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P-825 -ABP-825 2人だけでとろけ合う 激情絶頂スロ~セックス ACT.02 痙攣絶頂!園田美櫻 園田みおん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ABP-825 -ABP-825 2人だけでとろけ合う 激情絶頂スロ~セックス ACT.02 痙攣絶頂!園田美櫻 園田みおん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晓琪,跟我老婆一样,结婚已有小孩不过她脸蛋漂亮,身材超正,奶子很大,屁股又翘,又会讲黄色笑话皮肤白晰还戴银色脚链~ (绝对是好色女)她老公是一般上班族,一个外表平凡蛮无趣的人,平日只知道工作,睡觉跟看报纸~所以她常常下班后带小孩来我们家聊天,不太爱回自己的家因此我们很熟悉,有时待得晚了,会在我们家她小孩洗澡自己也顺便洗一洗她也多半穿的很轻便,例如上衣都蛮宽松的,热裤啦短裙啦~ 简直就是走光大王,她的胸罩。内裤样式很多,款式都很新颖又性感,尤其有次难得看到蹲姿不经意的丁字裤曝光,看到那骚穴,我马上涌起想干她的一股冲动我老婆也很开放,居家时,常只穿着内衣裤跑来跑去,我也多半只穿着四角裤,大家感觉就像是一家人般,平日时常跟老婆做一些亲密动作如抱抱,亲亲,摸摸,她见状有时也会靠过来开玩笑的说她也要!害得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 ~有一次她们公司店面要重新装潢,需为时一个礼拜,我们便计划利用这个空档,要去垦丁玩,她老公根本就不想去,所以我们就带着小孩跟她小孩一起开车去垦丁,垦丁很热,所以大家都穿的很清凉尤其晓琪只穿一件三点式泳装套上网状的t恤跟热裤,超性感的……到了蓝湾,大家都玩疯了也玩的很累那一晚大概到9点,小孩洗完澡后就体力不支,都睡着了因为总共要玩5天,所以我们订的是4人房加一个和室,空间刚刚好又可以省钱,晚上大家忙完小孩的事,也轮流一个一个去洗澡也许是白天晒太阳太多,天气又闷热,洗完后大家穿得更少了,老婆仅穿内裤跟奶罩,就在室内穿梭着走来走去,晓琪则是穿薄薄的上衣,没穿胸罩奶头凸点凸的很明显我赤裸着上身,只穿一件三角裤 .眼前一直看到的是我老婆跟晓琪这两位熟女的内衣秀,老二岂能不表示一下,自然的翘起来向她们致意!内裤都快罩不住了整支阳具撑着,纹路鼓胀得十分明显,心底虽有点害羞,但我仍故装作没事一般,老婆察觉后,显得有点生气的样子叫我穿上裤子,我就跟她说好热耶,又没关系~ ,你自己还不是只穿内裤,说到这就顺手隔着内裤摸一下老婆的私处,她爽了一下,就说算了!不管你了 ~后来就这样,我们三人就坐在一起玩牌边喝啤酒边讲鬼故事讲笑话……我不时眼光偷瞄欣赏着一旁晓琪性感的身体,直到了深夜12点多~ 老婆也累翻了,就受不了挣扎爬到床上去睡了,只剩下我和晓琪在和室内玩牌,想不到看我老婆睡翻了,有点酒意脸蛋泛红的晓琪竟提议来改玩抽牌比大小,输的人要答应对方的一个要求,起先我们都是学狗叫啦~ 罚跪啦~ 慢慢的越玩越离谱……例如摸屁股啦 ~亲脸啦~ ~愈玩愈大胆,愈玩愈疯~ 后来我们互有输赢,我赢了开玩笑的要求看她的ㄋㄟㄋㄟ~ 没想到她居然也答应了,将上衣的钮扣多解开两个,露出那没穿胸罩的一边奶子,哇!好漂亮的胸部跟奶头哦~ 哇铐!~~我快要受不了ㄌ~~她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赶紧又扣回钮扣遮掩穿回原来的样子。这次,换她赢了,竟然说要弹我的龟头,我回头去看老婆,她因白天玩的太累,早就睡死了,睡到还打起鼾声来,我起身关起和室的拉门,还真的就答应她~ 还哀求她弹小力一点,站起来脱掉内裤,粗大的阳具高高弹起,笑笑说来啊!弹啊~ 怕你哦?!想不到她还真的弹,好痛!老二都快软掉ㄌ,她还一直嗤嗤笑着,干!我~ 索性就不穿回内裤,又翻牌 ~耶!这次换我赢了,轮到她笑不出来了我想她知道可能玩得似乎太过火了,也有点担心 ~但我怎ㄇ可能放过她的ㄋㄟ于是换我命令她用舌头舔刚刚她弹我的地方,然后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笑笑看着她,她摆出高傲的眼神看着我,说:厚!你以为我不敢ㄛ,我还要舔到你射出来!说着就晓琪把头埋在我两腿中央,大口大口开始品尝,她握住我的阳具,用舌头在我龟头上旋转,干!有够爽的~ 我也受不了ㄌ,摸着她的秀发,便用69的姿势开始换脱起她粉绿色的蕾丝内裤,舔起她的b,原来……这小骚货早就湿透ㄌ ~晓琪开始轻声呻吟,顾忌睡觉的老婆,看得出她强忍克制住的神态,不敢太大声,柔软的大奶子垂贴在我肚腹上,奶头一上一下随着呼吸前后摇晃摆动着,过ㄌ一会 ~回过头来,淫荡的看着我,问我要不要进来……妹妹里面,我说你想吗?我老婆可是在旁边哦,她羞惭的说别这样嘛~ 好朋友的老公当然要一起分享啊,就这样,我也不客气了!她的小穴已爱液泛滥成灾,就从1点一直干到4点多,我将她插的死去活来,白嫩的乳房,不断被我揉搓,粉嫩的小穴被我凶狠的撞击一直干一直干……接下来两天,因怕老婆怀疑,也应付着干了老婆两次,但只要我们有空,一离开老婆的视线,有时间就在车上,厕所,海里,我就干她!她的奶子大,b又紧,又好色,还好我身体壮,不然这样干哪有办法~直到快结束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又坐在一起喝酒聊天,这回我刻意将老婆频频劝酒,她酒量向来不好,被我们灌的几乎快醉倒,神智已近昏迷不醒的情形下,我开始在晓琪身边脱起老婆的奶罩背扣,玩起她的胸部,老婆被我摸奶子摸到快受不了,还边抗拒直嚷着不要:不要!喂!……晓琪在旁边,不要这样!我强硬的不理会她,依然继续玩起老婆,就在老婆无力反抗的情况下,我还是脱光彼此衣物干了她,硬硬的大鸡巴直将老婆干的哀哀惨叫,一切就在晓琪在旁目睹的情形下进行着。想当然尔,聪慧的晓琪内心当然会意,加上她目睹我跟老婆的活春宫表演,被挑逗的情欲奔腾,不久也嚷着:喂!你们怎么这样啦!当我是隐形人喔?!说完后也大方脱掉她的内衣裤,赤裸裸装作羞赧的加入了我们,我放下老婆,转而干起了晓琪,阳具在晓琪的淫穴中频繁进出,换晓琪被我插的浪叫连连,老婆见状似乎不愿,但却也无力阻止我们,只好哑巴吃黄连接受这个事实,就这样,这一晚,开始了我往后的淫乱的极乐生活,日后可同时跟老婆及她的密友晓琪做爱,我们三人常翻天覆地的干在一块,一男两女3p打炮真的很爽!真的很爽~ 爽极了~晓琪,跟我老婆一样,结婚已有小孩不过她脸蛋漂亮,身材超正,奶子很大,屁股又翘,又会讲黄色笑话皮肤白晰还戴银色脚链~ (绝对是好色女)她老公是一般上班族,一个外表平凡蛮无趣的人,平日只知道工作,睡觉跟看报纸~所以她常常下班后带小孩来我们家聊天,不太爱回自己的家因此我们很熟悉,有时待得晚了,会在我们家她小孩洗澡自己也顺便洗一洗她也多半穿的很轻便,例如上衣都蛮宽松的,热裤啦短裙啦~ 简直就是走光大王,她的胸罩。内裤样式很多,款式都很新颖又性感,尤其有次难得看到蹲姿不经意的丁字裤曝光,看到那骚穴,我马上涌起想干她的一股冲动我老婆也很开放,居家时,常只穿着内衣裤跑来跑去,我也多半只穿着四角裤,大家感觉就像是一家人般,平日时常跟老婆做一些亲密动作如抱抱,亲亲,摸摸,她见状有时也会靠过来开玩笑的说她也要!害得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 ~有一次她们公司店面要重新装潢,需为时一个礼拜,我们便计划利用这个空档,要去垦丁玩,她老公根本就不想去,所以我们就带着小孩跟她小孩一起开车去垦丁,垦丁很热,所以大家都穿的很清凉尤其晓琪只穿一件三点式泳装套上网状的t恤跟热裤,超性感的……到了蓝湾,大家都玩疯了也玩的很累那一晚大概到9点,小孩洗完澡后就体力不支,都睡着了因为总共要玩5天,所以我们订的是4人房加一个和室,空间刚刚好又可以省钱,晚上大家忙完小孩的事,也轮流一个一个去洗澡也许是白天晒太阳太多,天气又闷热,洗完后大家穿得更少了,老婆仅穿内裤跟奶罩,就在室内穿梭着走来走去,晓琪则是穿薄薄的上衣,没穿胸罩奶头凸点凸的很明显我赤裸着上身,只穿一件三角裤 .眼前一直看到的是我老婆跟晓琪这两位熟女的内衣秀,老二岂能不表示一下,自然的翘起来向她们致意!内裤都快罩不住了整支阳具撑着,纹路鼓胀得十分明显,心底虽有点害羞,但我仍故装作没事一般,老婆察觉后,显得有点生气的样子叫我穿上裤子,我就跟她说好热耶,又没关系~ ,你自己还不是只穿内裤,说到这就顺手隔着内裤摸一下老婆的私处,她爽了一下,就说算了!不管你了 ~后来就这样,我们三人就坐在一起玩牌边喝啤酒边讲鬼故事讲笑话……我不时眼光偷瞄欣赏着一旁晓琪性感的身体,直到了深夜12点多~ 老婆也累翻了,就受不了挣扎爬到床上去睡了,只剩下我和晓琪在和室内玩牌,想不到看我老婆睡翻了,有点酒意脸蛋泛红的晓琪竟提议来改玩抽牌比大小,输的人要答应对方的一个要求,起先我们都是学狗叫啦~ 罚跪啦~ 慢慢的越玩越离谱……例如摸屁股啦 ~亲脸啦~ ~愈玩愈大胆,愈玩愈疯~ 后来我们互有输赢,我赢了开玩笑的要求看她的ㄋㄟㄋㄟ~ 没想到她居然也答应了,将上衣的钮扣多解开两个,露出那没穿胸罩的一边奶子,哇!好漂亮的胸部跟奶头哦~ 哇铐!~~我快要受不了ㄌ~~她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赶紧又扣回钮扣遮掩穿回原来的样子。这次,换她赢了,竟然说要弹我的龟头,我回头去看老婆,她因白天玩的太累,早就睡死了,睡到还打起鼾声来,我起身关起和室的拉门,还真的就答应她~ 还哀求她弹小力一点,站起来脱掉内裤,粗大的阳具高高弹起,笑笑说来啊!弹啊~ 怕你哦?!想不到她还真的弹,好痛!老二都快软掉ㄌ,她还一直嗤嗤笑着,干!我~ 索性就不穿回内裤,又翻牌 ~耶!这次换我赢了,轮到她笑不出来了我想她知道可能玩得似乎太过火了,也有点担心 ~但我怎ㄇ可能放过她的ㄋㄟ于是换我命令她用舌头舔刚刚她弹我的地方,然后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笑笑看着她,她摆出高傲的眼神看着我,说:厚!你以为我不敢ㄛ,我还要舔到你射出来!说着就晓琪把头埋在我两腿中央,大口大口开始品尝,她握住我的阳具,用舌头在我龟头上旋转,干!有够爽的~ 我也受不了ㄌ,摸着她的秀发,便用69的姿势开始换脱起她粉绿色的蕾丝内裤,舔起她的b,原来……这小骚货早就湿透ㄌ ~晓琪开始轻声呻吟,顾忌睡觉的老婆,看得出她强忍克制住的神态,不敢太大声,柔软的大奶子垂贴在我肚腹上,奶头一上一下随着呼吸前后摇晃摆动着,过ㄌ一会 ~回过头来,淫荡的看着我,问我要不要进来……妹妹里面,我说你想吗?我老婆可是在旁边哦,她羞惭的说别这样嘛~ 好朋友的老公当然要一起分享啊,就这样,我也不客气了!她的小穴已爱液泛滥成灾,就从1点一直干到4点多,我将她插的死去活来,白嫩的乳房,不断被我揉搓,粉嫩的小穴被我凶狠的撞击一直干一直干……接下来两天,因怕老婆怀疑,也应付着干了老婆两次,但只要我们有空,一离开老婆的视线,有时间就在车上,厕所,海里,我就干她!她的奶子大,b又紧,又好色,还好我身体壮,不然这样干哪有办法~直到快结束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又坐在一起喝酒聊天,这回我刻意将老婆频频劝酒,她酒量向来不好,被我们灌的几乎快醉倒,神智已近昏迷不醒的情形下,我开始在晓琪身边脱起老婆的奶罩背扣,玩起她的胸部,老婆被我摸奶子摸到快受不了,还边抗拒直嚷着不要:不要!喂!……晓琪在旁边,不要这样!我强硬的不理会她,依然继续玩起老婆,就在老婆无力反抗的情况下,我还是脱光彼此衣物干了她,硬硬的大鸡巴直将老婆干的哀哀惨叫,一切就在晓琪在旁目睹的情形下进行着。想当然尔,聪慧的晓琪内心当然会意,加上她目睹我跟老婆的活春宫表演,被挑逗的情欲奔腾,不久也嚷着:喂!你们怎么这样啦!当我是隐形人喔?!说完后也大方脱掉她的内衣裤,赤裸裸装作羞赧的加入了我们,我放下老婆,转而干起了晓琪,阳具在晓琪的淫穴中频繁进出,换晓琪被我插的浪叫连连,老婆见状似乎不愿,但却也无力阻止我们,只好哑巴吃黄连接受这个事实,就这样,这一晚,开始了我往后的淫乱的极乐生活,日后可同时跟老婆及她的密友晓琪做爱,我们三人常翻天覆地的干在一块,一男两女3p打炮真的很爽!真的很爽~ 爽极了~>

