥是因为喝醉了才会这样。我一直跟哥哥点头,双手也不再推他,表示我不会反抗,哥哥才稍微放心的将摀着我的嘴的手移开。「哥……你是不是喝醉了?」但哥哥没有回答,只是紧张叫着我的名字,一直跟我说:「妳不要反抗,哥哥真的好喜欢妳,想和妳做爱试试看……」他说完就又哄我几句,便开始用手拉着我的睡裤,并且向下脱。我又着急的要哥哥住手,并又开始用双手反抗,双脚也乱动,哥哥竟然真的挥拳头打我的脸,让我痛的大叫,也怕的哭了出来。我一直哭着求他住手,又被打了几下哥哥才不再打我,对我骂:「妳再反抗我就再打妳!」那时我已经不敢再反抗了,只是完全不敢相信哥哥会真的动手打我,加上我觉得脸被打的好痛,就一直哭着用双手保护着脸。我只记得我一直摀着脸哭,哥哥一直紧张的警告我不要再反抗,然后他开始解开我睡衣上的钮扣。当衣服被解开时,我只觉得胸前一阵冷,哥哥就摸上我的胸罩并且粗鲁推开。然后我又开始着急的就要反抗,因为我当时还是国中生,对性有很多美好的想像,只想要跟喜欢的男生发生,不想被强暴,更不想第一次就这样被夺走,而且是被亲哥哥……我尖叫着又用双手推他,并且要打他,但哥哥力气比我大,他又被我反抗之后就真的开始打我,并且比刚才还要大力,让我完全晕了,感觉嘴巴也破皮流血,就只能又哭着躺回床上用手护着脸,求他不要这样。哥哥开始骂髒话,也骂了我许多话,但我全听不清楚,只是一直哭。接着我觉得哥哥在摸我的胸部,粗野的用手捏住胸部还揉着,但我只是觉得好痛。然后我感觉到哥哥用嘴吸,还用牙齿咬,真的好痛,但我还是不敢反抗,只是感觉自己满嘴都是血的味道,还有被打破的地方在痛。哥哥终于开始脱我的睡裤,当时我知道自己就要被强暴了,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也不敢做,就只能一直哭着求妈妈快回家救我。睡裤与内裤都被脱下来后,我又开始哭着求哥哥住手,但他都没有回答我,只是扳开我的双腿并向上屈,然后感觉他立刻压到我的身上,尿尿的地方也像是被一根热热硬硬的东西顶住…… 我才猛然发现哥哥就要侵犯我,正急着要求他住手,他就忽然低吟着将身体向前一推,那根热热硬硬的东西就插进我的身体。其实不会很痛,就像是被抓了一下,但我还是知道自己已经被侵犯了,也有感觉到他一直插进来。感觉到哥哥的那个留在我的屁股内,让我哭的更激烈,只是一直想着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我竟然被哥哥强暴。哥哥满足的喘口气,然后开始摆动身体,我也多多少少有感觉到他那根一直在我身体内抽动。做爱一点都不舒服,更没有快感可言,尤其是被强暴,我只是一直感觉到轻微热痛,其它的快感完全没有。有时哥哥会用手抓着我的胸部,我当然还是只有感觉到会痛。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哥哥身体动也不动的低吟一声,只有留在我体内的那根一直在微微抽蓄。那时我还不知道哥哥已经射精在我体内,直到他满足的将那一根抽出来,并趴在我身上休息我才知道。我一直断断续续哭着,觉得下面痛痛又怪怪的,也很怕怀孕,但哥哥都不理我,半句话也不说,好像睡着了。又过了一会,确定哥哥睡着后就推开他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感觉到大腿根部一直流出凉凉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什么,但还是只能哭着走进厕所。那时我在厕所中的玻璃看到自己被打肿的脸,嘴角还留着血。