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D-733-[中文]超正港情色畫卷 回家的大嫂 篠田步美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SPRD-733-[中文]超正港情色畫卷 回家的大嫂 篠田步美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我的名字叫做莉莉,今年刚满18岁,刚从中部某私立高职毕业。趁着刚毕业的暑假空档,和姐妹淘们相约一起到垦丁游玩。垦丁可真是夏日的好去处,不但有阳光、沙滩、海洋还有各个男人望着的比基尼。我们平常穿着制服时,总爱故意改短裙子长度,偶而故意暴露些让校里的男生心痒痒,既然姐妹淘提议要去垦丁当然也都不吝啬准备好可以展现自己的比基尼,这可不是我在夸,我们姐妹淘的身材可都是玲珑有致呢!讲到我的身材,我有着标准的165公分身高,长长的直发,有着明亮的大眼睛,以及如同吹弹可破的洁白皮肤,还有最令男人们销魂的身材--36E、23、34。原先预定好和大家集合出发的日子,我却因为家里有事情担搁了。所以便和死党们约好,我会赶搭夜车直接到高雄集合再转车前往垦丁。从衣柜中挑选出一件有点薄的白衬衫里面配上我的黑色内衣,和鹅黄色的迷你裙,我便独自一人搭上了南下的复兴号。列车在彰化停靠时,一个年纪约二三十岁,体型壮硕貌似有180公分的男子上车,坐在我的旁边。我丝毫不以为意的看着窗外,一边听着随身听、一边想着小伶她们不知道又会准备什么争奇斗艳的服装。不知不觉也深夜了,赶夜车想赶点时间,不过也是挺累的。列车上的乘客差不多都已经睡了,而我也有点睡意,于是就直接趴在窗框上睡着了。就再我似睡非睡的时候,忽然大腿有被抚摸的感觉,虽然平时爱穿些暴露的衣服,爱逗那些男生玩,但是我开始有股莫名的紧张和一点点的兴奋。就在我满脑子还在思考为何会有这种莫名的感觉时,他居然变本加厉,要往我的内裤进攻。我这时才挣开眼睛,看到有一只粗糙的大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来回抚摸着,而这双大手的主人正是坐在我旁边的那个男人。我正准备大喊时,才赫然看见他的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锐利的小刀。他拿起小刀指着我并低声的对我说:“不准叫,我可是会刮花妳的脸。跟我走!”他用力地一把抓起我的手,拉着我往车厢后走。我当时还昏昏沈沈的,被他吓的说不出话来,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我坐的是最后一节车厢,他往后走把我拉近了最末端的厕所,我当然知道他想要对我做什么,当我准备挣扎不想进去时,他把锐利的小刀抵到我面前,我想起他在座位上威胁我的话,虽然百般不愿但我还是乖乖的走进去。一进去厕所便把我推到角落,他忽然用力地把我衬衫扯下,我黑色的内衣和34C的乳房就这样暴露在他的面前。我忍不住大叫一声,只是当时列车正飞快的行驶,车厢里的人都在甜美梦乡,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接着他粗糙的手把我的迷你裙给拉了下来,我的身上只剩下一套黑色的内衣裤,挂在脚边的裙子和脚下的鞋子。我被他吓得全身发软,丝毫没有可以反抗他的力气。他开始用那双大手隔着胸罩搓揉我的乳房,似乎很有技巧的忽轻忽重的揉捏我那对引以为傲的双峰。我十分的紧张、害怕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玩弄了一会儿后解开了我的胸罩,开始用手指扭转我粉嫩的乳晕,这样子忽轻忽重的刺激可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我的身体因为害怕而开始发抖,但却又忍不住得“嗯嗯呜呜”的呻吟了起来。他这样有技巧的动作持续了约一分钟,开始觉得我脸红发烫,全身也发热了起来。我是个敏感容易兴奋的人,但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身体还是做出反应。我心里想着:“不可以把第一次给陌生人,不能被陌生人给强暴,我一定得要设法脱逃。”可是我敏感的身体却乖乖的任人摆布,这下怎么办?难道我很沈浸在这样的快感当中?他发现了我身体的变化,便开始淫笑了起来。粗糙的大手离开我的双峰,把手往下伸去准备动手脱掉我的小内裤。可是我的身体竟不听使唤,没有反抗他,而是乖乖的让他脱掉内裤。他将我的内裤脱下后拿来塞进我的嘴里,并把大手伸回我的下体准备要进攻我的私处。和抚摸我的双峰一样地有技巧的来回抚弄我的阴户。我那淫荡的身体开始不自主的扭动,彷佛享受了起来。就当我还在享受的时候,他把我抱起来让我做到洗手台上面,把头低了下来伸出舌头上下来回的舔着我的阴核和阴道口,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刺激,忽深忽浅的舔着让我忍不住的用大腿夹着他的头,但他马上用手分开我的双腿,继续舔着我的大腿内侧,本来就很敏感的大腿上有着溼溼滑滑的感觉,也让我的阴道不停的流出淫水了。就这样持续舔了一下子,忽然站了起来,快速的脱掉了自己的衣裤。我这时候才发现他真的好壮,正当我还在惊讶时,他已经脱下了内裤。脱下了内裤,他的大肉棒就这样弹了出来,好像已经暗奈很久。更让我傻眼的是,他的大肉棒尺寸可真是大,看了一下起码有十八公分,而且粗的不知该如何形容,天啊!他接着抓住坐在洗手台上的我,并用他的大肉棒摩擦着我的肉户。我感觉到他的大肉棒好热好硬,那股莫名的兴奋感又上来了。这下可让我又惊又慌,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反应,但怕他就要插进来了,不禁害怕得一直摇头。他说:“嘿嘿!小妞别怕,妳这样还不够湿呢,我的老二就这样进去妳一定会受伤。我只是想要爽而已,可不是有虐待狂的变态。”听完他说的话,我反到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身体不受控制的有反应,但是还是有一点想反抗他逃脱出去的念头。只是他真的太壮了,又这样抓着我,实在是找不到机会。他不时的用着大肉棒在我的肉户来回摩擦,又不时的用舌头舔弄我的阴核。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子相互交替的攻击,就这样不由自主的享受这接踵而来的快感。一边想抗拒却又一边享受时,火车渐渐的停了下来正准备要靠站,我这才注意到他那把小刀放在旁边的台子上。趁着他专心玩弄我的小穴时,我用最后仅存的理智告诉自己要把小刀拿过来。我怕被他发现,就缓慢的伸出我的手,握住了小刀。就在我握住小刀的同时,他忽然从大腿将我一把抱起,在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用他的大肉棒狠狠的插进了我的肉穴里,我受不了的大叫起来,嘴里塞着内裤让我只能发出“呜呜呜”声音,我感受到一丝丝的痛楚,我知道我的处女已经被夺走了。在痛处之后,有一阵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我的下体传遍我的全身上下,我的手也酥麻得酸软,没有握住小刀的力气。锵!小刀就这样从我手中掉了下去。他说:“嘿!小妞,不是要妳别乱来吗?想不到一个没注意,妳居然想要偷袭我,还好我先袭击了。等等看我怎么来好好"照顾"妳。”我的肉穴被他的大肉棒给塞满了,紧紧的热热的好舒服,只觉得全身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酸麻。听到他说要好好"照顾"我时,心里竟然有了期待,恨不得他把我襙翻,想反抗的念头彻底消失了。同时,火车开始驶动了,他也跟着开始用大肉棒缓缓抽插着。随着火车驶动的节奏他慢慢的把肉棒抽出来,到只剩下龟头时又狠狠的插到底。 他每插一下,我就“呜!”的呻吟一声,好像互相配合一样。火车越开越快,他用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后来他抽插的的速度简直比火车还快了,我的呻吟声也变成“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一边干我,一边在我耳边说:“小妞,妳肉穴夹得我好紧喔!