梅桂自从高职毕业后,即离乡南下谋职,可是一时也找不到合乎自己兴趣的工作。迫于生活的拮据,于是到处寻找工作,纵使待遇不高,可是目前总算先稳住吃饭。她原先想借着找一个高新又合乎自己的工作,奈何在深圳人浮于事,人生地不熟,要想谋得高薪的工作谈何容易。今天,她和往常一样,又再寻找工作,却在工业大道踫到了上个月在公园划船时结织的张小龙。张小龙马上向前同小婧打招呼。小姐,我是张小龙,上次你让我找的工作,已有了着落。小婧不由自主的应声︰谢谢,真谢谢你,你可真是是个好心的人,我只不过在交谈中顺口向你提起,你竟然就…如今工作已有了眉目,她眉开眼笑,就好像压在心头的火石头,突然掉了下来。我真不知道该怎塴谢你?她感激的问道。那儿话,来!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我们进去吃饭一边聊!好!她回答。他挽着她的手,并肩地走进了餐厅。两人坐定之后,服务生送来了菜单,小龙选了三菜一汤,另叫了两杯果汁。上菜后,小龙拿起筷子,指着菜,说︰小姐,来!吃饱后我们再谈正事。小婧的肚子也饿了,她可毫不客气挑着筷子,吃了起来。过了三十多分钟,张小龙见小婧,已摆回了筷子,他也随着把筷子摆了回去。张小龙拿起果汁啜了一口,说︰小姐。他轻嘘了一口气。小婧妩媚地抬起头来,对着他微微地笑。上个月,我已和我的朋友元泰商量过了,总算他答应了。小婧眼楮一亮,心情不由紧张起来,这实在是令人兴奋的事。她按耐不住满心喜悦激动地说︰那要多久才能上班?我想很快,顶多不出三天。张小龙温和的说。谢谢你!常先生多谢你的帮忙。别客气!为了表示我的由衷感激,这顿饭我请客。张小龙微笑,瞧着小婧,心里偷偷地笑,嘴上却说︰得了,我请吧,这成何体统,由我付帐,岂有让你破费的道理,还是等下次吧!小婧感激地看他一眼,心想︰自己也没有多少钱了。那就请你在你朋友面前多美言几句。她道。那是当然。小龙用手抚摸她的秀发,笑着说︰这还用说嘛?送佛送上天,我定会的,更何况我是多么乐意帮助你。小婧心头一抖,脸儿发红,她长到这么大,有生以来还没有一个男孩子赞赏过她,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喜悦和高兴。更何况面前这人,二十五、六岁,体格健壮,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一副斯文样。 张小龙看了看手表说︰小姐,时间还早,我们换个地方如何?小婧望了望他,点了点头。张小龙带了小婧走入附近的咖啡厅,他一进入,里面漆黑黑的。小婧不曾到过这种地方,伸手不见五指,她怕怕地说︰张先生,这里黑黑地,我怕怕!还是换个地方吧!她说完,转身就要走了出去。张小龙眼明手快,伸手就揽住她的细腰,把嘴贴在她耳边道︰别怕!有我在你身边。小婧身不由己,被他带到楼上雅座。当她上楼发现,走道两边每对情侣,不是互相拥抱,就是互相接吻,看的心里发麻,面红耳赤,她想着︰还好,里面漆黑的,否则常先生看到这副模样,不羞死才怪。张小龙挑了一个靠死角的座位。请坐。他们坐定后,服务生问道︰你们喝点什么?小婧抛个眼色,徵求他同意。随便。小婧道︰来两杯柠檬汁好了。服务生送了冷饮后,张小龙吸了一口,搭讪道︰这儿情调不错,气氛还不错。随着话声,右手有意无意地搭在小婧肩上。小婧本能地想把他的手推开,但是她的工作机会操在他的手中,更何况他人也不错。他见她毫无反应,小龙色心大动。张小龙伸出试探她的手,见她又没有拒绝,于是,更加放肆,那不老实的手就滑至她的腰部。同时,左手也轻抚着她那修长的大腿。这种举动,使她有如触电一般,心头就像受到刺激般的加速跳动。小婧全身都冒了冷汗,不如如何是好。每当她看见男女们如何调情,她的脸儿都会发红,借故避开。但是,话说回来,那个少男不动情,那个少女不怀春。她是多塴希望有一天能够遇到白马王子,品尝那甜美的滋味。她自己告诉自己,坐在旁边的他不是吗?但他不是她心中的偶像,因为相差的距离,有着那么一段。更何况他有一个善良的热心,也可以抵过去了。何况他现在又如此的举动,不也表示他对我的爱慕之心吗?想到这里,不觉转头瞄他一眼,那如道他也露出了热情的眼神看她。她心头一惊,粉颊变红,不由自主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张小龙见她娇淫模样,心里已有几分胆量,手臂搂住她的腰。小婧借势依偎在他的怀里。张小龙见机会不能失,他的左手扳着她的脖子,并把嘴唇压在她的唇上。她立刻把头摇摆过去,急欲争脱。但是,当他在她的面颊、脸部一阵热吻时,她就不再动了。他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又吸又吻她那丁香的樱桃小口。她变得温驯、可爱的棉羊一般,软绵绵地,任他宰割。眼见他得寸进尺。张小龙的手在她那粉腿上,由下往上地摸索了上来,慢慢地接近要塞。她用手止住他的进入。可是,他在大腿上打转,摸得双腿发软,两手发麻,全身发抖。她的手移走了,不再阻止他的进入了。他又再度摸了上来。凸起的三角裤被摸索着。阴户在三角裤内,可以感到有外宾的到来。他把她的三角裤住下拉,拉到两腿之间。这一下子,神秘圣地就在他的手掌控製之下。他把手张了开来,用着掌心在阴户上轻轻地揉着,仿佛揉汤圆似的。在他的揉弄之下,她的阴户发涨,两片大阴唇发抖,同时,双腿挟紧着,忍不住地伸缩着。他故意把她双腿分开,用人指插入穴里。她全身抖了一下。于是他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动着,不时用食指磨擦她的阴核。她如同遭受到电极般地,全身都在颤抖着,把头抛开,呻吟叫道︰咿…唔…咿…唔…小婧本能的用手去保护她的阴户。张小龙见她欲阻止搔动,于是,他转移阵地,逆流而上,直攻她的上三路。突然地,他的手触到奶罩,不得而入。他马上把她上衣扣子解开,同时,把奶罩反手扯掉,两个山峰尽在眼底。他用手抓紧乳房,只觉她的乳房又坚又挺,如出笼的热馒头似的,热呼呼地。张小龙爱不释手地,对乳房一阵轻按细揉,反反覆覆地挤压,不由得把头低了下去,咬住那花生米大的乳头,一动也不动。用嘴吸、用舌头舐、用嘴唇挟着,直把小婧弄得欲火上升,蛇腰扭摆,口乾舌燥,一阵热火。于是…小婧再也忍不住了,她想如此下去,迟早处女膜非被插破不可,她急欲闪躲开来。她说道︰小龙,我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想先回去休息。张小龙本来不想罢手,但念头一转,何不藉故送她回家之名,把她带到旅社。于是他道︰好吧!那我就送你回去。说完,他帮她把那件褪于腿上的三角裤往上拉回。然而,当他的手再度触到阴户时,他的手已经感觉到湿淋淋的。张小龙打趣道︰是不是这地方湿透了,想回去洗一洗。她顿时听得一阵耳热,骂道︰死相,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他故做嘻嘻的笑着。张小龙付了帐后,搂着她的腰走出了咖啡厅。有过了饑肤之亲后,小婧没有先前那塴害羞了。他搂着她在街上走,她毫不在意。她把头靠在他肩上,边走,边欣赏景色。张小龙则把目光放在两旁的招牌上,找寻旅馆。忽然,他双眼一亮,发现了一家挂着幸福大旅馆。当他们走到旅馆门口时,张小龙把脚步停了下来,对她说︰小婧,今晚我们就在这间旅馆过夜如何?小婧脸色大变,她急欲挣脱,结结巴巴的说着︰不!不行!张小龙紧搂她的腰,始终不放手,死推活推地把她推了进去。服务生笑着说︰太太,如果想住宿的话,请上三楼三三六房间。服务生在前引导着。这时小婧很窘,叭咕着︰什么太太,见你的大头鬼。她生气骂着。他看得嘻嘻笑,道︰宝贝,看你急的像猴一样。小婧用手拧了他大腿一下,骂道︰你才是猴子,谁是猴子。我又不会吃掉你,有什么好紧张的。她反道︰你可别得意,今晚我才不会让你得逞。张小龙叫道︰没关係!她可放心了。来到三三六房间,服务生把房间打了开,就走了。张小龙和小婧一进入房里,他反手就把门给锁上了。他迫不及地就紧抱着小婧的身躯,火辣辣地吻着她的香唇。小婧那里肯轻易就範,奋力挣脱,往床上一跳,却被绮子绊倒。小婧整个人跌到床上。张小龙从后面扑了过去,如猛虎扑羊。小婧闪避不及,整个人被压在床上。虽然她极力的反抗,那能挣脱他那强有力的手和身体。张小龙采取三路夹攻,他猛力地亲吻,双手紧压着乳房,同时,把小腹猛烈地顶着她的阴户。虽然,是隔衫打虎,但是如此的爱抚,使得她全身一阵酥、痒、麻,而不知如何形容她的感觉。小婧驯服了,像一支绵羊般。相反的,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并把她香舌伸入他的口中。她用力吸、吮、搅、顶着。他的舌根发麻又痛又痒。张小龙虽然谈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录影带子,也知道。到此地步,他晓得时机已成熟了。于是…他将她上衣钮扣由上而下,一个个地解了开。当他开了她上衣的钮扣后,把她的衣服向两边掀开了。小婧马上袒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当他看到她的胴体,欲血翻腾。但是,他抑製了沖动,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来,脱去自己的上衣。似乎上半身已经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长裙及那红色的三角裤。衣搬被脱得精光。她那一身洁白滑嫩的肌肤,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个。两片滑润的阴唇,高高耸起,柔若无骨,丰厚而有余。在那短而不长,细而不粗的一片片阴毛掩护之下,使得肉缝若隐若现,一切尽在眼前。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着娇躯。这一看看得使他一时失措,而失去知觉,不如到底他是兴奋或是紧张。小婧等了片刻,见他毫无动静,就娇滴滴的望着他,说︰常哥哥,你怎么啦?他挥动双手,三扒两剥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于是,他把头低了下去,伸出舌头,往她的玉体猛舐着。他由上而下,舐着粉面、酥胸,抵达草原到了百慕达神秘三角洲。小婧的玉体根本不曾被男人抚摸过,更谈不上用舌头舐过。因此,她那经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一时之间,她的血脉贲张,柳腰猛摆,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小婧嘴里也不停地哼着︰唔…嗯嗯…唔…哎哟…她双腿打开,使得阴户暴露无遗,她自己也不知道。小龙便用手把阴唇向两边拨了开。他上半身俯下去,用舌头触她的阴户,猛舐着,饑渴地吸着仙津玉露。处女的她要塞受到攻击,她那熬的住,不由自主地把他的头给拉了开,她才获得稍稍喘气的机会。但是此时此刻的张小龙,正尝到甜头,因此那肯就此罢手。他扑在她的身上,挺动屁股,挥动着那支长鞭,朝着小穴乱顶乱插。也许她是个处女,或者他没有对準洞口,因此始终无法入洞。但是,就因为他乱顶乱插,使得她毫无乐趣可言。因此,她恨得牙痒痒的,伸出了手紧握着。不握还好,一握之下,她吓了一跳,她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粗,又这么长,这也难怪他插不进去。小婧因未曾和男人干过,她那晓得就是再粗再长再大的雏巴,阴道也照吞不误。这也难怪,因为她不曾看过大男人的。她所见到的也用不过是帮她弟弟洗澡时,那像小毛毛虫般的。所以当她紧握他的,吓了一大跳,吓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张小龙也感觉得到龟头已微微陷入,于是他用力一顶。这下,只听卜滋一声,那根已进入了半截。他的龟头感觉得出,里头好像有一道坚纫的膜挡住去路。于是,他决定要奋力一击,又是卜滋一声,大已经长驱直入。他本想趁胜追击,奈何她已痛苦万分,呼叫不停,同时把双腿挟住他的身体,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动,一点也不放松。小婧叫道︰哎哟喂…痛…痛死了…你…你好狠…也…也不管人家死活…一下子就那么用力…唔…唔…快…快抽出来…否则小穴会裂开…她痛的泪如雨下,身体不停地抽搐着。张小龙眼见她痛心疾首地哭,顿时怜悯之心,尤然而生。于是,他把给抽了出来。随着而来的阵阵淫水,加上片片地血丝吱…吱的流了出来。张小龙低声安慰道︰小婧,你就忍一忍,这是第一次,总是难免会痛的,一会就会好了,更何况这也不会像生小孩一样那么疼痛呀!小婧听了之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道︰见你的大头鬼,你又没生过小孩,你怎么知道生小孩有多痛。张小龙咧嘴地大笑,说︰这是可以想得到的,你看是婴儿的头大,还是头大?羞…羞脸!不害臊。小婧糗他。张小龙见她化痛为乐,便哀求道︰小婧,现在可好多了吧!再让我插,否则会涨破了。小婧用手指着他,说︰你又不是我丈夫,怎么说让你说插就插,人家可不来了,那么痛。小婧故意钓他胃口。张小龙急了故意骗她,道︰你处女膜都被我插破了,也只有跟我结婚,否则没有人会要你的。小婧急道︰那我们结婚吧?结婚是可以,不过…不过什么?她急切反问。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小婧涉世未深,她如道他的意思了。她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即使有什么痛苦我也认了,你高兴怎么干,就干吧!张小龙可乐歪了,他如道这一次绝对没有任何的阻碍。他的色心大发,猛扑上去。他一手紧按在她的穴口,轻轻的挑拨。小婧的欲火又再度上升。那支手又伸出了中指,进入了洞穴中。他慢慢地抽、插、撩、扣、挖、磨、转,几乎样样都来。小婧在他的挑逗下,娇躯不停的颤抖,双肩摇摆,双腿用力挟的紧紧地。张小龙真可称--十指扣乃郎--。她紧紧咬着牙齿,娇躯嘘喘︰唔…张哥哥…张哥哥…我的小穴里又麻又痒…快…快干我…快…快…快插进来…那支手指头太小了…一点也不管用…张小龙见她如此的娇呼,而且他的一厥一厥地抖着。于是他马上刺了进去,把屁股一挺,腰部力道一下沉。卜滋一声,从阴户里发了出来,全部没入里面。嗯…嗯…小婧呻吟。她心中怀疑他的,是否已经全部进去了。因此,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发现没有偷工减料,她满脸笑容。张小龙的欲火已被焚烧了片刻,一点也不能再等待了。因此,当他后抽的时候,退了一点出来。小婧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防止他逃出来。即刻发动一阵猛烈攻击,长驱直入,直达花心。他一下接一下抽送着。小婧刚一开始觉得阵阵酥痒遍及全身,但经过他一阵抽送时,那美妙的阴唇一吞一吐,渐渐地裂开了。张小龙一阵抽送了三十多下,使得小婧由快乐转变成为痛苦。她极力的抑製了痛苦,咬紧了牙根,但是,还是忍不住地呻吟道︰唔…哎呀…大哥哥…大哥哥…你轻一点好吗?…还是会疼痛的。