尤其当我看到从大腿根部流出的黏稠液体,一直顺着大腿流下去,我更是悽惨哭着,更怕会怀孕。我用水一直沖,感觉好像不管怎么洗都洗不乾净,好像我已经变髒了,就开始恨哥哥,更想要自杀。忽然厕所门被打开,我看到哥哥就要走进来,我只是尖叫着拿起厕所内的剪刀要刺他,想要保护自己。而哥哥只是跪着一直对我道歉,说他不是有心要伤害我的,他是喝醉了,而且他也一直说他喜欢我才会想跟我这样。我完全没有理会,只是一直威胁如果他不出去的话我就要杀了他,然后哥哥又跟我僵持了几分钟,他才终于离开。我立即将门锁上,也将能用的东西都拿来挡在门口,确定他不会又忽然跑进来。当然我更不敢离开厕所,怕我离开的话他会又伤害我。就这样,我又用水沖洗自己的下面一直到早上,边沖边哭,好不容易我听到妈妈回家了,我才放心的走去厕所,才发现哥哥已经不在家里,并哭着跟妈妈说昨晚我被哥哥强暴……妈妈也是一直哭着不相信我会发生这种事。因为怕我怀孕,她就立刻带我到医院。只是因为医生看的出来我是被性侵害,加上我才国中二年级未成年,医生坚持要我们说出真相,并叫来警察。我本来想跟警察说是我的哥哥强暴我,但妈妈竟然先说我是半夜被小偷闯进去强暴的,让我完全不敢相信。当警察问我时,妈妈也一直难过的跟我点头,求我应答她的话,之后也一直跟我道歉说毕竟哥哥是男孩子,是家里的血脉,要我忍耐……也因为这件事,我跟妈妈就不是那么亲了,甚至高中后能打工就自己般出去住。因为我真的觉得被哥哥强暴后,又被妈妈这样背叛,忽然觉得自己再留在那个家也没什么意思。后来哥哥只有在我国中三年级还跟妈妈住在一起时回家一次,但他是被妈妈哭着用扫把打,一直骂他为什么要对我做出这种事,就这样又没有回来了。我完全不想见他,只是将自己锁在房间又开始哭……因为当时看到他,真的又让我想起那段被强暴的回忆,与被妈妈背叛的痛苦……就这样,出社会之后我完全不交男朋友,对男人完全没有好感,只是认真的工作,以这种方式肯定自己。就算直到今天,我回想起哪晚,还是觉得心中一阵痛,好痛…我们住在乡下地方,爸爸几年前就留下我、哥哥和妈妈,还有一堆由妈妈背下来的借据,跟另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从那之后,爸爸就从不曾拿钱回家,他赌博借的钱也不负责,完全当作我们跟他已经没有关係。妈妈试着以各种方式去找爸爸好几次,但每次都找不到,因此没有一技之长的妈妈为了扶养我和哥哥,就在工厂找了个钱不多的工作,早上六点就必须出门到附近大城市的工厂,晚上回家后还必须做手工贴补家用,真的非常辛苦,所以我也都会作业写完后帮妈妈弄,顺便跟妈妈聊天。那年我国中二年级,哥哥大我两岁,他已经国中毕业,但因为没有读书就考不上学校,目前没有工作也没有在读书。因为妈妈一直没有时间管教哥哥,所以读国中之后哥哥就开始变了,往往三天两头不在家,只是跟一群坏朋友骑着摩托车鬼混,书更是不读了,还学会抽烟喝酒。这样的哥哥,跟以前的哥哥差很多。以前哥哥也都会晚上帮忙弄手工,也不会乱跑,也很喜欢跟我们聊天,但现在都不会了……妈妈刚开始也教训哥哥好多次,但哥哥却还是依然那样,妈妈最后就还是对他放弃了,只告诫他不要在外面乱来就好,而哥哥也每次都简单的答好,所以我也相信,妈妈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哥哥。