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D-450-[中文](PREMIUM)星野美優的打手槍 淫語 誘惑癡女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PGD-450-[中文](PREMIUM)星野美優的打手槍 淫語 誘惑癡女 - 無碼近親相姦 | 免費線上成人影片,線上A片,線上AV

<>

平安夜那天,贞清的同行,在一间五星级饭店,举办耶诞Party,因为这种场合,要携伴参加比较合乎礼仪,因此贞清就邀我一起参加。虽然不喜欢这种场合,但一则老婆有令,二则当业务就要广结善缘,多认识些人脉,所以也就不以为苦了。当天会场真的脂粉味浓,珠光宝气,每对几乎都是盛装出席,我跟贞清在场中,也算是够水准的一对。当然同行举办Party,也是一个行销活动,展示了她们新款的布料,请模特儿走秀,我看到可蓁也在里面,走秀结束后,晚宴开始,是采自助式的,佳肴美酒,感觉取之不尽、用之不绝。可蓁走秀结束后,穿着一件,超紧身的连身短裙,秀出其姣好身材,她的裙子,短到几乎看得见内裤了。她走过来时,吸引众多男人的目光,她来到我们身边。可蓁:‘协理,辉哥,你们也来了。’贞清:‘可蓁,不简单喔,升级了,当走秀MODEL了。’可蓁:‘赵姐,妳都有在注意我,今天是我第三次走秀了。’我:‘恭喜,恭喜了。’可蓁:‘我还有其他朋友在,要去打招呼,耶诞快乐。’我俩:‘耶诞快乐!’就见她,整晚跟其他两位MODEL,像花蝴蝶一样,满场绕,满场喝酒。贞清则带着我,到处介绍给其他人,大方的介绍,我是她的男朋友,而听到的,女的都是赞美声,说贞清的男朋友不错。男的都是抱怨声,女强人要交男朋友,也不早说,他们也要排队报名。晚会快结束时,可蓁匆匆走来。可蓁:‘赵姐,妳们有开车吗?我室友喝挂了,现在拦车不好拦,能不能坐妳们的车。’贞清:‘阿辉,你先送我到附近王姐家,再送她们回去。’我就去开车,送贞清至王姐家后,就带可蓁他们三个,回他们的宿舍,其他两人,一位叫筱屏,喝得很醉的叫卿琳。送她们到家后,原本说要二人带卿琳上去,但她们脚穿高跟鞋,紧身衣的,根本没办法带她上去。我:‘妳们在这等我,我去停车,再回来带她上去。’停好车后,来到她们面前,我将西装外套,给可蓁拿着,我用新娘抱方式抱卿琳,由于,她跟可蓁一样,穿很短的连身裙,当我抱起她时,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她穿的C字裤,看的我鸡巴也硬起来了,尤其一整晚,看了那么多女人,酥胸半露,而且原本要跟贞清度耶诞的,却被她们给破坏了。心想,待会一定要好好肏她们。进入房间后,有个小客厅,四间房间两套卫浴,一个小厨房兼吧台。我还抱着卿琳。我:‘要抱去那?’可蓁:‘到她房间。’可蓁就带我进入她房间,我将她放在床上。可蓁竟然当着我的面,将她全身脱光,然后再帮她盖被子。这时,卿琳忽然起身往浴室跑,进去后,就趴在马桶上吐了,可蓁这时候,帮她在浴缸放热水。筱屏也跑过来关心,帮她拍拍背。可蓁:‘妳吐完,洗个澡再上床,听到没?’可蓁带我来到客厅,请我坐,并泡茶给我。可蓁:‘她最近又跟男朋友吵架了,所以心情不好。今天谢谢辉哥,不然,我们三个都会很狼狈的回来。’我:‘光是谢谢就好了吗?我好好的一个约会,都被妳们破坏了。’可蓁:‘好嘛!我现在补偿你。’说完,她就拉我起来,将我衣服全部脱光,套弄了我的鸡巴几下,接着,她自己脱光衣服后,挤在我后面,双腿张开在我屁股两旁,帮我按摩。可蓁:‘你今天抱的很辛苦,我先帮你按摩。’就将她的两个奶子,紧贴我的背,两手在我肩上按摩。这时,筱屏从浴室出来,见到我们这样,筱屏:‘拜托!要搞也到房间搞,我不想看啦,我累了,要去睡觉了,小琳已经在泡澡了,稍微注意一下。’说完,她就进她房间了。可蓁和我躺在沙发上,她吸我的鸡巴,我舔她小穴,舔没几下,就改用手指骚痒小穴。可蓁:‘嗯嗯..辉哥..啊..不..要..啊啊..这样..啊啊..我..啊啊..很敏..啊啊..感..啦..’她的阴核真的很敏感,所以一下子,整个小穴就泛滥都是水。可蓁就自己起来,将她的小穴套进鸡巴,用屁股开始上下摆动。可蓁:‘呵呵..好..啊啊..想辉..呵..哥..的..啊啊..DD..呵呵..好..舒..啊啊..服..啊啊啊..’这时,卿琳从浴室围条浴巾走出来,要倒水喝,看到我们在作爱,就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可蓁也不管她,抱着我后,屁股照样上下摆动,我也把腰一挺一挺的,配合她抽插。可蓁:‘啊啊啊..好..啊啊啊..爽..啊啊..好..啊啊啊..爽..啊啊..’坐在旁边的卿琳,虽然还没酒醒,但看到我们在作爱,及可蓁的淫叫声,也有感觉,自己打开双腿,用手指在插自己的小穴。卿琳:‘嗯嗯..嗯嗯..嗯嗯..’我就将可蓁拉起来,走到卿琳面前,让可蓁手扶着旁边的小茶几,我从她屁股后面,插他的小穴,让卿琳面对着我们的交合处,我用较快的速度,抽插可蓁的小穴。卿琳醉眼惺忪的看着,但她手指插自己的速度跟力量都加快加大。可蓁:‘啊啊啊..干..啊啊..的..啊啊..好..爽..呵呵..’卿琳:‘呵呵...嗯嗯..呵呵呵..’由于,可蓁小穴已经很湿了,让我是越肏越顺越快。我也伸手,将手指插入卿琳的小穴,用插、转、痒伺候她。卿琳:‘呵呵..会..啊啊..痒...呵呵..呵呵..’可蓁:‘啊啊啊..不..啊啊..行..啊啊..啊啊..了...啊啊..’可蓁的身体,颤抖了几下,小穴夹紧我的龟头,感觉一阵热液冲来。我把鸡巴从可蓁的小穴中拔出,再把卿琳拉到大沙发上躺着,打开她的双腿,就将我鸡巴往她小穴抽插。卿琳:‘啊啊啊..啊啊..好..呵呵..硬..好..呵呵..舒..服..啊啊..’正当我还在抽插卿琳的小穴时,背后有一双乳房来磨蹭,回头一看是筱屏。筱屏:‘被妳们的叫床声,叫得睡不着,叫的咩咩好痒。’我就放慢速度,抽插卿琳的小穴,一只手伸到后面,用手指插进筱屏的小穴内抽插。筱屏:‘呵呵呵..被男人..呵呵..弄真..呵呵..的..呵呵..不一样..’ 筱屏她也伸手到前面,在玩我的蛋蛋,受这个刺激,我就更加快速度的抽插卿琳的小穴,插插啪啪响。卿琳:‘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我觉得我的马眼,憋不住了,就猛用力抽插卿琳。卿琳:‘啊啊啊啊..出来..啊啊啊..了..啊啊..’卿琳抽慉了几下,小穴内一阵热流,她高潮,我马眼也一松,就射精了,趴在卿琳身上,我背后也还趴着筱屏。筱屏:‘我咩咩痒了,也要插啦。’她就伸手,抓住我鸡巴套弄,满手的精液及淫水,就往卿琳的阴毛一抹,然后,嘴巴就吸入我的鸡巴。吸了好几下,我鸡巴太刺激了,反而硬不起来。我把筱屏拉起来,我:‘让我洗个热水澡,然后带他们两个,回她们的房间,妳先到房间等我,待会,一定让你爽。’筱屏就带我,到她房间的浴室,她的浴室没浴缸,而且是跟隔壁房间共用的那种。进去后,我用热水直冲我全身,冲的满久。筱屏来敲了一次门,我说再等一下。等我的鸡巴,似乎有些恢复了,我才走出浴室时,筱屏已躺在床上两腿开开,在自慰自己的小穴,我跟她说,我去喝点水。筱屏:‘快一点喔,咩咩在痒了。’心想真是够骚的。