处女就是不一样呢。”他越说我就越兴奋,我只能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快感从我的肉穴传遍我的全身,这种快感完全不是自慰和刚刚用舌头舔所能比的。随着快感我心跳加速越来越快,嘴巴被内裤塞住让我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他边取出我口中的内裤边说:“现在火车开得那么快,车厢里的人都睡沈了,妳就算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理妳了。”我“啊”的一声大叫,并不停的喘气。喘了口气感觉舒坦多了,但下体传来的快感更加舒服。内裤拿开被塞住的嘴巴后,接着开始狂乱的呻吟着些我从A书A片上面看来的淫声浪语。莉莉:“好棒,大哥哥!爽…爽死我了!就是这样插进来,求求你!大力的插入我淫荡的肉穴吧!不要停!”我既舒服又兴奋的快要哭了出来。忽然他停止不动了,顿时间我有种失落感,我觉得全身好热,好想有一根大肉棒可以插入我的阴道和嘴巴。但火车还是摇晃的很厉害,我仍然感觉得到他的大肉棒还在我的体内蠢蠢欲动。他专心的用嘴啃着我那丰满白皙的双峰,不停的吸、舔、含、咬,我感受到三点同时传来的强烈快感,终于受不了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在我达到高潮后,他又马上开始抽插我的小穴了,我又开始不自觉的呻吟着。他忽然说:“我快要射了,这么舒服射在里面好吗?”莉莉慌乱的摇头说:“啊!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他说:“哦,可是妳实在是夹的我太舒服了,我真想射在里面。”我开始紧张了,万一怀孕了可怎么办?这可万万不行。莉莉:“不要,不,啊,求求你,求求你。”他说:“真的不想要?那妳得用妳的小嘴亲吻我,让我感觉到舒服就不射在里面。”一听他说完,我赶紧把我的小嘴凑到他的嘴上,他马上就伸了舌头进来,就这样不停的纠缠,来回着翻搅。这么一搞得我好舒服,就在他上下夹攻下,我又丢了一次。我才知道,原来他根本还没有要射,只是故意要让我紧张而已。接着他把我放了下来,对我说:“嘿,小淫娃,妳一定看过A片对吧?”我点了点头,他把大肉棒凑过来,伸到我的面前。虽然刚刚已经尝过大肉棒的威力,但是近看也让我更惊讶了。他说:“那妳一定知道什么是口交吧?刚刚让妳舒服了,现在也该好好让我舒服舒服。”我没有回答,就这样跪了下来直接将他的大龟头含住。我努力的让那巨大的阴茎再深入口中,最后,我大概再含了十公分进去,不停的舔、吸。但这样似乎不能满足他,他扶住我的头,将大肉棒全塞进我的小嘴,不过也才塞进了三分之二。他把我的嘴当成了小穴一样的搞,顶得我喉咙好痛。就这样过了一会,他开始呻吟起来,便往我喉咙用力一顶,开始在我的嘴�射精。我忍不了咳了起来,并吐出他的大肉棒,还是吃到了一点他的精液,咸咸腥腥的。他将剩下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并说:“我要夺走你全身的第一次,来,躺下吧!”我乖乖的曲着身体躺着,他跨坐在我的身上,用我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开始前后的移动。他说:“胸部丰满真舒服。这就叫乳交,知道吗?”我嗯的一声,任由他在我身上搓弄,我的乳房被他抓得通红。接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看着他雄壮的身体压在我身上,真不知道我怎么了,忽然会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随着他带给我乳房的快感,他也射了出来,把精液射在我的身上,热热的好舒服!他站了起来,要我趴在洗手台上背向着他。他说要夺走全身的第一次,我已经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我从未想像过,但还是任由他摆布。他将他的大肉棒缓缓的塞进我的小菊花,我不停的哀叫,直到他将大肉棒全部塞进去,我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开始慢慢的抽插我的菊花,我的痛只能闷哼。接着他用一只手来挑逗我的肉穴,另一只手搓揉我的乳房,不停的吸舔敏感的耳背。就这样子持续,我专心的享受那三点的快感,来忘却菊花的痛苦。莉莉:“嗯、嗯、嗯嗯嗯,啊!哦∼”就这样,我达到了一次几近痛苦的高潮。他也在我的菊花里面射了出来。他站起身来对我说:“淫娃,妳全身上下的第一次都被我夺走啰,舒服吗?”已经泄了不知道几次的我完全没力,只能趴在地上喘着气。我太爽、太舒服,竟然和他说了谢谢。或许是我声音很虚弱,听起来又更淫荡,他又再把我抱起来,挺起大肉棒,猛烈的抽插着我已经红肿的肉穴。他说:“还能跟我说谢谢,我看非得把妳干死才会爽吧!”莉莉:“啊啊啊,再给我多一点,求求你。干死我吧,用力插我的肉穴。”听到我说的,他似乎动作越来越快,还一边叫着。我看着他激动的表情,不争气的身体又兴奋了起来。就在我达到高潮时,昏倒在他的身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火车的靠站晃醒了我。才发现原来天已经微亮了,只觉得全身酸痛,尤其是被他插过的肉穴、菊花和喉咙。我看到我的行李包在旁边,想是他拿过来的吧。我挣扎着把自己撑起,稍微清洁冲洗一下身体,穿上了衣服走出厕所的门。他已经不在了,火车也到达高雄。还好这班终点站就是高雄,不然我肯定不知道醒来时会在哪里。带着意犹未尽的快感和疲惫的身躯,我步出了高雄车站看看时间也准备和小伶她们会合。小伶:“莉莉!”我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我的名字叫做莉莉,今年刚满18岁,刚从中部某私立高职毕业。趁着刚毕业的暑假空档,和姐妹淘们相约一起到垦丁游玩。垦丁可真是夏日的好去处,不但有阳光、沙滩、海洋还有各个男人望着的比基尼。我们平常穿着制服时,总爱故意改短裙子长度,偶而故意暴露些让校里的男生心痒痒,既然姐妹淘提议要去垦丁当然也都不吝啬准备好可以展现自己的比基尼,这可不是我在夸,我们姐妹淘的身材可都是玲珑有致呢!讲到我的身材,我有着标准的165公分身高,长长的直发,有着明亮的大眼睛,以及如同吹弹可破的洁白皮肤,还有最令男人们销魂的身材--36E、23、34。原先预定好和大家集合出发的日子,我却因为家里有事情担搁了。所以便和死党们约好,我会赶搭夜车直接到高雄集合再转车前往垦丁。从衣柜中挑选出一件有点薄的白衬衫里面配上我的黑色内衣,和鹅黄色的迷你裙,我便独自一人搭上了南下的复兴号。列车在彰化停靠时,一个年纪约二三十岁,体型壮硕貌似有180公分的男子上车,坐在我的旁边。我丝毫不以为意的看着窗外,一边听着随身听、一边想着小伶她们不知道又会准备什么争奇斗艳的服装。不知不觉也深夜了,赶夜车想赶点时间,不过也是挺累的。列车上的乘客差不多都已经睡了,而我也有点睡意,于是就直接趴在窗框上睡着了。就再我似睡非睡的时候,忽然大腿有被抚摸的感觉,虽然平时爱穿些暴露的衣服,爱逗那些男生玩,但是我开始有股莫名的紧张和一点点的兴奋。就在我满脑子还在思考为何会有这种莫名的感觉时,他居然变本加厉,要往我的内裤进攻。我这时才挣开眼睛,看到有一只粗糙的大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来回抚摸着,而这双大手的主人正是坐在我旁边的那个男人。我正准备大喊时,才赫然看见他的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锐利的小刀。他拿起小刀指着我并低声的对我说:“不准叫,我可是会刮花妳的脸。跟我走!”他用力地一把抓起我的手,拉着我往车厢后走。我当时还昏昏沈沈的,被他吓的说不出话来,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我坐的是最后一节车厢,他往后走把我拉近了最末端的厕所,我当然知道他想要对我做什么,当我准备挣扎不想进去时,他把锐利的小刀抵到我面前,我想起他在座位上威胁我的话,虽然百般不愿但我还是乖乖的走进去。一进去厕所便把我推到角落,他忽然用力地把我衬衫扯下,我黑色的内衣和34C的乳房就这样暴露在他的面前。