张小龙心一软,见她一脸痛苦的表情,他马上减少了马力。浅进浅出,反反覆覆地抽动着。他把头埋在她酥胸里,用手把玩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同时,也用双唇紧挟两个乳头,就像婴儿吸母奶一样,又吸又舐。他柔柔地叫︰小婧,还会痛吗?她羞答答地︰大哥哥…现在疼痛得都麻木了…你可以放手去干了。张小龙有点怀疑,问道︰真的?她点点头,道︰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这一回,可真蹩得太久了。他深吸一口气,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来。双手紧按住乳房,下身悬空,以双脚尖为支点,然后猛然落下。塞得阴道饱饱的,两片大阴唇向外翻了出来,那一张一合,就像会说话的嘴巴,说道︰大哥哥,你真可爱。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着。那淫水被挤出了卜滋卜滋的声音。张小龙和小婧的小腹对撞清脆的劈劈卜卜的作向。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就跟跳踢踏舞一样的清脆,可分出轻重之音。她又叫︰唔…唔…终于她说出了实话︰咬哟…怎么…刚才那么疼痛…现在变得这样舒服…嗯嗯…唔…大哥哥…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好…用力…插深一点…用力…她的脸、嘴、心口、手脚全身都发烫了。小婧又再度口乾舌躁,心儿急跳,阴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喷水。小婧被干乐了,花心开了,也就顾不得什么羞耻了。她娇吟叫着︰唔…哎呀…我…我就希望你…你插这么深…太好了…大哥哥…我可不如道…你这一进一出…会有这么快乐…大哥哥…你的好妙哟…张小龙来回抽了一、二百下,干得他两腿发麻,两眼昏花,全身臭汗。他心理想︰当初他自己去嫖妓女,也不过干了她百来下,她就弃精投降,今晚可真想不到,她刚被开苞就有这等能耐,心中无不赞赏。他的心里有点怕此战会失败。于是,他回想起西洋片里,黑人干白人女的方法,何不试试看。每当他的落下时,他就来用力一顶,然后绕S形的路线抽出。他做了几下之后,果然立竿见影。只顶了二十来下,她那大阴户翻腾了出来,同时身体虚了下来,双眼紧闭,精力尽消,虽然小婧的精力充足,可见已经渐渐吃不消了。因为每当龟头用力一顶,撞击子宫的反弹之力,震得花心整个发麻。经验告诉他,小婧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也不如道是她的潜力,还是回光反照,她倏然紧抱着他的脖子,同时高高地坐下。突然地,叫声由低转高,形同哀号︰大哥哥…我不行了…我会死…你别再插了…求求你…唔…唔…咬哟…咬哟…唔…洞里好热…你怎么在我洞里洒尿…唔…你不可以随便大小便…她大声叫道,随即整个人瘫痪了,四肢由发抖而打直了,就如同中邪一样。张小龙的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精液。他们两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扁扁的,再也提不起力气来。那不是小便,那是精液。张小龙说完后,双手一软,整个人伏在她的胴体之上。鸡已被电击一般,不在抖个不停。吱…吱…吱…不停地发射出精液出来。两人都疲惫地入睡了。她一向有早起的习惯,不过可能也是体力较好。当张小龙被她吵醒后,看了看手表,才七点多。他本想多睡一会儿,她又在耳边念道︰时间不早了…你可多睡一会儿,大哥哥…我的贞操已献给你了,万一肚子大起来,我们要赶快结婚…他笑着,点点头,心中说着︰你以为肚子大是那么简单呀!又不是在吹气球。她起身坐着,大声叫道︰血…是血…大哥哥…不得了了…你把我干出那么多的血…我会死去的…你好坏哟…他知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笑着说︰别担心,那是处女才会流血,是你的光荣,代表你已经成熟了…怕什么?她难为情的说︰你好狠,把我干得流了那么多的血,还有淫水那么多,待会给服务生看到了,看你如何交待,真是丢死人了…像这种事,他们可见多了,顶多换去洗一洗罢了,现在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通知你,你再来上班。她点了点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大哥哥…那我先走了。他也在她面颊上香了一个,目送她离去。小婧一走,他也穿好衣服,匆匆下楼,到柜台付了帐,上班去了。*           *           *二个多月来,是多么的奇妙、兴奋的事,由身无长物的她,现在已存了伍千元在邮局中。雅惠并和小婧共租一间房子。这是一家中型的假发工厂,工厂有三十多个员工,男女工人在一间八百 左右的房里加工。小婧坐在一角落里--她永远属于一个十分熟练的工人。她渡过了初来时的陌生与难堪,它是有耐心、认真的一位。他们把一团团紊乱的头髮理好,编织在网上,做成各式各样的假发,这是他们的工作。她做得更加卖力,她希望每个月能再多存一些钱,这样可以偿还父亲的债务,使它早日还清。她脑子里转着许多事,手却不停的工作着。放工的时间到了,所有的人都收拾东西预备走了。只有她,仍然不断拼命做着。雅惠是一个清秀、瘦瘦的女子,她从背后轻拍小婧的肩,小声说︰小婧,下班了!小婧完全没有听见,仍然不停的做。因为这一个月以来,给她的打击太大了,父亲生意失败,欠了不少债务。雅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时,她发出了惊人的叫声。还未离开的同事,同时被她吓了一跳。雅惠连忙道︰对不起!小婧!她慢慢静了下来。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知道下班了!小婧喘了一口气,说︰不要紧!不要紧!别做得这么辛苦。雅惠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下班了,我也没听到你走过来的声音。小婧连忙解释。你又再想你父亲了?不…接着一边收拾没做完的假发,準备一同回家,一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别人不同,我没母亲,更没有兄弟姊妹。所以我很佩服你,小婧!她说。雅惠又笑一笑,小婧也展露了笑容。两人快步地走到巴士站,人很多,正是下班的时候,他们搭车,回到家里休息。她们在家吃完饭,看完了电视,这一天可说是已经过去了。张小龙虽然谈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录影带子,也知道。到此地步,他晓得时机已成熟了。于是…他将她上衣钮扣由上而下,一个个地解了开。当他开了她上衣的钮扣后,把她的衣服向两边掀开了。小婧马上袒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当他看到她的胴体,欲血翻腾。但是,他抑製了沖动,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来,脱去自己的上衣。似乎上半身已经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长裙及那红色的三角裤。衣搬被脱得精光。她那一身洁白滑嫩的肌肤,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个。两片滑润的阴唇,高高耸起,柔若无骨,丰厚而有余。在那短而不长,细而不粗的一片片阴毛掩护之下,使得肉缝若隐若现,一切尽在眼前。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着娇躯。这一看看得使他一时失措,而失去知觉,不如到底他是兴奋或是紧张。小婧等了片刻,见他毫无动静,就娇滴滴的望着他,说︰常哥哥,你怎么啦?他挥动双手,三扒两剥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于是,他把头低了下去,伸出舌头,往她的玉体猛舐着。他由上而下,舐着粉面、酥胸,抵达草原到了百慕达神秘三角洲。小婧的玉体根本不曾被男人抚摸过,更谈不上用舌头舐过。因此,她那经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一时之间,她的血脉贲张,柳腰猛摆,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小婧嘴里也不停地哼着︰唔…嗯嗯…唔…哎哟…她双腿打开,使得阴户暴露无遗,她自己也不知道。小龙便用手把阴唇向两边拨了开。他上半身俯下去,用舌头触她的阴户,猛舐着,饑渴地吸着仙津玉露。处女的她要塞受到攻击,她那熬的住,不由自主地把他的头给拉了开,她才获得稍稍喘气的机会。但是此时此刻的张小龙,正尝到甜头,因此那肯就此罢手。他扑在她的身上,挺动屁股,挥动着那支长鞭,朝着小穴乱顶乱插。也许她是个处女,或者他没有对準洞口,因此始终无法入洞。但是,就因为他乱顶乱插,使得她毫无乐趣可言。因此,她恨得牙痒痒的,伸出了手紧握着。不握还好,一握之下,她吓了一跳,她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粗,又这么长,这也难怪他插不进去。小婧因未曾和男人干过,她那晓得就是再粗再长再大的雏巴,阴道也照吞不误。这也难怪,因为她不曾看过大男人的。她所见到的也用不过是帮她弟弟洗澡时,那像小毛毛虫般的。所以当她紧握他的,吓了一大跳,吓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张小龙也感觉得到龟头已微微陷入,于是他用力一顶。这下,只听卜滋一声,那根已进入了半截。他的龟头感觉得出,里头好像有一道坚纫的膜挡住去路。于是,他决定要奋力一击,又是卜滋一声,大已经长驱直入。他本想趁胜追击,奈何她已痛苦万分,呼叫不停,同时把双腿挟住他的身体,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动,一点也不放松。小婧叫道︰哎哟喂…痛…痛死了…你…你好狠…也…也不管人家死活…一下子就那么用力…唔…唔…快…快抽出来…否则小穴会裂开…她痛的泪如雨下,身体不停地抽搐着。张小龙眼见她痛心疾首地哭,顿时怜悯之心,尤然而生。于是,他把给抽了出来。随着而来的阵阵淫水,加上片片地血丝吱…吱的流了出来。张小龙低声安慰道︰小婧,你就忍一忍,这是第一次,总是难免会痛的,一会就会好了,更何况这也不会像生小孩一样那么疼痛呀!小婧听了之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道︰见你的大头鬼,你又没生过小孩,你怎么知道生小孩有多痛。张小龙咧嘴地大笑,说︰这是可以想得到的,你看是婴儿的头大,还是头大?羞…羞脸!不害臊。小婧糗他。张小龙见她化痛为乐,便哀求道︰小婧,现在可好多了吧!再让我插,否则会涨破了。小婧用手指着他,说︰你又不是我丈夫,怎么说让你说插就插,人家可不来了,那么痛。小婧故意钓他胃口。张小龙急了故意骗她,道︰你处女膜都被我插破了,也只有跟我结婚,否则没有人会要你的。小婧急道︰那我们结婚吧?结婚是可以,不过…不过什么?她急切反问。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小婧涉世未深,她如道他的意思了。她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即使有什么痛苦我也认了,你高兴怎么干,就干吧!张小龙可乐歪了,他如道这一次绝对没有任何的阻碍。他的色心大发,猛扑上去。他一手紧按在她的穴口,轻轻的挑拨。小婧的欲火又再度上升。那支手又伸出了中指,进入了洞穴中。他慢慢地抽、插、撩、扣、挖、磨、转,几乎样样都来。小婧在他的挑逗下,娇躯不停的颤抖,双肩摇摆,双腿用力挟的紧紧地。张小龙真可称--十指扣乃郎--。她紧紧咬着牙齿,娇躯嘘喘︰唔…张哥哥…张哥哥…我的小穴里又麻又痒…快…快干我…快…快…快插进来…那支手指头太小了…一点也不管用…张小龙见她如此的娇呼,而且他的一厥一厥地抖着。于是他马上刺了进去,把屁股一挺,腰部力道一下沉。卜滋一声,从阴户里发了出来,全部没入里面。嗯…嗯…小婧呻吟。她心中怀疑他的,是否已经全部进去了。因此,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发现没有偷工减料,她满脸笑容。张小龙的欲火已被焚烧了片刻,一点也不能再等待了。因此,当他后抽的时候,退了一点出来。小婧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防止他逃出来。即刻发动一阵猛烈攻击,长驱直入,直达花心。他一下接一下抽送着。小婧刚一开始觉得阵阵酥痒遍及全身,但经过他一阵抽送时,那美妙的阴唇一吞一吐,渐渐地裂开了。张小龙一阵抽送了三十多下,使得小婧由快乐转变成为痛苦。她极力的抑製了痛苦,咬紧了牙根,但是,还是忍不住地呻吟道︰唔…哎呀…大哥哥…大哥哥…你轻一点好吗?…还是会疼痛的。张小龙心一软,见她一脸痛苦的表情,他马上减少了马力。浅进浅出,反反覆覆地抽动着。他把头埋在她酥胸里,用手把玩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同时,也用双唇紧挟两个乳头,就像婴儿吸母奶一样,又吸又舐。他柔柔地叫︰小婧,还会痛吗?