当我回到房间时,我就将头,埋进她的双腿间,原本要用舔的,但那小穴已经湿淋淋的了,我就改用两只手指,插进去转了好几圈。筱屏:‘啊啊啊..轻一...啊啊..点..啊啊啊..’接着,我就抱住她,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慢慢的抽插。筱屏:‘呵呵呵..好..棒..嗯嗯..的..鸡巴..呵呵..’这样抽插了一阵后,她似乎不过瘾,就翻转过来,换她在上我在下,鸡巴跟她的淫屄还连在一起,她就很用力的抽插,两个奶子,晃的很厉害。筱屏:‘啊啊啊啊..好..啊啊啊..爽..好..啊啊啊..爽..啊啊啊..’但持续力不久,没多久,就趴在我的身上,速度变慢了,我就再将她翻过来,在她屁股下垫个枕头,然后用快速度抽插她,发出啪啪声响。筱屏:‘啊啊啊啊..我..啊啊啊啊..要死..啊啊啊..了..啊啊啊..’结果,她身体不停抽慉,小穴一缩后,喷出一点尿出来,弄湿了枕头。我身体也沾到了一些,我就到浴室要去冲洗。谁知,我打开浴室的门时,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地上,在搓自己的阴核。我们都吓一跳。恢复镇静后,她:‘你是筱屏的新男朋友吗?’我:‘不是,我认识可蓁。’她:‘那为什么会跟筱屏在搞?’我就将今晚,卿琳喝醉送她们回家,然后解释,我跟可蓁之前是砲友,作爱时,其他两个也自动加入,说给她听。她:‘你那么厉害,一次搞三个。’我:‘没那么厉害,刚刚是第二回合,已经射了一次了。’她:‘那可以再来吗?我看的咩咩好痒喔。’我:‘我先冲个身体,待会我再过去。’冲完,我开另一边的门,进到她的房间。看到她盖着被子,应该是没穿衣服了。我:‘妳也是MODEL吗?什么时候看到我们在做爱的。’她说她叫爱珍,今天参加别地方的耶诞聚会,回来时,见到客厅有男人的衣服,想说不知谁带男人回来过夜,她进房间要洗澡时,听到浴室有人,等到她进浴室时,听到筱屏的作爱声,就躲在门边偷看了。爱珍:‘刚刚看你好像很神勇。’她就把我拉到她身边躺着,手握着我的鸡巴。爱珍:‘哇!你的DD好硬。’我也伸手,将手指往她小穴抽插。我:‘妳咩咩好湿,是不是自慰很久了。’爱珍:‘嗯嗯..妳们作..呵呵..多久..就..嗯嗯..弄..多久..嗯嗯..’我就翻身趴在她身上,将鸡巴往她小穴插,真的好湿,一插就进去了,我就快慢快慢抽插她。爱珍:‘嗯嗯..啊啊啊..好..呵呵..舒服..啊啊啊..呵呵..’她的小穴淫水很多,我的鸡巴一插就到底。我也拿起枕头垫在她屁股下,这样插的更深。爱珍:‘啊啊啊啊..太..过..啊啊啊..瘾...啊啊啊..了..呵呵..’接着,她用双腿夹住我屁股,这样插的更深,我就加快速度。爱珍:‘啊啊啊啊啊..干..啊啊啊啊..死..啊啊啊..我啦..啊啊啊啊..’我再抽插二十几下后。爱珍:‘啊啊啊啊啊阿..爽..啊啊啊啊啊阿..死..啊啊啊啊..’她身体打了几个哆嗦,小穴一缩,出精了,我也想有快感,就在狠狠的抽插。爱珍:‘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射精在她的小穴中了。接着我就躺在她旁边睡着了。隔天早上,起床已十点了,还好是周末放假,爱珍不在床上了。等我走出房间,她们四个在客厅吃早餐,见到我后,一起鼓掌。可蓁:‘辉哥好厉害,一夜搞我们四姊妹。’我:‘我都腿软了,碰到妳们,我真的投降,下次不要一起来,好吗?’爱珍:‘那就是还有下次了。’我只好摸摸头。我:‘我要先走了。’当我穿衣服时,每个人还来吸我鸡巴几下,但鸡巴只是微微挺一下,就软下去了。也因此才能离开那淫窟。耶诞到元旦这几天,都没再做爱了,跨年那天,因为耶诞跟贞清的约会被破坏了,所以我们决定跨年那晚上,我们要自己过,不参加任何活动。当天下午,贞清来载我,下班后至我家,因为明天早上,我参加的社团,要去参加总统府升旗典礼,我家比较近一点,而且学弟去美国,跟父母亲过圣诞了。回到我家后,贞清说要洗澡,但我家只有单人浴缸,所以,贞清躺在我身上,一起泡澡,我将鸡巴插在他的小穴中没动,就静静躺着。泡完澡后,我只穿件篮球背心,贞清则穿一件宽大的T恤,她头发湿湿的,相当的性感。再来,我煎王锦珠送的牛排,贞清她不太会煮台湾菜,所以就很久没下厨了,而我对厨房的事,还相当有兴趣。吃完牛排后,我俩一起洗碗,当然免不了调情。洗完后,来到客厅喝着红酒,她躺在我身上看着DVD,特别拨放一片DVD,看完刚好11:45,我们开始深吻,11:55时,我将鸡巴插进贞清的小穴。贞清:‘待会,我们从今年做爱到明年。’我吻了她。我:‘而且每年都要这样。’当电视传来【十九八七六…三二一】,我俩紧紧抱在一起。这时,心里的浓情密意,非平时的性爱中,可以得到的,虽然我俩也作了爱,我也让她高潮,她也让我高潮,但这非平时为了泄欲的性爱所能比的。我俩相拥睡到清晨四点,起床后,漱洗完毕,亲她一下,她睁开眼睛。贞清:‘我今天中午要去跟玛莉【她高中女校同学】吃饭,她刚从英国回来。’我:‘我大概八点就回来了,要不要陪妳去。’她点点头,又睡着了。参加活动,回到家中,贞清还在睡,我亲她脸颊一下。我:‘亲爱的美人,该起床了。’贞清:‘我还要睡一下,十点再叫我。’快十点时,我准备好了早餐,就钻进贞清的被子里,从脸一直亲到她的乳房,她才清醒的抱着我,然后起床了。漱洗后吃早餐。贞清:‘我告诉你,你今天去跟我同学吃饭,她们会刁难你喔,她们有时会很过分,那你还要去吗?’我:‘妳跟这些同学是都要好?’贞清:‘因为我高中时,是念私立女校,所以要住校,她们是我同班同寝室三年的姊妹淘。至今感情都很好。’我:‘既然是妳的姊妹淘,那我更应该去,从那里,搞不好可以知道,妳更多的秘密。以后跟妳吵架,妳离家出走,才知道到哪找妳?’贞清:‘心机有够深。’当我们来到聚会地点,是一家西餐厅。讲了订位人名字,服务生带我们到一间小包厢内,已有一个女人坐在那玩手机,见到贞清马上起身,两人互相拥抱,她穿一套黑色的西装外套及长裤,长的不错,跟贞清是同一类型的。那女子:‘姘头,好久不见了。’她用很严厉的眼光看着我。那女子:‘哟!今天带妳的新姘头来啊!’贞清:‘对啦!她是我的男朋友叫志辉。阿辉,这是我很好很好的同学叫玛丽。刚从英国回来。’我点头打招呼,她伸出手跟我握手。玛丽:‘乍看之下是不错,不过今天没订你的位置,先站着,等其他人看过,再看同不同意你参加。’贞清:‘别闹了,阿辉你先坐。’我:‘没关系!美女的话当然要遵从。不过,请问妳这一票是同意还是反对?’玛丽:‘废话!如果反对,就把你赶出去了。’我:‘既然亲爱的玛丽小姐同意,那我更要站着。’我就站在她们旁边,听她们聊天,并帮忙叫服务生倒水。接着进来两个女人,玛丽马上起身,分别跟她们拥抱。这两人都算漂亮,真是物以类聚,只是脾气似乎比较温柔。其中一位看见我。女子:‘玛丽,今天该不会是要介绍男人让我们认识吧?’玛丽:‘那是,她是小清的姘头,我说要妳们初审通过,才能参加我们的聚会。’女子:‘妳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也没告诉我。还说我们是好姊妹。’贞清:‘今天不就带来让妳们公审了。’女子:‘来!来!帅哥坐下来,让我们好好审问一下。’我:‘要我坐下,就表示同意让我加入今天的聚会了。’女子:‘同意!当然同意!要审核你是不是符合我们的标准。’