我忍不住大叫一声,只是当时列车正飞快的行驶,车厢里的人都在甜美梦乡,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接着他粗糙的手把我的迷你裙给拉了下来,我的身上只剩下一套黑色的内衣裤,挂在脚边的裙子和脚下的鞋子。我被他吓得全身发软,丝毫没有可以反抗他的力气。他开始用那双大手隔着胸罩搓揉我的乳房,似乎很有技巧的忽轻忽重的揉捏我那对引以为傲的双峰。我十分的紧张、害怕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玩弄了一会儿后解开了我的胸罩,开始用手指扭转我粉嫩的乳晕,这样子忽轻忽重的刺激可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我的身体因为害怕而开始发抖,但却又忍不住得“嗯嗯呜呜”的呻吟了起来。他这样有技巧的动作持续了约一分钟,开始觉得我脸红发烫,全身也发热了起来。我是个敏感容易兴奋的人,但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身体还是做出反应。我心里想着:“不可以把第一次给陌生人,不能被陌生人给强暴,我一定得要设法脱逃。”可是我敏感的身体却乖乖的任人摆布,这下怎么办?难道我很沈浸在这样的快感当中?他发现了我身体的变化,便开始淫笑了起来。粗糙的大手离开我的双峰,把手往下伸去准备动手脱掉我的小内裤。可是我的身体竟不听使唤,没有反抗他,而是乖乖的让他脱掉内裤。他将我的内裤脱下后拿来塞进我的嘴里,并把大手伸回我的下体准备要进攻我的私处。和抚摸我的双峰一样地有技巧的来回抚弄我的阴户。我那淫荡的身体开始不自主的扭动,彷佛享受了起来。就当我还在享受的时候,他把我抱起来让我做到洗手台上面,把头低了下来伸出舌头上下来回的舔着我的阴核和阴道口,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刺激,忽深忽浅的舔着让我忍不住的用大腿夹着他的头,但他马上用手分开我的双腿,继续舔着我的大腿内侧,本来就很敏感的大腿上有着溼溼滑滑的感觉,也让我的阴道不停的流出淫水了。就这样持续舔了一下子,忽然站了起来,快速的脱掉了自己的衣裤。我这时候才发现他真的好壮,正当我还在惊讶时,他已经脱下了内裤。脱下了内裤,他的大肉棒就这样弹了出来,好像已经暗奈很久。更让我傻眼的是,他的大肉棒尺寸可真是大,看了一下起码有十八公分,而且粗的不知该如何形容,天啊!他接着抓住坐在洗手台上的我,并用他的大肉棒摩擦着我的肉户。我感觉到他的大肉棒好热好硬,那股莫名的兴奋感又上来了。这下可让我又惊又慌,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反应,但怕他就要插进来了,不禁害怕得一直摇头。他说:“嘿嘿!小妞别怕,妳这样还不够湿呢,我的老二就这样进去妳一定会受伤。我只是想要爽而已,可不是有虐待狂的变态。”听完他说的话,我反到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身体不受控制的有反应,但是还是有一点想反抗他逃脱出去的念头。只是他真的太壮了,又这样抓着我,实在是找不到机会。他不时的用着大肉棒在我的肉户来回摩擦,又不时的用舌头舔弄我的阴核。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子相互交替的攻击,就这样不由自主的享受这接踵而来的快感。一边想抗拒却又一边享受时,火车渐渐的停了下来正准备要靠站,我这才注意到他那把小刀放在旁边的台子上。趁着他专心玩弄我的小穴时,我用最后仅存的理智告诉自己要把小刀拿过来。我怕被他发现,就缓慢的伸出我的手,握住了小刀。就在我握住小刀的同时,他忽然从大腿将我一把抱起,在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用他的大肉棒狠狠的插进了我的肉穴里,我受不了的大叫起来,嘴里塞着内裤让我只能发出“呜呜呜”声音,我感受到一丝丝的痛楚,我知道我的处女已经被夺走了。在痛处之后,有一阵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我的下体传遍我的全身上下,我的手也酥麻得酸软,没有握住小刀的力气。锵!小刀就这样从我手中掉了下去。他说:“嘿!小妞,不是要妳别乱来吗?想不到一个没注意,妳居然想要偷袭我,还好我先袭击了。等等看我怎么来好好"照顾"妳。”我的肉穴被他的大肉棒给塞满了,紧紧的热热的好舒服,只觉得全身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酸麻。听到他说要好好"照顾"我时,心里竟然有了期待,恨不得他把我襙翻,想反抗的念头彻底消失了。同时,火车开始驶动了,他也跟着开始用大肉棒缓缓抽插着。随着火车驶动的节奏他慢慢的把肉棒抽出来,到只剩下龟头时又狠狠的插到底。他每插一下,我就“呜!”的呻吟一声,好像互相配合一样。火车越开越快,他用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后来他抽插的的速度简直比火车还快了,我的呻吟声也变成“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一边干我,一边在我耳边说:“小妞,妳肉穴夹得我好紧喔!处女就是不一样呢。”他越说我就越兴奋,我只能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快感从我的肉穴传遍我的全身,这种快感完全不是自慰和刚刚用舌头舔所能比的。随着快感我心跳加速越来越快,嘴巴被内裤塞住让我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他边取出我口中的内裤边说:“现在火车开得那么快,车厢里的人都睡沈了,妳就算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理妳了。”我“啊”的一声大叫,并不停的喘气。喘了口气感觉舒坦多了,但下体传来的快感更加舒服。内裤拿开被塞住的嘴巴后,接着开始狂乱的呻吟着些我从A书A片上面看来的淫声浪语。莉莉:“好棒,大哥哥!爽…爽死我了!就是这样插进来,求求你!大力的插入我淫荡的肉穴吧!不要停!”我既舒服又兴奋的快要哭了出来。忽然他停止不动了,顿时间我有种失落感,我觉得全身好热,好想有一根大肉棒可以插入我的阴道和嘴巴。但火车还是摇晃的很厉害,我仍然感觉得到他的大肉棒还在我的体内蠢蠢欲动。他专心的用嘴啃着我那丰满白皙的双峰,不停的吸、舔、含、咬,我感受到三点同时传来的强烈快感,终于受不了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在我达到高潮后,他又马上开始抽插我的小穴了,我又开始不自觉的呻吟着。他忽然说:“我快要射了,这么舒服射在里面好吗?”莉莉慌乱的摇头说:“啊!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他说:“哦,可是妳实在是夹的我太舒服了,我真想射在里面。”我开始紧张了,万一怀孕了可怎么办?这可万万不行。莉莉:“不要,不,啊,求求你,求求你。”他说:“真的不想要?那妳得用妳的小嘴亲吻我,让我感觉到舒服就不射在里面。”一听他说完,我赶紧把我的小嘴凑到他的嘴上,他马上就伸了舌头进来,就这样不停的纠缠,来回着翻搅。这么一搞得我好舒服,就在他上下夹攻下,我又丢了一次。我才知道,原来他根本还没有要射,只是故意要让我紧张而已。接着他把我放了下来,对我说:“嘿,小淫娃,妳一定看过A片对吧?”我点了点头,他把大肉棒凑过来,伸到我的面前。虽然刚刚已经尝过大肉棒的威力,但是近看也让我更惊讶了。他说:“那妳一定知道什么是口交吧?刚刚让妳舒服了,现在也该好好让我舒服舒服。”我没有回答,就这样跪了下来直接将他的大龟头含住。我努力的让那巨大的阴茎再深入口中,最后,我大概再含了十公分进去,不停的舔、吸。但这样似乎不能满足他,他扶住我的头,将大肉棒全塞进我的小嘴,不过也才塞进了三分之二。他把我的嘴当成了小穴一样的搞,顶得我喉咙好痛。就这样过了一会,他开始呻吟起来,便往我喉咙用力一顶,开始在我的嘴�射精。我忍不了咳了起来,并吐出他的大肉棒,还是吃到了一点他的精液,咸咸腥腥的。