她羞答答地︰大哥哥…现在疼痛得都麻木了…你可以放手去干了。张小龙有点怀疑,问道︰真的?她点点头,道︰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这一回,可真蹩得太久了。他深吸一口气,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来。双手紧按住乳房,下身悬空,以双脚尖为支点,然后猛然落下。塞得阴道饱饱的,两片大阴唇向外翻了出来,那一张一合,就像会说话的嘴巴,说道︰大哥哥,你真可爱。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着。那淫水被挤出了卜滋卜滋的声音。张小龙和小婧的小腹对撞清脆的劈劈卜卜的作向。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就跟跳踢踏舞一样的清脆,可分出轻重之音。她又叫︰唔…唔…终于她说出了实话︰咬哟…怎么…刚才那么疼痛…现在变得这样舒服…嗯嗯…唔…大哥哥…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好…用力…插深一点…用力…她的脸、嘴、心口、手脚全身都发烫了。小婧又再度口乾舌躁,心儿急跳,阴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喷水。小婧被干乐了,花心开了,也就顾不得什么羞耻了。她娇吟叫着︰唔…哎呀…我…我就希望你…你插这么深…太好了…大哥哥…我可不如道…你这一进一出…会有这么快乐…大哥哥…你的好妙哟…张小龙来回抽了一、二百下,干得他两腿发麻,两眼昏花,全身臭汗。他心理想︰当初他自己去嫖妓女,也不过干了她百来下,她就弃精投降,今晚可真想不到,她刚被开苞就有这等能耐,心中无不赞赏。他的心里有点怕此战会失败。于是,他回想起西洋片里,黑人干白人女的方法,何不试试看。每当他的落下时,他就来用力一顶,然后绕S形的路线抽出。他做了几下之后,果然立竿见影。只顶了二十来下,她那大阴户翻腾了出来,同时身体虚了下来,双眼紧闭,精力尽消,虽然小婧的精力充足,可见已经渐渐吃不消了。因为每当龟头用力一顶,撞击子宫的反弹之力,震得花心整个发麻。经验告诉他,小婧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也不如道是她的潜力,还是回光反照,她倏然紧抱着他的脖子,同时高高地坐下。突然地,叫声由低转高,形同哀号︰大哥哥…我不行了…我会死…你别再插了…求求你…唔…唔…咬哟…咬哟…唔…洞里好热…你怎么在我洞里洒尿…唔…你不可以随便大小便…她大声叫道,随即整个人瘫痪了,四肢由发抖而打直了,就如同中邪一样。张小龙的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精液。他们两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扁扁的,再也提不起力气来。那不是小便,那是精液。张小龙说完后,双手一软,整个人伏在她的胴体之上。鸡已被电击一般,不在抖个不停。吱…吱…吱…不停地发射出精液出来。两人都疲惫地入睡了。她一向有早起的习惯,不过可能也是体力较好。当张小龙被她吵醒后,看了看手表,才七点多。他本想多睡一会儿,她又在耳边念道︰时间不早了…你可多睡一会儿,大哥哥…我的贞操已献给你了,万一肚子大起来,我们要赶快结婚…他笑着,点点头,心中说着︰你以为肚子大是那么简单呀!又不是在吹气球。她起身坐着,大声叫道︰血…是血…大哥哥…不得了了…你把我干出那么多的血…我会死去的…你好坏哟…他知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笑着说︰别担心,那是处女才会流血,是你的光荣,代表你已经成熟了…怕什么?她难为情的说︰你好狠,把我干得流了那么多的血,还有淫水那么多,待会给服务生看到了,看你如何交待,真是丢死人了…像这种事,他们可见多了,顶多换去洗一洗罢了,现在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通知你,你再来上班。她点了点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大哥哥…那我先走了。他也在她面颊上香了一个,目送她离去。小婧一走,他也穿好衣服,匆匆下楼,到柜台付了帐,上班去了。*           *           *二个多月来,是多么的奇妙、兴奋的事,由身无长物的她,现在已存了伍千元在邮局中。雅惠并和小婧共租一间房子。这是一家中型的假发工厂,工厂有三十多个员工,男女工人在一间八百 左右的房里加工。小婧坐在一角落里--她永远属于一个十分熟练的工人。她渡过了初来时的陌生与难堪,它是有耐心、认真的一位。他们把一团团紊乱的头髮理好,编织在网上,做成各式各样的假发,这是他们的工作。她做得更加卖力,她希望每个月能再多存一些钱,这样可以偿还父亲的债务,使它早日还清。她脑子里转着许多事,手却不停的工作着。放工的时间到了,所有的人都收拾东西预备走了。只有她,仍然不断拼命做着。雅惠是一个清秀、瘦瘦的女子,她从背后轻拍小婧的肩,小声说︰小婧,下班了!小婧完全没有听见,仍然不停的做。因为这一个月以来,给她的打击太大了,父亲生意失败,欠了不少债务。雅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时,她发出了惊人的叫声。还未离开的同事,同时被她吓了一跳。雅惠连忙道︰对不起!小婧!她慢慢静了下来。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知道下班了!小婧喘了一口气,说︰不要紧!不要紧!别做得这么辛苦。雅惠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下班了,我也没听到你走过来的声音。小婧连忙解释。你又再想你父亲了?不…接着一边收拾没做完的假发,準备一同回家,一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别人不同,我没母亲,更没有兄弟姊妹。所以我很佩服你,小婧!她说。雅惠又笑一笑,小婧也展露了笑容。两人快步地走到巴士站,人很多,正是下班的时候,他们搭车,回到家里休息。她们在家吃完饭,看完了电视,这一天可说是已经过去了。张小龙虽然谈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录影带子,也知道。到此地步,他晓得时机已成熟了。于是…他将她上衣钮扣由上而下,一个个地解了开。当他开了她上衣的钮扣后,把她的衣服向两边掀开了。小婧马上袒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当他看到她的胴体,欲血翻腾。但是,他抑製了沖动,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来,脱去自己的上衣。似乎上半身已经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长裙及那红色的三角裤。衣搬被脱得精光。她那一身洁白滑嫩的肌肤,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个。两片滑润的阴唇,高高耸起,柔若无骨,丰厚而有余。在那短而不长,细而不粗的一片片阴毛掩护之下,使得肉缝若隐若现,一切尽在眼前。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着娇躯。这一看看得使他一时失措,而失去知觉,不如到底他是兴奋或是紧张。小婧等了片刻,见他毫无动静,就娇滴滴的望着他,说︰常哥哥,你怎么啦?他挥动双手,三扒两剥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于是,他把头低了下去,伸出舌头,往她的玉体猛舐着。他由上而下,舐着粉面、酥胸,抵达草原到了百慕达神秘三角洲。小婧的玉体根本不曾被男人抚摸过,更谈不上用舌头舐过。因此,她那经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一时之间,她的血脉贲张,柳腰猛摆,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小婧嘴里也不停地哼着︰唔…嗯嗯…唔…哎哟…她双腿打开,使得阴户暴露无遗,她自己也不知道。小龙便用手把阴唇向两边拨了开。他上半身俯下去,用舌头触她的阴户,猛舐着,饑渴地吸着仙津玉露。处女的她要塞受到攻击,她那熬的住,不由自主地把他的头给拉了开,她才获得稍稍喘气的机会。但是此时此刻的张小龙,正尝到甜头,因此那肯就此罢手。他扑在她的身上,挺动屁股,挥动着那支长鞭,朝着小穴乱顶乱插。也许她是个处女,或者他没有对準洞口,因此始终无法入洞。但是,就因为他乱顶乱插,使得她毫无乐趣可言。因此,她恨得牙痒痒的,伸出了手紧握着。不握还好,一握之下,她吓了一跳,她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粗,又这么长,这也难怪他插不进去。小婧因未曾和男人干过,她那晓得就是再粗再长再大的雏巴,阴道也照吞不误。这也难怪,因为她不曾看过大男人的。她所见到的也用不过是帮她弟弟洗澡时,那像小毛毛虫般的。所以当她紧握他的,吓了一大跳,吓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张小龙也感觉得到龟头已微微陷入,于是他用力一顶。这下,只听卜滋一声,那根已进入了半截。他的龟头感觉得出,里头好像有一道坚纫的膜挡住去路。于是,他决定要奋力一击,又是卜滋一声,大已经长驱直入。他本想趁胜追击,奈何她已痛苦万分,呼叫不停,同时把双腿挟住他的身体,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动,一点也不放松。小婧叫道︰哎哟喂…痛…痛死了…你…你好狠…也…也不管人家死活…一下子就那么用力…唔…唔…快…快抽出来…否则小穴会裂开…她痛的泪如雨下,身体不停地抽搐着。张小龙眼见她痛心疾首地哭,顿时怜悯之心,尤然而生。于是,他把给抽了出来。随着而来的阵阵淫水,加上片片地血丝吱…吱的流了出来。张小龙低声安慰道︰小婧,你就忍一忍,这是第一次,总是难免会痛的,一会就会好了,更何况这也不会像生小孩一样那么疼痛呀!小婧听了之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道︰见你的大头鬼,你又没生过小孩,你怎么知道生小孩有多痛。张小龙咧嘴地大笑,说︰这是可以想得到的,你看是婴儿的头大,还是头大?羞…羞脸!不害臊。小婧糗他。张小龙见她化痛为乐,便哀求道︰小婧,现在可好多了吧!再让我插,否则会涨破了。小婧用手指着他,说︰你又不是我丈夫,怎么说让你说插就插,人家可不来了,那么痛。小婧故意钓他胃口。张小龙急了故意骗她,道︰你处女膜都被我插破了,也只有跟我结婚,否则没有人会要你的。小婧急道︰那我们结婚吧?结婚是可以,不过…不过什么?她急切反问。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小婧涉世未深,她如道他的意思了。她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即使有什么痛苦我也认了,你高兴怎么干,就干吧!张小龙可乐歪了,他如道这一次绝对没有任何的阻碍。他的色心大发,猛扑上去。他一手紧按在她的穴口,轻轻的挑拨。小婧的欲火又再度上升。那支手又伸出了中指,进入了洞穴中。他慢慢地抽、插、撩、扣、挖、磨、转,几乎样样都来。小婧在他的挑逗下,娇躯不停的颤抖,双肩摇摆,双腿用力挟的紧紧地。张小龙真可称--十指扣乃郎--。她紧紧咬着牙齿,娇躯嘘喘︰唔…张哥哥…张哥哥…我的小穴里又麻又痒…快…快干我…快…快…快插进来…那支手指头太小了…一点也不管用…张小龙见她如此的娇呼,而且他的一厥一厥地抖着。于是他马上刺了进去,把屁股一挺,腰部力道一下沉。卜滋一声,从阴户里发了出来,全部没入里面。嗯…嗯…小婧呻吟。她心中怀疑他的,是否已经全部进去了。因此,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发现没有偷工减料,她满脸笑容。张小龙的欲火已被焚烧了片刻,一点也不能再等待了。因此,当他后抽的时候,退了一点出来。小婧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防止他逃出来。即刻发动一阵猛烈攻击,长驱直入,直达花心。他一下接一下抽送着。小婧刚一开始觉得阵阵酥痒遍及全身,但经过他一阵抽送时,那美妙的阴唇一吞一吐,渐渐地裂开了。张小龙一阵抽送了三十多下,使得小婧由快乐转变成为痛苦。她极力的抑製了痛苦,咬紧了牙根,但是,还是忍不住地呻吟道︰唔…哎呀…大哥哥…大哥哥…你轻一点好吗?…还是会疼痛的。张小龙心一软,见她一脸痛苦的表情,他马上减少了马力。浅进浅出,反反覆覆地抽动着。他把头埋在她酥胸里,用手把玩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同时,也用双唇紧挟两个乳头,就像婴儿吸母奶一样,又吸又舐。他柔柔地叫︰小婧,还会痛吗?她羞答答地︰大哥哥…现在疼痛得都麻木了…你可以放手去干了。张小龙有点怀疑,问道︰真的?她点点头,道︰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这一回,可真蹩得太久了。