接下来,贞清把我介绍给她们,一位叫翠华,一位叫文慈,其中文慈已经结婚,有一子,她们三人,分别都在外商公司上班,文慈跟翠华还是同事。接着,她们就问我很多问题,从中间,我知道她们四人除了同寝室外,还都是出国留学回来的。而且玛丽跟贞清,当初就以夫妻自居,被她们叫姘头。等吃完主餐甜点及咖啡后,她们又继续聊天,并对我提出审核结果。翠华:‘根据我们评审团的初审,一、年纪比我们小二岁,虽不满意,但符合贞清的大姐个性,勉强同意。’玛丽:‘我们都是留学的,你只是国立大学毕业,不过,听你的收入及家境,都还算OK,也勉强同意。’文慈:‘见你刚刚表现相当有礼貌,经的起我们的挑衅,个性还算温和,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装的,所以暂时同意。’翠华:‘我想,今天大家也没事,本来要去逛街,不然就去贞清家,晚上,你煮饭给我们评鉴一下,在这方面,是否通过。’贞清:‘太好了,这样可以到我家,我们可以轻松的,好好聊一聊。’我就开车,载她们到贞清家后,当起男佣泡咖啡,切水果及小点。贞清来到厨房,紧抱着猛亲我。贞清:‘亲爱的!今天让你委屈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我:‘只要妳喜欢,为妳做任何事,都是我毕生最大的荣幸。’因为厨房跟客厅,只有一个吧台分开,她们都听见了。文慈:‘哦!我快吐了。这么恶心的话,都说得出来。’翠华:‘妳是羡慕吧?妳老公应该说不出这种话。’文慈:‘哇!阿辉,你成功三分之一了,已经有人帮你讲话了。’我:‘谢谢!不知几位小姑娘,今晚想吃什么?我就去买菜。’玛丽:‘这嘴巴不得了,够甜的,知道怎么哄女人,太危险了,先扣分。’贞清:‘太扯了啦,说好也扣分,说坏的也扣分。’玛丽:‘姘头!对不起!妳今晚没有发言权,而且干扰评审再扣分。’翠华:‘没关系!我爱听,她扣我加,我们吃什么由你决定,不过,我们是很挑嘴的,所以,自己看着办。’我就出门去买菜,回来后,她们还是在聊天,不过都换了比较轻松的衣服,由此可见,她们的身材跟贞清都差不多的好。这时,贞清也叫我去换件轻松的衣服,我就穿了一件篮球背心及运动长裤出来。翠华:‘哟!身材还不错喔。’文慈还跑过来,搥了几下我的胸膛。文慈:‘还很结实。’我就进厨房去开始煮菜,煮了六菜一汤,然后把那久没用的餐桌整理好,摆好碗筷。我:‘恭请各位女皇用膳。’她们一一就坐后,我开了瓶红酒。她们对我的手艺,虽没赞赏有加,但也算满意,再加上席间,说些黄色笑话给她们听,整个气氛相当融洽。而且红酒也喝了四五瓶了。再来,我泡一壶茶及小蛋糕跟水果盘给她们后,去整理完餐具后,回到客厅。我:‘我最亲爱的评审美女们,不知我今晚的表现,是否满意?’文慈似乎有些醉,摇摇摆摆站起来。文慈:‘小清,我要去办离婚,跟妳竞争阿辉。’翠华:‘哇!妳又拉一票了。至于,我对你是很满意啦,这票也投给你。’这时,大家都把眼光看向玛丽。玛丽:‘大家都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文慈:‘什么约定?’丽:‘妳就是那个违反约定的人。当初,我们在宿舍,常搞性爱游戏,说女人也可以让女人有快感,以后为了大家的性生活,可以美满,所以在结婚前,要让我们试试她老公的床上功夫。结果,妳偷偷在国外结婚,难怪现在性生活不美满。’文慈:‘我那有不美满?而且那是说笑的,那有将老公去跟其他的女人作爱的?而且,男生也不敢。’玛丽:‘阿辉!那你敢不敢?因为我跟小清不一样,当初我是她老公,她能不能满足,我最清楚,所以,我一定要鉴定一下。’我一听,装出很害羞的表情,看看贞清。贞清:‘阿辉不要怕【好会演戏】你就把它当作我,我跟她高中到大学,不知作过多少次了,有时还天天都来。’翠华:‘对啊!每天都听妳们在叫春。’玛丽:‘我今天一定要确认,你可不可以给小清幸福。’玛丽有点醉了,说完摇晃的站起来,带我进贞清房间,我故意没将门关上。一进去,她就脱掉我裤子,因为鸡巴还没准备,也没受刺激,还是软软的。玛丽就伸手往我鸡巴一拍。玛丽:‘这样如何让我姘头性福?’我:‘我告诉妳,我最讨厌人家说我DD不行。’说完,我就将她的衣服,很快的脱光,因为之前,她们已换了T恤及短裤,推倒在床上。我就将手在她的小穴口抚摸,嘴巴开始吸她的乳头。玛丽:‘够性格,嗯嗯..我喜..嗯嗯..欢..’我等她小穴已经开始湿了以后,就将两只手指头伸进他的小穴,进行插、转、痒的老招式。嘴巴用咬或用吸她的乳头。玛丽:‘呵呵..好..刺..啊啊..激..呵呵..’我的手指,就一直插转痒,直到他的小穴,充满淫水。玛丽:‘啊啊啊..痒..啊啊啊..痒..快..啊啊..插..啦..啊啊..’这时,我鸡巴已经硬了,我拉她的手,来握住我鸡巴。玛丽:‘哇!好硬。’她就将我鸡巴,拉着往她的小屄插进去。我就开始稍快速度,抽插他的小穴。玛丽:‘啊啊啊..好..啊啊啊..舒..服..啊啊啊..’她的小穴越来越湿了,我就将她双腿,挂在我肩上,猛用力抽插她。玛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似乎只剩惨叫声,身体不停的颤抖。我不让她有休息机会,继续用力抽插。玛丽:‘啊啊..啊啊没..啊啊..命..啊啊啊..了..啊啊..’感觉到她小穴一缩,她已经高潮了,躺在床上喘气。这时,我不知是该出去还是在里面。我走到门边一看,她们三人,已经在客厅地毯上玩起来了,三人衣服脱光,互相亲吻,互相插小穴。我就走出来,将鸡巴往贞清的小穴抽插。贞清抓住我鸡巴。贞清:‘先插文慈的,让她比较看看。’文慈:‘不行啦!我有老公的。’贞清:‘大不了,到时叫玛丽陪他作一次,当补偿啦!’贞清就抓住文慈,示意要我插进去。也不知她们玩多久了,文慈的小穴,也是湿淋淋的。我就不客气将鸡巴一次抽入后,慢慢抽插。文慈:‘啊..好..硬..呵呵..舒..呵呵..服..啊啊啊..’她的小穴很湿了,几乎次次到底,我就拿一个抱枕,垫在她的屁股下,将她双腿拉起抱住,并加快速度,抽插她的小穴。文慈:‘啊啊..啊啊..太..啊啊啊..爽..啊啊..了..啊..’我再更用力抽插她。文慈:‘啊啊啊..会..啊啊..死..啊啊..会..死啦..啊啊啊..’我再用身体,压住她双腿,双手撑在地毯上,用一次一次重插方式。文慈:‘啊..啊..啊..啊..啊..’她的身体,已经在打哆嗦了,我就加快速度抽插。文慈:‘啊啊..啊啊..啊..’她分开双腿,夹住我的腰,紧紧抱着我,感觉她小穴用力一缩,就让我射精在她里面,然后她跟着出精了。我就躺在文慈旁边,鸡巴也软掉了,我们两个都在喘气着。翠华:‘小清,妳好幸福哦,妳男人好猛。可惜,我没吃到。’贞清:‘妳不要急,现在妳带他去浴室洗热水澡,等一下,就会让你爽歪歪。’翠华来到浴室,就放水进去按摩浴缸,然后开始帮我洗澡,我也顺机吃豆腐,当她洗我鸡巴时,DD还是垂头丧气的。等到热水一冲,似乎有些反应了,就说我们去泡一下,就进去按摩浴缸,并启动水柱。我的鸡巴,被翠华一直握着,泡了热水后,似乎慢慢恢复硬度了,还没等到完全恢复,翠华就坐上来了,将小穴套入鸡巴,上下摆动了起来。翠华:‘呵呵..还不..错..呵呵..插..’听她的口气,好像不是很满意,我就站起身来,让她含着我的鸡巴,我鸡巴恢复了硬度。她猛吸了几口,她就转身趴在浴缸边,把屁股翘起来。翠华:‘哇!好硬的鸡巴,赶快插进来吧。’我就挺起我的鸡巴,从她后面,用力猛插小穴。