而且哥哥在被妈妈骂时,从来都没有还嘴过,所以我也跟妈妈一样相信哥哥只是现在青春期比较野,等他长大后当完兵就好了……妈妈却没想到,我也没想到,这样的哥哥,竟然等妈妈留在工厂加班不在家的那天半夜强暴了我……其实更早之前我们就应该可能会这样,因为我和妈妈应该早就要发现哥哥对我有不好的慾望,好几次我洗澡时明明门都有关上锁好,但哥哥都会打的开门并跑进来说要上厕所,还说是我没有锁门,每次都是我抱着身体蹲在地上尖叫他才赶紧离开……只是妈妈都是说哥哥不是故意的,所以我也只好认为哥哥不是故意的,却也因此让哥哥他……那天妈妈打电话回家,说工厂有一批货明天一大早赶着要出去,所以今天不回家了。我本来也想跟哥哥说,就一直等他回家,哥哥却都不回来,所以我只好先回房睡。那晚半夜,因为床舖一直微微摇晃的关係,我睡到一半就醒了过来。而醒来后我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哥哥的脸。哥哥很讶异的看着我,我也因为还没会意过来,就只是睡眼矇眬看着他。然后我忽然想到,哥哥怎么大半夜的在我房里,身体还架压在我身体上,让我吓了一跳,有了警觉心就赶紧开口:「你要做什---」但我话没办法说完,哥哥只是赶紧摀着我的嘴,并一直很兇的警告我:「妳吵,我就打妳!」那时我是真的慌了,想到哥哥可能是想侵犯我,正要想办法警告睡在隔壁房的妈妈来救我时,才想到今晚妈妈因为工厂加班而不在,现在家里只有我和哥哥……我一直害怕的看着哥哥,也用双手推他,一直不相信他会对我做这种事。哥哥也是一直紧张看着我,并且一直说着要我不要吵闹反抗之类的话。这时我闻到味道,发现哥哥好像喝了酒,讲话时都有酒味,所以我才认为哥哥是因为喝醉了才会这样。我一直跟哥哥点头,双手也不再推他,表示我不会反抗,哥哥才稍微放心的将摀着我的嘴的手移开。「哥……你是不是喝醉了?」但哥哥没有回答,只是紧张叫着我的名字,一直跟我说:「妳不要反抗,哥哥真的好喜欢妳,想和妳做爱试试看……」他说完就又哄我几句,便开始用手拉着我的睡裤,并且向下脱。我又着急的要哥哥住手,并又开始用双手反抗,双脚也乱动,哥哥竟然真的挥拳头打我的脸,让我痛的大叫,也怕的哭了出来。我一直哭着求他住手,又被打了几下哥哥才不再打我,对我骂:「妳再反抗我就再打妳!」那时我已经不敢再反抗了,只是完全不敢相信哥哥会真的动手打我,加上我觉得脸被打的好痛,就一直哭着用双手保护着脸。我只记得我一直摀着脸哭,哥哥一直紧张的警告我不要再反抗,然后他开始解开我睡衣上的钮扣。当衣服被解开时,我只觉得胸前一阵冷,哥哥就摸上我的胸罩并且粗鲁推开。然后我又开始着急的就要反抗,因为我当时还是国中生,对性有很多美好的想像,只想要跟喜欢的男生发生,不想被强暴,更不想第一次就这样被夺走,而且是被亲哥哥……我尖叫着又用双手推他,并且要打他,但哥哥力气比我大,他又被我反抗之后就真的开始打我,并且比刚才还要大力,让我完全晕了,感觉嘴巴也破皮流血,就只能又哭着躺回床上用手护着脸,求他不要这样。哥哥开始骂髒话,也骂了我许多话,但我全听不清楚,只是一直哭。接着我觉得哥哥在摸我的胸部,粗野的用手捏住胸部还揉着,但我只是觉得好痛。然后我感觉到哥哥用嘴吸,还用牙齿咬,真的好痛,但我还是不敢反抗,只是感觉自己满嘴都是血的味道,还有被打破的地方在痛。哥哥终于开始脱我的睡裤,当时我知道自己就要被强暴了,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也不敢做,就只能一直哭着求妈妈快回家救我。睡裤与内裤都被脱下来后,我又开始哭着求哥哥住手,但他都没有回答我,只是扳开我的双腿并向上屈,然后感觉他立刻压到我的身上,尿尿的地方也像是被一根热热硬硬的东西顶住……我才猛然发现哥哥就要侵犯我,正急着要求他住手,他就忽然低吟着将身体向前一推,那根热热硬硬的东西就插进我的身体。