他深吸一口气,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来。双手紧按住乳房,下身悬空,以双脚尖为支点,然后猛然落下。塞得阴道饱饱的,两片大阴唇向外翻了出来,那一张一合,就像会说话的嘴巴,说道︰大哥哥,你真可爱。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着。那淫水被挤出了卜滋卜滋的声音。张小龙和小婧的小腹对撞清脆的劈劈卜卜的作向。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就跟跳踢踏舞一样的清脆,可分出轻重之音。她又叫︰唔…唔…终于她说出了实话︰咬哟…怎么…刚才那么疼痛…现在变得这样舒服…嗯嗯…唔…大哥哥…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好…用力…插深一点…用力…她的脸、嘴、心口、手脚全身都发烫了。小婧又再度口乾舌躁,心儿急跳,阴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喷水。小婧被干乐了,花心开了,也就顾不得什么羞耻了。她娇吟叫着︰唔…哎呀…我…我就希望你…你插这么深…太好了…大哥哥…我可不如道…你这一进一出…会有这么快乐…大哥哥…你的好妙哟…张小龙来回抽了一、二百下,干得他两腿发麻,两眼昏花,全身臭汗。他心理想︰当初他自己去嫖妓女,也不过干了她百来下,她就弃精投降,今晚可真想不到,她刚被开苞就有这等能耐,心中无不赞赏。他的心里有点怕此战会失败。于是,他回想起西洋片里,黑人干白人女的方法,何不试试看。每当他的落下时,他就来用力一顶,然后绕S形的路线抽出。他做了几下之后,果然立竿见影。只顶了二十来下,她那大阴户翻腾了出来,同时身体虚了下来,双眼紧闭,精力尽消,虽然小婧的精力充足,可见已经渐渐吃不消了。因为每当龟头用力一顶,撞击子宫的反弹之力,震得花心整个发麻。经验告诉他,小婧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也不如道是她的潜力,还是回光反照,她倏然紧抱着他的脖子,同时高高地坐下。突然地,叫声由低转高,形同哀号︰大哥哥…我不行了…我会死…你别再插了…求求你…唔…唔…咬哟…咬哟…唔…洞里好热…你怎么在我洞里洒尿…唔…你不可以随便大小便…她大声叫道,随即整个人瘫痪了,四肢由发抖而打直了,就如同中邪一样。张小龙的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精液。他们两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扁扁的,再也提不起力气来。那不是小便,那是精液。张小龙说完后,双手一软,整个人伏在她的胴体之上。鸡已被电击一般,不在抖个不停。吱…吱…吱…不停地发射出精液出来。两人都疲惫地入睡了。她一向有早起的习惯,不过可能也是体力较好。当张小龙被她吵醒后,看了看手表,才七点多。他本想多睡一会儿,她又在耳边念道︰时间不早了…你可多睡一会儿,大哥哥…我的贞操已献给你了,万一肚子大起来,我们要赶快结婚…他笑着,点点头,心中说着︰你以为肚子大是那么简单呀!又不是在吹气球。她起身坐着,大声叫道︰血…是血…大哥哥…不得了了…你把我干出那么多的血…我会死去的…你好坏哟…他知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笑着说︰别担心,那是处女才会流血,是你的光荣,代表你已经成熟了…怕什么?她难为情的说︰你好狠,把我干得流了那么多的血,还有淫水那么多,待会给服务生看到了,看你如何交待,真是丢死人了…像这种事,他们可见多了,顶多换去洗一洗罢了,现在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通知你,你再来上班。她点了点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大哥哥…那我先走了。他也在她面颊上香了一个,目送她离去。小婧一走,他也穿好衣服,匆匆下楼,到柜台付了帐,上班去了。*           *           *二个多月来,是多么的奇妙、兴奋的事,由身无长物的她,现在已存了伍千元在邮局中。雅惠并和小婧共租一间房子。这是一家中型的假发工厂,工厂有三十多个员工,男女工人在一间八百 左右的房里加工。小婧坐在一角落里--她永远属于一个十分熟练的工人。她渡过了初来时的陌生与难堪,它是有耐心、认真的一位。他们把一团团紊乱的头髮理好,编织在网上,做成各式各样的假发,这是他们的工作。她做得更加卖力,她希望每个月能再多存一些钱,这样可以偿还父亲的债务,使它早日还清。她脑子里转着许多事,手却不停的工作着。放工的时间到了,所有的人都收拾东西预备走了。只有她,仍然不断拼命做着。雅惠是一个清秀、瘦瘦的女子,她从背后轻拍小婧的肩,小声说︰小婧,下班了!小婧完全没有听见,仍然不停的做。因为这一个月以来,给她的打击太大了,父亲生意失败,欠了不少债务。雅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时,她发出了惊人的叫声。还未离开的同事,同时被她吓了一跳。雅惠连忙道︰对不起!小婧!她慢慢静了下来。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知道下班了!小婧喘了一口气,说︰不要紧!不要紧!别做得这么辛苦。雅惠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下班了,我也没听到你走过来的声音。小婧连忙解释。你又再想你父亲了?不…接着一边收拾没做完的假发,準备一同回家,一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别人不同,我没母亲,更没有兄弟姊妹。所以我很佩服你,小婧!她说。雅惠又笑一笑,小婧也展露了笑容。两人快步地走到巴士站,人很多,正是下班的时候,他们搭车,回到家里休息。她们在家吃完饭,看完了电视,这一天可说是已经过去了。梅桂自从高职毕业后,即离乡南下谋职,可是一时也找不到合乎自己兴趣的工作。迫于生活的拮据,于是到处寻找工作,纵使待遇不高,可是目前总算先稳住吃饭。她原先想借着找一个高新又合乎自己的工作,奈何在深圳人浮于事,人生地不熟,要想谋得高薪的工作谈何容易。今天,她和往常一样,又再寻找工作,却在工业大道踫到了上个月在公园划船时结织的张小龙。张小龙马上向前同小婧打招呼。小姐,我是张小龙,上次你让我找的工作,已有了着落。小婧不由自主的应声︰谢谢,真谢谢你,你可真是是个好心的人,我只不过在交谈中顺口向你提起,你竟然就…如今工作已有了眉目,她眉开眼笑,就好像压在心头的火石头,突然掉了下来。我真不知道该怎塴谢你?她感激的问道。那儿话,来!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我们进去吃饭一边聊!好!她回答。他挽着她的手,并肩地走进了餐厅。两人坐定之后,服务生送来了菜单,小龙选了三菜一汤,另叫了两杯果汁。上菜后,小龙拿起筷子,指着菜,说︰小姐,来!吃饱后我们再谈正事。小婧的肚子也饿了,她可毫不客气挑着筷子,吃了起来。过了三十多分钟,张小龙见小婧,已摆回了筷子,他也随着把筷子摆了回去。张小龙拿起果汁啜了一口,说︰小姐。他轻嘘了一口气。小婧妩媚地抬起头来,对着他微微地笑。上个月,我已和我的朋友元泰商量过了,总算他答应了。小婧眼楮一亮,心情不由紧张起来,这实在是令人兴奋的事。她按耐不住满心喜悦激动地说︰那要多久才能上班?我想很快,顶多不出三天。张小龙温和的说。谢谢你!常先生多谢你的帮忙。别客气!为了表示我的由衷感激,这顿饭我请客。张小龙微笑,瞧着小婧,心里偷偷地笑,嘴上却说︰得了,我请吧,这成何体统,由我付帐,岂有让你破费的道理,还是等下次吧!小婧感激地看他一眼,心想︰自己也没有多少钱了。那就请你在你朋友面前多美言几句。她道。那是当然。小龙用手抚摸她的秀发,笑着说︰这还用说嘛?送佛送上天,我定会的,更何况我是多么乐意帮助你。小婧心头一抖,脸儿发红,她长到这么大,有生以来还没有一个男孩子赞赏过她,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喜悦和高兴。更何况面前这人,二十五、六岁,体格健壮,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一副斯文样。张小龙看了看手表说︰小姐,时间还早,我们换个地方如何?小婧望了望他,点了点头。张小龙带了小婧走入附近的咖啡厅,他一进入,里面漆黑黑的。小婧不曾到过这种地方,伸手不见五指,她怕怕地说︰张先生,这里黑黑地,我怕怕!还是换个地方吧!她说完,转身就要走了出去。张小龙眼明手快,伸手就揽住她的细腰,把嘴贴在她耳边道︰别怕!有我在你身边。小婧身不由己,被他带到楼上雅座。当她上楼发现,走道两边每对情侣,不是互相拥抱,就是互相接吻,看的心里发麻,面红耳赤,她想着︰还好,里面漆黑的,否则常先生看到这副模样,不羞死才怪。张小龙挑了一个靠死角的座位。请坐。他们坐定后,服务生问道︰你们喝点什么?小婧抛个眼色,徵求他同意。随便。小婧道︰来两杯柠檬汁好了。服务生送了冷饮后,张小龙吸了一口,搭讪道︰这儿情调不错,气氛还不错。随着话声,右手有意无意地搭在小婧肩上。小婧本能地想把他的手推开,但是她的工作机会操在他的手中,更何况他人也不错。他见她毫无反应,小龙色心大动。张小龙伸出试探她的手,见她又没有拒绝,于是,更加放肆,那不老实的手就滑至她的腰部。同时,左手也轻抚着她那修长的大腿。这种举动,使她有如触电一般,心头就像受到刺激般的加速跳动。小婧全身都冒了冷汗,不如如何是好。每当她看见男女们如何调情,她的脸儿都会发红,借故避开。但是,话说回来,那个少男不动情,那个少女不怀春。她是多塴希望有一天能够遇到白马王子,品尝那甜美的滋味。她自己告诉自己,坐在旁边的他不是吗?但他不是她心中的偶像,因为相差的距离,有着那么一段。更何况他有一个善良的热心,也可以抵过去了。何况他现在又如此的举动,不也表示他对我的爱慕之心吗?想到这里,不觉转头瞄他一眼,那如道他也露出了热情的眼神看她。她心头一惊,粉颊变红,不由自主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张小龙见她娇淫模样,心里已有几分胆量,手臂搂住她的腰。小婧借势依偎在他的怀里。张小龙见机会不能失,他的左手扳着她的脖子,并把嘴唇压在她的唇上。她立刻把头摇摆过去,急欲争脱。但是,当他在她的面颊、脸部一阵热吻时,她就不再动了。他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又吸又吻她那丁香的樱桃小口。她变得温驯、可爱的棉羊一般,软绵绵地,任他宰割。眼见他得寸进尺。张小龙的手在她那粉腿上,由下往上地摸索了上来,慢慢地接近要塞。她用手止住他的进入。可是,他在大腿上打转,摸得双腿发软,两手发麻,全身发抖。她的手移走了,不再阻止他的进入了。他又再度摸了上来。凸起的三角裤被摸索着。阴户在三角裤内,可以感到有外宾的到来。他把她的三角裤住下拉,拉到两腿之间。这一下子,神秘圣地就在他的手掌控製之下。他把手张了开来,用着掌心在阴户上轻轻地揉着,仿佛揉汤圆似的。在他的揉弄之下,她的阴户发涨,两片大阴唇发抖,同时,双腿挟紧着,忍不住地伸缩着。他故意把她双腿分开,用人指插入穴里。她全身抖了一下。于是他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动着,不时用食指磨擦她的阴核。她如同遭受到电极般地,全身都在颤抖着,把头抛开,呻吟叫道︰咿…唔…咿…唔…小婧本能的用手去保护她的阴户。张小龙见她欲阻止搔动,于是,他转移阵地,逆流而上,直攻她的上三路。突然地,他的手触到奶罩,不得而入。他马上把她上衣扣子解开,同时,把奶罩反手扯掉,两个山峰尽在眼底。他用手抓紧乳房,只觉她的乳房又坚又挺,如出笼的热馒头似的,热呼呼地。张小龙爱不释手地,对乳房一阵轻按细揉,反反覆覆地挤压,不由得把头低了下去,咬住那花生米大的乳头,一动也不动。用嘴吸、用舌头舐、用嘴唇挟着,直把小婧弄得欲火上升,蛇腰扭摆,口乾舌燥,一阵热火。于是…小婧再也忍不住了,她想如此下去,迟早处女膜非被插破不可,她急欲闪躲开来。她说道︰小龙,我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想先回去休息。张小龙本来不想罢手,但念头一转,何不藉故送她回家之名,把她带到旅社。于是他道︰好吧!那我就送你回去。说完,他帮她把那件褪于腿上的三角裤往上拉回。然而,当他的手再度触到阴户时,他的手已经感觉到湿淋淋的。张小龙打趣道︰是不是这地方湿透了,想回去洗一洗。她顿时听得一阵耳热,骂道︰死相,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他故做嘻嘻的笑着。张小龙付了帐后,搂着她的腰走出了咖啡厅。有过了饑肤之亲后,小婧没有先前那塴害羞了。他搂着她在街上走,她毫不在意。她把头靠在他肩上,边走,边欣赏景色。张小龙则把目光放在两旁的招牌上,找寻旅馆。忽然,他双眼一亮,发现了一家挂着幸福大旅馆。当他们走到旅馆门口时,张小龙把脚步停了下来,对她说︰小婧,今晚我们就在这间旅馆过夜如何?小婧脸色大变,她急欲挣脱,结结巴巴的说着︰不!不行!张小龙紧搂她的腰,始终不放手,死推活推地把她推了进去。服务生笑着说︰太太,如果想住宿的话,请上三楼三三六房间。服务生在前引导着。这时小婧很窘,叭咕着︰什么太太,见你的大头鬼。她生气骂着。他看得嘻嘻笑,道︰宝贝,看你急的像猴一样。小婧用手拧了他大腿一下,骂道︰你才是猴子,谁是猴子。我又不会吃掉你,有什么好紧张的。她反道︰你可别得意,今晚我才不会让你得逞。