翠华:‘啊啊啊..好...啊啊..爽..啊啊..’我大概插了十几下,她就半翻身用手推我。翠华:‘我的奶奶撞到浴缸会痛。我们到房间去好吗?’我就起身拿起浴巾,将我们身体擦干,我抱起她,将鸡巴插进她小穴内,走到房间,这时,贞清她们三个躺在床上聊天。她们三人让出一些位置,让我将翠华放在床上,我抱着她,用不是很快的速度抽插她。翠华;‘呵呵..呵呵..好..爽..’文慈:‘阿辉,好好谢谢她,她是第一个支持你的。’我就扶起她屁股的一边,然后用力插她小穴,让她屁股再回贴到床上,就这样,一扶一插,一扶一插的抽插方式。翠华:‘啊..啊..啊..啊..’文慈:‘对!就是狠一点,不然她是很色的。’有观众在旁边,我就再表演一下,我站起来,拉起她的双腿,分开夹在我腋下,让她下半身擡高,我的鸡巴由上往下抽插。翠华:‘啊..啊啊..要..死..啊啊..了..啊啊..’抽插十几下后,再将她放下,改让她趴在床边,我下床擡起她双腿,用老汉推车的方式,抽插她的小穴。翠华:‘啊啊..饶..啊啊..命..啦..啊啊..’看她似乎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就放个枕头,在他屁股下,猛力抽插她。翠华:‘啊啊...我..啊啊..不..要..啊..了..啊啊..’我再猛抽插几下,她紧紧抱住我,就出精了,还喷出一些尿来。这时,贞清来到我身边,抱着我猛亲,并将我鸡巴,插入她的蜜洞内。贞清:‘你今天表现的很好,没让我丢脸。’玛丽:‘看妳浪的跟什么一样。阿辉,算你厉害,以后,我们都要当你的姘头了。’贞清:‘我才不给妳们用,要用就来求我。’文慈:‘我看妳一个,根本应付不来,到时不知谁求谁。’我:‘那我到底有没有通过。’翠华:‘没有通过,除非让我们再爽几次。’贞清:‘好了啦,妳们都该走了,接下来换我们了。’玛丽:‘好啦,我们也累了,要回去休息。妳们就慢慢作吧。’她们三人,就穿好衣服回去了,我就抱起贞清,将鸡巴插入她小穴,走到门口送客了。她们走后,我当然再让贞清爽了一次,我也射精了。平安夜那天,贞清的同行,在一间五星级饭店,举办耶诞Party,因为这种场合,要携伴参加比较合乎礼仪,因此贞清就邀我一起参加。虽然不喜欢这种场合,但一则老婆有令,二则当业务就要广结善缘,多认识些人脉,所以也就不以为苦了。当天会场真的脂粉味浓,珠光宝气,每对几乎都是盛装出席,我跟贞清在场中,也算是够水准的一对。当然同行举办Party,也是一个行销活动,展示了她们新款的布料,请模特儿走秀,我看到可蓁也在里面,走秀结束后,晚宴开始,是采自助式的,佳肴美酒,感觉取之不尽、用之不绝。可蓁走秀结束后,穿着一件,超紧身的连身短裙,秀出其姣好身材,她的裙子,短到几乎看得见内裤了。她走过来时,吸引众多男人的目光,她来到我们身边。可蓁:‘协理,辉哥,你们也来了。’贞清:‘可蓁,不简单喔,升级了,当走秀MODEL了。’可蓁:‘赵姐,妳都有在注意我,今天是我第三次走秀了。’我:‘恭喜,恭喜了。’可蓁:‘我还有其他朋友在,要去打招呼,耶诞快乐。’我俩:‘耶诞快乐!’就见她,整晚跟其他两位MODEL,像花蝴蝶一样,满场绕,满场喝酒。贞清则带着我,到处介绍给其他人,大方的介绍,我是她的男朋友,而听到的,女的都是赞美声,说贞清的男朋友不错。男的都是抱怨声,女强人要交男朋友,也不早说,他们也要排队报名。晚会快结束时,可蓁匆匆走来。可蓁:‘赵姐,妳们有开车吗?我室友喝挂了,现在拦车不好拦,能不能坐妳们的车。’贞清:‘阿辉,你先送我到附近王姐家,再送她们回去。’我就去开车,送贞清至王姐家后,就带可蓁他们三个,回他们的宿舍,其他两人,一位叫筱屏,喝得很醉的叫卿琳。送她们到家后,原本说要二人带卿琳上去,但她们脚穿高跟鞋,紧身衣的,根本没办法带她上去。我:‘妳们在这等我,我去停车,再回来带她上去。’停好车后,来到她们面前,我将西装外套,给可蓁拿着,我用新娘抱方式抱卿琳,由于,她跟可蓁一样,穿很短的连身裙,当我抱起她时,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她穿的C字裤,看的我鸡巴也硬起来了,尤其一整晚,看了那么多女人,酥胸半露,而且原本要跟贞清度耶诞的,却被她们给破坏了。心想,待会一定要好好肏她们。进入房间后,有个小客厅,四间房间两套卫浴,一个小厨房兼吧台。我还抱着卿琳。我:‘要抱去那?’可蓁:‘到她房间。’可蓁就带我进入她房间,我将她放在床上。可蓁竟然当着我的面,将她全身脱光,然后再帮她盖被子。这时,卿琳忽然起身往浴室跑,进去后,就趴在马桶上吐了,可蓁这时候,帮她在浴缸放热水。筱屏也跑过来关心,帮她拍拍背。可蓁:‘妳吐完,洗个澡再上床,听到没?’可蓁带我来到客厅,请我坐,并泡茶给我。可蓁:‘她最近又跟男朋友吵架了,所以心情不好。今天谢谢辉哥,不然,我们三个都会很狼狈的回来。’我:‘光是谢谢就好了吗?我好好的一个约会,都被妳们破坏了。’可蓁:‘好嘛!我现在补偿你。’说完,她就拉我起来,将我衣服全部脱光,套弄了我的鸡巴几下,接着,她自己脱光衣服后,挤在我后面,双腿张开在我屁股两旁,帮我按摩。可蓁:‘你今天抱的很辛苦,我先帮你按摩。’就将她的两个奶子,紧贴我的背,两手在我肩上按摩。这时,筱屏从浴室出来,见到我们这样,筱屏:‘拜托!要搞也到房间搞,我不想看啦,我累了,要去睡觉了,小琳已经在泡澡了,稍微注意一下。’说完,她就进她房间了。可蓁和我躺在沙发上,她吸我的鸡巴,我舔她小穴,舔没几下,就改用手指骚痒小穴。可蓁:‘嗯嗯..辉哥..啊..不..要..啊啊..这样..啊啊..我..啊啊..很敏..啊啊..感..啦..’她的阴核真的很敏感,所以一下子,整个小穴就泛滥都是水。可蓁就自己起来,将她的小穴套进鸡巴,用屁股开始上下摆动。可蓁:‘呵呵..好..啊啊..想辉..呵..哥..的..啊啊..DD..呵呵..好..舒..啊啊..服..啊啊啊..’这时,卿琳从浴室围条浴巾走出来,要倒水喝,看到我们在作爱,就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可蓁也不管她,抱着我后,屁股照样上下摆动,我也把腰一挺一挺的,配合她抽插。可蓁:‘啊啊啊..好..啊啊啊..爽..啊啊..好..啊啊啊..爽..啊啊..’坐在旁边的卿琳,虽然还没酒醒,但看到我们在作爱,及可蓁的淫叫声,也有感觉,自己打开双腿,用手指在插自己的小穴。卿琳:‘嗯嗯..嗯嗯..嗯嗯..’我就将可蓁拉起来,走到卿琳面前,让可蓁手扶着旁边的小茶几,我从她屁股后面,插他的小穴,让卿琳面对着我们的交合处,我用较快的速度,抽插可蓁的小穴。卿琳醉眼惺忪的看着,但她手指插自己的速度跟力量都加快加大。可蓁:‘啊啊啊..干..啊啊..的..啊啊..好..爽..呵呵..’卿琳:‘呵呵...嗯嗯..呵呵呵..’由于,可蓁小穴已经很湿了,让我是越肏越顺越快。我也伸手,将手指插入卿琳的小穴,用插、转、痒伺候她。卿琳:‘呵呵..会..啊啊..痒...呵呵..呵呵..’可蓁:‘啊啊啊..不..啊啊..行..啊啊..啊啊..了...啊啊..’可蓁的身体,颤抖了几下,小穴夹紧我的龟头,感觉一阵热液冲来。我把鸡巴从可蓁的小穴中拔出,再把卿琳拉到大沙发上躺着,打开她的双腿,就将我鸡巴往她小穴抽插。卿琳:‘啊啊啊..啊啊..好..呵呵..硬..好..呵呵..