他将剩下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并说:“我要夺走你全身的第一次,来,躺下吧!”我乖乖的曲着身体躺着,他跨坐在我的身上,用我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开始前后的移动。他说:“胸部丰满真舒服。这就叫乳交,知道吗?”我嗯的一声,任由他在我身上搓弄,我的乳房被他抓得通红。接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看着他雄壮的身体压在我身上,真不知道我怎么了,忽然会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随着他带给我乳房的快感,他也射了出来,把精液射在我的身上,热热的好舒服!他站了起来,要我趴在洗手台上背向着他。他说要夺走全身的第一次,我已经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我从未想像过,但还是任由他摆布。他将他的大肉棒缓缓的塞进我的小菊花,我不停的哀叫,直到他将大肉棒全部塞进去,我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开始慢慢的抽插我的菊花,我的痛只能闷哼。接着他用一只手来挑逗我的肉穴,另一只手搓揉我的乳房,不停的吸舔敏感的耳背。就这样子持续,我专心的享受那三点的快感,来忘却菊花的痛苦。莉莉:“嗯、嗯、嗯嗯嗯,啊!哦∼”就这样,我达到了一次几近痛苦的高潮。他也在我的菊花里面射了出来。他站起身来对我说:“淫娃,妳全身上下的第一次都被我夺走啰,舒服吗?”已经泄了不知道几次的我完全没力,只能趴在地上喘着气。我太爽、太舒服,竟然和他说了谢谢。或许是我声音很虚弱,听起来又更淫荡,他又再把我抱起来,挺起大肉棒,猛烈的抽插着我已经红肿的肉穴。他说:“还能跟我说谢谢,我看非得把妳干死才会爽吧!”莉莉:“啊啊啊,再给我多一点,求求你。干死我吧,用力插我的肉穴。”听到我说的,他似乎动作越来越快,还一边叫着。我看着他激动的表情,不争气的身体又兴奋了起来。就在我达到高潮时,昏倒在他的身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火车的靠站晃醒了我。才发现原来天已经微亮了,只觉得全身酸痛,尤其是被他插过的肉穴、菊花和喉咙。我看到我的行李包在旁边,想是他拿过来的吧。我挣扎着把自己撑起,稍微清洁冲洗一下身体,穿上了衣服走出厕所的门。他已经不在了,火车也到达高雄。还好这班终点站就是高雄,不然我肯定不知道醒来时会在哪里。带着意犹未尽的快感和疲惫的身躯,我步出了高雄车站看看时间也准备和小伶她们会合。小伶:“莉莉!”我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嫂子是远房表哥家的,家里做生意的,28的年纪,因为善于保养,加上没事总往美容院跑,看起来也就20出头,皮肤很白。我因为长年在外地工作,不总回家。因为老家要办理房产证的事情,前天我不得不请假回老家。家里常年每人住,遍布灰尘,就回家两天,懒得打扫,所以我只能在表哥家落脚。我前天晚上7:45的飞机,到表哥家已经快九点了。进门之后只有嫂子出来招呼我,原来表哥刚好要去北京谈一笔保暖被褥的合同(他们家是做农用产品买卖的,自己还有个工厂),一早就走了,原本跟表哥约好的今晚的酒局也只能作罢。我客套的说:「好可惜,这么长时间没见,也不能跟表哥喝一顿聊聊天。」「你哥说了,让我招待好你,怠慢了你,他可不依。」嫂子边说边往厨房走。心想:表哥还算够意思。跟进了厨房,看到满满一桌的菜,顿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也不顾客套谦让,坐下就吃了起来,吃饭自然少不了喝酒,我和嫂子边喝边聊。我很健谈,嫂子也属于开朗大方的那种,可能也比较聊得来,不知不觉,喝得有点儿多,头有点儿晕乎乎的了。再看嫂子,说话也不清楚,举着酒杯的手也不协调的左晃右摆了起来。进来的时候饿的不行,光顾吃了,没注意观察,酒足饭饱后,在灯光下越看觉得嫂子越有女人味儿,上身随意的白色紧身衣,下身时下很流行的碎花长裤,脸蛋很漂亮,用现在流行的词,女神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当时鬼使神差的我想起了SIS里看的一篇强姦嫂子的文章,里面的内容不断在我脑海里闪现,瞬间感觉下身涨的厉害。我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这样,生活除了性还有很多要考虑的,千万不能作出乱伦的事情。我赶紧起身去卫生间洗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好死不死的,嫂子也摇摇晃晃的跟了过来,边跟边喊:「老公,咱们睡觉吧!」那声音酥到我骨头里去了,我转身去扶她的空档,她竟一下歪倒在了我身上,腿靠在我老二上。我心想:好在她喝醉了,要是清醒的,感觉到我翘起的老二,还不得尴尬死。「嫂子,我扶你去睡觉吧!」边説,边去扶她。「老公,你老二怎么翘那么高呀,不昨晚刚做的嘛,又想要了?」一边含含糊糊的说着,一边手就抓在我老二上。那一瞬间,我的道德防线崩溃了,嫂子抓在老二上的手,不断在我脑海里闪现的SIS上强姦嫂子的文章,让我彻底失去思维能力。此时我大脑一片空白,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来。身体僵硬着,脑袋里想着接下来怎么办。还没注意的,嫂子蹲了下去,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鍊,不等我反应过来的,她已经把我老二掏了出来,紧接着,没有停留的含到了嘴里。顿时我整个身体都麻了,我嘴部的感觉最明显,整个嘴巴都是麻的。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种经历,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为什么我嘴巴会麻。言归正传,她把我老二塞进嘴里之后,呜呜啦啦的说:「老公,今天你的鸡巴怎么那么大呀。」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当她开始含着我的老二前后晃头的时候,我才从刚才一连串的事情中反映过来。嫂子错把我当成她老公了。我豁出去了,已经这个样子了,不管了,我就大胆地把手伸到了她头上。她好像受到鼓励一样嘴巴裹地更紧,更加快速地前后动着脑袋,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射精的感觉就有了。说实话,我女朋友给我口交,我从没有那种感觉,因为女朋友都是很慢的,给我舔硬了,好让我去插她,从不给我口爆。嫂子这种口交方式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加上紧张的感觉和乱伦的刺激,这么快的射也是难免的,谁知道这还不算,嫂子突然不动了,把老二抽出来,含糊不清的说:「我还要你使劲插我嘴,然后再射!」我一听,靠,表哥这么变态,把嫂子调教到这种程度,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做爱方式呀。我也没作声,两手抱着她的脑袋,使劲插了进去,第一次体会到深喉原来这么爽,老二能明显感觉到喉咙口那一部分很窄,一直随着老二的进进出出摩擦着龟头。更要命的是,喉咙因为异物,本能的作着吞咽的反射动作,一下,一下的,这种感觉让人根本不能抑制的疯狂(没试过的朋友可以试一试,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比插下面爽一百倍,一万倍)。狼友们别笑我没用,我使劲抽差了没一会儿就忍不住了,紧接着快速猛烈得前后抽插几下,下身往前一送,把嫂子的脑袋狠狠的按在下体上,一阵颤慄,射了出来。射完以后,慢慢拔了出来。嫂子依旧迷迷糊糊的,抿了抿嘴:「你就喜欢这样,变态。」边说边傻笑。我赶紧将老二放回裤子里面,起身去扶她。把她弄上床去,然后我就回客房躺下了。到底还是没忍住,心里很愧疚,但又很激动,觉得刺激无比。