张小龙叫道︰没关係!她可放心了。来到三三六房间,服务生把房间打了开,就走了。张小龙和小婧一进入房里,他反手就把门给锁上了。他迫不及地就紧抱着小婧的身躯,火辣辣地吻着她的香唇。小婧那里肯轻易就範,奋力挣脱,往床上一跳,却被绮子绊倒。小婧整个人跌到床上。张小龙从后面扑了过去,如猛虎扑羊。小婧闪避不及,整个人被压在床上。虽然她极力的反抗,那能挣脱他那强有力的手和身体。张小龙采取三路夹攻,他猛力地亲吻,双手紧压着乳房,同时,把小腹猛烈地顶着她的阴户。虽然,是隔衫打虎,但是如此的爱抚,使得她全身一阵酥、痒、麻,而不知如何形容她的感觉。小婧驯服了,像一支绵羊般。相反的,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并把她香舌伸入他的口中。她用力吸、吮、搅、顶着。他的舌根发麻又痛又痒。张小龙虽然谈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录影带子,也知道。到此地步,他晓得时机已成熟了。于是…他将她上衣钮扣由上而下,一个个地解了开。当他开了她上衣的钮扣后,把她的衣服向两边掀开了。小婧马上袒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当他看到她的胴体,欲血翻腾。但是,他抑製了沖动,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来,脱去自己的上衣。似乎上半身已经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长裙及那红色的三角裤。衣搬被脱得精光。她那一身洁白滑嫩的肌肤,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个。两片滑润的阴唇,高高耸起,柔若无骨,丰厚而有余。在那短而不长,细而不粗的一片片阴毛掩护之下,使得肉缝若隐若现,一切尽在眼前。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着娇躯。这一看看得使他一时失措,而失去知觉,不如到底他是兴奋或是紧张。小婧等了片刻,见他毫无动静,就娇滴滴的望着他,说︰常哥哥,你怎么啦?他挥动双手,三扒两剥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于是,他把头低了下去,伸出舌头,往她的玉体猛舐着。他由上而下,舐着粉面、酥胸,抵达草原到了百慕达神秘三角洲。小婧的玉体根本不曾被男人抚摸过,更谈不上用舌头舐过。因此,她那经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一时之间,她的血脉贲张,柳腰猛摆,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小婧嘴里也不停地哼着︰唔…嗯嗯…唔…哎哟…她双腿打开,使得阴户暴露无遗,她自己也不知道。小龙便用手把阴唇向两边拨了开。他上半身俯下去,用舌头触她的阴户,猛舐着,饑渴地吸着仙津玉露。处女的她要塞受到攻击,她那熬的住,不由自主地把他的头给拉了开,她才获得稍稍喘气的机会。但是此时此刻的张小龙,正尝到甜头,因此那肯就此罢手。他扑在她的身上,挺动屁股,挥动着那支长鞭,朝着小穴乱顶乱插。也许她是个处女,或者他没有对準洞口,因此始终无法入洞。但是,就因为他乱顶乱插,使得她毫无乐趣可言。因此,她恨得牙痒痒的,伸出了手紧握着。不握还好,一握之下,她吓了一跳,她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粗,又这么长,这也难怪他插不进去。小婧因未曾和男人干过,她那晓得就是再粗再长再大的雏巴,阴道也照吞不误。这也难怪,因为她不曾看过大男人的。她所见到的也用不过是帮她弟弟洗澡时,那像小毛毛虫般的。所以当她紧握他的,吓了一大跳,吓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张小龙也感觉得到龟头已微微陷入,于是他用力一顶。这下,只听卜滋一声,那根已进入了半截。他的龟头感觉得出,里头好像有一道坚纫的膜挡住去路。于是,他决定要奋力一击,又是卜滋一声,大已经长驱直入。他本想趁胜追击,奈何她已痛苦万分,呼叫不停,同时把双腿挟住他的身体,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动,一点也不放松。小婧叫道︰哎哟喂…痛…痛死了…你…你好狠…也…也不管人家死活…一下子就那么用力…唔…唔…快…快抽出来…否则小穴会裂开…她痛的泪如雨下,身体不停地抽搐着。张小龙眼见她痛心疾首地哭,顿时怜悯之心,尤然而生。于是,他把给抽了出来。随着而来的阵阵淫水,加上片片地血丝吱…吱的流了出来。张小龙低声安慰道︰小婧,你就忍一忍,这是第一次,总是难免会痛的,一会就会好了,更何况这也不会像生小孩一样那么疼痛呀!小婧听了之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道︰见你的大头鬼,你又没生过小孩,你怎么知道生小孩有多痛。张小龙咧嘴地大笑,说︰这是可以想得到的,你看是婴儿的头大,还是头大?羞…羞脸!不害臊。小婧糗他。张小龙见她化痛为乐,便哀求道︰小婧,现在可好多了吧!再让我插,否则会涨破了。小婧用手指着他,说︰你又不是我丈夫,怎么说让你说插就插,人家可不来了,那么痛。小婧故意钓他胃口。张小龙急了故意骗她,道︰你处女膜都被我插破了,也只有跟我结婚,否则没有人会要你的。小婧急道︰那我们结婚吧?结婚是可以,不过…不过什么?她急切反问。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小婧涉世未深,她如道他的意思了。她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即使有什么痛苦我也认了,你高兴怎么干,就干吧!张小龙可乐歪了,他如道这一次绝对没有任何的阻碍。他的色心大发,猛扑上去。他一手紧按在她的穴口,轻轻的挑拨。小婧的欲火又再度上升。那支手又伸出了中指,进入了洞穴中。他慢慢地抽、插、撩、扣、挖、磨、转,几乎样样都来。小婧在他的挑逗下,娇躯不停的颤抖,双肩摇摆,双腿用力挟的紧紧地。张小龙真可称--十指扣乃郎--。她紧紧咬着牙齿,娇躯嘘喘︰唔…张哥哥…张哥哥…我的小穴里又麻又痒…快…快干我…快…快…快插进来…那支手指头太小了…一点也不管用…张小龙见她如此的娇呼,而且他的一厥一厥地抖着。于是他马上刺了进去,把屁股一挺,腰部力道一下沉。卜滋一声,从阴户里发了出来,全部没入里面。嗯…嗯…小婧呻吟。她心中怀疑他的,是否已经全部进去了。因此,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发现没有偷工减料,她满脸笑容。张小龙的欲火已被焚烧了片刻,一点也不能再等待了。因此,当他后抽的时候,退了一点出来。小婧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防止他逃出来。即刻发动一阵猛烈攻击,长驱直入,直达花心。他一下接一下抽送着。小婧刚一开始觉得阵阵酥痒遍及全身,但经过他一阵抽送时,那美妙的阴唇一吞一吐,渐渐地裂开了。张小龙一阵抽送了三十多下,使得小婧由快乐转变成为痛苦。她极力的抑製了痛苦,咬紧了牙根,但是,还是忍不住地呻吟道︰唔…哎呀…大哥哥…大哥哥…你轻一点好吗?…还是会疼痛的。张小龙心一软,见她一脸痛苦的表情,他马上减少了马力。浅进浅出,反反覆覆地抽动着。他把头埋在她酥胸里,用手把玩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同时,也用双唇紧挟两个乳头,就像婴儿吸母奶一样,又吸又舐。他柔柔地叫︰小婧,还会痛吗?她羞答答地︰大哥哥…现在疼痛得都麻木了…你可以放手去干了。张小龙有点怀疑,问道︰真的?她点点头,道︰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这一回,可真蹩得太久了。他深吸一口气,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来。双手紧按住乳房,下身悬空,以双脚尖为支点,然后猛然落下。塞得阴道饱饱的,两片大阴唇向外翻了出来,那一张一合,就像会说话的嘴巴,说道︰大哥哥,你真可爱。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着。那淫水被挤出了卜滋卜滋的声音。张小龙和小婧的小腹对撞清脆的劈劈卜卜的作向。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就跟跳踢踏舞一样的清脆,可分出轻重之音。她又叫︰唔…唔…终于她说出了实话︰咬哟…怎么…刚才那么疼痛…现在变得这样舒服…嗯嗯…唔…大哥哥…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好…用力…插深一点…用力…她的脸、嘴、心口、手脚全身都发烫了。小婧又再度口乾舌躁,心儿急跳,阴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喷水。小婧被干乐了,花心开了,也就顾不得什么羞耻了。她娇吟叫着︰唔…哎呀…我…我就希望你…你插这么深…太好了…大哥哥…我可不如道…你这一进一出…会有这么快乐…大哥哥…你的好妙哟…张小龙来回抽了一、二百下,干得他两腿发麻,两眼昏花,全身臭汗。他心理想︰当初他自己去嫖妓女,也不过干了她百来下,她就弃精投降,今晚可真想不到,她刚被开苞就有这等能耐,心中无不赞赏。他的心里有点怕此战会失败。于是,他回想起西洋片里,黑人干白人女的方法,何不试试看。每当他的落下时,他就来用力一顶,然后绕S形的路线抽出。他做了几下之后,果然立竿见影。只顶了二十来下,她那大阴户翻腾了出来,同时身体虚了下来,双眼紧闭,精力尽消,虽然小婧的精力充足,可见已经渐渐吃不消了。因为每当龟头用力一顶,撞击子宫的反弹之力,震得花心整个发麻。经验告诉他,小婧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也不如道是她的潜力,还是回光反照,她倏然紧抱着他的脖子,同时高高地坐下。突然地,叫声由低转高,形同哀号︰大哥哥…我不行了…我会死…你别再插了…求求你…唔…唔…咬哟…咬哟…唔…洞里好热…你怎么在我洞里洒尿…唔…你不可以随便大小便…她大声叫道,随即整个人瘫痪了,四肢由发抖而打直了,就如同中邪一样。张小龙的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精液。他们两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扁扁的,再也提不起力气来。那不是小便,那是精液。张小龙说完后,双手一软,整个人伏在她的胴体之上。鸡已被电击一般,不在抖个不停。吱…吱…吱…不停地发射出精液出来。两人都疲惫地入睡了。她一向有早起的习惯,不过可能也是体力较好。当张小龙被她吵醒后,看了看手表,才七点多。他本想多睡一会儿,她又在耳边念道︰时间不早了…你可多睡一会儿,大哥哥…我的贞操已献给你了,万一肚子大起来,我们要赶快结婚…他笑着,点点头,心中说着︰你以为肚子大是那么简单呀!又不是在吹气球。她起身坐着,大声叫道︰血…是血…大哥哥…不得了了…你把我干出那么多的血…我会死去的…你好坏哟…他知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笑着说︰别担心,那是处女才会流血,是你的光荣,代表你已经成熟了…怕什么?她难为情的说︰你好狠,把我干得流了那么多的血,还有淫水那么多,待会给服务生看到了,看你如何交待,真是丢死人了…像这种事,他们可见多了,顶多换去洗一洗罢了,现在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通知你,你再来上班。她点了点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大哥哥…那我先走了。他也在她面颊上香了一个,目送她离去。小婧一走,他也穿好衣服,匆匆下楼,到柜台付了帐,上班去了。*           *           *二个多月来,是多么的奇妙、兴奋的事,由身无长物的她,现在已存了伍千元在邮局中。雅惠并和小婧共租一间房子。这是一家中型的假发工厂,工厂有三十多个员工,男女工人在一间八百 左右的房里加工。小婧坐在一角落里--她永远属于一个十分熟练的工人。她渡过了初来时的陌生与难堪,它是有耐心、认真的一位。他们把一团团紊乱的头髮理好,编织在网上,做成各式各样的假发,这是他们的工作。她做得更加卖力,她希望每个月能再多存一些钱,这样可以偿还父亲的债务,使它早日还清。她脑子里转着许多事,手却不停的工作着。放工的时间到了,所有的人都收拾东西预备走了。只有她,仍然不断拼命做着。雅惠是一个清秀、瘦瘦的女子,她从背后轻拍小婧的肩,小声说︰小婧,下班了!小婧完全没有听见,仍然不停的做。因为这一个月以来,给她的打击太大了,父亲生意失败,欠了不少债务。雅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时,她发出了惊人的叫声。还未离开的同事,同时被她吓了一跳。雅惠连忙道︰对不起!小婧!她慢慢静了下来。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知道下班了!小婧喘了一口气,说︰不要紧!不要紧!别做得这么辛苦。雅惠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下班了,我也没听到你走过来的声音。