舒..服..啊啊..’正当我还在抽插卿琳的小穴时,背后有一双乳房来磨蹭,回头一看是筱屏。筱屏:‘被妳们的叫床声,叫得睡不着,叫的咩咩好痒。’我就放慢速度,抽插卿琳的小穴,一只手伸到后面,用手指插进筱屏的小穴内抽插。筱屏:‘呵呵呵..被男人..呵呵..弄真..呵呵..的..呵呵..不一样..’筱屏她也伸手到前面,在玩我的蛋蛋,受这个刺激,我就更加快速度的抽插卿琳的小穴,插插啪啪响。卿琳:‘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我觉得我的马眼,憋不住了,就猛用力抽插卿琳。卿琳:‘啊啊啊啊..出来..啊啊啊..了..啊啊..’卿琳抽慉了几下,小穴内一阵热流,她高潮,我马眼也一松,就射精了,趴在卿琳身上,我背后也还趴着筱屏。筱屏:‘我咩咩痒了,也要插啦。’她就伸手,抓住我鸡巴套弄,满手的精液及淫水,就往卿琳的阴毛一抹,然后,嘴巴就吸入我的鸡巴。吸了好几下,我鸡巴太刺激了,反而硬不起来。我把筱屏拉起来,我:‘让我洗个热水澡,然后带他们两个,回她们的房间,妳先到房间等我,待会,一定让你爽。’筱屏就带我,到她房间的浴室,她的浴室没浴缸,而且是跟隔壁房间共用的那种。进去后,我用热水直冲我全身,冲的满久。筱屏来敲了一次门,我说再等一下。等我的鸡巴,似乎有些恢复了,我才走出浴室时,筱屏已躺在床上两腿开开,在自慰自己的小穴,我跟她说,我去喝点水。筱屏:‘快一点喔,咩咩在痒了。’心想真是够骚的。当我回到房间时,我就将头,埋进她的双腿间,原本要用舔的,但那小穴已经湿淋淋的了,我就改用两只手指,插进去转了好几圈。筱屏:‘啊啊啊..轻一...啊啊..点..啊啊啊..’接着,我就抱住她,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慢慢的抽插。筱屏:‘呵呵呵..好..棒..嗯嗯..的..鸡巴..呵呵..’这样抽插了一阵后,她似乎不过瘾,就翻转过来,换她在上我在下,鸡巴跟她的淫屄还连在一起,她就很用力的抽插,两个奶子,晃的很厉害。筱屏:‘啊啊啊啊..好..啊啊啊..爽..好..啊啊啊..爽..啊啊啊..’但持续力不久,没多久,就趴在我的身上,速度变慢了,我就再将她翻过来,在她屁股下垫个枕头,然后用快速度抽插她,发出啪啪声响。筱屏:‘啊啊啊啊..我..啊啊啊啊..要死..啊啊啊..了..啊啊啊..’结果,她身体不停抽慉,小穴一缩后,喷出一点尿出来,弄湿了枕头。我身体也沾到了一些,我就到浴室要去冲洗。谁知,我打开浴室的门时,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地上,在搓自己的阴核。我们都吓一跳。恢复镇静后,她:‘你是筱屏的新男朋友吗?’我:‘不是,我认识可蓁。’她:‘那为什么会跟筱屏在搞?’我就将今晚,卿琳喝醉送她们回家,然后解释,我跟可蓁之前是砲友,作爱时,其他两个也自动加入,说给她听。她:‘你那么厉害,一次搞三个。’我:‘没那么厉害,刚刚是第二回合,已经射了一次了。’她:‘那可以再来吗?我看的咩咩好痒喔。’我:‘我先冲个身体,待会我再过去。’冲完,我开另一边的门,进到她的房间。看到她盖着被子,应该是没穿衣服了。我:‘妳也是MODEL吗?什么时候看到我们在做爱的。’她说她叫爱珍,今天参加别地方的耶诞聚会,回来时,见到客厅有男人的衣服,想说不知谁带男人回来过夜,她进房间要洗澡时,听到浴室有人,等到她进浴室时,听到筱屏的作爱声,就躲在门边偷看了。爱珍:‘刚刚看你好像很神勇。’她就把我拉到她身边躺着,手握着我的鸡巴。爱珍:‘哇!你的DD好硬。’我也伸手,将手指往她小穴抽插。我:‘妳咩咩好湿,是不是自慰很久了。’爱珍:‘嗯嗯..妳们作..呵呵..多久..就..嗯嗯..弄..多久..嗯嗯..’我就翻身趴在她身上,将鸡巴往她小穴插,真的好湿,一插就进去了,我就快慢快慢抽插她。爱珍:‘嗯嗯..啊啊啊..好..呵呵..舒服..啊啊啊..呵呵..’她的小穴淫水很多,我的鸡巴一插就到底。我也拿起枕头垫在她屁股下,这样插的更深。爱珍:‘啊啊啊啊..太..过..啊啊啊..瘾...啊啊啊..了..呵呵..’接着,她用双腿夹住我屁股,这样插的更深,我就加快速度。爱珍:‘啊啊啊啊啊..干..啊啊啊啊..死..啊啊啊..我啦..啊啊啊啊..’我再抽插二十几下后。爱珍:‘啊啊啊啊啊阿..爽..啊啊啊啊啊阿..死..啊啊啊啊..’她身体打了几个哆嗦,小穴一缩,出精了,我也想有快感,就在狠狠的抽插。爱珍:‘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射精在她的小穴中了。接着我就躺在她旁边睡着了。隔天早上,起床已十点了,还好是周末放假,爱珍不在床上了。等我走出房间,她们四个在客厅吃早餐,见到我后,一起鼓掌。可蓁:‘辉哥好厉害,一夜搞我们四姊妹。’我:‘我都腿软了,碰到妳们,我真的投降,下次不要一起来,好吗?’爱珍:‘那就是还有下次了。’我只好摸摸头。我:‘我要先走了。’当我穿衣服时,每个人还来吸我鸡巴几下,但鸡巴只是微微挺一下,就软下去了。也因此才能离开那淫窟。耶诞到元旦这几天,都没再做爱了,跨年那天,因为耶诞跟贞清的约会被破坏了,所以我们决定跨年那晚上,我们要自己过,不参加任何活动。当天下午,贞清来载我,下班后至我家,因为明天早上,我参加的社团,要去参加总统府升旗典礼,我家比较近一点,而且学弟去美国,跟父母亲过圣诞了。回到我家后,贞清说要洗澡,但我家只有单人浴缸,所以,贞清躺在我身上,一起泡澡,我将鸡巴插在他的小穴中没动,就静静躺着。泡完澡后,我只穿件篮球背心,贞清则穿一件宽大的T恤,她头发湿湿的,相当的性感。再来,我煎王锦珠送的牛排,贞清她不太会煮台湾菜,所以就很久没下厨了,而我对厨房的事,还相当有兴趣。吃完牛排后,我俩一起洗碗,当然免不了调情。洗完后,来到客厅喝着红酒,她躺在我身上看着DVD,特别拨放一片DVD,看完刚好11:45,我们开始深吻,11:55时,我将鸡巴插进贞清的小穴。贞清:‘待会,我们从今年做爱到明年。’我吻了她。我:‘而且每年都要这样。’当电视传来【十九八七六…三二一】,我俩紧紧抱在一起。这时,心里的浓情密意,非平时的性爱中,可以得到的,虽然我俩也作了爱,我也让她高潮,她也让我高潮,但这非平时为了泄欲的性爱所能比的。我俩相拥睡到清晨四点,起床后,漱洗完毕,亲她一下,她睁开眼睛。贞清:‘我今天中午要去跟玛莉【她高中女校同学】吃饭,她刚从英国回来。’我:‘我大概八点就回来了,要不要陪妳去。’她点点头,又睡着了。参加活动,回到家中,贞清还在睡,我亲她脸颊一下。我:‘亲爱的美人,该起床了。’贞清:‘我还要睡一下,十点再叫我。’快十点时,我准备好了早餐,就钻进贞清的被子里,从脸一直亲到她的乳房,她才清醒的抱着我,然后起床了。漱洗后吃早餐。贞清:‘我告诉你,你今天去跟我同学吃饭,她们会刁难你喔,她们有时会很过分,那你还要去吗?’我:‘妳跟这些同学是都要好?’贞清:‘因为我高中时,是念私立女校,所以要住校,她们是我同班同寝室三年的姊妹淘。至今感情都很好。’我:‘既然是妳的姊妹淘,那我更应该去,从那里,搞不好可以知道,妳更多的秘密。以后跟妳吵架,妳离家出走,才知道到哪找妳?’贞清:‘心机有够深。’当我们来到聚会地点,是一家西餐厅。