想着明天该怎么办,她会不会知道之类的,想着想着,沉沉的睡过去了……那天晚上把嫂子深喉之后,由于过度的紧张和刺激,再加上喝了很多酒,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第二天约5点多的时候,我就突然醒了,可能因为有心事,也可能因为只脱了裤子,衣服还没脱,再加上歪着睡的也不舒服,醒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 我醒了之后心里非常忐忑不安,非常的害怕,骂自己怎么就精虫上脑,干了那种糊涂事,万一事情被家人,亲戚知道了,我不用活了,死了算了。心里一遍一遍祈祷,嫂子一定喝多了,一定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在心里暗暗保证:老天爷保佑嫂子什么都不记得了,如果逃过这一劫,我以后一定不干这种蠢事了。我当时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在外面偷了别人家的东西,被别人发现,回家后等待别人来告诉我爸妈一样,心里七上八下的。醒了后也不敢再睡了,也睡不着了。我想了想,决定趁嫂子没起床,先偷偷走掉,万一起床想起昨晚的事情,我就麻烦了。于是也顾不上洗漱,胡乱穿起裤子,背了我的包,小心翼翼的开门走了。下楼之后,我打车到了我们市政府对过那家七天酒店,开了个钟点房,进去洗了个澡,又躺了两个钟头。再醒来已经8点多了,我用手机给嫂子发了微信,内容大致是说因为今天要去办事,要早去,昨晚嫂子喝的也不少,所以早晨早早起床走了,没有叫醒她,并且办完事直接从机场走了,就不再去她家告别了。资讯发出去后我就一直盯着手机,一边希望快点儿收到回信,希望她确实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一边又害怕她回信,那种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就这么盯着手机,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叮咚一声,我赶忙抓起手机:『嗯,注意安全!』我擦,这算什么回答,说她记得昨晚的事情吧,她没有提;说她不记得吧,TMD,这个回信看着又怪怪的。「应该是不记得,她可能刚醒,迷糊,所以才这么回答的。」我这么安慰着自己。定了定神,反正她没提,就这么着吧,我退了房匆匆去办正事去了。一路上除了过马路时精神恍惚,被车蹭了一下,其他一切都还顺利。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想必狼友也没兴趣听。回到天津后的几天,嫂子也一直没在联繫我,我也不会蠢到主动去问她。心理逐渐由忐忑转向平静。这期间表哥还给我打过电话,说我去他没能在家款待什么的,客套了一通,生活仿佛又美好了起来,直到前天下午。前天下午,我正在和一个客户聊天,微信响了一下,因为是很熟的客户,没必要那么在意商务礼节,我就顺手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轰」一声,脑袋瞬间不转了:『十一放假吧,你过来一趟吧,我有事情跟你谈,别担心,你哥今早就出差了。』看完短信后已经无心跟客户谈了,脑袋也不在单子上了,一直在想怎么办,决定晚上就过去,该面对的,是逃不掉的,今晚不去,晚上也不可能睡着,匆匆结束了和客户的交谈。我微信回了一个:『什么事情?』当时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她有别的事情。她说:『你别问,来就是了。』我一看肯定那事了,也不用再问下去了,回了一个『好的,我今晚过去。』她没再回我。我赶紧在网上订了机票,跟老闆说有事,就提前两小时下班了。一路忐忑无话,到嫂子家是晚上7点多一点,嫂子给我开门后,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很平静,开门后说了句:「你来了,进来吧。」不等我答话,转身就进了厨房。从背后看嫂子,长髮及腰,烫了个大波浪,随意穿了一件暗红色睡裙,虽然没有刻意勾勒,但走路时还是摇曳生姿。甩了甩脑袋,暗骂自己,都什么时候,还想这些,跟着走进了厨房。但不得不说,慾望这东西,有的时候是很难控制的,有的时候明明知道那样做不对,那样做会有严重后果,但还是忍不住。但做完就会后悔,痛恨自己。但下一次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了。「来,先吃饭。」我坐了下来,看着嫂子拿出红酒,给我倒上,自己也倒上,然后自己喝了起来,我正等着她开头呢,她却绝口不提,可我哪里有心思吃饭呀。「嫂子,咱们就直说吧,那晚是我不对,我喝醉了,对不起!」嫂子喝了口酒,还是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对不起就完了?」我把我一张招行信用卡拿了出来,「这里面有五万,不够我再给你,求你一定不要告诉别人,我知道错了。」说实话,我真的快哭出来了,这事一旦捅出去,后果我都不敢想。「把你的卡拿回去,我不缺钱。」她把卡推给我,感觉嘴角好像翘了翘,「你要能一口气喝完这瓶酒,就表明你真的认错了,这事我就不告诉别人。」不要说一瓶红酒了,就是一瓶洗洁精,一瓶毒药,只要我死不了,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喝掉。我看了看她,也没说话,拿起酒瓶,一口气喝完了。后来我想了想,这里面是有问题的,遇到这种事情,她怎么会那么平静,太反常。但说实话,我当时思维趋于停顿,只想如何把这事捂住,实在考虑不了那么全面。喝完后,我说:「嫂子,再次跟你说声对不起,非常感谢你,没有把这事告诉表哥。谢谢。」嫂子笑吟吟地说:「你喝醉了,也不能全怪你。这次叫你过来就是把这事说开,你不用太内疚了。」多次感谢后,我们又吃了点儿菜,聊了别的东西,这过程中,因为不再担心事情暴露的危险,慢慢地,思维不那么混沌了,开始觉得这整个过程有好几个奇怪的地方,为什么说这个简单事情要叫我过来?为什么她没有表现出尴尬?为什么她会要我喝掉一大瓶地干红?慢慢地,我回忆起了她翘起地嘴角。不会是像小说里那样有意勾引我吧。这么想着,感觉嫂子整个人都变得有一种媚地味道,怎么大晚上地还画着妆,涂着口红?看着暗红睡裙勾勒地曲线,脑袋里浮现地是睡裙下的景象,又想起了那让人销魂的深喉,想到那麻酥酥的感觉,老二瞬间涨的难受。TMD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无论如何,不能有别的事情了,想着想着,头有点儿晕。那瓶酒的后劲上来了,得赶紧走了,不能在这里了,想干却不能干,那种痛苦狼友们应该都明白。我起身道:「嫂子,不早了,我得走了。」「去哪里?九点多了,回天津?」「不是,我已经订了宾馆,不在这里睡了。」说着我起身往拿包往外走。嫂子也跟着起身,「定什么宾馆,咱家有客卧,大晚上的,又喝了酒,别去了。」说着走上来,拽了我胳膊一下,另一只手顺势放在了我翘起的老二上,还捏了一下。我转过头,看着她,她笑吟吟的手没有拿下来。确定了她不是不小心碰到的之后,我说:「嫂子你这是……」「不想嫂子吗?那晚的深喉爽吗?想不想再来一次?」到这里我全明白了,原来那晚嫂子并没有醉到不能区分自己的老公和我,原来她那晚是有意假借醉酒引我上钩,原来这次叫我来不是解决问题。但说实话,我不想这样做,毕竟是嫂子,感觉有点儿彆扭。我刚要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嫂子却推我到了她家客厅沙发上坐下,然后隔着裤子,咬了一下我翘起的老二,本来就涨的难受的老二开始隐隐发痛。嫂子跪在沙发前,在我的两腿中间抬起头来笑着看了我一眼。「你的这个确实比你表哥大,再来一次深喉怎么样?」我理智上想拒绝,但拒绝的话却说不出来。她解开了我的皮带,脱下了裤子,老二暴露无遗。说实话,虽然我没见过表哥的老二,但我对自己的很自信,多少公分我没测过,但跟日本AV上的比起来,比绝大多数男优都大。嫂子低头含了下去。呼~热乎乎的嘴,和着粘滑的唾液。我的天,去他妈的伦理道德,不干白不干,何况是送上门的。我向后一靠,闭上了眼睛。闭上眼睛后,鸡巴传来的感觉更加清晰和强烈,清晰的感觉到嫂子的头前后运动时,她嘴唇划过冠状沟时的感觉,含住鸡巴时,舌头上的粒状突起在龟头上摩擦的感觉。