小婧连忙解释。你又再想你父亲了?不…接着一边收拾没做完的假发,準备一同回家,一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别人不同,我没母亲,更没有兄弟姊妹。所以我很佩服你,小婧!她说。雅惠又笑一笑,小婧也展露了笑容。两人快步地走到巴士站,人很多,正是下班的时候,他们搭车,回到家里休息。她们在家吃完饭,看完了电视,这一天可说是已经过去了。张小龙虽然谈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录影带子,也知道。到此地步,他晓得时机已成熟了。于是…他将她上衣钮扣由上而下,一个个地解了开。当他开了她上衣的钮扣后,把她的衣服向两边掀开了。小婧马上袒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当他看到她的胴体,欲血翻腾。但是,他抑製了沖动,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来,脱去自己的上衣。似乎上半身已经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长裙及那红色的三角裤。衣搬被脱得精光。她那一身洁白滑嫩的肌肤,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个。两片滑润的阴唇,高高耸起,柔若无骨,丰厚而有余。在那短而不长,细而不粗的一片片阴毛掩护之下,使得肉缝若隐若现,一切尽在眼前。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着娇躯。这一看看得使他一时失措,而失去知觉,不如到底他是兴奋或是紧张。小婧等了片刻,见他毫无动静,就娇滴滴的望着他,说︰常哥哥,你怎么啦?他挥动双手,三扒两剥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于是,他把头低了下去,伸出舌头,往她的玉体猛舐着。他由上而下,舐着粉面、酥胸,抵达草原到了百慕达神秘三角洲。小婧的玉体根本不曾被男人抚摸过,更谈不上用舌头舐过。因此,她那经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一时之间,她的血脉贲张,柳腰猛摆,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小婧嘴里也不停地哼着︰唔…嗯嗯…唔…哎哟…她双腿打开,使得阴户暴露无遗,她自己也不知道。小龙便用手把阴唇向两边拨了开。他上半身俯下去,用舌头触她的阴户,猛舐着,饑渴地吸着仙津玉露。处女的她要塞受到攻击,她那熬的住,不由自主地把他的头给拉了开,她才获得稍稍喘气的机会。但是此时此刻的张小龙,正尝到甜头,因此那肯就此罢手。他扑在她的身上,挺动屁股,挥动着那支长鞭,朝着小穴乱顶乱插。也许她是个处女,或者他没有对準洞口,因此始终无法入洞。但是,就因为他乱顶乱插,使得她毫无乐趣可言。因此,她恨得牙痒痒的,伸出了手紧握着。不握还好,一握之下,她吓了一跳,她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粗,又这么长,这也难怪他插不进去。小婧因未曾和男人干过,她那晓得就是再粗再长再大的雏巴,阴道也照吞不误。这也难怪,因为她不曾看过大男人的。她所见到的也用不过是帮她弟弟洗澡时,那像小毛毛虫般的。所以当她紧握他的,吓了一大跳,吓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张小龙也感觉得到龟头已微微陷入,于是他用力一顶。这下,只听卜滋一声,那根已进入了半截。他的龟头感觉得出,里头好像有一道坚纫的膜挡住去路。于是,他决定要奋力一击,又是卜滋一声,大已经长驱直入。他本想趁胜追击,奈何她已痛苦万分,呼叫不停,同时把双腿挟住他的身体,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动,一点也不放松。小婧叫道︰哎哟喂…痛…痛死了…你…你好狠…也…也不管人家死活…一下子就那么用力…唔…唔…快…快抽出来…否则小穴会裂开…她痛的泪如雨下,身体不停地抽搐着。张小龙眼见她痛心疾首地哭,顿时怜悯之心,尤然而生。于是,他把给抽了出来。随着而来的阵阵淫水,加上片片地血丝吱…吱的流了出来。张小龙低声安慰道︰小婧,你就忍一忍,这是第一次,总是难免会痛的,一会就会好了,更何况这也不会像生小孩一样那么疼痛呀!小婧听了之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道︰见你的大头鬼,你又没生过小孩,你怎么知道生小孩有多痛。张小龙咧嘴地大笑,说︰这是可以想得到的,你看是婴儿的头大,还是头大?羞…羞脸!不害臊。小婧糗他。张小龙见她化痛为乐,便哀求道︰小婧,现在可好多了吧!再让我插,否则会涨破了。小婧用手指着他,说︰你又不是我丈夫,怎么说让你说插就插,人家可不来了,那么痛。小婧故意钓他胃口。张小龙急了故意骗她,道︰你处女膜都被我插破了,也只有跟我结婚,否则没有人会要你的。小婧急道︰那我们结婚吧?结婚是可以,不过…不过什么?她急切反问。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小婧涉世未深,她如道他的意思了。她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即使有什么痛苦我也认了,你高兴怎么干,就干吧!张小龙可乐歪了,他如道这一次绝对没有任何的阻碍。他的色心大发,猛扑上去。他一手紧按在她的穴口,轻轻的挑拨。小婧的欲火又再度上升。那支手又伸出了中指,进入了洞穴中。他慢慢地抽、插、撩、扣、挖、磨、转,几乎样样都来。小婧在他的挑逗下,娇躯不停的颤抖,双肩摇摆,双腿用力挟的紧紧地。张小龙真可称--十指扣乃郎--。她紧紧咬着牙齿,娇躯嘘喘︰唔…张哥哥…张哥哥…我的小穴里又麻又痒…快…快干我…快…快…快插进来…那支手指头太小了…一点也不管用…张小龙见她如此的娇呼,而且他的一厥一厥地抖着。于是他马上刺了进去,把屁股一挺,腰部力道一下沉。卜滋一声,从阴户里发了出来,全部没入里面。嗯…嗯…小婧呻吟。她心中怀疑他的,是否已经全部进去了。因此,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发现没有偷工减料,她满脸笑容。张小龙的欲火已被焚烧了片刻,一点也不能再等待了。因此,当他后抽的时候,退了一点出来。小婧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防止他逃出来。即刻发动一阵猛烈攻击,长驱直入,直达花心。他一下接一下抽送着。小婧刚一开始觉得阵阵酥痒遍及全身,但经过他一阵抽送时,那美妙的阴唇一吞一吐,渐渐地裂开了。张小龙一阵抽送了三十多下,使得小婧由快乐转变成为痛苦。她极力的抑製了痛苦,咬紧了牙根,但是,还是忍不住地呻吟道︰唔…哎呀…大哥哥…大哥哥…你轻一点好吗?…还是会疼痛的。张小龙心一软,见她一脸痛苦的表情,他马上减少了马力。浅进浅出,反反覆覆地抽动着。他把头埋在她酥胸里,用手把玩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同时,也用双唇紧挟两个乳头,就像婴儿吸母奶一样,又吸又舐。他柔柔地叫︰小婧,还会痛吗?她羞答答地︰大哥哥…现在疼痛得都麻木了…你可以放手去干了。张小龙有点怀疑,问道︰真的?她点点头,道︰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这一回,可真蹩得太久了。他深吸一口气,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来。双手紧按住乳房,下身悬空,以双脚尖为支点,然后猛然落下。塞得阴道饱饱的,两片大阴唇向外翻了出来,那一张一合,就像会说话的嘴巴,说道︰大哥哥,你真可爱。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着。那淫水被挤出了卜滋卜滋的声音。张小龙和小婧的小腹对撞清脆的劈劈卜卜的作向。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就跟跳踢踏舞一样的清脆,可分出轻重之音。她又叫︰唔…唔…终于她说出了实话︰咬哟…怎么…刚才那么疼痛…现在变得这样舒服…嗯嗯…唔…大哥哥…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好…用力…插深一点…用力…她的脸、嘴、心口、手脚全身都发烫了。小婧又再度口乾舌躁,心儿急跳,阴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喷水。小婧被干乐了,花心开了,也就顾不得什么羞耻了。她娇吟叫着︰唔…哎呀…我…我就希望你…你插这么深…太好了…大哥哥…我可不如道…你这一进一出…会有这么快乐…大哥哥…你的好妙哟…张小龙来回抽了一、二百下,干得他两腿发麻,两眼昏花,全身臭汗。他心理想︰当初他自己去嫖妓女,也不过干了她百来下,她就弃精投降,今晚可真想不到,她刚被开苞就有这等能耐,心中无不赞赏。他的心里有点怕此战会失败。于是,他回想起西洋片里,黑人干白人女的方法,何不试试看。每当他的落下时,他就来用力一顶,然后绕S形的路线抽出。他做了几下之后,果然立竿见影。只顶了二十来下,她那大阴户翻腾了出来,同时身体虚了下来,双眼紧闭,精力尽消,虽然小婧的精力充足,可见已经渐渐吃不消了。因为每当龟头用力一顶,撞击子宫的反弹之力,震得花心整个发麻。经验告诉他,小婧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也不如道是她的潜力,还是回光反照,她倏然紧抱着他的脖子,同时高高地坐下。突然地,叫声由低转高,形同哀号︰大哥哥…我不行了…我会死…你别再插了…求求你…唔…唔…咬哟…咬哟…唔…洞里好热…你怎么在我洞里洒尿…唔…你不可以随便大小便…她大声叫道,随即整个人瘫痪了,四肢由发抖而打直了,就如同中邪一样。张小龙的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精液。他们两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扁扁的,再也提不起力气来。那不是小便,那是精液。张小龙说完后,双手一软,整个人伏在她的胴体之上。鸡已被电击一般,不在抖个不停。吱…吱…吱…不停地发射出精液出来。两人都疲惫地入睡了。她一向有早起的习惯,不过可能也是体力较好。当张小龙被她吵醒后,看了看手表,才七点多。他本想多睡一会儿,她又在耳边念道︰时间不早了…你可多睡一会儿,大哥哥…我的贞操已献给你了,万一肚子大起来,我们要赶快结婚…他笑着,点点头,心中说着︰你以为肚子大是那么简单呀!又不是在吹气球。她起身坐着,大声叫道︰血…是血…大哥哥…不得了了…你把我干出那么多的血…我会死去的…你好坏哟…他知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笑着说︰别担心,那是处女才会流血,是你的光荣,代表你已经成熟了…怕什么?她难为情的说︰你好狠,把我干得流了那么多的血,还有淫水那么多,待会给服务生看到了,看你如何交待,真是丢死人了…像这种事,他们可见多了,顶多换去洗一洗罢了,现在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通知你,你再来上班。她点了点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大哥哥…那我先走了。他也在她面颊上香了一个,目送她离去。小婧一走,他也穿好衣服,匆匆下楼,到柜台付了帐,上班去了。*           *           *二个多月来,是多么的奇妙、兴奋的事,由身无长物的她,现在已存了伍千元在邮局中。雅惠并和小婧共租一间房子。这是一家中型的假发工厂,工厂有三十多个员工,男女工人在一间八百 左右的房里加工。小婧坐在一角落里--她永远属于一个十分熟练的工人。她渡过了初来时的陌生与难堪,它是有耐心、认真的一位。他们把一团团紊乱的头髮理好,编织在网上,做成各式各样的假发,这是他们的工作。她做得更加卖力,她希望每个月能再多存一些钱,这样可以偿还父亲的债务,使它早日还清。她脑子里转着许多事,手却不停的工作着。放工的时间到了,所有的人都收拾东西预备走了。只有她,仍然不断拼命做着。雅惠是一个清秀、瘦瘦的女子,她从背后轻拍小婧的肩,小声说︰小婧,下班了!小婧完全没有听见,仍然不停的做。因为这一个月以来,给她的打击太大了,父亲生意失败,欠了不少债务。雅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时,她发出了惊人的叫声。还未离开的同事,同时被她吓了一跳。雅惠连忙道︰对不起!小婧!她慢慢静了下来。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知道下班了!小婧喘了一口气,说︰不要紧!不要紧!别做得这么辛苦。雅惠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下班了,我也没听到你走过来的声音。小婧连忙解释。你又再想你父亲了?不…接着一边收拾没做完的假发,準备一同回家,一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别人不同,我没母亲,更没有兄弟姊妹。