其实不会很痛,就像是被抓了一下,但我还是知道自己已经被侵犯了,也有感觉到他一直插进来。感觉到哥哥的那个留在我的屁股内,让我哭的更激烈,只是一直想着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我竟然被哥哥强暴。哥哥满足的喘口气,然后开始摆动身体,我也多多少少有感觉到他那根一直在我身体内抽动。做爱一点都不舒服,更没有快感可言,尤其是被强暴,我只是一直感觉到轻微热痛,其它的快感完全没有。有时哥哥会用手抓着我的胸部,我当然还是只有感觉到会痛。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哥哥身体动也不动的低吟一声,只有留在我体内的那根一直在微微抽蓄。那时我还不知道哥哥已经射精在我体内,直到他满足的将那一根抽出来,并趴在我身上休息我才知道。我一直断断续续哭着,觉得下面痛痛又怪怪的,也很怕怀孕,但哥哥都不理我,半句话也不说,好像睡着了。又过了一会,确定哥哥睡着后就推开他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感觉到大腿根部一直流出凉凉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什么,但还是只能哭着走进厕所。那时我在厕所中的玻璃看到自己被打肿的脸,嘴角还留着血。尤其当我看到从大腿根部流出的黏稠液体,一直顺着大腿流下去,我更是悽惨哭着,更怕会怀孕。我用水一直沖,感觉好像不管怎么洗都洗不乾净,好像我已经变髒了,就开始恨哥哥,更想要自杀。忽然厕所门被打开,我看到哥哥就要走进来,我只是尖叫着拿起厕所内的剪刀要刺他,想要保护自己。而哥哥只是跪着一直对我道歉,说他不是有心要伤害我的,他是喝醉了,而且他也一直说他喜欢我才会想跟我这样。我完全没有理会,只是一直威胁如果他不出去的话我就要杀了他,然后哥哥又跟我僵持了几分钟,他才终于离开。我立即将门锁上,也将能用的东西都拿来挡在门口,确定他不会又忽然跑进来。当然我更不敢离开厕所,怕我离开的话他会又伤害我。就这样,我又用水沖洗自己的下面一直到早上,边沖边哭,好不容易我听到妈妈回家了,我才放心的走去厕所,才发现哥哥已经不在家里,并哭着跟妈妈说昨晚我被哥哥强暴……妈妈也是一直哭着不相信我会发生这种事。因为怕我怀孕,她就立刻带我到医院。只是因为医生看的出来我是被性侵害,加上我才国中二年级未成年,医生坚持要我们说出真相,并叫来警察。我本来想跟警察说是我的哥哥强暴我,但妈妈竟然先说我是半夜被小偷闯进去强暴的,让我完全不敢相信。当警察问我时,妈妈也一直难过的跟我点头,求我应答她的话,之后也一直跟我道歉说毕竟哥哥是男孩子,是家里的血脉,要我忍耐……也因为这件事,我跟妈妈就不是那么亲了,甚至高中后能打工就自己般出去住。因为我真的觉得被哥哥强暴后,又被妈妈这样背叛,忽然觉得自己再留在那个家也没什么意思。后来哥哥只有在我国中三年级还跟妈妈住在一起时回家一次,但他是被妈妈哭着用扫把打,一直骂他为什么要对我做出这种事,就这样又没有回来了。我完全不想见他,只是将自己锁在房间又开始哭……因为当时看到他,真的又让我想起那段被强暴的回忆,与被妈妈背叛的痛苦……就这样,出社会之后我完全不交男朋友,对男人完全没有好感,只是认真的工作,以这种方式肯定自己。就算直到今天,我回想起哪晚,还是觉得心中一阵痛,好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