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嫂子竟然还去舔我的蛋蛋,含在嘴里,温暖异常。我闭眼享受了一会儿,睁开眼睛一边欣赏嫂子的淫蕩一边问:「表哥满足不了你吗?为什么要勾引我?」她吐出老二,抬头看着我,「不为什么,就是想。」这时我也完全放开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她愿意,管她呢。玩呗。于是我也调戏起来她:「那晚你的技术不错呀,深喉让我爽的差点儿晕过去。」「你们男人都受不了这一套,我就知道。」「你那晚可把我的精液都吞了,感觉怎么样?」「我闺密告诉我,吃那个美容养颜。」没文化,哪有那功效,但我肯定不会告诉她这个事实,因为对于我来说,看着她吃我的精液,无疑在精神上是一种巨大的享受。想着这些,我有了射精的冲动。我把手放在嫂子脑袋上,慢慢往下压,嫂子也很配合的往下埋头,龟头磨擦着舌头,进入一段后,到了紧窄的喉咙入口,明显感觉顿住了。我怕弄得她不舒服于是停了一下,嫂子发现我手不用力了,抬起头看着我,下一刻她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我妩媚的笑了笑,弯弯的眼睛,像是诱惑,又带着鼓励。我对她回以微笑,手上慢慢用力,感觉龟头慢慢顶开喉管,慢慢的推进,然后一下,龟头进去了,这种爽不单单是肉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你们说我变态也好,说我人渣也罢,我就是抵挡不了自己这么漂亮的嫂子,跪在我两腿间给我口交,还是我最渴望的深喉。在鸡巴进到喉管后,我没有疯狂抽插,等了一会儿,揉了揉嫂子的头,摸着她顺滑的头髮,这一刻,感觉她就是我的女人,这种感觉混杂着嫂子的称谓,带给我的是乱伦的极度快感。我射精的感觉更加的强烈。「嫂子,我还要你吃我的精液。」嫂子的喉咙收缩着,又抬起头来看了看我,头上下动了两下,我实在忍不住了,自己的肉棒在那么漂亮的涂着口红的嫂子嘴里,任谁也受不了。于是我手上又动了起来,渐渐的加快了速度,下身也跟着有节奏的抬起落下,就在即将射精的前一刻,嫂子猛的把头后仰,将老二吐了出来,「这次不要射喉咙里了,我想尝尝你的和你哥的味道有什么差别。」我靠,骚货,这时候管她射哪里呢,别说射她嘴里了,那时候让我干什么我都会答应的。「骚货,给你吃,快点。」一把拽过她来,塞进她嘴里,看的出她口交经验很丰富,这时候她使劲用嘴唇裹紧我的鸡巴,我使劲挺动了两下,一阵颤慄传遍全身,太他妈的舒服了。鸡巴有规律的一抖一抖的,每抖一下,就射一下,每射一下,嫂子的秀眉就跟着皱一下,还带着兴奋的表情。我那时在想我哥可真娶了个好老婆。等我停止了射精,嫂子含着鸡巴,做了几下吞咽的动作,然后吐出鸡巴,还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有点儿涩,比你哥的好吃。」然后低下头又亲了一下我老二,好像礼节性告别。经过这一通折腾,我完全放开了。刚想伸手去摸嫂子的胸,嫂子一下把我手挡开:「刚射完不休息一下,还想干嘛,不怕精尽人亡?」比我大几岁就随便调戏我,这时候不能示弱呀。我说;「嫂子这么性感诱人,干你一晚上也没问题。」嫂子站起来,靠了上来:「真的?」顺势叉开腿,坐在了我的大腿上。靠,内裤都没穿,大腿上能清楚感觉到她下身的湿热,感觉湿滑湿滑的,这番淫蕩的景象,让我老二又有抬头的感觉。她亲了我一下耳朵,在耳边说:「洗澡去,让你干我一晚上。」这女人绝对是性爱高手,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慾望的神经。「今晚干到你求饶为止!」边说,边伸手去摸她,谁知道她一个起身又躲了过去,然后回头一笑抛了个媚眼,「等你!」我擦,还治不了你了,暗想:今晚有你求饶的时候。我起身进了卫生间,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洗完我围上浴巾,出来看到嫂子一条腿的大腿上穿了条黑色蕾丝带,上身一件宽鬆白色体恤刚好盖住屁股,这种搭配不仅有情趣内衣让人流鼻血的诱惑效果,更有一种清纯女孩让人想按在身下干个够的效果。嫂子上来就亲我的嘴,刚一接触,就感觉一个东西被她用舌头顶送进了我嘴里,我没留神,竟然咽了下去。「什么东西?」「你不是想干我一晚上吗?来吧!」原来是伟哥。「嫂子,不用伟哥,你就是伟哥,你的小妹妹就是伟哥。」抱起嫂子往客卧走,「不,去我的卧室,在你哥干我的床上干我。」「你太淫蕩了。」「喜欢吗?」嫂子咯咯笑着说。「没有男人不喜欢!」我把嫂子扔到了床上,鸡巴在嫂子的挑逗下早就抬了起来,再加上伟哥的作用,鸡巴早就涨的不行,二话不说,从背后直接一捅而入,顺畅无比。不得不说,表哥的鸡巴确实小,不然嫂子的妹妹不可能那么紧窄。中间抽插的过程就不说了,第一次射的时候我大声的喊着嫂子,她不停的叫,感觉太疯狂了。后来又干了她五次,每次她都要射在嘴里,要吃掉,但我有两次没忍住射在里面了,她说没事,安全期,而且吃了避孕药。结束后她说还想玩肛交,靠,这个嫂子慾望不是一般的啊。干成这样,还想肛交。我跟她说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玩。我们一直折腾到早上,在床上抱着睡了一天,到傍晚才醒,醒了她又要去含我的鸡巴,我实在不行了,虽然她很诱人,但我腰疼的不行,求她不要了,并答应她有机会一定满足她肛交的慾望,她这才算完。晚上她也没力气做饭,我们俩也不愿意出去吃,就叫了必胜客,吃饱了睡了一晚,今早我就回来了,赶紧把这后续给各位狼友分享一下。嫂子果然玩起来很过瘾,我也没试过后庭,下次恢复体力,找机会一定尝试一下。嫂子是远房表哥家的,家里做生意的,28的年纪,因为善于保养,加上没事总往美容院跑,看起来也就20出头,皮肤很白。我因为长年在外地工作,不总回家。因为老家要办理房产证的事情,前天我不得不请假回老家。家里常年每人住,遍布灰尘,就回家两天,懒得打扫,所以我只能在表哥家落脚。我前天晚上7:45的飞机,到表哥家已经快九点了。进门之后只有嫂子出来招呼我,原来表哥刚好要去北京谈一笔保暖被褥的合同(他们家是做农用产品买卖的,自己还有个工厂),一早就走了,原本跟表哥约好的今晚的酒局也只能作罢。我客套的说:「好可惜,这么长时间没见,也不能跟表哥喝一顿聊聊天。」「你哥说了,让我招待好你,怠慢了你,他可不依。」嫂子边说边往厨房走。心想:表哥还算够意思。跟进了厨房,看到满满一桌的菜,顿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也不顾客套谦让,坐下就吃了起来,吃饭自然少不了喝酒,我和嫂子边喝边聊。我很健谈,嫂子也属于开朗大方的那种,可能也比较聊得来,不知不觉,喝得有点儿多,头有点儿晕乎乎的了。再看嫂子,说话也不清楚,举着酒杯的手也不协调的左晃右摆了起来。进来的时候饿的不行,光顾吃了,没注意观察,酒足饭饱后,在灯光下越看觉得嫂子越有女人味儿,上身随意的白色紧身衣,下身时下很流行的碎花长裤,脸蛋很漂亮,用现在流行的词,女神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当时鬼使神差的我想起了SIS里看的一篇强姦嫂子的文章,里面的内容不断在我脑海里闪现,瞬间感觉下身涨的厉害。我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这样,生活除了性还有很多要考虑的,千万不能作出乱伦的事情。我赶紧起身去卫生间洗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好死不死的,嫂子也摇摇晃晃的跟了过来,边跟边喊:「老公,咱们睡觉吧!」那声音酥到我骨头里去了,我转身去扶她的空档,她竟一下歪倒在了我身上,腿靠在我老二上。我心想:好在她喝醉了,要是清醒的,感觉到我翘起的老二,还不得尴尬死。「嫂子,我扶你去睡觉吧!」边説,边去扶她。「老公,你老二怎么翘那么高呀,不昨晚刚做的嘛,又想要了?」一边含含糊糊的说着,一边手就抓在我老二上。那一瞬间,我的道德防线崩溃了,嫂子抓在老二上的手,不断在我脑海里闪现的SIS上强姦嫂子的文章,让我彻底失去思维能力。此时我大脑一片空白,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来。身体僵硬着,脑袋里想着接下来怎么办。