所以我很佩服你,小婧!她说。雅惠又笑一笑,小婧也展露了笑容。两人快步地走到巴士站,人很多,正是下班的时候,他们搭车,回到家里休息。她们在家吃完饭,看完了电视,这一天可说是已经过去了。张小龙虽然谈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录影带子,也知道。到此地步,他晓得时机已成熟了。于是…他将她上衣钮扣由上而下,一个个地解了开。当他开了她上衣的钮扣后,把她的衣服向两边掀开了。小婧马上袒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当他看到她的胴体,欲血翻腾。但是,他抑製了沖动,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来,脱去自己的上衣。似乎上半身已经解决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长裙及那红色的三角裤。衣搬被脱得精光。她那一身洁白滑嫩的肌肤,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个。两片滑润的阴唇,高高耸起,柔若无骨,丰厚而有余。在那短而不长,细而不粗的一片片阴毛掩护之下,使得肉缝若隐若现,一切尽在眼前。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着娇躯。这一看看得使他一时失措,而失去知觉,不如到底他是兴奋或是紧张。小婧等了片刻,见他毫无动静,就娇滴滴的望着他,说︰常哥哥,你怎么啦?他挥动双手,三扒两剥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于是,他把头低了下去,伸出舌头,往她的玉体猛舐着。他由上而下,舐着粉面、酥胸,抵达草原到了百慕达神秘三角洲。小婧的玉体根本不曾被男人抚摸过,更谈不上用舌头舐过。因此,她那经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一时之间,她的血脉贲张,柳腰猛摆,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小婧嘴里也不停地哼着︰唔…嗯嗯…唔…哎哟…她双腿打开,使得阴户暴露无遗,她自己也不知道。小龙便用手把阴唇向两边拨了开。他上半身俯下去,用舌头触她的阴户,猛舐着,饑渴地吸着仙津玉露。处女的她要塞受到攻击,她那熬的住,不由自主地把他的头给拉了开,她才获得稍稍喘气的机会。但是此时此刻的张小龙,正尝到甜头,因此那肯就此罢手。他扑在她的身上,挺动屁股,挥动着那支长鞭,朝着小穴乱顶乱插。也许她是个处女,或者他没有对準洞口,因此始终无法入洞。但是,就因为他乱顶乱插,使得她毫无乐趣可言。因此,她恨得牙痒痒的,伸出了手紧握着。不握还好,一握之下,她吓了一跳,她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粗,又这么长,这也难怪他插不进去。小婧因未曾和男人干过,她那晓得就是再粗再长再大的雏巴,阴道也照吞不误。这也难怪,因为她不曾看过大男人的。她所见到的也用不过是帮她弟弟洗澡时,那像小毛毛虫般的。所以当她紧握他的,吓了一大跳,吓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张小龙也感觉得到龟头已微微陷入,于是他用力一顶。这下,只听卜滋一声,那根已进入了半截。他的龟头感觉得出,里头好像有一道坚纫的膜挡住去路。于是,他决定要奋力一击,又是卜滋一声,大已经长驱直入。他本想趁胜追击,奈何她已痛苦万分,呼叫不停,同时把双腿挟住他的身体,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动,一点也不放松。小婧叫道︰哎哟喂…痛…痛死了…你…你好狠…也…也不管人家死活…一下子就那么用力…唔…唔…快…快抽出来…否则小穴会裂开…她痛的泪如雨下,身体不停地抽搐着。张小龙眼见她痛心疾首地哭,顿时怜悯之心,尤然而生。于是,他把给抽了出来。随着而来的阵阵淫水,加上片片地血丝吱…吱的流了出来。张小龙低声安慰道︰小婧,你就忍一忍,这是第一次,总是难免会痛的,一会就会好了,更何况这也不会像生小孩一样那么疼痛呀!小婧听了之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道︰见你的大头鬼,你又没生过小孩,你怎么知道生小孩有多痛。张小龙咧嘴地大笑,说︰这是可以想得到的,你看是婴儿的头大,还是头大?羞…羞脸!不害臊。小婧糗他。张小龙见她化痛为乐,便哀求道︰小婧,现在可好多了吧!再让我插,否则会涨破了。小婧用手指着他,说︰你又不是我丈夫,怎么说让你说插就插,人家可不来了,那么痛。小婧故意钓他胃口。张小龙急了故意骗她,道︰你处女膜都被我插破了,也只有跟我结婚,否则没有人会要你的。小婧急道︰那我们结婚吧?结婚是可以,不过…不过什么?她急切反问。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小婧涉世未深,她如道他的意思了。她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即使有什么痛苦我也认了,你高兴怎么干,就干吧!张小龙可乐歪了,他如道这一次绝对没有任何的阻碍。他的色心大发,猛扑上去。他一手紧按在她的穴口,轻轻的挑拨。小婧的欲火又再度上升。那支手又伸出了中指,进入了洞穴中。他慢慢地抽、插、撩、扣、挖、磨、转,几乎样样都来。小婧在他的挑逗下,娇躯不停的颤抖,双肩摇摆,双腿用力挟的紧紧地。张小龙真可称--十指扣乃郎--。她紧紧咬着牙齿,娇躯嘘喘︰唔…张哥哥…张哥哥…我的小穴里又麻又痒…快…快干我…快…快…快插进来…那支手指头太小了…一点也不管用…张小龙见她如此的娇呼,而且他的一厥一厥地抖着。于是他马上刺了进去,把屁股一挺,腰部力道一下沉。卜滋一声,从阴户里发了出来,全部没入里面。嗯…嗯…小婧呻吟。她心中怀疑他的,是否已经全部进去了。因此,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发现没有偷工减料,她满脸笑容。张小龙的欲火已被焚烧了片刻,一点也不能再等待了。因此,当他后抽的时候,退了一点出来。小婧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防止他逃出来。即刻发动一阵猛烈攻击,长驱直入,直达花心。他一下接一下抽送着。小婧刚一开始觉得阵阵酥痒遍及全身,但经过他一阵抽送时,那美妙的阴唇一吞一吐,渐渐地裂开了。张小龙一阵抽送了三十多下,使得小婧由快乐转变成为痛苦。她极力的抑製了痛苦,咬紧了牙根,但是,还是忍不住地呻吟道︰唔…哎呀…大哥哥…大哥哥…你轻一点好吗?…还是会疼痛的。张小龙心一软,见她一脸痛苦的表情,他马上减少了马力。浅进浅出,反反覆覆地抽动着。他把头埋在她酥胸里,用手把玩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同时,也用双唇紧挟两个乳头,就像婴儿吸母奶一样,又吸又舐。他柔柔地叫︰小婧,还会痛吗?她羞答答地︰大哥哥…现在疼痛得都麻木了…你可以放手去干了。张小龙有点怀疑,问道︰真的?她点点头,道︰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这一回,可真蹩得太久了。他深吸一口气,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来。双手紧按住乳房,下身悬空,以双脚尖为支点,然后猛然落下。塞得阴道饱饱的,两片大阴唇向外翻了出来,那一张一合,就像会说话的嘴巴,说道︰大哥哥,你真可爱。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着。那淫水被挤出了卜滋卜滋的声音。张小龙和小婧的小腹对撞清脆的劈劈卜卜的作向。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就跟跳踢踏舞一样的清脆,可分出轻重之音。她又叫︰唔…唔…终于她说出了实话︰咬哟…怎么…刚才那么疼痛…现在变得这样舒服…嗯嗯…唔…大哥哥…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好…用力…插深一点…用力…她的脸、嘴、心口、手脚全身都发烫了。小婧又再度口乾舌躁,心儿急跳,阴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喷水。小婧被干乐了,花心开了,也就顾不得什么羞耻了。她娇吟叫着︰唔…哎呀…我…我就希望你…你插这么深…太好了…大哥哥…我可不如道…你这一进一出…会有这么快乐…大哥哥…你的好妙哟…张小龙来回抽了一、二百下,干得他两腿发麻,两眼昏花,全身臭汗。他心理想︰当初他自己去嫖妓女,也不过干了她百来下,她就弃精投降,今晚可真想不到,她刚被开苞就有这等能耐,心中无不赞赏。他的心里有点怕此战会失败。于是,他回想起西洋片里,黑人干白人女的方法,何不试试看。每当他的落下时,他就来用力一顶,然后绕S形的路线抽出。他做了几下之后,果然立竿见影。只顶了二十来下,她那大阴户翻腾了出来,同时身体虚了下来,双眼紧闭,精力尽消,虽然小婧的精力充足,可见已经渐渐吃不消了。因为每当龟头用力一顶,撞击子宫的反弹之力,震得花心整个发麻。经验告诉他,小婧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也不如道是她的潜力,还是回光反照,她倏然紧抱着他的脖子,同时高高地坐下。突然地,叫声由低转高,形同哀号︰大哥哥…我不行了…我会死…你别再插了…求求你…唔…唔…咬哟…咬哟…唔…洞里好热…你怎么在我洞里洒尿…唔…你不可以随便大小便…她大声叫道,随即整个人瘫痪了,四肢由发抖而打直了,就如同中邪一样。张小龙的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精液。他们两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扁扁的,再也提不起力气来。那不是小便,那是精液。张小龙说完后,双手一软,整个人伏在她的胴体之上。鸡已被电击一般,不在抖个不停。吱…吱…吱…不停地发射出精液出来。两人都疲惫地入睡了。她一向有早起的习惯,不过可能也是体力较好。当张小龙被她吵醒后,看了看手表,才七点多。他本想多睡一会儿,她又在耳边念道︰时间不早了…你可多睡一会儿,大哥哥…我的贞操已献给你了,万一肚子大起来,我们要赶快结婚…他笑着,点点头,心中说着︰你以为肚子大是那么简单呀!又不是在吹气球。她起身坐着,大声叫道︰血…是血…大哥哥…不得了了…你把我干出那么多的血…我会死去的…你好坏哟…他知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笑着说︰别担心,那是处女才会流血,是你的光荣,代表你已经成熟了…怕什么?她难为情的说︰你好狠,把我干得流了那么多的血,还有淫水那么多,待会给服务生看到了,看你如何交待,真是丢死人了…像这种事,他们可见多了,顶多换去洗一洗罢了,现在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通知你,你再来上班。她点了点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大哥哥…那我先走了。他也在她面颊上香了一个,目送她离去。小婧一走,他也穿好衣服,匆匆下楼,到柜台付了帐,上班去了。*           *           *二个多月来,是多么的奇妙、兴奋的事,由身无长物的她,现在已存了伍千元在邮局中。雅惠并和小婧共租一间房子。这是一家中型的假发工厂,工厂有三十多个员工,男女工人在一间八百 左右的房里加工。小婧坐在一角落里--她永远属于一个十分熟练的工人。她渡过了初来时的陌生与难堪,它是有耐心、认真的一位。他们把一团团紊乱的头髮理好,编织在网上,做成各式各样的假发,这是他们的工作。她做得更加卖力,她希望每个月能再多存一些钱,这样可以偿还父亲的债务,使它早日还清。她脑子里转着许多事,手却不停的工作着。放工的时间到了,所有的人都收拾东西预备走了。只有她,仍然不断拼命做着。雅惠是一个清秀、瘦瘦的女子,她从背后轻拍小婧的肩,小声说︰小婧,下班了!小婧完全没有听见,仍然不停的做。因为这一个月以来,给她的打击太大了,父亲生意失败,欠了不少债务。雅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时,她发出了惊人的叫声。还未离开的同事,同时被她吓了一跳。雅惠连忙道︰对不起!小婧!她慢慢静了下来。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知道下班了!小婧喘了一口气,说︰不要紧!不要紧!别做得这么辛苦。雅惠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下班了,我也没听到你走过来的声音。小婧连忙解释。你又再想你父亲了?不…接着一边收拾没做完的假发,準备一同回家,一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别人不同,我没母亲,更没有兄弟姊妹。所以我很佩服你,小婧!她说。雅惠又笑一笑,小婧也展露了笑容。两人快步地走到巴士站,人很多,正是下班的时候,他们搭车,回到家里休息。她们在家吃完饭,看完了电视,这一天可说是已经过去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