讲了订位人名字,服务生带我们到一间小包厢内,已有一个女人坐在那玩手机,见到贞清马上起身,两人互相拥抱,她穿一套黑色的西装外套及长裤,长的不错,跟贞清是同一类型的。那女子:‘姘头,好久不见了。’她用很严厉的眼光看着我。那女子:‘哟!今天带妳的新姘头来啊!’贞清:‘对啦!她是我的男朋友叫志辉。阿辉,这是我很好很好的同学叫玛丽。刚从英国回来。’我点头打招呼,她伸出手跟我握手。玛丽:‘乍看之下是不错,不过今天没订你的位置,先站着,等其他人看过,再看同不同意你参加。’贞清:‘别闹了,阿辉你先坐。’我:‘没关系!美女的话当然要遵从。不过,请问妳这一票是同意还是反对?’玛丽:‘废话!如果反对,就把你赶出去了。’我:‘既然亲爱的玛丽小姐同意,那我更要站着。’我就站在她们旁边,听她们聊天,并帮忙叫服务生倒水。接着进来两个女人,玛丽马上起身,分别跟她们拥抱。这两人都算漂亮,真是物以类聚,只是脾气似乎比较温柔。其中一位看见我。女子:‘玛丽,今天该不会是要介绍男人让我们认识吧?’玛丽:‘那是,她是小清的姘头,我说要妳们初审通过,才能参加我们的聚会。’女子:‘妳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也没告诉我。还说我们是好姊妹。’贞清:‘今天不就带来让妳们公审了。’女子:‘来!来!帅哥坐下来,让我们好好审问一下。’我:‘要我坐下,就表示同意让我加入今天的聚会了。’女子:‘同意!当然同意!要审核你是不是符合我们的标准。’接下来,贞清把我介绍给她们,一位叫翠华,一位叫文慈,其中文慈已经结婚,有一子,她们三人,分别都在外商公司上班,文慈跟翠华还是同事。接着,她们就问我很多问题,从中间,我知道她们四人除了同寝室外,还都是出国留学回来的。而且玛丽跟贞清,当初就以夫妻自居,被她们叫姘头。等吃完主餐甜点及咖啡后,她们又继续聊天,并对我提出审核结果。翠华:‘根据我们评审团的初审,一、年纪比我们小二岁,虽不满意,但符合贞清的大姐个性,勉强同意。’玛丽:‘我们都是留学的,你只是国立大学毕业,不过,听你的收入及家境,都还算OK,也勉强同意。’文慈:‘见你刚刚表现相当有礼貌,经的起我们的挑衅,个性还算温和,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装的,所以暂时同意。’翠华:‘我想,今天大家也没事,本来要去逛街,不然就去贞清家,晚上,你煮饭给我们评鉴一下,在这方面,是否通过。’贞清:‘太好了,这样可以到我家,我们可以轻松的,好好聊一聊。’我就开车,载她们到贞清家后,当起男佣泡咖啡,切水果及小点。贞清来到厨房,紧抱着猛亲我。贞清:‘亲爱的!今天让你委屈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我:‘只要妳喜欢,为妳做任何事,都是我毕生最大的荣幸。’因为厨房跟客厅,只有一个吧台分开,她们都听见了。文慈:‘哦!我快吐了。这么恶心的话,都说得出来。’翠华:‘妳是羡慕吧?妳老公应该说不出这种话。’文慈:‘哇!阿辉,你成功三分之一了,已经有人帮你讲话了。’我:‘谢谢!不知几位小姑娘,今晚想吃什么?我就去买菜。’玛丽:‘这嘴巴不得了,够甜的,知道怎么哄女人,太危险了,先扣分。’贞清:‘太扯了啦,说好也扣分,说坏的也扣分。’玛丽:‘姘头!对不起!妳今晚没有发言权,而且干扰评审再扣分。’翠华:‘没关系!我爱听,她扣我加,我们吃什么由你决定,不过,我们是很挑嘴的,所以,自己看着办。’我就出门去买菜,回来后,她们还是在聊天,不过都换了比较轻松的衣服,由此可见,她们的身材跟贞清都差不多的好。这时,贞清也叫我去换件轻松的衣服,我就穿了一件篮球背心及运动长裤出来。翠华:‘哟!身材还不错喔。’文慈还跑过来,搥了几下我的胸膛。文慈:‘还很结实。’我就进厨房去开始煮菜,煮了六菜一汤,然后把那久没用的餐桌整理好,摆好碗筷。我:‘恭请各位女皇用膳。’她们一一就坐后,我开了瓶红酒。她们对我的手艺,虽没赞赏有加,但也算满意,再加上席间,说些黄色笑话给她们听,整个气氛相当融洽。而且红酒也喝了四五瓶了。再来,我泡一壶茶及小蛋糕跟水果盘给她们后,去整理完餐具后,回到客厅。我:‘我最亲爱的评审美女们,不知我今晚的表现,是否满意?’文慈似乎有些醉,摇摇摆摆站起来。文慈:‘小清,我要去办离婚,跟妳竞争阿辉。’翠华:‘哇!妳又拉一票了。至于,我对你是很满意啦,这票也投给你。’这时,大家都把眼光看向玛丽。玛丽:‘大家都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文慈:‘什么约定?’丽:‘妳就是那个违反约定的人。当初,我们在宿舍,常搞性爱游戏,说女人也可以让女人有快感,以后为了大家的性生活,可以美满,所以在结婚前,要让我们试试她老公的床上功夫。结果,妳偷偷在国外结婚,难怪现在性生活不美满。’文慈:‘我那有不美满?而且那是说笑的,那有将老公去跟其他的女人作爱的?而且,男生也不敢。’玛丽:‘阿辉!那你敢不敢?因为我跟小清不一样,当初我是她老公,她能不能满足,我最清楚,所以,我一定要鉴定一下。’我一听,装出很害羞的表情,看看贞清。贞清:‘阿辉不要怕【好会演戏】你就把它当作我,我跟她高中到大学,不知作过多少次了,有时还天天都来。’翠华:‘对啊!每天都听妳们在叫春。’玛丽:‘我今天一定要确认,你可不可以给小清幸福。’玛丽有点醉了,说完摇晃的站起来,带我进贞清房间,我故意没将门关上。一进去,她就脱掉我裤子,因为鸡巴还没准备,也没受刺激,还是软软的。玛丽就伸手往我鸡巴一拍。玛丽:‘这样如何让我姘头性福?’我:‘我告诉妳,我最讨厌人家说我DD不行。’说完,我就将她的衣服,很快的脱光,因为之前,她们已换了T恤及短裤,推倒在床上。我就将手在她的小穴口抚摸,嘴巴开始吸她的乳头。玛丽:‘够性格,嗯嗯..我喜..嗯嗯..欢..’我等她小穴已经开始湿了以后,就将两只手指头伸进他的小穴,进行插、转、痒的老招式。嘴巴用咬或用吸她的乳头。玛丽:‘呵呵..好..刺..啊啊..激..呵呵..’我的手指,就一直插转痒,直到他的小穴,充满淫水。玛丽:‘啊啊啊..痒..啊啊啊..痒..快..啊啊..插..啦..啊啊..’这时,我鸡巴已经硬了,我拉她的手,来握住我鸡巴。玛丽:‘哇!好硬。’她就将我鸡巴,拉着往她的小屄插进去。我就开始稍快速度,抽插他的小穴。玛丽:‘啊啊啊..好..啊啊啊..舒..服..啊啊啊..’她的小穴越来越湿了,我就将她双腿,挂在我肩上,猛用力抽插她。玛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似乎只剩惨叫声,身体不停的颤抖。我不让她有休息机会,继续用力抽插。玛丽:‘啊啊..啊啊没..啊啊..命..啊啊啊..了..啊啊..’感觉到她小穴一缩,她已经高潮了,躺在床上喘气。这时,我不知是该出去还是在里面。我走到门边一看,她们三人,已经在客厅地毯上玩起来了,三人衣服脱光,互相亲吻,互相插小穴。我就走出来,将鸡巴往贞清的小穴抽插。贞清抓住我鸡巴。贞清:‘先插文慈的,让她比较看看。’文慈:‘不行啦!我有老公的。’贞清:‘大不了,到时叫玛丽陪他作一次,当补偿啦!’贞清就抓住文慈,示意要我插进去。也不知她们玩多久了,文慈的小穴,也是湿淋淋的。我就不客气将鸡巴一次抽入后,慢慢抽插。文慈:‘啊..好..