还没注意的,嫂子蹲了下去,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鍊,不等我反应过来的,她已经把我老二掏了出来,紧接着,没有停留的含到了嘴里。顿时我整个身体都麻了,我嘴部的感觉最明显,整个嘴巴都是麻的。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种经历,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为什么我嘴巴会麻。言归正传,她把我老二塞进嘴里之后,呜呜啦啦的说:「老公,今天你的鸡巴怎么那么大呀。」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当她开始含着我的老二前后晃头的时候,我才从刚才一连串的事情中反映过来。嫂子错把我当成她老公了。我豁出去了,已经这个样子了,不管了,我就大胆地把手伸到了她头上。她好像受到鼓励一样嘴巴裹地更紧,更加快速地前后动着脑袋,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射精的感觉就有了。说实话,我女朋友给我口交,我从没有那种感觉,因为女朋友都是很慢的,给我舔硬了,好让我去插她,从不给我口爆。嫂子这种口交方式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加上紧张的感觉和乱伦的刺激,这么快的射也是难免的,谁知道这还不算,嫂子突然不动了,把老二抽出来,含糊不清的说:「我还要你使劲插我嘴,然后再射!」我一听,靠,表哥这么变态,把嫂子调教到这种程度,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做爱方式呀。我也没作声,两手抱着她的脑袋,使劲插了进去,第一次体会到深喉原来这么爽,老二能明显感觉到喉咙口那一部分很窄,一直随着老二的进进出出摩擦着龟头。更要命的是,喉咙因为异物,本能的作着吞咽的反射动作,一下,一下的,这种感觉让人根本不能抑制的疯狂(没试过的朋友可以试一试,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比插下面爽一百倍,一万倍)。狼友们别笑我没用,我使劲抽差了没一会儿就忍不住了,紧接着快速猛烈得前后抽插几下,下身往前一送,把嫂子的脑袋狠狠的按在下体上,一阵颤慄,射了出来。射完以后,慢慢拔了出来。嫂子依旧迷迷糊糊的,抿了抿嘴:「你就喜欢这样,变态。」边说边傻笑。我赶紧将老二放回裤子里面,起身去扶她。把她弄上床去,然后我就回客房躺下了。到底还是没忍住,心里很愧疚,但又很激动,觉得刺激无比。想着明天该怎么办,她会不会知道之类的,想着想着,沉沉的睡过去了……那天晚上把嫂子深喉之后,由于过度的紧张和刺激,再加上喝了很多酒,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第二天约5点多的时候,我就突然醒了,可能因为有心事,也可能因为只脱了裤子,衣服还没脱,再加上歪着睡的也不舒服,醒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我醒了之后心里非常忐忑不安,非常的害怕,骂自己怎么就精虫上脑,干了那种糊涂事,万一事情被家人,亲戚知道了,我不用活了,死了算了。心里一遍一遍祈祷,嫂子一定喝多了,一定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在心里暗暗保证:老天爷保佑嫂子什么都不记得了,如果逃过这一劫,我以后一定不干这种蠢事了。我当时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在外面偷了别人家的东西,被别人发现,回家后等待别人来告诉我爸妈一样,心里七上八下的。醒了后也不敢再睡了,也睡不着了。我想了想,决定趁嫂子没起床,先偷偷走掉,万一起床想起昨晚的事情,我就麻烦了。于是也顾不上洗漱,胡乱穿起裤子,背了我的包,小心翼翼的开门走了。下楼之后,我打车到了我们市政府对过那家七天酒店,开了个钟点房,进去洗了个澡,又躺了两个钟头。再醒来已经8点多了,我用手机给嫂子发了微信,内容大致是说因为今天要去办事,要早去,昨晚嫂子喝的也不少,所以早晨早早起床走了,没有叫醒她,并且办完事直接从机场走了,就不再去她家告别了。资讯发出去后我就一直盯着手机,一边希望快点儿收到回信,希望她确实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一边又害怕她回信,那种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就这么盯着手机,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叮咚一声,我赶忙抓起手机:『嗯,注意安全!』我擦,这算什么回答,说她记得昨晚的事情吧,她没有提;说她不记得吧,TMD,这个回信看着又怪怪的。「应该是不记得,她可能刚醒,迷糊,所以才这么回答的。」我这么安慰着自己。定了定神,反正她没提,就这么着吧,我退了房匆匆去办正事去了。一路上除了过马路时精神恍惚,被车蹭了一下,其他一切都还顺利。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想必狼友也没兴趣听。回到天津后的几天,嫂子也一直没在联繫我,我也不会蠢到主动去问她。心理逐渐由忐忑转向平静。这期间表哥还给我打过电话,说我去他没能在家款待什么的,客套了一通,生活仿佛又美好了起来,直到前天下午。前天下午,我正在和一个客户聊天,微信响了一下,因为是很熟的客户,没必要那么在意商务礼节,我就顺手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轰」一声,脑袋瞬间不转了:『十一放假吧,你过来一趟吧,我有事情跟你谈,别担心,你哥今早就出差了。』看完短信后已经无心跟客户谈了,脑袋也不在单子上了,一直在想怎么办,决定晚上就过去,该面对的,是逃不掉的,今晚不去,晚上也不可能睡着,匆匆结束了和客户的交谈。我微信回了一个:『什么事情?』当时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她有别的事情。她说:『你别问,来就是了。』我一看肯定那事了,也不用再问下去了,回了一个『好的,我今晚过去。』她没再回我。我赶紧在网上订了机票,跟老闆说有事,就提前两小时下班了。一路忐忑无话,到嫂子家是晚上7点多一点,嫂子给我开门后,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很平静,开门后说了句:「你来了,进来吧。」不等我答话,转身就进了厨房。从背后看嫂子,长髮及腰,烫了个大波浪,随意穿了一件暗红色睡裙,虽然没有刻意勾勒,但走路时还是摇曳生姿。甩了甩脑袋,暗骂自己,都什么时候,还想这些,跟着走进了厨房。但不得不说,慾望这东西,有的时候是很难控制的,有的时候明明知道那样做不对,那样做会有严重后果,但还是忍不住。但做完就会后悔,痛恨自己。但下一次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了。「来,先吃饭。」我坐了下来,看着嫂子拿出红酒,给我倒上,自己也倒上,然后自己喝了起来,我正等着她开头呢,她却绝口不提,可我哪里有心思吃饭呀。「嫂子,咱们就直说吧,那晚是我不对,我喝醉了,对不起!」嫂子喝了口酒,还是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对不起就完了?」我把我一张招行信用卡拿了出来,「这里面有五万,不够我再给你,求你一定不要告诉别人,我知道错了。」说实话,我真的快哭出来了,这事一旦捅出去,后果我都不敢想。「把你的卡拿回去,我不缺钱。」她把卡推给我,感觉嘴角好像翘了翘,「你要能一口气喝完这瓶酒,就表明你真的认错了,这事我就不告诉别人。」不要说一瓶红酒了,就是一瓶洗洁精,一瓶毒药,只要我死不了,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喝掉。我看了看她,也没说话,拿起酒瓶,一口气喝完了。后来我想了想,这里面是有问题的,遇到这种事情,她怎么会那么平静,太反常。但说实话,我当时思维趋于停顿,只想如何把这事捂住,实在考虑不了那么全面。喝完后,我说:「嫂子,再次跟你说声对不起,非常感谢你,没有把这事告诉表哥。