硬..呵呵..舒..呵呵..服..啊啊啊..’她的小穴很湿了,几乎次次到底,我就拿一个抱枕,垫在她的屁股下,将她双腿拉起抱住,并加快速度,抽插她的小穴。文慈:‘啊啊..啊啊..太..啊啊啊..爽..啊啊..了..啊..’我再更用力抽插她。文慈:‘啊啊啊..会..啊啊..死..啊啊..会..死啦..啊啊啊..’我再用身体,压住她双腿,双手撑在地毯上,用一次一次重插方式。文慈:‘啊..啊..啊..啊..啊..’她的身体,已经在打哆嗦了,我就加快速度抽插。文慈:‘啊啊..啊啊..啊..’她分开双腿,夹住我的腰,紧紧抱着我,感觉她小穴用力一缩,就让我射精在她里面,然后她跟着出精了。我就躺在文慈旁边,鸡巴也软掉了,我们两个都在喘气着。翠华:‘小清,妳好幸福哦,妳男人好猛。可惜,我没吃到。’贞清:‘妳不要急,现在妳带他去浴室洗热水澡,等一下,就会让你爽歪歪。’翠华来到浴室,就放水进去按摩浴缸,然后开始帮我洗澡,我也顺机吃豆腐,当她洗我鸡巴时,DD还是垂头丧气的。等到热水一冲,似乎有些反应了,就说我们去泡一下,就进去按摩浴缸,并启动水柱。我的鸡巴,被翠华一直握着,泡了热水后,似乎慢慢恢复硬度了,还没等到完全恢复,翠华就坐上来了,将小穴套入鸡巴,上下摆动了起来。翠华:‘呵呵..还不..错..呵呵..插..’听她的口气,好像不是很满意,我就站起身来,让她含着我的鸡巴,我鸡巴恢复了硬度。她猛吸了几口,她就转身趴在浴缸边,把屁股翘起来。翠华:‘哇!好硬的鸡巴,赶快插进来吧。’我就挺起我的鸡巴,从她后面,用力猛插小穴。翠华:‘啊啊啊..好...啊啊..爽..啊啊..’我大概插了十几下,她就半翻身用手推我。翠华:‘我的奶奶撞到浴缸会痛。我们到房间去好吗?’我就起身拿起浴巾,将我们身体擦干,我抱起她,将鸡巴插进她小穴内,走到房间,这时,贞清她们三个躺在床上聊天。她们三人让出一些位置,让我将翠华放在床上,我抱着她,用不是很快的速度抽插她。翠华;‘呵呵..呵呵..好..爽..’文慈:‘阿辉,好好谢谢她,她是第一个支持你的。’我就扶起她屁股的一边,然后用力插她小穴,让她屁股再回贴到床上,就这样,一扶一插,一扶一插的抽插方式。翠华:‘啊..啊..啊..啊..’文慈:‘对!就是狠一点,不然她是很色的。’有观众在旁边,我就再表演一下,我站起来,拉起她的双腿,分开夹在我腋下,让她下半身擡高,我的鸡巴由上往下抽插。翠华:‘啊..啊啊..要..死..啊啊..了..啊啊..’抽插十几下后,再将她放下,改让她趴在床边,我下床擡起她双腿,用老汉推车的方式,抽插她的小穴。翠华:‘啊啊..饶..啊啊..命..啦..啊啊..’看她似乎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就放个枕头,在他屁股下,猛力抽插她。翠华:‘啊啊...我..啊啊..不..要..啊..了..啊啊..’我再猛抽插几下,她紧紧抱住我,就出精了,还喷出一些尿来。这时,贞清来到我身边,抱着我猛亲,并将我鸡巴,插入她的蜜洞内。贞清:‘你今天表现的很好,没让我丢脸。’玛丽:‘看妳浪的跟什么一样。阿辉,算你厉害,以后,我们都要当你的姘头了。’贞清:‘我才不给妳们用,要用就来求我。’文慈:‘我看妳一个,根本应付不来,到时不知谁求谁。’我:‘那我到底有没有通过。’翠华:‘没有通过,除非让我们再爽几次。’贞清:‘好了啦,妳们都该走了,接下来换我们了。’玛丽:‘好啦,我们也累了,要回去休息。妳们就慢慢作吧。’她们三人,就穿好衣服回去了,我就抱起贞清,将鸡巴插入她小穴,走到门口送客了。她们走后,我当然再让贞清爽了一次,我也射精了。

丹丹今天早上壹如往常地穿着衬衫与短裙来到了学校,凹凸有致的身材和修长的双腿让她壹如既往地成为了学校众人瞩目的焦点。“丹丹,妳怎麽在这裏不上楼啊。”壹名同事抱着教材路过丹丹身边时问道。“哦,是张老师啊,我这裏等同学晨跑完了,督促他们上去了我再上楼。”丹丹听到声音回头,对着张老师回复道。“这样啊,那我先把这些抱上去了。”张老师抱着教材离开了,心裏想着丹丹这麽清纯,还如此负责,她班上的学生真是幸福。然而事实上,丹丹之所以留在壹楼不愿上楼的原因是因为她此刻短裙裏根本没有穿内裤。她原本打算用黑丝遮掩壹下下体的风光,但是在来上班的地铁上,丹丹在被挤压的过程中小穴早已不由自主地泛滥成灾,整个阴部的丝袜早就被淫水浸透了,丝袜紧紧贴在穴口,完美地勾勒出了她小穴的形状。裙子的长度刚好在膝盖上方十厘米左右,如果此时走在楼梯上,下面的学生便可以壹览她下面的春色了。是的,丹丹是壹个有着露出性癖的女生。也不知道是什麽因素,让众人眼中的清纯乖乖女开始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丹丹在上学时第壹次接触到露出时便立刻沈迷其中,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了她生活中的壹部分,壹个只属于她自己的秘密。随着学生晨跑完毕,无数男生从丹丹身边路过问好。迎着他们的视线,丹丹觉得小穴更加地兴奋、骚动,淫水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淌,丝袜的内侧开始有两条细细的水线壹路延伸到脚底。“今天怎麽这麽容易兴奋,壹定是因为地铁上被那个大叔不断顶我屁股的缘故。”丹丹脸颊开始微微发红,在最后壹个学生走上楼梯之后,她赶紧抱着包沖上了办公室。进入了办公室,丹丹多少冷静了壹点,脸上的潮红渐渐退去。今天整个上午都没有她的课,她上午只需要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改教案即可。随着丹丹渐渐投入到了工作中,她的注意力总算从湿透的丝袜转移到了手中的任务。壹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是上午的最后壹节课了,整个办公室就只剩丹丹和另外壹名男老师了。此刻丹丹手中的工作大部分都做完了,她又再次忍不住了。她tai头看了眼对面操作电脑的男老师,靠墻那面的右手壹点点拉起了短裙,随后微微起身,将短裙拉至腰间,让下体只隔壹层黑丝坐在椅子上,整个下半身暴露在办公桌下。她手隔着丝袜开始揉弄自己的小穴,原本干透的丝袜再次被淫水浸透。丹丹tai头看着那位男老师,注意着他的壹举壹动,手上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丹丹不由自主地在桌面下张开双腿,手指顶着丝袜开始抽插自己的小穴。她看着那位男老师有种错觉,似乎自己正在办公室对着他表演自慰。越是这麽想,丹丹的手就越是停不下来。她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已经完全变硬了,丝袜已经吸收不了她小穴源源不断的淫水,淫水已经在椅子上积成壹滩,甚至她的菊花都能感受到淫水的浸润。“哎,丹丹,我要去吃饭了,妳要去麽。”那位男老师突然tai头对着丹丹说道。“啊,哦,不不用,妳先去吧,我自己等会吃。”丹丹壹下没料到,手指因为紧张深深插入了骚穴。在双重刺激下, 丹丹壹边答话壹边到达了壹个小高潮,小穴不断吮吸着包裹着黑丝的手指,淫水壹股股涌出,顺着椅子流到了地面。“那我先去了,奇怪,怎麽有水声,是不是饮水机漏了。”男老师正準备走,突然听见了水滴声。“没有了,妳听错了,等下我来检查,妳先走吧。”丹丹夹紧了双腿,伸手捂住了小穴处,尽量不让淫水流到地面。男老师没有多疑,转身离开了。而就在对方离开的同时,丹丹再也忍不住,小穴喷出壹小股淫水。她两步沖到办公室门口,将办公室反锁,随后壹边自慰着壹边走向自己的座位。等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丹丹仰头张开大腿,右手伸入丝袜开始抽插自己的骚穴,左手开始壹点点解开扣子,露出丰满的奶子。此时是中午的休息时间,没有人会到这个办公室来,这是丹丹长期得来的经验。丹丹伸手将包裹在内衣的双峰掏了出来,手指大力地揉搓着自己挺翘的奶子,右手中指完全插入自己的骚穴,开始加速抽插。她仰头张嘴眼神迷离地望着天花板,尽量压抑着自己不叫出声。于是办公室内除了她嗯嗯的娇哼声外,抽插淫水的声音极为明显。“要到了,啊啊,忍不住了。”丹丹咬着嘴唇叫道,手指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淫水透过浸湿的黑丝,滴滴答答地流到了地面。“啊啊啊。”丹丹的身体猛地绷直,淫蕩的下体不断抽搐着往上挺,随后壹股淫水直接从她的骚穴中喷射而出,穿透了丝袜,打在了办公桌桌板下方。“呼呼,又高潮了。”丹丹意犹未尽地轻轻揉捏着自己的奶子,手指轻柔地安抚着自己的花瓣,经过壹上午的刺激,两片阴唇早已充血变大。自慰过后的丹丹準备收拾下前去吃饭,但是椅子上的淫水太多了,丹丹心想要是全用纸巾的话太引人注意了,于是她索性脱下了黑丝将下体擦干凈后,又将椅子和办公桌下方的淫水吸收了。至于地面的,丹丹想着过会就干了,于是将丝袜塞进了办公桌,反手锁了门,真空出门了。丹丹今天早上壹如往常地穿着衬衫与短裙来到了学校,凹凸有致的身材和修长的双腿让她壹如既往地成为了学校众人瞩目的焦点。“丹丹,妳怎麽在这裏不上楼啊。”壹名同事抱着教材路过丹丹身边时问道。“哦,是张老师啊,我这裏等同学晨跑完了,督促他们上去了我再上楼。”丹丹听到声音回头,对着张老师回复道。“这样啊,那我先把这些抱上去了。”张老师抱着教材离开了,心裏想着丹丹这麽清纯,还如此负责,她班上的学生真是幸福。然而事实上,丹丹之所以留在壹楼不愿上楼的原因是因为她此刻短裙裏根本没有穿内裤。她原本打算用黑丝遮掩壹下下体的风光,但是在来上班的地铁上,丹丹在被挤压的过程中小穴早已不由自主地泛滥成灾,整个阴部的丝袜早就被淫水浸透了,丝袜紧紧贴在穴口,完美地勾勒出了她小穴的形状。裙子的长度刚好在膝盖上方十厘米左右,如果此时走在楼梯上,下面的学生便可以壹览她下面的春色了。是的,丹丹是壹个有着露出性癖的女生。也不知道是什麽因素,让众人眼中的清纯乖乖女开始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丹丹在上学时第壹次接触到露出时便立刻沈迷其中,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了她生活中的壹部分,壹个只属于她自己的秘密。随着学生晨跑完毕,无数男生从丹丹身边路过问好。迎着他们的视线,丹丹觉得小穴更加地兴奋、骚动,淫水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淌,丝袜的内侧开始有两条细细的水线壹路延伸到脚底。“今天怎麽这麽容易兴奋,壹定是因为地铁上被那个大叔不断顶我屁股的缘故。”丹丹脸颊开始微微发红,在最后壹个学生走上楼梯之后,她赶紧抱着包沖上了办公室。进入了办公室,丹丹多少冷静了壹点,脸上的潮红渐渐退去。今天整个上午都没有她的课,她上午只需要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改教案即可。随着丹丹渐渐投入到了工作中,她的注意力总算从湿透的丝袜转移到了手中的任务。壹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是上午的最后壹节课了,整个办公室就只剩丹丹和另外壹名男老师了。此刻丹丹手中的工作大部分都做完了,她又再次忍不住了。她tai头看了眼对面操作电脑的男老师,靠墻那面的右手壹点点拉起了短裙,随后微微起身,将短裙拉至腰间,让下体只隔壹层黑丝坐在椅子上,整个下半身暴露在办公桌下。她手隔着丝袜开始揉弄自己的小穴,原本干透的丝袜再次被淫水浸透。丹丹tai头看着那位男老师,注意着他的壹举壹动,手上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丹丹不由自主地在桌面下张开双腿,手指顶着丝袜开始抽插自己的小穴。她看着那位男老师有种错觉,似乎自己正在办公室对着他表演自慰。越是这麽想,丹丹的手就越是停不下来。她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已经完全变硬了,丝袜已经吸收不了她小穴源源不断的淫水,淫水已经在椅子上积成壹滩,甚至她的菊花都能感受到淫水的浸润。“哎,丹丹,我要去吃饭了,妳要去麽。”那位男老师突然tai头对着丹丹说道。“啊,哦,不不用,妳先去吧,我自己等会吃。”丹丹壹下没料到,手指因为紧张深深插入了骚穴。在双重刺激下, 丹丹壹边答话壹边到达了壹个小高潮,小穴不断吮吸着包裹着黑丝的手指,淫水壹股股涌出,顺着椅子流到了地面。“那我先去了,奇怪,怎麽有水声,是不是饮水机漏了。”男老师正準备走,突然听见了水滴声。“没有了,妳听错了,等下我来检查,妳先走吧。”丹丹夹紧了双腿,伸手捂住了小穴处,尽量不让淫水流到地面。男老师没有多疑,转身离开了。而就在对方离开的同时,丹丹再也忍不住,小穴喷出壹小股淫水。她两步沖到办公室门口,将办公室反锁,随后壹边自慰着壹边走向自己的座位。等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丹丹仰头张开大腿,右手伸入丝袜开始抽插自己的骚穴,左手开始壹点点解开扣子,露出丰满的奶子。此时是中午的休息时间,没有人会到这个办公室来,这是丹丹长期得来的经验。丹丹伸手将包裹在内衣的双峰掏了出来,手指大力地揉搓着自己挺翘的奶子,右手中指完全插入自己的骚穴,开始加速抽插。她仰头张嘴眼神迷离地望着天花板,尽量压抑着自己不叫出声。于是办公室内除了她嗯嗯的娇哼声外,抽插淫水的声音极为明显。“要到了,啊啊,忍不住了。”丹丹咬着嘴唇叫道,手指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淫水透过浸湿的黑丝,滴滴答答地流到了地面。“啊啊啊。”丹丹的身体猛地绷直,淫蕩的下体不断抽搐着往上挺,随后壹股淫水直接从她的骚穴中喷射而出,穿透了丝袜,打在了办公桌桌板下方。“呼呼,又高潮了。”丹丹意犹未尽地轻轻揉捏着自己的奶子,手指轻柔地安抚着自己的花瓣,经过壹上午的刺激,两片阴唇早已充血变大。自慰过后的丹丹準备收拾下前去吃饭,但是椅子上的淫水太多了,丹丹心想要是全用纸巾的话太引人注意了,于是她索性脱下了黑丝将下体擦干凈后,又将椅子和办公桌下方的淫水吸收了。至于地面的,丹丹想着过会就干了,于是将丝袜塞进了办公桌,反手锁了门,真空出门了。

分享:

av免費下載

無碼中出av