谢谢。」嫂子笑吟吟地说:「你喝醉了,也不能全怪你。这次叫你过来就是把这事说开,你不用太内疚了。」多次感谢后,我们又吃了点儿菜,聊了别的东西,这过程中,因为不再担心事情暴露的危险,慢慢地,思维不那么混沌了,开始觉得这整个过程有好几个奇怪的地方,为什么说这个简单事情要叫我过来?为什么她没有表现出尴尬?为什么她会要我喝掉一大瓶地干红?慢慢地,我回忆起了她翘起地嘴角。不会是像小说里那样有意勾引我吧。这么想着,感觉嫂子整个人都变得有一种媚地味道,怎么大晚上地还画着妆,涂着口红?看着暗红睡裙勾勒地曲线,脑袋里浮现地是睡裙下的景象,又想起了那让人销魂的深喉,想到那麻酥酥的感觉,老二瞬间涨的难受。TMD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无论如何,不能有别的事情了,想着想着,头有点儿晕。那瓶酒的后劲上来了,得赶紧走了,不能在这里了,想干却不能干,那种痛苦狼友们应该都明白。我起身道:「嫂子,不早了,我得走了。」「去哪里?九点多了,回天津?」「不是,我已经订了宾馆,不在这里睡了。」说着我起身往拿包往外走。嫂子也跟着起身,「定什么宾馆,咱家有客卧,大晚上的,又喝了酒,别去了。」说着走上来,拽了我胳膊一下,另一只手顺势放在了我翘起的老二上,还捏了一下。我转过头,看着她,她笑吟吟的手没有拿下来。确定了她不是不小心碰到的之后,我说:「嫂子你这是……」「不想嫂子吗?那晚的深喉爽吗?想不想再来一次?」到这里我全明白了,原来那晚嫂子并没有醉到不能区分自己的老公和我,原来她那晚是有意假借醉酒引我上钩,原来这次叫我来不是解决问题。但说实话,我不想这样做,毕竟是嫂子,感觉有点儿彆扭。我刚要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嫂子却推我到了她家客厅沙发上坐下,然后隔着裤子,咬了一下我翘起的老二,本来就涨的难受的老二开始隐隐发痛。嫂子跪在沙发前,在我的两腿中间抬起头来笑着看了我一眼。「你的这个确实比你表哥大,再来一次深喉怎么样?」我理智上想拒绝,但拒绝的话却说不出来。她解开了我的皮带,脱下了裤子,老二暴露无遗。说实话,虽然我没见过表哥的老二,但我对自己的很自信,多少公分我没测过,但跟日本AV上的比起来,比绝大多数男优都大。嫂子低头含了下去。呼~热乎乎的嘴,和着粘滑的唾液。我的天,去他妈的伦理道德,不干白不干,何况是送上门的。我向后一靠,闭上了眼睛。闭上眼睛后,鸡巴传来的感觉更加清晰和强烈,清晰的感觉到嫂子的头前后运动时,她嘴唇划过冠状沟时的感觉,含住鸡巴时,舌头上的粒状突起在龟头上摩擦的感觉。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嫂子竟然还去舔我的蛋蛋,含在嘴里,温暖异常。我闭眼享受了一会儿,睁开眼睛一边欣赏嫂子的淫蕩一边问:「表哥满足不了你吗?为什么要勾引我?」她吐出老二,抬头看着我,「不为什么,就是想。」这时我也完全放开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她愿意,管她呢。玩呗。于是我也调戏起来她:「那晚你的技术不错呀,深喉让我爽的差点儿晕过去。」「你们男人都受不了这一套,我就知道。」「你那晚可把我的精液都吞了,感觉怎么样?」「我闺密告诉我,吃那个美容养颜。」没文化,哪有那功效,但我肯定不会告诉她这个事实,因为对于我来说,看着她吃我的精液,无疑在精神上是一种巨大的享受。想着这些,我有了射精的冲动。我把手放在嫂子脑袋上,慢慢往下压,嫂子也很配合的往下埋头,龟头磨擦着舌头,进入一段后,到了紧窄的喉咙入口,明显感觉顿住了。我怕弄得她不舒服于是停了一下,嫂子发现我手不用力了,抬起头看着我,下一刻她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我妩媚的笑了笑,弯弯的眼睛,像是诱惑,又带着鼓励。我对她回以微笑,手上慢慢用力,感觉龟头慢慢顶开喉管,慢慢的推进,然后一下,龟头进去了,这种爽不单单是肉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你们说我变态也好,说我人渣也罢,我就是抵挡不了自己这么漂亮的嫂子,跪在我两腿间给我口交,还是我最渴望的深喉。在鸡巴进到喉管后,我没有疯狂抽插,等了一会儿,揉了揉嫂子的头,摸着她顺滑的头髮,这一刻,感觉她就是我的女人,这种感觉混杂着嫂子的称谓,带给我的是乱伦的极度快感。我射精的感觉更加的强烈。「嫂子,我还要你吃我的精液。」嫂子的喉咙收缩着,又抬起头来看了看我,头上下动了两下,我实在忍不住了,自己的肉棒在那么漂亮的涂着口红的嫂子嘴里,任谁也受不了。于是我手上又动了起来,渐渐的加快了速度,下身也跟着有节奏的抬起落下,就在即将射精的前一刻,嫂子猛的把头后仰,将老二吐了出来,「这次不要射喉咙里了,我想尝尝你的和你哥的味道有什么差别。」我靠,骚货,这时候管她射哪里呢,别说射她嘴里了,那时候让我干什么我都会答应的。「骚货,给你吃,快点。」一把拽过她来,塞进她嘴里,看的出她口交经验很丰富,这时候她使劲用嘴唇裹紧我的鸡巴,我使劲挺动了两下,一阵颤慄传遍全身,太他妈的舒服了。鸡巴有规律的一抖一抖的,每抖一下,就射一下,每射一下,嫂子的秀眉就跟着皱一下,还带着兴奋的表情。我那时在想我哥可真娶了个好老婆。等我停止了射精,嫂子含着鸡巴,做了几下吞咽的动作,然后吐出鸡巴,还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有点儿涩,比你哥的好吃。」然后低下头又亲了一下我老二,好像礼节性告别。经过这一通折腾,我完全放开了。刚想伸手去摸嫂子的胸,嫂子一下把我手挡开:「刚射完不休息一下,还想干嘛,不怕精尽人亡?」比我大几岁就随便调戏我,这时候不能示弱呀。我说;「嫂子这么性感诱人,干你一晚上也没问题。」嫂子站起来,靠了上来:「真的?」顺势叉开腿,坐在了我的大腿上。靠,内裤都没穿,大腿上能清楚感觉到她下身的湿热,感觉湿滑湿滑的,这番淫蕩的景象,让我老二又有抬头的感觉。她亲了我一下耳朵,在耳边说:「洗澡去,让你干我一晚上。」这女人绝对是性爱高手,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慾望的神经。「今晚干到你求饶为止!」边说,边伸手去摸她,谁知道她一个起身又躲了过去,然后回头一笑抛了个媚眼,「等你!」我擦,还治不了你了,暗想:今晚有你求饶的时候。我起身进了卫生间,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洗完我围上浴巾,出来看到嫂子一条腿的大腿上穿了条黑色蕾丝带,上身一件宽鬆白色体恤刚好盖住屁股,这种搭配不仅有情趣内衣让人流鼻血的诱惑效果,更有一种清纯女孩让人想按在身下干个够的效果。嫂子上来就亲我的嘴,刚一接触,就感觉一个东西被她用舌头顶送进了我嘴里,我没留神,竟然咽了下去。「什么东西?」「你不是想干我一晚上吗?来吧!」原来是伟哥。「嫂子,不用伟哥,你就是伟哥,你的小妹妹就是伟哥。」抱起嫂子往客卧走,「不,去我的卧室,在你哥干我的床上干我。」「你太淫蕩了。」「喜欢吗?」嫂子咯咯笑着说。「没有男人不喜欢!」我把嫂子扔到了床上,鸡巴在嫂子的挑逗下早就抬了起来,再加上伟哥的作用,鸡巴早就涨的不行,二话不说,从背后直接一捅而入,顺畅无比。不得不说,表哥的鸡巴确实小,不然嫂子的妹妹不可能那么紧窄。中间抽插的过程就不说了,第一次射的时候我大声的喊着嫂子,她不停的叫,感觉太疯狂了。后来又干了她五次,每次她都要射在嘴里,要吃掉,但我有两次没忍住射在里面了,她说没事,安全期,而且吃了避孕药。结束后她说还想玩肛交,靠,这个嫂子慾望不是一般的啊。干成这样,还想肛交。我跟她说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玩。我们一直折腾到早上,在床上抱着睡了一天,到傍晚才醒,醒了她又要去含我的鸡巴,我实在不行了,虽然她很诱人,但我腰疼的不行,求她不要了,并答应她有机会一定满足她肛交的慾望,她这才算完。晚上她也没力气做饭,我们俩也不愿意出去吃,就叫了必胜客,吃饱了睡了一晚,今早我就回来了,赶紧把这后续给各位狼友分享一下。嫂子果然玩起来很过瘾,我也没试过后庭,下次恢复体力,找机会一定尝试一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